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樓主: 奇怪

黑白講故事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6-10-13 12:31:05 | 顯示全部樓層
老公的習性

親愛的老公,你把自己的家醜外揚,你倒是說說你已經醜幾了?當初如果不是看孩子的份上,你早就該出局了!

你自己意淫的很爽,但編造的故事,對我是一種汙辱,並且居然還公開?!你以為我會以你為榮?你自己醜上加醜,還自鳴得意?你的確是腦袋進水了,而你以為《水知道答案》!

先澄清第一件事,懷老二時安排美國行的事。我已經放掉那事了,而你居然喜歡揭?你真的沒有搞清楚,我在生氣什麼!你總是認為我把小事放大,心眼小?在妊娠時,情緒不好?但你可知道,我不是生氣你答應又反悔,而是你一直在誤導,一直不說出真實想法。如果在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幾個月後,你告訴我你的想法,我不會鬧得連我家人都要出面幫你說話。(好吧!最多是生氣,我計畫了幾個月,你翻案,我翻臉,你皮癢,我打。)我真正氣的是你那優柔寡斷、不敢承當,只為維持表象上和平美滿的傻蛋!哪一個女人願意托付自己委身一生於一個連話都不願開口的男人?你還是男人嗎?!

好了,你用一個錯誤的前情提要,把我歸類到你認為的那種框框裡,還假意的認為我感性,愛滿屋?依我看你的症狀不是頭被門夾到,因為這不是外傷,是內疾 ─ 你腦袋有病!

於是,我們說說那第二段的日本行。你總是認為你撐起一家經濟不易,我就享樂自在?我幫你省了多少錢你知不知道?離開職場全職照顧小孩對我是一種什麼意味的損失?而你連請個假都這樣扭扭捏捏!所以,你不用跟我搶門,是我腦袋被門夾到,頭昏眼花沒看清。

你喜歡揭,我們就來算算。結婚幾年了,老三都出來了,我們去玩過幾次?國內國外都算,一天兩天的都算(去一次親子餐廳、運動公園、游泳玩水也可算,如果你好意思的話!)。我天天擠奶,餵給老二老三吃,單單奶粉錢都不知道省了多少。你來脹脹奶,你來擠擠看!我可沒請保母,你知道保母費的,依你的小氣個性。如果不是我爸媽照料,你生得起老三嗎?你還敢透過我爸媽說情堅持一定要生下。這帳我都還沒跟你算!反正這輩子,你別想碰我了!

我有沒有幫你想?我是挑「北海道豪華七日遊」「歐洲十國看透透」的那種套餐嗎?挑便宜的、臨近的、短期的行程是在幫你想,我們一家一起出遊真少得可憐。我一個人去,你留在台灣一輩子別出門好了。

老公,我們的思維想法真得很天差地別嗎?究竟是我的想法比較變態?還是你的小雞腦袋沒搞明白?你讓讀者去評評理!你還不夠丟臉嗎?



 樓主| 發表於 2017-1-12 14:01:17 | 顯示全部樓層


话说2017春,除夕夜里,社会你关哥、佛你大爷、干它妈屁氏、臭脚七,一起打麻将。国民媳妇一旁茶水供应。

干它妈屁氏:臭脚七,你脚可真臭!

臭脚七:干妳屁事!

干它妈屁氏: A,你臭到我了耶!

社会你关哥:好了好了,这社会的事,关大家的事。这脚臭打麻将,扰乱军心,有点违规。

国民媳妇:是啊是啊!臭脚七,脚这么臭,人家公交车都不让你上了。下来下来,换我上!

佛你大爷:糊了你的!

臭脚七:妈蛋你大爷,你佛就佛去,胡啥胡啊!

佛你大爷:哈,别上火了,这脚臭加上一点火气,万一引发爆炸,造成公共危险。这关哥可就刀下不留人啊!

社会你关哥:好了好了,臭脚七下来,媳妇顶上!那个屁氏啊,你家小姑最近还好吧!都几个月没她消息了。

国民媳妇:关哥,你说干它妈屁姑啊!还想她哟?有空常来我这做做,谈谈心。我这疗浴系的招牌,肯定能抚愈您不要不要的。

臭脚七:人家关哥就爱那屁姑。妳瞎起啥哄?

干它妈屁氏:臭脚七,你有多远滚多远去吧!干妈我都快窒息了!

佛你大爷:臭脚走,钱留下。不过,我真看好这门亲事,这绝对是关我屁事的好事啊!

