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318|回復: 1

「醉臥阿根廷」027 十八般武藝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7-17 22:16:5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醉臥阿根廷」027 十八般武藝

作者:張開基/筆名:醉公子


人馬召集齊全之後,咱就當了蜀漢先鋒,抓了把捲尺仔細的丈量了一下房子的面積,然後在紙上縮小比例,把格局畫了出來。根據代理申請人的解釋:一家飯店的開啟必須符合下列規定:

01:大門及走廊(如果有的話)的寬度不得少於一公尺,牆壁及天花板和地板的建材必須防水和不透水,地面到天花板的高度不得少於三公尺。

02:廚房及廁所牆壁必須貼上磁磚,磁磚部份不得低過二公尺,廚房的面積不得少過九平方公尺,廚房內部必須裝熱水器,火爐上方須加裝個烟罩急煙囪,煙囪必須有實際排煙效用(大半都要加裝抽馬達),而煙囪的高度必須和開設飯店的這棟建築的最高部份配合,也就是說煙囪的頂端冒煙的地方必須高過屋頂,不可以影響別人。因此如果是十層大樓,飯店雖然開在低樓,但是,煙囪一定要從抵樓直上青雲的超過頂樓的屋頂,絕不可打馬虎眼,隨便來個障眼法,把煙囪伸出廚房就算了事,否則油煙要是薰進了樓上或四鄰的窗戶,他如果聞聞不是味道,打電話召警察來的話,飯店就有被勒令停業的可能。

03:男廁所必須至少有兩套抽水馬桶及兩套小便池,兩個洗手間,女廁所設備可以減半。

04:廚房的洗碗池和廁所洗手池的大小都有嚴格規定。

05:廚房至少需有一面是對著空曠地(像天井之類),如果四周封得嚴嚴的,那是不合規定的。

06:必須設有防火設備,包括滅火器等,視飯店的大小而定。

07:沙龍部份的座位必須符合申請時提出的數量,不可任意增加。

08:店外的廣告招牌,大小、高度都有限制,如果搭布棚,最長不得超出人行道外緣巷內算五十公尺的範圍,高度也不得低於二公尺。(二米擠以上的長人撞上腦袋是他倒楣,兩米以下的人要是撞上了,飯店老闆要倒楣。)

09:設置的廣告超出規定的尺寸或是布棚跨越人行道,或是裝設霓虹燈都必須視情形繳稅。

010:動工修建之前,必須先紙上作業,由申請人劃好工程藍圖,送請審核,將來完工開業之前,政府單位派人來調查,就是依據這張圖,也就是必須完全照圖施工,如果與圖不合,就不得開業。

011:如果有必要更改房屋的原始結構,或著改變用途,除了必須取得屋主同意之外,還得去市政府建築單位調閱建築結構圖,提出改結構的申請,由政府核定安全無虞後才能動工。

由於這些拉拉雜雜的規定一大堆,把縮小圖畫之後,五位股東在明仔開了一家座談會,針對這些規定及飯店的格局、配置以及各人負責的工作做了詳細討論,廣泛的交換意見:

01:大門和走廊的寬度是一公尺二,沒有問題。啊!讚美主!隨你和天花板是水泥的,用打火機絕對燒不著,這也沒問題。地板是木板釘的,早就爛了,這點很頭痛,而且地板是架空的,距離地面的高度是八十公分,如果要把木板拆掉鋪水泥必須先填上好幾卡車的土,費時費事費錢。吵了半天,最後決定只把木板翻修一下,外面鋪上廉價的地板,木工是由陳老先生負責,他保證不會讓客人來個人人仰馬翻,跌進地下室『雅座』去就是。至於高度更不成問題,這房子從地板到天花板的高度是五公尺四,等於是國內一般房子的兩倍高度,絕不會有人撞到腦袋的,於是這點不必擔心,算通過了。

02:廚房及廁所的牆壁要貼磁磚,沒有人吭氣,只好請人來貼。至於高度及面積都不成問題,原則上決定把進門地方的穿堂當櫃台,第一、二、三、四,一共四間房間當沙龍,擺上桌椅,第五間的浴室改成女廁所,第六間的儲藏室改成廚房,最後一間的小廚房改成男廁所,頂上的半樓當儲藏室,天井裏的小房間改成摸索工作間,專門擺乾淨的杯盤刀叉碗筷及餐桌巾等等。關於水管及瓦斯(阿京絕大多數地區用的是自來瓦斯,按錶收費的)沒人敢承當,水管弄斷了冒水還好辦,萬一把瓦斯管掰斷了,瓦斯亂冒那還得了,所以只好----請人!

