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623|回復: 3

涵洞故事 第四部 完結篇 魔戀 文字版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1-8 23:37:2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阿倫 於 2021-1-8 23:39 編輯

114734ghphofyghmfqurxy.jpg

涵洞故事 第四部 完結篇 魔戀

作者:張開基

這是一個中篇小說;寫作於1986年間,其中的故事有相當的真實背景,也有部份是虛構的。


---------------------------------------------------------------------------

前情提要:小胖為和朋友們賭氣,騎著新買的越野車,闖入了涵洞,卻也不可思議的闖入了「靈界第一層」,一去四年,無消無息,目睹這件怪事的朋友四分五散,對這件事諱之莫深,噤若寒蟬,卻被一位感應特別強又喜歡追根究底的年輕人趙仲元,在無意間獲知此事,抽絲剝繭的找到了當年在現場目擊小胖「消失」的阿洛,以及小胖的女友雅慧,在一位異人的師法協助下,只有趙仲元順利解開一組十九個古老梵文組成的魔咒,進入了「靈界」,由於深懷特殊的金質執照,在靈界一家豪華的夜總會中被奉為上賓,並且打聽到小胖的下落,但小胖本身卻並不知情,以為自己只待了三個多小時,並且脫下手錶打算抵付酒帳,卻被趙仲元強拉回陽間,但由於小胖對靈界仍然流連忘返,異人無法控制他的自我意識,無法順利將小胖救回陽世,在最後關頭卻不幸功敗垂成,令人不禁扼脘歎息,而小胖的手錶卻被趙仲元給帶了回來,有此鐵證,表示這件「靈異現象」並非幻覺而已,個性不讓鬚眉的雅慧卻仍不死心,務要救回小胖不可。

不料,不等他們採取行動,從靈界的女郎--馮小婷已主動找上了門,著實讓趙仲元嚇了一大跳,這位身世坎坷,含恨以終的美麗女郎被困陽間,不得不求助趙仲元,經過異人的居間協助,終於順利安返靈界,這期間在「涵洞」附近又發生了許許多多不可思議的怪事......


(詳情請參閱神秘世界2345期)

---------------------------------------------------------------------------

趙仲元約了雅慧一起到了異人那兒去,在車上,趙仲元把馮小婷雨夜顯形求助的事詳詳細細的說了一遍,雅慧聽得心駛神往,大為驚奇,不禁又惦記起此刻仍迷失在「靈界」的小胖,也不知他究竟在那兒?

和小胖認識的時間雖然不長,但,也不能說僅止於朋友而已,那種介於情人和朋友之間的感情是相當微妙的,她真的羨慕趙仲元的資質及修為,竟能自由的進出「靈界」,如果她也能做到,她是必定要設法找到小胖,救回小胖的。

來到異人遠裡塵囂的洞府之後,兩人同時趕到了氣氛的不尋常,端坐在蒲團上的異人,神情卻一反往昔的從容愜意,不僅眉頭深鎖,臉上也不時起著輕微的痙攣,好像正奮力對抗著什麼?

兩人分別在異人面前不遠處輕手輕腳的坐下,屏息靜候,目不轉睛的等異人回神......

至少過了十幾分鐘,才見異人的臉色逐漸回復平靜,常常吁了一口氣之後,然後開了口:「我找到小胖了!」

這句話經他口中輕輕道來,卻如春雷乍響,石破天驚,把眼前的兩人震得全身抖了一下,雅慧禁不住叫道:「真的!他在哪裡?」但是她立即就驚覺出自己的失態,因為異人不喜反優,一字一句說得極為鄭重:

「最近幾天,我先後跟他做了好幾百次的接觸,不過在那個沒有時間的世界哩,我無法估計究竟花了多少時間,也許是一年,一世紀,也許是整個宇宙毀滅再生成一千次的總和,但是我還是失敗了,不但不能說服他回來,甚至差點連我自己也迷失了!」

這真是令人心驚的嚴重,兩人不但插不上嘴,根本是噤若寒蟬,如果連異人親自出馬都無能為力的話,他們兩人要憑藉著什麼神通去救小胖呢???

