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574|回復: 4

涵洞故事 第一部 騎士 文字版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12-30 00:21:0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阿倫 於 2020-12-30 01:03 編輯

105337ejx6zwwhtfd4jdtp.jpg

涵洞故事 第一部 騎士

作者:張開基

這是一個中篇小說;寫作於1986年間,其中的故事有相當的真實背景,也有部份是虛構的。


---------------------------------------------------------------------------

那是種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在這馬蹄型的隧道中,所引起的震撼,更是像支尖銳的鋼針,分別刺穿每個人的耳膜,也深深的刺穿每個人的心臟..........

---------------------------------------------------------------------------

由於回聲引起的共鳴,那刻意拔持消音器的越野機車,從他身旁呼嘯而過時,使他的身子像被一把巨大的鐵鎚猛然地敲了一記!

不論他如何鼓起勇氣,睜大了眼睛去瞪視,卻什麼也沒看見,就像前幾次一樣;不過當他回頭用目光去向一起前來搜尋答案的阿洛探詢時,阿洛一面傾聽,一面給了他一個肯定的表示。

相同的感覺是:兩人都很興奮,因為今晚他們已焦急地等候了近兩小時,那算來相當熟悉的越野機車的引擎怒吼果然又出現了,也幾乎同樣是擦身而過,雖然什麼都沒看見,但是從阿洛肯定的表情中,至少證明了這不是一個單純的幻覺,這回可是兩個人都聽到了。

靠在涵洞光潔的磁磚壁上,趙仲元跟阿洛兩人從手掌到背脊都是冰涼的,在白慘慘的燈光下,不論臉色或心中的感覺都是萬分詫異而難以形容。

若不是兩端洞口偶爾出現一兩部車燈及瞬即消失的車聲,仿佛他們也即將陷入時光的黑洞中,就像那個倒楣的小胖一樣。

遠遠地,越野機車聲又傳過了過來,兩人同時屏住氣息聽著,只有眼珠卻不停地轉動,正如趙仲元所形容的,那輛無形的機車,總會在疾駛過去之後,從無法估計的遠處慢慢迴轉,再調頭回來,在涵洞的中段,也就是他們現在所站立之處,一職不停的繞圈子,任由機車引擎的怒吼,單純從聲音就可以感覺出機車騎士的心情很急躁,好像迷了路,一直在原地打圈子,期望找出路一般。

機車來了,來了,從很遠的地方調頭駛了過來,趙仲元和阿洛兩人極目向來車的方向眺望,卻什麼也看不見,仍然只是一條空蕩蕩的涵洞,而那機車聲卻不在涵洞的中線,憑聲音的感覺,好像是在涵洞另一邊的山壁之中......

在來到他們身邊三十公尺左右的地方,機車不再直線進行,而是圍繞著此處,以大約五十公尺的直徑,不停地打圈子,一圈一圈又一圈,車聲忽遠忽近,逐漸昇高,直到涵洞的頂端,那引擎聲近在耳邊,但是兩人的感覺卻好似置身在一片空曠無限的草原上,那輛機車完全不受涵洞兩面山壁的阻礙,一直盤繞著,而涵洞的實際寬度才不到五公尺。

等車聲盤旋到比涵洞高出一倍多的高度時,正如趙仲元所形容的,突然就在一陣加油的疾駛中,迅速失去了聲響,整條涵洞也立即跌入空蕩的沉寂之中,只有耳邊還仿佛殘留著機車嗡嗡的餘音。

無言的沉默了片刻,阿洛向趙仲元使了個眼色,兩人快步走向涵洞的另一端出口,一語不發的跳上了原先在那兒的汽車,飛快的駛出涵洞,駛出隧道,駛入了市區......

阿洛至少喝下了大半杯生啤酒,才定下神來盯著趙仲元:「.....從聲音來判斷,我感覺很像是小胖那輛新的越野機車,但是我實在無法去想像這整個事情的前因後果,這根本無法以常理來解釋!」

「恩.......」阿洛只遲疑了一下:「這我沒有親眼看到,我不敢說,可是,能聽清楚的摩托車聲這可奇怪的很,而且當年就是在那條涵洞裡,我親眼看見小胖賭氣騎進去之後,就在中段那兒「刷」的一聲不見了,當時我們男男女女有六個人,後來問了一下,連我有四個人同時看到這件怪事,而且到現在快四年了,小胖從來沒有再回來,也沒有人知道他現在在那裡?這是千真萬確的事,我敢發誓,我們親眼看見小胖在進了涵洞之後,就突然像空氣一樣在我們眼前消失了,詳細情形上次我已經告訴你了,我保證句句都是實話,絕沒有加油添醋!」

趙仲元看著他,從他的眼神裡看到了一片迷惘;就像這一整個難以置信的故事一樣,這可是活生生擺在眼前的真事,又不是科幻小說?!

