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2872|回復: 3

短篇科幻小說---明天未來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1-11-10 12:02:1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size=150%]短篇科幻小說

明天未來 文/張開基 (天地無邪代貼)

退隱之後的生活還算寫意,但是,離開台北也不過才三年,卻已經很怕再去那個人慾橫流,紅塵萬丈的地方。一年之中,頂多只是去個一、兩次,而且都是在逼不得已的情形下,盡量早上去,下午回來,絕不在那兒過夜……

訂好機票,上午十點三十分去,十一點半可以和老師父見面,依照往常的習慣,一定是在福華吃自助餐,聊到下午二點結束,三點的飛機回來,差別只在這次是要交一本書的原稿給他,至少三年沒有動筆,這次真的寫得很辛苦,壓力很大,不過總算在今天上午完成,反正兩人都是急性子,只要明天交給老師父之後,就可以好好的喘口氣了……

看完「探索頻道」的節目,洗完澡上樓回書房時,心情是很輕鬆的,開了燈,順手關上門,掏出煙還沒有來得及點著,屋子裡卻已經有著濃濃的煙味,而且是對著我噴過來的,單座的大沙發上坐了一個人,跟我平常一樣有點懶洋洋,有點大喇喇的那樣斜倚著。如果我想事情的時候,大概就是那個姿式。反正這是我家,三十多坪的書房更是我一人的天地,我高興怎樣都行,全家上下也只有這裡是吸煙區。但是,這時,原本想先開了電腦連上網路,並且趁等候時,坐在沙發上先好好抽根煙的我,居然只能有點不知所措的站在那裡,因為沙發上已經有個人坐在那裡抽煙了……

說實在的,我的的確確是有點被嚇到了,「這人」跟我穿的一模一樣,我雖然每天洗澡,但是,外衣大概隔三、四天才會換一次,老婆一向不喜歡我這樣的懶散邋遢,總是耐心的為我打點,但是,我卻真的是很不耐煩每天換衣服的,其實我就是喜歡生活裡有點懶散的那種愜意。

但是……此刻,「這人」居然跟我一樣是穿著舊舊的短袖T恤和休閒短褲,當然連花色和樣式都一模一樣,甚至腳上的拖鞋也完全一樣。

跟我一模一樣的還有他的態度,幾乎動也不動的只是輕輕朝我仰仰下巴,笑了笑,那是我慣常的態度,如果平時弟弟們或者少數幾位知交好友,可以直闖我書房的,過來串串門子時,坐在沙發上或者在電腦前面工作的我,就是這樣的招呼方式,甚至不會移動身體的其他部份,反正他們自己會拉椅子坐,除非有正事,不然我是不會中斷手邊工作,甚至不會刻意停住原本胡亂飛馳的思緒。

此刻,我必須承認自己著實是倒抽了一口冷氣,但是,就在我把這口氣呼出的同時,我已經鎮定下來。畢竟這大半輩子所遇過的怪事也不在少數,再加上原本就是裝滿了一腦子的稀奇古怪,能真正嚇到我的著實還不多,這時就算沙發上坐的是一具骷髏,或者一團人形白煙,甚至大眼睛、綠皮膚的外星人,我也不會被嚇得驚聲尖叫,何況那還是一個平凡的活人?

只是,毫無預警的;突然看到另一個「自己」一如慣常的這麼自在的坐在面前,不只是和我現在穿在身上的衣服一模一樣,連抽煙的動作也一樣。不過……你先得弄清楚我說的這件事,我不是剛睡醒那樣迷迷糊糊的眼花,更不是猛然的看到自己在鏡中的影像,自己嚇到了自己。我是說:我看到另一個「我」坐在我的沙發上,不是外形有點像我的別人,也不是體型和我有點彷彿的弟弟們,而真的是活生生的另一個「我」!