異人停了會兒,仍未收回凝視在遠方的眼神,很困難地解釋道:「他現在正處身在一個近似「魔天」的境界之中,他不停地在玩弄自己的意志,製造出無數個「魔泡」,每個「魔泡」中都有他,而且都是真實的,這幾天我化身無數,同時進入他的「魔泡」中,想試圖找回他,可是他製造的魔泡幻境越來越多,越來越快,我趕不上他,如果我無法刺穿每一個魔泡,只要有任何一個魔泡存在,他就不會停止!」

聽異人說得這般沒頭沒腦,玄之又玄,趙仲元和雅慧竟然也和異人一樣皺起了眉頭,異人也馬上發覺他兩全沒聽懂,想了想就打了個比方:「你們一定吹過肥皂泡吧!!」

兩人同時點了點頭,異人繼續道:「如果你們在吹肥皂泡的時候,把管子插入肥皂水的下方,不停的吹氣的話,會有什麼後果?」

趙仲元略一思索,隨即答道:「會出現一堆連在一起、大大小小的泡泡!」

「對!」異人一點頭:「照理論來說,如果肥皂水無限量的供應,然後不停的吹氣,肥皂泡應該是無限的增加下去,對不對?」

「對!」

「好,那麼我們現在把每個五彩繽紛的肥皂泡比喻成一個宇宙,也就是佛說的大千世界,那麼肥皂泡的世界是不是實質的?」

兩人想了想,卻無法回答???

異人卻代為答道:「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因為我們所說的五彩繽紛的只是肥皂表面的現象變化而已,也僅止於表面受光的作用而已,肥皂水只是少許物質的媒介,而空氣在其中撐著肥皂泡的薄膜,它並非實質,而只是一種能量,所以嚴格的說,所謂三千大千世界,只是一種能量的變化而已,甚至不需物質媒介,而五彩繽紛的表面變化,只是我們肉眼主觀的感覺而已。」

突然,雅慧這次卻如醍醐灌頂似的,眼前一片光明,她立即忍不住的大聲叫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這時的趙仲元也立即開悟,不停地點頭,而異人此時才初次露出笑意,莞爾地微一頷首:「嗯!你們有點頓悟了!好!這樣我再往下講,你們才容易懂,所謂的「魔泡」的情形也恰似如此,小胖用自己的意念不停地在吹肥皂泡,每個「魔泡」都是一個完整的宇宙,不停地在表面上進行著各自不同、五彩繽紛的變化,而他正一直試圖在這些變化中找尋一個他執著的「真實」!」

「這......這豈不是緣木求魚?」趙仲元問道。

「嗯!」異人點點頭:「不過,和我們身處「色天」的人不也正是相同?不論科技再進步,如果只執著再追求表面五彩繽紛的變化,而不去尋求根本,不懂「能」的存在,恐怕永遠找不到肥皂泡發生的原因。」

「也找不到宇宙的實質上的根本?!」趙仲元接口說。異人滿意的點了點頭。

「那為什麼要稱之為「魔天」呢?」雅慧又問。

「此魔非彼魔,此乃心魔?心中有佛亦有魔,佛可是魔,魔亦可是佛,關鍵只有四個字:「因是我觀」,也應作如是觀!」

兩人聽完,似乎又有了新的領悟,異人才緊接著道:「我們所處的「色天」也是「理天」,是一個共同業力皆大致「作如是觀」的世界,每個人心中皆有無數個「魔泡」,每個「魔泡」皆可自成一大千世界,但是只要所有人中有一個不作「如是觀」,這大千世界就不會存在,而是虛幻的,但是在「魔天」卻正好相反,只要你自己一個人對「魔泡」作「如是觀」,它就會活生生地呈現出來!」

趙仲元和雅慧總算囫圇吞棗的聽懂了,卻又幾乎是異口同聲地驚呼:「嘩!這未免也太可怕了!」

異人也同意地點點頭:「包括最荒唐,最恐怖的夢魘!」

「那小胖現在的處境豈不是比原來闖入的「靈界」更危險、更恐怖了?」雅慧聽了免不了又憂心忡忡起來。

「那道也未必!」異人輕輕地搖著頭:「魔由心生,魔隨心轉,是佛是魔,全在他一念之間,如果往好的地方想,說不定我們救不了他,他自己卻更有能力救自己,平安地回來呢?」

「那我們可不可能進入「魔天」去警告他?」

「方法是有,但後果堪慮,我擔心你們會迷失在自己所製造的「魔泡」之中,好像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我師父在六年前圓寂了,圓寂前,他早已知曉一切,從容地安排了自己的後世,我是他在世時最後一個隨在身邊的弟子,他了無罣礙的笑著說告訴我:「我花了大半生的時間在降伏心魔,現在,終於要超脫自造的「魔境」了。」說完就圓寂了,可惜我到現在還未能完全頓悟他的遺訓!」

