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26071|回復: 53

我個人對「生死」與「靈魂學研究」的看法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7-11 11:58:3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我個人對「生死」與「靈魂學研究」的看法


許多網友和讀者都知道我長年致力於「生死」與「靈魂學」的研究,所以,可能會誤以為我是「生命永存」的死硬支持者。又或者認為我可能害怕死亡、害怕肉體死亡之後與草木同朽一切都化為烏有,所以,極端的渴望死後會有靈魂續存而使自己永遠存在。


然而真實狀況並非如此,我對生死的看法是非常豁達與開放的,因為任何生物有生必有死,人類也是生物,死亡是必然的,從無例外。


我既不怕死亡,也不擔心死亡,更不擔心死後的自我是否還能續存?更不病態的渴望靈魂的永生。


因為,既然人人都必有一死,又不是只有我首開先例,擔心什麼呢?地球上所有生物,不論壽命長短,同樣終究會死亡,然後將原本組合的元素自然分解,回歸天地自然。


我們不妨試著從天地自然的立場來看:生物和無生物有什麼差別呢?以地球而言,所有生物和無生物都只在大氣層以內,而且大多數生物只在薄薄的一層地表上活動生存,而無生物的總量是遠遠超過生物的。遠的不說,站在月球上回望地球,就只是一顆藍色星球,能看到什麼生物活動呢?和其他星球相比,一點也不特別。就算自然的消長,地球能有100億年的壽命,在整個宇宙之中,那也只是很短暫的一瞬,更何況人類的壽命平均都不到100年,連一閃而逝都稱不上。在天地自然的眼中,生物和無生物一樣,生物並不更可貴,人類也不會更重要。


地球是一顆還在劇烈活動的星球,火山活動從未停止,地球周圍又布滿了無數的小行星,只要一次超級火山大噴發,或者一顆體積夠大的小行星撞擊地球,所有的生物將死亡殆盡;地球生物的出現是偶然,人類的出現更是偶然中的偶然,但是,超級火山大噴發,或者一顆體積夠大的小行星撞擊地球,卻是自然歷史中的必然。


因此從從天地自然的立場來看:生命有何意義?人類的生命又有何意義?


人類從有神話、宗教和哲學家開始,總是在給人類的存在賦予意義,或者窮一生之力在試圖探索生命存在的意義。這才真的是一種無謂的渴望,當一個哲學家或宗教家,先設定「生命必定是有意義」這個假命題,那已經是畫地自限的可笑行為,生命為什麼非要有意義?生命為什麼不能毫無意義?


不能明白這點,或者不敢接受這個「看似悲觀」的事實,那麼所有探索盡皆罔然,歷史上所有的大哲幾乎都難逃這個羅網,各說各話的結果,全是主觀的假說,跟屁一樣,風一吹就什麼都不剩了。


生命既然沒有意義,死亡又是生物的必然,那麼,活著如何?死亡又如何?


中國古人說:生為徭役,死為休息。那顯然比後期傳入的佛教輪迴轉世觀念好得多,死亡就永遠長眠,好好休息了,不必終日為三餐謀,不必再擔心生老病死和塵世的諸多煩惱。


如果真的是這樣,或者死後就灰飛煙滅,什麼都不存在,連靈魂都沒有,當然不再有任何知覺,這樣其實也是很好的,非我所求,但卻是我所願。我絕對不希望再來輪迴轉世,因為,我認為一生雖然短暫,但是,對我已經足夠甚至厭煩已久,我絕對不會期望重新再來一次(註:或許是因為我已經轉世很多次了;我痛恨一次又一次換身體換名字,一再的老戲重演,從牙牙學語,蹣跚學步,讀書求學拼考試拼聯考,追求異性,結婚生子,勞苦賺錢只求溫飽,老來可以勉強喘一口氣時,卻又病痛纏身,最後還是不免一死,而想要的得不到,所愛的留不住,何苦呢?所以別說「金湯匙」,就算讓我含著鑽石湯匙再出世一次,我也絕對拒絕)。


我真的認為「死後無知」是很好的。所以我幹嘛害怕死亡呢?


再強調一次;長年研究「生死」與「靈魂學」,不是因為我渴求永存或怕死;純粹只是好奇和想要了解而已,對其他任何人,這個課題重要與否,跟我無關,包括我的家人;我曾經說過,對他們而言,我的「靈魂學研究」還不如我用心炒的一盤蛋炒飯來得重要和受歡迎。


不想說「有幸」,也不想說「不幸」!結果幾十年的研究探索,竟然發現現代人死後,還是有意識有知覺的,人類死後會以「靈魂」的型態延續生命,而且會因為生前心性和心智能力的不同而生活在不同的靈界。而也有為數不少的靈魂卻因為各種原因不會進入靈界空間,而是羈留在陽世,與活人雜處的生存,有不少的卻會一再的輪迴轉世。


那麼,我渴望死後能順利進入相當高層的靈界嗎?


