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198|回復: 0

043 靈魂紀元四萬年-『靈魂源始』第四十一章 真正的人-「朱胡阿希」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8-14 22:27:1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阿倫 於 2020-8-14 22:28 編輯

靈魂紀元四萬年-『靈魂源始』第四十一章 真正的人-「朱胡阿希」

作者:張開基

(本文作者擁有著作權,非經同意請勿擅自轉載、轉貼、摘錄或任何形式之引用,改作)

(註:本文引用自網路資料)


「朱胡阿希」(Ju/'hoansi 或可音譯為「菊侯安西」),意指「真正的人」。這個譯名聽起來非常陌生,但是,如果說是非洲的「布須曼人」(Bushmen)又稱「桑族」(San 或「桑人」)或「巴薩爾瓦人」(Basarwa),相信大家就會有印象了,本來是一個生活在東非、南非一帶的少數民族,卻因為三十多年一部名為「上帝也瘋狂」的喜劇搞笑影片,男主角「歷蘇」(N!xau)正是這一族的人,因此才使得這個民族受到矚目。不過,所謂的「布須曼」,或者「布希曼」原本是指「叢林中的人」的意思。這個詞本來有歧視的含義的,是最早登陸南部非洲的歐洲人對這群土著人的蔑稱。而「桑人」這個名稱,實際上是其他黑人部族對他們的蔑稱。不過在南非,「布須曼人」這個詞仍然有貶義,「桑人」反而是比較安全的稱呼。

但是,必也正名乎,被歐洲人蔑稱為「布須曼人」,或者被其他非洲黑人蔑稱為「桑人」的這一個少數民族,卻自稱是「朱胡阿希」,就是「真正的人」,或者簡稱「真人」,他們也自稱「真人部族」。

依照筆者的了解及觀點;他們自稱是「真正的人」,其實也是符合事實的;理由有二,其一,依據最新的人類基因溯源,「布須曼人」確實是現代人類的祖先,他們帶有現代人最古老而且是嫡系的基因。現今遍布全世界各地的70多億人口,都是由他們分支出來的。其二,他們是一直堅信「萬物有靈論」,而且非常注重「靈魂地位」和最原始懂得「修行自身靈魂潔淨」的人類。

就讓我們從各種相關資料中來更進一步的了解這個「珍貴如化石」的民族:

按照語言上的親緣關係,「布須曼人」分為3支:南支原住南非開普地區的南部和西部海岸,現已滅絕;中支現住「博茨瓦納奧卡萬戈河」三角洲一帶的沙漠沼澤地區;北支 現住「納米比亞」北部和「安哥拉」南部。據1978年估計,「布須曼人」共有11萬多人,其中納米比亞3萬,博茨瓦納3萬,安哥拉8千,津巴布韋1千,南非1千;另有 4萬多人分佈在「坦桑尼亞」,是「布須曼人」留居東非的後裔。「布須曼人」屬尼格羅人種「科伊桑」類型,是非洲東部和南部地區的古老居民。其體質特徵是:身材矮小,成年男 子平均身高1.52米;皮膚自幼出現皺紋;膚色褐黃,面龐扁平,眼瞼長有內褶;嘴唇較厚,鼻子寬扁;頭髮黑而稀疏,常捲成胡椒粒狀。使用「布須曼語」,屬「科伊桑語系布須曼語族」。分多種方言,語音有由嘖舌形成的吸氣音。近年來,有了以 拉丁字母為基礎拼寫文字,並用特殊符號標明吸氣音。「布須曼人」用毒箭射獵,「布須曼人」原住赤道東部非洲和南部非洲廣大地區,因受「庫希特人」和「班圖人」排擠,逐步南遷。至今東非仍生活著他們的同族人,如「坦桑尼亞」境內的「金迪加人」和「桑達維人」。南遷的「布須曼人」長期遊獵於「贊比西河」以南非洲地區,直至西方殖民者入侵,他們始終以狩獵採集為生,不知農耕和畜牧,基本上沒有社會分工和產品交換。男子從事狩獵,使用木弓、毒箭和木棍作為武器;婦女從事採集、拾柴和汲水。氏族公社規模較小,通常由數十人組成,沒有發展成較大的血族集團。通行一夫一妻制,家庭帶有若干母系制特點,成員包括父母、女兒和女婿、外甥和外甥女及未婚兒子。南非「維持齊斯霍克」地區「布須曼人」的岩壁畫「布須曼人」具有突出雕繪藝術才能,保存在南非德拉肯斯山和博茨瓦納境內特索裏多等地峭壁上和山洞岩壁上的雕刻和赭石繪畫,反映了他們的狩獵活動和社會生活。至今在用以儲水的駝鳥蛋殼上雕刻的圖案,仍反映出他們固有的藝術特色。

