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1281|回復: 83

分享個人心路歷程~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8-31 22:58:3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很抱歉,過了兩年後現在才上線跟大家見面,當初跟大家推薦的桃枝竹木湯,

因為當時寄給外縣市的朋友,許多人都說沒效,而我才想起當初那位長輩表示必須要新切下來最遲不超過兩個小時就要和水煮開,

所以對於版上當初一些住外縣市又急需的朋友實在很對不起,愧對各位。那段時間因為忙考試,接著又有體試和接連的一年受訓,

忙到現在才提筆寫下這一路走來跌撞的經歷,我覺得一定要把這些寫出來,或許有些老師能從中發現鬼靈的一些弱點或破綻,

也是值得的,希望能多少幫助一些人。

我的繼母(或者該稱法定母親),從我小時候就開始養鬼,家裡大大小小的事情,包括父親出門在外拈花惹草,

或是我和妹妹打開她養鬼的木龕,她都能知道,家裡永遠打掃的一塵不染,用餐永遠多擺碗筷,家裡永遠有許多鬼,

特別是在神龕裡的祖先牌位以及神像和各個陰暗房間,而我的房間一直都是她念經養鬼的地方。

小學我和妹妹在二樓寫功課,常聽到父親的車子或繼母的機車回來的聲音,包括外面鐵門開啟、家門打開的聲音,

甚至繼母在樓下喚我們下去的聲音,我和妹妹三人都不約而同聽到,也多次下樓查看,沒見到人、車。

國2下,體能變好之後,就只有妹妹們聽到而已。小學和妹妹們同睡一張床,睡夢中被妹妹驚叫聲吵醒,

原因是她們說床鋪一直在搖動,甚至衣櫃也在搖動,但我個人則沒有感覺到床在搖動或是衣櫃搖動。



但這些對我來說都不可怕,唯一令我感到絕望的是繼母常趁父親外出一兩天遠門時把我綁在床上和那些她口稱師姐的人強暴羞辱我。

家裡有時會來一位全身刺青、聲音宏亮、平頭蓄鬍男人,他身上散發著濃黑的恐怖霧氣

而繼母則是灰色帶有稀薄的黑色霧氣,繼母尊稱此人為師父。

孩提時還不太明白這些霧氣代表什麼,而我腦袋中似有一顆眼睛,每當我閉上眼時,

能看得更清楚那些鬼靈以及它們具有的能量強弱,同樣的活人身上的霧氣也是閉上眼後顏色更清楚,

有的更明亮有的更灰暗。
繼母在當時常預言未來發生的事情,直到她死前說的,到目前都一一發生,這是我一直百思不解的。

說實在我覺得有些事情本不會發生,但是她們總能在關鍵處加以推波助瀾,促使其發生。

另外還有她們引以為傲的過運一詞,我到現在還是弄不懂其中機制,或許是高能量、純正能量被轉換、吸走,

我知道版上臥虎藏龍,或許有老師願意解答如何預防。


上國中換了另一間昏暗無窗有著凶狠老女鬼的房間,其他鬼都怕它。繼母堅持要我去配付眼鏡,

但我並無近視,配了一付100度的金框眼鏡給我,就讀的國中不知怎地,霸凌風氣十分盛行,當時如果沒認個外面的8+9做老大,

就像手機沒拿哀鳳似的,走路都不敢抬頭,有跟老大的威風凜凜、天天像中樂透似的不可一世。

也不知是哪位諸葛武侯轉世的不世奇才竟議論起我的金框眼鏡可能代表著財富象徵,開始了數年充滿奇幻冒險的霸凌之旅。

三天兩頭除了被打的流鼻血、頭被押去浸馬桶,藏在襪子、鞋墊、筆管、書本夾縫裡的50元總是被搶走,

偶爾被脫下內褲讓他們檢查有否長出新陰毛(我天生長得像女生、目前也沒啥鬍子和腋毛),其實只要乖乖把錢交出來,

就沒事,但那是父親辛苦血汗錢,總覺得不甘心,不想給。



我發現當時那些被霸凌的同學多數都很善良也不想計較和報復,她們周圍的霧氣大多都是亮紅色或是亮紅白色的

,有的沒被霸凌的開朗同學霧氣是亮紅黃色或是亮黃白色的;