他呷了口冰凍的啤酒,在沉默的搜尋中,又跌入故事的開端........

阿洛、土蛋、白眼狼和小胖陸續來到頂好市場附近的XX餐廳,除了阿洛因為身體太瘦,被列入國民兵之外,三個高中同學先後退了伍,在找工作的空檔,沒事就泡在一起吃吃喝喝,偶爾也在地下舞廳裡釣釣馬子,就跟沒服兵役以前一樣,而大部分時候都是阿洛請客,因為四個人之中,只有他有工作,說多不多,也不過萬把來塊。

這陣子,四個人分別都有了比較固定的馬子,談得正熱呼,其他三個人都死貼著,只有小胖好像有些罩不住,經常是三請四邀外帶碰上一堆軟釘子,才能把雅慧那姑奶奶給請來,其實這也不能怪小胖罩不住,比起羅小雯、陳馨和莉莉,雅慧的家世跟條件都要好得多了,連阿洛他們都覺得小胖時在有些高攀,只是平常在口頭上可是不饒他的。

本來約好了,大家吃了晚飯一起去東區附近一家地下舞廳玩個痛快,然後再到興隆路阿洛家的空房子去瘋他一個通宵的,但是其他人全到了之後,只有小胖仍抓緊著電話,和雅惠在做拉鋸戰,她的性子就是這麼強,不答應就是不答應,把小胖弄得又急又氣,又不敢發作,賠了大半天小心,雅慧總算答應給他個「面子」,不過也只答應吃飯跳舞,她可不願意男女雜處去豁個通霄。

小胖很高興,可是想到能把這姑奶奶請出來,已經是千難萬難了,至於跳完舞之後的事,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看著辦吧!

其實雅慧也不是不喜歡小胖,只事她實在不喜歡跟一大票人瞎豁,亂沒水準的。

吃完飯,男男女女八個人熟門熟路的摸進了燈紅酒綠,烏煙瘴氣的地下舞廳,熱門的迪斯可音樂簡直吵翻了天,五顏六色的旋轉燈、卡通燈把雜亂的人影在四周的牆上拋來拋去,雖然格調不是很高,但是激烈的氣氛卻很容易掩沒一顆顆年輕的心。

雅慧原本就挺愛跳舞的,而且每每跳得很瘋,對於地下舞廳的狂囂吵雜倒是很能適應。

在狂歡的笑鬧中,大半個晚上事很容易過去的,凌晨一點多,其他三對都正急著要到阿洛家去鬧個通霄,唯獨雅慧卻不肯,堅持要回家了,這事小胖原先就預料到的,但是,仍然死纏不放,希望雅慧能破例答應,他一直低聲下氣地拜託著。雅慧卻絲毫不假以顏色,談著談著就變了臉,也不理會其他早已坐在摩托車上升火待發的三對。她攜了皮包,跳上計程車就絕塵而去,甩下了灰頭土臉的小胖,氣得恨不得一腳把路邊的垃圾桶踢到快車道去,這會兒,連馬子們都看不過去了,狠狠地罵了聲:「她媽的!什麼爛貨,跩地跟二五八萬一樣!」

為了免掃興,大家還是邀了小胖同行,可是小胖這小子實在不上路,雅慧不肯跟他走,那是他家的事,他卻把一肚子火發到阿洛他們這群哥兒們頭上來了,土蛋可就不爽了,還沒上路就已經滴咕起來了,小胖跨上上午才牽回來的新越野車,也不理會眾人,發動了之後,猛的加了一陣油,把聲音弄得震天價響,嗖的一聲就上了路,其他三輛不同型的機車也跟著在他後頭追了上去,走的方向也是敦化南路,正是往阿洛家去,一直繞過和平東路圓環上基隆路,才追上小胖,四輛車前前後後的呼嘯而過,穿過夜市,拐個彎上了辛亥路,路面平坦寬闊了起來,土蛋把車追上正蛇形賭氣的小胖,連著後座的莉莉一齊糗起他來:「拜託好不好!自己罩不住,你跟大夥耍什麼脾氣?有本事你去把雅慧戴出來,我們三對擠客廳,套房讓給你們去殺!」

