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18917|回復: 134

新第四道 --- 黑白講系列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6-1-10 00:03:4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一,


「所以,」講師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人們必須先理解,並同意人本質上是機器、並不自由。如此才有進一步發展的可能。」


「人並不自由,這宣稱太極端,我想很多人並不同意。」下頭前排的聽眾,一個光頭男子,起身提出看法。


「這不是宣稱,是事實。」講師說道:「除了少數已經擴展意識的生命外,絕大多數的人類都在睡覺。」


「我們現在不是醒著嗎?不是正在進行討論?」光頭男子繼續回應,大有質疑的意謂。


「喔!不,也許我們只是比躺床上睡的狀態,來得不昏沉一些而已。」講師說道。


「只是不昏沉一點?我覺得我很清醒啊!有沒有搞錯?」光頭男子不理會講堂中其它聽眾不善的眼光,繼續大聲的應答。


「笨蛋!」講師說。


「什麼?!」光頭男子一臉狐疑,有一點訝異。


「笨蛋!」講師又說。


「你怎麼罵人哩!我是尊您是大師,特來聽法,專門討教。你怎麼就罵人了你!」光頭男子終於確認講師真的是說了笨蛋二字。


「你為什麼生氣呢?」講師回答。


「我為什麼生氣?你沒搞清楚嗎!我好好的提問,理性的想討論,你一句笨蛋是什麼意思!」光頭男子氣結。


「你常常生氣嗎?」講師繼續溫和的說。


「我?開玩笑,我只有遇到不講理的人,汙辱我的人才會如此。」光頭男人意有所指。



 樓主| 發表於 2016-1-10 15:10:22 | 顯示全部樓層
二,

「所以要惹你生氣並不難囉?」講師略微思索的說出。

「你這話什麼意思?是你罵人在先,故意要惹人生氣。怎麼,你是在考驗我的耐心嗎?別一付諄諄教誨的姿態,你以為大家都吃你這套嗎?!」光頭男子終於按耐不住。他也夠大膽,看來是來踢館的。

「可以聽我說說嗎?」講師依然溫溫的說。

「你把話給說清楚,不然大家沒完!我可以告你毀謗!在場的都是人證!」光頭男子持續發飆,但在場的願不願意當他的人證可就難說了。

「人總是在遇到類似的情境時,會產生自我防禦心理,或有退縮逃避攻擊反譏等種種行為反射,依每個個體性格不同,但都被視為合情合理的反應。」講師分析道。

「被汙辱難道還跟你客氣?說謝謝嗎?我可不是軟柿子!」光頭男子喧囂。

「如果你聽說過利貝特的按鈕實驗,你會知道人的行為反應,早在自己意識到之前,在潛意識就已經醞釀產生的。我們只是自以為該行為是出自於自己的意志,殊不知,你只是同意自己潛意識激化上來的意志,而在行為上反應出該意志。」講師開始說明心理學上的解釋。

「你現在是在為你的罵人找藉口?轉移話題?拿我當實驗教材?你很習慣利用人的心理與反應嘛!很狡猾的大師喔!但我可不是什麼腦袋空空的虔誠信徒。大家都是聰明人,別把我想成那些屁顛屁顛跟在你屁股後面的腦殘粉。」光頭男子看來是豁出去了,也順便罵了在場不少聽眾。

