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58|回復: 0

「醉臥阿根廷」031 龍的傳人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7-19 17:53:1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醉臥阿根廷」031 龍的傳人

作者:張開基/筆名:醉公子


出國以前,壓根沒聽過什麼民歌,更沒聽過什麼『龍的傳人』,在阿京時只偶爾風聞國內的歌壇上,民歌大行其道,特別是『龍的傳人』這首歌。

我記得我在前面提到過:阿國的人種很複雜。除了老阿口中的土人(印度安土著)之外,各種『裔』的阿根廷人很多,華裔的當然也有,但是......

在阿京我遇過一個經常上中國餐館串門子的『高級』外務員,稱他『高級』是因為他總是穿著質料極佳的西裝,搭配著合時的襯衫和領帶,足下的小牛皮鞋也是很名貴的,如果以『衣冠取人』的標準來衡量,堪稱『高級』而無愧,店裏生意清淡時也喜歡跟他聊聊,反正咱西班牙話不甚靈光,胡亂湊些單字根他扯扯而已,沒什麼豐富的內容可言。讓我記憶比較深刻的兩件事是酒的價格優待辦法和國籍問題,他是專門替一家大酒廠招攬餐館訂單業務的,談起酒來頭頭是道,如數家珍,他推銷酒時很有技巧,特別是對老中們,他絕不使出『賣瓜』的那套----瞎吹自己的酒好,倒是很能對症下藥,專門在折扣及付款方式上大作文章,他告訴我只要一次釘上兩千箱的酒(每箱一打),酒廠免費贈送四百五十箱,可以分三十天、六十天及九十天付款,各有不同的折扣,如果是貨到及付現款的話,可以享受百分之十六的優待。在他口沫橫飛之餘,咱很困難的議會之後,心中犯疑:酒裏的『青山綠』恐怕不少。

看到這兒,你也許會在腦中摳匯出一個人高馬大、留著蓋唇鬍子、灰藍色眼珠眨個不停、一會兒聳肩,一會兒擠眉的洋人形象來。告訴你:錯了!他是個標準的日本仔相貌:扁平臉,八字眉,一線眼,腿短短的,身材當然也跟著短短的(用『矮』字來形容,還不夠傳神)。忍了好幾次,還是憋不住的開口問他是不是日本人?他回答得理直氣壯,倒讓我愣了一會,他說:『俺是阿根廷人,不是日本人,不過俺的爸媽可是道地的日本人沒錯!』

有了這次的經驗,咱也放靈光了,第二次再杜立哥市場碰上一個蔬菜批發商也長得像日本仔的樣子時,咱就拐個彎問啦:『你是阿根廷人嗎?』他回答得也妙:『是的!我是阿根廷人,怎麼?看起來像日本人對不對?沒錯,我老爸老媽是從日本移民來這兒的,不過我們全家都入阿根廷籍,所以是阿根廷人。』

後來,我左瞧右瞧老覺得咱們的房東老爺也有點怪,想了很久,總算想出了一句比較有水準的問話:『你老移民到阿根廷很久了吧?』果然,沒有失禮,房東老爺倒是很客氣地回答:『嗯!差不多快六十年了,我爸媽是猶太人,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後從德國移民來的,我是阿根廷出生的,所以我應該算是阿根廷人。』

同樣的問題,老中們的答覆舊不一樣了,老一輩的老中即使入了阿根廷籍也處處標榜自己是中國人而引以為傲,當然沒有傻鳥會去問他們:『你是阿根廷人嗎?』這類討罵的問題,但,有很多小老中,即使是在阿國出生的,你怎麼問,他都不承認自己是阿根廷人,必然理直氣壯,嚴正聲明自己是中國人,如果問他為什麼?得到的回答也大半相同,因為爸媽是中國人,所以我也是中國人。

曾經,我認識一個開雜貨店的老中,閒聊之時,談起這個問題,他告訴我一件事:他的大女兒事在當地小學讀三年級,小兒子讀一年級,有一回碰上阿國獨立紀念日,學校規定小朋友回家要畫一面『我們的國旗』當作業,這兩個小朋友回到家,各據書桌一端,抓起不同顏色的蠟筆畫將起來,畫玩了,兩人比較一下,姊姊畫的是『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弟弟卻畫了一張二條藍,一條白的阿根廷國旗,兩個小朋友鮮是互相奇怪,繼而吵嘴,後來動上了手。姐姐年齡雖然大一點,畢竟是女孩子,打不過像小蠻牛一般的弟弟,必壓在地板上直哭,小弟弟還不肯放手,像摔角一樣一手勒住姊姊的脖子,一手扯過她的頭髮,硬要姊姊認輸,姊姊抵死不肯,最後想像殺豬一樣叫了起來,才把在前面店裏忙著招呼生意的爸媽喊進來。爸爸問清楚了原因,照頭就給小兒子一個火爆栗子,又著實訓了好一頓,要他知道自己是道道地地的炎黃子孫,這個小姊姊倒是被誇獎了一翻。

在國內時常聽到別人談起海外華僑的新生什麼的,就如同春風貫驢耳,無感於新。等出了國,才深深的體會到那種感動,聽到剛剛的那件事情時的心境就像三二九青年節參加商務處慶典唱國歌時,那種熱血在胸中翻騰直沖腦門,眼眶發澀,跟著全身發燒的情形完全一樣,久久不能自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