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162|回復: 2

涵洞故事 第二部 俱樂部 文字版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1-1 00:00:3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阿倫 於 2021-1-1 02:11 編輯

1743011o0rzxzxkxqvh4q2.jpg

涵洞故事 第二部 俱樂部

作者:張開基

這是一個中篇小說;寫作於1986年間,其中的故事有相當的真實背景,也有部份是虛構的。


---------------------------------------------------------------------------

前情提要:小胖因為賭氣,騎著全新的越野機車闖進了涵洞,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像蒸氣一樣的失去了蹤影,至今四年多來,就這樣離奇的消失了,沒人知道他究竟是躲起來了,或著遭到了什麼不測?具有特殊感應力的趙仲元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中聽聞了這件怪事,設法去找到了當年親眼目擊這怪事的眾人,大家全都諱之莫深,極力否認,只有阿洛和雅慧同意全力支持他的搜尋,經過一位異人的協助,他終於進入靈界第一層,也見到了失蹤四年之久的小胖,但卻未及交談,無功而退。在異人的解說之下,眾人對「時空轉換」與小胖失蹤的真相有了初步的了解,趙仲元義不容辭地接下了再度進入靈界搜救小胖的重任........

---------------------------------------------------------------------------

趙仲元和雅慧隨著異人來到郊外市區一處隱密的天然洞穴,一直等眼睛適應了黑暗之後,才發現此中別有洞天,原來早已布置得井然有序,潔淨異常,等異人點上了蠟燭,只見這洞雖然不大,卻是傢俱擺設一應俱全,還有雕鏤精美的佛龕供桌,異人從容地比了一下:「我師父留下來的,目前我大部分時間都在此處清修!」

趙仲元和雅慧一直好奇地四下打量著,真不敢相信在現代社會中,居然還會有這種原以為只存在於武俠小說中的洞天福地,真是處參禪清修的好地方。

閒聊了一會兒,異人就準備了一些造型奇特的法器,示意兩人在佛龕潛伏膝跌坐在籐製的蒲團上,焚香燒紙之後,要兩人閉上眼,屏除雜念,他則搖著一柄小小的風磨銅鈴,分別為兩人「啟靈」。

一連進行了五天,每天約兩小時的「啟靈大法」之後,趙仲元的進展比雅慧要快,異人連連頷首地到:「也罷!還是由你進去,這事不能再拖,我們只好走一步算一步!」

當天晚上,三人會齊了阿洛,由阿洛開車,直接把車開進了涵洞。四個人同時豎起耳朵聽了一會兒,卻沒有聽到小胖的越野機車聲音出現,異人就要趙仲元和雅慧就地盤坐,他則掏出銅鈴,一面搖一面輕聲念咒,只見兩人隨著鈴聲分別左右搖晃起來,搖晃的幅度不大,卻很有節奏......

十五分鐘之後,異人突然把銅鈴一陣急搖,喝了一聲,兩人立即一前一後,好似剛由夢中醒來似的,不待異人發問,趙仲元卻搶先開口,先還有些語無倫次,但很快就有了條理:「有一堵牆,就是現在面對這堵牆,我覺得這牆上的磁磚全都變成半透明,好像壓克力的質料,上面先出現了一些像符號又像梵文的標記,不過我看不懂!」

雅慧聽他這麼一說,立即睜大了眼睛:「對!我也有看到了,每一塊磁磚都變成半透明的,不過,我不能動,只能看,可是我看到趙仲元他卻可以四處走動哩?!」

異人點了點頭:「因為妳的靈沒有完全開啟的緣故,不過這樣的結果完全正確,證明你們不是了自我單純的幻覺之中,可以說我們已經獲得了初步的成功!」接著他交代趙仲元:「你馬上要準備進入靈界,不過,你的動作一定要快,因為你是以生靈的型態進入靈界,可以不受時間的限制,但是小胖是以實體進入的,他會受到時間的影響,目前我也不知道兩邊時間的差異,如果你能找到小胖,先問他:他究竟進去了多久?務必要問出答案,這樣我才好計算出時間的比例,知道他還能待多久!」