「你還在生氣嗎?你不是希望我把話說清楚?」講師一付老神在在的樣子。

「好!我就再忍忍,看你能放些什麼屁!」光頭男子說道,嘴上不饒。

「嗯…,這話有點意思。不過屁只能用聞的來辨識,用看的看不出來。不過有時在放的時候可以聽出來…」講師思索著光頭男子的話。

「你就是存心要耍我就是了嘛!」光頭男子血壓升高臉色脹紅。

「不是不是,你誤會了,我只是注意聽,思考後,做出回應。只是對那句話,不是你。」講師擺擺手解釋道。


 樓主| 發表於 2016-1-11 20:11:28 | 顯示全部樓層
三,

「哼!那話是我說的,你挑我話語的毛病,不是在諷刺人是什麼!」光頭男子可不聽這樣的解釋。

「嗯…,人們好像會把這做情境轉移,直接視為對人的不敬…,嗯…是這樣子。看來這人情世故我是有點鈍了啊。」講師撓撓頭,有點難堪的神態。

「你在自言自語什麼啊!心虛了?」光頭男子一臉不善的譏笑道。

「喔,我岔題了。」講師深吸了一口氣,略為整理了一下,說道:「我要說人們之所以不自由,便是因為我們總是認同於潛意識而來的習性,這習性可能來自物種的繼承、基因的遺傳、生理的需求、心理的慾望、生活環境、社交互動、社會教育、以至好惡定型、性格養成;還有善惡觀、價值觀、人生觀、政治傾向,愛國主義、種族歧視、…形成積累。總之,塑造成為現在你之所以為你的種種因素。」

「你是在隱射,我生氣也是一種習氣,也是不自由的?」光頭男子倒是有在聽講,看來也不是簡單的來鬧場子的小咖,有料的。

「你總是要維護你的尊嚴不是嗎?而且每次模式應該差不多吧?」講師娓娓道來。

「你試圖把我套入你設想好的框框,去符合你的理論?是這樣子的吧?」光頭男子心思細密,看光頭上油油亮亮的,果然不是省油的燈泡。

「這不是我的理論,潛意識自有許多世界頂尖的科學家在研究。即便如此我們還是可以選擇不相信,繼續活在相信自己是自由的假像上。」講師進一步說明:「而所謂的框框,是我們接受了這個無論來自本能、個體或社會環境的牽引,所產生的侷限。」

「話都讓你說了,我相信自己是自由的,你就說是假像。就必然如你推導的,人不自由,所以是個生物機器?」光頭男子受不了這種邏輯。

「我是這麼說的沒錯。」講師點頭承認。

「嘿嘿!雖然我不是前沿的科學家,但我畢竟是理工出身。你這話騙騙信徒還可以,但想忽悠我可還差了點。」光頭男子說道,看樣子是做過功課,有備而來的。

「所謂機械論,並不是什麼新的辭彙。早在牛頓時代,機械的宇宙觀就已然成形。這機械性是舊物理學說的設想,即所謂『決定論』。如果進一步推演說生命也是物質組成,則人也脫離不了決定論。於是,『命定論』便孕育而生。如果又把唯心的意識不滅輪迴轉世加上,則『宿命論』、『三世因果論』,這種神棍學說就登堂入室了。但,舊物理在上世紀新物理學的發展後,早已被質疑。無論量子力學、複雜系統,都再再顛覆了決定論的觀點。隨便舉一些例子,波粒兩重性、機率波動性、不確定性、混沌、不可預測性,…。這有大把現象與案例,您老還想走機械論這條路子忽悠人嗎?看來火候不足,要與時俱進才好啊!」光頭男子長篇大論竊竊的笑道。


 樓主| 發表於 2016-1-12 17:10:51 | 顯示全部樓層
四,

「你很不錯耶!說得很好。」講師居然讚揚了光頭男子,然後他咳了兩聲,清了清喉嚨,侃侃地說道:「然而,既使加上微觀還原論之量子物理的波粒兩重、機率的不確定性,或宏觀整體論之複雜系統的混沌與自組織突現的不可預測性,還是不能保證人們的自由。注意!那些都是目前我們不知道如何會這樣、為何會發生的現象。我們可以將之記錄歸納推演模型化,但解釋不了為什麼。那是自然發生的,但依然是被動的,不受我們自我意識的掌握。確實,僅僅講機械論對你來說,是太淺薄了,不滿足你在知識領域上的需求,但這並不影響到人們是不自由的這個推論。」

光頭男子征了征,訝異於這位大師居然也可以與他在這個領域上抬槓。頓了頓後才緩緩說道:「科學本就是以現實為判定真實準繩的一套分析方法,一個模型的預測若不能符合現實的情況,必然不真!」

