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162|回復: 1

綠坡松吟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8-21 14:56:5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綠坡松吟

當我一個人優遊自在無所事事的時候,除了看山看海,有時也喜歡去聽聽松林的低
語,感受一下古人「散步詠涼天,空山松子落」的閒適意境;

那時,離市區比較近的有兩個地方,一處是位在高爾夫球場後方的小山丘,層層疊
疊滿山的松林,遍地的松果,這裡的松樹不算太高大,但是數量多而濃密,除了假
日,平時少有人來。

有條小小的羊腸小徑在松林中盤盤桓桓的可以來到山頂,我最喜歡在炎炎夏日的午
後,騎著越野機車加足馬力一口氣顛顛簸簸的飆上山頂,然後找塊乾淨不刺人的草
皮席地而坐,讓陽光穿透松枝一圈圈的灑在身上灑在地上,一點也不熱,反而還有
一種癢酥酥的快感,

風徐徐的吹過松針拂過松蘿,像浪濤似的低吟著,風吹在身上也十分的涼爽舒服,
仰著頭可以看到偶而有些白雲在藍藍的天空中停駐,彷彿和我此刻的心情一樣是懶
洋洋的不肯稍稍移動,由於地點很近,從家門口驅動油門不消十幾分鐘就可以到達
,所以有一陣子我常去。

有時唱唱歌,有時吹吹口哨,有時什麼都不做,只是靜靜的傾聽著天籟般呢呢喃喃
的松濤,究竟是風在詠歎?是松在獨白?或者是風和松愛戀的私語?我不知道,因
為我只是喜歡傾聽那種熟悉的旋律而已::

這時,在這片隱密的松林裡,只有我獨自一人,彷彿遺世獨立卻又一點也不感到孤
單或落寞,反而十分珍惜這種內心中無可言諭的美感;

雖然,我也曾帶女朋友來過這兒,但是,後來,我竟然有些後悔,因為總覺得在這
樣的地方,即便是半句人間的語言都是刺耳的噪音,因為有了伴就少不了會聊天,
一聊天必然會分心,結果總是冷落了這一大片美好的松林。或許這樣的情境真的是
只能獨享,除非是那種能夠相視無言、莞爾會心的伴侶。

所以,後來,我還是常常獨自一人躲進其中去細細品味那種無法分享的美感。

近幾年,這塊私有地被出售給財團,蓋了一家五星級的大飯店,整片松林幾乎被砍
伐殆盡,只保留了少數幾棵聊作點綴,有人還是覺得景觀很美,可是我卻萬分的惋
惜和難捨原先那一大片濃濃密密可以完全隱遁其中的美麗松林,沒有人能抗拒文明
的進步,但是,這樣一處可以暫時遁世的洞天福地卻因此再也難追難尋了。

另一個地方其實離市區更近,甚至可說就在市區邊上,應該算是美崙山麓,在一處
上下坡大彎道的上方,有廣播電台也有些軍事機構,不過這兒的松樹都很巨大,樹
齡很老,色澤也很深沉,比較起來難免有些陰森,夏秋季節裡即使午後也一樣是十
分涼爽,如果不去兩相比較的話,這兒其實也是很美的,尤其是居高臨下的地理位
置,正好可以俯覽整個的花蓮市,正下方清清淺淺的美崙溪緩緩的蜿延流過,流經
有些水牛走動的青青草地,前後穿越了三條橋樑最後流進了大海::

放眼望去,近一點的地方是花崗山,順著高高低低的山坡有著翁翁鬱鬱的花草樹木
和疏疏落落的屋宇住家,再遠處就是小小的花蓮市區,寧靜而清新可人,絲毫沒有
大都市的喧囂吵雜;

