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352|回復: 1

《子不语》 旁观因果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11-30 15:45:0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乾隆朝文渊阁大学士刘纶,年轻时曾在两江总督尹继善身边作幕僚,跟袁枚有过「同门」之谊。后来刘纶位极人臣,也没忘了已经退隐山林的老友,俩人有机会碰面总要把酒叙旧,顺便扯一扯奇闻异事。



刘纶那些林林总总的故事,最让袁枚印象深刻的,还当属这桩:



那年常州有个马秀才,小时候受父亲督导,在家中北楼读书。小楼所在幽静,窗下一条小径,鲜有行人,每值秋日,红黄叶子积满一地,那条径子就看不到了。斜对面的露台上,却盛放起一片鲜黄,卖菊花的王老头日日起个大早,撅着屁股仔细莳花,那是他最好的消遣,也是他的命根子。



那天下了一夜小雨,清早,小马推开窗时,天刚蒙蒙亮,王老头已经在负着手,绕着露台溜达了。空气里混着雨后泥土以及菊花花瓣的清气,凉飕飕的,沁人心脾。



王老头转了一圈,露出一副满意模样,踱步将下露台。这时打小径另一边来了个汉子,挑了两桶大粪,笑嘻嘻地步上露台,似乎打算兜售些花肥。



王老头自有莳花之道,不想买那汉子的花肥,汉子却大声宣称着粪水浇花的好处。露台的下坡既窄且陡,两人挤在一处,王老头下不去,瞧着一张近在咫尺的可憎面目,大粪恶臭一股一股涌进鼻子,满耳朵罗里吧嗦的聒噪,一大早的好心情全搅散了,气不打一处来,喝道:“让开!”伸手一推。



那汉子两手搭着扁担,浑没想到这老头居然动手,雨后坡上净是泥浆,本就难以站立,登时直摔下去,头颈着地,抽搐几下,没了气息。



王老头吃了一惊,三步并作两步赶下来看时,挑粪汉子半个身子泡在泥水里,已然硬挺了。



这、这是闹出人命啦。王老头吓得小眼睛溜溜圆,原地转了两个圈子,左看右看,没有见到第三个目击者,拖起死人的脚,慢慢拖到房后了。



王老头不曾看到,斜对面小楼虚掩的窗后,一个小孩目睹了全程。只是马秀才当时年幼,亲眼见了杀人,却不敢声张。



直到那天午后,街巷上才嚷闹起来,纷纷奔走说河岸上死了个挑粪的。 不多时,锣鸣喧天,县令大人到场验尸,仵作禀报道:“尸体不见打斗伤痕,系失足跌落摔死的。”县令依例问了问里甲邻居,有没有目击者啊,有没有什么线索提供呀?群众们都说没有,书吏一一记录了,于是收尸棺殓,带回衙门,等死者家属来认领,这桩案子就算结了。



时间一晃九年,小马从一介总角小童,长成了廪生秀才。家境贫寒,马秀才就在小楼开馆课徒,挣些束脩,聊以糊口,余时则用功读书以备州考。



曙色熹微,马秀才勤奋,早早起床凭窗温书。斜对面仍住着卖花的王老头,如今不是花季,王老头没有早起,外面静悄悄的,似乎偌大世界,只有马秀才翻动书页的声音。忽然,马秀才看见了什么东西,远远处,一个人影一飘一荡,挑着两只大桶,宛若足不点地般疾速而来。



那…那是……



是个挑粪人!马秀才浑身一寒,不由想起九年前那一幕,挑粪人自露台滚落摔死,给他小小的心灵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从那以后,马秀才看见挑粪人,夜里就要做噩梦,梦见那日死去的挑粪人满脸泥浆血水,挑着两只大粪桶,一步一步逼向他,怪他包庇真凶,怪他不为死者鸣冤。



马秀才紧紧捏着书本,瞧着挑粪人自远而近,那人身上如同罩了一层薄雾,晨光下有些朦胧。马秀才俯下身子,努力想要看清那人的脸,挑粪人突然抬起头来,冲马秀才一笑。



正是当年摔死的那个人!



马秀才大惊,险些栽下楼去。难道…难道是鬼魂复仇来了?它一定会先杀了老头,再来杀我!





然而挑粪人并没有在王老头楼前逗留片刻,它径直飘了过去,飘进了小径尽头的大宅子。



宅子主人姓李,是本地大户人家,马秀才好生奇怪,难道这挑粪人同李家也有仇?



白日见鬼,今日的书是读不下去了,不搞清楚,恐怕日后要寝食难安。马秀才到了李宅门前,探头一瞧,正撞上李宅一个相熟的老仆,老仆大喘着气急道:“马相公,今日且不能陪你了,我家夫人临盆,急遣我寻产婆。”说着匆匆离开,马秀才道:“方才可有个挑粪人进门?”老仆边跑边道:“什么挑粪人,不跟你说了……”这时宅门里又跑出个小婢,叫住老仆道:“不必找产婆了!夫人已生了个官人!”老仆喜动颜色,自随小婢回宅。马秀才暗忖:常闻投胎之说,难不成适才所见挑粪人的鬼魂,不是为复仇,而是投胎来了?嘿,他一个挑粪的,何德何能,居然能投胎在大户人家?



挑粪人的鬼魂再没出现过,马秀才的睡眠也踏实了许多。在这期间,李家小儿子渐渐长大,倒看不出跟寻常小孩有什么不同,只是分外顽皮些,上墙揭瓦,没一刻安生,不好读书,最喜欢养鸟。



又是一个深秋清晨,小径上却并不安静,李家小孩奔跑放鸟,那些鸽子扑棱棱的到处乱飞,有几只落到了王老头的花圃栏杆上。王老头已经八十岁了,爱菊之性,老而弥笃,虽然腿脚蹒跚,耳目大不如前,仍然坚持早起莳花,此时他却没有发现落在身后的鸽子,兀自慢吞吞的摆弄着花枝。李家小孩站在露台下,连呼鸽子不应,焦急起来,捡石子向鸽子投掷,鸽子们呼啦飞起,王老头一声惨呼,后脑中石,滚下露台,就此一动不动。



李家小孩大骇,鸽子也不要了,一路逃回家,马秀才站在窗前,欲语无言。



王老头的尸体趴在地上,同当年的挑粪人一模一样;群众奔走呼号,同当年一模一样;县令鸣锣而至,仵作验尸汇报,同当年一模一样。马秀才站在窗前,怔怔瞧着,却发现有什么东西似乎变了,他抬一抬眼睛,那些金灿灿的菊花,迎风招展,开得更加鲜亮。




清·袁枚《子不语》

 樓主| 發表於 2021-11-30 15:53:3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清平乐 於 2021-11-30 16:08 編輯

这故事写的挺真实的,其他人完全不知真相,只有马秀才开了上帝视角,鸟瞰了整个事件,看得一清二楚,每个人身边或许正潜伏着一个马秀才。这个复仇是安排好的人生剧本吧,要不小孩子那还能记得前世的仇恨。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