我有點刻意的笑了笑,卻還是必須按耐住有點不很自然的聲調,故作鎮定盡量平靜地問:

「好吧?直接說吧?是妖魔鬼怪?是精靈?是他化自在天的朋友?或者是可以報得出尊號的神佛菩薩???」

「呵呵……」其實他並沒有笑出聲音的,這點跟我完全一樣:「怎麼沒有想到我是從明天或者昨天來的?」

「哈哈!」我當然也沒有笑出聲音:「如果是明天的我,應該知道這我早就想到了,只是沒有完全問完。」

「嗯……」他還是沒有出聲的笑,卻和我一樣知心會心。

「呵呵……」我胸有成竹的點點頭:「當然不是昨天,所以應該是明天,明天的我當然知道這兩天我突然又想起了那個問題,所以,反正嘛……不是想回到你的昨天來預告些什麼事情,就是打算來改變什麼事情嘛?」我遲疑了一下下,還是伸手從沙發邊的小儿上拿過香煙和打火機,然後在書桌前坐下,順手點了一根煙,這樣就更可以清楚的看到那個「明天的我」,他是如此的真實,就像我自己一樣真實,雖然我沒有碰觸他,但是從沙發的凹陷狀態就知道他是有重量的實體,而不只是一個幻影而已。

「……」當然還是跟我一樣的神情;偶然躊躇的自傲,這點我反正是蠻會讚賞自己的,才剛開口想問:

「你是怎麼……」

「先別忙著問我是怎麼回到現在來的,這個待會兒再詳細解釋給你聽,我們還是先談正事要緊。」他雖然用力阻止了我的強烈好奇,不過還是跟我本性一樣的開門見山:「最好改一下原本回程的飛機班次,就是下午三點那班啦。因為電視上的罹難名單裡並沒有我!」

免不了還是有一點點吃驚,因為這麼大的一個災難新聞就要在明天發生了,而我居然事先會被這樣不可思議的一個奇遇告知,況且還能逃過一劫?不過,我馬上想到一個問題:

「你沒有弄錯吧,應該說是沒有我,也就是你應該說:『名單裡沒有你』才對吧?」

「還不是一樣?事情是發生在我的今天,你的明天,在明天開始以後,就是我了,你已經變成我的昨天,所以,我當然是說『名單裡並沒有我』,在邏輯上我沒有說錯。」

「去你的邏輯,照我一直想的那個問題,我也有蠻肯定的答案;如果時光可以倒流,讓我回到昨天,我應該不會看到或碰到昨天的我,否則是完全不合線性空間理論的邏輯的。」

「我才去你的邏輯哩,我現在不是在跟昨天的我說話?你到底有沒有弄清楚?我就是你,你也就是我,只不過我是你的明天,而你是我的昨天,所以因此,我並不完全是你,你也不完全是我,你我中間橫著的不是等號。」

「嗯!」他這樣說,我倒是能夠接受的,當然不是全部啦,我還必須思索他是不是說的有些似是而非呢?雖然我花過不少時間在思索這類的問題上,可還是有點像在霧裡看花一樣的懵懵懂懂,我才不信只隔了一天,明天的我就突然茅塞頓開,大徹大悟了,一定還是一樣有些似是而非的嘛。

「那班飛機真的註定會發生空難?」

「事實上是已經確定發生了!晚報還來不及登罹難者名單,但是,晚間電視新聞已經全部列出來了!」

「全部罹難,沒有生還者?」我問的十分冷血。

「嗯!」他淡淡的點點頭,回答的也一樣冷血。而我只是看著連身體都沒有任何移動的他,我只是這樣冷血的看著明天那個同樣冷血的我,談的彷彿只是別人的事。

「既然我不在名單中,既然你還活得好好的,就表示我根本不在那班飛機上嘛,可是!奇怪,是什麼天大的事竟然讓我耽擱了,居然會沒趕上飛機?」
「那就是我會專程回到我的昨天,你的今天來的主要目的啊,因為我要你千萬不要坐那班,所以你改搭了下一班回來的!」

