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190|回復: 0

麻糬麻糬喲!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8-21 15:03:2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麻糬麻糬喲!

我的么弟是建築師,也在台北工作,每次回花蓮,他都會事先打電話向家人預定一
樣東西,那就是麻糬,從無例外。

么弟從小就得到了老媽的真傳,一向嗜甜食如命,都三十好幾了,吃甜食時卻像個
貪嘴而不知節制的大孩子,麻糬只是其中之一,但是,他的嘴可刁了,非吃花蓮出
了名的「紅豆麻糬」不可,每次回花蓮至少要吃上兩、三袋,上飛機時還要再帶個
兩、三袋。

小時候,家裡住在海邊上,街道小小的沒有鋪柏油,還是砂石泥巴路,高低不平,
顛顛簸簸的,他永遠是緩緩的騎著腳踏車慢條斯理而來,大多是下午時分,只要聽
到遠遠傳來「麻糬!麻糬喲!」的吆喝聲,老媽一定會帶著迫不及待的帶我們出來
照顧他的生意,單單我們一家就至少要買上十個八個才能擺得平,家裡除了向來不
吃甜食的老爸,其他沒有不愛吃的,可是,那時附近的人幾乎沒有人知道這個每天
會準時出現的流動攤販究竟姓甚名誰?大家總是稱呼他叫「麻糬麻糬」;

在記憶中,單賣一味麻糬的他,不論寒暑都是一身灰灰的衣著,頭上也永遠戴著一
頂灰色的鴨舌帽,踩著一輛舊舊的載貨型腳踏車,後架上載著一口沒有上漆的扁平
木箱,上面蓋了塊厚厚的白布,兩邊用腳踏車廢胎剪下來的橡皮束緊了,箱子裡則
整整齊齊的放著一排排裹著白色太白粉的麻糬,總是準時在永遠不變的「麻糬麻糬
喲」吆喝聲中緩緩的騎過來;

大概從我小學一年級起就開始吃他賣的麻糬,一直到我高中畢業,在感覺上,他似
乎一點都沒有變,永遠就是那數十年如一日的裝束,永遠戴著那頂灰灰的鴨舌帽,
臉上永遠是掛著和藹的微笑,而且就在我們慢慢長大的過程中,他卻似乎沒有變胖
,沒有比較瘦,甚至也沒有變老,可能是三天兩頭的就要碰面,所以沒有什麼突然
的感覺,但是,他從不多話,只是每天賣那味道大小都從未改變的麻糬::

他的麻糬,皮很軟,不是純糯米捶製的,應該混合了太白粉之類的,外面裹著乾乾
的太白粉,有著濃厚的日本風味,口感是軟而不是Q,內餡是純紅豆做的,不是精
製的澄沙,而是帶著一些未經仔細篩過還留著紅豆皮的粗豆沙,味道並不很甜,所
以吃起來不會很膩,當點心吃十分可口。

有一回,不知是從那裡聽來的,說麻糬烤過之後更好吃,那時家裡用的是燒木柴的
大灶,我偷偷摸摸的慫恿弟弟們各人藏了一個麻糬,吃過晚飯之後,趁著大灶裡還
有燒洗澡水的餘燼,先擦乾淨了火鉗,把麻糬一一夾進灶裡去烤,誰知道冷的麻糬
硬硬的好夾,一旦烤軟了,有些部份又黏在炭火上,那是怎麼樣也沒法子完整的夾
出來,結果是越緊張越是手忙腳亂,最後不但把一個個好好的麻糬烤得烏漆嘛黑,
濃濃的焦味把緊張大師的老爸也引了來,以為我們沒事在玩火,後來知道是我出的
主意,臭罵了一頓,那些麻糬也不能吃了,弟弟們一個個全都哭喪著臉十分失望。


但是,後來我卻發現這種麻糬的另類吃法,那就是用煎的,尤其是冬天裡,在鍋中
放少許的油,用小火來煎麻糬,等兩面都煎成金黃色時就可起鍋,拿盤子裝起來吃
,這樣的麻糬又軟又黏又燙,必須用筷子夾著吃,但是味道卻比原來冷的更增風味


么弟偶而回花蓮,帶著麻糬來時,有時也會分我一袋,我多半是如此這般煎著吃。


大學時代,我北上就學,只有寒暑假才回花蓮,那時仍然可以聽到「麻糬麻糬喲!
」熟悉的叫賣聲,有時出去買幾個,看到的仍是同樣的裝束,同樣的鴨舌帽,同樣
親切的微笑,吃到嘴裡的也是味道完全一樣的麻糬,但是,後來我終於在他的兩鬢
看到斑白的髮根,在他每天都刮得很乾淨的唇上看到白色的鬍渣,終於發現他也是
會老的,但是除此而外其他的一切都沒有變,他有時會說:「好久沒看到你了,去
台北讀大學了哦!來!多一塊請你吃。」其實,我一直不知道他住在那裡?但是因
為從小幾乎天天碰面,我總覺得他就像住在附近的鄰居一樣親切。

花蓮市不大,甚至比台北的一個區還小,所以像麻糬這樣的東西;才能穿街走巷的
成為每一個在花蓮長大的人共同的記憶;

以前,看到腳踏車後面那一箱幾百個一模一樣的麻糬,白白的挺可愛的,能想到的
只是好吃!好吃!好吃!現在回想起來,其實平平凡凡的麻糬裡卻竟然有著奇妙的
伏筆,想想,吃麻糬的有富商巨賈,有販夫走卒,有七老八十的老阿公老阿媽,有
牙牙學語的垂髫稚子,有男人有女人,有好人有壞人,兩個原本緊靠在一起的麻糬
卻在一分鐘之內被兩個完全不認識人的買去吃了,然後這兩個人分道揚鑣從此依然
是老死不相往來,而兩個分別擠在不同角落的麻糬,先後被原本完全不認識的男女
買去吃了,然而後來卻緣定三生鬼使神差的結成了連理,從此相愛相憐的廝守一生
,這是多麼奇妙的情節呢?

我的老婆也是花蓮人,因為年齡和住處的差距,雖然我們不曾有過共同的童年,但
是,從小卻吃著相同的紅豆麻糬慢慢長大,在同一口木箱中,也許前一排的麻糬裡
是我買回去吃了,可能隔幾排或者緊挨著那排其中的一個麻糬;卻是在一個我原本
完全不認得的小女孩嘴裡,而這個小女孩長大之後竟然會成為我終身的伴侶,這種
感覺真的是非常奇妙的?有點像「月下老人」的那個傳說,如果小時候有個「月下
老人」預先告訴我;知道那個愛吃麻糬的小女孩是我未來的老婆的話,像我這麼好
奇的個性,一定會迫不及待的想偷偷去瞧瞧的,也許那時正好各自都在吃著相同的
紅豆麻糬呢?可是,萬一她小時候竟然是醜哩八嘰一點都不可愛,那麼::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