社会你关哥:佛爷,把臭钱收好,就别唠叨了。来四万。

国民媳妇:就是嘛,关你屁事啊!关哥啊,这四万我就收下了,这枪放得我心花怒放,不要不要的啊!

佛你大爷:这枪都还没打到妳那,看你就爽成那样。妳不要不要,这枪我就先收下了。关哥,庄家一台。

干它妈屁氏:不要不要就等于是要,还被你拦胡。老娘我是来这玩迭迭乐的吗?

佛你大爷:跟妳,我就不迭迭乐了。媳妇的话还可以考虑考虑。

国民媳妇:佛爷啊!我还以为您是吃素的,不简单啊!


那么以上,问题来了,谁是庄家?上下家及对家,各是哪位?一个问题有多个答案,没毛病。


 樓主| 發表於 2017-1-14 11:23:27 | 顯示全部樓層
被砍頭的感覺 (限制級 慎入)

其實曾經好奇過,被砍頭到底是什麼感受?

古代酷刑大家多少聽過,不知道各位的心理狀態會是怎樣?

幾年前我在美國看到一中文報紙介紹到有關”凌遲”的剮刑介紹,及那犯人圖片時,十分不舒服。感同身受的同理心驅動下,心裡非常扭曲,胃部翻擾,恐懼。總之,一段時間揮之不去,想到就糾結。
(真想知道感覺的,各位自行上網找去。先警告,慎入!)

反正,要是我在古代,我一定馬上招供,冤的也招,直接斬了,死的痛快點。
於是,接著就是要問砍頭痛不痛,快不快?

會想這些,我想我八成有病。

建議別看下去,所有說砍頭經驗的,都是猜測。因為必然有一邏輯上的問題:被砍頭的,肯定沒有回頭告訴你感覺怎樣。

以下取至《天才在左,瘋子在右》一書中的一篇故事,故事的主人描述他前世被砍頭的經驗。

我:“被砍头后的感觉……"

他:“是的。先是觉得脖子很凉,一下子好像就变轻了,然后脖子是火烧一样的感觉,疼的我想喊,但是嘴却动不了。头落下的时候我能看到我没头的身体猛的向后一仰,血从脖子喷出来,一下一下的喷出来,身体也随着一下一下的逐渐向前栽倒。我的头落地的时候撞得很疼,还知道有人抓住我的头发把头拎起来。

那时候听到的、看到的,但是都开始模糊了,嘴里有淡淡血的味道。之后越来越黑,直到什么都听不见看不见,没有了感觉。”


這是我頭腦認為比較可信情況。

那到底時間是多長呢?

記得看過倪匡的小說,說良臣被腰斬,傳說寫了十二個恨字。小說好像又說只寫了三個半。小說得當然不可信,但無論如何,被腰斬應該比被砍頭拖的久點。

話說法國大革命期間,抓了很多人,均被斬頭處死。其中有一位科學家,在被砍頭請求劊子手幫他實驗,算他被砍後能眨眼幾次,答案是11次。
(如果這事是真的,我由衷佩服這位科學家,與蘇格拉底一樣高度,慷慨赴死。)

自己眨眼11次,大概是10秒內吧,與上面的砍頭描述的時間差不多。

還有,好像是在一個電視節目曾經說過,日據時代,台灣原住民,被日本人斬,身體不知道是被埋土裡,還是被綁的很扎實。總之,目的是為了要讓血噴得很高。

人類之險惡啊!

我有病。


 樓主| 發表於 2017-2-12 15:02:04 | 顯示全部樓層
整體報告

主席、各部門主管與線上與會人員,大家好。接著,我們對於近二十年來的社會發展,做一簡單的歷史回顧,並於其間補充未來治安計畫。

大家知道,早於2016年前人類許多科技,諸如機器人、人工智能、傳感器、物聯網、都已經發展迅速並逐漸嵌入社會各個領域。

基於人工智能的無人駕駛、新聞編輯、監控設備+人臉辨識+大數據、農業/畜牧/工業生產線乃至服務業之人工機器、穿戴式時時監控之預防醫療、基因級精準診斷與醫療整治、虛擬現實臨場教育、…,在隨後數年大範圍的導入後現代科技社會。

