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154|回復: 1

靈擾 問與答018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3-24 22:40:4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靈擾 問與答018

網友:


請問這是什麼病徵?該如何解決?

各位好

首次在這個論壇上提問,如果發錯版面或是任何不當之處敬請見諒。

趁今天印象還深刻,提出疑問。希望各位能給予指點解惑。

11/26下午一點三十分左右,開始只是雙眼不適,類似感冒臉部局部發炎。淚腺腫脹之類的。

開車由岡山至高雄家中,給我媽上個香後沒多久睡午覺。傍晚四點到六點之間。

頭部雙側太陽穴開始嚴重酸痛,不斷打哈欠,打嗝,乾嘔,想上廁所。但吐不出東西,大不出東西來。

打嗝的氣味超臭,感覺比大便還臭。我並未進食奶酪類製品,肉類進食也不多,故不知道該氣味何來?

平時也沒有打嗝有該氣味的情形。雙眼視物在正中間偏右出現盲點,以手遮左眼,該物可見。

以手遮右眼,該物也可見。但雙眼視物,該物卻呈現矇矓非實體的感覺。甚至消失。

此時因需要再開車回岡山外婆家,雖身體不適,卻有一種現在不走就走不了的感覺。

當下開車變成一直擺動頭部,移動身體,以餘光識物。避免因看不見出車禍。

車窗關起來呼吸變成困難,哈欠更嚴重,只能打開,還碰到下雨、塞車。

心情異常煩躁,忿怒,想找個替罪羔羊宰了。可是找不出該情緒起始源頭和對象。

此時症狀更加嚴重了,路途中趕緊改道到一位平時認識的按摩師父請他幫我處理看看,

沒想到連他也開始打起哈欠來。他幫我按摩有些減輕,但無法完全消除。

好不容易撐到外婆家,趕緊到床上躺了休息。

到晚上七點多,先是哈欠症狀減輕,眼睛視物漸漸恢復,乾嘔,想上廁所的感覺逐漸消除。

太陽穴的痠痛也在改善。只是沒有胃口,晚餐根本不想吃。手腳此時開始有點發冷,但不像感冒那種冷。

晚上十一點多並不會餓,但仍強迫自己吃ㄧ碗綜合甜湯圓,感覺才恢復正常。

第二天好像啥事都沒發生過一樣,上廁所,吃跟昨天差不多的東西(剩菜),也沒有任何異常。

本錯以為今天傍晚會重演一次,卻無發生異狀。

思考發生該病徵的種種可能,和從小到大生過,了解的疾病比對。

不像感冒:感冒不會狂打哈欠。

不像過度疲倦:睡這麼久才發生根本不合理。疲倦不會打嗝,乾嘔。

不像一氧化碳中毒:雖然我是在客廳祭拜我媽,並睡在沙發,但我有開窗,還穿夾克才不覺得冷。

不像中風:酸痛感集中在兩側太陽穴。未發生偏頭痛,事後也沒有後遺症。(我小時候摔過腦震盪,知道什麼叫"偏頭痛")

不像過敏:我有鼻過敏,發作會一直打噴嚏,流鼻水。但當下一個噴嚏都沒有。

不像食物中毒:完全沒有拉肚子。一同吃飯的家人沒有類似病徵。

因為聽聞舅公當年被祖先"問到",也在相同時段發生類似症狀。故來此地請求指點迷津。

想知道以下問題:

1.這是一種生理或是心理上的疾病嗎?記得很多年前自己住外地時好像也發生過,已記不清了。該如何治療呢?

2.我誤食了什麼東西嗎?像農民曆封底上面的那種?

如果不是:

1.如何找出製造病徵的真兇來?

2.如何鑑別種類、判斷強弱、決定處置方式?

3.情緒被引動時,如何平息心中的無明火,並冷靜下來思考對策?

4.找出對象後如何處理?不會有下一次的機會,也不會有其他想有樣學樣的跟進,更不會遺禍他人。

5.難不成要像控制流浪狗口數的想法一樣,把他們化為一陣陰風嗎?

對了,我不會把任何東西"化為一陣陰風"請不要來信詢問....。如果有人願意教,我倒想學來自保。

我不是那種喜歡用殺伐來解決問題的人,今天早上,我還夢見救了一隻被氣密窗夾在中間的貓呢。

只是那種夾法,救出來只是不慘叫而已,應該也差不多要掛了。這跟昨天的病徵有關聯嗎?


張開基:

第一,我不是醫生,沒有專業的醫學知識,所以不能判斷什麼,建議找專業醫師診斷。

第二,在民俗信仰方面,非常近似所謂的「沖煞」(台語俗稱「煞到」),台灣各地有很多法師在幫人家「化煞」,或者有些大廟也能化解,因為很平常,不是很困難的,所以收費不多,有些大廟也可能免費。

建議先考慮正統醫療,因為也許是某種潛在病症,不要本末倒置延誤及早發現的機會。

如果檢查無病,還有這種現象,再考慮民俗處理,收費的不一定比較行,免費的未必無效。

發表於 2020-3-25 10:45:48 | 顯示全部樓層
我也說說20幾年前曾經的經歷。27,8歲的時候吧?那時(白天)與前女友由高雄坐統聯回台北,一路上像是招電攻擊。

我不知道各位有沒有試過一直深呼吸,幾分鐘後,會感覺到手指、腳指、鼻尖、末梢神經,有”發麻”的覺受?

現在我只要做幾次腹式深呼吸,就可以有輕微感受,或者不需要深呼吸,躺床上靜靜感受也有。是不是所謂的”氣”我不知道,但明顯與久坐不動手腳麻木不一樣。雖然都是麻,但手腳麻了感受強烈,一動便難受,需要等血氣流通。

唱KTV也需要大口喘氣,有時也會有一樣感受。

回說我在大巴車上的經歷。
我也是好好坐在車上,忘了怎麼了,就開始身體發麻,就如深呼吸後一般的感覺。但來得很強烈,頭皮發麻,手腳、臉、全身都麻,好傢伙。

我於是覺受,配合,也深呼吸再深呼吸,不想任之。只要觀想,氣也可以左手、右手、腳板、隨處加強酥麻感。

整個時間持續總有一小時吧,我是不想讓走,於是一直深呼吸讓全身一直維持強烈的酥麻。還讓前女友,摸我手看她是否感覺到麻麻的,她說有。

那你說,這是怎麼了?

我可以懷疑這是被煞到?被下咒?某靈想附身?也可以想像成上仙的賜福?或者,這就是一個特別的身體經驗罷了?

說起來,這種經歷其實什麼也不是,但人自己就會誇大化。

重點不是你的經驗,而是你對經驗的態度。人們對某種情況的第一反應(即原始情緒)往往不是問題,而他們對這種反應的反應(第二情緒)往往是問題所在。

當你引入理性,分析解構現象,就能把自己調整到正常的軌道之上。

要想有那一點光、一點覺知,我知道這好難,因為我也不常做清醒夢,總會隨境而轉。可能一切交給身體,而身體只想放鬆休息;或許我明明已經在夢裡開始分析了,但還在夢中反駁自己那一點理性的分析,跟自己說,這怎麼可能是夢?

現實中也一樣,如果你老想著有神通,要有超能力,潛意識那種隱晦的願望,就會讓自己往那方向上去思索,但真的有這麼多神鬼傳奇?我寧可相信那只是內分泌失調而已。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