發表於 2021-1-9 12:04:11 | 顯示全部樓層
我记得广义灵魂学里张老师也说从灵界有东西带回来当证据的,

 樓主| 發表於 2021-1-10 23:31:54 | 顯示全部樓層
異人說完不自主長長地感嘆一聲,使得趙仲元和雅慧突然發現自己面前的道路,竟又變得如此遙不可及起來......

脫下了衣服,雅慧紮起了一頭秀髮,扭開了蓮蓬頭,讓溫熱的水,如雨般灑下來,等她用香皂在嬌美的胴體上擦洗起來,望著逐漸增多的肥皂泡時,突然想起了異人下午所說的話,於是急急放了滿滿一浴缸的熱水,撒下了一大把的沐浴精,用手不停的攪動,立即浮現了滿滿一缸的肥皂泡,映著燈光,每顆肥皂泡都如潔白晶瑩的真珠,偶爾間雜著一兩顆比較大的,的確是五彩繽紛,不停的旋轉變化,這時才發覺,肥皂泡是如此美麗與絢爛。

她捧起了一大堆大大小小的肥皂泡,湊近嘴邊,輕輕將它們吹向空中,痴痴地望著那些泡泡緩緩的飄向四方,在熱氣瀰漫的空間裡,她瞇著眼,望著一缸的泡泡思索著:小胖此刻是否也正身處在這樣一堆大大小小的泡泡裡呢?他真的是目迷五色的陶醉在以自我意念築造的「魔泡」之中了嗎?而這些看似薄弱易碎,吹彈得破的泡泡,難道竟會是堅實的透明牢籠,將小胖永遠囚禁起來了?

她著魔似的在每個泡泡中仔細去搜尋,希望能奇蹟似地找到小胖的影子,但迷霧中,卻好似看到一顆顆大大小小的泡泡中,每顆都有著小胖的倒影,悚然一驚,才讓她跌回現實,定睛一瞧,才發覺那些影子全是自己,但隨即她又陷入了無限的茫然之中,這堆泡泡中一個個雅慧,究竟哪一個才是真正的自己?難道倚躺在浴缸中這具綺年玉貌、玲瓏有緻的女子才是真我嗎?不禁伸手去觸摸,肌膚是如此的軟玉溫香,細滑光潔,如此的真實,真實的令人懷疑,難道這樣美好的胴體真的只是一具如鏡花水月般的幻影?只是虛幻的脂粉骷髏?啊!這是多麼殘酷的觀點?!佛家為什麼要否定這麼真實的人生?難道一切寂滅無蹤,才是「真」?

異人常揭示的偈語又在耳邊響起:「山河大地已屬微塵,而況塵中之塵?血肉身軀且歸泡影,而況影外之影?非上上智,無了了心。」

她並非完全不能領悟,只是很難打破這「塵中之塵,影外之影」而進入虛空的境界,所以這也是為什麼她的進度一直比趙仲元慢,一直無法順利進入靈界的真正癥結所在。

良久、良久之後,她全身都興起了一種無力的慵懶,不想著急起來,就斜倚在浴缸裡假寐,溫熱的水和柔柔似的雪花堆積、羊毛重擁的泡泡正如情人溫柔的手,輕輕地擁著她,輕輕地煲住她,輕輕地愛撫她......