到現在2038年,人類活動的方方面面,多能由最新科技來替代完成。我就是一個例子。

2035年,人類根本上實現富足無匱的目標,全球範圍內再無食物飲水的短缺,饑荒已不復存在。而傳染性疾病、地震天災、氣候變異、人為戰爭、天文事件(如隕石、太陽風)等外部威脅,也均透過各國區域化聯盟在政治外交、醫療救護、資源與科技成果共享、天文探索等各方面的共同消弭到最低程度。

也就是說,人類依現有科技,如果可以關愛地球,有效地利用廣義太陽能源、核能與地熱自有能源,平衡人類族群內部矛盾,並關注到各種外部威脅,人類將可以永保安康。

進到個人方面,由於科技的主動替代,大部分人類除非想執業活動,否則基本上無須工作,區域政府組織可以提供生活基本需求。另外,由於醫療的長足進步,正常人類基本也將可以延長壽命至120歲以上。目前尚在研究的人類記憶儲存,如果完成,廣義上人為壽命甚至可以達到永久。

人類已經衣食無虞,原則上可以自由的娛樂、遊戲、運動、競賽、旅遊,不需要再為基本生活工作掙錢,金錢的概念也可以慢慢的淡化,最終達世界大同的境地。

但是,以上這些看似人類天堂,卻引發了不可理解的治安問題,啟源於人類的劣根性。

我們由統計數據上發現,部分人類對社會心懷敵意,毫無理由的破壞公共設施,故意偷盜搶劫傷害殺人,蓄意以各種途徑傳播病毒,酗酒。私藏武器槍械,自殺率也逐年提高,而最嚴重的則是大量人類開始吸食毒品。

於此,聯盟政府於2034年頒布並實施了「透真至善」計畫,鋪設大量新型傳感監控設備器 -- 天眼系統。系統背後,則有人工智能、身分辨識、大數據等,分析抓取各種可能的治安事件。

原本用於海關查緝走私的高維度精密超成像監視器,大舉實施到各種公共場所。結合有人臉辨識、觀察行為活動、透視人體、擷取心跳體熱、將可疑或生病的人類,透過其無意識的模式化或無法控制的生理變化,精準的發掘出來,能十分有效的防治犯罪及恐怖活動,確保大眾安全。

由大數據分析,我們可以清晰的做人群的分類,絕大部分人類主要時間都花費于視頻、虛擬現實遊戲、興趣團體之參與之中。商業應用裡,這些人群都可以有效掌握,屬於安定的群落。

吸毒、販毒、製毒及恐怖分子,我們也可以透過大數據精準的掌握其動態,循線找出窩藏地點。目前城市地下道、下水道等區域基本都已銷聲匿跡。私人住所由於目前法律尚不能強制安裝傳感器,只能加強宣導家家戶戶配合安裝,利人利己。天眼也在外圍加強監控未裝設監控傳感的住家周圍人員進出、生活規律、用水用電的模式、訊息傳播的途徑等等。

有許多破壞份子躲藏在山區、洞穴、森林等人跡罕見的區域。據日前抓捕到的犯罪團夥中,也有在無人島嶼出沒,並於周圍海域藏有海底基地。

對於人類城市周邊傳感監控設備到達不了的區域,目前計畫投入無人飛機、無人潛艇,從空中水下動態搜尋可疑人事物。同時,發射建置地球觀察衛星做大範圍高精度的使用多波段掃描,直接蒐集大地域範圍人群聚合的資訊。

可惜傳感監控不能直達用戶房間,否則吸毒行為將無所遁形。目前對吸毒者的公開排查之只能依靠公眾場所架設的傳感器實現。

只要所有行為都可以「真」攤在陽光下,那所有的不「善」都必將消滅,「美」麗新世界中將可以期待。


 樓主| 發表於 2017-4-6 23:53:42 | 顯示全部樓層
X族群

接著我們說說實施「透真至善」計畫後所看到的一些現象。

我們知道大數據的分析在商業的應用裡,對人群是有各式各樣的區分的。從人類各種不同的消費、社交行為,抓到一些有用的趨勢,從而優化商業經營的模式。

這些分類對我們治安領域的參考也十分有效,而不是只有死板板的個人基本訊息─出生、生理特徵、身份、家族、居住地、…等冷數據。原則上只要能天眼觀測的,人工智能大多可以掌握被觀察者的興趣、愛好、習慣、行為、動作、社交範圍、…,必要時可以即時推斷其行蹤、正在做甚麼。如果數據量足夠豐富,人工智能甚至可以推導出被觀察者未來體態、將會獲得什麼疾病、可能遭遇什麼事件、…,將其一生勾勒出來。