趙仲元點頭表示懂了之後,異人就在手心上寫了一個似字非字的符號,伸手給兩人看:「你們剛才有沒有看到這個樣子的符號?」

兩個人思索了半天,卻不敢確定,異人就鄭重其事地說:「好!沒關係!等會兒再度進入之後,可以一個字一個字找,這是一個梵文,代表起始,已我的了解,你們剛才看到的一大堆梵文,正是一個文字的迷宮,這個字是起始的意思,務必要找到,你才能順利進入靈界,而不受時間限制,否則像上次那樣如夢似幻的,我完全無法掌握你能在那裡待多久!不過等一下我會另行為你施法,你留在此處的形體就能聽到我的聲音,也能回答我的問題,可以讓我知道你在靈界的情形。」

他又交代兩人:「這組文字迷宮中,只有幾個字才是真正的關鍵,就像電腦的鍵盤一樣,每一組盤都代表了一個通往不同時空的大門,有多少組我不知道,但是如果你按錯了,你就無法找到小胖,而會進入另一度陌生的時空!」

「那我該怎麼做呢?我又不知道按那些鍵才是正確的?」趙仲元滿頭霧水的問道。

「別緊張!再啟靈大法中,有一種靈視的能力,你會很快就找到正確按鍵的!不過,雅慧小姐雖然不能完全進入靈界,不過只要妳能看得見就好辦了,待會兒妳要在一旁幫他得忙;如果他按錯了鍵,妳要立刻糾正他,免得功虧一簣!」

「那我怎麼告訴趙先生對或錯呢?」

「噢!」異人想了想:「這樣吧!趙先生可以看得到妳,你們現在就約定好暗號;妳眨一下眼睛就表示按對了,妳如果閉上眼睛就表示按錯了!這樣他就不會出現差錯了!」

兩人牢牢記住之後,又重新端坐地上,接受異人的施法,不到三分鐘,趙仲元就開口說他見到一個圓形的旋轉黑洞,他正在「進入」.......

「那堵牆又出現了!上面的磁磚慢慢變透明了.....嗯!那些梵文也出現了!嘩!好多好多!」

「好!你先別急著去按鍵,你找找看,能不能看到雅慧?」

停了一會兒,趙仲元才遲疑地回答:「沒有啊,除了我對面這堵牆比較亮,四周都是暗暗的,沒有看到她哩!」

「別急!別急!她進入得比較慢,你慢慢的找找看?!」

至少過了好幾分鐘,趙仲元才再度打破沉寂:「有了!有了!我看到了;她就在我旁邊五、六步的地方,還是盤坐的姿勢,可是形象很模糊,忽隱忽現的,好奇怪呀!」

異人聽了立刻把咒加快......

「啊!清楚了!我看得見她了!現在很清楚了,咦?她的頭上有一圈不很亮的光!」

「好!你們兩人都進入了,先試試看能不能把暗號溝通一下?來!雅慧!妳眨眨眼看看!」

停了幾秒,他有些興奮地到:「她聽得到,她聽得到!」

「好!」異人當機立斷地指示趙仲元:「現在!你可以去找剛才我寫給你們看的那個字,找到之後馬上告訴我!」

如果過了一分鐘,趙仲元終於叫了起來:「找到了!找到了!」

「仔細看清楚是不是?」

「沒錯!沒錯!就是這個字,其他的都不一樣!」

「好!你現在伸手把這塊磁磚按下去!看看會有什麼情形發生?」

此時連在一旁等候的阿洛同樣緊張的不得了!屏息的等待著.......

