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108|回復: 1

家在金三角 013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5-3 14:59:4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家在金三角 013

文/張開基/筆名/醉公子


李蠻子跟王平山兩個人來到我們的床邊上說:

『欸!老表,我們去找人打聽一下馬幫的事,你們待在這兒別跑啊?!』

真虧他們還記得,我把煙一抽過癮了,什麼事都忘了,一點也不擔心,反正船到橋頭自然嘛!

他們去了也有一會兒,我和梁逢把煙都抽完了,一邊喝茶一邊聊著等他們,心裏想著:人實在應該像這樣舒舒服服的活著,多痛快啊?!

結果,李蠻子他們突然又急急忙忙的跑回來,緊張兮兮的把我們全叫出來,也不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大家都只有跟著他們走,神祕得很。可是見他們一頭的汗,神色倉惶的,就知道事情並不簡單哩。

一個個掏錢付了帳,雖然那兩個好看的姑娘都出來送客,可是誰也無心貪看,快快的走了出去。

到比較空曠的地方,人少了,他們兩個才停住,我們馬上圍住他們問開了......

『哇!你們就不曉得,我們剛剛差點就回不來了!』王平山嘴快,搶著告訴我們,還直伸舌頭。

『怎麼會呢?欸!老表,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大家一聽立時緊張起來,七嘴八舌的問他。

『剛剛不是告訴你們,說我們要去打聽馬幫的事嗎?』王平山用手一揮,要大家停嘴聽他說:『對啦!我們先去問了侍候我們抽煙那姑娘,要找她們店家老闆,她就引我們到後頭去,她們老闆跟幾個朋友正在聊天,全都說不知道,只告訴我們兩個說:以他們知道的,好像在河口那邊並沒有真的幹起來,不過有一部份人馬散掉了,好像當天晚上就分道揚鑣,各走各的,至於到底向那邊走,就不清楚了。』王平山說了半天,也沒講出怎麼差點被幹掉的事,大家沉不住氣,又催著他快說。

『別急!別念!你們聽我說嘛!後來我們看看還是沒問出什麼頭緒來,就問起白貨提煉廠來,你猜怎麼的?』王平山瞪大了眼:『他們馬上就把臉一拉,很不客氣的問我們打聽那邊幹什麼?我們回他說要去打聽在河口是不是接了一批煙土?結果那幾個人直搖頭說:要我們最好不要亂問,不然麻煩就大了。當時我們就覺得很奇怪,為什麼那地方不能打聽呢?問他們這件事的道理,他們只管板著臉不說。後來我們只好出來找幾個客人打聽,也沒問出點苗頭來,正打算回頭來找你們的時候,有個年輕小伙子過來跟我們說:裏頭小房間那兒有人請我們過去一下,他們要告訴我們馬幫跟白貨提煉廠的事。你們想:如果換成是你們,還不是連考慮都不考慮就跟著去了?!』王平山在這緊要關頭居然都又停住,喘了口氣才繼續往下說:『曖!你猜怎麼的?我們一跨進房間,房間就「碰!」的一聲關住了,前面後面有三枝短槍指著我們,一時我們也不知道到底是出了什麼亂子,我可是嚇傻了,還好,李蠻子的膽識可真沒話說,他趕緊先報上我們的來路姓名,又問那三人說:我們到底是什麼地方冒犯了他們,就算要開槍,總也得把話點亮?!結果,裏面有個五十來歲的老頭兒,大概是他們的頭兒就說:是因為我們來路可疑,一到這兒逢人就打聽白貨提煉廠的事,莫非是那邊派來打探消息的。然後他們三個一起把槍直往我們身上戳,一直逼問我們,害得我們解釋又解釋,簡直都快把嘴皮說破了,一直把我們的來路跟一路上的遭遇,還有馬幫的老把頭跟陳大明他們名字也報上,他們才算有點信了,不過還是把我搜了半身,知道我們都沒帶傢伙才放心的把槍收起來,說話也變得很客氣了,他們告訴我們說:出門在外一定要先懂得規矩,不妥的事不要隨便開口,又說:白貨提煉廠這又不是煙館飯攤,只要有錢,阿貓阿狗誰都能進去。那種地方隱密得很,如果隨便人都知道位置,不早讓人家的飛機來炸掉了?所以別說不知道了,就算知道了也不敢說啊!他們還說了一句:白貨提煉廠活人是絕對看不到的!』

