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135|回復: 1

家在金三角 014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5-7 01:27:0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家在金三角 014

文/張開基/筆名/醉公子


李蠻子對看那姑娘把嘴一歪,她就怯怯的點點頭,走近門邊去敲門:

『康先生!康先生!有朋友找你哪!』

裹頭頓時靜了下來,隨即聽到有人說話了:

『誰呀?』

聽到這聲音我們是既興奮又緊張,太熟了,正是陳大明的聲音。大家互看一銀,點點頭繼續等著,李蠻子跟我都站在那姑娘身邊,聽得最清楚,李蠻子又朝那姑娘點點頭,她才鼓起了膽子又說:

『他說是您的朋友哪!有要緊事找您!』

裹頭好像又低聲的在說什麼,隔了一會才聽到他應了聲:『來了!』跟著門一響就打開了,開門的正是陳大明。他一見到李蠻子跟我,彷彿是嚇了一跳,臉色很不對勁,但是,馬上又露出笑臉:

『喲,真的是你們!唉-------你們就不知道,我正到處在找你們呢,來!來!來!快請進!』

『欸!陳先生,我告訴你,咱們是打開天窗說亮話,外頭有六枝短槍守著,你最好少耍花樣,我問你,河口那裹到底怎麼樣了?我們的貨、馬還有大卡呢?』李蠻子惡狠狠的盯著他說,我的手卻握著懷裏那截樹桿直冒汗。往裏頭一瞧,還有兩個男的一個女的圍著桌子坐著,正在暍酒,聽李蠻子一說,全停下來看著我們......

『唉!小兄弟,您這說的是什麼話呢?你把我都弄迷糊了,到底怎麼搞的?莫非你們懷疑我康......哦!我是說莫不是你們懷疑我陳大明有什麼地方對不起你們?』他卻把雙手一攤,一副冤枉的樣子。

『你別跟我王二麻子了,你先回答我;我們的貨,還有馬跟大卡呢?』李蠻子卻一直逼著他問。

『哦!這個嘛!嗯......這事說來話真,你們聽我慢慢說,放心!我一定會給你們一個交代的!來!先請進來,我們正在喝酒,正巧你們來了!唉!我正愁找不到你們!來,先坐下喝杯酒,我再給你們慢慢說明!』他卻執意要請我們進去。

李蠻子看看我,我也看看他,一點頭,李蠻子就說啦:『陳先生!很對不住,不是我們不相信你,而是出門在外不得不小心點,既然你非要請我們進去,我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不過為了小心起見,我們大家最好都不要動傢伙,免得誤會,我看你還是先把槍交出來,我們再談好不好?』

『這.......』他一時倒猶豫起來......

『放心!只要你是誠心想跟我們談,又何必帶著那玩意呢?何況說句不好聽的,要是真的幹起了,你也佔不了便宜!』李蠻子這時卻跟他客氣起來,不過說的話卻很嚴重。又故意朝後看了一眼,提醒他,我們還有人呢。

陳大明只想了一下,馬上又露出笑臉:

『既然是這樣,那當然!那當然!不過唉-------你們又何必呢?我陳大明又沒對不起你們,這........』

『妤啦!就算我們誤會你,我們願意跟你道教,不過,眼前還是這樣辦比較妤!』李蠻子一點都不笑的說。

『好!妤!好!沒問題!我說我一定會給你們一個交代的!』他終於屈服了,先從腰帶那兒卸下短槍遞過來,李蠻子接來一看彈匣,滿意的點點頭拿在手裹,又說:

『你的大卡也順便吧!』

陳大明點點頭去把靠在床邊的大卡拿來交給他,李蠻子把兩枝槍全往我這兒一推,說了聲:

『拿去給梁逢他們看著!』

我會意的點點頭,跑去接著,立即偷偷的把大卡交給了梁逢,又把懷裹的樹桿扔了,把短傖藏在身上。

李蠻子朝我招招手,我就跟著他進去了,我先去看那兩個男的,大約三、四十歲,全是一色一樣矮矮小小黑黑的,看不出是那裏人,穿得倒很體面,我一面偷偷的打量他們的懷裏跟腰邊;還好!都沒帶槍!