所以,如果有人類脫離原本模式,比如興趣改變,開始喜歡種植,人工智能便可以開始關注。一般成人人類的愛好是短暫轉移的,大多會回到既有模式。少數跳脫模式從而建立長期嗜好者,大數據及人工智能會依其行為評估是否有害於社會。

比較特殊的是,在這種監控模式的籠罩下,人工智能也發現了一群分類之外的類群,占總人口數不足萬分之一。

他們無顯著的行為規律可分類。即,不管依何種表徵特性,他們都是低於一般值的。而且從不同的來源:公共場所、上網、出行、購買、活動、醫療、…,方方面面的數據採集都十分不足。

他們之所以被分類出來,就是使用排除法,依無法分類剩下的歸為一類。彷彿他們不是活在這個世界的人種一般,故尚無法分辨是否有害於社會?

此族群現稱之為X族群,男略多於女,低調隱蔽,社交互動極少,使用互聯網頻次不足常人的一成。居住方面,離群索居者多,大多生活於郊區、山上或海邊等,人群稀少地區。頻繁搬遷,居無定所者有之。

獨居者多,年齡範圍以25-50歲居多,也有不滿17歲,或高於75歲的人。

由於他們很少出現在城市區域,也很少能被拍攝到。而根據消費活動,如剛才所說,沒有足夠的特殊意向可供歸類,僅為日常生活所需用品。

此部分人中,有在山區種植的行為,加上遠離都會,行事低調,客觀上與潛在的毒犯及反動分子有相似之處,故而有必要加強對這類族群的監控,預防犯罪。

另外,之所以稱之為族群,是他們也有少數時候有彼此的接觸,這點目前尚沒有足夠的證據顯示他們是如何聯繫對方,以便彼此相遇。根據無人機觀察一居無定所者,發現他居然可以游走於此族群之間,毫無困難。從其遊走歷程觀察,似乎他有能力分辨在他附近的此類特殊族群份子,進而與之接觸。有關此點,我們將繼續觀察。



 樓主| 發表於 2017-5-2 17:50:39 | 顯示全部樓層
奇怪之瘋人院生活系列

怪人自從在台北車站跳樓自殺未遂,到醫院住了幾個月,又輾轉來到精神病院也已經過半年了。

「病人自述,除了頭腦常常會抽痛,伴隨耳鳴嚴重,嗡嗡作響之外,一切身體狀況良好。」醫生對來訪者說。

「那他還有要自殺嗎?或是有奇怪的行為嗎?」來訪者詢問。

「沒有,病人不希望被施以不自由的束縛,也保證不再考慮自殺。當然,我們還是有做評估,一段時間後才釋放其行動。目前仍是密切監控的狀態,其身上貼有監測傳感器,即時的生理數據都會無線傳到我們的數據中心,一有異常會立即警報。」醫生說。

「喔!現在這麼進步了…」來訪者手摸下巴,似乎是在自言自語,同時又似在思索著什麼。

「他在304房,馬上會到訪客室了。剛才已經提醒了訪客注意事項,緊急按鈕也你手邊。」醫師說完,便起身離開。

「好的。」來訪者苦笑,實際上他根本不被允許帶任何東西,紙筆、錄影、錄音、手機等物品。他只能把訪談的內容先頭腦記下,之後才文字化。

一人敲門進入訪客室,頭上還纏著紗布,對來訪者問候式的微笑了一下,隨即坐在醫師剛剛的座位上。

「你好!」來訪者說。

「你好,叫我304就可以了。」怪人說。

「你…記得我嗎?」來訪者問。

「沒有印象,我應該認識你嗎?」304說。

「去年你在車站廣場跳樓時,我是那裡的警員。」來訪者說。

「喔!是這樣。你找我什麼事?」304問。

「我想我就直說了。說來可笑,你跳樓當時的情景我一直抹去不了,尤其是你昏迷在地板上,居然還在笑?」警員苦笑的說:「應該說臉像是在笑,那很詭異」。

看來警員忘不了那個笑,執意想知道。

「喔,你這麼一提,我想起來了。那時我覺得我飛起來了,沒有束縛,很自由,所以滿意的笑了。不過後來的事我不記得了。」304說。

「就這樣?只是這樣?」警員看似對這樣的回答不滿足,他可是一直尋訪、等待,才到這裡來問這個一直縈繞他心裡不散的笑。

「只是這樣啊!胡警官。」304反而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你怎麼知道我姓胡?」警員忽覺有異的問:「有人告訴你嗎?」