『這什麼意思呢?』周家華問他。

『你笨哪!』王平山罵了他一句:『換句話說,平常人是絕對進不去的,誰要是不小心闖進去,那就絕對沒法子活著出來了。』

原來這事有這麼嚴重,我們真是笨得很可以了,幸好這次還算走運,不然恐怕真會把命都送掉了哩!

『哦-------』大家都同時張大了嘴。

『還有呢』李蠻子接下去說:『他們還說了一件關係吏重大的事;聽說馬幫在河口那邊散了之後,有幾個人在這裏露過驗,其中有一個矮矮瘦瘦的人,很像我們說的楝大明,可是他好像不是姓「陳」,而是姓「康」!』

『噢?那個人呢?』我們幾個一聽,全豎起耳朵趕緊想知道。

『他們也不很清楚,好像是住進了背街那邊一家叫「留芳園」的窯子館,可是一住進去就沒出來過,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們說的陳大明。』李蠻子告訴大家。

『對了!那幾個叫我們去的人還告訴我們說,如果那個姓「康」的果真是我們要找的「陳大明」的話,千萬要防著他,因為那個姓「康」的人底子很壞,有好多人都被他坑過!』王平山又接著說。

『不會吧!可能不是陳大明啦!一個姓康,一個姓陳!』我不太相信他們兩個是同一個人。

『那也很難說,我們中國人的名字有千千萬萬個,隨便換個名字不可以嗎?』李蠻子卻不同意我的看法。

『可是,陳大明怎麼看都不像壞人嘛?!你們想:從南允街一路出來,他很照顧我們,最後在河口那邊,他還給了我們八十個響錢,幫著我們逃出來哩!』我還是不覺得陳大明是壞人,就跟大家說。

『這更難說了,下午搭船的時候,我一聽船家說河口那邊老緬跟馬幫並攻有真幹起來,我頓時就覺得心裏頭一涼,弄不好真是著了人家的道,被陳大明給騙了。一直到現在我還在懷疑,只是我一直沒說出來,怕你們擔心而已!』李蠻子臉色發青的看著大家,停了一會才又說:『你們想:打從小就很少聽說老緬會跟馬幫的人真幹起來,兩邊要是碰上了,多半是亂放一陣空槍,然後揩點前就萬事太平了,就算萬不得已被上頭逼急了,老緬他們頂了不起,也只是把人趕跑,把貨吃掉了拿一些回去交差而已,怎麼可能碰巧在我們送貨的時候,就真幹起來了?』李蠻子說到這裏把雙手一攤,又停住了......

大家都全神貫注的等著他說話,他又想了想才說:『而且......我越想就越不對勁,我看這裏頭一定有什麼問題在。嗯,你們想:如果真的是兩邊開了火,一定總會有死傷吧?我問你們:你們那一個見到馬幫的人被打死或者被打傷了?有沒有?』他盯著大家問,又說:『沒有!對不對?妤!再說,陳大明告訴我們:前面馬上就要拚刺刀了,叫我們趕快走,可是誰又見到了?而且他說老緬來了一個加強營,你們想:一個加強營少說有四、五百個人,還有迫擊砲、火箭筒,我們一共只有五、六十個人,人家老緬光用機槍跟大砲就可以把我們全部掃清了,背後還隔了條湄公河,一個也跑不了,你們說,老緬再傻他也不可能傻到放著現成的機槍大砲不用,非要硬碰硬的拿刺刀來跟馬幫拚哪?!何況馬幫的人向來是最懂得混水摸魚,要是苗頭不對,不早就溜了,怎麼可能明知道打不過,還要把命貼上呢?雖說是「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可是,把命送掉了,有再多的錢財又怎麼呢?』

