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245|回復: 6

連續夢境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7-23 21:43:4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又是連續幾天出現的夢境了。

身處海洋中,水域屬水的上層且水質清晰,大型的灰色或灰黑色調鯨魚群(鬚鯨)在面前群行。可聽見鯨魚的鳴叫聲。

有時候夢裡出現的,是單獨或群體的殺人鯨環繞身邊,不限陸地或水裡。

有時候,夢境裡無論在陸地或水裡,都會出現,有時甚至可操控面露兇相、身軀有長過3M-5M且體型龐大,短至70-90CM且的深海魚,深海魚的體色有時候是墨黑色,有時是泛著螢光的半透明白、有時候是墨藍色。

這些夢境出現時序不一定,

發表於 2020-7-24 08:43:27 | 顯示全部樓層
找看看有沒有龍蝦…


發表於 2020-7-24 08:46:09 | 顯示全部樓層
生活壓抑久了,夢境裏經常會出現海洋,大草原等…一望無際的風景。

出去旅遊,散散心就會改善的。

發表於 2020-7-24 11:31:05 | 顯示全部樓層
昨天恰好夢到去漁港吃海鮮,漁港該出現的東西都有,例如防波堤、大小魚船、湧浪、各式攤販與人潮,只是夢境與現實的環境總是顯得相當奇特,像是走過堤坡雖然近岸是清澈小浪,但是不遠處卻是湧浪。

逛著一個個攤販,賣的東西雖然也是一些魚貨,只是我沒見過那樣大概與我的手腕差不多大隻的章魚腳,切成一節一節的,看似川燙過但是仍然在蠕動,看起來很好吃正在考慮要不要來一根,但是旁邊切片的花枝也吸引我的目光,同樣雖然是切片的也是蠕動著,並且有各種淒哀的嘆怨和吟叫聲伴隨著似乎是一片片蠕動著的花枝片的哀嚎。

我正覺得為什麼會有這種聲音,然後仔細的看一下這間攤販的四周,發現這商品架的左下方有一個約20幾年前那種中間是錄音帶,左右各有一顆大喇叭的大型手提式收音機所發出來的哀嚎聲,呃..真是有夠無聊怎麼會放這種音效是要嚇唬誰啊?

不過這切片花枝看起來很新鮮可口而且還會動,我想可以參考韓國或日本人生吃小章魚那種情況,醬油倒在頭切剩一半還活著的章魚上,觸角馬上竄動亂跳似乎是覺得很痛,不過我覺得這種吃法相當殘忍,個人是不會嘗試這種吃法。

我找了地方坐下隨手抓了一隻炸過的身體是紅色頭尾鰭帶點綠色的魚,有點類似「阿拉斯加紅鮭魚」從接近魚尾的地方咬了一口「蛤?!還有鱗片..呸呸呸..」但肉質還不錯是熟的,雖然是熟的但一樣魚的身體竟然還會稍微地扭動,雖然覺得奇特但也沒驚嚇也不驚慌,只是旁邊的大叔說「我們都不吃這種魚的...」我不太在意只是有點疑惑的看他,鬧鐘就響了。

做夢很有趣,我也在練習控制夢境,目前只能在某些清晰的夢中的我有清楚的自我思考和判斷,例如在地上走著遇斷崖岩壁或高牆,或只是依當時心情,可以任意飛翔,不過就是仍不知道自己正在做夢。

發表於 2020-7-24 11:55:15 | 顯示全部樓層
你们的梦好悠闲。

我的梦总是很惨,总是觉得爬到楼房的最高处,整个大厦都在咯吱咯吱的摇动,然后总找不到下楼的楼梯,有也是摇摇欲坠,经常咋楼梯的坍塌中醒来。

發表於 2020-7-24 20:36:25 | 顯示全部樓層
ricejunshen 發表於 2020-7-24 11:55
你们的梦好悠闲。

我的梦总是很惨,总是觉得爬到楼房的最高处,整个大厦都在咯吱咯吱的摇动,然后总找不到 ...

你这个是安全感问题。

發表於 2020-7-25 16:15:5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觀心取慧 於 2020-7-25 16:18 編輯

再分享一個夢境,也是前幾天的午睡,大白天的我來到一間大廟,三個門口都是開的附近也沒人,走進廟裡之後雖然有些昏暗,但也不至於摸黑,視野算是清楚,裏頭有些人來來往往,大部分是和尚以及一些修行人士,只是覺得這些人似乎心裡正在盤算打理著甚麼。

我到處晃晃遇見一位穿著應該是漢代,像電視劇軍師聯盟中軍師穿著的那種衣服,只是這位碩壯老者的服飾是由外層是黑袍與黑色紋理與灰色內裡混搭,很古雅的道教風情,也許他是這間廟裡的老大吧?

這位老道者弄出了一顆大光球,光球的紋路與黑灰斑的大理石極為相似,黑灰斑紋路隨著光球表面移動,有點像在看衛星雲圖,雲層在地圖上移動飄著,更貼切的應該說是一顆泡泡表層移動飄著的色彩,此時心裡出現一道意念「這光球尚無人破解」而後我正想想要如何做呢?

隨後突然有一位修士急忙的過來,似乎想勸阻這位老道者不可行,但仍被老道者遣走,旁邊經過的幾個和尚看過來,眼睛紅的像是洗髮精不甚流入一樣的充滿了血絲,眼神與表情好像覬覦著甚麼東西一樣。

這時候又有個意念「這光球解開之後會掉出許多珍世奇寶」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遇上這種事,也對那些甚麼寶物沒興趣,但我就是好奇想解開這光球。

我面對漂浮的光球想說用吸收的應該就可以了,將雙手舉起作勢懷抱光球那樣,心裡想著吸收,漸漸的光球越來越亮霎那間光球消失一些奇怪的物品掉落地面,只有一個類似大型玉器的物品稍微看了一下,也沒啥興趣,這時候又有一群和尚經過,眼神與表情同之前那樣充滿血絲,大概是這老道長在此其他人也不敢妄動吧?

我和這位老道長聊個幾句就醒過來了,聊些甚麼我也忘了。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