而那些喜歡霸凌他人的龜孫則是暗紅色、灰色、有的甚至帶有一點黑灰色,

有些鬼靈可以自由進出那些灰色和黑灰色的人渣體內。


但大部分的同學似乎霧氣很飽滿的樣子,所以鬼靈想進卻進不去,樣子有點像神經元細胞的突觸,想鑽卻鑽不進。

這些情況跟念小學記憶中的樣子差不多。


每天當作修忍辱,直到國二下照例被打一頓、喝幾口馬桶水、早午餐沒著落的日常某一天,

他們這次拉著我到啟智班專用的四樓教室說要給我見識見識,我看到好幾個國三的人渣學長熊抱著啟智班的女生,

女生們的制服和內衣都被扯下來,人渣們的下體還緊貼女生的屁股不停地抖動,有的女生腿上流了一股鮮血,哭著說好痛

,人渣們還愈加興奮地撞擊著那些女生的臀部,剎那間,我失去理智,我把抓著我手臂的兩個人渣甩開

,衝上去就用上父親從小教我的關節技(父親兩棲蛙人教育班長退伍,我小時候常住山上),專往他們臉部、膝關節、肘關節猛踹、

猛打,也不知後腦、身上被砸了多少張桌椅、拖把和掃帚,等我回過神來走廊上滿滿都是那些人渣呼喚來的走狗,

心裡想可能死在學校了,幸好訓導主任和教務主任都趕來喝斥,我的下顎不斷有血落下來,制服破爛染了一身血,視線開始模糊。


在醫院醒來躺了3天,腦袋一片空白,有許多人來關心,也有警察來問我,一五一十照實說了。當時有隔週休六日

,訓導主任下課都有過來看我,回家時我愈想愈不甘心,每當我氣憤不平我總是會壓抑,然後回家做伏地挺身和仰臥起坐

那一天卻做了五百多下,但力氣卻源源不絕地湧現,好似可以永遠繼續做下去而不感到疲累,

直到發現雙手竟冒出了白煙,站起身,全身都像蒸氣一樣


(高二時看到電視-獵人這部動畫不知有多麼感動),從那天起,我的生命似乎徹底改變了

,再沒見過房間那位凶狠老女人,也沒被壓床,家裡的鬼靈似乎都很怕我,在家中除了神龕和繼母念經的房間之外

,我所到之處乾淨無比。雖然我在學校還有上下學途中時,時常有校外8+9來找我麻煩

,不過那之後其他原本被霸凌的同學也開始抵抗那些人渣,加上當時事情鬧很大,有力人士介入,我才得以平安完成學業。

高一,每天都很寫意地一次輕鬆做完上千伏地挺身,手臂跟小腿一樣粗壯,不過已看不到自己身上白色霧氣。鬼靈都很怕被我看見

,每次都見到它們嚇破膽、逃之夭夭的樣子。

繼母對我態度也180度大轉變,不敢再找我麻煩,反而時刻關心我、過年還為我添購新衣、新鞋等。


高二上 某天下午,和幾位男同學一行人相約去宜蘭梅花湖,同學鬧肚子,便陪他上宜蘭三清宮借廁所方便,

我不想進去便在那牌樓底下等,牌樓下有四名和藹可親的中年人,見了我便熱心招呼我過去聞聞他們的香料

,我向他們表明自己是學生沒錢,婉拒他們,誰知他們毅力過人,一再呼求,弄得我很不好意思,當時太傻太年輕

,經不起他們一再央求而無動於衷,於是心想稍微聞一聞然後稱讚他們的香料好了,便走向他們,其中一人跟旁人竊竊私語,

還興奮地表示:【這少年仔可以賺個幾十萬了,待會打開後大家記得閉氣】,當下聽不明白,但也引起戒心,

只稍微一嗅,香氣撲鼻,頓時腦子昏昏欲睡,全身發軟無力、連想用力嘶喊的氣力都無,只聽他們不斷奸笑,

有人向後方一輛灰色廂型車高聲呼喊,那輛車以倒退車方式開向我面前,同時後門掀開,

還有人假仁假義地說:【弟弟你怎麼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 我們送你去醫院好嗎?