李蠻子一口氣說下來,把大家全聽得涼了一大截,這時候真是什麼指望都沒了;那些貨,那些馬,還有大卡,好像全都扔進了湄公河裹。

『當然,我也不敢說我剛才講的一定對,可是大家仔細想想,這件事實在古怪得很!』李蠻子搖著頭:『只怪當時大家都很緊張,誰也沒碰過這種場面,一慌一嚇,如果碰上人家有心要抗我們,在旁邊一煽火,我們當然會著了他的道啦!所以這件事誰也躲不掉,天不怪,地不怪,只怪我們初出道,沒摸清江湖的險惡,人家說:「畫虎畫皮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就是這個話了!』

這時大家都不吭聲了,只有王平山好像忍了好久,才乾咳了幾聲低低的說:『還有,本來是不想跟大家說的,可是......可是,唉!我實在也憋不住,還是告訴你們吧;人家知道我們在南允街輪了一大筆錢,就告訴我們:那些個擺骰子攤的人全是江湖上的混混,專門靠賭假博,耍老千吃飯過活的,他們的骰子裏頭全灌了鐵粉,在骰子枱底下裝了一塊可以活動的大吸鐵石,他們把機關藏在枱子邊上,有個人專門守在那兒,隨時可以控制骰子的點數,要單要雙全都能順心的開出來,那當然會贏嘛!』
 樓主| 發表於 2021-5-3 15:01:15 | 顯示全部樓層
幾個人一聽又傻眼了,我仔細一同想;那擺骰子攤的人很少是一個人單獨的,多半有兩三個人,除了收錢賠錢的那個人跑來跑去的之外,掌骰子那個人從來是站定不動的,甚至一個晚上都待在同一個地點,一步也不移開的。嗯!的確!這事恐怕是真的了!我一咬牙就發狠了:

『去他個龜孫王八蛋,那些下三濫的傢伙,等我回去,看我不把他們拖出來剁了?!』好黑的心,一晚上就騙我一干來塊,還害得我落到這步田地,不說假話,他們要再議我碰上,我一定宰了他們個龜孫。

『對!這些王八蛋,非好好的把他們收拾一下才能消我的火氣!』周家華也一樣火大。

『好了!好了!現在說這些氣話也不管用啊!錢也要不回來一個蹦子,還是先解決眼前的問題要緊!』梁逢倒是很沉得住氣,開口勸我們。

『對!還是眼前的要緊!』大家都這麼想,可是卻全寄望著李蠻子能拿出個主意來。

『嗯!這事還真棘手!啐!』李蠻子低著頭,一直在摸著他那長滿鬍子渣的下巴。

『真要命!現在手上一桿槍也沒有,怎麼去對付呢?』王平山也是把雙手一攤,沒法子。

『就是說啊!我坦心的也是這個!』李蠻子用力一擊掌:『凡事不怕一萬,只怕萬一,要是兩下裹沒談攏,我們人再多也不濟事,總不能靠拳頭去拚人家的槍手吧?!』

身上沒帶傢伙,連講的話也硬不起來,還有什麼幹頭?!

『不過,防備當然是要的啦,不過依我看,也不一定非要亮傢伙講話不可!』梁逢提出意見。

『你說的也沒錯啦!老表,可是我們總不能就這樣赤手空拳的闖進去吧?這裹又不是平田,踩在人家的盤子上,凡事小心一點總沒錯。』王平山告訴他。

『啊!對了!我有一把小刀。喏!在這裏!』花翅膀從身上抽了把小匕首,亮給大家看,很漂亮的,那是他常帶在身邊的玩意,可是那又能有多大的用處呢?

『呃!我......我也有!』一直很少開口的大柱子也掏了一支出來,那是把可以摺疊的小洋刀,可是那刀刃才三寸多長,又不很利。他卻當個寶一樣鄭重其事的捧在手裹給大家看,我們全笑了起來,把個大柱子弄得尷尬得要命,李蠻子卻說:

『你們別笑!弄不好,這把小刀還能派上一點用場哩!』

他這一說,大柱子才高興的笑起來,顯然很感激李蠻子這句話。

除了這兩把小刀,我們每人身邊還有些槍子兒,可是沒有搶光有槍子兒也沒用啊,這事實在沒把握。

『大家別光是楞在那兒,也幫忙想想看有沒有什麼好法子,人家說:三個蠻子當個地理。現在光靠我一個蠻子也成不了大事啊?』李蠻子又攤開雙手催著大家。

其實每個人還不是挖空心思在想法子,可是實在想不出什麼能行得通的來........

