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18360|回復: 85

關於『「智善者天堂」續篇』的真實性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3-8-14 11:36:5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關於『「智善者天堂」續篇』的真實性

歐美商場中的人士有一句老話:「每個人都有一個價錢的!」

這種觀念在中國是大家從來不會談及的。

我不會去管那一個人「值多少錢?」,我只要非常肯定我自己是「沒有價錢」的,也就是「無價」的!別人怎麼看,我也沒意見,但是,這個世界上至少有一個人是完全同意的,那就是我的內人「醉嫂」,我們相處超過32年了,她非常確定「我是無價的」,因為從來沒有人能用世俗的金錢收買我,而我也從來不出賣我自己。

「廣義靈魂學」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一部書,去蕪存菁之後的資料仍然多到幾乎難以整理,我一直非常傷腦筋的是怎樣把這麼大的一個概念能夠「既完整又精確」的濃縮進上下二冊書本中,原本原始的構想是不超過1000頁,但是,真正大致定稿的部份卻將近1800頁,我在刪減中真的非常難以割捨,但是,最後不得不面對事實,盡量刪減不會嚴重影響全書主軸思想的一些篇章,結果仍然超出預算,最後定稿在1280頁。

既然我可以納入書中的篇章內容超出這麼多,就不至於沒有足夠的內容,所以蓄意捏造一個「故事」來充塞版面頁數;而且,這是我一生最重要的一部書,也是我一生的代表作和封筆之作,不只是無私的奉獻給世人,也是完成38年前我對自己堅定的承諾,所以,我能夠「做假」嗎?我需要「做假」嗎?我需要為了「充塞版面」而出賣自己的良知嗎?

註:如果我要虛構一篇「鬼故事」來增加驚悚度,同時充塞版面;我現在用電腦打字,一上午大約可以鍵入4000--4500字,一整天大約可以打一篇10000字的文章沒有問題;以這篇文章的字數和頁數來說; 只需花二天時間就能「編造」一篇鬼故事,我需要花這麼長的時間和等待(天空網友經常出國,不常上來這個網站),最後還要誠摯的徵求他的首肯,才能把本文公開在書中,有這個必要嗎?

我沒有心思也沒有必要去過問讀者對這本書,這篇文章內容,甚至對我個人人格的信任度如何?我只但求「無愧吾心」即可。

但是,或者也可以想想;我花這麼多年時間的潛心鑽研;花這麼多年時間的籌劃,這麼多年的蒐證,整理相關圖片,花這麼多時間伏案撰寫,編排、整理、校對,設計封面,完成這麼厚的一部大書,我會傻到故意捏造編排一篇完全子虛烏有的文章塞進這部書中嗎?

對於一些人的質疑與不信,我原本是不想答理說明的,但是,我昨晚思考了一下;我可以承受這種非理性的質疑和惡意攻擊,但是,我不能拖人下水,讓當事人之一的「天空網友」跟我一起背這個莫須有的黑鍋;所以,當下,我找出所有相關的證據,公開在這個網站上,讓大家一起公評,並藉此機會澄清一切惡意的質疑和攻擊;

前段是書中『「智善者天堂」續篇』一篇章的重點節錄,後半段是起始之初,我與「天空」網友之間在本網站以「消息」方式互相交流溝通內容的「畫面擷取版」,這個部份是絕對不可能「偽造」的,有興趣的網友可以與書中相關內容作一個比對,看看兩者是否有所差異或出入?


上半段:書中內容節錄:

