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258|回復: 2

澎湖小法相關研究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10-12 06:38:5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試駕不成反被試
靈異
2018年4月28日 22:55
安安,在文章開始前我要抱怨一下,說我開戰也沒差,沒有宮廟辦事是用釋迦牟尼的名義啦,而且還會掛駕是什麼鬼,我聽到我朋友說某間宮廟辦事發起來的時候自報行頭說是釋迦牟尼,我差點沒從褲襠掏出火箭筒把它給炸了,有腦都知道釋迦牟尼已經涅槃了不可能再回來了!!!
沒有人高中畢業還回去再讀三年啦。
這還不打緊,他居然還指示信徒準備三牲來祭改,哇靠  我堂堂天人師 善逝 明行足 佛世尊  釋迦牟尼  要靠殺其他動物來幫人祭改?!  誰她媽快來一刀結束我的苦難

佛教教主會降駕  會祭改 還會推廣殺生?
滑天下之大稽。
------------------

正文


一年前吧,我要去我舅舅那邊幫忙,他是吳三王乩身,這幾天是祂的壽誕  祂要出轎回花蓮熱鬧,三王要下來交代注意事項,我有一個朋友也想跟我去,他本身會一些法術和指法,而且他很愛試駕,不像我,我試駕比較溫和 都是出對子或是問神明問題以辨明真假,而我朋友就是那種人家在熱鬧的時候,在旁邊偷偷打手印的那種,那個很麻煩  如果他們的小法團不會救駕就死定了。

他說要跟我去的時候我就知道他要幹嘛了,跟就跟 到時候被三王電的很難看你就知道,到了我舅舅那裡閒聊了一陣之後,只見我舅舅突然打了一個大嗝,我舅舅說只是三王跟他的暗號,意思是我要來了,這時候要讓我舅舅遠離傢具,因為三王都是下重駕力氣很大,上次舅舅的木頭椅子就是因為這樣被三王蹬出一個大洞,我靠 那椅子實心的啊,只見吳王下來直接開始交代:爐下弟子,吾乃吳三王 ,準備紙筆記下 吾只說重點。

等到交代晚已經是一小時後了,隨後三王便說:今公事已畢,爐下弟子,有何疑難雜症稟來無妨。

我那朋友說是遲那是快,直接朝我舅舅捏了一個手印打去,一印飛過,只見我舅舅一個踉蹌後退了三步後,瞬間身體又拉正,回頭朝我給我朋友這個方向大聲說道:小子膽量不小,敢試本府!既然來客如此有心準備大禮,本府身為主家豈能失禮?

說完三王直接對空書符,朝我朋友 腳蹬地 指一比 大喝:去!
我已經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了,所以我偷偷的從我朋友旁邊移到他後面,準備接他,當王爺的去字話音一落,我同學直接直直的往後躺,我看著他 問道:感覺怎麼樣啊?

他說:……像被卡車撞到頭一樣…暈


後來呢  我朋友就變成王爺的信徒了 連試駕的壞毛病都改了呢  還不趕快買個三組回家拜嗎?!   



好山好水好兄弟

 樓主| 發表於 2020-10-12 06:44:23 | 顯示全部樓層
Re: [分享] 恆春地區的借乩與請乩童
作者: tommytsai123(原文連結)
5個月
若需要引用,請標明



澎湖跟恆春,在信仰文化上最大的特色,就是:「乩童」與「法師」的相輔相成。
也就是說,乩童必需要經過法師的訓練,乩童在沒有法師輔助的情況下,絕大多數沒有辦法獨力完成一項法事科儀。而且,很多法事科儀的一些環節,其實法師的份量比乩童來得重要。

乩童的來源,除了一般常見的「採青乩(抓生乩)」或偏向靈修與靈山派的「打坐」造成「靈動」以外,在高屏、澎湖與恆春較為常見的,是法師與老乩童的傳承,也就是「訓乩」或「坐駕」。

「坐駕」在東港稱為「訓鑾」,原理與「打坐」相同,就是讓人與神靈的磁場相契合。在東港與澎湖比較常見的,是讓人手握手轎或鸞筆(桃筆),法師在旁敲木板(法師稱那塊木板為:封旨、奉旨)催咒,如果能夠起乩,再來才有正式的「訓乩」。