一時有點轉不太過來,腦袋裡立刻高速的千迴百轉起來……

「不要再去想那個問題!」明天的我試圖打斷我的思緒,他當然知道我在想什麼,但都不是害怕,因為「生」、「死」早就齊觀了,嚴重的叢發性偏頭痛早就讓我「痛不欲生」,而生理性的憂鬱症也已經嚴重到睡下去就不太打算再醒過來的地步;

老婆是最清楚也最擔心的,家人和少數幾位知交也相當清楚,老婆平時總是勸我少動腦袋,不要想太多,但是碰上這個節骨眼時又勸我為家人「多想想」,什麼跟什麼嘛?老實說,當一個人萬念俱灰的時候,連一己這個「我」都不想要的時候,世間的一切都只是虛幻的煙霧罷了,連那些親情、友情、愛情都無法再顧及時,就更別說什麼榮華富貴和名位成就了;

所以勉強可以做的是在臨上飛機前,我會買幾份「旅遊平安險」,加上原本就有的一些保險,再加上現有的財產,對了!還有空難的賠償金。老婆孩子只要不胡亂揮霍,一輩子都可以相當優裕的過活了,其他房地產和值點錢的收藏,全部讓二弟去分配就行了。

若要問我擔不擔心死後的問題?

不會的,因為什麼阿鼻地獄應該沒我的份,天堂或者什麼極樂世界我也一點都不稀罕,因為我根本不是在尋求解脫,也不想去轉生另一個更美好的世界,事實上,我根本就不打算死後再有任何知覺,就這樣化作塵土,與草木同朽吧!永遠永遠都不要再醒覺、再輪迴,就算永生極樂,我也不要。真的!因為活在任何世界,對我都已經是一件很無聊的事。因為我相信我曾經在無數個這樣那樣的世界待過,或者至少我曾經仔細想像過待在那些世界裡生活的情形,還真的是非常無聊的。總之,我完全不想再做任何有知覺的生物,不要再給我任何生命。

當然有人會說:既然活的這麼無趣,何不乾脆自殺算了?
不!
雖然我曾經想過千百次,但是,我不會選擇這樣的手段來結束自己,不要嘲笑我沒有自殺的勇氣,自殺是非常簡單的,隨便就可以想到幾種非常有效的辦法;就是可以死得很徹底的方法啦!我又不很怕痛,何況我根本不以為成功的自殺者會在死前來得及去意識到「痛」。

但是,我只是不喜歡這樣做。因為自殺是自然界中最不自然的死亡方式,我並沒有任何強烈的理由需要用這樣不自然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我只是希望能像一片枯葉那樣;因為一陣偶然吹過的微風而輕輕地飄落,沒有哭泣,沒有歎息,甚至沒有人會多看一眼,多麼的自然呢?

那麼難道是想趁著飛機失事,好多些人作伴?不覺得這樣的念頭太自私,太殘忍,太冷血了嗎?

不會!一點都不會!因為那完全不干我的事,如果空難是註定的,這些人的生死簿又不是我寫的?我也不可能蓄意帶炸藥上飛機,為了自己不想活,而拉一堆人來陪葬。

如果是純然意外,那麼我在不在飛機上都阻止不了事情的發生,甚至我也不以為那樣叫做悲劇,因為對死難者的家屬親友當然是悲劇,但是對世界上其他幾十億人口來說,那不過只是短短幾天的新聞和一串無關痛癢的名單,在航空史上也不過是一行不起眼的統計數字而已。

死亡?死亡有什麼稀奇,隨時隨地,每分每秒都有數以千萬計的生物在死亡,也有更多的生物在出生,但是,看看「探索頻道」和「國家地理雜誌」的節目,看看那些天災人禍,看看那些生物界的弱肉強食;真奇怪?擁有生命或者能夠生存下去有什麼好高興和慶幸的?再看看;這麼多的生物,必須如此提心吊膽,非常掙扎,非常痛苦的苟活在這樣一個非常不完美又殘酷無比的星球上,實在不知道這樣會有什麼樂趣和意義?