--------------------------------------------------------------------------

以下是我對「天空」網友的詢問:
天空您好!想跟您印證一個影像,我不是通靈人,但是,昨晚「感覺」到一個影像出現;
十七、八歲的年輕人,白白淨淨,身高身材中等,感覺差不多170左右高度,皮膚白潤,雙頰有一點紅暈,笑容陽光燦爛,但也有一點點天真的靦腆,睫毛略長,好像笑起來有淺淺的酒窩;頭髮不長,但是,額頭處頭髮中分時略有自然鬈?
一條黑色或深色筆挺的長褲,一雙新的黑皮鞋,
好像愛打籃球,有一套藍白相間的籃球服,
一直有個名詞「西瓜」出現,像人名的諧音、綽號、某種物件,或者一個口頭禪?
不知道是否養狗?或曾經養過?
抱歉!我也不確定是訊息還是單純雜訊?所以想請教一下;若有打擾,謹致歉意。如果南轅北轍,不回覆也無妨。
祝秋安
張開基
………………………………
天空 2012-9-13 20:36
張老師您好:我離開台灣十多天,傍晚剛下飛機,看到您訊息,心中非常感謝您告知此訊息……么兒如您描述,白白淨淨,身高176,笑容陽光燦爛,但也有一點點天真的靦腆,睫毛略長,好像笑起來有淺淺的酒窩,(右邊)頭髮不長,但是,額頭處頭髮中分時略有自然鬈;
一條黑色或深色筆挺的長褲,一雙新的黑皮鞋(他學校的制服)其他上身穿著較不一樣,餘皆相同。
我有養三隻狗,「西瓜」?一時想不到對應物……
我在9月9日清晨5:50分夢見么兒(三年多來第一次這麼清楚確定夢見他);
他笑容燦爛與我面對面站著擁抱,而我激動又不可置信的摸摸他的臉(真實的皮膚觸感)我緊緊抱著他好一會才鬆手,但見腳旁有一長毛狗,我只從上往下的視野看到它的背(不是我家的);
本來希望回台要向您請教此夢,想不到一下飛機就看到您留言,冥冥中莫非有些……
非常感謝您百忙中還能真切的告訴我這件事,謝謝老師
(「天空」網友事後補充:我於9/9清晨5:50第一次清楚夢見么兒的細節再補充: 那天清晨5:45我起床,喝水後躺回床上休息,看鬧鐘5:46,   但瞬間身體沉重進入夢中,頭腦是清醒的。么兒滿臉笑容的看著我,……再度起身時5:50 ,推測整個『夢中』只有4分鐘。)
………………………………
張開基 2012-9-13 21:37
天空!您好!
既然是這樣,我可以告訴您;當然請相信我;第一,我沒有必要說謊話,我也絕對不是在安慰您;
其實我也需要這樣的求證過,才知道我是否真的「去過」了。
因為我會控制夢境,當然不是每一個夢,只有在「清明夢」的情況,就是我確定自己在做夢的時候;我有時會刻意去一些地方,有時則看情形讓夢境「帶領我」去某些地方;
這次就是在清明夢中讓夢帶領我去遊歷;
這也是我一生第一次為往生者傳遞訊息;(筆者註:我去過各種層級的靈界許多次,也見過自己最至親的家人、朋友,但是我從來不曾為任何往生者回來傳遞任何訊息,因為,我是研究者,不是以此為業的通靈人,事實上我也不認為自己有「通靈」能力,而且,我非常怕麻煩,所以,我從來不曾透露自己可以偶而進出靈界,免得碰上有人央託,徒增困擾,就算當下公開了,我還是拒絕為任何往生者傳訊的)。
我描述的年輕人非常快樂自在的生活在一個我「評比後」屬於高層的天堂,因為那邊的居民都很有智慧,很有創造能力,那邊的商店不少,裡面有許許多多琳瑯滿目的商品,但是,統統不用錢,那邊沒有貨幣買賣,喜歡的可以自由拿取,商店的主人會非常高興您喜歡他們創造的物品。
那個年輕人是刻意要讓我「注意」他,他沒有跟我說話,但是,站在人群中特別顯眼,他手上有拿一些物件,好像在組裝中暫時停手,或者單純要讓我看見他是很快樂的在創作中,最重要的一個意念就是:「他現在很好,非常好!請家人放心,不要過分思念,他確定一家人還會見面團聚的,就在那個美好的天堂;還有就是好像請代他照顧狗狗。」
景象很清晰,但是,過程很快,因為我既然去到「天堂」,我自己的希望是了解他們的處境、生活方式,以及和其他不同層級天堂的關係?
這是我第四次進入「天堂」,跟前三次不一樣的景象,我看到了像樓層一樣「象徵性」的分階,這個是目前我看過最高階的。
哦,他們也很快樂的學習,會有更高層的「靈」(純能量型態的生命,沒有靈體,只是一顆外緣模糊,中間很光亮的銀白色球體),會乘著金色光球像四乘馬車拖拉,也是球體,從天邊快速飛過來,教導的主要是怎樣昇級到「純能量態的生命」。
我記得的大概是這樣,其他的我還在研究中;不過,我確定這位年輕人要我帶回這個訊息,我不是通靈人,我也不想當通靈人;但是,既然我看到的真實如此,所以,我才會訊問。現在我可以確定答案是非常「肯定」的!