(我只記得這兩段話,一輩子都記得!),當下隱約感覺到非常危險,可能被他們抬上了車就再也回不來,

我奮起十二萬分精神牽了同學的腳踏車一路沒命的往出口騎,幸好一路都是下坡路段,騎出了那山,到了平地,

再騎過圓環,往廣興方向騎,但我記憶只到這裡,醒來是被一位騎腳踏車路過的阿伯喚醒的,那時已經黃昏快天黑了,

我倒在路邊一片檳榔園,手肘臂有些擦傷外,人無大礙。這段我一定要打出來,因為我也曾在其他大廟前見過類似的情形,

但是當時無論是我或是現場的人們卻都渾然不知情,以為他們和受害人彼此熟識甚至結伴而來。

台灣這些年不知有多少人遭到這些人的毒手,新聞上還有西醫公開駁斥迷昏香的說法
,真正遇上了才知有多駭人。


高二下,大晴天的體育課跟幾位同學打籃球,忽然不知從哪兒來的一團還是算兩團的黑色霧氣從上方

,鑽進了我當時最要好的男同學頭身上
,只見他樣子不對勁,一靠近便往我的左腰眼打了一拳,力度不大,

好似有股東西往裡面鑽,刺痛且冰涼,休息一會兒後我的左腿整個麻痺,但那位男同學根本不知對我做了什麼,

回家後繼母好似對當日情形親眼所見般一直要帶我去見她的中醫師父治療,被我婉拒,隔幾天後一樣事情再度發生,

同樣是戶外的體育課,黑色霧氣進入那位男同學身上,這次打右腰眼,男同學照樣不知情,是日實在痛到不行,

經不起繼母一再央求,去了她口中師父所在­­‑

那是一間四樓獨棟的豪宅,一樓停了三台休旅車,有電梯,數臺監視器,上二樓,內部裝潢華麗講究,極盡奢華

,左手邊牆上有三大片拉門,繼母很自然拉開,出現一座神龕,中觀音,兩旁關羽關平,要我點香插香,我照做,

不記得神像是否有鬼,只看到屋內有好幾團令我很不舒服的黑色霧氣,

那位孩提時全身散發黑色霧氣的平頭蓄鬍刺青中年男從一木桌後的木門再度出現,並目不轉睛的盯著我,

眼睛像是有光芒似射向我,但我已非昔日吳下阿蒙,也以眼神回敬他,中間不知過了多久,

我兩人之間像是真空卻又感到他無形壓力籠罩著我全身,同時屋內那數團黑色霧氣包圍著我,令我痛苦難耐,

忽然,他以台語對繼母說:【這個少年我沒辦法,太兇了】聲若洪鐘,我一直抗拒想離開,

但繼母一再懇求我好歹給他把了脈開個中藥吃再走,無奈下照辦,把脈時,我一直感覺他的手指雖然是暖的,

但總有股說不上來的寒冷刺痛感滲入我的手腕往手臂肩上鑽去,並要我當場服下他開的中藥,

我也照吃,先後還被繼母帶去了幾次,第二次,他見了我便繞到我背後,我猛一轉身,他也似乎訝異我的反應如此快速,

但他伸的手指仍往我左腰不停的戳轉動,我感覺全身的筋肉都被拉扯到這一點上,痛苦的倒下掙扎,

而後他拍拍我肩膀又輕摸我肚腹,痛楚稍減,但肚腹、肩膀、後腰都覺很冰涼、隱隱痠麻刺痛感,我爬起,

對於眼前這王八男,我竟然生不出任何的敵意,還口稱他為師父,那段時日我的脾氣變得異常暴躁,