我的四年大學生活是在陽明山渡過的,天氣晴朗的黃昏時刻,同學們總喜歡三五成
群到後山陳氏墓園的草坪上去欣賞夕陽落日,或席地而坐或者斜躺著,望著夕陽和
即將華燈初上的整個台北盆地,竟然真的可以看到萬丈的紅塵,在落日的餘暉中,
整個大台北市全都籠罩在一團磚紅色的煙塵之中看不真切,而且那種紅是一種很骯
髒很墮落甚至有些妖異的紅,那一大團紅塵比最高的樓房大廈還要高出許多,只有
少數幾幢出類拔萃的大樓尖端可以看出一些些輪廓,比較低些的樓宇屋舍以至紛亂
雜遝的人車就完完全全被紅塵給吞噬隱沒了,天色暗下來的時候,燈一盞盞一片片
星星點點的亮了起來,紅塵卻依舊包裹著這座城市,越是紙醉金迷,人慾橫流的鬧
區,顏色越是趨近於混濁骯髒的暗紅色,那時立身山頂望著這樣的紅塵俗世,總有
著振衣千仞崗的超然,卻也為腳下摩肩接踵在紅塵中奔波的人感到迷惑?

但是坐在這片松林裡俯視整個花蓮市時,卻完全沒有那樣的感覺,只要是晴朗的日
子裡,眼前的景色總是像水洗過一般的清新亮麗,沒有萬丈的紅塵,少有爭名逐利
的人慾橫流,眼底有的只是青青的山色,藍藍的大海,綠樹小草、灑金的陽光、樸
樸素素的屋舍還有純真自然的小橋流水::

沿岸的青青草地上,偶而會見到幾隻水牛,牧童卻不知道溜到那兒去打盹了,人懶
洋洋的,牛也懶洋洋的,許久許久才肯搖搖尾巴趕趕蚊蠅,有時也有些孩童在這兒
追逐嬉戲,或者放放風箏,或者在淺淺的水中玩玩水或用扁圓的石頭打打水漂,

但是,一切都是這般的寧靜安詳,而松林裡只有我獨自的在享受著這樣的良辰美景
。小時候曾和一大群玩伴來這裡捉過知了,年輕時曾帶著女朋友來此談理想說抱負
,如今來到此地僅只是單純的在享受著生命中最美好的寧靜,松林無言,看起來也
幾乎沒有太多的改變,只是微笑著看著一個原本稚齡的孩童飛快的變成毛毛燥燥的
年輕人,再華髮徒增的走進中年,當然松林很快的就要看到我柱著柺杖步履蹣跚來
此追憶往事了,

對我來說;一直有些執著的相信時間是一個整體,過去的並不真的是煙消雲散的一
去無蹤,現在也未必像我們看得到、聽得見、摸得到那麼的真實,而未來也不盡然
是如想像中這般的虛無飄渺,只是隨著年齡的增長;越來越驚覺到人生的過程竟是
如此的短暫,有如乘坐雲霄飛車般還在兀自驚愕於那高高低低拐彎抹角的變化,卻
不知不覺已到達了終點,幾乎可以跨越時空的感同身受到那種意猶未盡的無可奈何
,常常就在松林中閉目冥想;童年、少年、青年、壯年、老年只是眨眼間的流程,
不免有著猶如寄蜉蝣於天地間的悵然。

其實台北也好,其他大都市裡也好,並不是沒有綠意盎然的公園,但是不論是散步
或小憩,總難完全釋懷的去擁抱那種非常人工化的樹木花草,尤其是那種在車水馬
龍吵雜喧囂大馬路邊的迷你公園,能為醜陋的水泥叢林保留了一丁點可憐兮兮的綠
地,固然是聊勝於無,但是處身其間卻竟有點像投身水族箱中成為觀賞魚類的尷尬
,如果不巧只有獨自一人閒坐時,非但沒有眾人皆醉我獨醒、大家都忙我悠哉的愜
意,反而更像是被養在玻璃杯裡的鬥魚,四下透明得彷彿自己是赤身露體的祼裎在
眾目睽睽之下,奇怪的是只有在這樣的場景裡,我反而倍感孤獨和疏離。