答案可能並不是大家想當然耳的,因為,我並不渴望更不祈求。我當下的生活目的或言行也不是為了死後能進入較佳的靈界在作任何準備,我根本不在乎那些靈界如何?


因為,也許是能力有限,我對靈界的了解有如以管窺天,我「能」進入過的靈界,不論層級高低當然是更有限的,但是,說真話:那些都不是我想要,也不是我喜歡的(註:我也曾說過:沒人會喜歡長久待在極樂世界的。但是,我更不想待在受到人間社會模式嚴重制約的各種靈界,即使是非常高層的靈界)。


註:在人間,分享、施捨、援助是善行,而分層級分屬性是社會進步所自然形成的分類;但是,在靈界,這也是一種人類社會化的制約,這點值得大家好好省思。(再想想:高層的靈界,那些靈民要建造房屋幹嘛?)


如果我不能「死後無知」,而必須以靈魂的形式續存,那麼,我會很希望能進入一個完全空白的靈界,沒有高低好壞的層級和屬性,我會好好的休息一陣子,然後好整以暇的來規劃設計,如果我擁有相當的創造心智能力,我將慢慢地創造修正一個「目前無法完全想像」的境界。如果,可以,我願意追求更高的生命存在型態(註:也許是純能量態,也許是其他目前還不知道的?甚至不再是「生命」也不能再以我們已知的「生命」這個名詞來定義的)。


註:本文可以共同討論,我也會不定時的補充一些新的思辨心得。


發表於 2018-7-11 13:26:34 | 顯示全部樓層
我有信心張大追求【實相】的信念。如果是為了求財,或是留下名聲,張大一直以來的機會太多了,但是看來這都是張大重視的東西。而且,隨著研究的深入,立論與時俱進,實在不簡單!

人最終要說服的是自己,因為何其幸運,我們是可以明明白白,真心面對自己的自然人。

發表於 2018-7-11 14:34:25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在的時候死亡不在,死亡在的時候我不在。
死亡與我從來就是互斥的,不干我什麼事。

甚至於,死亡不在的時候,我都不一定在。比如,我在睡覺時,還記得自己嗎?人只有在反思自己的時候,自我才在。大多日常的情境下,人通常是自動化運作,並誤以為那是個人意願的選擇與活動,隨境而轉。

成長,是要一次次打破這種宿命的鏈條。

回到死亡,一般人擔心害怕的是要面對死前的痛苦,而非死亡本身。恐懼死亡本身的議題在於害怕自我的消逝。然如果擔心自我會消逝,那睡覺也應該要擔心,因為那時自我也會消逝。大家可能認為人不擔心睡覺,因為人會醒來,但誰保證呢?又我們有真的有在睡前想過萬一我們會長眠不起嗎?大家還是照睡了。

大多數人面對自我的消逝,也通常如同睡覺一般。甚至很有可能死前早就不記得自己是誰了。

好了,撇除死前可能的痛苦不談,純粹說對死亡的擔憂源于自我是否消逝,則如同睡覺一樣,如果死亡後會醒來,則就不擔心自我消逝;如果說死亡自我就真的消逝了,則我們也不需要擔心,因為啥也不知覺,沒有我在擔心這事了。難道百年前沒有我時,我也能擔心?

對於死亡,我們做不了什麼,就不用瞎操心了。


發表於 2018-7-11 16:34:1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kiddo 於 2018-7-11 16:36 編輯

果是為了求財,或是留下名聲,張大一直以來的機會太多了,但是看來這都是張大重視的東西。



抱歉筆誤。另外,奇大也寫的好好。

 樓主| 發表於 2018-7-11 17:07:35 | 顯示全部樓層
奇怪 發表於 2018-7-11 14:34
我在的時候死亡不在,死亡在的時候我不在。
死亡與我從來就是互斥的,不干我什麼事。

眼一閉,一睜開,一天就過去了。

眼一閉,不睜開,一生就過去了。

死亡之後就什麼都沒了,就沒什麼好談的了,活人怎麼會知道什麼是「死亡」?



死亡肯定比活著更自然。



發表於 2018-7-11 17:16:00 | 顯示全部樓層

對我而言,最重要的就是別再無意義的輪迴下去了,

很難說對死後的規劃與期待,因為要能達標啊!

所以現階段只能豐盈此生,於願足已!

發表於 2018-7-11 19:12:52 | 顯示全部樓層
傳說太極名家孫祿堂臨終前曾言:「吾視死生如遊戲耳。」而晉代著名書法家王羲之感嘆人生聚合時,說:『向之所欣,俯仰之間已為陳跡,猶不能不以之興懷;況修短隨化,終期於盡。古人云:「死生亦大矣。」豈不痛哉!』
日本大文豪菊池寬在一篇小說描寫為人很好的老婆婆進入極樂世界後,和老伴相會,先是驚訝著這個鳥語花香遍地珍寶的世界之美好,繼而坐在蓮花上,時間變成無限,無所事事,美好變成再平常不過,存在也變得無聊之極。
如果有所謂天堂,我會把它定義作一瞬間的感動吧!相對地,地獄是無窮無盡,無法解脫。諸君以為如何?