「所以,我們也只能被動的去接受世界就是這個樣子,而不能去改變法則。也因此,最後科學也只能告訴你,事實是這樣,並指出形之而上的法則或規則是那樣,卻不能解釋為什麼那樣。」講師如是說。

「解釋『法則』或者是講『為何存在』等終極的大哉問,是哲學上的事。即便實相就是如此,即使無可解釋,也不代表你的自由說可以進一步的為其補充。你別把這些未知或不可知的,當作你可以運作的工具,來質疑科學的局限性,並利用這來為你的理論貼金。反正你這一套只是譁眾取寵的把戲,我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麼,但我認為你是在傳銷一個不為理性主流社會接受的戲法而已。」光頭男子終歸不認同於人是不自由的宣稱。

「你這是什麼話!說不贏老師就大放厥詞嗎!我們老師對你這樣不禮貌的行徑可是太過仁慈了。」

「像你這樣半桶水的還敢來找碴!你這種的我們老師不知道見過多少,也不照照鏡子。你當你誰啊!」

「看看你現在的行為,究竟是你理性還是大師理性呢?」

場中陸續有幾個人按耐不住站了起來,並開始指責光頭男子。

光頭男完全被激化,但卻不搭理他們,而是指著台上的講師叫囂:「對我而言,你就是個神棍!你們一屋子,都是神棍!son of $#%*^&C!」

光頭男子叫囂之後,踢開了座椅,便氣憤的快速離去。背後依然有人大聲斥責、挑釁、甚至汙辱他。

講師面對這略微失控的場面,有點傻眼。但沒去阻止,只是觀察。


 樓主| 發表於 2016-1-13 17:17:46 | 顯示全部樓層
五,

「好了,好了!請各位安靜下來。」司儀拿起來麥克風,略為大聲的呼籲。

於是也有年長者開始要大家坐下,並要求停止鼓譟。

「他可比你們強多了。」講師語重心長的對台下聽眾說。

一聽這話,才慢慢安靜下來的聽眾,又開始鼓譟。前排的資深者繼續示意請大家坐下安靜。

「這不是指他知道有關科學的常識多過各位,那個只是我們自以為自己知道罷了!實際上我們什麼也不知道。」講師解釋道。

「他強的地方是他不輕易相信我所說的話。他勇於挑戰權威。尤其在這個幾乎都以我為主場的地方。」講師緩緩的述說。

全場總算略微安靜了下來。

「換位思考,你們有這勇氣面對此場景,站在所有人的對立面,來捍衛自己的立場嗎?」講師問道。

全場靜默了一下後,又有人不服氣的回應著:
「他說的難道是對的嗎?!」
「他最後還不是夾著屁股逃了嗎?!」
「是啊!」

「他走了,是有點可惜!不能給大家再刺激一下,來帶出大家的不自由。」講師回答道。

「我們還是拉回過來說吧!我們這輩子,最最重要的研究對象其實是自己。在研究人的議題上,只有自己研究自己才是最沒有距離的。這也絕不是客觀唯物科學可以代勞的。」

「潛意識裡的,有各種不同的自我,有生物本能的、恐懼的、猬瑣的、虛偽的、狡猾的、貪婪的、自大的、好為人師的、自卑的、有正義感的、愛美的、愛國的、忌妒心的、有同理心的、矯情的、憤怒的、懶惰的、好動的、緊張的、好面子的、熱心的、愛幻想的、強迫性的、愛表現刷存在感的、…、很多很多的自我面向,好好壞壞,相互矛盾、盤根糾結。」


 樓主| 發表於 2016-1-17 19:54:49 | 顯示全部樓層
六,

「藉著觀察,我們可以看到內在一個一個的模式。生氣很好,習氣也好,可以讓我們有機會練習看到自己的種種。」

「比如剛剛的情境,你們是在維護我嗎?不,你們在維護自己。所有你面對的,由你自身出發,最後也回到你自己。如果不去辯護,就在暗示也許你是錯的,你的信仰系統會坍塌,你的自尊會受挫,因而你會變成一個傻逼,一個搞不清楚狀況的跟屁蟲。但是呢?為了保障自己不是個傻逼而做出的反應,那才是真正傻逼的開始。」