敬祝平安喜悅
如果還有問題,請儘量提出沒關係,我知道的一定會詳述。
………………………………
天空 2012-9-14 21:53
您的真性情與精進心讓我很感動,
這樣清楚的訊息傳達,感謝您為我而做……
可以如此對夢境的掌舵能力,能往返靈界(您為何有這種能力?)
我畢竟剛入會員,很想多讀讀您的文章論述,也才有辦法提問,並跟您學習
再次謝謝張老師!目前沒有想到什麼問題,我原本心中即安祥,現在更自在了……
如果老師您須要問我一些事(考証論學用)請您直接問,我也一定據實以告
還真有一些我無法理解的現象(但我跟您一樣,不害怕,也絕不會補風捉影,自己強做解)。
以後再慢慢向您請益,先看完舊文;我沒辦法每天上網,且因乾眼症無法看太久電腦,只能找時間慢慢看文。
秋天了,早晚漸涼,您也要保重身體;晚安
………………………………
張開基 2012-9-14 22:28
今天早上,我吃完早飯,上樓開電腦,去頂樓抽煙,突然看見一隻罕見深藍色金龜子,就像埃及那種聖甲蟲,繞著我飛了三圈,我心中突然動念,就在心中問:是你嗎?如果是,就停在我身上;念一完,不到半秒,金龜子馬上停在我頭髮上……
他真有禮貌來道謝,不是元靈,是託這隻金龜子傳訊來道謝。
註:我家頂樓很偶而才有金龜子來造訪,返鄉定居十五年,不到五次。
我猜想;如果是令郎,他託我傳訊是想向貴府進一步證實;他託夢給家人是真的,而且他現在真的很好。
……我不是迷信者,也不喜歡胡扯神話鬼話,對於我無法證實的事,我寧可保留,但是,這是真實的經歷,也許是巧合,但是,我還是應該讓您知道。
一生這樣和昆蟲溝通有兩次;二十歲時在海邊讀書,我許了一個大願,結果紅蜻蜓停在我的食指上好一會兒,我手酸,動了一下,紅蜻蜓才飛走。今天是第二次。
謝謝關心!祝平安喜悅
………………………………
天空 2012-9-14 23:19
謝謝您再次傳遞訊息給我……心中滿懷感激……
大約一年前某傍晚,我在頂樓看天空,一隻很漂亮的灰綠大鸚哥直接飛停在我肩膀(我心想一定是有人養的)我就玩玩,跟它說話,它在我頭髮耳朵身上溫柔的啄,心中問它,是你嗎?是你回來看我嗎?
它就不離開了,跟我進客廳,臥房,跟進跟出,到很晚了,它仍舊依偎在我手上;
我只好去頂樓,手舉高高,繞三圈示意要它走,沒走……
最後只好摸摸它跟它說:明天一大早我就要出國了,你不能跟著我;你是鳥!屬於天空,不屬於我,乖!飛吧……(黏我六個多小時)。
當時的我,是認為他化做一隻鳥回來看我……
還有一些事蹟,以後再慢慢跟您聊;
起心動念間,是否有真實的聯結是我們肉眼看不見的,
謝謝您再次的訊息告知,記在心裡……
………………………………
張開基:
嗨!天空!您好!
我一直在等您出現啊!有兩件事想要通知和請教您:
上次提到一個「訊息」中的「西瓜」諧音,也可能是「星光」,不知道「星光」對您或者令郎有沒有什麼特別意義?
或者是為了對應您經常仰望天空,所以會不會是「天空中的星光」?
因為我一直努力的在撰寫一生最大的也可能是最後的一本書「廣義靈魂學」,目前已經完成了4/5,最主軸的部份「我去過的天堂與地獄」正要動筆,但是,我想要徵求您的同意,能否讓我引用您的例子;因為我要描述「智善者天堂」的景象,那是從來沒有活人進入過的境域,我必須有有力的旁證,我才可以誠實的寫出來,這是一本學術性的書籍,日後可能可以留給有志研究生命和靈魂學的人參考,我必須非常謹慎下筆,所以我只寫有旁證的。
當然,我會顧及個人隱私,不會透露任何不相干的私事,純粹就事論事。所以必須鄭重徵求您的同意,我才會寫入;
靜候您的回覆。謝謝!
………………………………
天空:
老師好「天空中的星光」是我每日必仰頭觀望的;但無法做任何聯結,sorry!
天空與星星   我自baby就迷戀;也常夢見自己在幾何圖形的絢爛星光天上俯視大地,彷彿我就是一顆星球……
老師辛苦搜集思寫作,要完成的大志業是我所尊敬佩服的;
依事實辨証說出真相是智者勇氣,我自然願意為巨著本引。
謝謝您為我們大家所努力呈現的,大力支持您!
補充:
張老師您好~~
應是如您所言提醒很快看到那更高的「純能量態智性生命」,猜測較為可能
他是很單純的孩子,興奮時會說一串「疊字」(重複四、五遍以上)
(註:指筆者最後看到的那像星星的「遠處星光」,後來飛駛過來的四金一銀的光團
………………………………
張開基:
謝謝首肯,我寫完會先請您過目的,如果還想起什麼相關的,可以告訴我的話,請不吝賜告,我希望寫得更完整,這樣對於讀者和後世的研究者會有更多參考的資料,或許可以少走許多冤枉路。
先謝謝了!
………………………………
天空:
雖然未曾謀面,我在家園中了解的張老師是個說實話,勇敢又很真誠的人!
強力忍受身體的極度疼痛,也要做自己認定要做與該做的事。這些年來,僅在9/9日真實夢見么兒一次(也要感謝您的促成)。
有一事,他是學期最後一天去世(隔天就是暑假開始),但在此日之後整整隔一年的時間,他哥哥想玩弟弟生前最愛的電玩時(他哥哥因傷心整整一年都沒碰電腦)驚喜發現,破關記錄最上層高分記錄為該日晚上6:28分,他驚喜的衝下來叫我上去看(因最初我設定電腦時間時,誤差一天)我們全家都知道但也懶得改;也就是有人在隔日晚上6:28分破關並留下記錄(但顯示日期為該日)。
這件事倒令我納悶?他去世第二天我們正傷心的在辦喪事,沒人去碰電腦,又怎會留下破關記錄?
么兒極善良但叛逆,我總覺哪裡不對但又無法詳述;好像他是降生錯星球的;邏輯很怪又很聰明。
會對小動物及植物講話,卻不喜歡任何人際關係,哈!觀察力極敏銳;很小年紀就能分辨大人講話的真偽;不真實的人無法騙過他(這點比我強)。極度厭惡虛偽,且一視同仁待人,無私心與分別心,但會對弱勢族群(被邊緣化學生)特別善意。
不在乎世間認定的善行與孝道,不做大眾普遍認定的道德規範禮儀;不從多數決,只真實做他自己,~在我觀察中,他雖叛逆,但比守法者更良善,想到這些~無關乎您的寫作,很抱歉,改日有想到什麼再聊。
謝謝老師!
………………………………
  「天空網友」在後來信件中的補充說明:
不知道是否養狗?其實我在他走後半年才陸續養三隻狗,但每養一隻都會帶去給他看,介紹名字;    9/9夢中的他很開心,但最後出現的狗,我也不知何意?有一事:我與他站著擁抱時,最後的一瞥是:他的腳邊出現一隻大狗,但是我只能看到大狗的腳,
關於張老師所見么兒穿著:好像愛打籃球,有一套藍白相間的籃球服,(這段不太像他),其餘描述皆同。或許他至靈界後,喜好。穿著也會改變,  他當時穿著淺黃鑲藍條運動長袖外套,深藍色西裝褲,黑色皮鞋。頭髮或許因上後部剛燙半個月,些微捲(他直髮)。
………………………………
   筆者說明:一,我不知道「天空」家中是否養狗?或者何時開始養狗的?我在「靈界」得到的訊息出現跟「養狗」有關,「好好照顧狗狗」這句話;那是我直接反應:我是據實敘述,沒有加油添醋,也沒有刻意隱瞞,我也不確定對不對?或者,他想表達傳遞的是「他知道家中開始養狗的事」?但是,不論對錯,我都不會在事後更改,因為研究學術,「求真」是第一要務,否則,何必浪費寶貴時間?二,關於「藍白相間的籃球服」,也是我在靈界時「感覺」到的訊息,這套衣服不是穿在身上(他當時穿著淺色長袖上衣,黑色或非常深色的長褲,一雙光亮的黑皮鞋),是摺疊起來放在一邊,因此我是自行解讀猜測「是否喜愛打籃球」?同樣基於「求真」,我還是據實寫出來,如果與當事人生前興趣不同,一個是我解讀錯誤;一個是想要傳遞的不是「生前喜歡打籃球」,而是其他意涵,但是,我不知道?只能單純敘述並保持原貌,不做任何更改增刪,否則就是違背我個人良知的行為。
    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因為我從來不為任何往生者傳遞訊息,甚至在心理上是極度排斥的;所以,從頭到尾我壓根沒有打算去找尋「天空」的愛子(包括我自己的先父先母或者往生的至親好友,我都壓根沒有去找尋或試圖在靈界見面的意念),所以,當然在那「清明夢」之前從來沒有刻意去「天空」網友公開發文或給我的私人訊息中蒐集任何相關訊息或什麼蛛絲馬跡(「清明夢」中所見只能說是『偶遇』),同樣也不可能主動用任何方式去和「天空」網友聯絡或詢問任何相關資料。所以,應該說;我對「天空」網友的個人資料所知甚少,甚至一直到寫這篇文章補充說明的當下,因為收到他以本名的回覆,我才知道自己一直弄錯他的性別,因此,盡量客觀中肯的來說;我並不認為其中有過多「暗示」成份而引發的心理作用所致。
補充:同樣基於「實事求是」的求真精神;我必須坦承一個「個人的錯解」:
在筆者與「天空」通訊和印證完之後的幾天後,在一個「清明夢境」中,收到一個短暫卻清晰的訊息;指出我對於「智善者天堂」的「居民」運動方式有一點點小小錯誤的解讀;其實他們並不需要在地面「蹬腳」才能騰空飛起,因為他們的「身體」(註:指「靈體」)非常輕盈,只有幾十毫克,所以只要「起心動念」就能輕鬆飛起,也能隨心所欲的在半空中停駐或飛翔前進,但是,大多數時候還是習慣在地面以步行的方式,悠哉悠哉的「散步」,所以,我見到的只是尋常景況,因為我個人「主觀」的解讀,所以,在這個敘述上略有失誤。特此補充說明,不過他們也不是意圖讓所有「陽間」的人們了解什麼,只是非常善意的糾正筆者個人的誤解。