再看看許許多多的生物為了生存必須偽裝,許許多多的人類為了生存而必須穿上華服,戴上面具在那裡勾心鬥角,爾虞我詐;無聲的廝殺著。呵呵……還不如變成一片枯葉;一塊塵土或一堆糞便來得更自然,更自在。

悲觀?我不否認!但是,誰規定人生必須「樂觀」才是對的?才是好的?

「停住!停住!先不要又搬出來重想一遍,還是放回原來的記憶體裡,趕快來談談眼前的事比較緊要!」他先用力擰熄了煙頭,拉了一張辦公椅在我書桌的對面坐下,然後就一如平素我常做的;會自己命令自己一樣,在思緒天馬行空胡亂奔馳時,一旦被現實的瑣事打斷,我總是會先快速存檔,放在腦中像分門別類的記憶區塊中,等有空時再隨時「RUN」出來整理,所以我很習慣這樣的作業方式。

「不就是要我別搭那班死亡航班?」只隔了一張書桌,可以看得更清楚,可以確定不是鏡子中的反像。


「沒錯!可是,你已經在安排後事了!如果我不能說服你,不論你知不知道,你都不會更改班次的!」
「哈哈!明天的我可以說服今天的我?哈哈!如果今天的我覺得『生有何歡,死又何懼?』,難道明天的我就會突然強烈的喜生厭死起來?」我又點了一根煙,聊正事的時候,我的煙總是抽的比較兇,也吸的比較深。

「當然不是這樣,只是認為還是繼續活下去比較好……」

「什麼事情改變了我的想法,會強烈的覺得活著比較好?」

「呃……是突然覺得活下去對大家比較好!」

「大家?大家是誰?」這個問題其實我早就想過千百遍了:「太陽明天還是會出來,地球明天依然繼續會轉動,這個世上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也不少,至於家人親友,一時的情緒反應遲早也會平復的!」

「好啦!又是那句『夜來狐狸眠塚上,晚歸兒女笑燈前』……」

「對!『人生有酒須當醉,一滴何曾到九泉?』」

「但是,如果在無法預知下發生空難,那叫做意外,如果明明知道還偏偏要去赴死,那就是百分之百的自殺行為,你有什麼理由必須在這時候自殺?」他果然像我一樣習慣性的仰仰下巴,那是一種輕微的挑釁。

這倒是真的;我真的沒有什麼自殺的理由,相信別人也難以猜想出我真正的動機,如果有上天,我是說假設有上天的話,那麼祂給了我最好的(雖然我總覺得祂也給了我最壞的),正直的老爸和慈愛的老媽給了我非常快樂的童年,三個和我感情超常融洽的弟弟。還有一個美麗賢慧的老婆,她是如此的善良樂觀,那種發諸內而形諸外的美,讓我一直如此的貪戀,還有一個很平庸卻超乖又和他老媽一樣超級樂觀的兒子。至於錢,那上天更是真的非常厚待於我,即便從來沒有給過我任何偏財橫財,甚至沒有給過我一毛錢意外之財,但是,這半生以來,只要我努力去經營的從來沒有讓我失望,雖然所有的積蓄都是努力工作了二十年之後才攢下來的,沒有一分一毫來自僥倖。但是,反正我又不貪,所以不到五十歲,就可以安心的退休隱居,過著閒雲野鶴的生活,景氣再壞,我也不用擔心。只要我高興,每天都可以睡覺睡到自然醒,而事實上我每天也都是這樣在過日子,可以不戴手錶,不接電話,可以「一日無事便神仙」的悠遊自在,可以鎮日裡看山看海看星星,讀書畫畫種花草,沒事就抱著老婆疼一疼,老婆說下輩子要當我的女兒讓我更疼她,兒子嘛從來就把我當成是好脾氣的老哥,總覺得我比他還要更新潮,更搞怪,更酷炫。而朋友們個個羨慕我現在的生活……