「沒有,我就只是知道。」304回答:「我知道今天有人要找我,姓胡。」

「你怎麼會知道有姓胡的要找你,不要說你『只是』知道而已。」警員略為大聲的說。

「ㄟ…」304摸了摸頭上纏的紗布,說道:「這如果要說,有一點不可思議。」

「不可思議?」警員感到有異樣。

「是啊!」304說:「如果你想知道,我可以告訴你,但我也沒辦法告訴你為什麼,純粹就是一種感應,是直覺還是什麼的。」

「你請說,我想聽聽。」警員說。

「那你聽我慢慢說說。」304於是開始說道:「我在醫院時一直昏迷,到這裡時,還頭痛欲裂,一陣一陣的,但好像也覺得有一些奇怪的變化…」304娓娓道來。

「這變化不只是我腦袋的,好像外在的世界也有點不同了。」304說。

「嗯…,你繼續。」警員本想說些什麼,但還是忍住了,他心裡OS:「我來聽一個瘋子說話?我是不是也瘋了?」


「我有一點在懷疑,我是不是已經死了?我是在作夢吧?你看過《靈異第六感》吧?主角原來是鬼。我覺得我好像就是,不在我原本那個世界裡了。」304說:「也可能是另一個平行世界。」

警員一頭霧水,但仍盡力保持平靜,聽他繼續。

「某天早晨醒來,我躺床上,感覺一切清明,突然可以預知到當天要吃什麼!」304回憶:「但是隨後而來頭痛卻讓我想死的心都有了。如果有支手槍,我肯定往太陽穴打進去。」

304苦笑的說,但這笑在警員的心裡又再次聯想到那詭異的笑。

「這預知正確嗎?」警員問。

「正確!每次都正確,都能知道當天會發生的事。比如某號房的室友有事了;比如某醫生講了一句話;或只是某特定情境,如同重演。但是,我也只有五六次這樣的經驗,其實頭常常痛,也受不了。撞牆一點用也沒有,而且可能又被綁起來。」

「所以,你預知了有一位胡先生會來找你?」

304點點頭。

「你能改變預知的事嗎?」警員繼續問。

「我沒想過,都是小事,而且都是當天很快就會發生的事,我想改變也改變不了吧!」304說:「我今早知道你要來,我也改變不了你要來的事件吧!」

警員點頭表示理解。

「所以,我是不是在作夢?這世界是我的一個夢境?」304問。

警員沒再接話,他原初來訪的理由只因為那擾人的一笑。這笑當事者居然就一句話帶過了。然後的言語,警員根本也雲裡霧裡,看來警員與304根本就不在同一個層次。

「那你有什麼打算?想一直住在這裡嗎?」警員還是轉開了對話,問了其他。

「我想我暫時不會再考慮自殺了,這你放心。我怕死不了,你知道的。也許我證明了平行宇宙的假說。」304自顧自的說:「我要找到好方法,在活著的時候死去。」

「在活著的時候死去…」警員喃喃地重覆。


 樓主| 發表於 2017-5-6 09:08:11 | 顯示全部樓層
死亡追求者

「喂!三明治先生,我們來組個團,往下個階段進關,如何?」514號室友接近304,如此提議。

304有點矇,514在說啥?

「三明治,你的經歷我聽說了,我們可是同道中人啊!」514繼續說。

「你說什麼?什麼同道中人?組什麼團?」304問。

「死亡晉級團!」514靠近304小聲的說:「這事不能在這大聲說,不然又會被綁起來。」

「甚至於在這世界的任何地方任何時間都不能多說,關主不會讓人輕易得逞的。」514食指置於嘴唇,表禁語之勢。

「什麼晉級?什麼關主?」304更摸不著了。

「就是一款網路虛擬現實遊戲啦!」514突然大聲了起來,環顧一下四周,然後依正常聲調繼續說道:「這款遊戲讓你進入一個超現實的世界去體驗人生。」

「你知道的,就是這裡,我們都在遊戲裡。」514又小聲的說,手指點了點桌面。

「你應該也有過疑惑─『我現在不是在做夢吧?』。是吧!總覺得這世界有點古怪,但又說不出哪裡古怪。」514繼續說:「你在作夢的時候,一樣沒辦法,只有醒來才知道夢裡的荒誕。」