突然地,有一大片多彩的光亮旋轉飛舞在眼前,她絲毫不覺得驚訝,以為只是燈光照射在閉著的眼皮上所造成的感覺,也不想睜開眼睛去止住正在享受的舒適與寧靜。慢慢地,在這一片五彩絢爛的光輝中,出現了一顆黑點,這黑點是如此的嘿,好像是有生命的在躍動語旋轉著,並且逐漸地擴大,一步步吞噬著四周的光芒。又仿佛一團滴在宣紙上的墨汁,不住的向四周渲染開來,當它從點擴大成丸,再擴大成丸,再擴大成團,最後竟然佔據了眼前大部分的空間時,雅慧突然覺得自己的體重逐漸在消失,成了一片柳葉,像泡泡似的飄了起來,就這樣輕盈的飄浮在空中,突然被一層球形的彩色薄膜包圍著。她雖然本能地想抗拒,卻無力抗拒,一步步地被那個黑洞吸引了過去,飛也似的鑽進了一條黝黑的隧道,她開始有些陷入夢魘似的害怕起來,但卻又不由自主,一直往隧道的深底飛去、飛去,接著一點,兩點,三點......立即化成千萬,億萬點的星光在隧道四周的黑壁上亮了起來,她覺得自己正飛向寂靜,遼闊的宇宙之中,她感受到了虛空與無限,也發覺四周的黑,原來也並非一成不變的純嘿,而是一種奇妙的融合,有藍黑、紫黑、綠黑、紅嘿......這才知道原來黑也是能如此多彩的,雖然具備了各種各樣,千變萬化的色彩,但基本上卻又不得不承認那是黑的。

就這樣被褒再一個五彩斑斕的泡泡裡,她飄浮著急速向前飛駛,只感到四周逐漸變亮,星光全都爭相射出了耀眼的光芒,越來越亮,瞬間以化作一片難以言喻的光明......

當耳畔響起來如風鈴的音樂時,她再也禁不住的睜眼一看,自己居然赤裸裸的被一位雄壯的男人緊緊的抱住,他同樣是赤裸裸的,這一驚非同小可,還以為自己在惡夢之中,但是當她望向這個男人的臉龐時,更是驚嚇得不能自己,他......他......他竟然是小胖?!

她立即本能的甩甩頭,急忙眨眨眼睛,希望能從惡夢中讓自己甦醒過來,但是不論她如何試圖掙扎,卻也無法甦醒過來,而小胖除了緊緊地擁著她之外,卻似乎也看透了她的心意,深情地凝視著她的掙扎良久,才含笑到:「浮生如夢,此刻才是真實的!」

她不解地四周環顧,只見自己身處在一個高聳華麗,巨大無比的殿堂之上,從天花板到四周遠遠的牆上,都鑲刻著立體的梵文或佛像,此刻正閃耀著金黃色的光輝,地面是純黑卻光滑如鏡的石質地板,幾乎是渾然天成,不見鑿痕,而在這大殿上,此刻卻有無數對男女,全是赤裸裸的交擁在一起,心念才轉之際,耳畔響起了陣陣令她臉紅心跳的嬌喘之聲,等她定晴一瞧,才發覺這無數糾纏、翻騰、摟抱在一起的男男女女,竟然全是三頭六臂,有如蜘蛛一般,她並不全然是害怕,而是有種說不出的奇異感覺?幾乎被眼前這奇異的景象給嚇愣住了,而忘了掙扎與逃脫,但真正更令她大感震撼的是在她快速地四下搜視之下,才發現四周這些展現出愛慾之狀的男男女女,每對都是她此刻的翻版;每個男的都是小胖,而每個主動或被動,或抑或伏,或站或臥的女子竟然都是她自己,不論面貌與身材外型完全一樣,差別只在每個女子都有三顆頭,六隻手,像蜘蛛般的和同樣三頭六臂的小胖交纏著,有的羞澀,有的狂放,但每個女子都是春情蕩漾的,這令她十分尷尬與忿怒,當她繼續奮力掙扎時,才覺得有無數的手正輕柔的撫摸著她的嬌軀,令她酥麻難忍得幾乎崩潰,但她立即就發覺,湊近她面龐輕喚著她的小胖,卻也是三頭六臂,而躺在小胖臂灣中的她也是一樣,六隻手竟然不聽使喚,主動地纏住小胖,但小胖的神情卻是如此地溫柔與從容,輕輕地附耳說道:「是我,是我把妳從浮生的大夢中喚醒!妳必須用妳的心去體會,此刻才是真實生命的本我重現,讓我們好好享受愉悅的永恆!」

她無法立即把面前能說出這滿含禪機話語,又多情溫柔的小胖跟以往所認識的小胖重疊在一起,但卻又不能否認他就是小胖,因為他是這麼的真實,連肌膚的觸覺都是如此的敏感細緻,她迷糊了、困惑了,不知這真的是生命本我之象,或著是幻覺與夢境???