『欸!老表,我說:現在也很晚了,要幹的話非得趕快才行,要是等窖子關門了,那就沒戲唱了!』王平山提醒著大家。

『大概還沒這麼早就關,不過,趕緊拿定主意最重要!』李蠻子又說。

『欸!主意我倒是有一個,不過嘛,就是不知道管不管用?』我突然想起上次那回事......

『哦!那你說說看,沒關係嘛。』大家聽了,幾乎全是這麼說。

『嗯--------我想眼前反正我們也沒其他法子能弄到大卡,這種火燒眉毛的事也不能等,所以我想,嗯!我想......』我一時卻又怕說出來大家會笑話,反而有些支支吾吾起來。

『唉-------別賣關子了,有話你就直說吧!放心啦,老表,說得不好,我們也不會笑你的!』王平山安慰著說。

『嗯!對啊!說出來大家聽聽嘛!』其他的人也這麼表示。

『嗯!你們哪!記不記得上次快要到賀島的時候,我們不是碰上那五個傢伙攔路的事?』

『嗯!對呀!怎麼樣?』花翅膀還沒弄懂我的意思。

『哦--------我懂,我懂了!』李蠻子一昂頭,帶著笑意說:『我知道阿波的點子了,莫不是你打算依樣畫葫蘆,給他來個「空城計」?』

李蠻子果然靈光,一下就猜中了我的心思,我笑著點點頭算是答覆,一面去等看大家的反應.,....

『這能行得通嗎?!』王平山好像不太相信。

其他的人沒作聲,都在盤算著......

『嗯!這點子不錯。我看眼前也只好用這個法子了。』李蠻子想了想就肯定的點點頭:『來呀!老表們,我們好好的合計一下。』

大家全圍攏了蹲下去,李變子用塊石頭在地上畫著,把每個人都分派了任務,又前前後後仔細的說了一遍,想想大概妥當了,一拍巴掌,大家就起身往後街那邊走......

『欸!萬一不是陳大明怎麼辦?』我有點擔心,不得不去問李蠻子。

『那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頂多跟他說聲對不起就是了!』他卻滿不在乎。

『那不會怎麼樣嗎?』

『就算怎麼樣也沒辦法啊,反正事情總要這麼進行嘛。』李蠻子搖搖頭:『不過,我想應該不會這麼嚴重才對!』

到了那家叫『留芳園』的窖子門口,一眼望去,門面不很寬,裹頭部黑黝黝的好深,有些姑娘們正送客人出來,個個都打扮得花枝招展,香氣薰人的,長得還真不賴,一時我們幾個又看開了,惹得李蠻子在一旁瞪起眼珠子,壓看嗓子提醒大家:

『欸!欸!欸!怎麼,你們真當成來逛窯子了?』

一聽,大家才趕緊收起眼光,全神的注意起剛才商議好的正事來......

這時,有幾個姑娘已經瞧見我們了,笑臉迎人的走過來喊看:

『先生,你們哪!誚進來坐啊!』又伸手來拉我們。

有一個轉身朝裏頭喊起來...

『牡丹!杜鵑!水仙!......妳們快來啊!客人上門了!出來接客啊!』

裹頭立刻鬧哄哄起來,簾子後頭先鑽出來一個四、五十歲的老女人,一臉的笑,趕緊招呼我們,大概是老鴇。

跟著又出來了一些姑娘們,一個個分別介紹了自己的名字,向我們問好。什麼水仙、秋菊、荷香的,把我們都弄糊塗了,而且從來沒見過這麼樣的場面,一下子就出來了十幾個,個個都是花枝招展,窈窕動人的,不禁看得眼花撩亂。有的過來拉我們坐下,有的去捧毛巾,端熱茶,可是想到剛才決定好的亭,大家都不敢隨便亂笑,一直板著臉孔。

李蠻子一馬當先,站定之後把手一揮,大刺刺的把兩攤岔開,雙手往腰上一插,用冷冷的聲音問啦:

『你們誰是當家的?叫他出來!』

『哦!這位先生!你有什麼事啊?跟我說就行了!』那老鴇說這話雖然已經有點覺得苗頭不對,可是臉上還是掛著笑。那些姑娘們一看不對勁,卻全靜下來了......

