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2572|回復: 0

短篇靈幻小說---糖人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0-1-19 21:20:3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賀蘭飛雪 於 2011-11-10 11:55 編輯

[size=150%]短篇靈幻小說

糖人 文/張開基 (天地無邪代貼)



「我要一、二、三,這三塊!」
「我要這塊、這塊,還有這塊!」
...........................................................................................
一盒進口的高級巧克力糖,很快的就被辦公室中的女職員給瓜分掉了,雖
然她們沒事就聚在一起談美容、談減肥,但是女人的確要比男人更貪嘴,尤其
是面對這麼一盒精緻可口的巧克力糖時,很少有人抗拒得了那種誘惑的。

當一顆顆各種花色的巧克力糖被送入口中時,一股濃濃的巧克力香味終於
暫時封閉了一張張喋喋不休的紅唇。當然男人也並非全然不愛吃糖,不過也只
是那些年輕的大男孩,一旦上了某種年紀之後,就逐漸和糖絕了綠,不只是怕
胖或者為了其他健康的理由,只是自然而然就不愛吃了。

但是,這家公司的老闆卻很奇怪,幾乎三天兩頭的就會要總經理進他的辦
公室中取出一、兩盒高級的巧克力糖來犒賞員工.,多的時候,也有一口氣捧出
四、五盒的。很多員工甚至用塑膠袋裝幾塊帶回去給孩子們吃,他們總是弄不
清楚老關為什麼這麼喜歡請大家吃糖?

彷彿他那偌大的辦公室就像一家糖果專賣店似的,永遠有吃不完的糖。
一向被員工暱稱為「囡仔董」的老闆,的確有些說不出的怪異,他有張五
十歲的老臉,卻有一身三十歲的裝扮和舉止,一星期頂多只來公司兩、三趟,
但就算來了,在辦公室中也待不了半個小時,充其量只是打個轉,把總經理叫
進去,拿幾盒糖出來犒賞員工就笑呵呵的走了,好像他是個專程給員工送糖來
的聖誕老人,除了送糖以外,就沒有別的事可做了。

可是慢慢的員工也發現了一件怪異又好玩的事﹔老闆送的糖並非是原封
不動的,不但都有拆過的痕跡,而且總要少掉一、兩塊糖。看樣子可能是老闆
自己貪嘴吃掉的呢!所有的員工都曾懷疑過老闆是不是有什麼毛病,不然為什
麼常常請員工吃糖?但是後來卻又獲得一致的結論;大概是公司常做外銷生
意,老外習慣買糖果當禮物送人的。老闆沒結婚也沒孩子,偶爾貪嘴嚐個一、
兩塊,其他的沒地方處理,只好帶來請員工吃了。

這樣的推想自然是合情合理的,不過事實卻並非如此,這事只有老闆的管
家老陳知道﹔因為所有的糖果都是老闆親自去店裹頭買回來的,而且全是最名
貴的。每天傍晚,老闆一定會買一盒回來,但是過兩三天就叉帶去公司請員工
吃掉了。

如果周老闆腦袋有什麼問題,管家老陳不會不知道,但是好像也沒那麼嚴
重,老闆除了有著每天買糖的怪異嗜好外,其他的興趣也跟一般單身貴族差不
多,愛名車、好酒和美女。在地下室的車庫中,有一輛用玻璃框罩著、從不開
動的「銀鬼型」勞斯萊斯,一輛出席宴會用的林肯車,一輛載美女兜風用的鮮
紅「法拉利」跑車,酒櫃中有著數百瓶各國佳釀,最名貴的一瓶是拿破崙時代
的波爾多葡萄酒,至於美女,老陳看過太多當紅的影歌星或者清純白淨的女學
生,在這幢豪華宅邸中進進出出,不過通常是中午來,傍晚離開,從沒有女人
被留在這裡過夜的。

即使是老陳,也對老闆的神通廣大感到有些不可思議,一些平常只出現在
報紙或電視中的達官顯要、名流富賈,跟老闆全是十分熟絡,甚至私下也是勾
肩搭背、稱兄道弟的。當然,老闆之所以會有這樣通天的本事,乃在於他太有
錢了,幾乎多得沒有人能確實的去估計,因為時下所有能製造暴利的行業,都
有他下的網,日夜在替他撈錢。

買糖是他的嗜好,但是他真的這麼愛吃糖嗎?這是個祕密,除了周老闆自
己,不會有第二個人知道???