「我們絕大部分的時候卻都沒有意識到這些。被引動了,照著反應了,事後也沒有去想我們為何如此做了,還是渾然不知所以,這不是昏沉是什麼呢?為自己的行為辯護,然後下次依然如故,身隨境轉,這稱得上自由嗎?」講師如是說。

「去阻止、對抗這種不懂禮貌的人難道錯了?」台下學員有異議。

「難道他對老師的指責是對的嗎?老師!」又有人疑義。

「慢慢的練習,練習去記得自己。觀察自己的反應,分析自己的習性。包括現在你們的反應,只有當下才是重要的。至於我,只是你們人生中的一個角色,這角色所表達的是對是錯,你們自己去丈量去體會,我並不在意。」講師慢慢的說著,拿起杯子喝了口水,並示意司儀。

「有一個作業,等一下會發給各位,請你們回去練習。下次聚會時,大家一起分享給大家。」司儀說道。

「今天其實說多了,最後給大家來一段有意思的自我觀察的小段子,做為結束。」講師說道。


 樓主| 發表於 2016-1-17 19:56:20 | 顯示全部樓層
七,你這傢伙應該知道自己算什麼!

我將車開進加油站,
一個女人駕車從加油泵後面衝出來
正好從我前面切過
我急踩煞車,猛按喇叭
那女人停住車從車窗探出向我咆嘯
你這傢伙算個什麼東西!

是的
我確實知道
我是個可憐卑微的失敗者
除了加油泵什麼都不知道

我是一個受過教育而自滿的一個人
喜歡長篇大論
給我一塊錢我就會把所知的全都講給你聽

我是個恐懼、緊張又孤獨的騙子
只要哪個女人對我顯示一點仁慈
我就願意把自己出賣給她

我是一個茫然而絕望的傻瓜
不知道自己如何來到這裡
也不知道接下來要去往何方

我是一個三流的詩人
是上帝一個消沉而墮落的情人
是一個迷戀佛法和真相的精神流浪漢
為大師的教導拉皮條

我想知道的是
這女人怎麼知道這些的啊?



 樓主| 發表於 2016-2-1 08:13:53 | 顯示全部樓層

【P, Professor, 講師.】 【EM, Emcee, 主持.】 【A,B,C,D,E… 學員】

 樓主| 發表於 2016-2-1 08:20:22 | 顯示全部樓層
八,

P:「上回說道潛意識下的自我,比如懼怕的、虛榮的、好吃的、有正義感的、殘暴的、害羞的、焦慮的、自私的、有同理心的、憎惡的、惆悵的、…很多很多。其實有深淺之分,屬於本能的一般較深,比如恐懼,而好的面向的通常要淺,比如同理心。有些好的素質,如惻隱之心,屬於鏡像神經元,已經內建,也是一瞬間便反應的。但那也淺,能很快被我們其它的面向淹沒。淺的好的素質一般容易受到深層一些的趨向影響。人不是既生即善的。」

「隨便舉個例子,看到乞丐要掏錢。一開始有想捐的衝動,然後,思維一轉,會不會是騙人的啊!?幫他是在害他啦!也許是詐騙集團?我要一捐之後會被人盯上…」

「因為淺的好的素質,是社會認可的共同善。於是,就有了為了社會的良善風氣,去培養那良善的素質。我們追求心靈的淨化,想一路通往真善美、乃至不執著、無欲無求的境界。」

「守戒律,常常被用來通往這條路的一種方法。如果我們這麼做只是為了對付習氣,那可以。用守戒律來對治習氣,有點像是在對治強迫症,戒律起到一個轉移的作用。這過程也做為一個工具,可以去記得自己已經起心動念 — 那正要習慣性去動作的念頭。」

