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431|回復: 19

(轉貼)刻漏晷衡 » 啟靈 我的啟靈經歷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10-13 12:36:5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迷失的鹿 於 2020-10-13 12:38 編輯

刻漏晷衡
»
啟靈

我的啟靈經歷(一)。手自己動起來了



啟靈,一個讓人聽了滿是好奇的名詞,而我卻在毫無準備的狀況下自我啟靈了,一開始我甚至不知道這個現像叫做啟靈。從啟靈到現在,已經過了八個月,之間發生了很多事,其實很痛苦!!會這麼痛苦,主要是因為不了解這個現像,不知道該怎麼做才是對的。現在,我總算比較清楚啟靈是怎麼回事了,身心也恢復到比較正常的狀態,但仍有一些因啟靈帶來的困擾持續跟著我,不過跟一開始面對的困擾相比,這算很輕微了。說到這裡,讀者或許會覺得啟靈是一件很恐怖的事。其實不盡然,啟靈當然有其好處,前題是,你要用正確的態度來面對啟靈這件事,度過困難後,才知道好處在哪裡。



為了了解啟靈這個現像,這段時間我持續在網路上搜尋關於啟靈的文章,我發現,在說啟靈這件事的文章,對我有幫助的並不多,部份文章的內容甚至有可能引我入岐途,真正對我有幫助的是佛經,還有解說佛經的文章,如果沒有這些佛經相關文章,我可能沒有辨法走出來。為此,我決定把自己的遭遇寫在部落格上,希望能幫助到跟我一樣,在無預警狀態下就自我啟靈的人。如果你遇到了跟我一樣,或相似的事,我在此建議你,多唸佛號,多讀佛經,必定有幫助。





接下來就開始我的故事,我會先把整件事簡單帶過一次,之後再把我認為重要的事,不依時間軸,隨興發表,這樣寫作起來比較自由,第一篇文章,就先說說啟靈最初是怎麼一回事吧。



會遇上啟靈這事,跟我老姊脫不了關係,因為我老姊就是從事「能量工作」的人。而我本人,對這些事也很感興趣,也常看一些宗教心靈的文章,我從這些文章上得到了一個結論,要親自體驗心靈玄妙之處,非得從打坐冥想開始不可。於是我在沒有老師的引導下,自己就打起坐來了,或許是過去世有學過吧,我自己「無師自坐」,在幾次嘗試之下,就體會到「身體感覺消失」,但不是每次都能進入這個境界,只有一兩次而已。開始打坐之後,經常會夢到一些很特別的夢,特別之處就在於「感受深刻」,即便是夢後數日,仍清楚記得夢的內容與感覺。有一次,我把一個夢的內容告訴我老姊,我老姊馬上就有「感覺」,她告訴我,那是冤親現前,要我多唸懺悔文跟佛號迴向給她。在那之後,我打坐時就會一直唸懺悔文及佛號,每次這樣做,我都會確實感受到我釋放了許多「不好的能量」,這樣說或許很抽象,若要說具體現像,那就是我會「淚流不止」,我不是愛哭的人,我大多數的朋友都沒看我哭過,但因打坐而哭時,並不覺得悲傷,只是感到有一股氣往上跑,眼淚就自然掉下來了,每次這樣哭完,我都會感覺身體輕鬆很多,所以我每天都花很多時間在打坐。




過了不久,我又跟我姊討論這些事,我姊就幫我做了一些「能量工作」,之後她告訴我,可以在打坐時念「六字大明咒」,觀想心中有白蓮花,能淨化我的心。隔天,我按我姊說的,在打坐時默唸六字大明咒,並觀想白蓮花,我雙手原本放在大腿上的,靜下來一陣子之後,我突然感覺到,我的手掌與大腿之間出現了小小的間隙,是錯覺嗎?我並沒有想要移動我的手,於是我再用心感覺,沒有錯,我的雙手正慢慢往上抬,小小的間隙已經變成一個指頭寬了,這不是我的意識所指揮的,而手仍然在慢慢往上抬!! 說也奇怪,我並不恐懼,只是覺得有趣,我以為這只有在打坐時會發生,於是我很放心的靜觀其變。我持續閉眼默念六字大明咒,感覺我的手慢慢上舉過肩,然後掌心翻轉向上,兩手慢慢向上打直,雙手完全打直之際,整個背脊就好像被一股力量拉直了。你可以想像一條鬆弛的弦突然被拉直,整條弦一定會有自然的抖動,我的頭就好比弦的抖動,自然而劇烈的晃動了好一陣子,雖然劇烈,但感覺卻很舒服,好像釋放了許多東西出去,抖動結束之後,我的身體放鬆了,整個人就攤軟躺下了。會攤軟是因為,我發現不用意識指揮,身體就會動,於是我的意識完全是放鬆狀態,當操控身體的未知力量消失之際,身體自然就攤了下來。之後我馬上就能用我的意識「接管」我的身體,一切如常,並無障礙。結束之後,我只覺得這是個很有趣的體驗,沒多做他想。




這就是我「啟靈」的開始,當時我不知道,接下來我要面對的是多麼麻煩的事。



現在回想起來,會自我啟靈,若只單以這一世的近因而論,跟我姊給我做的「能量工作」一定有關,另外就是我自已打坐,還有上面沒寫到的,就在啟靈之前幾天,我誦了十四部地藏經,這是我生平第一次誦經。我會自我啟靈,大概跟這些事都有關吧。



至於之後的麻煩事,就「待續」吧

 樓主| 發表於 2020-10-13 12:38:07 | 顯示全部樓層

我的啟靈經歷(二)


上一章說到我第一次遇到「手會自己動」的現像,我並沒有被嚇到,所以第二天我還是繼續打坐,這一次,靜下來一陣子之後,手又自己動起來了,而且第一天是從很緩慢的動作開始漸漸加速,第二天則是一開始就能以正常速度動起來了,由於這已經是八個月之前的事了,到底做了哪些動作現在也記不清楚了,但大抵就是一些「拉筋」的動作,第一天是手向上拉,第二天則是向左右拉,動作大概會持續一個小時,我都是放鬆意識「看自己表演」,等到身體完全攤軟,我就知道可以收功了。



接下來的日子我還是會打坐,而這個現像也持續了一週,動作慢慢變多,變複雜。從只有手動,慢慢變成身體也動,最後連腳也動了,只是沒有站起來「趴趴走」,而是躺在地上做動作。若要列舉動作種類,有時是雙手比蓮花指,以非常快速且怪異的「軌跡」在身上游走;有時會靜下來,手擺出跟一般坐姿佛像相同的手勢;有時身體跟手會一起柔軟的擺動,好像中國古代宮女跳舞一樣;有時又是打著非常剛硬的拳法或掌法。當中有些動作是我們很熟悉的,比如說關老爺一手拿書、一手撥髯的動作;還有三太子持槍持環擺頭的動作。以上都是坐姿,只有上半身動。說到這裡,應該多數人都會認為這是「起乩」了,但我當下卻完全不這麼覺得,因為我的意識從頭到尾都是清醒的,我只是在看「自己表演」,加上每次發作之後都是「通體舒暢」,所以我一點都不排斥,也不恐懼,只是好奇,這到底是什麼現像??