「哇!」只聽趙仲元突然失聲喊了起來。

「怎麼了?」

「所有上面有字的磁磚全都亮了起來,五顏六色,還一閃一閃的哩!」

「我也看見了!好漂亮的顏色,每塊磁磚的顏色都不一樣,好像霓虹燈!」雅慧也跟著興奮的嚷了起來。

「好!到目前為止,一切都沒有錯,現在你千萬不要亂動,等所有的燈停止之後再聽我的指示行動!」

很快的,趙仲元就答說:「停下來,不再閃了!哦!不!現在只剩我左邊有一塊紫色的還在閃!」

「好!再看清楚一點,你可以問問雅慧!」

「對了!只有這塊紫色的還再一直閃!」

「嗯!好的!你現在伸手再按這塊!」

「哇!燈又開始閃了,顏色一直在變換,真好看,好像電動玩具呢!」

阿洛在一旁忍不住望向盤坐地上的趙仲元,只見他雖然緊閉著雙眼,卻是一臉驚異的興奮,使他好生羨慕。

「停了!停下來了!嗯!有一塊白色的還在閃!雅慧也肯定沒錯!」

「好!你可以再按這塊!」

接著所有的磁磚又閃亮了起來,顏色也不停地跳來跳去,大約五、六秒鐘之後,就會自動停下來,留下下一塊正確的按鍵會繼續閃亮,如此周而復始。阿洛暗中在一旁細數,趙仲元已經按了十八次按鍵了,正在納悶到底這個奇妙的迷宮究竟還要玩多久之時,卻聽到趙仲元又是一聲驚呼:「所有的按鍵都不亮了,只剩靠中間這兒有一塊金黃色的特別亮,沒有閃動,可是很刺眼?」

異人想了一下:「嗯!可能是最後一塊,謎底就要揭曉了!好!你把它按下去吧!」

「哦!哦!」趙仲元不知怎麼了?只顧著哦哦作聲。

「怎麼了!你看到什麼了?」

「嘩!好悅耳的音樂,我這輩子從來沒聽過這麼好聽的聲音,像琴又像風鈴,可是真的是美極了,就像行雲流水似的......」

趙仲元專注的傾聽了一會兒,在音樂倏然而止之後,面前這堵牆突然像蠟一樣的融化了,迅速的向兩邊消退,此時的他,居然是站在一家豪華的夜總會門口,閃耀亮麗的五彩霓虹燈令他有些頭暈目眩,對那些怪異的文字造型,他一時也認不出這家夜總會的名稱,只見一輛輛豪華的勞斯萊斯,卡蒂拉克大轎車駛向門口之後,就會立刻跑上兩位身著白色燕尾服的侍者開門等候,而下車的不是大腹便便的富商巨賈、就是風度翩翩的紳士名流,可是他全不認識,也有不少打扮入時的名媛淑女,個個都是國色天香,雍容華貴,看得他幾乎呆如木雞,但很快就發現這些人的樣子都不太尋常,身上好像都散發著一層淡淡的光,像蒸汽一樣的向外擴散著,顏色也各有不同,不過多數是淺藍或淺紫色的,使得感覺上,好像人人都像一盞盞接近透明的霓虹燈,可是每個人都笑得很開心,那種真誠得開心。

等他略略回過神,才記得向異人報告,異人問他得感覺時,他說感到無比得舒服,息息得晚風吹拂到臉上,更是無比的親切,有種說不出的熟悉。

異人要他看看雅慧是否還在身邊?

他卻回說已經距離很遠,不太看得清楚,只能見到黑暗中有一圈光環罩著她小小的身影,異人就指示他可以設法進入夜總會問問看?

趙仲元這時卻有些遲疑起來,反問異人:「他們肯讓我進去嗎?」

異人想了想,肯定地說:「我弄些錢給你,有了前一定不會有問題!」說完就一面念咒,一面焚燒了幾十張罕見的符,趙仲元那邊立即有了反應,只見面前憑空落嚇了一疊金光閃閃的金箔,還不停的有焰火狀的金星四下冒出來,趙仲元很高興地捧了一把,摺好塞進了衣服裡去......