李蠻子歪著腦袋,斜睨著眼打量了她一下,才點點頭說:

『我們是來找人的!』

『哦!嗯!不知道先生你們要找誰?』

『嗯!我問妳,是不是有個姓康的人住在這裏?嗯!個子矮矮的,瘦瘦的,大概有四十來歲?』

那老鴇眼珠子一轉,微微的仰起頭,好像在用心去想的樣子,可是一眼就可以看出她的動作很假。她想了一下才說:『啐!好像沒.....』

沒等她說完,李蠻子卻立刻打斷她的話,指看她說:

『怎麼,沒有?不會吧!人家明明告訴我,他在妳們這裏!』

『對不起!我們這裏每天客人很多,我實在記不起來有這樣一個客人!』老鴇打恭作揖,一直陪看笑臉。

李蠻子正要開口,簾子後頭卻又走出了個男人,約莫四十來歲,瘦瘦高高的,臉孔蒼白,好像一點血色也沒有,瞇著一對三角眼先打量了我們一下才說:

『你們哪!幹什麼?找人?』

雖然他也是一臉的笑,可是卻好像不很樂意。

『對!我們是來找人的,是不是有個娃康的人住你們這兒?』

『這......』他也猶疑起來,警覺的瞧看我們......

這時我們每個人的手都插在懷裏,有兩把小刀跟五根樹桿,只有李蠻子是空手,我懷裹用手握住的一截樹桿還帶了點細枝子,刺得我好癢,忍不住的想笑,可是這節骨眼怎麼能笑?!所以很難過,臉卻要一直板看。

『我們只是來找姓康的,一點小事情談談而已,不關你們的事。他住那間房?』玉平山好聲,好氣的跟他們說,他唱的是紅臉。

『他......哦!姓康啊!嗯!對!對!我想起來了,是有這麼一個人,好像嘶-------嗯!住在二進的東廂房那邊。』那男人大概看出情形不對,趕緊見風轉舵的點點頭指看後邊。

『哦--------我想起來了!』那老鴇也趕緊順著說:『你們是要找那個跟小翠要好的老康啊?!我說呢!常來的熟客反而記不起來了。曖,真該死!真該死!』她還裝得真像那麼回事呢。

『欸!你們哪!先坐會兒,我這就叫人去請他,欸!蓮兒.........』,那男人也陪起笑臉,準備差人。

『我看!我們還是自己去找他好了!』王平山也跟他笑嘻嘻的說,客氣得很,;

『沒關係啦!你們不熟,這地方又暗,我看......』他卻好像執意要差人去,大概準備先通報消息。

『不用了!你差個人帶路就行!我們自己去!』李蠻子依然鐵著臉,冷冰冰的說:『這事我們自己會解決,不勞你們費心,你們還是去忙你們的吧!沒事別跟來!』

李蠻子這幾句話講得可是斬釘截鐵,一點價也沒得還,那男人只好輕輕應了聲,差了姑娘帶我們進去........

外頭留了王平山跟王遠川弟兄兩個守著,李蠻子帶著我、梁逢、花翅膀、周家華,還有大柱子一起往裹頭走,一路上可真熱鬧得很,男男女女,打情罵俏,說說笑笑的聲音不絕,把我都弄心癢癢的,可是這時候那有那種心思呢?趕緊加快步子,跟大家一道穿過走廊,跨過園子往裹走........

到了二進的東廂房那兒,裏頭亮著燈,好像有人正在談天,李蠻子打量了一下四周,沒什麼人影。二進這邊比較安靜,他朝大家一使眼色,我趕緊跟著他,其他人都找好了有利的位置等著........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