經常對身邊衷心關心我的家人、同學們大吼大叫,而繼母和那龜孫,我卻對他們畢恭畢敬、謙和溫順,

他開的中藥我全吃光,大家都感覺我變了人似,過一陣子我全身發脹無力,視線不明、頭痛欲裂、

皮膚像是有鐵針或小蟲不停的鑽刺蠕動,食不下嚥,大醫院檢查不出病因,無法起身,父親帶我去看中醫,

為我煮幾鍋湯藥,服完後瀉了幾次,休息數天痊癒,之後身體起了很大變化。之後也不再相信繼母的話,

也不去那龜孫家,漸漸地身體好似掙脫某種束縛,不再受限任何框架,自由自在輕鬆愉快,無論發生什麼好壞事情都影響不了我。


 樓主| 發表於 2020-8-31 22:59:37 | 顯示全部樓層

某日念書,書桌上靠近落地窗有一坨橡皮擦大小、色彩斑斕果凍狀的不明生物,

身上帶有一股難以言喻的純粹能量緩緩朝我爬行而來
,我居然感到害怕恐懼,

那生物似乎更有活力體型愈變愈大,同時它體內還有數個跟它一樣的生物只是重疊在一起,個個都擴展開來

,每個都有壘球般大小,我甚至可以體會到它們心思,它們滿滿的純粹的惡念
,當下拿了橡皮擦丟它們,

卻穿體而過,拿墊板拍它們,也是如此,就笑起自己原來只是幻覺罷了,不再感到害怕,反而以為它們是外面陽光折射的幻象

,說也奇怪,那些生物忽然愈變愈小,然後慢慢退回去漸漸消失在落地窗外,打開窗,不見蹤影,

再次證實只是陽光折射的關係,後來有次目睹一場死亡車禍,路邊的遺體旁坐著一鬼靈,但那鬼靈卻懵懵懂懂,

宛若出生嬰兒般無知,好似不知自己怎會在這裡,連我看著它似乎都毫無反應,就在那時一坨我上述見過的那不明生物,

說是用爬,但卻像飄起來似的從旁進入那鬼靈內,那鬼靈似乎有所反應感覺相當痛苦不堪,

有點像揉麵團般整陀攪在一起
,須臾,原先鬼靈的能量變的不一樣了,樣子都有些戾氣,陰惻惻盯著圍觀的群眾。


高三,雙手有電,手握教室冷氣機插頭可以使之運轉,那時每晚父親都希望我幫他按摩背後脊椎,

他表示每次做完後都覺相當好睡,其實我對按摩一竅不通只是從尾椎一路揉按上來到脖子,而說也奇怪,

每次當我揉到背脊那一段要到脖子時,總是有一兩團灰色霧氣的鬼靈從裡面跑出來

樣子就像我看到慢跑的人們,尤其跑的大汗淋漓時有鬼靈很痛苦的自行跑出來,但我無法控制雙手的電,

有時父親會覺得很痛,後來買了電療經絡按摩機,裡面有貼片,使用的效果跟我用雙手揉按是一樣的,

而且強度可以自行控制,連續使用約半小時至一小時,也會有鬼靈跑出來。



高中當時仍有許多混黑道的同學,有些會去強吻或強摸女同學的胸部,有的會勒索、毆打同學,只要有同學告知我,

我每次都去阻止這些龜孫,甚而和他們打架,一日那些龜孫圍著緊抓我制服,後面的人不知拿什麼東西,

我感覺脖子刺痛差點昏過去,回身搶過,原來是長的像手機的電擊棒,一時還不知怎麼使用,忽然有電弧出現,

