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214|回復: 2

无尽的黑暗,死一般的沉寂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7-7 07:53:4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ricejunshen 於 2020-7-7 07:57 編輯

声音,视觉是我们认知这个世界两种最主要的方式。缺了一样,无论是瞎子,还是聋子,想必都是非常难受。

声音其实比图像还复杂,我们对声音的认识,有太多的后天训练的成分,试想一个小孩,如果不是和人类社会长大(例如狼孩),他的视觉没有多大问题的,他依然可以估测一块石头的告诉,他依然可以区分不同的严森。 声音的本质是震动,但是人类社会的的教育,和在社会中长大的过程,赋予了太多的内容。举个简单的例子,早上你老板把你喊到会议室,然后告诉你:
“从今天开始你的工资加倍!”,你立刻心跳加速,兴奋难以自已。但是如果你老板是用英语和你说的, “Your compensation will be doubled starting from next month!” ,如果你英语又不好,会呆在那里傻笑。 同样的一串笑声,在不同的文化里,可以被演绎成无礼,也可以被演绎成爽朗。 具体如何演绎,都和我们当下的心(意)识又关。

我们倾听各种声音,为了這些声音烦恼,兴奋,却忘记了這些声音都只是震动,那么這些震动的频率为什么可以使我们情绪不同的起伏变化?其实都是心(意识)的作用。就交谈的语言来说,并没有哪种声音(震动频率)是我们听了一定要悲伤,也没有什么声音(频率)是我们听了一定会兴奋的,都源于我们内心的演绎。 (刺耳的声音人人讨厌是生理上的一种本能) 从声波到字句,大家的演绎差不多,但对那些字句,每个分赋予的色彩和细节,天差地别。

这世界上根本没什么声音?你走进一个酒吧,那热闹的感觉,都是你自己造出来的,没有声音,只有一些震动,酒吧里人的喉咙在震动,两个音响的喇叭在震动,仅此而已,这世界,死一般沉寂

图像不过是一些电磁波而已,你看看红外夜视仪里的世界,狗的黑白世界,那和我们现在看的不太一样。我们有三种色锥,这三种特定波长的组合,让我们看到这世界的颜色,不同的生物色锥还稍微不一样,不过不影响我们对这世界答题轮廓的解读。 为什么是这三种颜色(红黄蓝)?一定是有益于我们整个进化的过程。
1)        我们看的电磁波波长应该和我们世界尺度有关,例如我们接收的肯定不能是米波级别的,那样的话,光可以到处散射,整个世界的轮廓就模糊了。如果我们身边的房子的高度都是微米级别的,那么目前可见光的波长就不适合我们的眼睛了,因为可见光在微米的尺度到处衍射,整个世界都是模糊的。也不知道光的這些衍射理论在灵界是否适用,不然的话,根据光的特性,应该能猜出那边尺度。
2)        其实现在而言,红外也好,紫外也好,应该也能反应我们这个世界的轮廓,但是我们采集绿色食物的过程中,目前的三色锥颜色可以最大的帮助到我们分辨不同食物(是否有毒,是否有营养),不同颜色对应不同维生素,也是类似道理。

视觉世界显然是我们了解这个世界的一个手段,但不是绝对,讽刺的是,帮助我们看见这个世界的电磁波本身,却是看不见的。


原谅我的反动,这世界又哪里有什么五光十色,色彩斑斓,都是我们想象出来的,这世界漆黑一片,只有各种电磁波弥漫着周围的整个世界。 这个世界也不象我们想的那样有大地山河的轮廓,这世界是连续的一片混沌。大地山河的轮廓,不过是阴阳物质交接的界面,大地为阴,空气宇宙为阳。 整个世界都是连续的馄饨,只是物质密度有些差别,而所有的生命,动物和人,正好活跃在这阴阳交合,剧烈变化的界面上。那些至阳至阴的地方,无论是地下深处,还是太空高空中,都是么有生命的。只有来来回回,上上下下才会孕育生命,如果地球不自转,或者不公转,或者公转没有黄道夹角,恐怕生命的可能性都会少很多把。自然界的蛮荒原始之力,都是一个方向的,洪水力量虽大,却只能从高处流到低处,不会变通,烈火腾腾,也只会往高处烧。

什么是智性能量?可以随意收发,没有一个单一一定的方向,我的猜测,也许,地球的自转,黑夜白天,公转的春夏秋冬带来的波动起伏,与智行能量非单一方向性是一种契合吧,反过来说,没有這些来回循环,就不会有生命。








發表於 2020-7-8 08:33:34 | 顯示全部樓層
嗯,快成精了!

月圓之夜要記得將內丹吐出,吸收月光精華。

發表於 2020-7-8 14:50:26 | 顯示全部樓層
迷失的鹿 發表於 2020-7-8 08:33
嗯,快成精了!

月圓之夜要記得將內丹吐出,吸收月光精華。

一剑东来,天外飞仙。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