這天晚上,他一如往常的在凌晨一、兩點才結束瞎打屁的聚會,送走了那
批顯要名流的狐朋狗友。當然,除了說說平常道貌岸然以外的葷笑話,互相吹
噓自己的風流艷史,今晚也談了一點正事﹔為了利用滾雪球的伎倆,大量的吸
收民間游資,最緊要的就是需要一家自己的銀行或信託公司。

把客廳中狼藉的杯盤留給了管家,他自己毫無酒意的走進了書房後面的一
間密室﹔這間密室其實就是他的私人寶庫,除了他自己,從沒有讓任何人進入
過,包括最親近的管家老陳也不例外,裡面掛著價值連城的名畫、無價的
骨董,還有一箱箱沉重的金條金塊和各式珠寶。不止是如此,連床上和地下也
隨處堆放著各種金幣和一顆顆晶瑩的寶石,那些五顏六色的寶石全是稀世珍
品,是連一般大型珠寶公司也難得一見的,只要隨便一顆就足夠買下一家普通
的銀樓了。

但是對他這神祕的富豪而言,那些珠寶就像糖果店裡的彩色水果糖或海邊
的石子一樣平常,每當他隨便裝一、兩顆在口袋裡,送給那些和他春風一度的
名媛美女,從她們目瞪口呆、感激涕零的表情中,往往可以得到一種施捨和玩
弄的快感。有時他難免也有些迷惘,一顆有顏色的透明石頭竟然就可以讓一個
平日趾高氣昂的名女人心花怒放,讓一個冷若冰霜的淑女放棄一切的抵抗,任
憑他恣意擺佈?難道這些漂亮的石頭本身也具有令人無法抗拒的魔力?

如果連這些稀世的珍寶也等閒視之的話,那還有什麼是他最寶貝的呢?

當然有的,那是一間小小的玩具城堡,全是各色透明的小磚塊砌造的,手
工的精巧,只怕連一些國際玩具名匠和一流的模型設計師也要歎為觀止。那何
止是一座玩具?幾乎活脫脫的就是一座真正中世紀城堡的縮影!連那小小的旗
桿及花圃也一絲不苟,唯妙唯肖,說是件藝術品也不為過。但是這座城堡的實
際價值卻是無法估計的,因為所有砌牆的磚塊全是各色完美無瑕的寶石,包括
了鑽石、祖母綠、紅寶石、藍寶石、黃玉、珍珠……其中任何一塊都是一筆相當大的
財富。

也許絕大多數的人連作夢也夢不到自己會擁有這樣一座金銀珠寶鑲砌而成
的寶物,但是對周老闆而言,這件寶物的價值再高,也比不上城堡裡那隻活的
寵物來得重要。

當他小心異翼地拆開了那盒精美的巧克力糖,推開盒蓋,如同敬奉神明的
祭品一樣,誠惶誠恐的棒到城堡前,屏息地等待著,大概有半分鐘之久,城堡
的大門就緩緩地打開了,一隻綠色的小動物懶洋洋地走了出來……

嚇!竟然是隻
通體碧綠的小蝙蝠。嘖嘖嘖!這世界上有誰見過綠色的蝙蝠呢?而且連雙翼和
足爪也像是用碧玉雕琢般,那一對滴溜溜直轉的小眼珠更像是兩盞閃閃發光的
綠色燈泡,筆直地照射在那盒香醇醇、甜蜜蜜的巧克力糖上﹔輕盈的飛蓬在空中,
牠緩緩地盤旋了幾圈,才
輕輕降落,停在其中一塊有著漂亮花紋的巧克力糖上,然後很快的用足爪抓起
了那塊糖騰起,又飛進了城堡之中……

周老闆這時才鬆了口氣,闔上糖果盒,順手推到一邊去,又趕緊取了一只
薄如蟬翼的純金碟子,輕手輕腳的放在城堡門前,就必恭必敬的退到一邊去靜
候 著。

差不多過了十幾分鐘,那隻奇異的綠色蝙蝠又慢條斯理的走出來,倒轉身
蹲在金碟子上拉了堆透明的綠色屎團,然後就頭也不回的走進城堡關上了城
門。

周老闆知道牠又回去睡覺了,不過他想要的東西巳經到手了﹔他取過金
碟,拈起了那堆綠色的蝙蝠屎,很快的塞進了自己的嘴裡嚥下去。這屎非但不
臭,而且正是麥芽糖的味道,又香又甜呢!