莉莉全身緊貼著土蛋,趁勢加了一句:「對呀!不然你晚上要打光棍看我們表演啊?」

小胖原本就在火頭上,聽他們這麼說,也不答腔,一扭油門,車像箭般似的往隧道疾駛而去,後頭三輛車,六個人也分別追了上來,只見小胖進了隧道之後,突然轉彎,閃進了第一條涵洞,由於事出突兀,沒人會料想到,誰也不知道小胖到底在搞什麼飛機?全都先後在涵洞口那兒煞了車,由於怕被後面來的車撞上,所以全靠在隧道的右側排成一列,先到的是土蛋和莉莉,阿洛和羅小雯,白眼狼和陳馨也跟了上來,但是由於涵洞不是很大,後頭的白眼狼和陳馨只能斜著看到涵洞的前半段,可是就在三輛車幾乎是緊急剎車,望像涵洞的同時,前後只有幾秒鐘時間,只見小胖的人影及後頭紅色的警示燈飛快的鑽進涵洞之後,一直往那頭駛去,但是就在大家還沒回過神,也不知下一步該怎麼做之前,突然,就在眾目睽睽之下,小胖,連同他那新車的紅燈就在涵洞中間那兒憑空消失了,連原本還聽的到引擎聲也倏然而止,整條涵洞空空如也,除了白眼狼和陳馨由於角度關係未能看到,其他兩男兩女都是親眼目睹了這件怪異的絕倫的事,四個人面面相視,同時張大了嘴,臉色上透著難以置信的詫異,白眼狼首先發現了情況不對,還以為小胖在涵洞摔倒或撞傷了,一面望像涵洞,一面急著問:「怎麼了?怎麼了?」

看到的四個人,此時卻呆如木雞,仍然瞪著那條會吞噬人的涵洞,仿佛是條透明的巨蟒,壓跟忘了要回答白眼狼的問題,倒是白眼狼可又咦了起來:「咦?小胖呢?」

四個人這時才記得轉頭去看他,兩個見到女孩兒也才記得尖叫,那是種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在這馬蹄型的隧道中,所引起的震撼,更像是枝尖銳的鋼針,分別刺穿每個人的耳膜,也深深的刺穿每個人的心臟..........

還不明究理的白眼狼跟陳馨被突然的變化著實嚇了一跳,陳馨差點就從後座上摔了下來,剛想埋怨,可是又立即感覺到此事非比尋常,和白眼狼幾乎是異口同聲地問道:「小胖怎麼了?」

看到的四個人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女孩們卻緊抱住前座的男孩發起抖來,好半天阿洛才回過神的說:「小胖!他.....他不見了!」

 樓主| 發表於 2020-12-30 00:22:1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阿倫 於 2020-12-30 02:46 編輯

白眼狼跟陳馨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多;小胖不見了?這是什麼話?小胖和他那輛新的越野車明明鑽進了涵洞,除了中途停車,不然一定是從涵洞那頭出來,掉頭往台北走了,小胖既不是神又不是鬼,活生生的一個人,輛新新的一輛車,怎麼可能會不見了,可是望著涵洞,此時空蕩蕩的,什麼也沒有,再看看前面四個人那怪異透頂的表情,又不像再開玩笑,他自己心中也不免有些發毛,還不及開口,身後的陳馨卻仍然不明究理的衝出了一句話:「拜託!在這種地方嚇人不夠意思!」

沒人笑,也沒有人答腔,更沒有人知道該怎麼辦???

至少僵在那兒有一、兩分鐘之久,白眼狼朝大家一甩頭:「走!我們也繞出去看看!」說完往後座吼了聲:「抓緊!」把車頭一頭扭,油門一鬆,就戴著陳馨駛進了眼前的涵洞,這只是剎那間的事,其他四個人卻沒有立即跟上,阿洛跟土蛋一直看過來看過去,好半天才一咬牙,同時鬆了油門,跟在白眼狼那輛車的背影,一前一後的駛進了涵洞,白眼狼沒有親眼瞧見小胖在涵洞中發生的事,所以在前面騎的很快,阿洛和土蛋卻簡直是忍著快要炸掉的心跳跟麻辣辣的頭皮,慢慢地跟進,後座的兩個女孩雙手都硬生生的掐進了兩個男孩的肉裡,緊閉著眼,什麼也不敢看,只巴望著趕緊駛出涵洞。

涵洞的兩壁墨綠的磁磚在燈光中演得更為陰森冰涼,人人都感覺到他們不是駛進涵洞,而是仿佛正飛快的駛進一方大冰塊之中,幸好白眼狼和陳馨的背影及紅燈一直在前面疾駛,給後面這四個如同驚弓之鳥的年輕人莫大的支撐,咬緊牙緊追而去......