熱水器是個頭痛問題,現有的水壓不夠,必須要加裝水塔和抽水馬達,這也是專業技術,所以決定還是請人。火爐和菸草都是必須動到板金電焊及彎管的,開個餐館最重要的就是櫃子,這是吃飯的傢伙,變中國魔術的大道具,不得不慎重,所以五個股東,雖然也稱得上各路好漢,不過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的,最後決定包給一個韓國人老鄭來做。

抽水馬桶等等雖然可以買到現成的材料,不過,誰也不敢保證自己動手做能保持『暢通無阻』,加上地面以下的暗管也是件麻煩的事,阿國地下排水系統跟國內的不同,像個迷宮一樣,五個股東用打賭的方式拿小橋把分別在自己認定的地點挖掘,結果每個人都輸了一瓶香檳。(小意思!阿國香檳便宜得很。)喝完捧腹大笑了半天。聽說長城的顧太太認得一個巴拉圭老幾,專門搞泥水的,可以包給他做。

第六間的廚房預定地,大門正對著天井,這點符合規定沒有問題。

其他的事比較簡單,不需擔心,倒是為了結構變更的問題,幾個人全吵了起來,有建議要把原來靠接的木架大窗打掉換成大片落地玻璃鋁窗,這是個很好的建議,全票通過。大夥興沖沖的去找對街玻璃店來一估價,乖乖!竟然要二百萬披索,等於一千五百多美金,嚇得大夥連滾帶爬的回來,只好罷議。有的提議要把沙龍所有的隔間打掉的,也有的提議將隔間打成圓形拱門的,吵了半天都沒有結果,找了個搞水電的老中來一瞧,他說啦:這房子沒有支柱,完全靠牆壁來支撐,如果要把這些牆壁打掉的話,天花板一塌,你們就可以開露天飯店了!

大夥聽了灰頭土臉的,只好保留了,凱利張適時地冒了一句:這樣也好!一共有四間沙龍,前兩間規規矩矩的做生意,後面兩間把燈光弄暗一點,搞純吃茶算了!

既然決定不去變動原始結構。就不必提出申請。

再來是工作的計畫和分配,一方面也積極著手進行:

爐台部分由我畫了張設計圖,讓大林去找韓國人老鄭估了價,包含煙囪和菸草,討價還債的結果,他同意二千一百美金做好(包括裝設)。

找了巴拉圭人『卡爾美婁』來估水管、瓦斯管及所有水泥工部分及磁磚、地磚的鋪設,還有裝水塔,工費部分是三百萬披索,差不多是二千五百美金,材料由我們負責購買。

向市政府申請開設餐館的營業罩以及申請人的代書費用一共是一百廿萬披索,合八百五十美金。

大林和明仔兩人負責外務及大宗的採購。

陳老先生開始修補地板及門窗的木工部分,抓著榔頭、鋸子,慢慢吞吞的四處找破損的地方動手,他最大的長處是耐心和仔細。

凱利張負責接電線、裝電燈及所有的插座。衝勁夠,不過有時也喜歡蠻幹。他有懼高症,新買的四公尺『A』形樓梯,他只要爬上超過三分之二的地方就開始頭昏發抖,每一個房間的天花板上面的燈總要讓他抖上了好半天才能裝上。

我和大林去買了水泥漆和滾筒、刷子,從裏到外刷將起來,為了壁面顏色,也是吵了很久,才決定用粉紅色的,因為老阿們都以為粉紅色是中國的代表色,亂有情調一把的。

刷完了粉紅色的水泥漆,大林又突發奇想,說最好能把牆壁與天花板接縫的浮雕邊以及吊燈頂上天花板的裝飾圖案塗成大紅色。我的天!虧他想得出來,五公尺四的高度,即便站在最高的階梯上,直起身子,也只能剛好伸手夠著而已,又沒扶手的地方,搖搖晃晃,能保持平衡就算不錯了,要想動手去一筆一筆、一刷一刷的描那些雕花,簡直是在耍特技。

大林這個構想提出來之後,大家商議了一陣,認為的確很好,有畫龍點晴之妙,但是如果要架平檯,既費錢又費事,唯一可行的還是利用梯子。明仔聽說要爬到梯子頂端,腳板離地面約是三公尺八的高度,先傻了眼,立即搖著大腦袋,用他那標準的台灣國語說:

『哎喲!這麼高哦!這個鵝(我)怎麼敢上去?!』

陳先生夫婦年高德劭,更別提了。

凱利張用雙掌一擋:

『不要找我!要不然先去「洽卡里達」給我買塊風水一點的地,不過,這要用公費!』

大林笑著說:

『我老婆過幾天就要走了!』

於是大家的眼光全不約而同的落在我身上......

