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290|回復: 1

「醉臥阿根廷」029 苦力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7-18 23:31:1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阿倫 於 2021-7-18 23:43 編輯

「醉臥阿根廷」029 苦力

作者:張開基/筆名:醉公子


採購蔬菜是餐館每個禮拜的例行大事,平均每個禮拜要上果菜批發市場去採購一次,大部分都選在禮拜四,因為從禮拜五下午開始一直到禮拜天晚上,每家餐館生意都忙,抽不出人手去採購。

果菜批發市場有兩個地方,一個在『杜立哥』(Dorrgo),一個在『阿圭羅』(Aguero),一般都是選擇離自己餐館較近的那個市場去採購,不過,兩個果菜市場的營業時間和公休日不一樣,有時候果菜的種類和價格也有所不同,老中們的算盤一個比一個精,當然都是選擇既好不一樣,有時候果菜的種類和價格也有所不同,老中們的算盤一個比一個精,當然都是選擇既好又便宜的貨,因此,並不固定在那個地方買。

『杜立哥』果菜批發市場的營業時間是下午一時到五時左右,太早去,進得去出不來,去晚了,買不到新鮮的菜,甚至有可能吃閉門羹。老阿做生意跟老中不同----老中們不管在國內或海外,什麼時間不時間,有生意就做,半夜裏敲門,都是和顏悅色的,反正多做一個就多賺一個。老阿就不是這回事了,營業時間一過,拉上門板,店裏明明有人在,任你怎麼敲門,他老兄不是來個相應不理,就是揮手猛搖,即使把門喊開了,他也頂多探出個腦袋瓜子告訴你:『謝拉多』(Serrato休息)一聲,又把門關上了。

『阿圭羅』果菜批發市場的營業時間是晚上六時至二十時,同樣是過時不談。它的建築,高大雄偉,造型及外觀線條都很美,如果不明究裏,乍看之下還以為是座大教堂呢!在阿京待了一年多,最感遺憾的就是沒帶相機去,又捨不得買,(太貴!大概比國內或日本要貴上三、四倍,軟片和沖洗費也貴得嚇人,沖洗技術又菜,很容易變色。)加上工作(賺錢)太忙,沒照上幾張相,所以臨離開時只買了一套風景明信片聊以自慰。

打工的時候,每個禮拜採購蔬菜的事,咱從來都沒管過,都是讓老闆們去操心。後來自己開店,幾個合夥人以輪流方式去採購,最少也要兩個人一組,有時買得多,一下子要去上四、五個,人多勢眾,可不是去跟菜販們討價還債,更不是去打了架,因為我們餐館沒有車子,每回都是搭公車去,買完以後必須從市場裏扛出來,堆在路邊上,然後攔計程車回來。

餐館採購的蔬菜包括:

胡蘿葡:有麻袋或塑膠袋的兩種,重量都在廿二--廿五公斤左右,不過餐館喜歡用大個頭的,好刨好切,所以買個半透明塑膠袋的,容易看清楚大小,要不然買麻袋裝的,老阿使壞把個頭大、長相漂亮的全塞進袋口,裏面看不到,買回來倒出來,每根比大拇指大不了多少,光刨皮就會把人累死,皮刨得多又不划算,幹啥也沒用。胡蘿葡的價錢,一袋大概在八千--一萬五披索上下(和新台幣一百六--三百塊錢)。

四季豆:阿國的四季豆和台灣不一樣,扁扁的向豌豆,顏色比較深,不過味道絕對是四季豆沒錯,貴得很,一公斤要五、六千披索(和新台幣一百--一百廿塊),有木箱裝和塑膠網裝的兩種。

以上這兩樣在中國餐館的菜式裏,地位相當於包公身邊的王朝和馬漢每一道菜都少不老它兩位,只是,有時候這兩個角色,系重得幾乎是挑大樑,反而見不到正角兒,要用筷子挑上半天,才找得到,無怪乎有許多愛吃中國菜的老阿,見到這對哼哈二將就愁眉苦臉。