發表於 2018-7-11 19:24:1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jameswu 於 2018-7-11 19:35 編輯

張大此篇,已經很直白地說出世上所有宗教、哲學的謬誤,

不論再厲害的修行者、再深入的禪定、再不可思議的神祕體驗,

都受制於教義的桎梏、都自陷於境界的欲求、都被自身體驗的經驗有限性所限制,

最簡單最根本的問題卻從未看見、從未跳出框架思考。

人類真是不可思議的動物,發展進化出靈魂、搞出輪迴遊戲、發現進而開拓靈界,

雖然生滅、生死是必然的過程,

但人類的求生意志、本能,卻似乎一再挑戰、逆境求生,

以個人而言,我會想繼續進化,

因為我想知道人類還能走到哪裡、關於時間、空間,乃至於生命、自我意識、宇宙,還有許多未知。

這些種種,只有活著才有機會看到~~~

發表於 2018-7-11 20:28:58 | 顯示全部樓層
不求窮究宇宙;但求看破生死。
人生一次就夠了,不再無意義的輪迴。

發表於 2018-7-11 20:30:0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王稟良 於 2018-7-11 20:41 編輯

前年,這輩子第一次住院做手術,而且需要全身麻醉,
開刀前還必須去跟麻醉師面談,因為我有高血壓,
麻醉師還特別叮嚀,手術前最好戒菸酒、控制好血壓,
減少麻醉時的風險,聽起來挺可怕的。

當時也問了麻醉師麻醉的機制等等,
心想,倘若屆時我的意識與肉體活動能力都被剝奪的話,
那麼如果人有靈魂,靈魂是不是會趁機跑出來晃晃?
當然啦,那時還不知道這個園地,現在知道,靈魂與肉體糾纏的相當緊密,
相信也一起被麻醉去了。

到手術當天,躺在手術檯上,看著上方的手術燈,
同一個麻醉師還特別問我,有沒有戒菸酒?
我說有,已經半天沒抽了,還被她小唸了一下。

就在歡愉的氣氛中,我閉上眼睛戴上氧氣罩,
因為手術燈很亮,即使閉上眼,依然感覺的到光的存在,
在麻醉師的數數聲中,到了七的時候,
眼前的光線感變成了黑暗,我也完全失去知覺。

等醒來時,發現我是被三個護理師壓著,她們一直要我不要動,
但我覺得我喘不過氣,呼吸相當困難,原來鼻子插了管子,
幫我拔管後我才鎮定下來,看環境是在恢復室中,
牆上的時鐘告訴我,時間過了兩個多小時,我活著回來了。

那兩個多小時,對我來說完全是不曾存在的,
因為沒有任何的感覺知覺,也沒有任何東西留下來,
倘若人真的沒有靈魂,那麼在剛才手術中如果有什麼意外,
我沒再醒過來的話,那我就是死了!
那麼剛才的兩個多小時,就算變成兩百年、兩萬年,那又如何?
因為都是「無」啊!

如果死亡就只是這麼一回事,也沒有靈魂、沒有死後要去靈界,
說真的,也不見得就是壞事,因為那段「無」的時間中,
我根本沒任何能力,也沒任何需要,去思考平時需要考慮擔心的問題,
如果死了沒有另一套感知系統運作,我也不需要去擔心,
我走了之後,活著的親友過得好不好?有沒有為我傷心落淚?
還是在背後偷偷罵我,而我雖然知道,但卻無能為力。

我只為了吸一口氣,要三個護理師來壓制我,避免我自己去拔管,
很明顯的,活著的人才需要掙扎、才需要擔心、才需要思考,
死了,那種感覺反而很....自然,就像斷電一樣,瞬間就黑了,什麼都沒了,
如果沒有靈魂,不用到另外的地方去重新生存,也不見得就都不好啊!

畢竟有靈魂、有靈界的話,即使以前去過待過,但這次去的又不見得是同個地方,
一切都還得重新開始,從學習怎麼當阿飄,到怎麼讓自己過得好,
而且人活著是群居的動物,變成靈體相信也很難獨居,
當人怕寂寞,成了靈體難道不是?又得去搞一堆「靈際關係」,
最可怕的來了!人可以換工作可以搬家,可以重新開始另一段人際關係,
靈體好像沒辦法啊!而且人生不過百年,靈界有可能是萬萬歲啊,
想想成了靈體之後,搞不好比當人還不自在,那也挺可怕的哩!

不過,當我出院那天,曬著舒服的陽光,看著中山北路上的車水馬龍,
來來往往的人潮,五顏六色的世界,點了一根久違的菸,
心中還是只有一句想說:活著,實在還是件美好的事啊!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