事實上,她和小胖之間也曾親吻過,有過肌膚之親,只是未及於亂而已,而像此刻如此的裸裎相向,交頸纏綿卻是從未有過的。雖然,她心中一直處於本能掙扎抗拒的狀態來自我防衛,但,眼前的景象是如此的撩人,耳中聽到的聲音是如此的媚惑,甚至還隱隱嗅到一股令人血脈噴張,百骸酥軟的異鄉之味,讓她感到一種亟思縱情奔放的衝動。幾乎可以看到,觸摸得到的是一大片崢峨的冰山和一股奔流沸騰的熔岩,正在互相施展威力,有時是冰山整片被溶解倒榻,激起亮紅的岩漿溶流四下飛漸,有時熔岩又被冰寒的冷氣敷上一層白霜;而瞬間凝結封凍成黑色的岩塊,就好像冰山和熔岩都成了活生生的怪獸,互相爭鬥撕咬,而她此時卻抽離了自我,成為一個著著實實的旁觀者,只要在意念上稍有改變,立即就嗖一聲飛離肉體的身軀,於是她不停地化成一個個得自我,搭著一個個的小胖,每個自我都逐步的一一背叛她,而成了千千萬萬放浪形骸的蕩婦淫娃,在她的四周作出各種不堪入目的姿態......

她開始顫抖起來,因為她幾乎迷失在這無數的自我之間,不知是真是假?突然她福至心靈的想起了曾讀過的佛經:「有相皆妄」,心念才轉,只見四周所有的人影剎那間全定住了,不再動彈,美對男女都已原來的姿態僵在原地,男身化成耀眼的金色,女身化成了閃亮的銀色,金銀香輝相應,成了一尊尊全是三頭六臂交歡的塑像,片刻之間,她終於想到了,不禁輕聲驚呼:歡喜佛!?

才出聲,眼前霎時一嘿,所有景象全在彈指間消失了,而她正如一片真空中的羽毛,迅速的往下墜落,速度之快,令她難以忍受,一顆心仿佛就要從口中蹦跳出來,也令她感到強烈的暈眩,她再也忍不住的驚叫起來,一聲刺耳的尖音畫破了寂靜如死城般的黑暗,如漣漪般般的激盪開來,幾乎是同時,她也敲敲地落在一堆柔弱如棉的墊子上,突然亮起了光,令她無法睜開眼睛,隨即感到自己正置身在溫熱的水中,等驚魂已定,定眼一瞧,只見自己竟然在斜躺在自家的浴缸中,而放眼所見,四下的水中竟然漂浮著許許多多的玫瑰花瓣,鼻中也嗅到了濃郁的花香,她幾乎無法分辨自己是夢是醒?摸摸看,自己的面龐與身軀卻是如此的真實,但令她感到奇異的是:浴室的一切擺設全都是如此的美好,完全是她一直想要這麼陳設的,甚至連磁磚都顯得展新光潔,她有些迷糊了,不記得自己曾做過清理與改變?

快快的從浴缸中跨出來,用浴巾將身體擦乾,瞬間發覺連浴巾也顯得如此柔軟,臥室中的音響正流瀉出她最喜歡的「喜多郎作品--絲綢之路」,一切的一切似乎變得出奇的美好,正是自己一直希望的,好像剎那間全都變得順心起來。她輕快的穿起衣服,隨著音樂輕打著拍子,推著浴室門出去實,才發覺連臥室中竟然在熟悉與溫心中也透著說不出的新意,好像連色彩也鮮麗起來,她十分訝異於這樣的改變,她習慣性地用吹風機吹埋著長髮,望著鏡子裡的自己,才發覺自己竟是如此不可置信的美,樓下傳來了大姊的呼喚:「小慧!小慧!有人找妳!」

她一時沒弄清楚,漫應了聲,就急急整理了一下衣裝,奔下樓去,只見客廳也好似煥然一新,好像有什麼喜事一樣,爸媽正在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十分恩愛,這是好久不再出現過的情形,而大姊正站在門邊望向著她,跳下樓梯時才看見,門口站的正是十分紳士的小胖,也同樣含笑的望著她......

