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275|回復: 1

印度火車真嚇人!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7-16 08:29:0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印度火車真嚇人!                                    

今年初,第二次去印度,選擇一個冷門的路線---西孟加拉,其中有一晚是從加爾各答搭臥鋪火車前往一個同樣冷僻的地點「布本內須瓦」(Bhubaneshwar),久仰印度豪華火車之旅是很多人嚮往的經歷,加上旅行團給我們訂的是頭等艙,那真是相當期待的;

加爾各答火車站是東印度公司時代建的,號稱全世界第二個有鐵路的地方,火車站相當大,可以同時往四面八方發出三十班火車而引以自豪,為了防範恐怖攻擊,火車站內部是不准拍照的,外觀確實宏偉明亮,原本說是有「紅帽子」的挑夫會來扛行李,領隊叫大家準備相機可以在站外捕捉他們頭頂行李的鏡頭;結果只來了一位又乾又瘦小的老頭兒,吃力的拉著一輛拖板車,一一把大大小小的行李堆上車,竟然獨力拉起拖車就奮力前行,雖然看得出一開始相當吃力,但是,拖車一動之後,速度比相像得快,我們要快步才能跟得上,看到全團幾百公斤的行李一個老人家就能拖動運送,只能說佩服佩服!

進了車站月台,人之多何止是過江之鯽?根本是萬頭鑽動,好像是遇上了逃難潮,男女老幼加上背的扛的提的各式各樣的行李、包袱,往不同的方向快速移動,好像人人都有不同的方向,然後統統處在錯誤的位置,急著往自己的目標衝鋒,不過,還有半數是原地不動的,一大家子圍個圈席地而坐,完全無視月台上的紛亂,好像假日在草地上野餐一樣悠閒,甚至還有一些單身的男人用破舊的頭巾包布把上半身連頭臉一起裹起來,直接躺在人來人往的月台地板上,還好大多是側臥或者是捲曲著,不然還以為發生命案了呢?

幸好氣溫低,汗味體臭不嚴重,但是,尿騷味卻臭得惱人,都是在月台下方鐵軌那裡發散出來,因為人這麼多,廁所在那邊都不知道?真的內急,想當然是向鐵軌噴射啦,在印度大城小鎮一些稍稍隱蔽的角落,隨時隨地都可以看到就地「野放」的鏡頭,大家也習以為常,何況月台好像也沒禁止小便的告示?

站著等了快一小時,兩腳夾著重裝的攝影背包,在人人疾速移動的快轉畫面中,真的不很耐煩,火車一來,外觀實在不怎麼樣,大家蜂擁上車,只有我們這團人馬的座位顯然出了問題,四人一間的包廂臥鋪,竟然被電腦分隔到越過兩節車廂之遠,我們三個單身男士一間,上了車已經是0時,一天行程的疲累突然在放好行李後正式向全身筋骨抗議;放下床鋪,快快鋪好床單,床單還算乾淨,但是裡面的枕頭毯子就很難說了;大家閒聊一下,脫了鞋襪正要躺下;領隊和印度導遊來敲門說是要換車廂;

靠!搞什麼嘛?

領隊和導遊疊聲抱歉;因為有個包廂出狀況;其中有人不肯換床位-----

心裡一把無名火油然冒起,是那個白目團員?又不是買公寓要住一輩子的,幹嘛這麼不合作呢?結果不是我們團員,竟然是一個印度人,號稱快要佔領全矽谷的印度高科技電腦竟然搞飛機,不但拆散我們團員,還硬塞了一個印度人進來,而且那個包廂原本是兩對夫妻要入住的,這樣棒打鴛鴦的怪事,又碰上那個老印是死硬派,說不換就是不換,還把前來協商的站務人員臭罵一頓,說是侵犯他的座位權利--------

所以,我們只好捨棄已經鋪好的床,重新提起行囊裝備下車,跨越兩節車廂去跟印度先生「共眠」,一進包廂,只見一位身材中等,西裝革履的印度老先生還雙手交叉在胸前,兀自在生悶氣,知道我們進來,也不搭理我們,甚至連個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也懶得擠,看來還在擔心我們會像蒙古人、英國佬侵犯他的「固有領土」;反正原本就是一肚子火,他不高興,我更不爽哩!怎麼有這麼不通氣的人?跟自己同胞去睡覺做相同的夢有什麼不好?非要跟我們這些老外擠一個房間湊什麼熱鬧嘛?