「但如果要用戒律來使自己淨化成為有真善美的質地,則是捨本逐末,不必要的。有一些品質,並不是如此學習起來的。如果我們留意,有一些戒律實際上是反人性的。」

「當我們看到有人無欲無求,我們用戒律去限制自己做到這種狀態,那是假像。無欲無求可不是求來的,它是在人處於自由的狀態下的一種副產品。試想:看飽人打嗝,跟著學打嗝,能飽嗎?」

「甚至於,我們可以想像:因為戒律的限制,反而壓抑了本性,必須用更多的能量去抵抗,而內心也升起很大的鬥爭。結果反而是在滋養那本想要抑制的,一旦反彈,便產生嚴重的反效果。」

「而這其實就是在玩遊戲了。」


 樓主| 發表於 2016-2-2 22:03:35 | 顯示全部樓層
九,

P:「人是一個極為複雜而精密的生化機器,也是一個部門分工細密的大工廠。各部門有其專職,以不同的機理、頻率、反應、有節奏地在不同的情境下工作。」

「也許哪一天你發覺原來自己的坐骨神經痛是因為一些不自覺的習慣坐姿造成的,這也不錯。」

EM:「我們大家來分享一下上次的練習。」

A:「我常常鼻子過敏,而就我的觀察,原因可能是我常常挖鼻孔、拔鼻毛。有時我甚至會流鼻血。我戴口罩可以改善,但戴口罩同時也避免了我去挖鼻孔,使我的過敏降低。所以問題也許不在空氣、不在溫度、不在過敏原,在我的習氣。」

B:「年紀大了,我發現我時常脖頸痠痛,而我也常常因此轉脖子,發出聲響。似乎這麼做會減輕痠痛。我也跑盲人按摩,給人按按。當下是舒服了,但撐不了多久。而我似乎注意到,真正能減輕的做法是:睡覺正躺、不要保持某一不正姿勢太久,比如坐車時頭一直側著看外面。脖頸痠痛時也保持正常的姿勢,不要貪圖一時的舒服,再對其施加壓力。總之,似乎保持正姿,放鬆,才能真的舒緩痠痛。」

C:「我有一次差點闖紅燈,因為我旁邊的車子動了,所以我就跟著前行。因為我的自主功能在我無意識時會跟進行動。我常常不留意是怎麼騎車回家的,應該是一直用我無意識的自動功能。我事後想想,可能只有在少數情況下我會察覺,比如車況突然變化、或者是我在飆車時。ㄟ,我後來也曾經在停紅燈的時候,突然前行一下子,發現真的有人跟著我也前進了。原來許多人真的沒有用多少意識在騎車耶!」

D:「我被制約了。我似乎離不開手機。我看電視會傻住。我想到的是,換我自己的手機鈴聲,但我還是會習慣性的忘記是我手機響了,因為那不是我慣有的鈴聲。」

E:「冬天天氣乾冷,我丈夫經常抓癢,邊抓邊抱怨。但其實我知道,我想他自己也知道,他皮膚本就乾性,是乾燥造成乾癢。他不應該享受舒服洗熱水澡太久,用香皂把身上的油脂完全洗除,或者應該在洗完後全身塗抹身體乳液。但他不喜歡油油的感覺。事後抓癢是自找的,但又要抱怨,說衣服不乾淨,家裡有塵螨等等。我觀察到這是很癡愚又不自由的舉動。」

P:「嗯,如果妳能將觀察改成妳自己就更好了。我們看別人可以了解這就是不自由的表現,但重要的是對內,對自己的觀察。」

「大家所說的這些都好,至少改善了或察覺到了一些。意識是光,能使我們看到身體機能在受累,看到我們的無意識、看到我們被制約,進而可以改善。我們注意,以上這些練習也是在玩遊戲。我們的重點在於記得自己。」

E:「老師說得不錯,我察覺到我時常猶豫,但我是由不猶豫的狀態,然後進入猶豫狀態的吧!在那猶豫開始的瞬間,可見我是果決的。我果決的猶豫了。對吧?」

這話,惹得全場笑得很開心。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