我老姊跟姊夫住在新竹,還蠻常回台南的。上篇文章提到她教我念六字大明咒之後,她就回新竹了,那是我發作前一天,發作之後一週,她剛好有事又回台南,我自然是跟她討論這個現像。經過一週之後,這現像已經不是靜坐才會啟動了,而是有意無意間,只要我身心一放鬆,手就會自已動起來!! 所以我告訴我姊,我隨時都可以「表演」給她看。當天晚上,我就「發作」給我姊看,也就在這一次,我的啟靈現像有了重大轉變!! 這次動作十分激烈,我在地上打滾,邊滾還邊打拳,跟猴子一樣,到最後,我站起來走動了,會跑會跳,這個未知力量操作我身體可說是「運用自如」了,而且這次發作超過三小時,我還發現,我並不用保持「心靜」,動作仍然可以持續,當晚我是一邊跟我姊還有姊夫聊天,一邊看著身體「自己動作」,至於當晚我都在作啥,主要是在敲打自己,敲打我姊還有姊夫,當時我不知道是在敲什麼意思的,我只是認為,應該有益無害。




隔天早上,我姊告訴我,以她的認知,我這現像開始一週應該是在「練乩」,現在已經「練成」,所以我現在已經是「乩身」了。而乩身,理論上應該有主事的神靈在指揮「辨事」。我並不相信我是乩身的說法,也不是很願意相信,因為我不太喜歡「被指揮」...但這卻讓我想起一件事,其實有個算紫微斗數的老師跟我說過,像我這個命格他看過很多,都是「乩童」,還說我如果不是有讀書,可能就是去當乩童了,當時我也不甚信,現在這兩件事卻是連結上了。不過我還是不肯相信這事,於是我姊說,那我們上去問神。這裡就要說明一下我家的狀況,我家頂樓有供奉三太子塑像,另外還有一份「玉旨」,上面列了許多神尊的名字,而神桌背景還有關老爺的畫像。於我就跟我姊上樓去擲茭問神,擲茭當然只能用「是非題」溝通,但為了敘事方便,以下我就用「對話形態」描述我跟三太子間的問答。首先問三太子,第一週是樓上諸神在「練乩」嗎?三太子回答「是」,這等於是證實了我是乩身的說法,於是我再問,那麼可以問主事(將來指揮我辨事)的神明是誰嗎? 三太子回答「不可說」。既然不可說,我也沒有其他問題,就沒再問其他問題,但我也只好相信我我現在是「乩身」了。




因為故事還很長,這裡先說明一下,我到後來才理解的「真正狀況」。其實我這現像就是「啟靈」,並不是「起乩」,這兩種現像不一樣,而我當時不知道這是啟靈,所以誤認自己是「起乩」,而誤認自己「起乩」其實有危險,這也是之後事情會變的很麻煩的重大原因,這些就之後再解釋了。至於三太子的回答,我現在可以肯定的說,三太子當時的確是「呼嚨」我,但這其中有深意,我無法完全理解,但大概可以體會為何要「呼嚨」,簡單的說,這一切是我註定該經歷的,如果我一開始就清楚的知道這是「啟靈」,不是「起乩」,那麼接下來的遭還肯定不一樣,所以三太子在當時就不予點破。



回到八個月前,當時因為三太子的回答,我深信我身體自己動起來的時候是在幫神明辨事,所以在接下來幾個月當中,我幾乎是沒有節制的放任身體自己動,用放任兩個字,代表我從來沒有失去意識,也沒失去身體控制權,另外,更不好的事情是,我常常跟我這個「主事神」請教事情,這才是最危險且不應該做的事,這個行為讓我幾乎入魔!!

 樓主| 發表於 2020-10-13 12:40:13 | 顯示全部樓層


我的啟靈經歷(三)。自問自答




身體自己動起來,我現在知道這種現像叫「靈動」,但當時我完全不知道什麼是靈動,為了行文方便,接下來敘事就使用靈動這個詞。



第一次站起來靈動之後,靈動現像變得愈來愈自然,幾乎隨時都在發生,為了不嚇到父母,我選擇直接告訴他們,因為家裡有個老姊是做能量工作的,所以他們很容易就接受了。不過,我告訴他們這件事的那一天,我做出來的動作,實在是大的有點誇張,我知道父母心裡還是會擔心的。那一天,我在家裡一到四樓到處走動,做的動作不是「道士作法」、就是「乩童起乩」,不時還大吼大叫,像獅吼功那樣的吼,聲音大到幾乎半條巷子的人都能聽到,我自己都在想,萬一隔天有鄰居問我,昨天你家裡那聲音是怎麼一回事,那真的是不知道怎麼回答,大概也只能說「電視的聲音啦」蒙混過去,還好,沒有人問起這件事。除了上述動作之外,全家人都被我「處理」了一番,「處理」是指:敲敲打打,似乎從身體抓出一堆東西往外丟。那一晚我做這些事超過四小時,完全累爆!!在之後的日子裡,這些事情每天都在發生,時間還愈來愈長!! 我這才開始發現,這樣下去不行,這一點都不好玩,但又因為當時相信,這是有神明在指揮的,神明作事總有分寸,這事總有個盡頭,再撐一下,這事應該就能過去了,沒想到,這一撐就是三個月。





另一個讓我撐下去的原因是,我的身體累歸累,但狀況卻是在好轉。我現在是在家工作,在靈動現像發生之前,我的身體其實是有狀況的,那時我能集中精神工作的時間不超過一小時,每工作不到一小時,頭腦就像要炸烈一樣,完全無法運轉,只有去躺平休息,緩解之後才有辨法繼續工作,更糟的是「轉換效率愈來愈差」,休息一小時之候工作半小時就不行了,後來我發現,打坐的轉換效率比較好,所以打坐的時間增加很多。而在我靈動一陣子之後,我發現頭腦炸烈的現像消失了,不靈動的時候,我可以連續工作兩三個小時,這讓我知道,靈動對我身體是有好處的,這也是讓我忍著疲累,一直動下去的原因。




靈動開始約三個月內,我估計平均每天都要動超過八個小時,有時甚至要十多個小時,這代表,我只能把握少數不靈動的時間來完成該做的工作,那時生活真的是一團糟。但這不是最糟的事,最糟的是,我開始「自問自答」,那時我以為,既然身體是神在指揮動作,那我可以「發問」,神再用我身體的動作回答我,就像擲茭一樣,只是改由身體動作回應,比如說眨眼、動動指頭之類的。因此,我開始跟好奇寶寶一樣,問一些我好奇的事,我好奇的事很多,比如說,靈界是怎麼一回事、我的前世、以及一些玄異知識。在我「靈動」「工作」之餘,我幾乎都在做這一件事,還因為知道了很多新鮮事,發展出一堆很奇怪的見解。




自問自答,一開始並不會覺得有何不妥,但這卻是入魔的開始,我是一直到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之後,才知道那有多恐怖。要解釋這件事,需要不少篇幅,現在先簡單形容一下,雖不精確,希望能幫助理解。打個比方,自問自答就像是陷入一個「遞迴迴圈」。為什麼說是「遞迴迴圈」,我以為我在問神,其實是在問自己,所得到的回答,其實是我心中原本就起過的念頭(但不一定有覺知),所以,「神」的回答一定會讓我很容易接受,「英雄所見略同」,接受這個答案之後,在後續思考上一定是朝這個方向,直到又有疑問,再問「神」,同樣的,我又得到一個讓人很滿意的答案,我更相信這個方向了,這種事不斷重覆,就跟「遞迴迴圈」一樣,會讓你對某一事物的看法,堅信不已、牢不可破,很難回頭,這就是心魔,入魔深了,要覺醒,就不容易了。





我以為的這個「神」,大概就是網路上有些人說的「心裡的聲音」、「高我」、或是「高靈」,名詞很多,因為每個人遇到的現像不一樣。不論是什麼名詞,其實那都還是你自己,在道家來說叫做「元神」、或「元靈」,以下我就用「元靈」這個詞好了。如果有一天,你發現了元靈的存在,在感受上,你會以為你跟元靈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人格」,其實彼此相互影響,要仔細感受才會發現,所以說,不論從元靈那裡得到什麼回答,都還是源自於心中的念頭,心中的念頭有對有錯,得到的答案自然也有對有錯,所以說,不是不能問,但要會分辨對錯!!麻煩的是,不但難分對錯,還容易偏執一方,而且一偏就一路偏下去,這就是最大的危險。而這種「自問自答」的事,在不同人身上,可能會以不同的形態出現,因為我無法直接與元靈溝通,所以用「身體動作」來溝通,但是有些人在啟靈後,是可以直接跟元靈對話的,這時用「自問自答」形容就比較不貼切,應該用「與自己對話」來形容才是。





我個人以為「與自己對話」應該比我這種「自問自答」安全許多,但仍有危險,因為元靈還是有習氣的,他可能比我們高明,卻不是絕對正確,你如果以為「元靈」說的一定對,一切都依「元靈」說的做,那還是會出問題的。所以說,人一但啟靈,一定會受考驗,是有危險的,如果這個人平日心術不正,一但啟靈,就很容易因習氣走偏,最後就著魔了,所以說,不要用追求神通的心態去強求啟靈經驗,要是不修德性,用一些奇怪的方法強行啟靈,結果往往是著魔。啟靈是修行的副產品,會在修行的次第中出現,不需強求。而我這種自行啟靈的人,大概是因緣註定,被推著非要好好修行不可吧(苦笑....)


