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191|回復: 4

電子書部分章節大公開『靈魂源始』 手是自我的延伸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1-11 00:47:4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電子書部分章節大公開『靈魂源始』 手是自我的延伸

作者:張開基/來源:天地自然人

(本文作者擁有著作權,非經同意請勿擅自轉載、轉貼、摘錄或任何形式之引用,改作)


人類的祖先從開始直立,雙手就真正「空」了出來,除了從猿類時代就會互相撫摸、理毛、使用現成工具、簡單改造工具,直立人更進一步的改造工具、製作工具----創造工具。

人類從石器時代、銅器時代、鐵器時代到今日電腦網路時代,從最原始的石製手斧、燧石取火器、燧石刀矛、銅戈、鋼劍、陶器、絲綢、弓箭、大型建築、石雕、精密鐘錶、傳世的名畫、火車、電燈、飛機、太空船、電腦、智慧型手機、火星探測器等等,無一不是依靠雙手創造製作出來的。

雙手不只是「萬用工具」,跟其他靈長類親戚一樣,可以作各種手勢來表意,輔助語言的不足,可以表達友善,也可以當做最直接的武器用來攻擊和自衛。

雙手另外還有一項重要的功能,那就是「自我」的延伸;

想像一下,直到今天,如果和朋友約定見面的地點是人潮洶湧的車站或鬧市,當我們遠遠看見朋友時,除了呼喊,是不是也會自然的高舉一隻手來揮舞,讓朋友能看見,甚至我們是不是不停的跳躍,同時揮舞雙手來吸引朋友能注意到?

這是最直接也最初步的用手將「自我」擴大和延伸。

當我們要向陌生人介紹或表達自己時,會以食指或大拇指指向自己的臉孔,特別是指向鼻子部位,而且可能連續比劃幾次來強調,也有些人會以手掌連續拍自己胸脯來表達「我」這個意念。

現今的電腦已經有了非常精確的「人臉辨識功能」,全世界沒有一個人的臉孔是完全相同的,頂多只是肖似,而且,除非是雙胞胎或多胞胎,否則兩個臉孔肖似的人,恰好同處於一個場合中的機率極小,所以,一位教師或者一個部隊的長官,通常當然是依靠臉孔的不同來辨認自己的學生或部屬;但是,大部分學校和軍隊甚至一些有規模的大公司,在點名時,會要求學生或人員舉手答應,而不是「點頭」或者把頭部向前伸來表達自己在場,因為這時的「手」正是自我的延伸,更甚至在一大群陌生人中,我們要找尋一個特定人士時,當我們大聲唸出他的名字時,我們習慣期待的;以及他確實會做的動作就是直接舉起一隻手,也可能同時大聲回應「有!」或「在!」。在這些例舉的狀態中,「手」始終代表了一個個體的「自我的延伸」。

其次,我們一般人把手正面直伸出去的尺寸大約在60—70公分左右,這也是「自我領域」的明確界限,除非是非常熟悉的親朋好友,我們同意雙方可以有近距離甚至零距離的接近,否則,面對的是陌生人或初次見面的人,我們不會希望對方「侵入」這個距離的「自我領域」,其實對方的心態也一樣,這也是一種「自我保護」的機制,起始之初,只是為了在指尖不能碰觸到對方的距離來交談,可以避免突發的惡意徒手攻擊;然後慢慢發展出一種無形的「自我領域」距離,不論是在雙方站立時或者隔著桌子面對面坐著時,有教養的現代人都幾乎是在潛意識中會遵守這種「遊戲潛規則」,除非發生了爭執,才會把身體前傾,甚至雙手握拳前伸,或把雙手壓在桌上進行「侵入領域」的肢體威脅,否則友善的交談時,我們都會遵守這個「手臂前伸距離」的界限。而把手直接指向對方的鼻子,那是一種嚴厲的指責或咒罵時才會做的動作,更甚至用雙手握拳在對方鼻尖前揮舞,那更是嚴重的「宣戰」行為。同樣的,這時的「手」仍然還是「自我的延伸」。