我想也不想便往那些龜孫的脖子電去,慌忙中兩人倒下,顯是失去意識,其餘人閃往一旁,倒下兩人旁,

飄著幾團鬼靈,巴巴地看著地上的兩人,樣子像是當兵時夜哨被人叫醒、一副很疲困的樣子,

那幾團鬼靈還向我表示他們想回到那兩人身體內,但又怕我繼續電他們,求我別再電


鬼靈哀求的模樣,至今想起仍不禁莞爾。


某週日到學校圖書館念書,一時內急,但館內廁所都有人,小跑步往自己教室,剛進一樓廁所,忽聽樓上傳來男生嘻笑叫罵,

還有女生哭喊聲,上二樓往女廁聲音來源方向,一踏進,十幾個同屆男同學圍著兩個哭的梨花滿面的女同學,

做那禽獸不如的事,我發了瘋去阻止那些龜孫,他們落荒而逃,雖然事後兩位女同學表示她們沒有被玷汙。

其中一位帶頭的龜孫,請動他外面的黑道老大,我高中曾數次被十幾個黑道流氓在路邊想要強押我上他們的車,

或是在路邊直接被一群黑道拿棍子圍毆。更有一次,晚間5-6點放學走路回家,右前方的住家僅離不到5公尺距離,

被三個黑道人士從後面叫住我,那帶頭的龜孫同學在其後,三人手握不明物事指著我,碰碰連聲,我急忙低頭拔腿就往家奔去

,兩發子彈從我頭頂飛過,頭髮像是被人硬扯下來似、頭皮去了一整塊,一發往我耳際靠近太陽穴擦過,兩發往我左腰旁擦過

,進家後,頭頂、腰間血流不止,窗外槍聲不斷,房子的外皮磁磚、窗戶、車窗俱碎一地,事後鄰居報警,警察來問

,我還陷入方才那危險情景中,竟是恐懼地說不出話來,不敢去就醫,

平常見了我就逃的鬼靈們,這時紛紛從四面八方跑出來

,奇怪的是鬼靈越靠近我,我感覺它們就愈舒服,原本虛弱鬼靈的能量還慢慢集中、增強的情況


我不知情緒是否會影響人們去散發出能量,不過人身上的霧氣倒是會隨心情而變化。

後來有位重量級黑道元老介入,並教訓了那幫龜孫以及他們背後勢力後,霸凌事件也就很少聽聞。


19歲那年某日在家讀書,繼母進我房間關切地噓寒問暖,說著說著,她左手似乎握著什麼,便輕壓我背脊、

肩胛骨那一區域,一團冰冷刺骨的東西進到我體內,她似乎詭計得逞似哈哈大笑,還笑我從此就跟坨屎一樣


,當時聽不明白,後來就懂了。

此後心情經常沒來由的失落、焦慮、有時狂喜狂怒,間歇性失眠,體能大不如前,整個人像洩了氣的皮球

,肩若刀削、面黃肌瘦



父親有位相識約半年的通靈朋友,是一對夫婦,自稱往生的乃父因生前行善助人,積了許多福報,在某帝爺廟任神明一職,

其家中還刻了許多神尊,當作祖先牌位來祭祀,所以神明即祖先、祖先即神明。

19-20歲那兩年,這兩人不斷地告誡我被下符,急需至大廟處理,20歲受不了父親苦勸,跟他們去了宜蘭天公廟,

先是要我自己說出姓名住址生辰八字等等,要我跪下祈求神像裡的流氓幫忙,我當下無奈也照做(這情景似曾相識、卻沒學乖)