這條涵洞並不寬,是用為供車輛突然故障時駛入避車之用,正好貫穿了相鄰的兩條一來一往的隧道,長度也有限,在這隧道中相同性質與規模的涵洞共有四條,相隔的距離也相當。而且涵洞是筆直的,兩壁是平整光滑的磁磚,也沒有地方可藏住一人一車。

但是,除了白眼狼與陳馨沒有親眼瞧見小胖消失的怪事之外,對後面兩輛車上的四個人來說,走完這條短短的涵洞,簡直比走過一個世紀還長,而且每個人的心情都像繃緊到極限的弦,隨時都會「拍噠」一聲的斷掉......

首先出了涵洞,到達另一邊隧道的是白眼狼他們,後面兩輛機車也一前一後緊隨而至,全都駛到隧道的另一側,一面四下張望,剛才在涵洞中大家全沒開口,這會兒出了涵洞才略略鬆了口氣,但是兩頭都不見有人或車,特別是駛往台北市區的方向,遠眺幾百公尺也不見車影,更沒瞧見小胖的蹤跡???

大家同時看了看涵洞,遠遠的可以看見另一頭,卻依然如故,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阿洛、土蛋這些人的想法是絕不同於白眼狼他們的,心中有許多的慶幸,也有一大堆不可思議的驚恐,所以朝白眼狼一使眼色,就分別往台北市區方向駛去,相同的是,每個人都期望找到小胖,期望這只是一場虛驚,期望這只是一個錯覺,期望立即找到答案?

但是,結果卻沒有實現,這只是失望,而是像一大團鉛似的壓在每個人的胸口,從那夜一直在台北市的大街小巷遶到天亮回去之後,一直在每個人的胸口壓了四年,怪的是這幾個人逐漸莫名其妙的各分東西;羅小雯嫁了個老外出了國,土蛋閃到高雄去做事,莉莉在六條通的酒廊中過著燈紅酒綠醉生夢死的生活,阿洛進了電腦公司,白眼狼娶了個有錢的老婆,在桃園開了家卡拉OK,陳馨結了婚,又回去幹她的會計老本行,但是只要小胖一個夢魘一日不出現,這六個人的日子是不會好過的!這個夢魘將如陰魂不散的緊追不捨,直到永遠永遠。噢!不!應該是七個人,因為小胖在涵洞失蹤的第二天,他們就一齊去找到了雅慧,所以她反而比其他六個人的壓力還重,除了她原本就有些喜歡小胖之外,更重要的是小胖的失蹤完全是因為她而起,她也因此一直沒有在交其他新的男友,除了不知去向的小胖之外,他們七個人,幾乎同樣被一個無形的魔網所緊緊包裹著。四年來經常在連連的惡夢中,全身冷汗的被嚇醒,但是唯有一點是大家一直遵守的,他們絕口不提小胖在涵洞消失的事,即使當著警方和小胖的父母親人面前,當然小胖是徹徹底底地消失了,從此不曾再出現過。

趙仲元又喝了口酒,從沉思中逐漸回到現實,望著仍然瘦弱的阿洛那張蒼白卻不虛偽的臉,他想起自己不久前才在六條通酒廊上班的莉莉口中得知這則駭人聽聞的故事,那是莉莉喝醉之後,從惡夢中驚醒後告訴他的,也透露了阿洛的地址,阿洛早就央著家人賣了興隆路的房子,就像其他人一樣,從此再也不敢踏入那條隧道一步,直到趙仲元這個愛好多管閒事的怪人找上了他,挖出了這筆老帳,又逼著他非到涵洞去一趟不可。