……………………………………

突然沉默了下來,我又點了一根煙,但是在噴出第一口煙,放下手中打火機的同時,腦袋中突然閃過了一道靈光,也明顯的察覺到對面那個我身體有點微微的震動,但是,我立刻壓抑住腦中那股微弱的神經電流,把思想放空,把眼神轉向窗外的點點燈火……

「你在想什麼?呃……我是說既然一向相信主觀的意志力可以改變宿命,也拒絕過好幾次命運的安排,這次更明確了,當成一場遊戲,既是主角,又可以當觀眾,而且還可以看大家為你慶幸逃過一劫,蠻有趣的哩!」

「嗯!」我同意,他當然知道我心中一直躲藏著一個十歲左右的頑童,是非常喜歡這種惡作劇的,不免怦然心動起來,重重的吸了口煙,有些猶豫的,也強烈的想玩這場千載難逢的遊戲,從浮士德把靈魂賣給撒旦之後,我相信沒人再敢玩這麼詭異的遊戲。

一面思索,一面盡量無意識的把玩著桌上原本就有些散亂的彩色筆……不過我很快就知道一個關鍵點在那兒;拿起一支深紫色的筆,一面無聊的把玩,一面單手鬆開了筆套,只有這支筆有點漏水,這種油性筆的染料很難清洗,如果不用專門的溶劑,只用清水和肥皂是很難完全清洗乾淨,至少要四、五天之後才會慢慢褪去。

「那,我應該想法子事先留點見證,搞不好明天晚上就可以吹噓一下未卜先知的本事呢!」有點虛應的打著哈哈,雖然筆套還沒有完全打開,食指和中指上都已經沾到了紫色的墨水。

「別鬧了!如果事先宣佈那班飛機會發生空難,我鐵定會被當成炸彈客,會被條子折磨個半死!」

「哼哼哼哼……」我輕輕的笑了起來……但是深深吸了一口氣之後,左手拿煙遞給對面一支,自己也銜了一支,右手點著打火機湊近他去點煙,但是,我的眼睛卻是盯在他右手的指頭上,倒還是忍不住心跳加快起來,他果然馬上就有點驚覺,我不得不先發制人,收歛起原本刻意煥散的心神,聚足氣之後,亮起眼神射向他,不過還是刻意輕聲地說:

「別玩了啦!到底是何方神聖?亮亮身份怎麼樣?」

他連楞都沒楞,立刻望向我右手那三根染了些紫色墨水的指頭,果然也不是省油的燈,眼睛的視線望向了我,卻似笑非笑的,那種感覺是很難受的,總覺得有些像是芒刺在背的來者不善。但是,也並不是全然無助的害怕,因為人如果不怕死的話,這世上值得害怕的事物就不多了,事實上,我已經很久很久再也想不起來自己有什麼最怕的東西了。

「果然厲害!」他刻意揚了揚右手那三隻指頭,乾乾淨淨的,剛才我就是憑著他手上沒有殘留任何墨水痕跡而確定他絕不是「明天的我」,他點點頭:「我沒想到你放空的本事這麼強,居然還是被你耍了!不過這樣說還是不對的,我應該說我確實很佩服我自己,不管是過去的還是現在的,因為我確實不是「明天的你」,這樣做只是為了方便溝通,不然我用任何神神鬼鬼的模樣來勸阻你,你都不會相信的!」

有些得意,有些氣憤,卻不免還是有些戒心和一大堆疑團?但是我毫不留情的指著他:

「不要再故弄玄虛了,雖然你有本事讀出我過去的思想紀錄,但我還是不相信的;因為你還犯了一個錯誤,除了我進門時,你正在抽煙以外,一直到剛剛我故意幫你點的那根煙,這中間你一支煙也沒有再主動去抽過,但是,我卻已經抽了第四根,如果你是明天的我,不可能這麼快就改變抽煙的習慣,而且你應該知道我在聊正事的時候總是抽得特別兇?」