這時,他才發覺自己完全跟剛才所見到的那些人一樣,全身都是半透明的,有些閃光像蒸氣一樣往外擴散,但顏色卻是金黃色的,十分好看。

異人的聲音又在耳畔響起:「你趕緊進去吧!問問看有沒有人見過小胖?哦!對了,裡面的食物盡可能的話不要吃,如果逼不得已,少吃一些也無妨,如果錢不夠的話趕緊告訴我!」

趙仲元聽命行事,卻忍不住有些怯怯然的往前走去,剛到門口,還未踏入猩紅的長毛地談,先前那兩位著白色燕尾服的侍者已迎了過來,見了他有著輕微的詫異,一使眼色,其中的一位就很禮貌的朝他微笑地說道:「先生!我們這兒是會員制的俱樂部,不招待外賓的!」

 樓主| 發表於 2021-1-1 00:02:1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阿倫 於 2021-1-1 00:21 編輯

趙仲元有些囁嚅的楞在那兒,好一會兒才想起來,從口袋中掏出了那疊金箔,只見兩位侍者立即有了恍然大悟的表情,居然十分恭謹地哈腰行禮,陪著笑臉道:「稀客!稀客!恕我們有眼不識貴賓!請請請!」

一連三個請字,就把趙仲元迎進了夜總會的大門,趙仲元抽了一張金箔打賞他們,原先還怕太少,不料這兩位侍者立即瞪大了眼,如獲至寶的將那張金箔輪流湊進鼻端,只見他們深深地一吸氣,那金箔就化作一道金色的氣流被吸進他們的身體裡去,幾乎就在同時,他們兩人身上的光暈立即增亮了許多,一臉元氣大增的樣子,對趙仲元更是連聲稱謝,把他捧得像財神爺登門似的,並立即換來了兩位身材高䠷,雲鬚高聳,杏眼桃腮,婀娜多姿的女郎,和顏悅色的交代她們:「好好招待我們這位貴賓!」

兩位女郎完全是大家風範,巧笑倩兮的蓮步輕移,一左一右的輕輕扶著趙仲元的手臂,將他帶向豪華舒適的雅座,趙仲元受寵若驚之下,不停的向四下打量,只見這家夜總會真是他從未見過的,不但佔地極廣,設備更是一流,所有的聲光及布置全都極盡華麗,有許多質料及聲光效果根本是他生平之僅見,即使在電影上所見過的外國夜總會也難相比,一時令他有種把持不住暈陶陶的感覺,耳中所聽的樂曲仿佛陌生卻又有些耳熟,卻怎麼也想不起在那兒聽過,夜總會正中央的橢圓行舞池中,己有至少幾十對男男女女正在其中婆娑起舞,只見舞池中更漂浮著五顏六色的雲朵霞光,他不知道那是如何製造出來的,但他卻肯定那絕對不是乾冰的煙霧效果,因為那些雲霞全是透明的,似有似無,全漂浮在舞客們的腰際附近。

兩位女郎先大方的自我介紹;稍高的一位叫羅芸,長髮披肩略帶憂鬱的叫做馮小婷。

「先生!請抽菸!」一位女郎遞上一支上好的香菸,另一位女郎熟練的用一支名牌的打火機點火送過來......

「謝謝!我不會!」

「噢!」兩位女郎立即把煙和火收起來:「您第一次來?」

「嗯!是啊!我是從.......」

不待他說完,兩位女郎居然輕掩著櫻唇笑了起來:「我們當然知道你是從陽世來的!」

這下反倒令趙仲元十分納悶了?難道陽世常有人來這裡作客?

「像你一樣的貴賓,我們也見過幾位,有些在這兒待了一陣就回去了,有些又到別的地方去了!反正都是作客嗎?不過這種機會很難得,你應該盡情的享受一下才是......」

「不!不!不!我是來找人的!」

「找人?」

「是的!不知道你們兩位可曾見過一個叫小胖的年輕人,他是以肉身闖了進來的!」趙仲元急切地問道。

不料女郎們一聽,卻不約而同地露出些微曖昧的神色,但那是稍縱即逝的,不過趙仲元立即就看出一些端倪,完全不讓他們有規避,顧左右而他的機會,他「刷」的一聲從衣服內袋中抽出兩張耀眼奪目的金箔,分別遞給兩位女郎,這兩位千嬌百媚的可人兒那種驚喜之色令趙仲元都感到詫異?