----------------------------------------------------


下半段:擷取畫面「原始消息」中的對話和交流:


擷取01.JPG


擷取02.JPG


擷取03.JPG

擷取04.JPG


發表於 2013-8-14 18:11:00 | 顯示全部樓層
比較好奇的是這位小朋友為何可以直接進入 智善者天堂 ?
是因為本性良善與尚未被人世間觀念污染嗎?

因為大部分人在年輕時都不會接觸到宗教,
像個人也是近30歲才開始接觸,以前連家中拜拜都懶,更別提現在連拜都懶的拜。

發表於 2013-8-14 18:23:06 | 顯示全部樓層
看文中所描述,版大夢中所見的人的性格
實在讓人覺得滿好的

話說回來,這樣的人,在社會中所佔的比例
說實話,是比較少的比例,尤其在我們東方人社會

清明夢,我有陣子看了資料,也有買書後
想試試看,但都無法成功,有少數幾次,了解到是在做夢
但一下子就會醒過來

最近幾年,連做夢都很少,一睡覺,就會睡到醒

清明夢不容易做

 樓主| 發表於 2013-8-14 18:50:09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就是「不知道」,所以不敢妄自解讀,

才會「原貌重現」,我也希望有「高人」能指點,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連這樣「有人證」,有「來往消息」和「私人信件」為證的一個個案,也要懷疑其內容的真實性,那是對我人格莫大的污蔑!

只有「靈魂非常骯髒」的人才看不見事實真相

發表於 2013-8-14 19:58:42 | 顯示全部樓層
哇,靈魂非常骯髒,這話說的很重。難道不是非常自我,自大,不是非常愚昧,不是慾望迷魅了雙眼。。而是骯髒?

是這樣嗎?看不見事實真相。。。是這麼嚴重的事?

希望我的提問不要冒犯醉大。

發表於 2013-8-14 20:18:15 | 顯示全部樓層
我想 "靈魂非常骯髒" 這話不能單純用字意上去解讀,不然就沒意思了

 樓主| 發表於 2013-8-14 20:37:30 | 顯示全部樓層
Guize是她的英文暱稱,我還是多少保留最後一丁點面子,就沿用這個「暱稱」吧;

Guize初來到「天地自然人」網站時,發了幾篇文章,讓我非常驚愕,因為我實在極少遇見「邏輯思辨」這麼高桿的人,而且絕對不在我之下,所以,我很直接也很坦誠的讚美,我那時不知道她的身份甚至性別,我心中想到;如果她是六十左右的人,我會很禮貌的跟她點頭以示敬意,如果她是四十以下的年輕人,我會跟她行九十度的大禮;這事我明白的告訴醉嫂、
「J先生」和賀蘭飛雪過。

(註:後來她全家來花蓮玩,我和醉嫂當地陪,載她們全家出遊,請她們吃了幾頓飯-----,雖然,結局不算很理想,但是,我還是信守承諾,當著她老公、女兒、醉嫂和我兒子的面,必恭必敬的跟她行了九十度鞠躬的大禮,我一向是信守承諾,說到做到的。)

之後,在我極力推薦之下,讓她擔任「版主」一職,我也知道她經濟方面不是太好,所以跟贊助者「J先生」爭取一筆長期的經費,每月支付給她一些固定的津貼;

至少前面一大段時間,相處得都很愉快,其實她幾乎從未執行「版主」的事務,只是單純發文,我們也沒要求她做任何事;而且私下,往來的信件很多,總有超過幾百封吧;談論很多都是和「正事」相關的,我極少跟她談論私事,有也極少。

但是,因為她是「台灣媳婦」,每年過年都會隨老公回台灣團圓,住的又離「J先生」和「賀蘭飛雪」版主的縣市較近,所以,她們見過幾次面,後來,她去年暑假全家有機會回台灣,特別安排來花蓮旅遊,順道拜訪我家。

以下是我私下回覆幾位網友同樣疑問的內容;我不想贅述,就直接引用過來:

『-------「靈魂的光」是會改變的,而且就算你已經達到很清淨的狀態,一旦你的起心動念是邪惡的,是貪婪的,是憤怒的,是極端嫉妒他人時,就會出現不同顏色的暗光,很髒的感覺的那種半透明的光,會蒙敝原來比較光亮的光;

就好像一盞銀白色光的燈罩,被厚厚的灰塵遮蔽了,而且是有不同顏色的灰塵,結果也許就會呈現暗紅色光,暗綠色光,暗藍色光,暗紫色光------

「Guize」會離開「天地自然人」管理團隊跟這也有關,她原本是金色的,只有微量的暗色灰塵,結果,不知道為什麼,在面對面接觸過
「J先生」家庭、賀蘭飛雪,來過我家之後,光整個改變了,我後來才在事實上發現,她被嚴重病態的嫉妒心給吞沒了。

