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138|回復: 1

041 靈魂紀元四萬年-『靈魂源始』第三十九章 黑暗;是死亡或著地獄的省思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8-11 18:58:1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靈魂紀元四萬年-『靈魂源始』第三十九章 黑暗;是死亡或著地獄的省思

作者:張開基

(本文作者擁有著作權,非經同意請勿擅自轉載、轉貼、摘錄或任何形式之引用,改作)


因為頭痛而服用了強效的止痛劑;「暈眩」甚至「極度暈眩」的副作用,早已習以為常,何況這只是中度,但是,任何程度的「暈眩」肯定不會是好受的,我必須早些就寢,雖然,同樣肯定是睡不著,但是,躺下來比較不吃力,不論會暈眩多久,最後總會慢慢平復的-------

睡不著,但是,也不想睜開眼睛去看天花板,那裡只有一盞燈,而且是關著的,沒什麼好看的。

閉著眼睛,我想趁機思辨一下關於「時間」和「霍金的時間簡史」,突然,我感覺「霍金」還真大膽;他居然敢寫自己其實並不懂的東西?整本書中,關於「時間」這個名詞,不知道出現過多少次?談論的主題也是「時間」,但是,整整一本書從頭到尾始終沒有明確的告訴世人到底「時間」是什麼?不管他旁徵博引或者自己思辨的多麼精深,但是,那本書不管你讀上幾遍,我不相信有任何人可以因為讀完這本書而恍然大悟的說:哦!原來如此,原來「時間」是這樣的!

沒有!沒有任何人!包括「霍金」自己,就跟我們大家一樣,仍然不知道「時間」究竟是什麼?他只是憑空臆測了「時間」的起源,而那樣的論證是一直遭到很多科學家反對或至少是不以為然的。因為,不論「大霹靂」是否為真?在「奇點」出現之前是什麼狀態,那是他始終避而不談的;難道在那之前就只是空空如也?一無所有?連「時間」也不存在嗎?

何況只要有「之前」,自然就有空間和時間,除非能夠消除的更徹底,連「之前」這個念頭也不許出現。

────────────

不過,我已經進入「暈眩」的高原期,通常這段期間,我是非常不能夠正常思考任何問題的,因為「暈眩」的旋風會把思考的任何問題都扯成碎片,無法連貫,整合────所以,我不得不放棄繼續思考,只是靜待這股旋風慢慢自然平息。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只是翻了一個身;咦?

為什麼變得如此黑暗?

雖然,夜晚熄滅所有燈光之後,我的臥室已經很黑暗,不過,還是有些背景光可以讓我看見房間內一些會微微發亮的物件,譬如有「夜光塗料」的鬧鐘盤面,電燈開關的橘色小亮點,還有門縫中射進來的室外微弱的一些亮光。

可是,我睜開眼睛也沒用,那些平日在熄燈後仍然熟悉的一些微光竟然全部看不見了,竟然如此黑暗,是的!確實是一片黑暗,暗得不見五指,我睜著眼睛轉頭甚至移動身體四下打量,確實是一片黑暗!

不對!這不是我的臥室!我的臥室從來沒有這麼黑暗過?

我當然知道真正的「黑暗」是什麼模樣。

因為我曾經經歷過真正的「黑暗」,那是在外島服兵役時,我曾經在陰濕、黑暗的「地牢」中生活了一年多,我當然知道「黑暗」,在吹熄蠟燭就寢時,小小的排長室就陷入一片黑暗,即使伸手也不見五指,不管把手伸得多麼近一樣,靠近鼻尖也是什麼都看不絕------

我已經幾十年不曾再經歷這樣的「全然黑暗」了;

這時,我覺得自己還是有些暈眩,但是,卻不是躺著,不是躺在自己最熟悉不過的臥室之中,而是佇立在一片黑暗之中,轉動身子用力睜大眼睛四下環顧也一樣,上下四方全是黑的,沒有一絲絲光亮,看不見任何東西和任何背景,摸不著也聽不見,只是萬籟寂靜的黑暗。

我緩緩的移動腳步,甚至也蹲下來觸摸,地面是不硬也不軟的,但是,既不是石頭、木板,也不是軟綿綿的地毯或者任何人造的地墊,根本說不上來那是什麼,當然也不是泥土地,因為我用指甲去抓,沒有可以樞下來的東西,也樞不出任何聲音,可是,就是這麼自然,沒有特別的溫度,不是冰涼,也不溫熱,只是自然的適溫。

我繼續走下去,我決心朝一個既定的方向儘量直線行進,但是,走了一陣子,整個狀態還是一樣,上下四方都是一樣黑暗,我甚至懷疑我真的曾經向前走動過了嗎?因為沒有任何可供參考的地標或任何可見物件,我無法知曉我到底是置身在何處?就只是一個黑暗的空間,我又沒有戴錶的習慣,更何況是睡覺時,而且我的錶也沒有自動發光的功能,在這樣的環境中就算有錶也無濟於事,我根本看不見錶和指針,所以,這時,甚至連時間好像也不存在了。除了黑暗還是黑暗,不論我是向前走或者停下腳步,不論我是站著或者坐下來,幾乎也沒有差別?