在全世界各地許多原住民聚落,團體舞蹈時,不論是同性或異性混雜的舞蹈中,大家手牽手或者手臂勾手臂歌舞時,「手」代表了親密、團結和肯定的族群認同,在中國古代,兩人之間以擊掌來口頭立誓,在美國年輕次文化中,完全的張開手掌並以互相擊掌表示激賞、歡樂和「麻吉」關係,而「握手」和揮手打招呼或揮手道別也是目前全世界最普遍的肢體語言,同時,以上這些和手相關的動作,同樣是「自我的延伸」。

而手最常見的「手勢指向」功用,譬如指示方向,指示特定物件,指示某人,某種特殊現象甚至是危險的來源等等,而因地位身份不同的人,由上而下的「指揮」動作也有許許多多不同含意的手勢和動作。當然,從簡單的「手勢」起始,全世界各地迄今已經發展出數百種不同的「手語」,以供失聰瘖啞人士表意交談使用,而且詞彙也已經非常豐富,這些一樣可以視作是「自我的延伸」。

此外,臉孔固然是一個人外表最基本的特徵,中國自古在城門口或鬧市張貼一如現今「通緝令」的所謂「海捕公文書」時,都會附上罪犯的素描畫像,但是,用毛筆素描畫像是專門技術,並非人人都會的,因此,不論是在正式公文書、私人買賣契約、罪犯認罪的口供等等的紙張或布上,除了簽名畫押,有時為了更進一步的認證所需,還會用墨汁或者紅色硃砂印泥加蓋指印甚至「掌印」,這些,在許多現今還保留完好的私人契約上還能看到這樣的遺跡(參見圖片)。而簽名畫押又加蓋指印或掌印,除了是為了認證文件的真實性,也是防止蓋印者日後反悔或抵賴的可能變數,其實,指印和掌印又更深一層的表現了「自我的延伸性」。

同樣的,因為不可能把相關人等的素描畫上去,古代也沒有相機,而「自我延伸」的表徵「手」,就成了每個人的最大區別。

從古到今,在許多名勝古蹟的牆壁或磚石、大樹上,常常可以發現一些「XXX到此一遊」或者「XX與XX永遠相愛」等等的刻字留言,這種當然是非常沒有公德心的行為,但是,深究這些刻字者的心態,其實可以追溯到非常原始的一種「自我表達」的行為,簡而言之,就是為了表達或證明「我在這裡!」和「我曾經到過這裡!」,而更簡單化約的意涵就是:「我當下存在過!」。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附錄:以下相關文章節錄自網路,以供相互印證之用

史前岩洞手印畫的意義

到之前為止這些圖形被稱為人類印證自身存在的證據。就像科學家傑可布·布魯諾斯基( Jacob Bronowski )在他經典節目《人的攀升》(The Ascent of Man)中指著岩石上的圖案解釋道:“這是我留下的印記,而我是一個人。” 同樣的,西蒙·沙瑪 (Simon Schama)在BBC新節目《文明》(Civilisations )也參觀了這些岩洞,提到了這些手印。渴望留下印記,也許是智人(Homo sapiens)這一獨特人種想要傳達自身獨一無二的好奇心、自我主張及智慧最好的方法。

但最近的一項研究結果卻表示,智人並不是唯一渴望印證自身的人種。《科學雜誌》(Journal Science)報導藝術的新發現:通過檢驗數萬年來堆積在手印上的方解石,早在66700年前的西班牙馬特維索(Maltravieso)岩洞裏就潛在這種劃時代宣言了。這比智人離開非洲遷移到歐洲的歷史要久遠許多,甚至比智人在法國Chavet岩洞裏被發現的創作還要早25000年。馬特維索岩洞裏的手印不是人類的手,至少不是智人的,那麼它們一定就是尼安德特人留下的,是這個于智人在冰河世紀時期到達歐洲之前就在那以狩獵大型野獸為生,也是在智人到達那之後不久就神秘消失的穴居人種創造的。