趙仲元真是個怪人,他天生就有著奇特的感應,聽到莉莉偶然說了這個故事之後,曾單槍匹馬一個人在那條發生過怪事的涵洞中連待了四個晚上,終於聽到了傳說中的機車聲,找到阿洛問出當年發生的詳情之後,拖著一齊來到陰冷徹骨的涵洞,結果終於證實並非幻覺,他決心要追根究底,和阿洛分手之後,他去找了白眼狼,白眼狼卻完全不肯合作,除了「不知道」三個字之外,其他一概不肯回答。意外的是當他找到雅慧時,雅慧卻毅然答應給他的一切支持,務必要查個水落石出,而且答應負擔全部的經費,大有女中豪傑的架式。

趙仲元專程去拜訪了一位國內知名的靈異作家,經他的引介,他找到了一位住在台北市郊山區隱居的異人,再三懇求,終於說動他願意一同到涵洞的現場去施展一種絕傳的玄祕法術,同行的有阿洛和雅慧。經異人的鑑定,只有他和雅慧兩人可接受施術,但結果只有他成功了。

在打坐中,他很快地就進入另一度的空間,那是一片紫色的天地,艷紫色的天空,深紫色的草原一望無際,紫色的長草高可及肩,但是很軟很細,拂觸身上的感覺十分舒適。他突然發現自己全身也都是紫色的。他不知身處何方,卻有無比的喜悅和祥和,他不停地往前走,卻不曾發現任何人,甚至也沒有任何生物,但是在他聽到一陣熟悉的越野機車聲自身後時,他猛然一回頭,卻瞧見有位長髮的年輕男孩騎了一輛全新的越野機車從他身後的遠方掠過,奇妙的是那車和人卻和真實的一樣;紅白相間的車身,那男孩穿了件綠色的T恤,白色的牛仔褲。由於距離太遠,他無法看清楚他的臉,只能看出一點模糊的輪廓,與他的距離至少有兩三百公尺,又有長草擋住,顯然那機車騎士也沒有發現他,機車絕塵而去之後,卻在遠方的某處不停的兜圈子,從摩托車的引擎聲中就可發現那男孩的心情似乎非常焦急,好像迷了路一般。

趙仲元拼命撥開長草往機車那跑去,但那機車在繞了十幾圈之後就往更遠的地方飛快的駛去,而越來越遠......

趙仲元忍不住的大喊了一聲:「小胖!」

可是立即就在喊聲未盡前,所有的景象完全都「颯」的一聲消失了,眼前一片漆黑,他忍不住睜眼一看,竟然又回到現實世界來,身旁是充滿了焦急之色的雅慧、阿洛和正在焚符的異人,雅慧見他驚醒過來,急切地問道:「你見到了小胖!」

「我不知到是不是他!可是我猜想可能是,他騎了輛白紅相間的越野車,一二五CC那種的,他穿的是綠色的T恤,白色的牛仔褲,樣子有點胖,頭髮常常的,但是臉我沒有看清楚!」

才說完,雅慧和阿洛立即張大了嘴,好一會工夫才異口同聲地喊著:「是他!是他!就是他!那天他穿的就是綠上衣,白長褲沒錯!」

異人聽了,卻問趙仲元:「你有沒有看到你自己的身體!」

「有啊!」

「什麼顏色?」

「好像紫色的哩!」

「嗯........」異人想了想才點點頭:「那就沒錯了!因為你是以靈的型態進入的,那是第一層靈界,所以你的顏色會和那邊天地的顏色相同,但是,小胖是以實體闖入靈界,所以顏色完全和這個世界一樣!」

此時,所有人都有著莫名的興奮和說不出的詫異,這真是個奇妙又不可思議的經歷。雅慧忍不住好奇的問:「小胖為什麼會闖入的呢?」

異人一面收拾法器一面答腔:「今天暫時只能做到這樣,其他的事回去再談!」

「那小胖怎麼辦?」

「再說吧!這事我也沒有完全的把握,我們先回去再從長計議吧!」

望了那條涵洞那慘綠的磁壁,雅慧仍然有些不甘心,卻又不好發作,只好隨著眾人離開了涵洞。離開了隧道,回到了市區,在一家餐廳中,一面吃宵夜一面談,異人沉思了良久,才答覆了先前的問題:「如果我猜想的不錯,小胖的生辰八字一定很特殊,不然你們先後都進過涵洞,只有他闖進了靈界,你們卻安然無恙,這就是最好的證明,可惜你們都不知道他的生辰八字,否則我就有把握推算出來!」