然而走進這片可以俯覽花蓮市;好似幾十年來一直沒有什麼人打理的松林,卻是整
片松林會主動的擁抱過來,一棵棵參天的松樹全都完全適性的舒展自己的枝葉,或
挺拔或曲;如雲成峰似傘蓋的自我揮灑,將原本來自宇宙大自然中強韌的生命力
展現到了極致,就在這麼濃密的枝葉遮蔭與擁抱之下,自然的讓人可以完全釋放所
有的恚礙,寄情於山山水水和那一草一木之中,真的是有著「偶來松樹下,高枕石
頭眠」的暢懷,往往是一坐忘憂,竟不知長日將盡。

松林裡或者松林邊上也有一些人家,好像是水公司的宿舍,都是些日據時代留下來
的瓦頂木板屋,灰褐的色澤透出木板年輪深深的圓紋,註記著近百年歲月的滄桑,
但是和蒼勁的松樹卻是相映成趣,出奇的諧調,偶而經過看到或者黃昏時從松林中
倦遊而歸時,有些老人家在屋外閒坐乘涼,手上有時也剝菜揀豆的打發著家事,雖
然完全不認識,見到我這陌生人竟也親切的微笑或點頭招呼,已經是久經都市家家
閉戶形同陌路生活方式的我,一時竟也有些近鄉情怯的羞赧,彷彿突然闖進了陶潛
筆下的桃花源;遇見了那群避秦之人。

我好生喜歡這兒;又好生羨慕這邊的人家,和大都市中忙忙碌碌不停的在名利之中
快速移形換位的人來比,這兒的恬淡平凡卻洋溢著人生在世最多的溫馨與知足,曾
不只一次見過在滿天彩霞時露天吃晚飯的人家,平常至極的菜餚也毫不羞澀,大人
小孩都是喜孜孜的,見到我這陌生人路過竟是毫無虛飾的招呼聲:「做伙吃好嘸?
」,稱謝推辭中駕著機車緩緩駛離時,卻突然發覺自己已經好久好久沒有這種感覺
;人竟會如此的可愛。

就在都市的近邊,有著都市機能的方便,卻又能擁有山山水水、松林為伴的寫意,
真不知道那需要多大的福氣?

我真的很喜歡這裡,晴天時景色一片清新,飄雨時松林裡煙雨濛濛猶如水墨畫境,
清晨時鳥聲啾啾,入夜後虫鳴唧唧,雖然,腳下就有著交通頻繁的大彎道,但是,
不論白天或夜晚,大多數時候,松林裡卻是安靜的出奇,靜的彷彿像是一座埋藏在
荒煙漫草中的古墓,除了清晨時分會有些老人家來此散步運動,奇的是我常常都是
獨自一人在此待上整個下午,居然沒有其他同好在附近出現?

其實更奇的是,我曾經帶外地的朋友來到這兒,他們一個個無不深深的為這處空靈
純美的松林著迷,有人甚至發下豪語如果那天賺了大錢一定要在這兒蓋幢別墅隱居
終老,可是卻又一個個的都免不了十分納悶,為什麼很少見到花蓮本地人來此走動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不論是上午或下午,在松林裡真的很少見到人影,晚上沒有燈,烏漆嘛黑的十分陰
森,又怕碰到蟲蛇出沒,連墓仔埔也敢去的情侶都不肯到這裡來,我想會不會是大
家都司空見慣反而視而不見此處的美,或者是花蓮可以徜徉欣賞的美景太多了,此
處就顯得不十分稀罕,結果只有我這長年在外飄泊的遊子偶而故地重遊卻因此少見
多怪了???

多麼希望,在此時此刻終於可以坐下來歇息一會兒時,在這樣的地方還保有小小一
塊可以坐下來歇息一會兒的美麗松林,可以悠悠然然的看看遠山近水還有我時時刻
刻魂牽夢縈的這個小小城市。




發表於 2020-8-21 16:48:03 | 顯示全部樓層
遥想楚云深,人远天涯近。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