靈動開始之後約三個月,我去了一趟日本,動機是一個「自問自答」得到的答案,這一趟日本行,我的心性愈來愈偏,應該是到了入魔的臨界點了,還好最後有懸崖勒馬,不然現在就沒辨法在這裡寫故事了。我在日本的荒堂事,下回分曉

 樓主| 發表於 2020-10-13 12:43:16 | 顯示全部樓層
我的啟靈經驗(四)


這一部份,不是很好寫,每次在腦子裡面想的寫法都不一樣,而且篇幅會很長,所以拖了一段時間都沒動手。最後我決定用「入魔」當標題。事實上,入魔這事是有深淺的,若是用百分比來表示入魔程度,我想我在出發往日本的時後,應該有二三十分,在日本一度達到六七十分,還好,創高之後就回頭了,不然現在就不會有這些文章了。至於入魔如何量化,這當然是沒辨法精確量化,我只是就自己感覺隨便舉個數字,讓讀者有個相對概念罷了。但有一件事值得一提,入魔再怎麼嚴重,也就是九十九分,或是九十九點九九九九...,永遠不會到百分百,也就是說理論上一定有救,但技術上,入到這麼深的時候,大概只有自己能救自己了。



上一篇文章說到,自問自答或是跟元靈對話是很危險的,因為那會讓人入魔,我經過二個多月的自問自答,確確實實入魔了,但當時不自知而已。我本來沒有打算去日本的,是因為自問自答,受元靈引導,我以為有些事必需去日本解決,才決定去日本的。這事就要從我的一個夢說起,就是第一篇提到的,我做了一個夢,我姊告訴我那是冤親現前,這個夢的內容其實很簡單,就是我躺著,感覺背後有個莫明的東西,很恐怖,但我不敢回頭確認那是什麼東西,我算是個大膽的人,一般來說,遇到類似狀況時,再怎麼恐懼,我一定會直接回頭確認,但在這個夢境中,我打死就是不願意回頭看一眼,但也沒打算逃走,就只是這麼僵著。過了些許時間,我背後這東西,大概是等不到我回頭,她直接就移動了180度,轉到我眼前。出現在我眼前的,是一個日式娃娃,長直髮,造形並不恐怖,沒血痕,沒刀疤,不是「鬼娃恰吉」那種恐怖的娃娃。但是,我心理卻生出莫大的恐懼,我只覺得她兩個眼睛又大又圓,散發出強大的怨念,我的恐懼不是因為她的形像恐怖,而是毫無理由,從心底源源不絕冒出來,我看著她的眼睛,不到幾秒就因為恐懼破錶而驚醒。我很清楚,這不是普通的夢,因為醒來時心還激烈的跳動!!所以數日後我才會跟我姊提起這個夢。




我開口跟我姊形容完這個夢之後,我姊馬上就有「反應」,一直咳嗽,我姊之前有告訴過我,每次有靈界的朋友要請她幫忙「傳話」時,她就會開始咳嗽(註:我姊是「收訊再轉達」,不是「出借身體」)。我看我姊咳了幾下之後,靜了一陣子,我心裡大概就有譜了。然後,我姊開口了,她告訴我她剛收到了什麼訊息,我姊「收訊」不一定良好,所以不能收到很完整的故事,而是收到一些片段畫面。我姊告訴我,我那不是單純的夢,是「她」要讓我知道「她」的存在。我姊說,我的某一世中,這個女生很愛我,但是我有一天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之後就完全不理她,連看她一眼都不看,因為我的態度,這個女生有一天終於受不了,自殺了,所以她很怨我。故事大概是這樣,是依片段拼湊出來的,不是全貌,但故事主幹是沒錯的。然後,我姊說,從她看到的畫面判斷,我那一世是在日本,宅院超級大,非富即貴。我姊給我的建議就是,多唸讖悔文迴向給她,消怨氣。這一個夢,我還跟另一位朋友提過,這位朋友不像我姊能「收訊」,但我知道她也是有特殊體質的,那時,我只是告訴她,我跟妳說一個很奇怪的夢,我啥都還沒說,她就回我說:「是一個長直髮的女生嗎?」 我說:「妳怎麼知道?」她說:「就感覺到了啊,好像就在我身邊」,然後我才把整個夢跟她說了一遍。我姊還有我那位朋友的反應,讓我深信,這的確是冤親現前。




這個夢讓我很好奇,那究竟是怎樣的前世??之後沒多久,就遇上啟靈這件事,我以為我身邊有個神可以問(我當時以為這個神是「孫悟空」),我就問祂關於這個前世的事,

我問,我那一世地位很大嗎?

祂說,沒錯。

說到日本地位最大的,第一個想到的當然是大將軍。

於是再問,是大將軍嗎?

祂說,是。

接著我就把德川幕府的每一代將軍都問了一遍,但全部都否定。其實日本史我也不很熟,只好請出google大神惡補,這才知道,德川幕府之前是足利幕府,於是再把足利幕府每一代都問過一次,問到第十二代時,出現肯定的答案,我那一世是足利幕府第十二代將軍,足利義晴。知道身份後,當然是用google好好研究一下當時的歷史,這才發現,這位將軍的確有段事蹟,可以跟我的夢境搭上關係!!




接下就要提一些日本史,才能把故事接下去,這都是從Google上看來的。



正常的狀況下,日本的大將軍統領全國軍權,行政權則在天皇手上,大將軍是輔佐天皇的。而我們最常聽到的德川幕府,其實是不正常的狀態,德川家的大將軍用軍權把天皇架空,實質掌控行政權,軍政一把抓,成為實際統治日本的人。而在德川幕府之前,是足利家的室町幕府,足利家到了最後幾代將軍時,已經罩不住地方諸候將領,所有地方將領都想取代足利家,但大將軍是世襲制,所以這些得勢的地方將領,只能把舊的大將軍趕下台,再從足利家挑個小伙子繼承大將軍職位,自已則在背後操控大將軍,實際掌控軍權。而那時的天皇還是有行政權的,尚未被架空。



足利義晴,足利家第十二代將軍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之下上台的,處境就好比中國三國時代的漢獻帝一樣,是個魁儡,但他的活動空間比漢獻帝大的多,因為日本當時並沒有哪一家諸候像曹操一樣,一家獨大,因此足利義晴仍可以利用各家諸候的矛盾來掙取自己的空間。足利義晴一生都在努力恢復大將軍的實質權力,在人生最後幾年幾乎就要成功了,卻因為親生兒子的背叛而功敗垂成,實在是很鬱悶啊。





在這樣的背景下,足利義晴曾經為了拉攏一個朝庭重臣而迎娶其女為正室,但當時足利義晴早就有老婆了,只好把元配改嫁給其他諸候,才能迎娶重臣之女。義晴的元配一定恨死他了,這就是跟我那個夢有連結的地方,「我在某一世,因為某個事件,讓一位女性恨我一生」,這是套的起來的,當然,如果回到上文再看一下我姊告訴我的內容,你會覺得套的有些勉強,但我姊看到的是一些片段,所以還有許多推敲的空間。不過有一點,我自己也覺不對,那就是我姊說她看到那個女生自殺,但歷史上足利義晴的元配改嫁之後是活到壽終正寢的,我也拿這一點問我姊,我姊則說,那可能是自殺未遂吧,因為我姊只看到自殺的畫面,沒看到人死掉的畫面。總之呢,一件事如果你想要相信,你一定會有辨法把所有不合理的事都合理化,尤其是,我當時的身心狀況,是很難不相信這事的。





這是義晴地藏寺的相關連結

http://blog.livedoor.jp/myacyoue ... hives/21915764.html

http://blog.goo.ne.jp/pzm4366/e/ed28c4079e7522cb5855b6d6cb00c3fa

http://nagisa-minami.at.webry.info/200803/article_8.html

這個地方叫「義晴地藏寺」,是足利義晴安葬的地方,不知為何,這裡有許多地藏王菩薩的像,所以名為義晴地藏寺。這個地方是在一次工事中無意被挖掘出土的,墓碑都沒有刻上名字,最後是經考古專家鑑定,才知道這是足利義晴的墓。至於這些地藏王菩薩的像,我看Google上是說,義晴晚年(他40歲就GG了)政治完全失勢後,就把心力都放在打造地藏王菩薩像上面,動機不明,可能是死後,家人不知道這些地藏王菩薩像要如何處置,就都葬在一起了。



回到我的故事。相信我某一世是足利義晴後,從自問自答中,我又得到了「足利義晴墓的無名碑中,有他元配的墓碑」這個「情報」,以及我必需去這個碑前謝罪,才能消除我身邊這個冤親的怨氣,這就是我要去日本的第一個理由。