「……」他笑了起來,顯然蠻服氣的,只不過還是沒作聲,然後就緩緩的站了起來,而我也趕緊把椅子往後慢慢倒退,全副心神戒備著……

但是,他好像沒有任何攻擊的意圖,等站定之後才繼續似笑非笑的說:「如果我告訴你我是上帝???」

我笑了起來,但是,立刻就僵住了,因為他全身突然快速膨脹變成了可以頂到天花板的巨人,我的書房整整挑高三層樓,從地板到天花板的高度超過十二公尺……他同時散發出耀眼奪目的金色光芒,讓我雖然仰頭也幾乎不能逼視,而他的容貌也飛快的改變,雖然在刺眼的光芒中有些模糊難辨,但是,果然顯現出我一向想像中上帝的容顏……他攤開了雙手,胸前的空間中頓時就浮現了一團美麗的雲霧,這景象再熟悉不過了,那是宇宙無數的星雲和星系,正閃閃發光的緩緩旋轉著。接著景象又變成了一顆水藍色的星球,正是從外太空看到的地球,也是緩緩的旋轉著……

「我創造了宇宙,我也創造了宇宙間所有的生物!我是無所不能,無所不在的!」他雖然很輕聲的說著,我卻覺得彷彿如雷貫耳的出奇響亮。

我正看得出神,突然卻聽見他說:「我也可以是魔王撒旦,我擁有毀滅宇宙和毀滅所有生命的能力!」

他的外形完全沒有改變,這倒是我以前曾經想像過的可能性,所以是可以馬上就接受的。

「要不要試試親手毀滅宇宙的快感?」他手輕輕一揚,眼前就出現了一塊再熟悉不過的隕石,但是和地球相比,那根本就是體積大得驚人的小行星,他有點得意地道:「或者;地球末日的景象也是很壯觀的哩!」

 我遲疑了一下,決定看看他究竟還有什麼能耐?更想戳破眼前的虛擬實境,我抓過那顆和我手掌差不多大的小行星,嚇!重量,溫度和觸感都完全真真實實,不只是一團幻影而已,才輕輕一推,小行星已經飛快的撞向地球,接著發生的景象,根本和太空科學家所模擬畫出的想像動畫大不相同;小行星撞擊在新疆大戈壁沙漠邊緣,引發的大爆炸十分嚇人,但是,在地球另一面的中南美洲,爆炸的威力卻更強大,地心中熾熱的岩漿像亮紅的鮮血一樣噴向太空,那是力的傳遞效應,也是那些水泥腦袋的太空科學家沒有估算進去的情形,接著海水像沸騰的稀飯一般迅速吞噬了所有的陸地,灰黑色的煙霧滾滾的包裹了整個地球,然後地球就這樣完全崩塌迸裂,沒有一丁點的僥倖,不要說生物,連所有的地殼和岩石都完全融化,變成一團像太陽似的火球,最後就像一顆被針刺破的氣球一樣爆裂開來,在太空中散成了點點齏粉,毫無任何塊狀的殘留………………

「很爽吧?」他有點得意。

我雖然不是很吃驚,因為在宇宙的運轉中,那不僅不是不可能;而是隨時隨地會上演的,地球並不可能因為有生物寄居其上就能夠破例倖免,所以,我一點也不會為地球上任何生物感到絲毫悲傷,就如同六千五百萬年前;那顆不算太大的小行星撞在中美洲猶加敦半島附近,終結了地球上包括所有恐龍在內將近四分之三的物種,誰會為此悲傷呢?人類也是地球的物種之一,如果因為小行星撞擊而全數滅絕,難道就值得特別悲傷婉惜嗎?別人如何不干我的事,但是,我真的一點也不覺得有什麼好悲傷難過的。