在遙遠的西班牙北部,在遙遠的舊石器時代,一小群穴居人在岩洞中穿行-----一個人走向石壁牆面,電光火石間,他感受到了某種力量輸入身體。他舉起手,用皮囊中的紅色石粉將手印拓在牆面上。其他的穴居人帶著疑惑,但很快也加入到了這場與石壁的較量中來。於是,越來越多的手印出現在了牆壁上,延綿向洞的深處。在他們集體的精神世界裏,這些用紅色染料拓印的手印,代表著無形又無窮的的力量,化作最有效的施力圖像,抵擋住這次從未發生的“危機”。

這是人類的“手”在繪畫歷史中的初次亮相。也是我對迄今最早的洞窟壁畫繪製過程的無端猜想。那些手印和不明意義的紅色將我的目光從阿爾塔米拉岩洞中精緻的走獸壁畫上移開,隨著時間軸推向更久遠的繪畫起源。

在這個有著全新意義的文化製造始端,“手”的形象作為一種繪畫工具直接留在了歷史的書頁裏,“手”既是一種圖案,也是一個符號。在今天人們的理解裏,它的意義是多元而抽象的。“手”的存在可能代表著人類的力量,也能展示行動的阻止,甚至是一種溝通的媒介。而同時,“手”的形象又是最為具象的,它們是人類身體外部最為靈巧的交流器官。用手創造工具,是定義人類之所以區別於其他靈長類動物的重要因素。通過手,人類的觸覺甚至能夠在一定程度上代替眼睛的視覺去“觀看”,又可以代替發聲的語言去“表達”。通過手,人們具備了捏制陶器、塗抹顏料、敲打樂器的能力,手參與了人類表達自己所需要的各種藝術形式。

所以手更像是人類“自我”的延展。通過自身或者製造其他的衍生品來強調“我”的意識存在。這個“我”既是屬於私人個體的,也是屬於集體意義的。在在漫長的人類文明歷史中,“手”的痕跡參與了我們的所稱的文明製造的所有過程。“手”將文明創造且留下。

手語,就越發的奇妙了,它們有“方言”,不通用,有的象形、有的仿字。我們的手代替了喉舌,輸出資訊,又要表達情感,手舞足蹈,又手足無措。------

 樓主| 發表於 2020-1-11 00:50:59 | 顯示全部樓層
岩洞手印畫是通靈結盟儀式

中文的「巫」字,從字形上來講,巫上下兩橫代表天地,意指能夠溝通天地之人。中間的「丨」,表示能上通天意,下達地旨;加上「人」,就是通達天地,中合人意的意思。其中的「人」,不是孤立的人,是複數的「人」,是眾人。它蘊含著祖先期望人們能夠與天地上下溝通的夢想。

古人認為,巫能夠與鬼神相溝通,能調動鬼神之力為人消災致富,如降神、預言、祈雨、醫病等等,久而久之成為古代社會生活中一種不可缺少的職業。

當然,廣義的來說;「巫」肯定是具有通靈能力的,可以溝通鬼神,是原始部落中不可或缺的要角,位高權重,但是,責任也重大,是假冒不來的,否則三說四不準,肯定會掉腦袋的。

在人類「靈魂」產生的初期,「鬼靈」(鬼魂、亡魂、亡靈)也就同時存在了,人死亡之後,「鬼靈」以另一種生命型態繼續存在,而且,因為無處可去,所以,通常仍然生活在原生部落附近,一般是白天躲在陰暗的洞穴之中,夜間才會出來活動,為了求取繼續存活的能量,部落群眾夜晚在戶外燒起篝火以及燒烤食物時,這些「鬼靈」就會靠近來吸取能量,因此,「人鬼雜處」就成了非常普遍的現象,當然一般人是難以查覺的,只有「巫」可以查覺,而簡易祭祀祖先或者單純施食餓鬼的行為也差不多同時開始,迄今許多原住民,在飲酒時會先用手指蘸酒在地上灑上三次之後才會自己開始飲酒,這正是這種簡易奉祀祖靈或其他「鬼靈」古老的傳統觀念遺留。