 樓主| 發表於 2020-10-13 12:44:30 | 顯示全部樓層
那時我身體常會出現很多奇怪的感覺,最常出現的是微微的刺癢,好像有一根超細的針在扎一樣,開始自問自答之後,我以為這種感覺代表「孫悟空」要發話,我就會被動的開始自問自答。從我相信足利義晴這一世的事情之後,這種被動自問自答的現像就愈來愈多,之間不斷牽扯出各種「過去世」的事,我以為我知道了許多前世的事,更甚者,我還以為有些過去世的冤親債主就在我身邊,這些「人」可以借由「孫悟空」中繼,也跟我用自問自答的方式溝通,所以我自問自答的現像變的超級頻繁,一整天下來可能有三分之一的時間都在自問自答,這也是為什麼一開始我說,我去日本之前的入魔指數有二三十分。



就在這麼多的「對話量」之中,我又知道了一些我必需做的事,所以我的日本行又多出了兩個目的地,一個是伊勢神宮,一個是京都天龍寺。前文提到我有個做能量工作的姊姊,我還有另外一個姊姊住在日本,這次日本行,本來是我老爸老媽要去日本看孫,我則是後來才決定要一起去日本,就變成大家一起在日本過中秋的局面。因為我姊就住大阪,所以我的計畫就是,以我姊家當據點,把三個點跑完,其中最遠的就是伊勢神宮了,要搭特急電車當日來回。





到日本之初,本來一切都還好,除了我會有一些奇怪動作之外,因為事前都告訴過家人,所以沒有造成問題。第一個目的地,義晴地藏寺,雖然做了一些小丟臉的動作,很順利的完成任務。但我在伊勢神宮做的事,就不是小丟臉了,是不可能在人前做的,就用長一點的篇幅說明吧。到達伊勢神宮之後,我完全讓「孫悟空」決定我要去哪裡,我沒有走多數遊客會走的路線,而是往一個沒有遊客的方向走去,原來這條路是通到「神宮司」,就是伊勢神宮的行政大樓啦,當然沒有遊客,我一看就知道,這應該不是遊客能進去的地方,不過我還是硬著頭皮,放任我的身體給他走進去了,果然,一進去就被櫃台注意到了,只好厚著臉皮過去問了幾句話,果然得到,這裡不開放參觀的回答,我這才乖乖走出來。但我還是感覺的到,「孫悟空」很想進這棟建物,好像有啥事非辨不可。神宮司的旁邊有條小路,看來是繞著神宮司建物走的,我就沿著那條路,走到了神宮司建物的背面,因為是上坡,所以繞到背面時是由上往下俯視神宮司的。就在這裡,我停下腳步開始「作法」,說是作法,你可以想像一下,有點像是在跳阿波舞一樣,但動作比阿波舞複雜,有些動作又比較像在台灣看到起乩、或是八家將的動作。總之,就是不知道在進行啥儀式就是了。儀式進行了一段落之後,我繼續往裡面走,一直到河邊才停下來,我在河邊又繼續「作法」,還往河裡丟了些石頭,然後又返回能俯視神宮司背面的地方,看動作似乎是朝神宮司丟了一些肉眼看不見的能量,這一切才算告一段落。接著我離開這條小路,回到有遊客的地方,總算能做一些正常遊客會做的事,四處亂晃,但因為時間有限,不能太往裡面走,就這麼走著走著,「孫悟空」突然指引我去一個地方,結果祂帶我去的地方是...販賣部...祂強烈指示我要買天照大神的牌位,這件事我本來很不想照辨的,因為神位這種東西,買了就要好好供起來,不能亂丟,我也不確定帶回台灣,是不是能擺上我家的神明廳,不知道怎麼處理好的東西,總是麻煩。不過最後,我想祂一定有祂的用意,都這麼遠跑一趟到日本,還是買下來好了。而現在,我家神明廳就多了一尊日本天照大神,我想台灣會在家裡供天照大神的一定很稀有吧。





伊勢神宮之行,因為交通時間長,我在車上幾乎一直都在自問自答,在車上,「孫悟空」不斷的告訴我稍後會發生啥事,但是一件都沒應驗,這其實讓我很是疑惑,不準、或開玩笑也要有個限度,作為一個神,怎麼說話沒一件準的??但這份疑惑沒有馬上爆發就是了,當天回到大阪後,受其他事件影響(我沒寫出來的事其實還有很多),我的疑心才大爆發,當晚我幾乎沒睡,一直思考我身上這個「孫悟空」到底是什麼東西,就在半夜,我得到結論,這怎麼可能是神,這一定是魔,完蛋,我著魔了。當下我也不知如何是好,只好爬起來,對著我姊家的佛像照片猛拜。其實我除了心慌之外,身上還有許多讓人不舒服的奇怪感覺,而拜佛,真的能讓我身上不舒服的感覺立即消減,多少讓我安心一些。隔天早上,我開始思考,要如何把這個「魔」趕出我的身體,殊不知,這反而是讓我創下「入魔程度最高點」的開始。





在那之後,我不斷的嘗試著把這個魔趕出我身體,原本排定的京都行也取消了,我不斷的拜佛、念佛,但這個魔卻怎麼都趕不走。就在我有辨法試到沒辨法之際,我身上那種微微的刺癢感又來了,我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姑且再「問答」試試,這一問,感覺很不一樣,雖然我只能問「是非題」,無法直接溝通,但我還是能感覺到出來跟我應答的「人格」是有不同的,這次的問答感覺很不一樣,好像可以相信,問到最後,我居然以為這次出現的是「阿彌陀佛」,最終,我以為的「阿彌陀佛」還是沒能幫我把魔趕走,於是我開始用力懷疑,這一定是假的「阿彌陀佛」,我這樣開始懷疑之後,你猜怎麼著,「地藏王菩薩」出現了,地藏王菩薩附議我,「那個阿彌陀佛是假的,這次換地藏王菩薩來幫你把魔趕走」,這樣的過程持續了三四天,滿天神佛交替登場,我的心,其實比「孫悟空」時期還亂上數倍,行為也怪上數倍,我家人也都看不下去了,還因此吵了好幾次。





這滿天神佛,各種角色在我身上交替出現,這些角色總是某一時間在幫我,讓我的心真的安定下來,幾乎覺得可以擺脫這個魔了,但總在關鍵時刻,魔都會出現,告訴我,想擺脫我,還早呢,而原本似乎在幫忙的力量,好像又變成在害我,就好像卡通在演的,你心中有一個惡魔跟一個天使,一個在告訴你做好事,在幫你,另一個在告訴你做壞事,在害你一樣,就是因為有天使,才會一直在絕望時選擇相信,但是又有惡魔,總是在出現曙光之時把一切都搞亂,然後新的天使又出現,如此不斷循環。一直到某一刻,我幾乎要完全相信某一個角色時,這個角色用我的身體做了一個動作,那是投手三振打者之後的拉弓動作,我可以感受到他的無比喜悅,但這個動作讓我的戒心完全升起,我開始想,為什麼「他」會這麼高興??難道這一切「演出」就只是要搏取我的信任??



另一方面,這麼多角色一直「使用」我的身體的後果,讓我覺得我的意識跟我的身體愈來愈遠,雖然沒有失去控制能力,但感覺卻像中間有個「代理人」在幫你執行指令,身體雖然按自己的意識動作了,但感覺卻不像是自己在指揮,更妙的是,這個「代理人動作」領先我的意識,比如說,我面前有杯水,我想喝水的念頭才起,我就發現我的手早已握住杯子了!!這種感覺一開始讓人覺得很妙,但到後來讓人覺得恐怖,害怕會不會有一天自己完全失去身體的控制權。





這次戒心升起來沒多久之後,我就得到一個結論,這出現在我心裡的滿天神佛一定是假的,不可以相信,我決定不再跟「心裡的聲意」溝通了,要戒掉自問自答這個壞習慣。這是個正確的決定,因為當我身體做出「拉弓」動作的時候,入魔指數是創新高的,而決定戒掉「自問自答」習慣,入魔指數就幾乎歸零了。但我的苦難還沒結束,只是暫時安全而已。因為我的身體還是會想「自已動」,應該就是所謂的躁動,我必需隨時用「意志」控制住不讓他動,但人怎麼可能永遠緊繃著注意身體每一寸肌肉呢??這躁動主要是發生在左手,更麻煩的是,抑制不動會「累積」能量,愈是不讓他動,這個躁動感就愈大,就好像手裡有一股巨大的能量,若不釋放,這股能量會從左手累積到全身,頭肩頸都會僵硬到像要爆炸一樣!!所以最終我還是得讓他動。因此,接下來的日子我陷入了「動?還是不動」的兩難困境。不動,身體頂不住,動,又怕身體有一天會失控。