近年來,世界跨國完成了人類基因定序的工作,推衍出當今人類的共同始祖即是仍在非洲南部叢林野地生活的「布須曼人」,是世界上僅存少數的既不耕作也不畜牧的民族,他們依採集、打獵維生,是最瞭解自然現象的一群,他們甚至可以依據動物的足跡解讀出一連串的行為動作,其內容钜細靡遺,就像是親眼所見一般。

01.jpg

02.jpg

03.jpg

04.jpg

而最可貴的是他們重視與自然界「靈魂交感」的力量,打獵時,「布須曼人」會不斷的追逐獵物,在原野上一跑就是六、七個小時,直到動物的體力不支倒地為止,其驚人的體力令人嘆為觀止,而整個獵捕行動就在狩獵者與獵物的眼神交流中取得了彼此「靈魂交換的許可」後,以塗有神經毒的弓箭,一箭射向動物使之斃命來做為終結。

當黑夜降臨時,「布須曼人」圍繞著營火載歌載舞,漸漸的進入一種迷幻的狀態,此時,白天所獵捕到的動物靈魂住進了狩獵者的心中,於是狩獵者就轉變成為那種動物,以動物的行為動作,彷彿與其共用同一個軀體,如此富足的靈性生活,是現今倚靠發達科技的我們所難以想像的。

大約有十萬年的時間,一大群「布須曼人」一直生活在非洲,這些矮小的人把整個非洲南部稱作「家」,高聳的群山、深深的谷地以及寬廣的平原都是他們的家園。和主流觀點不同,他們並非毫無目的地到處遊蕩,他們瞭解自己的土地並且能夠根據水果、漿果、和樹根的成熟情況制訂出自己的遷徙計畫。

「布須曼人」的祖先花費了大量的時間觀察周圍動物的行為,因此他們具備有比非洲其他民族更多的關於動物行為的知識。他們用岩畫的形式記錄下了他們當年周圍的環境、信仰和宗教儀式。這些岩畫遍佈整個南非。

這些岩畫內容非常豐富多彩,從橘紅色到棕色的紅色系顏料、白色、黑色和黃色均在圖畫中出現,但綠色和藍色從未在他們的繪畫中出現過。其中最著名的岩畫是在南非境內發現的,這組壁畫不僅繪有非洲大羚羊等動物圖案,還繪有「布須曼人」翩翩起舞的場景,十分生動。但長久以來,人類對「布須曼人」創作岩畫的動機極為困惑?有人認為這些岩畫應該就是「布須曼人」不同部落之間的交流方式。由於部落之間很難見面,他們便利用繪畫的手段向其他部落傳達岩畫周圍有什麼動物、曾經發生過什麼事件,作為其他部落在此處的參考。但岩畫的作者為什麼選擇這些地點,又如何知道其他部落的行進路線?這恐怕沒人知道。

目前已經是全球看法一致的;人類起源於非洲。現在,科學家通過DNA分析指出,人類起源於南非的「納米比亞」邊境,幾千年來一直在納米比亞狩獵採集的「布須曼人」是地球上最古老的人類。該研究成果發表在最新出版的《科學》雜誌上。該研究同時也表明,3/4的非洲裔美國人可能都來自於西非,且整個非洲大陸人群中存在著巨大的遺傳差異。