我當下只想看看最後到底會怎樣?我會怎樣脫離這樣的局面?是突然從一個「夢境」中驚醒?或者因此沉沉的睡去,最後是因為天亮時自然醒來而一切如常?

我不知道,也不去預想什麼;只是感覺自己此時好像一隻被困在空「披薩盒」中間的小螞蟻,而盒蓋已經被蓋上了,這樣的黑暗,我當然什麼也看不見,除了還知道自己既然能夠感覺,我當然還是一隻生物,而且我還能自由的走動、停止或者坐下來、躺下來,我至少還有這點自主的能力,我還有能勉強思辨的心智能力,至少,我現在還是一個人,就算身體的感覺不是那麼明確,只有腳底是踩踏在一片實在的地面上,其他所有感官都派不上用場。

這是我的臥室嗎?

不是!肯定不是!

是一個「清明夢境」嗎?

齜雖然,我不是百分之百確定一定不是,不過,依據以往「清明夢」的經驗,這樣的際遇並不像?

是地獄嗎?

我不確定,也許是?

是靈界的一個區域嗎?

未必不可能,不過,我孤單的待在這樣的「靈界」幹什麼呢?

是天地宇宙中的一隅嗎?

這點肯定是的,沒有任何人事物是可以超乎天地自然之外的,所以,這點,我是很確定的。

這是「唯心所造、唯識所現」的某一個境界嗎?

應該不是,而且,我內心相信不是,因為,我年輕時雖然經歷過這種黑暗,但是,那是有限度的,我只要起身走出去,打開鋼鐵的「防爆閘門」,就曾有些許光亮,更或者我乾脆點亮蠟燭,就可以脫離黑暗。

但是,當下顯然不是,我不會沒事「唯心」去造這樣一個境;也不可能因為曾經有過這類的見識,就能讓這樣的境「重現」,頂多只是一個小小的黑暗空間,我隨時都可以脫離,但是,眼下卻是幾乎是無垠的,就是上下四方好像都是無邊無際的,如果以一個立方體的空間來說,內部也有6個面,而旦刖我只能確定腳底下是有一個面是實存的,其他五個面是如何或者距離我多遠,我真的是一概不知?更甚至我也沒辦法確定這樣的空間一定是方形的,為什麼不可以是碩大的球體呢?就如同我們如果單憑「觸覺」,如何能知道並確定地球是一個球體呢?

找開始思索;如果這是一個黑暗的空間,會是無限大的嗎?如果不是,那麼外面又是什麼呢?

找開始想像:會不會待會兒,任何一邊會有點亮光出現,我可能會看見什麼?又或者有某一邊會有個門打開,不論是往上爬或往下走,還是平行的往外走去,我傯能看到什麼,遇見什麼,更或者我會來到一處地界,某一個地方,也應該是很特殊的地方才對?不然這個前奏的序曲又何必把陣仗搞得這麼大么逗麼持久,範圍叉這麼大?究竟是要帶我去往何處呢?

我坐下來靜候,也是靜觀其變???

許久,什麼事都沒發生,上下四方依舊是一片無盡的黑暗,就算我睜大眼睛還是一樣的伸手不見五指,也沒有任何一處透出光亮,沒有任何門被打開;我更甚至不知道我所處的究竟是在這個空間的何處,別說幾百公尺,幾十公尺或者幾公尺,竟然連我手腳可伸出所及的一、二公尺以外是什麼我都不知道,假設就算有個大門小門或通道正在我面前三、五公尺以外,我也一樣看不見也不能知曉?

這究竟是什麼呢?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是我自己的一個惡夢?另一種夢魘?還是.....

不可能!我不是在作夢,我的夢境從來不曾發生這樣的事?

清明夢?顯然也不是!沒有任何一次清明夢是我不能自主行動和主導的。

夢魘?更不是!我從來不曾經歷這麼長的夢魘而無法清醒過來的。

是外因造的一個境?還是我自己內心造的一個境?

我為什麼想不出來?我為什麼不能「破解」?

哦i.其實,我並不那麼焦急的想要破解的,我大半生經歷過這麼多光怪陸離的事,沒有什麼能嚇到我或讓我害怕焦慮的,我只是好奇的想知道「這」到底是什麼?是什麼一種狀態?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是我完全不能控制和改變的?

嘿!

我不會是死掉了吧?

就像傳說中所謂的「睡夢中無疾而終」?

我不確定是不是?不過,卻完全不是我一直以來預想過的那樣,從各種傳說,到我自己的親身經歷以及我用心思辨過的....「死亡」都不是這樣終了或開頭,我的一生也不會這樣結束吧?

對!雖然我頂想過,我也曾面對過死亡許多次,我也好好用心思辨過,不過,都不像當下這樣,雖然我沒有不喜歡,不過,我沒有想到就是了,假設真的我是死掉了,用這樣開場去經歷未來新的生命歷程,我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好,至少,我確定我死後;我的自主意識還是能夠繼續存在的。

但是,老實說;我其實並沒有任何口袋名單或者說死後目的地與任何行程表,我並不真正預想或憧憬甚至渴望任何一種死後的境界;就算我能夠決定死後的去處,我也不會事先預定什麼的,畢竟,我或人類的想像力再豐斧,也有想不到的狀況;自然界這麼大,我們這麼渺小,我們能預想些什麼呢?說不定死後的世界根本超乎人類想像過的任何一種狀態?說不定或者甚至肯定的;死後的世界比我們人類所能想像的更為奇妙多變,更加的不可思議....