總之,再回台之前,我脫離了自問自答地獄,入魔的故事就先告一段落。以下我想解說一些我後來才明白的道理。我遇到的魔是「心魔」,不是「外魔」。所謂心魔,是由自己的意念引動出來的,這些魔就在你心裡,你只能讓他不出現,是不可能驅除他的,因為他就是你,你就是他,我們說啟靈,這個靈清明時就是你的元神,他執起執識時,就是你的心魔,這一部份以後還可以細說。至於「外魔」,就是所謂的「卡到了」,是有外靈在影響你。



所以說,自問自答為什麼危險??當你心中出現一個問題時,一定伴隨著許多念頭,這些念頭就會引動心魔,因此,自問自答,通常都是心魔在回應你,而不是清明的元神在回應你。就是能直接對話也一樣,如果你用「有所求」的心跟你的元神對話,那麼,回話的往往就是「心魔」,而不是元神了。





最後再解釋一下,「魔」這個字,刻板印像,魔一定要「很恐怖」「很邪惡」才是魔,但在這裡,「魔」這個字不是這樣用的,在這裡,只要是「不正」「有偏差」,就可以用「魔」這個字形容,因此一開始我說可以用百分比形容入魔的程度,最初入魔輕微的時後,人往往不知道那是魔,就像溫水煮青蛙,到最後往往是深陷泥沼而不自知。就以我心中出現的滿天神佛為例,如果我一直相信某尊神佛就在我身體內指揮我辨事,到最後我一定深信不疑,而且逢人就說,自以為自己在做好事!!事實上,我何德何能請來神佛駐體辨事呢??都是自己錯誤的念頭變現出來的假象而己。所以,如果你以後遇到某人告訴你「我身上有某某神佛在指揮我辨事」,要特別小心辨識。神仙會「抓乩」,所以說有神仙在指揮還比較有可能是真的,但神仙降乩時,人會失去意識,退駕之後不會記得自己做過什麼事,若是元神(心魔)在辨事,則不會失去意識,自已做過什麼,一清二楚,可以用這一點來觀察,分辨到底是降乩還是元神在辨事。元神辨事,如果是因果成熟,辨該辨之事,並無不可,但若元神失了清明,就是心魔,辨不該辨之事,就會有問題。至於說有佛菩薩在指揮自己辨事的,我見識不足,不敢說一定沒有,但就我的認知,佛菩薩應該不會這樣辨事,所以說,遇到有人說自己直接受佛菩薩指揮的人,更要特別小心,聽其言,觀其行才是上策。

 樓主| 發表於 2020-10-13 12:47:51 | 顯示全部樓層

我的啟靈經歷(五)。簡老師




從日本回台之後,我姊就跟我約時間,一週後帶我去台北找一位簡老師。在去找簡老師之前,我非常努力的克制自己不要「動起來」,我發現,忽視他的存在是一個好方法,只要專心做某件事,他就會暫時消失在我的意識中,所以我用「專心打電玩」來忽視他的存在。但這並不能完全解決問題,因為他雖然消失了,我的左手卻會累積躁動的能量,累積到一定程度,手甚至會開始小幅失控抖動,最後還是只能讓他動一動,一動,就意識到他存在,等能量消散了,再繼續忽視他。就這樣重複著動與不動的循環。當時我以為那是外靈作祟,心中只想著,等我去找簡老師把你這個外靈處理掉,就能結束這個詭異遭遇了。



說起簡老師,我所知不多,只知道我姊跟我姊夫都有受過他幫助,據我姊說,他從小就「看的見」,是個奇人,現在一個月當中會有幾天在台北象山免費幫人解決問題。我是在一個週六下午跟我姊去找簡老師的,老師幫人的方式很簡單,他會叫你站在他對面,讓你口念六字大明咒,兩人相距約五公尺互相對看,這樣對看幾分鐘之後,老師就能給你建議,事前完全不用對老師做任何說明。





因為要排隊,我看了老師做了四五個人後才輪到我,等待的時後,我發現我身上的「他」也朝著老師的方向看,感覺是朝著老師所站位置上方,在與「其他人」溝通似的,說溝通嗎,其實我的感覺是,他好像在聽人說教一樣。我收不到「訊息」,所以我都是用自身動作去判斷的。



輪到我的時候,我完全沒跟老師說明我的狀況,就是站在老師的對面與老師對看而已。我看著老師的動作,我感覺老師也在跟「其他人」溝通。幾分鐘後,老師給了我幾個指示。第一、我沒有外靈的問題,我遇到的是自己的靈,所以想動的時候就讓他動,自己不會害自己,沒關係的。第二、渡人必先自渡。第三、我這次來是人關。最後跟我說,我左胸有內傷,記得去買傷藥吃(這個傷我心裡有數,是幾年前騎車撞電線杆撞出來的)。




當下我的感覺就是,老師把我的狀況看的很清楚,但是沒有詳細跟我說明,只是重點提示而已。我姊以為是因為還有其他人在等,所以老師沒時間多說明;但我不這麼以為,因為我看老師處理前面幾個人所花的時間,比處理我所用的時間長上許多,所以我判斷,老師這是只說重點,剩下的留著讓我自己領會。現在看來,我當時的感覺沒有錯,而這三點,前兩點我已有領會,只剩第三點,似乎還沒碰上,可能要到關鍵事件出現才會有領會吧。




在當時,最重要的就是第一點了,聽到老師這麼一說,我心裡一顆大石頭放下來了,因為我可以從動或不動的掙扎中解放出來了,然後我有問老師,我之前那些行為是怎麼回事,老師說,那是走偏了,現在沒事了。我跟老師的對話大概就這麼多而已,對看加上對話,可能只有十分鐘吧,但這十分鐘,讓我整個人放鬆下來,對當時的我無疑是一種解脫,我以為天下太平了,只要每天花點時間讓身體自己動,就像做運動一樣,完全可以恢復正常生活。接下來大概有二三週,日子就跟我想的一樣,只要花點時間「運動」,完全不妨礙正常作息。我以為這個事件就這樣平息了,但是有一天早上,全新的苦難突然出現,我的作息又陷入空前混亂。



怎麼個混亂法,下篇待續。

 樓主| 發表於 2020-10-13 12:50:43 | 顯示全部樓層

我的啟靈經歷(六)。開壇作法

4537




見過簡老師之後,以為一切都沒事了,就是多了一項「特異功能」,花點時間讓身體隨意動動就好。這樣的日子過了約三週,因為我老姊快生小孩了,老爸老媽上新竹照顧我老姊,家中就我一人留守,大小事務都要自己打理。每天早晨都要做的事就是到神明廳燒香,有一天早上在點香時,持香的左手突然用力「抖動」,前文提到的「躁動」是我感覺有股能量想動,但只要我不允許,就不會動起來,「抖動」則是,我尚未允許,手就開始颤動了,這代表元靈有強烈意願要做某事,雖然說還是可以用意志壓下來,但身體會不舒服,因此也只有讓他動一動,不用跟身體過不去。這次的動作,是拿著香在我家各層樓都跑了一遍,持香在空中到處劃符,我無法得知這些動作的確實作用,只能用猜的,若要用一個大家比較容易想像的詞來解釋我的動作,那就像是在家中四週下結界,封門封窗的感覺。這個「工作」花了我約半個小時,還可以接受,我也不以為意。





隔天早上,手又在點香時開始抖動,我還是乖乖「工作」,這次時間比較長,還是在「下結界」,用了約兩個小時,我有一點無法接受,覺得太花時間了。第三天早上,真正的麻煩開始了,我發現我不只是持香到處比劃而已,我居然要動用神桌上的器具,於是我中止了元靈的動作,先擲茭問三太子的意思,看是否可以動用桌上器具,得到的是聖茭。既然三太子都說沒問題了,我只好繼續讓身體動,接下來的動作,就是此文的標題,開壇作法,整個就是道士在作法的樣子,這一開壇,簡直是把我累爆了,我從早上十點一直做到晚上八點,中間都是元靈在動,我完全無法做自己的事,早餐午餐都沒辨法吃。還好,作法過程中需要靜躺不動,有時一躺就是一小時,身體可以休息,不然不可能一直做到晚上八點。到了晚上總算能出門吃飯,吃過飯回家洗澡時,元靈又要動,感覺好像是作完法之後要「沐浴浄身」一樣,這一洗又是二個多小時過去。我一整天除了吃飯以外,完全沒辨法作自己的事!!更慘的是,這種事不是一天,而是持續了一週!!