『請坐啊!欸!小翠!來,給我這兩個小兄弟倒酒!』陳大明殷勤的招呼看,又問李蠻子:

『怎麼不叫大家一起進來,我要小翠再去叫一些酒菜來,大家好好的暍幾杯!』

『不用了!他們還是待在外頭妤了!』李蠻子卻客氣的回絕了。

『沒關係嘛!自家人,幹嘛客氣呢!』

『真的不用了!我們都是剛吃過,你不用招呼他們,隨他們去好了!』李蠻子拉住他說。

『哦!那妤吧!妤吧!』陳大明大概是看出李蠻子的打算,就不敢再勉強。

『欸!我給你們介紹一下;』他又忙起來,伸手比了那個矮個子的男人:『這位是阮先生,這位是武先生,武俠的武,他們剛從越南來,兩位都是我以前的好朋友!』

陳大明又介紹了我們一下,那兩個越南人只是點了點頭,皮笑肉不笑的死盯看我和李蠻子,一句話也沒說。

『欸!這是小翠姑娘。』陳大明指了指正在給我們倒酒的姑娘說。她較輕的朝我們一欠身,笑得好甜,這時我才有空去仔細的打量她;大概總有廿出頭了,穿了一身綠綢的衣裳,臉上的胭脂塗得好濃,胸脯隆得高高的,腰肢好細,長得可真不錯,給我倒酒的時候,我只管去瞧她塗得紅紅的指甲,李蠻子都在桌子底下一腳踢了我一下,我趕緊回過神去看坐在對面的陳大明,他正舉起酒杯:

『來!我先敬各位!』說完把酒杯在空中一繞,笑看一仰頭就把酒暍了,我端著酒杯只嘗了一點,好辣!

李蠻子也把酒乾了,那兩個越南人卻跟我一樣,都沒把酒乾掉。

『咦,怎麼不多暍一點?』陳大明確指著我的杯子。

『他不太會暍。』李蠻子代我答了。

『哦!那多吃點菜好了!』陳大明又請著大家吃菜,我早看了半天了;桌上的茶還很多,一條大魚才夾了一筷子,我在家的時候就最喜歡吃魚,可是平田魚很少,貴得很,不容易吃到,所以我就不客氣的吃起來,嗯!味道還真好!

吃了一會菜,陳大明就差小翠再去叫些酒菜來,還要她叫幾個姑娘過來。

李蠻子馬上想要阻攔,陳大明卻說:

『沒關係!大家好好樂樂,我這個人嘛,生平最好朋友了,難得今天有這個機會,我一定要跟大家好好喝兩杯。今晚上全部由我作東!』說完一拍胸膛,又催促看小翠趕緊去。小翠機靈得很,不等李蠻子來攔,一溜煙的就跑了出去,李蠻子也沒法子,只好任著她,又喝了杯酒就開口跟陳大明說:

『欸!陳先生,先謝謝你的酒菜,不過我們的弟兄們都在等著,你還是把這事交代一下吧?!』

『哦!那當然!那當然!你們放心!你們貨還有其他東西絕對跑不了,事情是這樣的:那天,老緬向我們開了火,我一眼苗頭不對,可能要真幹了,不是催著你們逃走嗎?』陳大明開始說啦:『對啦!當時的情形是突如其來發生的,砲彈槍子兒就跟下大雨一樣,別說你們,就連我跟著馬幫跑了十幾年,也沒見過這種場面啊!再說別人也一樣,所以一時兵慌馬亂的,全以為這回死定了,何況誰也不敢把腦袋伸出去瞧個究竟,到底前頭怎麼樣了,我們在河邊上躲看的根本不清楚,這話嘛傳來傳去就傳走了樣,說什麼前頭已經準備要拚刺刀了,我當時一急,加上一心惦記著你們,所以也沒多想,趕緊的爬過來找你們,說實在的我是怕你們沒見過那種場面,要是一時嚇慌了,站起來到處亂跑,萬一挨上了槍子兒,那可怎麼辦!雖說我跟你們原是非親非故的,可是這話不管怎麼說,你們總是跟著我一路出來的,我總不能眼看著你們挨了槍回不了家吧!再說如果我真的有什麼壞心眼的話,我幹嘛頂看滿天的槍子兒砲彈過來勸你們?我大可以躲在一邊看好戲,任著你們去挨老緬的槍子啊!』他越說越大聲,一口氣把賬全翻了一來,氣喘吁吁的直盯著我們,然後又猛然的站起身,一把就捲起褲腳管,指著右腳膝蓋那兒說:

『你們看,那天在河口,為了趕緊過來找你們,頭上子彈亂飛,我連滾帶爬的衝過來,一不留神摔了一交,把膝蓋骨都撞腫了,現在連走路都是一瘸一瘸的.....』

聽陳大明這一說,弄得我們反倒是無話可說,真不好意思起來。李蠻子一直很尷尬的陪著笑,我還不是一樣,不過我們心裏頭最關心的還是那批貨的事。

『至於你們巴看筏子逃走之後,我雖說是比較寬心一點,不過你們那些個貨、馬匹倒真讓我傷透了腦筋....』陳大明喝了口酒繼續說,我們一聽他講到了正題,全都注意聽著......

『那時候老緬那邊還一直囉哩碰隆的打著,我又不能去把馬趕出來,又怕被老緬搶走了,真把我給急死了。本來老緬打算好好的打一陣,把馬幫全趕跑了,過來搶貨,不過他們沒想到我們不但沒嚇跑,反而還了手,準備跟他們真幹了。所以打了一會兒,就暫時停火了,派了幾個代表搖著白旗來跟我們談條件,說要照人頭抽稅,折合起來每人差不多要一百個響錢,老把頭一口就回絕了。你們猜怎麼著?嘿!那幾個老緬的代表當場就減了價,從八十、七十一直減到五十,才說這是最少的價錢,要是再不答應,他們可真要翻臉了。可是老把頭還是不肯,那幾個老緬一同去,馬上又開火了,還足足放了好一陣的槍,然後又停火,改派了幾個穿戴得金晃晃的軍官來了,結果再跟我們討價還價了一陣,老把頭才答應了最後的那價錢:每人出廿個響錢』陳大明比了一下,表示這場仗就這麼結束了,

『那我們的......』我忍不住問啦。

『小兄弟,你別急,聽我說嘛。』陳大明伸手揮了揮,要我別緊張:『老緬走了之後,天色也晚了,河灣的船晚上不開的,一直等到天亮,才陸續有幾條船來,可是給的價太低,大家都不肯出手,怎麼樣也談不攏,我們馬幫的人有些一冒火就提議散夥,各走各的,老把頭看看不成了,也只好讓大家自己看著辦,結果有些人湊了一路向南走,也有的不曉得到那邊去了,那時候最頭痛的就是我,不單是我自己的,外加你們的,別說趕了走,光那些馬跟我要草吃,就夠我發昏的了;還有,不是我在這兒背後罵人,你們東家派來的那兩個啊!真是比豬還不如,草不去割不說,還硬是逼著我趕緊把貨脫手,好讓他們帶錢回去,唉!我真是給他們氣死了!』

這只要隨便一想就可以知道,陳大明說的可是大實話;那麼多的馬跟貨,要換成是我,不急哭了就算好事,誰還有辦法去想別的?還真虧他呢!就是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麼解決的?

『那時候人馬都散了,誰也顧不了誰了,也有些趁著這節骨眼,打算換個便宜,來跟我說:反正你們也找不著了,那麼多的馬我一個人也照顧不過來,加上你們自己還有一些貨,乾脆隨便開個順眼的價錢賣給大家好了,算起來也是撿來的橫財,見者有份嘛。可是你們想,我怎麼能這麼做呢?』陳大明一臉誠懇的樣子看著我們:『這不是太對不起人了嗎?人家說:受人之託,忠人之事。我陳大明書是沒讀過幾天,可是這點道理我還懂得!何況在江湖上闖蕩,講的就是個義氣,這再怎麼說,我也不能這麼做啊?!所以我硬是不肯,還讓他們罵了一頓,說我是傻鳥、肉頭。可是我也懶得埋他們。後來,說實在的我也沒轍兒了,正是走投無路的時候,好在最後又來了一條船。巧的是,那裏頭的船家有好幾個是我多年的好朋友,一見我那狼狽相,當場就答應幫我個忙,瞞著其他人出了個比較高的價錢,我跟你們那兩個東家的人一合計,還算合理,所以我就自作主張的把貨賣給他們了!』他又露出一副很無可奈何的表情......
 樓主| 發表於 2021-5-7 01:28:5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阿倫 於 2021-5-7 01:41 編輯