「給我們?」

「當然啊!」

「謝謝!謝謝!先生您是???」兩位女郎熱情的依近了他。

「抱歉!請不要追究我的身份好嗎?」在此當兒,趙仲元仍然保有堅強的理智,他並未忘記這是在靈界,而非人間,所以不論這兩位可人兒再美再熱情,他可也不敢心猿意馬,輕舉妄動。

「是!是!是!先生能有這種執照,必有不同凡響的身分!請原諒我們的好奇與多話!」

「執照?」

「對牙!在我們這兒除了菩薩的蓮花,沒有再比這更貴重的了,可以幫我們提早進入更高層的靈界去。」

「哦!」趙仲元此時也忍不住要驚嘆了,但他仍然沒忘了自己此行的任務:「如果妳們能幫我找到小胖,事成之後,我一定會每人再給你們幾張!」

「哇!真的?」女郎們忍不住叫了起來。

「當然是真的,反正這種東西我多的很,對我而言可以說完全沒用!」

兩位女郎驚喜之餘,立即交換了一下眼神,其中一位終於環顧了下,才湊近趙仲元耳邊,壓低了聲音說道:「你要找的那人,的確在這兒,他只比你早來一會兒,不過他已經喝得差不多了,被我們大姊帶到房間裡去了......」

「去那裡幹甚麼?」

兩位女郎又互相交換了個曖昧的眼色,忍不住吃吃得遮口竊笑起來,好半晌才媚眼含笑地偷咬著他的耳朵:「看不出你有這麼老實!」

此時,趙仲元總算明白了,不禁很令他擔心,忙問他們:「那小胖會怎麼樣?」

兩位女郎聽了卻面面相視,然後一起搖搖頭:「那要看他自己的選擇了。」

「選擇?選擇什麼?」

「去留啊!如果他選擇回去,你身上有這麼多執照就好辦了,不過他自己決定要留下來,誰也沒法子替他做決定?」

趙仲元聽了半信半疑,就偷偷傳遞了這個訊息給異人,異人卻當機立斷得在他耳邊道:「無論如何,你先找到他再說!」

趙仲元接到指示,毫不吝惜的又抽了兩張金箔給女郎:「麻煩妳們,務必讓我跟小胖見上一面!」

兩位女郎顯然有些為難,但又捨不得那兩張眼前閃閃發光的金箔,考慮了一下就點點頭:「好吧!我去試試看,不過你先借我一張,我要拿去給大姊看,不然她不會相信!」

趙仲元爽快的答應了。其中那位叫馮小婷的女郎,就小心翼翼將那張金箔收近皮包,起身離去,在焦急等候之時,他順口就問了另一位依在他身邊的妙齡女郎:

「妳們在這好嗎?」

「好啊!」

「妳們在這兒幹什麼呢?」

「等候輪迴啊?」

「輪迴?」

「是啊!這裡只是靈界的第一層,我們還要依各人的紀錄及志願前往其他地方!」

「妳是說轉世投胎!」

「也不一定,有些要重新投胎回陽世,有些要到靈界的各層去。」

「我也不知道,我們都不知道未來究竟會怎樣?」

「為什麼呢?」

「我也不很清楚?」

「可是,我感覺在這兒,跟陽世好像也沒什麼差別嘛!」

「嗯!應該說比較好,很舒適,很自由,也過得更自然,在陽世有很多想不開的事或著糾纏不清的煩惱,甚至一向很執著追求的東西,到這裡都成了無關緊要的事,使我更能隨心所欲地過活!」

「嗯!譬如愛情吧!在陽世時總是會碰上愛我的我不愛他,而我愛的,他又不愛我,或著難免有種恨不相逢未嫁時,還有夫妻兩人早已貌合神離,同床異夢的,但是卻因為婚姻的約束而不得不痛苦的生活在一起,而在這裡就不然了,只要兩人相愛,別人絕不會干涉的,因為我們很容易溝通,是否相愛,立刻就能感覺出來。」

「對不起!恕我問一個比較敏感的問題,妳指的是純精神式的或著和陽世一樣,也有親密的接觸?」

「你問的好奇怪,這兩者本是一體,根本不能拆開的嘛!我們都是隨著自己的心意去做而做而已!」

 樓主| 發表於 2021-1-1 00:03:2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阿倫 於 2021-1-1 00:24 編輯