也大約在不久之後,「萬物有靈」(泛靈)的觀念也逐漸成形,天地及任何山川樹石都被視為是有靈的,即使時至今日,部份華人仍然相信筷子有「筷神」、桌子有「桌神」,山有「山神」,河有「河神」----都是不可以輕慢的,譬如,大人都會禁止孩童拿筷子亂敲,也不可以隨意爬上桌子嬉鬧,入山之前會先焚香祭拜山神,祈求保佑。

而「鬼靈作祟」,使人生病或受傷、倒霉也因此不停地發生,這可以視為一種「鬼靈」惡意勒索的行為,但是,也只有部落中的「巫」可以去和「鬼靈」談判,通常多是「先禮後兵」的,先問其需求的條件,如果條件不高,「巫」會要求受到作祟的當事人盡量滿足「鬼靈」的要求,和平的來化解,然而一旦碰上蠻橫不講理,需索無度的無賴「鬼靈」,迫不得已,「巫」當然只好以己身的法力,或使用某種特殊法器或者進行某種儀式來強制驅離,情況嚴重時,也必然會互相戰鬥殺伐-----

「巫」的形成,當然一開始是來自先天的靈異體質,所以,可以視為一種偶然,但是,一旦這種「通靈人」存在了,部落是有這種「人才」需求的,而這種與天地鬼神溝通,而如降神、預言、祈雨、祈求漁獵豐收及醫病等等的能力,幾乎大多必須依靠「鬼靈」的「鬼通能力」,因此,為了獲得更多來自「靈異的法力」,「巫」當然會需要一個長期合作,各盡其力、各取所需的「鬼靈」伙伴,基於互惠原則,「巫」勢必會和特定的「鬼靈」達成締約結盟的協議,而岩洞深處的紅色「手印畫」正是「巫」以代表「我的手印」誠心留下的印記,至於代表「鬼靈」的印記,我們一般人當然是看不見的。

具有先天靈異實質的「巫」,應該能夠「出神」去和「鬼靈」溝通,為了得到「鬼靈」的「他心通」和「耳報神」的能力,「巫」當然也必須提供一些好處給「鬼靈」,在洞穴深處平常就是一片漆黑的環境中,所謂「陰陽溝通」是相對容易的,「巫」可能是躺臥閉目來出神,溝通的過程中,是不可能一面用噴畫方式來留下手印,而且在漆黑的條件下也是根本不可能作畫的,因此,這種費時費工的「手印畫」,甚而必須攀爬到洞穴最高處「天花板」位置作畫的工程,當然需要有助手協力來完成,更甚而不只是一位助手,譬如護持簡易的梯子、捧著作畫的用具和顏料、拿著火把照明的都需要有助手,而且,洞穴中一旦有火光照明,「鬼靈」是不會現身的,因此,依據合理的邏輯推理;應該是「巫」者,在出神與「鬼靈」達成某種協議,或者祈求某種願望,獲得「鬼靈」同意之後,「巫」才會與助手再次進入洞穴深處,在非常特別的位置,用紅色礦物顏料噴出清晰的「手印」,代表自己的赤誠守信及感謝之意。

可以想見的,「巫」進入洞穴深處,在微弱的照明下,還要攀爬到最高處,用噴畫來留下自己完整的手印,是多麼費神、費力又費時的工作,而且,在原始時代,只有簡陋的空心細管盛裝紅色的顏料粉末作為主要工具,然後,用力吹氣來噴塗在手的周圍,這不是用一管顏料,吹氣一次就能完成的,應該是事先就準備了許多管顏料,而壓印在岩壁的那隻手在過程中是不能任意移動的,否則成果必然模糊,要能噴畫出清晰的手印,必須經過一次又一次,更換顏料管慢慢耐心的塗布,還要細心的檢視,最後確定「手」的四周全部噴塗了很均勻的色粉之後,才能把手移開,這絕對不是件輕鬆的工作,因此,可以非常肯定這絕對不是鬧著玩的塗鴉之作,背後一定有著強烈的動機驅使,才會留下一個又一個的清晰又持久的手印。

而紅色的「手印畫」正是「巫」的「自我意識」最具象的表徵,也可以視為人類已經有了強烈「自我意識認知」的最佳證據。

原始岩洞「手印畫」的特點:

1.全部是「紅色」或「赭色」,沒有其他顏色。因此,紅色肯定有特殊意義,而非隨機選擇的。

2.都是在岩洞深處。

3.即使是在白天,岩洞內部處於非常黝暗的狀態,如果沒有人工光源(火)照明,將無法作畫。

4.在這類岩洞之中,沒有日常生活的遺物或遺跡,顯然不是日常長期生活的環境,才是有其特殊用途的場所(祭壇)

5.都是用「噴畫」方式,製作出反白效果的手印。

6.「手印畫」所使用的顏料及黏附岩壁的材料,取得及研磨調配非常花費工夫,所以肯定不是一時無聊的塗鴉之作。

7.「手印畫」的作者多為女性,或許與其身份職司有關(女性巫師或祭司)

8.目前在各地發現的岩洞「手印畫」都已經是技法純熟的作品,可見事前已經經過無數次實驗,最後才能有如此完美的成果展現,並天長地久的保留迄今仍輪廓清晰,色澤鮮艷。

9.岩洞「手印畫」肯定不是為了美麗裝飾,或者一種純藝術創作,而是有其特殊目的性的成品。

10.岩洞「手印畫」不是一個人能夠完全包辦獨力完成的工作,肯定是分工合作才能完成,因此,觀念和動機都是群體共有,並有著共識的。

11.岩洞「手印畫」是專業專職的技能工作,因此不是業餘能完成的。

談到此處,也就進入本書最重要的指標:「古老岩洞中的手印畫」。

目前全世界的考古發現中,有幾十處著名的原始壁畫,有些是露天可見的,而深藏在岩洞內部的壁畫有幾處也是令舉世驚歎的,譬如法國的拉斯科(法語:Grotte de Lascaux)岩洞、法國的肖維岩洞(法語:Grotte Chauvet),西班牙的雷凱蒂奧(Lekeitio)岩洞、印尼蘇拉威西島(Sulawesi)的岩洞、法國加爾加斯(Gargas)的岩洞,以及西班牙卡斯蒂略(El Castillo)的岩洞,都是最原始,保存最完好的岩洞壁畫。

這其中藏有最古老的「手印畫」的為法國的肖維岩洞(距今約3萬6千年前)、印尼蘇拉威西島的岩洞(距今約4萬年前)、西班牙卡斯蒂略(El Castillo)的岩洞(距今約4萬2千年前)

註:藏有更多「手印畫」的還有阿根廷平圖拉斯河(Río Pinturas)附近的岩洞,不過,歷史不算久,只有1萬年左右。有「手印之洞」美稱的法國加爾加斯(Gargas)的岩洞藏有二百多個手印,但是,年代大約在2萬3千年至3萬年之間。

※近期,澳大利亞和印尼聯合研究小組,將在蘇拉威西島洞窟壁畫的調查結果發表在了英國著名《自然》科學雜誌上。研究小組對7個洞窟的14個壁畫表面附著的礦物質進行了詳細調查,年代測定結果認為,部分壁畫至少繪製於4萬年前。

目前,最古老的壁畫發現於西班牙北部,約在4.2萬年前繪製。研究小組認為,蘇拉威西島的壁畫或與其為同一年代,存在成為世界最古老壁畫的可能。

我們以最古老的印尼蘇拉威西島的岩洞(距今約4萬年前)、西班牙卡斯蒂略(El Castillo)的岩洞(距今約4萬2千年前)的距離來比對,兩地相距將近2萬公里,別說4萬年前交通不便,雙方互不相識更無交流,這不可能是互相交流學習而產生的共有文化或藝術表達;其實就算以今天有噴射客機可以來往,兩地單程至少20多小時的航程,兩地任何一方也沒必要專程前往對方所在的遠地去教導或單純技術交流,何況,思想、觀念、語言及風俗民情盡皆不同,有著極大的隔閡,只是交流手印畫的動機和目的又何在呢?