『貨你賣了?!』李蠻子跟我幾乎同時緊張起來。

『是啊!這你們也別見怪,雖然價錢不很高,可是我也是逼不得已嘛!』他可憐兮兮的攤開雙手說。

『多少?』

『嗯!他們是用半開來算的,折合起來,差不多一跩是廿一塊多響錢!』

『哦------』我跟李蠻子聽了同時互望了一眼,不太相信,這價錢相當好了嘛!所以趕緊又問:

『全賣了?』

『是啊!這價錢實在說是少了一點,不過已經比前幾條船出的高了,還有出十八塊的呢!』

陳大明委委屈屈,就好像深怕我們會怪他一樣,其實才不會哩,我們心裏頭正高興呢。就說:

『啊!那就可以了啦!我們也不敢再多想,不過,還得謝謝你才是!』

『那兒的話,只要你們不怪我,我就放心了!』這時他才露出笑臉,又重新給我們斟酒,這時我們稍稍安了心,對他也比較客氣起來......

陳大明敬了我們一杯之後,門外突然熱鬧起來,一開門原來是小翠回來了,身後還跟了四個姑娘,紅紅綠綠,鶯聲燕語的先問了好,小翠又忙著介紹,折騰了一陣,我們也沒空再去追問陳大明,結果一個叫小桃的姑娘坐到了我身邊,殷勤的服侍我。她人長得好看,白白嫩嫩的,聲音也甜,兩下子就把我弄暈了,只顧著吃菜喝酒逗她起來,反倒把正事給擱下了。又一會兒,重新送來了一些酒菜,居然連外邊的梁逢他們都有,大概也跟我們一樣吃喝起來,只羞沒有姑娘陪著,花翅膀一定羨慕得牙癢癢的,準會把眼珠子都爆出來。

姑娘們一來,場面更熱鬧了,一直勸著酒,大家都敬來敬去,別人怎麼樣我不曉得,我自己可是昏頭轉向,連舌頭都大了,雖說我也一直想把持住,可是實在是沒法子應付。

喝了一陣,只聽李蠻子又問了:

『那後來那些馬跟大卡呢?』

『噢!對了!我正要說給你們聽呢!是這樣的,把貨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全搬上船,可是賣了那麼大一筆數字,我那能照顧得了,何況還有幾十匹馬要解決呀!你們說是不是?!』陳大明反問起我們,我和李蠻子都只有趕緊點頭,他說的的確有道理嘛。

『是啊!我想了半天,最後只好跟那幾個船家約定,叫他們先把貨運來河口,等我把馬匹處理好了,第二天上午要他們再來接我,反正我跟他們都是老交情了,我信得過他們!這點你們放心!絕不會有事的!』陳大明挺起胸膛跟我們保證。接著又說:『等他們一走,我就趕緊央著你們那兩個東家的人還有那一家擺夷人全家老小,一起幫忙,一起把馬先餵了,你們一共八枝大卡全寄放在那家擺夷人那裹,馬呢,他們也照顧不過來,先把你們東家那五匹馬還了,反正他們的貨錢早算清了,我也懶得再跟他們拜託,就讓他們回南允街了。那些馬就由我跟那家擺夷人幫忙趕到下頭三里來地那兒有幾戶漢人,他們都是莊稼人,種田的這時候還沒播種,正閒看沒事,就拜託他們先餵幾天,我還許了他們十五個響錢,要他們好生照管哩!』

我們兩個聽了都很贊同的點點頭,事情這樣辦是沒話說。

『至於那貨款嘛!他們本來今天晚上就要給我送來的,可是我還沒找到你們,那麼一大筆錢,總會有人眼紅的,萬一有什麼差錯,不說賠你們不起,弄不好我這條老命都會賠上呢,你們說是不是?』陳大明用筷子往脖子上一比,又把舌頭往外一伸,大家都笑了..........

我們當然趕緊點頭......