人不應該嫉妒別人的,不論別人擁有多少,擁有什麼,要想到,別人可能也是經由長久的努力才擁有的,就算別人是比較幸運而擁有,也無需嫉妒,因為第一是白費心思又沒有實質益處,第二是嫉妒最先傷害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不只是心靈受傷,生理也會因此不適,更糟糕的是「心智」也會改變,當「靈魂的光」被這種不正常的私心蒙敝之後,言行作為是會不知不覺也改變的,而且往往會做出錯誤的判斷或抉擇----

「Guize」真的是一個很好的實例,可以提供大家參考,也是一個很好的教材;雖然是負面的;

有沒有注意,她一開始來這網站時,發言都是有條有理,邏輯思辨的能力讓我都不得不佩服,我那時不知道她的身份甚至性別,我心中想到;如果她是六十左右的人,我會很禮貌的跟她點頭以示敬意,如果她是四十以下的年輕人,我會跟她行九十度的大禮;這事我明白的告訴醉嫂、
「J先生」和賀蘭飛雪過,

後來她來花蓮,雖然,結局不算很理想,但是,我還是信守承諾,必恭必敬的跟她行了九十度鞠躬的大禮,但是,那時我已經發現她有點怪怪的;我只「感知」到她「靈魂的光」為什麼是有些暗綠,並不如我想像中那麼明亮呢?

後來,在skype跟
「J先生」聊起,我才大約知道為什麼?

之後她也用私函跟我自怨自艾,坦承她很嫉妒J嫂和醉嫂,她說她曾經想不開而大哭------

她老公是台灣人,但是,我很少見過這麼不上道的台灣同胞,如果也是大陸人,我可能不會覺得怎樣;

他們全家一起來花蓮玩,他不愛說話,這沒關係,但是,既不能參與我們的話題,卻連基本禮貌也很欠缺;一起吃飯,他總是默默吃完,然後招呼也不打,自顧自跑到其他桌去看電視或報紙,離開前從來不說「謝謝!」的。

或許是這樣,讓「Guize」很傷感,比較之下,才會由羨慕變成嫉妒,然後變得很病態。

最後,我要她提供意見,她總是唱反調,對賀蘭飛雪也是充滿敵意,不論發文回應,她都會為反對而反對----最後,我要她做一件非常簡單的事,她終於攤牌; 她根本不能信任我們,她不能相信我和
「J先生」真的是完全沒有任何目的或其他動機,這樣出錢出力在經營這個網站;她認為沒這麼單純,我們一定有目的卻不肯讓她知道;

這時我才發現; 也直截了當的告訴她,大意是:我沒想到「妳的靈魂原來已經這麼骯髒!」

我認為我們團隊中的成員都不能信任我們其他人,如何共事下去呢; 很痛心但是很果決的跟
「J先生」商議,取消她「版主」的資格和權限,但是,其他不變動,她只是回復一般網友身份,還是可以任意發言回應等等-----

但是,沒想到她也正式告別過了,這次上來就是存心找我打筆仗來的。

但是,我沒興趣,尤其是當我知道她的靈魂是骯髒時,我是根本不想跟這種人爭論的!---』


『----病態的嫉妒,世俗的貪求,因自私而不能開闊心胸的相信他人。

即使極度聰明,也會因為這些負面的雜念蒙敝而失去光亮,作出錯誤的判斷。

是造訪花蓮前已經有一點點徵兆,之後變得非常嚴重。

她原來是團隊的成員,有津貼的;但是,她的婚姻不美滿,見到我和
「J先生」的家庭幸福,婚姻美滿,就心生嫉妒,認為她條件樣樣都很好,為什麼不能像醉嫂或J嫂一樣得到幸福美滿的婚姻,她在給我們的私函中直接表達了她的不滿,對命運的不滿,明顯的自怨自艾-----

J嫂和醉嫂都不用外出工作,只要照顧家庭就可以,她卻要外出工作賺錢,貼補家用,然後,她一直希望我們兩人能認可她那「家排」的「算命和心理諮商」的能力。

不過,我們是把她當自己人,才會直話直說,以我們的見識經歷,她那些根本拿不上檯面,很難說服別人,要當成職業更難!

她一直問我:她跟養小鬼算命的相比如何?

我也一樣實話實說,她很氣餒又不肯面對現實,

也不知道為什麼因此而對我們產生一種莫名的敵意,甚至對醉嫂、J嫂、賀蘭飛雪都順帶產生嚴重敵意,後來不論賀蘭飛雪發文或回應是什麼,她都要唱反調;甚至一開始她支持的事,只要賀蘭飛雪也表態支持,她會馬上180度大翻盤,開始不可理喻的反對-----

我們沒有封鎖她的任何權利,只是解除她「版主」的資格而已。

她曾經表明「珍重再見」了,現在又回來公開唱反調,不知道意欲何為?----』


註:我相信諸位有許多網友都看過我書中「養小鬼」一文,同樣,我沒有加油添醋,因為根本不需要,原貌重現就非常驚悚了,連我到現在都不得不承認,那是我見過「第一神準的算命術」,我從來沒有看到有客人搖頭的,只有拼命點頭的份,真的從他口中說出當事人過去所發生的點點滴滴,包括最隱密,最不可能為人所知的私事,都是「絕對吻合,從無差池」;「Guize」把「J先生」當成第一位客戶,後來也讓我見識一下她的「家排」功力,那是在花蓮「鼎宴樓」餐廳,她要我拿桌上的茶杯,這個代表誰,那個又代表誰----然後說的含糊籠統,我實在沒有辦法信服,她因為沒有親自見識過「養小鬼」的功力,所以一直不停追問我;她跟「養小鬼」的功力相較,如何?