小南瓜:這種瓜,在國內沒見過,樣子像南瓜,大概有棒頭這麼大,綠色的皮有點像絲瓜,不過比絲瓜光華,吃起來味道像胡瓜,老阿管它叫『沙巴西多』,老中們無以為名,只好管它叫『小南瓜』。也是中國菜裏最常用的配料,價錢不算太貴,一箱廿公斤差不多三萬披索(合新台六百塊)。

大、小南瓜:阿國的黃瓜味道跟國內的沒啥兩樣,只是在市場能買到的,大黃瓜比國內的大黃瓜個頭稍微小一些,小黃瓜又比我們涼拌的那種小黃瓜稍微大些,有時候大、小黃瓜齊聚一箱,不知道該稱呼它『大黃瓜』呢?還是『小黃瓜』?價錢和『小南瓜』差不多。

生菜:這種菜,在國內地區也沒見過,樣子很普通,反而說不上來,炒著吃向台灣的『鵝仔菜』,不過在阿國通常是用來和番茄、洋蔥拌在一塊做『生菜沙拉』(Ensarata),價錢不貴,吃慣了會有欲罷不能的趨勢,不過跟台灣西餐中常用的那種帶綴紋邊的生菜或是『巴西利』不一樣。

青、紅椒:就是國內俗稱的大辣椒,沒有辣味,有綠色、紅色、和紅綠相間等三種,因為原本就是空心大老倌,一箱多十二--十五公斤,要價五萬披索(合一千新台幣),餐館用它來給菜配色,色彩效果很好,只是老阿也不見得很喜歡吃。

豌豆:個頭很大,帶殼買回來自己剝,很費事,作清炒蝦仁和乾燒明蝦不可或缺的配料,罐裝的也有,不過顏色發黃,又爛渣渣得不好吃,除非萬不得已,都不愛用。後來讓我們發現卡必又多街那兒的『今日超級市場』(Dias)跟阿京最大的連鎖超級市場『迪斯可』(Disco)有賣裝袋的冷速豌豆,又新鮮又便宜,顏色更是綠得像發亮的寶石,以後都改用冷凍的。這是只告訴了『泰山飯店』的沈大俠,所以全阿京只有兩家中國餐館在用,每回只要那兩家超級市場進了新貨,一定被我們搜購一空,頗有壟斷之勢,弄得許多排在我們後頭想買冷凍豌豆的老阿怨聲載道,連超級市場的售貨小姐瞧見我們提籃攜帶,浩浩蕩蕩兒來,都跟著緊張的大喊:『中國人!中國人!豌豆!豌豆!』給超級市場製造『搶購豌豆』的暴動,可以媲美『傻瓜大鬧超級市場』的電影,也是阿京鮮事之一。

蘋果:在中國餐館中,把蘋果看持蔬菜,把番茄看成水果,做菜用的是青蘋果,一箱廿公斤,大約一萬五--二萬披索(新台幣大約三百--四百塊錢),個頭很大、汁又多,炒茄汁蝦仁、清炒蝦仁、茄汁大蝦用得著,有時魚香肉絲跟家常雞丁裏也擺一些撐場面。嘴養的時候可以到箱子裏挑一兩個啃啃,不過,我一下飛機就有了『蘋果大餐』的經驗,看到蘋果和鳳梨就泛胃酸,一直是敬而遠之。

蔥:雖然阿京的『正統中國菜』有很多事經過改良的,不過炒飯還是照樣要放蔥花,這點倒不至太離譜。阿國土地肥沃,又少天災,種的農作物一種比一種大,據說(咱沒親眼見到,不敢瞎扯!)高麗菜,葉子向四面八方延伸,甚至包不起來了。種的稻子比人還高,稈像鉛筆粗,就是不長穗子。所以蔥也大、蒜也大不算稀奇,切起來蔥花倒也省事。

洋蔥:有大、小兩種,名稱也不一樣,大的叫『謝剝秀』(Sepollo)小的叫『謝剝夏』(Sepolla),大概是同袍兄弟,在中國菜裏用途也不小,都是塑膠網袋裝的,一袋約廿五公斤,價錢從八千到一萬五披索不等。