關於作法的內容,倒是有幾點值得一提。



第一,我發現,最初入魔時所做的事,並非全無道理,其中有一大部份都是為了這次作法做準備。也就是說,即使入魔,元靈依然有他自己的意志要完成某件事情,這似乎是一件不小的事,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完成,所以我現在會「開壇作法」不是偶然,而是從啟靈當初,元靈就計劃好了。




第二,我似乎能理解,為啥我要從日本把天照大神請回來,因為我作法的動作,有很多是「日本規格」,日本人在神社祈願時,拍手的節奏是「拍~拍拍」,拉繩子也是這個節奏,而我就常常用這個節奏拍手跟拉繩(窗簾繩),根據這一點,我猜測,不論我現在所做的事是什麼,一定跟日本有關。



第三,我身體的「躁動」等級,從我開始作法的那一天開始,提升了數倍,原本可以忍受一個下午才會忍不住爆發讓身體動,現在則是很難忍超過半小時。而忍住不動時的不適感也提升了好幾倍,忍住不動時,光是要抵抗那股在體內流動的莫明能量,就用盡我所有的專注力,也就是說,就算是忍住不動,我也幾乎沒辨法做其他事。與其什麼事都不做,還不如就讓他動,期待事情有做完的一天。



這狀況持續了一週,這一週我家中沒有其他人,所以不用擔心家人觀感,但是一週後,家人回來了,再過不久我姊要回家坐月子,家裡就不是我自己一個人了。然而,我的症狀在一週之後並無緩減,我除了要抵抗身體不適,還要應付家人的擔心。接下來的日子,是我從啟靈以來,最辛苦的日子,也是我人生中壓力最大的一段日子,什麼升學壓力、工作壓力,跟這個相比完全微不足道。





 樓主| 發表於 2020-10-13 12:54:22 | 顯示全部樓層

我的啟靈經歷(七)。任務





上一篇提到,我發現元靈做事是有「目標」的,並非隨意而做。嚴格說,入魔時思緒紛亂,當時所做的事,有一部份是胡思亂想引發的動作,但有一部份卻是元靈為完成其目標所做的,有目標的這一部份,動作是有連續性的。意識到這件事之後,我就開始在猜,那麼元靈的目標是什麼??為什麼會想要做這些事呢??為什麼我幾乎完全失去自已的時間,被逼著一直做這些事呢??



我大膽假設,或許是有任務吧,這樣的假設,其實是讓我繼續撐下去的一大動力,若假設正確,那麼我只要撐到有一天任務完成,我就可以恢復正常生活了。然後我又思量著,若真有任務,這任務到底是什麼,根據種種現象出現的時間,我又假設,這任務一定跟我大姊剛出生的小孩有關,至於我為什麼這樣猜,就不解釋了。



上一篇說到,我姊是回老家坐月子的,而我開壇作法,大約是她回到家的一周前。這段時間,我家對面的房子正好在翻新,整棟樓拆到只剩結構體,再重新「蓋回來」,這是大工程,大概有兩三個月的時間都是烏煙障氣的。現代人可能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就是吵了點而已,但若是我袓父母輩的人,就會有「土神」的概念,「土神」簡單來說,泛指某塊土地上的鬼神、煞氣,人若是在土地上動工,就會驚動這些神煞,不只是對這塊土地有影響,對周遭鄰居也都有影響,所以在開工時都要祭拜,就是這個道理。而對周邊的影響,除非是沖煞非常嚴重,否則成人是不會有什麼感覺的,但小孩子不同,小孩子最容易被這些煞氣影響,尤其是新生兒。所以袓父母那一輩的人,如果發現鄰居有工事進行中,而自家小孩成天哭鬧不安穩,就會認為這是「犯土神」,要處理一下,除了去廟裡給小孩子安土神之外,家中四週要灑鹽米(就是鹽加米),以擋煞氣。





我個人也是有土神概念的,所以我就猜,我的「開壇作法」莫非是在幫即將到家的小姪子擋煞氣?我會這麼想的理由有二,一是我家正對面在施工,算是正沖,正沖能量是很強的。二是新生兒第一個月,根本未固,本就不宜沖煞,加上我這個姪子出生過程萬分驚險,比一般新生兒脆弱,恐怕受不了正沖這麼強的煞氣。



我姊回家的前三天,我的動作都呼應著我的假設。比如說,拿著泡過豆子的水在家四處鬼畫(那是準備作豆漿時泡黃豆的水),還有就是買了一大堆紅豆跟鹽,用綿布手套裝起來,放在家中各角落。上面說在台灣老一輩是用鹽米,我則是用紅豆跟鹽,我覺得這似乎是「日本例」,在日本灑豆是驅鬼,灑鹽是淨化,我經歷過這些事後,知道這些古例絕非迷信,都是有道理的。總之,前三天我就像是在補破網一樣,在家裡到處「打補丁」,雖然我什麼都看不到,只能靠動作來猜測我在做什麼。




說也奇怪,我這姪子回來前兩天還有一點睡不安穩,第三天開始就幾乎都能睡的安穩了,現在的人可能覺得小孩睡安穩是很平常的事,但我媽的一個朋友來我家時,看到我家對面在施工,第一個就問,那小孩都睡的好嗎??可見「土神」的觀念在老一輩是存在的,而且老一輩看了這麼多小孩長大,住家附近有工事小孩就會受影響,是確實的經驗法則,不能用「迷信」貶抑的。




至於我自己的狀況,只能說「慘」,前三天忙著補破網,第四天開始雖然不補破網了,但我一整天幾乎都是在執行「元靈的意志」,我說過,我從沒失去身體的控制權,但在這一個月中,我若抵抗不執行元靈意志,身體就會超極不舒服,不舒服的程度是啟靈以來之最!! 所以,我雖然技術上可以抵抗,實際上只有乖乖聽話的份。一天當中,可能會有三四小時時靜躺不動,其他的時間有時像是在作法,有時像是在打太極拳,有時會有一些很奇怪的動作跟表情,一整天從早到晚,我都沒時間做自己的事,但總是要擠出一兩個小時來處理工作的事,那真的是非常痛苦,因為要忍受身體的不舒服才有辨法工作。這段時間內,我每天一定要努力做到的事就是「準時吃飯」,因為這是我告訴我家人「我還沒瘋」的唯一方式,我除了吃飯時間之外,在家人眼中,真的是跟瘋了沒兩樣。我每天都要做到我已經很強烈抗拒元靈時,才會停下來睡覺,有時後會從一早起來一直做到隔日凌晨二三點才停止!!那時我的感覺是,元靈似乎打算24小時都要做這些事,完全沒有停止的打算!!





這種日子我撐了一個月,支持我撐下去最大的動力就是相信這是個「任務」,只要等我姊坐完月子離開老家,任務就能結束。但是,我姊離開之後,過了一二天,我的狀況還是沒有改善,可見我的假設不正確,這整件事似乎不能用「任務」來解釋,我也無法預期「終點」會在哪裡,但若無法期待終點,我實在也無法再撐下去了。這時,只有去樓上問三太子了,前文有提過,最初我是有被三太子呼嚨過的,所以接下來這段時間我就是死撐活撐,我也不太想去問三太子,但是這種事,要問人也沒人可以問,信人不如信神,所以到最後還是只能問神。三太子給我的答案是,認同我的「任務」假設,但是關於任務內容則不許提問,另外就是有給我一個「任務結束」的時間,就在一二天後的凌晨一點。此時的我,就像是漂在海上的人抓到一塊浮木,又有了新的希望支持我撐下去。





過了幾天,總算讓我撐到該結束的時間,按三太子所說,一點該要結束,但我看著我身體一直動到一點半都沒有要停的跡象,我心裡只有一個想法,果然又被呼嚨了,於是我很生氣的停止所有動作,睡覺去了。



隔天,我抱著一點點希望撐下去,又一直動到了下午,這時我已經忍無可忍,於是我很生氣的擲茭問三太子,任務結束了嗎??三太子回答:凌晨一點就準時結束了。於是我很疑惑的問,那為什麼我還一直在動??三太子的回答是:那要我自己喊停才能停。這其實是個很重要的回答,只是那個時候的我聽不懂。當時我還是半信半疑,以為這該不會又是三太子在呼嚨我吧??