我已經很誠實的說了,但是,為了怕太傷她的自尊和信心,我總是保留了一些,現在我可以很直截了當的說:如果真要比較功力的話,那真的是「魚目」比「真珠」,一個天上,一個地下,至少她的那點功力,沒有能讓我拼命點頭的本事,比什麼呢?又有什麼好生氣和嫉妒的呢?除了也能學會「養小鬼」的法術,否則任何算命術都沒辦法達到這種神準地步的,當然,我是絕對不會鼓勵她或任何人去「養小鬼」的。但是,也真的是沒得比啊,幹嘛因此要生氣和嫉妒那種邪術的功力呢?又為什麼因為我據實以對,也因此遷怒於我,認為我和「J先生」都反對她,都不支持她,都不看好她-----

我們從來沒有反對,只是把她當成團隊中的自己人,才會有話直說,不會跟她王二麻子。

----------------------------
後來發生了幾件重大的事,是我決定解除她「版主」的職務,經向管理團隊建議,大家一致同意的情況下,解除的,但是,只是回復為「一般網友」的身份,並沒有封鎖或取消她其他任何權限或活動,而且,為了保留面子,我也沒有公布這件事,我希望大家心照不宣,算是同事一場,不能共事,還是可以在這塊園地繼續探討交流,並不需要因此老死不相往來。

(未完待續)


發表於 2013-8-14 21:01:09 | 顯示全部樓層
ppp0600 發表於 2013-8-14 20:18
我想 "靈魂非常骯髒" 這話不能單純用字意上去解讀,不然就沒意思了  ...

哈哈哈! 你好客氣啊。 如果是照字面上,那我不就該問,是。。。霧霧的嗎?

我只覺得骯髒這個字很嚴重,醉大必定是看到了人性中的什麼東西。 如果醉大肯多說些,小子也好自我省視一番。


發表於 2013-8-14 21:05:56 | 顯示全部樓層
張開基 發表於 2013-8-14 20:37
Guize是她的英文暱稱,我還是多少保留最後一丁點面子,就沿用這個「暱稱」吧;

Guize初來到「天地自然人」 ...

看起來, 她對於世俗的東西仍很在意??? 心理需求也好, 物質需求也好, 仍然有強烈的需要??

 樓主| 發表於 2013-8-14 21:15:48 | 顯示全部樓層
附錄:來往信件內容:

我自己的信件沒問題,可以完整的公開,我說過的:「書有未曾經我讀,事無不可對人言!」(引用宋朝司馬光的名言)

她的信件,我刪除一些敏感私密的部份,只PO出與主題相關的:

她的用「綠色字」,我的用「紫色字」,「紅色字」是整起事件的關鍵,是她寫的,我想諸位看完應該知道來龍去脈,就不多加解釋了。

-------------------------------



「----最初,也就是两年前,我偶然从施寄青老师的书里读到张开基的故事。于是,因为好奇,我找到了旧站。一下子,我就被老大吸引了。之后,很奇怪,似乎一夜间,我就不那么怕死了。--------
  
你们每一个,都比我理想崇高。
老大你经常说,你的理想可能要一千年后才能实现;J先生你说,如果哪天你们不在了,需要有人继续你们的事业;贺兰在版上说,这里的人,眼光在千年之后。——
我真的没有你们那样的豪气,我只想做好现在,尽量地做好现在。
  
今天,我在想,既然你们的理想和眼光,都在“千年之后”,那么如此高远的志向, 需要什么样的人和什么样的品质,去完成?而我们现在,又要做些什么,才能配得上如此高远的理想? 」

-----------------------------------------


「妳很容易「吃味」;

妳覺得我對「小呆呆」比較好,所以維護她。

妳覺得我對「賀蘭」比較好,所以偏袒她。

妳看到我形容「小如」有男人難以抗拒的魅力,妳說妳妒忌她。

妳看到我和J先生,夫妻感情好,妳自怨自艾,莫名其妙的難過???