「所以,要離開這個遊戲場,要先去死?」304說。

「小聲點!」514氣聲急說:「一般遊戲是怎麼Game over的?」

「好像是…,這是要離開最直接的方法。」304也開始思維了。

「Now we are talking…」514說:「這裡要留意的是,離開遊戲時,必須要清醒,清醒的離開,最好一路保持極度的清醒。」

「清醒的離開?這做得到嗎?我作夢時都不知道自己是在作夢了。」304說。

「是了,於是我研究了許多離開的方式,跳樓、上吊、溺水、燒炭、雷擊、服藥、安樂死、睡夢中自然死、砍頭、活埋、甚至古代酷刑,凌遲、水煮、烘培、…」514眼神閃爍、臉色扭曲的繼續說:「總之,就是Easy die到殘忍痛苦的不同等級。」

「其實,晉級過程是痛苦的也不一定不好,至少能保持清醒,能知道自己掛了、在路上了。」514說:「相較於簡單容易的離開方式,有可能不知道自己掛了,還在遊蕩。」

「如果不想痛苦的離開,就只好培養可以在夢境中還清醒的能力,才不會在夢境中死去又都還不知道。」514說:「不過,清醒夢這事挺難的,可遇不可求,很難能在晉級的時間內把握。」

「你有沒有認識有陰陽眼的?如果能在我晉級的時候提點一下,這很有幫助!」514問。

「你說一路清醒的離開,到底是為什麼?」304反問。

「你不知道嗎?這遊戲場有很多的層次呢!關於這段,其他前輩了解的比較多,你再去請教。」514說。

「如果晉級時,足夠清醒,在情境來時,就有機會可以相應,進入到那層次。」514滔滔地說:「有本書我建議你也去看看─《西藏生死書》。我們要晉級到最上面的關啊!」

「嘿嘿,如果足夠幸運,一開始能感應到佛國淨土、基督天堂、阿拉聖境等等,直接保送到那層次,那可不是功成名就了嘛!」514意淫地說。

「不不不,功成名就算個屁!」514又改口說。

「有人說,那是作弊的手段。Hey,我不認為。人家是遊戲專家,也是歷經數十代祖師爺的獨門祕技流傳下來的。人家把破關的攻略都寫給你看了,知道了還要傻傻的自己找門路闖關?」514一路述說到此。

「怎麼樣?跟我組團,一起離開,一道破關。如何?這裡眼線多,身上又被套著穿戴傳感器,一旦不成功,後面日子就不好過了。大家互相照應,想辦法執行容易點。」

「三明治,你考慮考慮!」514說完,起身當作沒事,吹著口哨走了。



 樓主| 發表於 2017-5-10 08:39:24 | 顯示全部樓層
層次

「新來的,是514要你來找我?」103說。

「我聽說這世界有許多的層次,想要了解一下。」304回話。

「那個”我要死”,實在固執,都說了他是在瞎搞,還不死心!」103嘆息說:「他想走捷徑,問題是他保證感應得到?自己有沒有本事在心境上相應?」

「就算他感應到了,也走狗屎運進到了那個境界,又怎麼樣!」103續講。

「這不就破關晉級了?」304照著514的思路回答。

「要直接晉級到上層,也是要有功夫的!就算進得去,也容易殞落退轉的。你想,明明還在念初中,硬是想要插班大學,能不被留級退學?」103回答。

「他以為上大學留級比還待在初中強,但你這樣玩,萬一總插不上,還會是在其中一直流轉。玩多了,說不定你還倒轉,連個人都做不成。」103感嘆!

「喔…」304矇了,沒搞清楚103說了甚麼,沒法回應。

「你想,死後中陰身,沒感應到仙佛菩薩境界,人家喊你去註冊別的初中,你又不情願去,茫茫然還在離子層次遶。好啦!你也有一點清明,還知道自己,不像一些孤魂野鬼像是在夢遊那麼好牽引,於是就入駐到某某宮廟,搞點香火奉祀,玩人鬼情未了的遊戲,這有意思嗎?」103啪啦啪啦的說。