所以,我寧可保留最大的接納空間給自己死後,我相信我都能隨遇而安,找到我真正喜歡的。

如果我真的就這樣死了,家人一定要到明天早上才會發現;我知道會有什麼世俗的狀態,那些跟我已經無關,我只要確實知道我自己是無所謂的,因為我一生無憾,沒有任何還想要的東西,沒有任何我真正放不下的人事物,沒有任何我真正會眷戀的,沒有任何會讓我掉淚不捨的,我可以非常放心的離開這個塵世,也許我會微笑,也許不會,但是,我一定會很平靜很從容的離去....

然後,我想了想,試著躺下來等候看看,看看我究竟是不是真的死了?或者還是有其他事情會發生,沒關係,勳我有的是時間,我有的是耐心,我可以平靜並好整以暇的等待,任何事總是會有一個「結果」的,不可能這樣無止無盡的下去;何況,我根本不相信也厭惡什麼「寂靜涅盤」,在恆動的宇宙中,怎麼可能有「恒靜」的任何狀態或事物存在?如果能夠徹悟宇宙自然的所有道理,就當知道這點,如果連這點也不知道竟然還終生妄求,那就不只是「愚蠢」而已了。更何況,就算一個人能夠徹悟宇宙自然的所有道理,最後竟然選擇「寂靜涅盤,如如不動」並希望直到永遠,那麼跟一個一出生就是「植物人」甚至一塊石頭有什麼不同?

對的!就算找死了,不管有沒有可以選擇,我都不可能選擇「寂靜涅盤」,或者說那樣根本就不可能選擇,誰也不可能「寂靜涅盤」,我再蠢也不可能去追求一個不可能存在的東西,一個根本不存在的境域,何況我又不蠢?

我繼續躺著,同樣又是許久,不過反正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多久?

因為我年輕時長期經歷過真正黑暗的地牢,所以,這種經驗當下對我沒什麼負面影響,連心境也沒有波瀾。

--------------------------------------------------------------------------------------------------

我只是無意識的翻了個身,突然的,「黑暗」消失了,或者應該說四週不再黑暗,我本來就是睜開眼睛的,我仍然躺在我臥室的大床上,一切如常,沒有任何蹊蹺,也不是幻覺,我想了想,乾脆起床去尿尿,打開水龍頭,冰涼的水讓我更加清醒,回到臥室,開燈看看;一切依舊。

至少我可以肯定,找當下是清醒的,雖然已經是凌晨時分,但是,我既不是在作夢,也不是在冥想之中,而且,找更肯定剛才的經歷也不是任何夢境或夢魘,我是切切實實的待在一個黑暗密封的處所或者一個超大的黑盒子裡,至於盒子有多大?是圓的,方的或者球體的?我一概不知道!

是有些奇怪?

雖然,我確定不是我「唯心所造」,但是,也不是任何靈異的外力形成,我只是暫時還沒去想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而已,也許我終究會知道,不過,我現在不想去想,因為暈眩已止,我很睏了,我想好好睡一覺了。

時間點:2015/12/26凌晨時分

 樓主| 發表於 2020-8-11 18:59:26 | 顯示全部樓層
註;在外島的年輕歲月,我駐守的是第一線據點,是二層加強混凝土的碉堡,我單獨一間一坪不到的「排長室」是在下層碉堡,有一半是在海平面以下,一年四季,地面上都有一層2──3公分的積水,必須鋪棧板,我的床被和衣服從來沒有「乾過」,所有會發霉的東西一定發霉,連不應該發霉的東西也會發霉,白天,如果不打開通往外面的鋼鐵防爆閘門,整間排長室是陰暗的只能勉強視物,一到晚間燈火管制,只能靠蠟燭照明,如果就寢時吹熄蠟燭,那就真的是一片黑暗,伸手也不見五指,就如同中古世紀不見天日的「地牢」,我不是犯罪被囚禁,卻不得不住在這樣的「地牢」之中過了一年多,夏天潮濕溽暑,酷熱難當,冬天陰濕黑暗、苦寒有如冰窖,而每到夜晚只有陰濕和黑暗及發霉的氣息,還有冰冷的步槍、刺刀是我身邊的唯一伴侶───那時年輕力壯不以為意,但是,陰濕和霉菌早就侵入我的身體深入骨髓,而無邊的黑暗則占據了我的內心某處,直到老來,終究會一一兌現的,不過,不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花撲鼻香,正因為這麼長時間的暗濕地牢的深刻歷練,讓我此生不再害怕黑暗、酷熱、嚴寒、濕冷霉氣和長期的獨處,如果地獄有這般的境界,不論是進進出出或者要待上一段時間,都難不倒我了。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