-----------------------------------------------
妳一定要這麼想,這樣的反應,那是妳的性格使然,沒有人能改變妳,我也沒辦法,同時我也從來不想改變誰。

但是,只是給妳一點忠告;如果妳想從事類似「治療師」方面的工作,最好收起自己的情緒,或者至少有一個「防火牆」,否則,大概處理幾十件個案,妳就會承受不了別人的「負面能量」,而且會比一般通靈人更嚴重。」

----------------------------------


「----光宣传《彩霞满天》,问题不大。但为什么在这个时机?你们扪心自问,不希望我把关心《彩霞满天》的读者引向《广义灵魂学》吗?要是我在“任何我可以发帖的地方”去说“彩霞满天”的故事,并且留下天地自然人的链接,你们是不是会感到更满意?你们以为我们这里的政府是傻子吗?」

--------------------------------------


「有些事,我是在徵詢妳的意見!

有些事,我是請妳去執行,不是在徵詢妳的意見!

「彩霞滿天」的事,對我等同生命一樣重要,沒有那個故事就沒有今天的我,就沒有「廣義靈魂學」,在中國大陸所有討論的網站,大家都在討論男女主角的原型,想知道現況與結局,這種芝麻綠豆的小事,有什麼是不能談的,不過就是一本小說而已,跟政治何干?

推三阻四,理由比要貼的內容還多。

這是比這幾年妳做的任何事,對我都重要,妳的心態和做法讓我非常生氣。

沒有人把妳當「棋子」,妳卻是一再的將自己這樣的定位,從頭到尾誰指使過妳去做任何可能觸犯法令或甚至潛規則的事?誰叫妳去用文字造反過?

關於「天地自然人」,J先生出錢,我出力,沒有任何不可告人的目的和野心,說不定沒多久我就會辭世了,我還需要從這世間獲得或貪求什麼?

身後名?不用了!那是必然的,實至名歸而已。

妳不相信「天地自然人」的真正動機;

妳不相信「天地自然人」的崇高理想;

妳不相信「天地自然人」的未來影響力;

妳不相信人格竟然可以這麼崇高;

妳不相信靈魂竟然可以如此純淨;

妳不相信人與人之間是可以肝膽相照互相信任的;

妳不相信我;妳不相信我們;

既然如此,我確信我們已經沒有共同的理念了。

很可惜的,妳的疑心讓妳失去一個參與人類思想史上成就歷史大業的機會,失去一個必定青史垂名的機會。

燕雀註定是不可能跟鴻鵠並肩高飛的!
------------------------------------------

言盡於此!

留點面子,請自動請辭「版主」一職。

回復「普通網友」身份和一切相關權限。

或者,要我以網站總監名義公布「因理念嚴重歧異,即日起解除『Guize』版主職務與權限」,我也不會遲疑的。

PS:不用花費寶貴時間回覆了,妳絕頂聰明,我聰明絕頂,沒有什麼需要再多說了。」


-------------------------------------------------


「妳是在欺侮我「文盲不認識字」嗎?中國大陸這麼多在探討「靈魂學」的網站和書籍,

下場是統統送去勞改、槍斃了嗎?

奇怪!請妳貼「彩霞滿天」,沒有要妳貼「廣義靈魂學」哩!

貼「彩霞滿天」是讓關心的讀者了解事實真相而已,我跟妳說的一清二楚。

「彩霞滿天」的讀者一定統統看得懂「廣義靈魂學」嗎?

你们扪心自问,不希望我把关心《彩霞满天》的读者引向《广义灵魂学》吗?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別說我不是這個想法!就算是!又有什麼天打雷劈的罪過嗎?

《广义灵魂学》怎麼了?那邊礙著妳了?是宣揚「反共思想」的大毒草嗎?

妳的思想和靈魂真的污濁得令人難以置信!

一個人不被眾人信任,很悲哀,一個人不相信任何人,更悲哀!

「梨花」的照片一事,妳先是讚美,一看賀蘭也讚美,馬上可以補充說明改口大扣分,不惜自打嘴巴,就為了跟賀蘭唱反調,不惜說假話。心胸狹隘到容不下一丁點東西。

妳的思辨能力和學養,我已經九十度鞠躬過了,但是,妳的人格,無法尊重。

一個人會成功,必然有成功的因素,一個人失敗,也同樣有必然的因素。

妳後者的因素已經非常強勢,不過,反正不干我的事!

「就算他跟小呆呆有一腿,我也不理他!」這就是妳在人後對我的評語。

我實在很難跟一個表裡不一的人當朋友。罷了!罷了! 」


----------------------------------
昨天,她發文:『张老师你很幸运,在这里没有人对你说——你的这段记述是“完全不可能”的。

这一句话,算是讽刺吗?我主观上不是。』



這是對我人格莫大的污蔑,我說過,我已經保留面子給她,讓她只是回復到「一般網友」的身份,仍然可以自由發言,回應和作其他一切活動;

然後,她這樣污蔑我的人格,質疑那篇文章「作假」,我想,同樣的,既然是懷有敵意的網友,就比照「不受歡迎人物」的方式處理,經由向管理團隊建議,大家同意之後,封鎖了她的「發言」,但是,並沒有取消會員資格。

註:舊文不能看見的事,管理員已經說明好幾次了,不是故意的要刪除,是伺服器的規定,管理員一直無法克服這個難題。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