「這什麼…層次…,對了,我想請教這層次的問題。」304說道:「我也覺得經歷一次的.. 自殺未遂.. 我好像也進入到不同的空間?層次?平行世界?」

「想太多!你還是在這領域,哪也沒去!」103回答:「你是頭腦撞得太利害,還沒恢復罷了!」

「這領域是…」304問。

「地球!不然呢?」103說:「你就在這物質界」。

「是啊,我是在物質界,那您剛剛說那什麼離子…」304撓撓腦袋問道。

「就是鬼靈的層次,那其實也還算是物質界啦!」103說。

「那為什麼都在物質界,我們看不到?」304轉念一問:「為什麼有人看得到?」

「你看的到人體會發光嗎?」103問,304啊的一聲,搖了搖頭。

「既然看不到,那鬼靈你又怎麼看得到?」103答。

「你看得到?」304再問。

「我看不到。」103答。

「那你怎麼能說這些虛無飄渺的…這些什麼什麼的…?」304有點語無倫次。

「套那誰常說的,你只要相信,我說的每一句話都是胡謅的。」103爽快的回答,再補上一句:「包括這句。」

看來要跟瘋子說理是有難度的,304也許還不夠瘋。


 樓主| 發表於 2017-5-22 11:18:41 | 顯示全部樓層
上雲棲

打304進來這瘋人院,就搞不明白,室友們都在想些什麼。有的一直自言自語的;有的畏畏縮縮、神神秘秘的;有的看著天空比手畫腳的;有成天想找人爭論的…;總之,一片欣欣向榮。

上回他沒甚麼準備與想法,一下就被514迷惑了。好像面對103也是如此。

304想,反正他頭腦還昏昏的,偶而的頭痛也讓他很頭痛,這地方暫時還是得住下來,去聽聽瘋言瘋語也沒什麼,有趣就好了唄!

「你看,這位天天看著天空,說靈界就在雲上面。」514指著一個一直看這天上的人,對著304說。

「這好像是新來的室友吧?同樓層斜對面的?」那人注意到有人在議論他,轉身過來。

「你好,我住304。應該是同樓的吧?」304回答不是很確定。

「我住307,見過你。514一定又在說我天天看著雲,瘋了是吧!」307說道。

「沒沒沒,我不知道您觀察雲的用意,但肯定在研究什麼重要的課題。」514趕忙的回答。

「雲上自有世界啊!」307回答。

「這是天空之城?阿凡達的星球上的浮石?還是海賊王的空島?」304心想,但沒敢說出來。

「有時候雲的形狀就是他們的傑作,有時候光影表演,雲裡透光的祥瑞相,或者來場暴風雨秀…」307像是自顧自地說著。

「喔!這樣子啊!高人!」514附和道:「我是說住在天上的神仙,高高在上。」

「上面可不只有神仙,你們常祭拜的各種神祇,也不過是佔據一方的靈界罷了。」307說道。

「那還有哪些靈界呢?」

「很多的啦!比如不同宗教描述的各種天堂、聖境、仙境、法界、淨土、勝地、寶殿,什麼蓬萊、崑崙、凌霄等等的。」307說。

「那怎麼上去啊?」514邊問邊轉上看天。

「要相應啊!等你離開這裡時,自然能接引到彼方。」307認真地瞪著514說。

接引?304突然想到103也這麼說。於是也來了興致。

「這麼多靈界,這天上豈不熱鬧非凡?天空雖然不小,但塞得下不?」304也問。

「那是你用物質界的時空觀在想像靈界,誰說靈界的空間與時間的概念與我們物質界是一比一的?沒聽過天上一天人間百年嗎?」307不客氣的回答。

「大神說得好,說得是。新來的兄弟還不知道這其中的奧秘,還請為我們新加入的兄弟開釋一下。」514拍拍307,示意307緩緩。

「既然如此,那我就大略的說說。靈界基本是處在對流層以上到電離層之間…」307開始侃侃而談。

514也小聲的在304耳邊說道:「跟瘋子說話別較勁、較真。想想我們的任務。」

看來514已經把304視為隊友,要執行他的”離世計畫”。但究竟誰比較瘋呢?

「514你有意見?」307質問。

「沒沒沒,請繼續,我也該複習複習。」514一臉和善。

「電離子層以上為外層,外層有屏障,使得靈界不致於脫離地球,散逸而毀滅。雖說是是一種保護罩,但一方面說,也是阻隔靈體出去。」

「精彩的來了。咳~」514又小聲的對304說。

307瞪了514一眼,繼續說道:「整個天地人三界,或所謂欲界、色界、無色界都在這屏蔽內。」

「我們是在地表上有粗重的肉身,靈界輕盈多了。」307說道:「雖然輕盈,但如果到散逸層以上,可能受到太陽風的直接衝擊,進入宇宙環境對於這些高質精微的生命體還是有傷害的。」