白菇:就是我們國內俗稱的『洋菇』,聽說在阿京近郊只有兩種農場種它,一家是猶太裔的德國人,另外一家是老中----比辣的黃家。老德全供應市場,比辣黃家大部分供應中國餐館,價格都差不多,要一萬三--一萬五披索一公斤。白菇不經放,買來一定要先處理過,不然發了黑,豈不成了黑菇?!很多中國餐館都有自己的一套,有的用加了鹽巴的開水燙,有的在開水裏加醋或檸檬,搞得原味盡失,時間久了一樣變成黑菇。咱跟鳳凰飯店的股東陳先生學了個秘方,保證不失原味,永不變黑,其實說穿了一毛不值,只要在燙開水時,加上一勺乾淨的沙拉油,(或其他植物油,豬油不行,醬油更不行。)撈起來沖涼水就行了。

大鍋菜:開餐館賣菜之外,自己也是要『呷蹦』的,於是在『經濟學』的原則下,什麼菜便宜,大鍋菜就靠它,不外乎山束白菜、蒜苗、高麗菜、蘿葡,(老阿的白蘿葡是帶葉子一塊買,當然是消費者吃虧,幸好老中人人都會變點戲法----蘿葡櫻子摘下來用鹽巴一醃,當雪裏紅炒了吃。)還有芥藍菜、馬鈴薯、楊花蘿葡、長紅豆、花菜,(也是帶葉子賣,不知是為了表示新鮮道地呢,還是為了做標本時完整?)有些阿國特產的『怪菜』,老中們不買,所以,咱雖見過,卻沒嚐過,也不知它老兄尊姓大名,府上那裏,就此帶過。

 樓主| 發表於 2021-7-18 23:32:4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阿倫 於 2021-7-18 23:36 編輯

水果嘛有些是餐館用的,有些是自己吃:

番茄:做菜用,一公斤約三千披索,有大、小兩種。

檸檬:做『檸檬派』跟『甜酸醬』都要用到,有黃、綠兩極,既大又漂亮,黃的好像叫『萊姆』,不過西文都是叫『李夢』(Limon)。

葡萄:有黑色、淺綠、紫紅、紅色等幾種,黑、淺綠、紫色的葡萄都和我們巨犁種的差不多大,不過甜味、酸味都比較濃,最特殊的要算紅葡萄了,那顏色應該列為『紅寶石』級的,用『瑪瑙』來形容是不恰當的,個頭不太大,但是甜得真是只有用『糖』來形容,好吃得很,不過價錢要比其他幾種貴上一倍,一公斤要八十多塊新台幣吧!告訴你一個吃葡萄的鮮事----老阿吃葡萄是連皮帶子一塊兒在嘴嚼碎,吞進去的,不像老中吃起來既吐皮又吐子,所以老中覺得老阿吃葡萄的方法很新鮮。老阿也覺得老中們更鮮。以前在國內聽相聲學繞口令----什麼『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一直以為是勉強牽扯出來的,一直到出了國,瞧見幾個『媽媽』級的女老中拿葡萄餵『葡萄頭』級的小小老中時,倒是真的不必吐葡萄皮。說到葡萄,難免要沾親帶故的談談葡萄乾,阿國的葡萄乾很便宜,黃色、紫色的都有,除了我們在國內能買到的那幾種,阿國有一種『大』葡萄乾,每顆都有小拇指大,紫色的,不過,裏面帶子,吃起來『咔嚓!咔嚓!』的不愉快,還有一種是成串連枝帶梗的,的確道地,咱回國時兩種都帶了一包,倒著著實實的讓老弟和小表弟們『楞』了好一會兒。

橘子、柳橙:各種品種都有,連『桶柑』都有,價錢不算貴,尤其柳橙,跟台灣從美國進口的那種一樣,圓滾滾、黃橙橙,好不可愛。

桃:大大小小,軟的硬的,我吃過不少,可是說不上有幾種,吃過一種最大的,大概比老中平常用的飯碗稍大一點,汁多又甜,吃一個就飽了,難怪天上的嬌桃吃了可以長生不老的。有一種白肉的『白鳳桃』個頭也大,但價錢比較貴些。