,當我接過他們遞來的線香,朝那紅墊一跪,我剎時天旋地轉頭暈目眩,隱隱約約感到生命有什麼改變了,

從前的輕鬆自然已不復存在,似乎有什麼東西和我徹底聯繫上,全身像被人罩了東西,呼吸很不順暢,

那好心的夫婦還幫我求了中杯茶,也照喝了。從此徹底失眠,各種奇怪的情緒不斷的放大


夫婦們還教導我時常到廟宇裡做義工、求中杯茶或是祈求帶去的水果能在吃完後一切盡化解,盡快度過此時期的大運大劫。


所以我曾被騙去大廟裡做過五年義工,去了廟宇求了中杯茶或是什麼符咒香灰水,喝了兩天好睡,過後又開始無止盡的循環,

還有冤親債主,什麼北方水火大將軍(明明就街頭巷口的流浪鬼靈)、南方病死婦人(根本就男鬼),想想也覺好笑,

燒一堆金紙、捐給廟宇香油錢(中世紀歐洲贖罪劵的概念。也有遇過兩次自稱是某大廟乩童往我背後肩胛的地方拍,

感覺一團刺冷的東西進入我體內,還跟我說從此以後不會再卡陰之類的,跟繼母對我做的事情一樣


如果有地獄,那我想這些處境這就是了。


直到26歲繼母得了怪病在醫院臨終前跟我說了身世,並求我原諒她,但她卻都沒說如何復原,

問了那對好心夫婦,卻說天機不可洩漏但那夫婦卻在繼母死後,

一切祭祀事宜卻詳盡解說,鉅細靡遺、無有遺漏,還要我原諒繼母,一切老天爺都會補償我、福報享不盡等等


我也照做了,繼母的牌位常有一白點進駐,一年後那白點已能開始幻化成白色人形,

連當時公司一位也有陰陽眼的主管都能清楚見到繼母生前模樣並能與之溝通。

此後當我去找那對夫婦,他們開店做生意,我都等他們收攤去請教,他們態度180度大轉變,開始大聲吼我、趕我,

就連我父親獨自去也被他們咆嘯,我才明白他們好心都是裝出來的,事後想想天下哪有這麼巧的事,

對於她們這煞費苦心的多年佈局,我甘拜下風。


26歲父親將他在外的大她一歲的女人帶回家住,甚至父親每周都給那女人上萬元的零用金,該女除了身上有黑色類人形霧氣,

以及會隨手將不知名的粉末放入我們家的飲用水、飯菜、醋鹽醬油調味料、我房間衣櫥、枕頭裡外,沒什麼特別之處,

至少我繼母還能預言什麼的。父親十分聽她的話,像極黑道大姐帶小弟 ,至於她放完粉末的地方開始有鬼靈在其中,

但感覺都不怎樣,她身上的黑色類人形霧氣有時會跟她用心念交談



我28歲交女友,但父親不知何故強烈反對,強迫我得和那女人的女兒交往結婚,所以當我去找前女友時,

那女人都會告訴我父親,甚至我和女友遠在30公里外的餐廳用餐,她都能在準確找到我們,並興沖沖地帶著我父親跑來譴責我們

,而我獨自被她找到的次數不下上百次,地點有各鄉鎮的圖書館、20公里外的早餐店、自助餐店、書店、簡餐牛排館、拉麵店

、網球場、籃球場、游泳池,我猜我身上應該有她的鬼靈了

後來我實在受不了那女人所作所為,我拜託幾位男性長輩,裝作她的老姘頭,請他們數次來家裡找碴,才離間成功。


說來我這一生還真的跟鬼靈有訴不盡的愛恨情仇、纏綿悱惻,28歲交往的女友也很奇葩,其祖父貴為某大廟的御用乩童,

至今還未聽說有找到更合適的,乃父為廟中主委,前女友每天都要我去她家祖父的大廟喝符水、中杯茶,

如果有哪天沒過去喝,前女友便大吵大鬧,懷疑我有新對象,平常動不動便要我發誓東、發誓西的,開口-轉世輪迴、念經迴向、

捐款福報,閉口-因果報應、阿鼻地獄。

她曾經懷了前男友的孩子,請醫師拿掉,但她卻常向那些墮過胎的女孩子說她們身上有嬰靈

,必須每年定期祭改做法會
,最後我實在是看不下去,所以跟她提分手,被她打了幾巴掌,

姓名住址相片被她記者朋友公布在臉書,還拿了橡膠繩條綁在我家附近大樹上說要上吊自殺(家裡有大神乩童祖父,

也就只有這些招數?
),妙的是她最後從我朋友口中提起桃枝竹木湯和電療機,怪罪我當初沒告訴她,

害她長期失眠不曉該如何,我回她:【不是一直都說自己睡得很好?時常讚頌自家廟宇的中杯茶、龍符水、

香灰茶喝了百邪不侵、一夜好眠?】