她嚇了一跳,告訴自己:不!不可能!這不是真的!她又迷惑了,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她搖搖頭在定晴一看,不是小胖還會有誰,是這般活生生的另她完全搞迷糊了,難道小胖在涵洞失蹤的事,只是一場常常的噩夢,直到此她才真的從夢中醒來?而趙仲元,異人那原本陌生的人,只不過是夢境中的人物?還是她此刻才是真的是置身在夢境之中?

她滿懷狐疑,步步為營的走向大門,眼睛卻不停四下搜尋著......

突然,她停了下來,像見到鬼怪似的的倒吸了口氣,望著那默默含笑的大姊,她及時發現了破綻:癥結是大姊胸前那條祖傳的翡翠玉鎖片,十天前大姊失手將這片玉鎖摔落在地上,碎成了兩片,心痛之餘,只好送去請銀樓琢成了兩片戒面,一片自己留起來,一片已經送給了雅慧,此刻怎麼可能還完好無缺的掛在項間呢?

才一憶及,只覺四周又恢復了黑暗,耳畔卻傳來了小胖幾近戲謔與自我嘲解的笑聲:「哈哈!我沒預料到這點!」但聲音卻是這般的遙遠。

當四周又恢復了光明時,她首先聞到了一股刺鼻的藥味和濃烈的體臭味,耳邊卻盡是些嘮嘮叨叨的之聲,令她很反感,凝神一瞧,只見面前有些模糊的人影,個個都碩大無朋,簡直就是貼近在她的臉上,而她卻是全身僵直的無法動彈,直到她的焦距穩定下來才看清面前有著醫生、護士和兩對中年夫婦,人人都是面色鐵青的,十分凝重,似乎在猶豫不定的等待什麼結果。這些人全是這麼陌生,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置身何處,雖然想要掙扎著起來,身體卻完全不聽指揮,想要開口,卻又發不出聲音,只感到喉嚨中咕嚕嚕一震悶響,全身唯一能自由轉動的只有眼睛,她翻眼上望,只見當頭掛了一瓶點滴,粉紅的液體,也不知是什麼藥?

她聽到那醫生開口了:「不是我不救她,該做的努力我們都做了,我又不是上帝,能把這條命保住,已經很不錯了,現在只有靠藥物和「液體養料」來維持了!」

「嗯!」醫生考慮了一下,厭惡的望了她一眼:「這樣吧!為了考慮現實問題,妳們總是要繼續活下去的,如果妳母親知道的話,也不忍把你們拖垮的,所以......所以我建議你們信任醫院,把她交給我們,我們可以用最人道的方法來解除她的痛苦!」

「你是說......你是說「安樂死」!」

「嗯!」醫生點了點頭:「我保證這樣對你們或對你們母親都是最公平的,否則她這樣躺著,誰也不知道還要躺多久?也無法估計還要花多少錢?」

「不!不行!這......」

「當然,如果你們有能力負擔住院費,醫藥費,特別護士費,和液體養料費,我們是絕對尊重你們家屬的意見的!」

雙方沉默了一陣,醫生過來翻了翻她的眼皮,仔細的看了看,雅慧這才發覺,原來他們一直所談論的竟然是自己,而此刻的她居然已經風燭殘年,又中風的纏綿病榻成了植物人,而那兩個中年男子竟然會是她的兒子,這可真讓她大大的震驚,這......這怎麼會是真的?她還年輕呢!她從少女到老年這一大段歲月呢?怎麼完全沒有記憶,不!這一定是場噩夢,真糟糕,自己到底中了什麼邪?怎麼一直陷在一連串的噩夢中,無法甦醒過來?

 樓主| 發表於 2021-1-11 16:28:48 | 顯示全部樓層
正狐疑問,卻聽見那醫生又開口了,但語氣中充滿了貪婪的說服:「請你們千萬不要誤會,我也是一番好意;尤其你們經濟情況也不好;如果你們同意的話,可能還能得到一筆可觀的費用!」

「噢!真的!」兩位中年婦人似乎眼睛都為之一亮,急切地問道!