因為乩童沒有經過法師的訓練便無法「成乩」,在澎湖與恆春,也就開始形成別具特色的各種用來考驗乩童的「試乩」、「試駕」與「試壇」的方法與法事。

所謂的「試乩」,從最簡單的故意講反話或給錯誤的訊息,抑或是問一個問題要乩童回答,看乩童是否當場拆穿、正確回答,還是就將錯就錯順著你的話回答,這樣考驗乩童的功力,或是要乩童當場「展神威」這樣都有。

在澎湖,所謂的「試駕」是法師會用「指訣(指法)」或「暗指」試圖把神靈打出乩童的肉體,也是用來試驗乩童是否有「跳假乩」。若是神靈被打出乩童的肉體,則有「救駕」科儀,同樣是用「指訣」與「符法(符咒)」讓神靈會到乩童肉體。

當然,這種「試駕」與「救駕」通常是只有大事或出門繞境才比較會看到的。如果只是平常的請神降乩濟世問事,則是會「對指」。看乩童起駕的姿勢、儀態與手指拗怎麼樣的「法指」,這樣確認是哪一位神駕降乩。

在澎湖,法師會要求乩童起駕時打的「法指」,要跟神像一模一樣,這樣才能算數,才能算是「神駕起駕」。

恆春的部分,則是這位版友所提到的。另外也有「下地府(透獄、下府)」、「鎖口針」、「背插五營旗」與「爬刀梯」這樣去測驗一位剛完成受禁(坐禁)的「新乩」。

「下地府」據我一位本身就是恆春法師的朋友表示:這是老乩要帶新乩下去地府,跟新乩的祖先告知他的這位子孫已經被神明「買斷」當乩身,順便教導新乩與神明「押庫錢」;有時候則是有人過往才會做,絕非一般的「觀落陰」或「代觀問事」。

並非所有地方都有法師,像嘉義人與台南人神壇通常就不太用法師,都是請神駕降乩或觀手轎,在宜蘭則是請神駕「觀輦轎」直接處理。但是,在鹿港、高屏、澎湖與恆春的宮廟與神壇,則特別重視法師的存在與地位。

在鹿港,乩童與法師之間的關係也很微妙,通常法師與乩童會一起訓練,也要法師「開壇請神」。也有些宮廟是不用法師,由乩童獨力完成法事科儀(如:北頭忠義廟),反之亦然。但是,據我所知,在鹿港小法的法事科儀中,並未發展出像澎湖與恆春那樣的「試乩」、「試駕」與「試壇」。

恆春半島的法師與小法最大的特色,除了下面版友提到的神駕也會降乩下來教東西以外(這個在澎湖也有),便是絕大多數都是靠「口耳相傳」,不像澎湖或台南的小法,通常都有明確的「咒簿」、「符簿」與「指簿」。

澎湖小法的「咒簿」、「符簿」與「指簿」通常每間宮廟會有一些差異,也會看到神駕下來教東西,或是給新訓練的小福官「考試」。

之前我有介紹過高雄地區的「四駕(四輦轎)」通常都要請紅頭法師來敲鑼鼓催咒請神。在澎湖與恆春,則是乩童必需經過法師的「訓乩」,兩者也要一起受禁,出禁(出關)後則必需經過法師的「試乩」、「試駕」與「試壇」才能「成乩」。

最後,雖然這篇名為「淺談乩童與法師之間的關係」,實際上談了不少東西。我個人希望大家不要胡亂「試乩」、「試駕」與「試壇」,你覺得他是否準確是一回事,你心裡有數就好,不要因為覺得對方不準確而開始「試探」。
在完全不懂的情況做這些事,不只會被廟方人員視為你在「試神」與「試宮」,是非常非常非常不尊重宮廟、神明與乩身的行為。
這不只會有生命危險,可能還會在你的運勢上帶來不良影響,所謂的「反噬之力,物極必反」是屢試不爽又很不堪設想的。

 樓主| 發表於 2020-10-12 14:29:55 | 顯示全部樓層
試駕:發動術法使乩童退僮。可以測試該乩身是真乩或假乩。突然想間發動偷襲,假乩不受影響。真乩功力不夠的會昏厥,功夫高的會進行反擊。測驗官功夫不夠的也會遭到反噬~

救駕:使得昏厥的乩童能補滿血,重新回復戰鬥力。

https://youtu.be/7-lXu5wszW4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