在這之後,我的身體還是會想動,但是跟之前這一個月有兩點明顯不同,第一、若抵抗不動,身體不舒服的程度大幅下降了,也就是說,我比較能依自己的意志決定要不要執行元靈的意志。第二、所做的動作跟之前一個月有明顯的不同。從這兩個現象來推論,任務是存在的,也確實結束了,不然不會突然有這麼大的變化,也就是說,這次三太子並沒有呼嚨我。





走到這裡,最難過的時間算是撐過去了,剩下的問題就是,為什麼我還是會「自己動」??我該不該依元靈意志動??這樣的現象到底有沒有結束的一天??這些問題的答案,就留到下一篇吧,那應該是最後一篇了,因為我就是找到這些問題的答案,完全安心下來,才開始寫這些文章

 樓主| 發表於 2020-10-13 12:59:26 | 顯示全部樓層

我的啟靈經歷(八)。內在小孩(Inner Child)



最後一篇,用內在小孩(Inner Child)當標題,好像有點跳Tone,其實是有深義的,就看我怎麼把故事說到Inner Child上吧。



上一篇提到,我最後的問題是,不知道為什麼動,不知道該不該放任他動,所以不安,為了解決這個不安,我在網路上搜索各種與啟靈相關的資訊,但大多數與啟靈相關的文章,對我幫助都不大,因為網路上分享出來的啟靈經驗,與我自身經歷都不相似,也沒有人能深入解釋啟靈背後的真實道理。簡單比較我自己的經驗與網路上其他人的經驗,我發現,其他人都是把啟靈當成一個「功法」在練,都是自己有空閒的時後去「練功」,我則相反,我是「被功練」,被身體的不舒服逼著一直在「練功」,這一點讓我完全想不透,一樣是「啟靈」,怎麼完全不一樣??



經過一陣子的Google搜尋,確認「啟靈」這個關鍵字幫助不大之後,我開始搜尋其他關鍵字,最後,好不容易,發現了一些對我有幫助的網站,有益的網站數量,真的是屈指可數,在此把兩個最重要的連結列出如下





八識-淨宗學院http://new.jingzong.org/Item/2601.aspx

仙佛釋疑-魂識妙義篇http://www.goon-herng.tw/old/book-l.htm#1



仔細研究這兩個連結,若理解了,就能解答我所有疑惑。但這兩個連結所寫的內容,可不是這麼好理解,我也不是光讀文字就懂,我是用這些內容,想辨法得到一個可以解釋我親身經歷的推論,有了明確推論後,就去找三太子擲茭,是的,確認方式就是問三太子,因為我不能通靈,只能擲茭問是非題,所以自己一定要有明確推論,才有辨法擲茭問三太子。每次問過三太子,就能得到一個「確認過的論點」,再用這個論點,回去再推敲上面這兩個連結的內容,同時,有了一個新的論點,對自身的行為就會有新的認識,就這樣,用這些新的認識,再進一步去思考「八識」與「魂識妙義」,我不斷反覆這樣的思辨過程,直到我得到一個能解釋我「啟靈」現象的論述,我才安下心來。




順帶一提,「仙佛釋疑」這個網頁的資料量相當大,其中多是三太子開示,我也有擲茭問三太子:「這網頁,除去人為打字排版脫漏錯誤以外,說是三太子開示的部份,都是三太子開示的內容嗎?」。結果聖茭。所以在此也推薦這個網頁,十分值得認真研讀,但因資料量大,難免有脫漏錯誤,遇有疑義,還是在心中打一個問號為佳。



接下來,我要把我最後理解到,如何解釋「啟靈」現象的論述寫下來,這事本就不好懂,我也不能保證我寫下來的完全正確,但我可以保證,這是我很認真思辨之後得到的結論,在大方向上應該正確,希望對那些遇到「啟靈」現象卻不知如何自處的人有幫助。




先引用「八識-淨宗學院」這個連結的內容

◎  八識,是法相唯識家所用的名相。法相唯識是佛門的「心理學」,也是佛門各宗共同的學習科目。

◎  八識,包括眼、耳、鼻、舌、身、意等六識,加上第七末那識,第八阿賴耶識。

◎  中國人常說的「三心二意」,「三心」即是指第六意識、第七末那、第八阿賴耶,「二意」合指第六意識與第七末那識。末那識稱為「意根」,是第六意識所依的體;第六意識即是第七末那識所起的業用。





要理解「啟靈」,就要理解「意識」怎麼產生、「心」怎麼作用。「三心」指六、七、八識,簡言之,我們一般以為的「心」可以分為三個部份,就是這六七八識。其中第六識跟第七識有「起意」的作用,第八識則沒有,所以說是「二意」。



一般人心中時時刻刻都在起念頭,那麼,一個念頭是怎麼起的??其實是可以「分解動作」的,這分解動作是由「三心」輪流起作用完成的,時序上可以寫成「6-7-8-7-6」,用現在的工程知識去比擬的話,你可以想像,每一個「識」都是一個「模組」,簡述如下



第六識具有「接收外界訊號的感應器,以及一個運算器」

第七識具有「接收第六識訊號的接收器,發送訊號至第六識的發訊器,讀寫第八識的讀寫頭,以及一個運算器」

第八識則是一個超級大硬碟、超級資料庫





一個念頭的產生,一定要有一個輸入訊號,這訊號可能是第六識從外界接收到的,或是第六識這個感應器本身產生的「雜訊」,第六識將這訊號傳到第七識,第七識收到第六識來的訊號後,會根據這個訊號,到資料庫裡面把跟這個訊號相關的資料給讀出來,讀到資料之後,第七識的運算器就會依這些資料做計算,計算出來的結果,就是「意識」,第七識算出來的就是「第七意識」,這結果會被回寫到第八識裡,第八識這個資料庫的資料就是這麼來的,現在讀取的資料,都是過去世、無始刧以來所寫下來的,鉅細糜遺、點滴不漏;另一方面,第七意識也會被傳送到第六識去,第六識收到第七意識之後,又會用第六識的運算器再計算一次,計算的結果就是「第六意識」,我們一般人所察覺到的「念頭」,就是第六意識,這也就是我們以為的「我」。而我們的念頭究竟有多少??淨空法師電視說法告訴我們,依佛經內容,人一秒鐘要起一千二百八十兆個念頭,這不是精確數字,是概說,但光看這個數量級就很驚人,而這麼多的念頭當中,我們只能察覺到一小部份而以,這一小部份就是一般人所知道的「我的思想」。





上面所說的「訊號」,就是佛經裡所說的「法塵」,這個塵來源,有外來的,也有自己起的,上面用「雜訊」來形容自己起的塵。而外來的塵,比方說,身邊的人動了一個念頭,這個念頭是會被我們的第六識接收到的,這就是一個塵,如果說這個塵進來之後,能走完「6-7-8-7-6」的流程,我們就能知道對方心裡在想什麼,這其實是一種「本能」,但是一般人並不具備這種能力,這是因為有東西障礙住了,這個障礙,其實就跟啟靈現象有關係。



 樓主| 發表於 2020-10-13 13:02:04 | 顯示全部樓層

「啟靈」這兩個字,很容易讓人誤會,啟靈是啟發一個新的靈,這個靈加諸在我們身上,帶來了一些不平常的體驗。但你若詳讀「仙佛釋疑」這個網頁的內容,你就會知道,人有三魂七魄,三魂是靈魂、生魂、覺魂,主管思維的是靈魂,靈魂就這麼一條,是不會增加的,所以說「啟靈」決對不是「有一條新的靈加到我們身上」。若是有另一條靈加到我們的人身,就會產生「外靈」的問題,一般來說這不是好事,外靈問題所產生的現象與啟靈不同,而外靈問題有外靈問題的處理方式,面對「外靈附體」跟面對「啟靈」是不同的,若是誤認症狀,用錯方法,後果可能挺麻煩的。