『喂!喂!我還沒討老婆呢!』我不得不站了起來。

『沒討老婆才不會有後顧之憂啊!』

『嗨!你不是「海陸」的嗎?』

『是啊!小張膽子最大!』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真是讓他們吃定了。

大林笑嘻嘻地朝我一仰頭:『嗨!小張!你不是有說你負責所有裝潢嗎?這正是表現的機會,怎麼!你怕了?』

『小張是怕沒討老婆遺憾,我看大家出公費,讓他上「卡林」或是「博卡」去花一個晚上,他就心甘情願了!』陳太太沒事也喜歡跟我們幾個開開葷玩笑。

給搞得真是下不了台,大林乘機說:

『嗨!小張!你先試試看嘛!不行就算了!』

『是啊!先試試嘛!』

大家都起著哄,真是趕鴨子上架,咱只好認了。抓了把乾淨的油漆刷在大家的注目之下,像英雄出征,又像被綁赴刑場的囚犯上了梯子,爬到了最高處,兩腳成『A』形的站起了身子,一手撐住牆壁,一手模擬的刷了幾下,乖乖!想想這麼一大片,一共是四間,真會要人的命!

『怎麼樣?』底下的眼光跟話一起投了上來。

我下了梯子,想了一會,其實腦袋裏空空,什麼也沒想,只是一時不曉得怎麼決定。說實在的,我最怕的還是大家的奚落,就衝著這一點,咱只好卯上了,吸了口氣:『我想大概可以!』

『嗯!要得!我早就說小張行嘛!』大家的話都差不多啦!反正人只要一『行』就麻煩大了!

調好漆,找了幾把大小不同的刷子和油畫筆,就上了梯子,從第一間沙龍刷起......

 樓主| 發表於 2021-7-17 22:18:1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阿倫 於 2021-7-17 23:09 編輯

刷了半個鐘頭,手痠,脖子痛,腳底板也麻了,看看成績,才刷了一公尺多,哇塞!亂洩氣一把的,朝正在底下『監工』的大林聳了聳肩,他只喊了聲:

『加油!』

加你個鳥,油加多了,腳一滑不就下來了?

坐在梯子頂端的橫鐵桿上,抽根菸,歇了會,繼續再刷......

第一天真是累!

第二天更累!傍晚收工時,頭都快彎不下來了,脖子快僵了,門外有好些老老少少的行人駐足圍觀,凱莉張朝他們比了個手勢:

『Chino kon-fu.』(中國功夫)

去他媽的!咱倒成了跑江湖耍把戲的了?!

第三天更不對勁,一上梯子就兩腳發軟,腦袋發暈,嘿!我是怎麼了?坐下來休息了好久,抽了幾根菸,大概是腦袋一直向後仰,所引起的現象,雖然一直忍到傍晚,可是毛病愈來愈嚴重,一直有向後倒下去的感覺,眼睛也發花了,而且產生了色彩的幻覺。我突然清晰的在腦中意識到了米開蘭基羅,由於從小我就愛塗塗抹抹,而妙的是,同伴們很容易就在他老人家的大名中找到我名子的那兩個字,(那時還不懂英文,不知道什麼音譯不音譯的。)於是大家老愛拿這是跟我開玩笑。想想也巧,咱做夢也沒想到有意天會跑到國外,站在高高的梯子上,一筆一筆的去塗著浮雕。

天色愈來愈暗,開了燈,把人影重重疊疊的由下往上投射在牆上,天花板上,併發加強了我的幻覺,頭也愈來愈昏,雖然我在梯子上已經坐了好久,還是不能恢復,有好幾次都以為自己已經跌在地板上了,最後愈想愈怕,只好趕緊下來,收了工,跟大家一塊回去。晚飯也是食不下嚥,草草沖洗了一下就倒在床墊上睡了,這一晚睡得很『米開蘭基羅』,頭暈,脖子也僵掉了,痛了一晚,一直不停的做著從梯子上摔下來的惡夢。