「嗯!你母親雖然成了植物人,但是經過我們檢查,她身體其他的器官都還算健康,如果你們簽屬安樂死的同意書之後,把她老人家的遺體寫明是捐給我們醫院,我們可以利用她的器官移植給其他需要的病人,這也是件好事,而我們醫院除了可以免除一切醫療費,還會致贈一筆慰問金的!」

「不!這我絕不同意!這豈不是成了交易!?」

「唉!你們幹嘛這麼死腦筋,人一死,還不是與草木同朽,化成塵土了?人死了是無知無覺的,至少不會感到痛苦。何不趁生前把有用的器官去幫助急需的人,當然啦!你們的孝心很令我感動,可是我必須告訴你,你母親現在所注射的「液體養料」就是從一些人的遺體中抽取提煉出來的,據我所知,有好幾家藥廠專門製造這種養料,他們隨時都在高價收購死者的遺體呢!還不是有人願意把自己的親人賣給他們,這年頭,活著的人過得好一點才是最重要的!」

「不!我們實在不能!」兩兄弟幾乎是異口同聲的,但氣勢上卻緩和了許多,似乎不再像先前那般強硬,然而二個媳婦卻一直在交換著眼色,終於忍不住的開了口:「媽的病我們是絕對負擔不起的,再拖下去就要負債了,既然醫生也認為沒希望了,何必把我們也拖累下去呢?何況這麼做,也是為她老人家好啊,免得她多受痛苦嘛......」

你一言,我一語的爭論了半天,終於醫生有了把握:「好吧!你們隨我到辦公室來簽同意書吧!」

兩對兒子,媳婦各自惋惜的看了她一眼,就隨著滿臉勝利的醫生走了......

雅慧正在極力的追憶,想判斷這究竟是夢是真,莫非自己的一生就是如此這般的要結束了,連死竟也是如此的窩囊而不平???

耳中卻聽到鄰床傳來幾個蒼老的聲音:「可憐噢!這年頭養兒育女真是不如養豬養狗,人還沒死,就打算送終,還外帶批發零賣了,唉!真是越活越沒有人味了噢!」

雅慧越聽越不是滋味,也感到人生真是乏味和殘酷,不禁忍不住地閉上眼,任由眼淚湧了出來......

心念一動,突然又聽到了小胖的聲音:「如何!苦海無邊,回頭是岸,電光石火的人生,原本就沒有什麼好眷戀的?」

她吃驚的睜眼一看;只見自己又回到了原先的大殿之中,自己正端坐在一張大桌之前,而小胖則像個古羅馬帝王斜靠在寶座上,四周環繞著數不清的美女和僕從,面前的桌上是堆積如山的美食和珍奇的水果鮮花,所有的器具非金即玉,空氣瀰漫著撲鼻的香味,整個大殿中都洋溢著悅耳的天籟,再看看自己,竟然穿著即其柔軟光滑,閃著耀眼光澤的白色長袍,連彩色的滾邊居然也像有生命似的不停變幻著,從頭頂到項間和手腕,全都佩戴著她生平從未見過的珍貴手飾,華麗之美,另她愛不擇手......

狐疑地望向小胖,他正意氣軒昂,神采飛揚,卻又含情默默地望著她,好一會兒才柔柔地道:「這是我創造的樂園,不但有享受不盡的樂趣,更是長生不老,永恆存在的逍遙之境!妳想得到的一切,這裡都有!」

她又懷疑自己陷入夢境之中,偷偷地去掐著自己的手臂,卻讓小胖未卜先知的了然於心:「這絕對是真實的,我早就告訴過妳:浮生若夢,人生才是虛幻不實的,從涵洞進入靈界之後,我終於比妳們更早甦醒過來!」

一聽到「涵洞」這兩個字,立即悚然一驚,她立即想到了異人所說的「魔泡」,於是急忙集中意念,試圖將眼前一杯紅豔豔的葡萄酒變成清水,立即隨心念所及的改變了,她端起來嚐了一口,果真是杯清水,然後她又試圖將水變成紅茶,果然也做到了,這時她立刻毛骨悚然起來,正如異人所說的還有什麼比使用自己意念所創造的幻覺更可怕的呢?