回到臥室,躺在柔軟舒服的大床上,好整以暇的閉上了眼睛,很快的,耳邊隱約響起
了如夢似幻、幽遠淒涼的吆喝聲:

「歹銅舊鍚來賣喲﹔來換麥芽膏哦!」

夢來了,夢幻世界的大門開了,他走了進去。此刻的他,正站在一
條古舊
狹窄的街道上,等候著那個滿臉皺紋、無牙癟嘴的老太婆推著吱呀作響的破單
車緩緩前來。她一路走,一路有氣無力的吆喝著﹕
「歹銅舊錫來賣喲!」

而車前車後那吊掛著的破銅爛鐵也一步一晃的替她伴奏著。等老太婆來到
他的面前停了下來,動作卻慢得令他著急。老太婆停好了破單車,取出了秤
桿,癟著嘴笑著問他﹕「阿愚仔!這次要換啥?」

他接過老太婆交給他的一個歪歪扭扭的破罐頭盒,湊近嘴邊,小聲地向著
裡頭說﹕「一間銀行!」

老太婆瞇眼笑著接回那個破罐頭,將秤穿過罐頭蓋的破洞,把秤拎了起
來,緩緩地移動著秤錘,等秤桿平衡了之後,就瞇著眼貼近秤桿去瞧個仔細。
由於她貼得太近,被她喚為「阿愚仔」的周老闆雖然想看,卻看不到什麼。

不過老太婆很快就抬起頭對他說道﹕「三年兩個月零七天!」
「什麼?」他聽了驚呼起來,「太多了啦!」

「怎麼會?老婆婆我做生意最老實了﹔你要知道,你巳經不年輕了,人越
老,時間就越不值錢!我最喜歡的還是做小朋友的生意呢!」

一時就這樣僵住了﹔老太婆也不催他,卻又向著四周吆喝起來﹕「歹銅舊
錫來賣喲!來換麥芽膏哦!」

這一句句的吆喝卻彷彿針樣的刺激著他,望著破單車後架上密密庥麻插著
的麥芽糖人,他卻越覺得那些古裝時裝並列的男男女女,越發鮮活起來,終於
他有些惶恐的問了句﹕「那......一家信託公司呢?」

老太婆又把破罐頭盒遞給他,要他自己向空罐說出了願望,又秤了秤,就告訴
他﹕「一年八個月零一一十天!」

他聽了還是有些猶豫。老太婆這回可不太耐煩了,一面收起秤一面說﹕
「阿愚仔!這實在太便宜了!你想想看,一般人起早摸黑的努力十輩子,也賺不
到你現在這麼多錢的!如果你不是碰上老婆婆我,只怕直到現在你還在鄉下挑
著擔子賣菜呢!」

是的!老大婆說的可一點也沒錯,他是不會忘記的﹔小時候家裡窮到連蕃
薯都沒得吃,由於做礦工的父親死在坍方的礦坑中,一家人的收入全靠母親到
山裹去拔些野菜來賣,就這麼有一頓沒一頓的。而從小他就被母親背著去村口
賣菜,他的童年幾乎從沒吃過糖果或其他的零食。

但是有哪個小孩子不愛吃糖呢?每當他看到別的孩子一串串的李仔糖吃得
滿嘴黏黏紅紅的,暗地裹也不知要嚥下多的口水,最後終於實在忍不住了,也
學著附近的孩子到處撿拾些破銅斕鐵去和收破斕的老太婆換一小支麥芽糖來吃。
啊!那又黏又香,牽著糖絲的玩意兒真是令他想到就要流口水......

有一回,當附近再也撿不到什麼破銅爛鐵時,幾個小孩子就勳腦筋鑽進一
家小工廠的鐵絲網中,拾了些鐵塊銅絲來換糖,但是正當他們躲在小小的士她
公祠後西面吃得津津有味,渾然不覺時,郤被那人高馬大、惡狼狼的工廠老闆給逮住了,其他
機伶的孩子一哄而散,只有膽小的他不敢跑,就像被老鷹捉小雞似的捉了起
來,讓那人用皮帶狼狼的抽打,打得他全身條條血痕,差點昏死了過去,然後
被扔在路邊,根本沒人來管他。

就在這時,一聲聲吆暍著「歹銅舊錫來換喲」卻已然逐漸走遠而依稀難辨,在他
小小的心頭忍著痛發誓,將來一定要賺大錢,永遠都有吃不完的糖。

起先他一直隨著母親挑檐賣野某,後來母親、病倒了,才十三、三歲的他就
必須自已上山採野菜,一個人挑檐子到村口去賣,村裡的人雖然都知道他叫
「阿旺」,可是地隨著孩子們叫他「阿愚仔」,那是因為「旺」跟「愚」的音
是很像的。