趙仲元仍然沒弄清楚,正想再追問時,卻發覺不知何時,先前那位女郎已領了一位年紀不過十七、八歲,顯然有些稚氣未脫的少女不停的眨著一雙慧點的大眼睛,依附天真爛漫的表情:「歡迎你,真是料想不到的稀客!聽說你找我!」

趙仲元見到這麼一位可愛、俏麗的少女,眼睛也不禁為之一亮,真不敢相信她竟然就是女郎口中的「大姊」,但同時也響到異人曾告訴過他:「靈界與陽世有諸多不同,千萬不要以陽世的標準去判斷靈界的一切,否則必有失誤!」,所以他只有見怪不怪,指了指小胖:「不!我專程來找他!」

「哦!」那少女點點頭把手一廷,意思是請便,趙仲元請她們都入座之後,就迫不及待地問小胖:「你來了多久?」

不料小胖卻是滿臉的戒心,狐疑的望著他,冷冷的道:「有什麼事嗎?」

「你的朋友阿洛、雅慧要我來找你,請你跟我回去!」

小胖聽了卻有些嗤之以鼻的道:「他們找幹什麼呢?」

「拜託!你的朋友還有家人都快急瘋了,到處找你!」

「讓他們去找好了,我還不想回去!」

「你是真的不知道,還是裝蒜?你已經失蹤快四年了哩!」

誰知小胖聽了,表情卻十分怪異,轉頭反問起那少女:「這人是誰?他是不是喝醉了?」

「你才喝醉了呢?」趙仲元開始發覺有些不對勁了,「我問你:你把車騎進涵洞到現在多久了?」

「你究竟是誰?我有必要回答你所有的問題嗎?」

「我跟你說過了,我是阿洛和雅慧的朋友,他們要我來找你!」

「他們自己為什麼不來?」

「他們!嗨!他們不能來呀!」趙仲元可是被他搞急了:「喂!你以為這是什麼地方?你闖進了靈界,你知不知道?」

「靈界?」小胖好像有些啼笑皆非的:「你說什麼我根本聽不懂,抱歉!我不想再跟你談了!」說著作勢要起身離開。

趙仲元一急,忍不住脫口而出:「好!小胖,你只要告訴我;你究竟來了多久?」

小胖瞪了他半天,才有些免強的看了看錶,氣呼呼地答道:「三個多小時,怎麼樣?閣下還有什麼問題嗎?」

趙仲元聽了心中一震,連忙暗中求助於異人,異人那邊可也愣了半晌,才急切地吩咐他:「把你身上所有的錢全部交給她們,務必把小胖帶回來,如果不夠我再設法弄些給你,不要小氣那些錢,不然再遲,恐怕就有麻煩了!」

他聽完,立刻把身上所有的金箔掏出來遞給那位「大姊」的少女:「通通給妳,但是小胖我一定要帶回去......」

那少女見了這麼多的金箔,禁不住眉飛色舞,一把搶了過去:「哇!你真好!可以!可以!你想幹什麼都可以,這位先生現在是你的了!」

小胖見了金箔也感到詫異,卻仍然逞強道:「不!我的帳我自己付!」說完就去掏皮夾。

「不!我們不能收你的錢,這位先生給的已經太多太多了!」那少女顯然發號施令慣了一把按住小胖,又轉頭跟趙仲元說:「你們談,我不打擾!」

小胖見她要走,竟然跟著起身,除了從皮夾掏出所有的錢,還拔下了手上的錶,往桌上一放:「全在這裡,如果不夠,這支錶是我剛買的,押給你們就好,我不想跟這瘋子瞎扯!」

趙仲元一個箭步上前拉住尚完全不知情的小胖,一手把錶捨了起來,這時異人的聲音又出現:「你想法抓緊他的手,我會施法把你們兩人一起帶出來,不過你千萬別鬆手!」

趙仲元立即照辦,很快地,只見四周突然暗了下來,只有眼前遠遠地有一團銀白的光點,他覺得自己正飄浮起來,一手抓著小胖,一首卻還握住那支錶,朝那光亮飛去。

一陣眩暈之後,耳畔突然起了驚叫之聲:「小胖!小胖!」

他睜眼一看,自己還盤坐在地上,但阿洛、雅慧卻已向前奔去,原來小胖竟然一臉茫然地站在他對面,他還未及開口,卻聽到異人突然焦急地大喝:「別動!別動!不要碰他!」

阿洛和雅慧一聽,立即停下腳步,吃驚地望著小胖又回頭看看異人???