再回到啟靈,既然啟靈不是「啟一條新的靈」,那麼啟靈是在啟什麼呢??其實啟靈所啟的,是第六意識與第七意識之間的「濾過器」。上面解說了「塵」的概念,身邊的人動一個念頭,對我而言是一個外來的塵,同樣的,身邊的鬼神動了一個念頭,對我而言還是一個塵,第六識的接收器在接收這些塵是無差別的,不管源頭是人是鬼是神,全都收,但是呢,人在投胎的時後,在第六識與第七識之間安裝了一個「濾過器」,把外來的「塵」都給擋下了,也就是說,只有自己第六識產生的塵可以走完「6-7-8-7-6」,形成自我意識。啟靈,就是把這個濾過器給「開啟」了,濾過器開啟之後,靈界來的訊息,就會走完「6-7-8-7」的流程,形成另一個我,這就是「元神」,或是稱為「元靈」,或西方稱為「高靈」,因為這不是我們習慣的「我」,所以在「我」的認知裡,這是「他」,不是「我」,但說到底,這還是我,所以稱為「他我」。另外再補充一下,為什麼流程少了一個「6」呢??要控制身體,一定是由第六識發號施令,在啟靈的狀態下,「他我」可以控制身體靈動,可見「他我」還是有走到「6」的,但是並沒有走過「第六識運算」這一關,所以在流程上我還是寫「6-7-8-7」。





啟靈可能出現很多不同的現象,我只是跟據我自己的經驗推論。我自己的啟靈狀態是,會靈動,但是我收不到靈訊,沒辨法知道元靈的想法。有些人啟靈,身體不會靈動,但卻能收到靈訊,清楚知道元靈的想法。也有些人,既會靈動,也能知道元靈想法。就我所知,收不到靈訊的人,是「知障」太重,自我認知太強,所以無法察知「他我」的想法。而不能靈動的人,可能是「自我深處」排斥「他我」控制身體,在第六識裡就拒絕第七意識控制身體,以致無法靈動。



說到這裡,我要提一個之前都沒寫出來的現象,其實我在剛開始啟靈的時候,在靈動當中,臉部常常出現其他「人格」的表情,現在我知道,這些「人格」,都是我過去世的「人格」,而每個人格,都會出來做一些動作,有好多都是「自殺」的動作,像「切腹自殺」就出現了很多次,「自刎」好像只出現一次。現在我知道,這些都是過去世的「執識」,執識就是「沉重、放不下的記憶」,動作再現,是在釋放執識。自殺,其沉重想當然爾,所以一開始很常出現自殺,到後來就比較少出現「自殺」了,但出現的「執識」可以說是千奇百怪,還有有很多「不是人」的動作。





會提到「釋放執識」,是為了解釋,為什麼我的啟靈現像是「被功練」,而不是「練功」。原來,啟靈之後,「他我」就起作用,也就是元靈出現,元靈會感應到周遭冤親債主的存在,這些冤親債主的存在,會勾起第八識中對應的執識,元靈一定會想要把這些「執識」釋放掉,釋放的方式因執識而異,但都需要身體動作配合才能釋放,如果身體,也就是「自我」無法配合「他我」,或是「自我」抗拒「他我」,不願意讓「他我」控制身體,「他我」就會把這份無法釋放的執識轉化成相應的能量,堆積在身體相應的部位,造成身體不舒服,目的就是要讓「自我」知道,有一件事還等著你做,不准忘了!! 這股能量的大小會決定身體不舒服的程度,而決定能量大小的因素有二,其一是執識深淺,其二是元靈能量強弱,也就是你這一個人靈魂的能量強弱。執識強、加上靈魂能量也強,這股能量就會讓人超級不舒服,非馬上配合「他我」靈動不可。而多數啟靈的人,似乎沒有這個問題,那是因為,「他我」在身體種下的能量沒有強到讓你馬上不舒服,但這些能量確實存在,而且會慢慢累積(每勾起一件執識就累積一份),等到人有空「練功」靈動時,執識釋放了,壞能量散去,人就覺得分外舒服,所以多數啟靈的人,都會很樂意找時間練功靈動。





所以說,啟靈,不是等到身體會靈動才算啟靈,啟靈應該會比靈動早,啟靈一陣子之後才有辨法靈動,至少我是這樣。我在前幾篇文章有提過,我在開始靈動之前,身體狀況很差,工作精神集中超過半個小時,頭就像要炸掉一樣,眼睛常常會無法看東西,最嚴重時只要眼睛一張開就是強烈酸澀刺痛,一定要閉目養神一陣子才有辨法再使用眼睛。現在我知道,那都是元靈已經有感應(但還不會靈動,我也還不知道這世界上有這回事),在堆積壞能量了。現在經過好一陣子激烈靈動之後,這些現像幾乎都不再出現了。



說到這裡,我想應該有人跟我有一樣的疑惑,元靈,怎麼就不能好好跟我商量呢??怎麼就不會用比較「溫合」的方式,一定要這樣逼人嗎(我真的被逼的很慘)??尤其在西方靈修裡,把元靈稱作高靈,感覺他應該就是要比我高明很多才是,怎麼會用這麼小孩子氣的方法來逼我呢??





這就是這篇文章標題的深意,西方靈修裡有高靈、內在小孩(Inner Child)等名詞,高靈就是內在小孩,就是道家說的元神、元靈,都是同一件事,只是名詞不同而已。這些靈修資訊,都還蠻鼓勵靈修的人「聽從內在小孩聲音」「聽從高靈指導」,其實,高靈的話可以聽,但若一味的聽從,自己都不加思考判斷,就會出事,這些靈修資訊很少提到這一點,所以我用內在小孩當標題,要把這一點給點出來。



來玩一下文字遊戲,元靈=內在小孩,內在小孩很孩子氣,這不是天經地義嗎??事實上就是如此,如果你經歷過我所經歷的,你就能體會內在小孩有多孩子氣。幾個月前,我已經知道這是啟靈現象,雖然比較安心了,但仍有一個困擾,就是靈動起來,不知道要如何結束。我知道靈動一定跟能量有關,所以我不敢粗暴的徑自打斷靈動,若是把身體能量弄的一團糟,難過的還是自己,但若不打斷,期待元靈自行結束收工,則從來沒有實現過,永遠都是等到我耐性用盡(有時一動就六個小時沒停過),已經是自己對著自己生氣,要求他中止,他才中止,這種事不知道發生過幾次,到後來我才發現,他其實無法拒絕你的要求!!你要求他停,他一定得照辨,但你得要夠堅定,只要你有一點點心軟,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停了,他就會繼續動下去。另一個有趣的現象是,最後要求他中止時,雖然他會照辨,但總會現出心不甘情不願的表情來,完全就是小孩子。我最後能安心下來,就是我終於發現,正確讓元靈停工的方法,那就是堅定的告訴他,我要收工了,他就會配合。





元靈使小孩子氣的原因,其實上面有寫到了,那就是元靈的流程只走了「6-7-8-7」,缺了「6」,也就是說,第六識裡有個很重要的能力,是元靈缺少的,這個能力就是「依客觀環境做判斷,對自己本能需求做出約束」,這個能力屬於第六識,所以元靈沒有這個能力,少了這個重要的自制約束力,行為就是小孩子氣,元靈就是這樣,他感應到的事,他想做的事,都很單純,就是本能需要,就是這份單純,所以把元靈也稱為內在小孩。但若缺少自制力,原本是好事也有可能會做過頭而壞了事,所以說,不能一味的聽從元靈指示,因為這個重要的自制力在「自我」這裡,不在「他我」那裡,自我若不做判斷,約束自制,就很容易「做過頭」,好事做過頭就變成壞事了。



第六識跟第七識,原本是緊密結合的,緊密結合時,就不會分「自我」「他我」了,也就是說,第六識跟第七識是因為得人身才分離的,因此,啟靈的人感受到的「元靈」,並不是這條靈魂完整的樣貌,只有在人死之後,六七識合一,這時的靈魂,才是這個靈魂完整的樣貌。也就是說,元靈只是你的「原形」,他知道過去世的事,你不知道,這方面他懂的一定比你多,但不代表元靈是「大智慧」的存在,所以不能事事都聽元靈的,自己一定要有思辨判斷才行!!





啟靈經歷寫到這裡,總算是寫完了。其實我寫這一堆東西,就只是想把最後這一篇的內容寫出來讓大家知道,但若直接寫最後這一篇,可能沒說服力也很難懂,所以才把整個故事大略寫了一回。經歷這一回,感覺是一場震撼教育,在迷惘中不斷找尋答案,知道了很多以往連想都不會去想的事,寫出來,或許將來有人遇到跟我類似的事,Google看到此文,會有幫助。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