「沒什麼爽不爽的!」

「你好像不怎麼相信我說的?」

「如果你有本事讀出我的思想,包括最深層記憶體裡頭的東西,就應該知道我根本不相信宇宙間有無所不能的神,好吧!就算天地人類是你創造的,亞當夏娃為什麼會偷吃智慧樹上的果實而被你逐出伊甸園?為什麼你要掀起大洪水毀滅邪惡的人類?簡單嘛,因為他們都不肯聽你的話,就是不甘像傀儡一樣沒有自我意志的任你擺佈嘛!所以你既然不能完全操控自己的創作物,又怎麼可能是無所不能的呢?如果說,當初你計劃創造的是一群理想的順民,那麼顯然你是失敗了,而人類應該是你創造失敗的一群怪胎罷了!你不在乎去銷毀他們,我又何需在乎?」

果然一如預期的,他就像洩氣的皮球一般回復了先前的原貌,連光芒也完全消失了,害得我眨了好一會兒眼睛才能適應正常的光線。

「……如果,你再繼續這樣唯心內觀下去,你也會跟我一樣,最後會進入一個自創的宇宙中,會成為一個自以為無所不能的造物者。」他顯然非常的沮喪,我覺得這才是他真正的樣貌和心思。

「你是說死後嗎?」

「嗯!也許一開始能夠擁有這樣的能力,會覺得十分神奇雀躍,可以隨心所欲的創造宇宙萬物,可以照自己的喜好和夢想來打造一個極樂極美甚至極爽的天堂,可以創造一切夢寐以求的東西,但是;」

「但是如何?」

「我可以創造任何生物,但是,我卻無法創造意志,如果我要創造擁有自我意志的生物,那就不能算是我創造的,因為我可以創造任何再古怪再奇特的形體,並且無限拷貝我的意志給他,然而我卻不能創造任何一個和我無關的獨立意志,因為任何一個獨立自主的意志都和我是平等的,只要他們願意,他們一樣可以累積屬於自己的智慧,創造自己的生活,甚至擁有自己創造的宇宙。」

「創造沒有自我意志的生命本來就不好玩,那麼能掌控其他任何生物的意志會讓你很爽很驕傲嗎?我一點都不以為呢?何況你從來沒有成功過,最後總是只能一次又一次的銷毀這些瑕疵品,還真無聊呢?」

「對啦!你終於講到『無聊』這個重點了,我就是為這個來的;」

「你原來不是說;是要來警告我更改飛機的班次的?」

「沒錯!結果是相同的,因為如果你不更改班次,空難發生之後,你就會立即進入自己用意志創造的那個宇宙,然後就完全依照你想像的那樣,一再重覆那些無聊透頂的事情,最後無聊到比你現在更糟,因為在那個世界是永生不死的,簡單說;連想死的權利都沒有。而且更慘的是永遠清醒,連疲倦到想一睡不起的權利也沒有!」

「哇靠!」這是我在心裡想的,並沒有說出來,遲疑了一陣子才問道:「噢……我知道了,你應該是來自另一個平行宇宙的『我』吧?」

「對了!」

「哦!那麼我是死是活跟你或者其他無數平行宇宙裡的「我」會有這麼重大的關係嗎?」

「當然!你應該知道每一個念頭每一個舉動,每一個抉擇之後就會產生無限個不同的平行宇宙,你一向以來的胡思亂想已經弄得大家雞犬不寧了,如果你死於這次空難,必定會進入那個自我創造的宇宙,我們都要因此而一起過著無聊透頂的生活,而且真的是永永遠遠無休無止哩!所以我必須先來勸阻你!」
………………………
………………………
當然,最後一如我預期的,他是在我眼前像煙霧散去那樣消失的,這是嚇不了我的,我寧可他這樣也不想看到他是推開書房的門走出去哩。

坐到沙發上至少想了半個多小時,我還是起身去整理行囊,其實只是把文稿裝進公事包裡去而已,但,還是做了決定;我不會改變行程,也不會去更改回程班次的,我只是決定完全依照我原先的計劃行事,決定還是完全依照一貫的自我意志來走往後的每一步。不用抽籤卜卦,不用去祈求任何神祇的指引,因為我相信宇宙間最強的力量就是自我意志。

……………………………
你一定非常好奇,結局到底是什麼,對不對?