異人此時正打著許多怪異的手印,比向愣在那兒四處亂看的小胖,起先大家還沒弄清楚怎麼回事,待仔細一看才赫然發現:小胖的下半身成了透明的煙霧狀,居然可以穿過他的雙腿望見後面的磁磚。

此時,涵洞中人人都只顧著倒吸冷氣,個個瞪大了眼睛,誰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而異人此時早已滿身大汗,臉也扭曲得好像變了形,他不停地焚燒紙符、念咒,又飛快地打著變化莫測的手印,但是,大家只見小胖的雙腿越來越模糊,並且一直往上身蔓延上去,消失的部分只剩下一個淡灰色的影子,人人都見到了這件怪事,但也都發覺了事態的嚴重,卻沒有一個人能幫得上忙。只有焦急緊張的等待著。

異人一連焚燒了好幾疊的紙符,不停地唸咒和打手印,但小胖的形體不但沒有顯現,反而越來越模糊,終於就在大家忍不住脫口驚呼之時,異人已頹然的仆倒在地,而小胖只剩下一個淺灰的人影,最後卻向牆上的水雞依樣完全消失了......

大家七手八腳的扶起異人,只見他幾乎全身虛脫的搖搖頭,用虛弱的聲音歎道:「唉--我已經盡了全力,還是沒法幫得上忙!」

「不!你一定要救救小胖!」雅慧急得眼淚也湧泉而出。

「我再去一趟!」趙仲元堅決地道。

但是,異人卻絕望地搖搖頭:「他已經不在那裡了!他的頻率已驚和另一度時空重疊,沒法子再回來了!因為他已經把能量耗盡,本來這還有法子增加,但是他的意念太強,一直流連在那兒,我沒有法子改變他的意念,即使能暫時控制,也不可能延長,天地之間,沒有人能長期控制別人的意念,連仙佛也不能!」

「那麼,你是說他就這樣完了?」

「也不盡然,那要看你是從何種立場去衡量,如果從陽間的立場,小胖算是死了,但,你們要知道,生命是無窮無盡的,人生在世幾十年,跟整個生命本體來相比,不過是如電光石火的一瞬,你說它是夢或一場戲都可以,所以你們也不必替他難過,那是他自己的選擇!」

一時大家全部都沉寂了下來,整條涵洞一時冷如冰窖,沒有人再開口,誰也弄不清楚是真是幻,竟是這麼離奇?

突然,趙仲元卻大叫起來:「看!你們看!小胖的手表在這裡!」他一面揚著手上那隻嶄新的錶。

大家立刻圍攏過來,阿洛搶過去仔細看了看:「真的哩!就是這隻沒錯!他失蹤前兩天,我跟白眼狼陪他一起去買的,我記得這隻電子錶好像是兩千七百多塊呢!」

異人接過來看了看日期,八月十四日,問了下,正是四年前小胖失蹤的那天,而時間卻是清晨四點四十二分;大家一對錶,此刻正確時間是一九八五年六月二十六日凌晨一點五十七分。小胖再靈界感覺自己才待了三個多小時,在阿洛和雅慧他們來說:小胖卻失蹤了四年,真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又默然不語的待了半個多小時,異人終於忍不住的說:「走吧!我們該回去了!」

這隻經歷了四年時空轉換歷程的「怪錶」暫時由異人保管。他小心翼翼地收藏起來;四人悶聲不吭的走出涵洞之時,雅慧突然石破天驚地說道:「我一定要想辦法找到他!」

(營救小胖的行動不幸功敗垂成,人人都吁噓不已,卻也經歷了不少奇妙的靈異現象,唯有雅慧卻不肯死心,仍然抱持著一絲希望,想把小胖救回來,結果又發生了什麼樣玄奇,不可思議的結果呢?敬請期待下期即將刊出的「涵洞故事之三----女郎」。)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