『所以,我就要他們先別忙送來,等我先找到你們的人再說,不過你們放心,那一筆賬我可是記得清清楚楚,我這就去把它拿給你們看;不過你們人多,我這腦筋也不怎麼靈光了,實在記不得誰是誰的,但是,我全是分開點貨算錢,一筆一筆記下來的,我想你們自己總知道吧?!』陳大明說著就站起身子去床邊上那兒抽出了一本賬簿,一面走,一面翻,湊過來指給我們看,果真一筆一筆都記得很清楚。

『嗯!嗯!嗯!』我們一面看一面應著:

『妤了!你們既然來了,現在三更半夜的別說不好找人,就算找著了,也不是送錢的時候,何況又不是小數目,我看趕明兒天一亮我就去叫他們送過來,或者如果你們不放心,我們一塊去取也行!你們看呢?』

李蠻子回頭看著我,問我的意思,我這時候已經是醉眼朦朧了,原本酒量就不好,早喝過了怕量,見他看著我,我就隨便點點頭,李蠻子想了想,就答話說:

『可以!可以!』

『妤!這我就放心了!來!我們乾一杯!哎!碰到你們我還真是高興!』陳大明杯子一舉手邀著大家,我們只好跟著暍了,加上心裏頭總算篤定了,加上有好看的姑娘們在一旁撒嬌、勸酒,就放開懷的大喝起來......

『唉!其實說真的,我一直在找你們,你就不知道我有多擔心!』陳大明這時就像是很感慨的告訴我們:『我算了半天,心想你們是順水下來的,多半應該會到河灣這邊來,所以我就選了這地方來碰碰運氣,看能不能等到你們,這兒我以前來過幾次,還算熟,一上岸就到處打聽,還託人留意,本來今天晚上我還要出去打聽的,正巧這兩位朋友,阮先生跟武先生從越南來辦事,有事情來託我,一談起來就沒出門,所以反倒是讓你們勞駕找來了,說來還真不好意思!』

他這一說,我們更加不好意思,心裏頭也很感動,剛才還一直誤會了他呢,越想越對不住,李蠻予朝我一使眼色,我們就一起舉杯向他賠了個不是,陳大明確笑著說:

『沒關係!沒關係!你們這樣也是應該的,不過所謂: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人嘛,總要相處久了,才能夠了解的,你們說是不是?』

我們又趕緊點頭,李蠻子卻說:

『人家說:不會挑水澆濕路,不會說話得罪人。我們都是初出茅廬,剛才實在對不住,還請你老大哥多包涵!』

『這是那兒的話,都是自家人嘛,什麼事情只要三頭六面,解釋清楚就沒事了!來!來!你們就別再放在心上!我們喝酒!喝酒!』陳大明卻不在意的說,又解釋了一下他改名換姓的原因,說是為了怕人家釘上他的錢,也很有道理。

暍了幾杯,李蠻子卻跟我說:

『欸!老表,你出去看看外邊他們怎麼樣了?』

我還沒站起來,陳大明就喊了起來:

『啊!你不說我還忘了!這怎麼可以!趕緊請他們都進來,我們再添些酒菜,大家好好的喝喝。來,小翠,妳去吩咐加酒菜,加碗筷,加攤子,嗯!小兄弟!來!我陪你一起去請他們!』他大聲的吩咐這吩咐那的......

給他這麼一弄,我一時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好去望看李蠻子,他也只好笑著點點頭。陳大明就拖著我一塊兒去把梁逢、大柱子、花翅膀、周家華他們四個全叫進來,又差了一個姑娘去前頭把王平山跟王遠川兩兄弟也叫過來。

我們在門口被冷風一吹,就感到有點暈暈的,大概喝得太多醉了,只見梁逢進來的時候,還抱著那條大卡,李蠻子見了又不好意思起來,趕緊要我們把大卡跟短槍還給了陳大明,還抱歉了半天。

我已經有些迷糊了,好像就一直摟看小桃,靠在她身上喘氣,妯卻溫柔的不停替我擦汗......

迷濛中依稀聽見李蠻子把剛才陳大明跟我們兩個說的情形簡單的又講了一遍,又要大家給他們敬酒,後來好像又來了好幾個姑娘,我實在是記不清了,連最後怎麼睡進小桃的房裹都不知道,半夜裹好像還吐了好幾個,難過死了。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