這一生遇過的貴人、好人其實也不少,當時21歲有位常跟我打網球在市場賣魚的老闆,他人健談開朗、無神論者,

重點是我很喜歡他的女兒,跟他們三人相處打網球是我這輩子最快樂的時光,但是忽然有天他的臉色變的很奇怪,

臉上像是印了鬼影,個性也不像平常的他,忽然對我大吼大叫,要我別再跟他打網球,當晚回家繼母嘲笑我,

意思大概是沒人會跟我打網球做朋友之類的,後來我去當兵,他中途來我家找了好幾次,經家人轉述說是要向我道歉,

並說那天他自己也不知何故這樣說,他女兒也不諒解他,自己跑到外地最後也結了婚。

當初如果我有勇氣自己去找他們、了解來龍去脈後,或許就不會有這麼多憾事。

我想鬼靈只能勉強短暫影響活人情緒,活人能做到的事情遠超過這些鬼靈。

如果還有人迷信宗教某大神,祈禱它們能為各位辦成什麼事,等看完天地自然人的靈魂學知識

,相信或多或少都能幡然醒悟,希望能幫助到一些朋友,有的經歷,各位老師當作笑話看看就好,謝謝大家。

發表於 2020-8-31 23:18:22 | 顯示全部樓層
辛苦了。

嗯,真的辛苦了。

這些神鬼之事給你的傷害,可能不下於你的父親與後母給你的傷害。

也謝謝你將自已的故事寫出來。

發表於 2020-9-1 00:21:05 | 顯示全部樓層
非常精彩。尽早脱离这种生活吧。

如不想给外邪入侵身体或者给别人转运,你其中一段心念很重要,就是见神杀神见鬼杀鬼,天下老子第一。

靠心念的强大,可以放空自己,就不会给外邪找上门联系到,或者画出一个圈,就是一个结界,保护自己。

發表於 2020-9-1 00:55:01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你的心得分享

也恭喜你脫離了鬼靈的騷擾

發表於 2020-9-1 15:18:31 | 顯示全部樓層
置之死地而後生.
往後的人生更由自己主宰經營.

發表於 2020-9-1 15:56:21 | 顯示全部樓層
桃木,應該不需要二個小時內使用。
中醫藥也多半是乾貨,可能是保存不良的關係。

剪下來後應該先曬乾避免發霉變質。

發表於 2020-9-1 16:00:1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迷失的鹿 於 2020-9-1 16:18 編輯

那對假裝好心的夫妻目的是什麼?

他們是否與你繼母有關係?

能說明妳繼母的事嗎?

預知未來能舉幾個實例嗎?

 樓主| 發表於 2020-9-1 16:37:08 | 顯示全部樓層
陈蝶衣 發表於 2020-9-1 00:21
非常精彩。尽早脱离这种生活吧。

如不想给外邪入侵身体或者给别人转运,你其中一段心念很重要,就是见神杀 ...

謝謝您見神殺神見鬼殺鬼,天下老子第一。
靠心念的強大,可以放空自己,就不會給外邪找上門聯系到,或者畫出一個圈,就是一個結界,保護自己。
這段話唯有您這樣的高手方能深刻體會並寫出來
有的鬼靈有時居然可以從網路、網站上找到我,這令我十分訝異,不過當我寫的關於桃枝竹子那一篇,我又再次深刻體會,目前雖然我的身體還沒能回復最佳狀態,不過這些龜孫若沒學乖,我很樂意繼續電到它們弱化為止

發表於 2020-9-1 16:41:15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我佩服你真的很勇敢!相信你已經可達「無懼」。

我國中也常被霸凌,常常被叫俗辣去買東西不然就恐嚇毆打,家裡帶的便當也被搶去吃,一年級有學長會跑來教室向一個個同學要錢,所以一聽到下課鐘聲就逃命似的往操場最外圍最遠的榕樹林衝去,並且爬到樹上躲起來,有時候躲在乾枯水池站台底下吃午餐,有時躲在垃圾車旁邊吃午餐,直到國二我決定要反抗,誰要是敢再遣我幫他買東西我就跟他拚了,鼓起勇氣反抗惡霸同學期間記得有一個拿掃把猛力的揮擊我的桌子,竹棍猛打桌子都散裂了,但就是不敢直接打在我身上,就這樣眼神對峙不了了之。