既然有了陌生人,裝備細軟當然要格外謹慎,鋪好床單,把攝影裝備移到了床邊,厚!可真擠!這時才有機會好好打量這位印度「紳士」,穿著得體,西裝剪裁得很不錯,一大一小兩口行李箱很考究,肯定是名牌,皮鞋晶亮,看來頗有身份地位,反正能坐進頭等艙的印度人必然也不是尋常人等,要不是商人就是政府官員吧?

他雙手雖然放下來了,表情還是像面具,沒打算招呼或點頭微笑,好吧!反正我們也沒打算拿熱面孔去貼印度版的冷屁股,所以,三個人就開始高談闊論起來,各人都有不同的來歷和見聞,談得也很愉快,反正之前一鬧,睡意已消,只待車一開再睡吧-----

不到十分鐘,冷不防的;這位老印突然起身出去,一樣沒打招呼,還以為他是去隔壁的廁所作「睡前尿」然後準備就寢,結果至少七、八分鐘之後,門開了,進來的竟然是一位站務人員硬幫幫的點點頭,二話不說,就來拎那個印度人的行李,好奇一看,只見他本人只探了半個腦袋在門外瞧著站務人員把他的行李拿全了沒?頭低著,搞不清楚他怎麼突然變得誠惶誠恐起來,眼睛完全不敢直視我們;然後在站務人員連聲抱歉中;門被關上,就這樣所有動作都結束了------

好一會兒工夫,我們三人才回過神來;哈哈哈哈---------

太好笑了,原來這印度佬竟然就在他們自己國家的火車上被我們三個「老外」給嚇跑了;不久前還在堅守固有領土,疾聲厲色的大罵站務人員,就是不肯更換包廂,非要為難別人,結果不過盞茶工夫,車都還沒開動,他就被我們嚇得面色土灰逃之夭夭,另尋「歸宿」去啦!

哇哈哈!真的是太好笑了!雖然隔壁就是大家共用的廁所,不髒但是臭味難擋,連我們的包廂把門緊閉還是尿騷撲鼻,不過有剛剛的笑談為伴,突然這實在虛名在外的印度頭等艙火車也就不那麼不堪了,開動之後,跟台灣的3級地震差不多,但是,大家應該都是在笑意中安然入眠了---------

直到二天之後,全團一起晚餐時,有團員偶然提到火車上被迫更換包廂的事,我們三個就把後續發展接力報告,全團這時才統統笑翻了,氣氛一時很HIGH;有人說:那印度人一定是以為我們這團老中不甘心,派出三名彪形大漢去示威,領隊說:當時要我換包廂,我老大不情願的扳著一張臉,大概是殺氣騰騰的進那個包廂的;有團員說:也是,看我平時不笑已經很嚇人了,再一裝狠,肯定讓那個印度人嚇得膽戰心驚----

我說;喂!裝狠是很累的啊!(周星馳電影「功夫」一片中的台詞);其實都不是,我們也都沒嚇人啊?如果我們是一幅興師問罪的嘴臉進去,他也未必擔心害怕,結果我們三個人一進去就是談笑風生,旁若無人的,這印度人又聽不懂中國話;心裡搞不好是在想;這三個人會不會正在盤算半夜等我睡著了,那一個過來摀住嘴,那個個子大的壓在我身上,那個揮拳猛K-------然後三個人再一起蒙頭裝睡,這火車聲音這麼吵,叫天不應叫地不靈的,這包廂發生的事又沒有其他印度人可以作證,到時硬說我是作夢自己摔下床撞傷的,豈不是只能吃悶虧自認倒霉?越想越恐怖,看來還是早點閃人是為上策!所以連忙叫站務人員來換包廂。

結果,全團又哄堂大笑起來,那兩對夫婦中有位教授興奮地大聲道:我們應該謝謝這三勇士為我們報了一箭之仇!

那有?那有?我們什麼也沒做啊!

後來清晨火車停靠「布本內須瓦」站之後,才看到所謂的「紅帽子」的挑夫來背行李。

發表於 2020-7-16 16:45:29 | 顯示全部樓層
在一个小空间里和三个陌生相处住一晚上,睡觉没安全感。是有点不适应的。是我也让地方给你们,宁可和三百个陌生人住一晚上。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