哈哈哈哈…………

哦!別誤會,我不是在笑你,我只是認為任何人能耐心的看到這裡,應該可以想得到;這是沒有結局的,因為老實說;我自己也完全不知道結局是什麼???

因為所謂的「現在」,或者說我們只會永遠生活在「今天」,而不可能生活在「明天」,所以在「明天」還沒有來到之前,今天的我又怎麼可能知道明天的結局是什麼呢?

然而明日復明日,明日何其多?明日永遠是在今天之後的未來某處,如此的無窮無盡,以至所謂的「明天」其實是永遠不會真正到來的啊。

……………………………
後記:哦!對了,關於「今日之我」究竟可不可以回到昨天的問題?其實我不只是早該想到了,而是根本就如同一直以來我所想到的;人類的科技如果能發明一種穿越時光的機器,那麼回到過去時,會不會「看到」或者「實質接觸」到過去的自己?說的太遠,不容易推敲的準,那麼就說回到昨天好吧。如果今天的我能夠順利的回到昨天,那麼我能不能接觸到昨天的我呢?而「今天的我」和「昨天的我」可不可能同時存在呢?如果答案是不能,那麼在邏輯上是根本錯誤的,因為在真實的世界裡,昨天的世界裡原本就確實有一個「我」存在過,這是不能抹滅與改變的事實啊?

但如果說是可以「看到」或者「實質接觸」到昨天的我,那麼在邏輯上還是錯誤的,因為「今天的我」是昨天以至之前無數的時間所累積而成的,而不是今天突然從空氣中蹦出來的,所以在昨天或者在今天都不可能有一個以上的我同時存在,更明確的說:

「昨天」那廿四小時已成為過往的事實之中,如果並沒有遇見「今天的我」這樣的紀錄,那麼就足以證明「今天的我」無論藉由任何高科技或者其他任何方式,都不可能回到昨天去。同樣的就像骨牌效應的推論,過去任何一個時間裡,只要沒有和「未來」接觸的事實,那麼任何方法也都不可能回到那個時間點去,除非是「無限宇宙論」確定成立,那麼有著無限個平行宇宙存在,才有那樣的可能。

(本文作者擁有著作權,非經同意請勿擅自轉載、轉貼、摘錄或任何形式之引用,改作)

 樓主| 發表於 2011-11-10 12:02:51 | 顯示全部樓層
由 KIMY » 2010年 4月 17日, 18:09

醉公子這篇文章很有深意....值得思考...



由 orion » 2011年 7月 11日, 22:14

若要問我擔不擔心死後的問題?

不會的,因為什麼阿鼻地獄應該沒我的份,天堂或者什麼極樂世界我也一點都不稀罕,因為我根本不是在尋求解脫,也不想去轉生另一個更美好的世界,事實上,我根本就不打算死後再有任何知覺,就這樣化作塵土,與草木同朽吧!永遠永遠都不要再醒覺、再輪迴,就算永生極樂,我也不要。真的!因為活在任何世界,對我都已經是一件很無聊的事。因為我相信我曾經在無數個這樣那樣的世界待過,或者至少我曾經仔細想像過待在那些世界裡生活的情形,還真的是非常無聊的。總之,我完全不想再做任何有知覺的生物,不要再給我任何生命。
     
若有一個主宰存在,他問我希望得到什麼,
上面那一段文會是我最想要的禮物

發表於 2019-7-18 18:42:17 | 顯示全部樓層
重溫一下

發表於 2019-7-18 19:28:05 | 顯示全部樓層
這是一篇舊文----------------

當時是那樣想的;可是,當下的我已經改變想法了:

平行宇宙的理論是錯誤也不可能存在的,或者說是「完全沒有意義」的;

想想:有無限個平行宇宙,有無限個「我」,那個跟我會有關連呢?沒有!

我是我,只是我而已,他們是他們,與我何干???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