有一天午後,他擺了大半天攤子,一束野菜也沒賣出去,正暗自著急的時
候,收破爛的老太婆來了,出其不意的送了支麥芽糖給他,也沒說什麼就在
附近的樹下坐著休息……

他吃了那支麥芽糖之後,竟然也靠著大樹打起旽來,夢中的他竟走進了一間滿
是糖朵的城堡,各色各樣好看又好吃的糖果全是他從沒見過的,甚至連花園裡
的花朵樹葉小草也全是糖果做成的,這回可算是讓他吃得高興極了。

醒來後,老太婆仍然坐在樹下乘涼,見他醒了,就咧開癟嘴笑了起來,「囝
仔!好吃不好吃?打瞌睡還會流口水,雖怪人家會叫你阿愚仔了!」

但是也就是從那時起,老太婆就不要他用什麼破銅爛鐵來換糖,總是免費
請他吃,但每次吃完糖,他就會睡上一陣,夢到那座糖果城堡。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他要的不再是糖果,而是錢,老太婆總是用秤秤著
他的願望,然後告訴他是幾天、幾個月,對年輕而窮困的他來說,除了最缺
錢,時間倒是多得很,所以也就這樣一直交換下去,所以,很快的他就有了錢,有了房
子、車子,還有好幾家公司。

搬到城裡去之後,就不容易再見到老太婆了,可是老太婆郤送了他一座小型
糖果城堡,裹面選有一隻小小的綠色蝙蝠......

「阿愚仔!阿愚仔!」老太婆連喊了幾聲,才把他從回憶中喚醒,他只好
面對現實。老太婆慫恿著他道﹕「不錯了啦!你想想這世界上哪個人不是花了
時間去工作,目的還不是為了賺錢?但是他們可沒你的運氣好,往往花了一輩
子時間也賺不了你現在財產的億萬分之一呢!」

這句話可真是一針見血,也令他十分心痛,想了想就點點頭答應了,卻又忍
不住地問﹕「那……那我還剩多少時間?」

老太婆陰惻惻地笑了起來:「我告訴你好多次了,沒有人知道的,等時間
到的那天,你自然就會知道的!」

然後所有景象就褪色似的朦朧起來,醒來時依稀還聽到老太婆漸行漸遠的
么喝聲……

大概不到半年,他終於擁有了一家信託公司,不但自己大賺其錢,也幫著
那些不便曝光的狐朋狗友來賺錢,更為了某種政治目的,他拚命地在撈錢,甚
至不惜大賣人頭去冒貸,坑掉了不少升斗小民的血汗錢。

終於,一個超過數百億的大案子一夜之間爆發了,他有恃無恐的走向法
庭,走進了監牢,原以為那批狐朋狗友會幫他的,更相信那個神祕的老太婆會
幫他,但是當他在獄中信心滿滿的暗中遙控著那些仍然能幫他賺錢的企業時,
卻突然得了急病,而此刻居然沒有半個人來探望他,當他軟弱無力地躺在牢
中的地板上時,恍惚間卻聽到鐵窗外傅來了那熟悉的吆喝聲:
「歹銅舊錫來賣喲!」
但在他的耳中,越聽卻越像是!「白糖古廈要賣喲!」

他心一驚,才想喊叫,卻昏迷了過去......

他死了,除了一屁股的爛債,連他那棟市郊最著名的「白朗華廈」也被法
院查封拍賣了。他的死是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但更出乎意料的是當「白朗華
廈」被拍賣後,買主卻在密室中發現了一大堆一大堆五顏六色透明的水果糖,
另外還有成箱成盒的巧克力,那些巧克力一條條的全包著金紙,乍看之下還以
為是金條金塊呢!

「歹銅舊錫來毒貝喲!來換麥芽膏哦!」

昏黃的暮色中,一個傴僂的老太婆推著破單車走在鄉間的小道,她偶爾也
兀自笑著,望向那車架上的一支新做的糖人,喃喃地這﹕「阿愚仔!阿愚仔!
你也值得了,很多人用了一輩子的時間還換不到你千萬分之一的風光呢!」

而糖人呢?糖人只是默默地插在那裡,他是不會回答的。


(本文作者擁有著作權,非經同意請勿擅自轉載、轉貼、摘錄或任何形式之引用,改作)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