「為什麼剛好在那條涵洞呢?」

「嗯!依我的感應,那裡正好是靈界第一層與現實世界緊鄰的地方,由於第一層和我們所處的這度空間頻率十分接近,有時候因為星球運轉對地球磁力場有所影響時,兩個比較接近的空間偶爾再邊緣處會有些重疊,而這種情形所持續的時間往往只有千萬分之一秒,不過在世界其他地區也有延續到幾個小時或幾天之長的,不過只有那種頻率比較接近靈界的人,才會受到影響,一般人如果頻率相差太遠時,即使剛好踏入這兩個不同空間緊鄰的邊緣時,也不會發生異狀,偶爾有些體質比較敏感的人,會頭暈噁心或著全身汗毛直豎,類似靜電感應的現場,不過也只限於如此!」

「那這跟生辰八字又有什麼關係了!」

「噢!這說來話可長了。我簡單的解釋一下吧!我們每個人頻率雖然大致在同一個範圍之內,但是仍然有些許的差別,這種差別就是由於每個人出生時,所受到的地心引力及其他星球引力各自不同的影響緣故,這也是各種算命法的基本論點。像小胖的事,我可以做個簡單的比方,可能由於他出生的時辰特殊,頻率比一般人高一些,假設我們所處的空間頻率是從一到十,大部分人介於四到六之間,小胖如果七或八以上的話,那麼再千分之幾秒的瞬間,由於引力場的變動,那個靈界空間原本是十二到十八的頻率,突然在邊緣部分,降到了七或八的指數,就等於和我們的空間重疊了,而一般頻率介於四到六的正常人是毫無感覺的,但是七或八以上頻率以上的人,就有可能看見另一度空間的一些事物,如果這個重疊的頻率部分夠大,又正好落在和這個頻率接近者必經的途徑時,那麼他就極有可能闖了進去,而且在闖入之後,他將立即會隨著另一度空間頻率和的變化而變化,頻率也會一直昇高,不過這和時間的長短也有關係,因為時間好像只存在於我們這一個空間,在其他空間中,時間是不存在的,也沒有意義的。」

眾人聽了似懂非懂,卻一致同意他的見解十分合乎邏輯,言之成理,雅慧咀嚼了一會兒才開口問:「那麼你的意思是說小胖仍然活著!只是活在另一個空間中?」

「嗯!可以這麼說!不過,諾是不趁早想辦法,等他的頻率穩定而適應於那個空間時,那他就永遠不能再回到我們這個空間來了!」

大家一聽可急了,「那你為什麼不繼續做法,讓我們把小胖救回來呢?」

「這我也實在是能力有限,因為你們頻率都不夠高,只有趙先生稍高一些,而我所能做到的就是藉由這種我自己也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法術,加高一點你們的頻率,讓你們能在短時間內達到靈界第一層的頻率範圍,進去救他出來,不過由於你們都是初次接受作法,持續的時間非常短,所以只好慢慢要求進步,希望能夠把持續的時間加長!」

「那你自己能不能做到呢?」

「可以是可以,不過我如果對自己施法,頻率相當不穩定,根據無限宇宙論,空間無限個,我無法控制自己一定會去跟小胖相同的空間!」

「噢!」趙仲元突然一拍後腦:「我大概有些概念了。像一般所謂的通靈或甚至乩童的訓練與開發,其實就是再藉由我們目前還不了解的一些方式,在改變頻率的關係!」

「嗯!對!可以這麼來解釋!」

「哦!我想我也有點懂了,像百慕達三角,經常有飛機和輪船失蹤,可能也是由頻率重疊的關係而闖入了另一度空間!」雅慧也插嘴說。

「對!依我的推測大概是如此!」

交換了一下心得之後,話題又重新回到了現實問題,怎麼樣去把小胖從靈界第一層救出來?

異人考慮了很久,就告訴了在座的三個人.......

(故事到此暫告一段落,在涵洞故事第二個單元--「俱樂部」中,趙仲元終於找到了失蹤四年的小胖,千方百計的要救他回到我們這個世界來,但是,小胖卻不肯,為什麼呢?敬請期待越來越精彩的涵洞故事第二單元,將會出現令你意想不到的高潮。)

發表於 2020-12-30 08:17:43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祥倫辛苦打字----------------------------------

發表於 2020-12-31 21:48:22 | 顯示全部樓層
拜读中。                          

發表於 2021-1-4 07:17:31 | 顯示全部樓層
研究心得和小说结合,很有嚼头,,,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