草莓:貴死了!有老中在阿京市郊那兒種了一些,超級市場不定時有冷凍的買,便宜一點。

櫻桃:我是指新鮮的,暗紅色,有的幾近黑色,帶長梗賣,也很貴,產季不長,如果要我評頭論足一番,憑良心說,新鮮櫻桃是咱吃過最好吃的水果。

石榴:別跟番石榴扯進一家去了,阿國的石榴也有飯碗大,白色、紅色都有,水晶、瑪瑙差堪比擬,汁多又甜,聽說有一種金黃色的,咱沒見到過。

葡萄柚:是老阿最嗜吃的水果,據說有清火、滋養的功教,老阿是最標準的肉食性兩腳動物,不愛吃草(蔬菜),多吃點水果也是一樣。

香蕉:跟我們外銷的那些特級品一樣。

鳳梨:很貴,也是帶葉子賣,可以擺在茶几上當盆栽裝飾。

你閣下有幸跟著咱上批發市場逛了一圈,累吧!鮮喘口氣,不過先別高興,待會還要扛菜呢!

有不少老阿(全是黑不黑、黃不黃的純印地安人或混血種,沒見過藍眼睛金髮的白人。)在市場當苦力,一箱(或一袋)菜通常在廿公斤左右,他們用一肩扛,少說都是四、五箱,疊得老高,他們多半用口哨或開汽水的聲音代替吆喝,提別人讓路。

咱從小跟眾老中一樣是草肉雜食長大,體格還算過得去,不過最多咱指扛過三箱,那回指是想試試自己的能耐,平常大半是一個肩上扛一箱,保持平衡,才能昂首闊步,從容不迫,滿臉『笑容』,為的是別讓老阿把咱們老中們看扁了。你想,咱總不成扛了兩箱就齜牙咧嘴,哼哼哈哈的,那像什麼話嘛!

其實,整個市場也不只是咱一個老中在賣苦力,還有其他中國餐館的同胞們也在扛菜,特別是沒有車的,真累!把菜扛到市場外面路邊堆在一起,就得陪著笑臉招計程車。阿京的計程車大爺們真是一個比一個跩,有時一等幾個小時,車大爺們停車一瞧:乖乖!這麼多菜!拜拜!另請高明吧!真是『過境千車皆不戴』,只好無奈何忘著車,歎口氣把頭搖,有時逼急了,(買菜都是利用下午休息的空檔,等太久晚上就開不了業了,不得不急!)又不能仲出毛毛的大腿去搖,只好藏幾箱菜起來,見到車子一停,死命的抓住車門,用鱉腳的西班牙語跟車大爺拜託拜託,既打拱又做揖,還要許以重賞(車費外另多給小費),還不見得每個車大爺都有『見錢眼開』呢。

有好幾次,餐館生意太忙,下午準備菜都來不及,只好等晚上打了烊,上『阿圭羅』那個市場去挑剩菜,扛出來都十二點多了,寒風颼颼的晚上,汗流浹背的等計程車,如果再碰上『過盡千車皆不戴』,真想一頭撞死。有時回到餐廳都快兩點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整個人就軟了,連站起來,走幾步,爬上床的力氣都沒有,個中滋味,現在回想起來,真是欲說還休呢!

有一回,把菜扛上計程車,忘了跟他講定小費,開到餐館門口,他硬是多加一萬披索(二百新台幣)。開玩笑,咱滿頭大汗的從市場把菜扛回來,目的就是想省幾個,他非要不可,咱執意不肯,於是『吵』將起來。可恨,那次只有我『好漢』一條,圍觀的老阿卻不少,而且全都幫著他,咱寡不敵眾,最後只好照付了事。(不過,你放心!頂多吵吵而已,不會真幹的,老阿都認為每個老中多少會兩下子,要真捲袖子,老阿跑都來不及!)事後,咱突然發現連自己都不敢相信----西班牙話居然如此『流利』,可以和老阿動口『吵架』了!

有些餐館的蔬菜有老阿固定送來,價錢當然比自己上批發市場去買要貴一點,現在,也有老中在做這生意,每禮拜固定時間開車送到府上,即使貴一點,也還有省了不少事。

阿京的蔬菜零售店,真是一本萬利,貴得該槍斃,就拿胡蘿葡來說,批發市場廿五公斤一袋賣八千披索的時候,他零售一公斤要賣一千----一千二百披索,真黑啊!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