她想到這點,立即集中意念,觀想著眼前的一片皆是夢的泡影,將自己和小胖帶到另一個地方,由於她閉上眼的一剎,正對著紅茶裡的冰塊,所以在心中自然而然浮昇出冰塊的形象,所以當她再睜開眼睛時,只見竟然真的是處身在一個冰塊所構築的天然洞穴之中,這也才發現竟是如此的晶瑩剔透,除了透明,原來冰塊也能變幻出如此瑰麗的色彩來,有些是淺淺的綠,有些是淺淺的藍,有很淡很淡的紫色,有粉紅、有金黃,有的純白,也有的是銀色......這真是個她從未經歷過的奇景,忍不住有些欣喜諾狂的想將這些冰塊加以雕塑美化,立即隨心觀想的出現了她所構築的實體,於是她興奮得不能自己,瘋狂地玩弄著自己的意念,直到小胖再次出現她面前,她甚至無法分辨出眼前的小胖究竟是真實的小胖還是她用意念創造的小胖,卻是如此的溫柔和深情款款,不停地親吻她,摟抱她,另她迷惑春戀再自己創造的天地,甚至如羽毛般的在這廣大的透明冰穴飛舞翱翱,直到連她自己也弄不清楚究竟自己是真實的,還是由小胖以意念創造的,她卻不想去思索,只是如此不能自己的陶醉沉迷其中......

突然,毫無防備的出現一聲巨響,震得耳中嗡嗡作響,她驚嚇得愣住了,只見正面透明的冰牆上正「嘎嘎」的自動雕刻了一段圖案似的梵文,她知道這超出了自己的意念範圍,必然非比尋常,就收斂心思,集中意念,只見那巨大的梵文,似形似音的傳遞了一個訊息到她心底: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是電,應作如是觀。」

幾乎是同時,她心中一震之際,一切全都在眼前消失了,她發覺自己正孤獨地從涵洞中飛了出來,飛過一片黑暗......

只聽耳邊有人急切地在呼喚她:「小慧!小慧!」

等她稍一定神,居然又嗅到了刺鼻的藥味,她心中暗叫著:糟糕!以為自己又要重演先前的噩夢了,但,當她接二連三的集中意念,耳邊的呼喚和刺鼻的藥味卻頑強地不肯消失,逼著她只好睜開眼睛,凝神了好久,才發覺自己真的是躺在醫院中,但眼前呼喚著她的卻是爸媽和大姊,還有趙仲元,大家急急地喚著她,爭先恐後地說道:「好了!好了!小慧醒過來了!」

「謝天謝地,總算沒事了!」

她正驚異間,媽媽卻迫不及待地道:「妳呀!真是的!洗澡不關瓦斯,要不是趙先生打電話找妳,恐怕......」

後來聽大姊說了,她才知道,自己差一點瓦斯中毒死了,幸好趙仲源的電話及時救了她一命,她感激的望了趙仲元一眼,只見趙仲元把手在胸前一合十;一掐指,又偷偷比了個打電話的動作,她立即就明白了,原來是異人算到了她有此劫,所以通知了趙仲元,才救了她一命。

等大家被護士都勸走,只留下她一人時,她回想著剛才似夢似真的遭遇,不禁又迷惑了,究竟現在是真,或著小胖的境界才是真呢!真正該搭救渡化的是小胖,還是這塵世間的芸芸眾生呢?

---------------------------------------------------------------------------

故事結束了嗎?

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因為再好的故事、再長的故事總算有結束的時候,但在真實的世界裡,只要涵洞仍在那兒,故事就會不停的發生,日日夜夜,分分秒秒,只要你有心去發掘,專注地去傾聽,就有訴說不完的故事。

在「涵洞故事」連載的期間,有許許多多認得或不認得的朋友總迫不及待的想探究這故事的結局與真實性如何?多半時候,我總是含笑不語或著兩手一攤道:「你說呢!」

並不是為了故作神秘或賣關子以製造懸疑,事實上,這是個很難回答的問題,因為從開始動筆起,我自己也無法預料整個故事會有多長?能寫多少?最後的結局是什麼?而只是做為一個聽故事的人,把我所聽到的一些有關「涵洞」的奇異故事,去蕪存菁的整理並一一串連起來,如此而已。

如果你仍執意要追究是真是假?我仍然樂意也竟可能肯定地答覆你:因為這其中所有的故事,有些在過去曾經發生,有些此刻正在發生,也有些在不久的未來即將發生。好吧!該你告訴我了,你認為呢?是真?是假?飾莊周夢蝶,還是蝶夢莊周呢?或著你的想法也跟我一樣。

沒有答案!?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