還有一位叫我去幫他買東西,我拒絕之後在溜冰場旁邊互相拉扯,他拿廢棄輪胎丟我我也好不留情的砸回去,此時上課鐘聲響起,同時也警告我下課別跑,這一節課我全程趴在桌上,同時請坐前面的同學下課快幫我報告老師,等待下課鐘聲一響我仍然趴在座位桌上期望老師快來救我,只聽見四周座位全被推開瘋狂的幹醮聲,我頭一抬起來頭髮被抓住往木窗邊緣猛力撞擊,霎時耳鳴帶些微暈眩,這次我真的暴怒握拳猛揮大吼長聲「幹」!

幸好老師也及時趕來,沒發生更大的衝突,雖然也很常有同學跟我說下課有人在某某地方要堵你,小心點別走那條,但我開始參加跆拳社並非常努力的練習,當時練拳只是想保護自己,只要有人敢欺負我就讓肋骨斷好幾根,不然就跟你同歸於盡,之後也參加縣內各大小比賽有些成績,上下課走的路線雖然也常有不良少年聚集,倒也沒發生甚麼事,也可能是因為比賽的關係需要練習所以和那群不良份子接觸的時間變少了,也或許大我三歲也念同校的兩個叔叔也是個不良少年,我上國一他們就畢業了,而哥哥個性老實憨厚大我一歲,事件爆發之後哥哥沒來認親反而是一位同年級不同班的同學似乎知道叔叔和哥哥的關係,才跑來關心一下。

事後隔天住家附近土地公廟慶各家辦桌請客,兩位叔叔也來發現我眼眶瘀青紅腫,問我是不是被人欺負?

一時悶在內心說不出的苦衷,眼淚奪眶而出搖著頭示意著沒有,因為連父母親問我怎麼了?我也只說和同學玩不小心跌倒,而叔叔一看就知道一定是出了甚麼事,也沒多問並且要我隔天去學校叫那位同學去市區某間撞球場找他,要給他好看,但是我拒絕了,另一位叔叔不放心便說明天我騎摩托車載你去學校威風一下,我也說不用啦我自己去就好了,至此自己也就再沒有被霸凌了,這是我比樓主幸運的地方。

樓主同時遭遇了活人以及惡靈的霸凌,堅毅不屈的精神度過了生命最黑暗的時刻,心地善良見義勇為,我感到相當佩服。

樓主能理解天地自然人以及張大靈魂學相關著作也表示在靈性層面有所提升,肉體生命時期是短暫的,過往霸凌我們的龜孫若惡性不改死後必然淪落不堪處境,既使遊蕩在陽間,也許只是如同你所見那些灰霧黑霧般的無賴鬼靈四處寄宿活人肉體,或者被其他宮廟吸收與心術不正邪魔歪道的法師和信徒互謀利益,殘害善良無辜人士。

有著常人難以想像的過往黑歷史,如同樓主越能夠面對自我,越是透明清澈在結合張大靈魂學思辨過後所獲得的體悟,並且維持身心健康,更能達到「無懼」相信在陽間識相點的鬼靈自然逃之夭夭,白目凶狠的只是自討苦吃。

在肉體生命結束之後的日子,雖然若能夠進入高層靈界是最好的,但連中層靈界都進入不了,可能若入相當遭的境遇,我想無論是陰陽界或是靈界是純粹自然的,包括一切自然的弱肉強食鏈,活人的時候霸凌他人欺善怕惡,死後還有更加殘暴惡劣的人等著,遠比活人的社會更加的殘酷無情,已經不是法律和既有的道德觀念能夠想像,那也許是強者凌駕一切,若不屈服就得比他更強,這樣的境遇既使殘酷也屬自然。

也許未來,說不定我閒閒無事反正到處走走晃晃,到地獄看看有甚麼殘暴的酷刑,說不定一時興起扮一下不是引領靈魂的死神,而是專門獵殺惡靈的死神,也或許不知道被哪邊吸引了,已經不知道游到哪邊去了,也忘了此事。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