「保護罩一方面保護著靈體,一方面也迫使靈魂體只能在這裡待著。如果沒被消滅,就會在這裡一直輪迴。這是在封鎖地球生命輪迴的界限。」

「但是,一直有許多靈界持不同看法,認為靈界不需要被保護,各靈界自有保護的邊界。宇宙能量雖然可能傷害靈體,但部分能量進來也在可承受範圍或能轉化或有助益,不能承受的靈界與靈體往地表靠近,上層靈界自能評估自身狀態,加強自身保護。再者,如果有靈體想要突破屏障出去,那也是靈體自身的選擇,不能阻止其離開。」

「這屏障的形狀,有大的觸角包圍整個地球,貌似大章魚?」514問。

「是的,看來你還記得,是等離子大章魚帷幕,因為主體與管道很像章魚而被命名,管道的部分你可以想像是地球磁場磁力線的形狀。之前,就是因為發現大章魚頭部眼睛的位置有安裝有頂夸克炸彈,才被上層靈界感到十分不舒服。」307回答。

「什麼克炸彈?」304奇異地問。

「頂夸克炸彈,會把地球靈界打成糊狀而毀滅!」307慎重小心的回應:「這也許是大宇宙對地球這個修煉場所最後的一個保險,萬一地球被利用…。」

「被利用?」304又問。

「或者是地球各界自甘墮落,完全將自身陷入萬劫不復的處境…。」307說。

「總之,對宇宙更高層級的存在,地球只是一個修練場所,萬一有事,會摧毀整個場地。」

「所以,在地球內的許多靈界,成立光明勢力聯合發動,試圖解除屏障。具體是怎麼解除的,我不知道。」

「當然這是一種賭注,會發生什麼不知道。我們物質界做不了什麼。萬一有事,上頭頂著。」

「反正,有志之士認為,與其說這章魚對靈界是保護,不如說是限制。如果沒屏障而有靈界因為沒有撐住而耗散而消滅,這是天命。宇宙能量進入,地球才有機會躍進,進入到寶瓶時代。」307總結。

304又矇一次,看來這瘋人院裡的水很深啊!

「兩位看到天上那片孤雲了嗎?」307指著天空。

304嗯的一聲,表示看見。

「看我把雲變不見!」307開始雙手舞動、口中念念有詞。

在307一連串的動作下,大家看著孤雲,居然真的慢慢地消散。幾分鐘後,完全不見。這下,連514這老傢伙也被矇傻了,喃喃的說:「… ㄟ…這個好玩。」



 樓主| 發表於 2017-6-13 17:37:59 | 顯示全部樓層
封閉女

412是一個孤自獨處的女子,大多數的時間,她畏畏縮縮捲曲在角落,不與人互動。

她身材矮瘦,年紀也許不大,但不修邊幅,亂髮蓬鬆,駝著背,裝著不相稱的寬大衣服,乍眼一看,會讓人以為是上了年紀的阿嬸。

她拙與人交流,除了醫生,一般人很難能與她溝通。她眼神飄忽不定,常無表情,喃喃自語,或偶有臉色扭曲,也隨時可能無來由就發出刺耳的尖叫。

304觀察412好幾天了。103說,如果這裡有人能看到鬼靈,那大概就是她了。

今天,412很難得的在花園裡轉圈圈,口中念念有詞,十分快樂的樣子。

如果304不知道412的狀況,沒有在今晨清明地醒來,就預知到這一幕,知道她是愉快地在唱歌轉圈,真的可能以為412是一個巫婆,正在做一場祭天的儀式。

304似乎感染到了這女子的快樂,也呵呵的笑了起來。於是,304想要嘗試地去親近412,趁著這一個她難得愉快的時間。

304接近412,打了一聲招呼:Hi!

412繼續的轉圈圈,繼續的哼唱著五音不全的歌,完全沒有意識到304的到來。

304於是尷尬的站在她旁邊,也因此隱約的聽出來她在唱著:

Row row row your boat
Gentle down the stream
Merrily, merrily, merrily, merrily
Life is but a dream…

就這樣一直不停的唱著,一直轉圈。

終於,412有點累了,慢慢的停了下來。也於是意識到304就在她的旁邊。也許是心情還在,對生人沒有升起防備之心理,412似乎表現得很正常。

「妳好!」304舉手又打了招呼。

412只是淡淡地問了304一句:「你是誰,幹嘛進到我的夢中?」然後,一跳一跳的走開了。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