05.jpg

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的「莎拉.蒂什科夫」率領的由世界各國科學家組成的研究小組通過開展迄今為止規模最大的非洲人基因研究得出了上述結論。研究人員對非洲121個人群中的3000多人進行了基因分析(非洲共有2000個人群)。研究表明,非洲人的基因比地球上其他地區的人更具多樣性。他們發現,現代非洲人從14個祖先群體進化而來。

「莎拉.蒂什科夫」博士說,他們的研究根據最古老的人群擁有最多樣性的基因這個假設,追溯人類起源。隨著人類不斷遠離起源地遷移,基因多樣性逐漸減少。她 說:「非洲的遷移起源地位於今天的「布須曼人」居住區。真正能反映問題的是「布須曼人」基因的高度多樣性。這與桑人擁有最多古代血統的其他研究結果相一致。」

「莎拉.蒂什科夫」沒有排除「布須曼人」在某個時期從其他地區的「伊甸園」遷移至此的可能性。她說:「這些人群從東非等其他地區遷移過來的可能性很大。如果的確如此,那麼5000年前他們或許在東非,那裏可能是遷移的發源地。」科學家認為,桑族語的吸氣音特點或許是殘留的人類原始語言。

據相關的研究顯示,大約5萬年前,150個非洲人首次離開非洲大陸,從此分散到世界各地。研究人員在蘇丹人的DNA中發現的遺傳標記顯示,「蘇丹人」同這些非洲人密切相關。研究還發現,大約71%%的非洲裔美國人、13%到15%的歐洲人和少量亞洲人的祖先都來自於西非。

加州大學的「克裏斯多夫.埃雷」說,只有20%%的非洲人直接去了北美,其他非洲人則先去了「西印度群島」。美國「喬治亞州」和「南卡羅來納州」的非洲裔美國人的祖先可能來自于「塞拉里昂」和「幾內亞」。該研究除了提供人們等待已久的有關非洲人和非洲裔美國人的進化史資料之外,還為許多其他研究提供了基礎。進化遺傳學家也可以應用該研究資料來調查諸如現代人是在何時何地在非洲進化的,以及他們遷徙出非洲的人群大小等問題。

06.jpg

07.jpg

大約在1770年前後,白人殖民者擴展到了桑人生活的龍山南麓,開始威脅到了桑人部落的生存。那時候白人農場主們經常進行狩獵,而獵物就是桑人。曾 經有一個農場主宣稱殺死了2700名桑人,而記錄據說是3200個。這樣,經過19世紀的殘殺,桑人就所剩無幾了。現在,在南非北部,還有可數的幾個講 N/u語言的桑人,其他的桑人語言在南非已經完全消失了。在博滋瓦納和納米比亞,還有一些講自己語言的桑人部落,但是語言也急需搶救。那些沒有被殺死的桑 人,逐漸地併入了其他班圖語系的黑人族群裏面。班圖語系民族發源於西非,大約在一千多年前班圖語族的人們到達了南部非洲。班圖語族是農牧業的文明,這個時 候已經進入了鐵器時代,文明遙遙領先於仍然是採集狩獵狀態的桑人,立刻侵佔了桑人的地盤,把桑人趕到了偏僻的地方。在南部非洲,班圖語族建設了南部非洲最 輝煌的城市,大辛巴威和馬普古布維,在印度洋沿岸建立了發達的貿易網路,貿易路線遠達印度和中國。還有一些桑人進入了科伊人的部落。科伊人大約起源於非 洲中部,是白人殖民者到達南部非洲的時候首先遇到的黑人族群,被稱為霍圖頓人,這個詞至今保留著種族歧視色彩。

進入了班圖語族的桑人,似乎具有通靈者的地位,是班圖族人和靈界的媒介。也正因此,桑人的一些文化得以保存,甚至改變了班圖族的文化,很多桑人的傳 說都可以在班圖語族中找到,很多班圖語族的岩畫,也就由桑人來完成。桑人的岩畫持續到了1920年代,這樣,桑人的岩畫也就記錄了白人殖民者的歷史,甚至 記錄了與白人的戰爭。南非北部的很多岩畫,都記錄了深入南非內陸的布林人騎馬打槍的畫面,特別是1894年酋長Maleboho反抗布林人統治的戰爭,在 岩畫裏面有詳細記錄。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