隔天起床,病懨懨的,也沒力氣上梯子,休息了半天,下午才繼續上去工作。

光是這工作一共做了五天半才算完工。

接著又趴到門口地上去畫壁畫,引來了許多過往老阿看咱的『傑作』,可惜沒人賞錢,這裏大概水準不構,不作欣賞錢給『街頭畫家』。

跟著,桌椅來了,大夥幫忙裝配零件組合起來。

冰箱也送來了,買了一個全新櫃台式的,擺在前面充場面,又買了一個古董的四門冰箱,木殼的,樣子極古怪,不過凱利彰這冷凍專家說:木殼的比較能保持冷度,大林又蒙到了一個舊的凍箱,便宜得要命!

咱卻忙著開始畫沙龍的壁畫和做浮雕,工程問題大半交給他們去管,頂多碰到大問題,才找我去當顧問,然後大家商討一下。

泥水匠『卡爾美婁』也帶了幾個小工來工作。他的名字不太好記,我老是唸成『卡拉美羅』,把他當成了『糖果』,他脾氣很好,也沒生氣,不時還跟我開開玩笑,特別是看了我畫的壁畫和做的金鳳浮雕,更是讚不絕口,不停的:『摸一遍!摸一遍!』結果也不知他到底摸了幾遍?!

第一間沙龍正面是大幅金色翔鳳浮雕,另一面是『鳳凰來儀』四個雕刻大字,落款簽的是『已未秋 醉公子』,『醉公子』,就是在下的別號啦!還有一面是一對比人高的仙女圖,窗台邊上掛了一幅咱的『甲骨文』對聯。

第二間做了個竹影的日式窗子,疏疏的竹影透過燈光應在半透明的塑膠布上,朦朦朧朧的,大林特地把他新房那盞紙糊的日本燈籠拎來充場面,還頗有東洋風味。

第三間又要耍把戲了,大林花樣最多,他說要來幅三面壁的行草,他和凱利張自告奮勇的用淡橘紅色的漆打好了底,咱給它添了一株虬結蟠曲的千年老松,然後跟陳老先生耍了瓶白葡萄酒,一口氣乾了,甩袖子把嘴上脖子上的餘瀝胡亂一抹,打了半套『笑拳』(笑死人的拳),一手拎油漆筒,一手抓了支破刷子,上了梯子,沾上金漆,藉著幾分(到底幾分我也弄不清了)酒意就揮毫起來,不到半小時,就把李白的那首『月下獨酌』給寫完了,完後歪歪倒倒的下來躺在桌板上睡了一覺。醒來時只聽大夥都一致叫好,咱定情一看,乖乖!光一個『醉』字那『卒』字邊的一豎就有一公尺長,大有『一瀉千里』之勢,其他的字龍飛鳳舞,也能順眼,效果奇佳,如果不是跟黃湯借膽,咱一定沒勇氣寫那平均有一台尺多見方的大字,更何況是『行草』,還好,酒一下肚,有如吃了千年靈芝,萬年雪蓮,端的是功力大增。

訂購的貨也陸續送來,堆得一屋子都是,好不熱鬧。韓國老鄭也把灶和煙囪送來了,灶台太高,跟『卡爾美婁』留的瓦斯出口配不上,只好鋸掉一小截,費了好大勁才裝上,試了下火,小了點,但也差強人意啦!煙囪有一個人合圍那麼粗,長長的,分了好幾節,真像火箭!有一部分工做老鄭就地施工,也忙了好幾天。

為了門口布棚上要寫字,只好暫時攔下了第四間沙龍的裝潢工作,結果一直到後來這第四間沙龍一直沒動,只是隨便掛了幾幅國畫充數而已。

豎煙囪那天,需要大量人手幫忙,大家都停了下功夫,我們幾個年輕力壯的上了二樓陽台幫忙把煙囪往上吊起來,安放好了位置,為了等老鄭焊接牢固,大家沒事,只好待在陽台上曬太陽看風景瞎扯。這情景讓我想起了茱莉安德魯斯主演的那部電影『歡樂滿人間』,裏面有一場倫敦掃煙囪工人的戲,好玩得很。而且煙囪本身就像一個大傳聲筒,我們在頂上順著煙囪和下面清理灶台的陳先生夫婦閒話家常,清楚得很,就像小孩子一樣,樂得要命,長大之後就沒有玩得這麼開心了。

天黑的時候,看到星星出來,煙囪頂上也加了個尖頂,像戴斗笠一樣,終於順利的玩了工。陳先生少了一些紙,開了抽風機,濃煙直冒,大夥才滿意的下了樓。

為了要趕在聖誕節之前開幕,好趁這黃金檔期撈他一票,大夥都很賣力的幹著。大致說來都很順利,大林的太太才生產沒十來天,還在做月子,卻把他們的產品----那寶貝兒子用車推來飯店幫忙逢窗簾,實在令人感動。

這期間,我又應大夥要求,用鋼絲和緞子紮了隻彩鳳花燈,夜裏點上燈,吊在櫃台那兒,也吸引不少老阿圍觀,據說在阿京還屬首見,有很多老阿已經主動近來灣關,打聽何時開幕,顯然是未開先轟動。

據開張還有五天的樣子,工程大部份完工,貨也進全了,廚房卻出了問題:幫我們飯店申請牌照的那老阿仔細看了半天,都很滿意,唯有廚房的天花板卻讓他直搖頭,鄭重地說頂鏟水泥全剝落了,紅磚全露了出來,這是絕對不合格的。於是急著去找『卡爾美婁』商量。這回他倒是獅子大開口,要八十萬披索,差不多合五百多美金,簡直吃人嘛!我一火拎了一桶水泥爬上梯子就自己糊,可是用鏝刀一路鏝,水泥卻一路掉,看得底下大家都苦著臉,『卡爾美婁』卻一直得意的笑著。在上面愈瞧愈氣,真想扔一團水泥到他的大嘴裏,後來為了賭這口氣,咱扔了鏝刀戴上橡皮手套,用手抓水泥來糊,倒是黏得很牢,只是不像鏝刀抹的那麼平。這回『卡爾美婁』笑出來了,趁我下梯子裝水泥的時候,他拍了拍我的胸膛跟大林說了一大堆,大林轉話給我們聽,原來『卡爾美婁』說:他原以為我們一定會屈服的,沒想到我們真是不服輸,尤其看我咬著牙用手抹水泥更是讓他服氣,他就衝著這點,只要三十萬披索就行了,保證全部完工,而且他一定要交我這朋友。

大夥一聽全樂了,於是我伸出手跟他緊緊握了握,他輕快地拎起水泥,拿著鏝刀上了梯子,熟練的抹起來。說實在的,我也很佩服他的技術,他怎麼鏝,怎麼甩,水泥都不會掉下來,果然,只花了一天就完工了。付錢的時候,大家都爽快,晚飯特地加了菜,又開了幾瓶好酒,大家都開懷暢飲,然後藉著酒意,應觀眾要求,咱打了套『虎鶴雙形』,這回很認真,『卡爾美婁』看了直鼓掌。

臨開張前兩天,大林神秘兮兮地把我拉到一旁,曖昧的笑了半天,我猜測到他又有花樣了。

『好了!別笑了,又有什麼招式快打出來吧?』

『嗨,我看你十八般武藝都出了籠,好是很好,不過,你覺不覺得我們門面上比較不夠氣派?』

『嗯!怎麼樣?』

『嗯----我想你能不能把箱底那套最拿手的量出來讓大家瞧瞧?』

『?』

『刻大理石!』

『拜託!』我一聽轉身就想走,大林卻一把拉住我:『你聽我說嘛!我是說我們把大理石上刻好圖,掛在外面,不管事老阿或著是老中一定會瞧見,如果有人需要就會進來問,這樣不是順便做廣告嗎?如果生意好,我們當副業來做,搞不好比餐館的薪水紅利還要多!』

嗯!這點倒是真的!我考慮著......

『哎!』大林一推我:『這還有什麼好考慮的,你不是帶了機器來了嗎?大理石我知道什麼地方有得賣,走,我們搭車去!』說完拉著我就往外走。

買了二塊一公尺見方的白色灰紋大理石,我描好圖形就用電動雕刻刀刻了起來。石頭質地比台灣產的要細,硬度也比較高。刻大理石事我的老本行,所以只花了一天一夜的時間就在拼成一塊兩公尺乘一公尺的大理石板上刻了一幅『仙女圖』,然後落了款,又花了半天上了彩色。

油漆一乾,我和大林就忙著安裝,也費了不少事,總算用銅釘將大理石封上了牆,效果很好。

這期間,為了資金和居留證(綠卡)問題(我們五個股東,只有明仔有綠卡),不得已,只好去拉凱利林進來當股東,成了六個股。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