所以,顯然,不只這兩地,其他地區發現的手印畫,當然是各自獨立發展出來的,最重要的還是在作「自我存在」的表達。而且這是一種發自內心強烈的衝動,否則又何苦這麼艱辛的搭木架高台去小心翼翼的留下自己手印的噴畫?

 樓主| 發表於 2020-1-11 00:53:34 | 顯示全部樓層
印尼蘇拉威西島的古壁畫

(註:本文引用自網路新聞)

沒有什麼東西會像空白的石頭表面一樣,能夠激發廣泛的藝術創作欲望。

週三(本文最初發表於2014年10月9日),一組科研人員在《自然》雜誌(Nature)上發表文章稱,印尼蘇拉威西島七座石灰岩洞中發現的人手及動物圖像,可能與歐洲最早的洞穴畫一樣古老。

目前已知的最古老的洞穴畫是西班牙北部卡斯蒂略金字塔中已有4萬零800年歷史的壁畫。

其他一些研究人類起源的考古學家表示,這一新發現相當引人注目,而且至少在一種意義上,出乎了人們的意料。20世紀50年代,首次出現了有關蘇拉威西島洞穴畫的介紹。科研人員之前認為,這些壁畫的歷史不超過1萬年。

“假設得出的年代準確,”德國蒂賓根大學(University of Tübingen)的考古學家尼古拉斯·科納爾(Nicholas Conard)在電郵中說,“這是好消息,唯一令人意外的不是會在其他地方找到類似的發現,而是竟然一直都難以找到它們,”直到現在。

紐約城市大學萊曼學院(Lehman College of the 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的古人類學家埃裏克·德爾森(Eric Delson)認同這項發現“無疑很合理”。他表示,最近在基因學上的發現“支持了晚期智人一早向東遷移至東南亞和澳大拉西亞的說法,因此擁有相似年代的美術作品也是合情合理的”。

這篇新研究論文的作者是一群來自澳大利亞和印尼的研究者。他們利用鈾衰變技術確定了壁畫外層物質的年代。這種名為方解石的礦物由水流過山洞裏的石灰石而形成。礦物層下的壁畫的年代應該比礦物層本身更久遠。

澳大利亞昆士蘭格里菲斯大學(Griffith University)的兩名研究人員馬克沁·奧貝特(Maxime Aubert)和亞當·布魯姆(Adam Brumm)是團隊帶頭人。他們對洞中12幅人類手部圖畫及兩幅具象動物圖畫進行了檢測。

研究人員表示,其中最古老的圖畫至少有3萬9900年的歷史,是世界上已知的年代最久遠的利用人手範本繪製的輪廓圖。將手壓到岩石表面,在其周圍吹或噴灑顏料成為了後來的洞穴藝術家慣用的手法,甚至到了今天,一些年幼的學生還在使用這個方法。

研究人員確定,一幅鹿豚——一種巴比如薩豬鹿——洞穴畫至少有3萬5400年的歷史。團隊認為,這“就算不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具象圖畫,也屬於最古老的行列”。

西歐地區與其年代上最接近的圖畫是法國肖維岩洞的犀牛圖。它有3萬5000年的歷史,但一些考古學家對這一估計表示懷疑。蘇拉威西島地區最為人所熟知的岩石藝術品是由澳大利亞的土著居民創作的。這些晚期智人在大約5萬年前到達該地區。不過,現存的岩石藝術品的歷史均未超過3萬年。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在格里菲斯大學發表的聲明中,奧貝特博士表示,蘇拉威西島畫作的年代對長期以來有關洞穴藝術起源的觀點形成挑戰。傳統觀念認為,人類創造力大爆發的現象以大約4萬年前的西歐地區為中心,並由此產生了洞穴藝術。

他表示,與這種學說相反,很久以後法國肖維岩洞和拉斯科洞穴等著名古跡裏出現的那種栩栩如生的馬等動物的圖像,所需要的創意才華可能深深紮根於人類血統中。

荷蘭萊頓大學(Leiden University)研究人類起源的專家維爾·羅伯羅伊克茲(Wil Roebroeks)在與論文同時發表的評論中寫道,現在評估這項發現的深層含義還為時過早。“目前尚不清楚,岩石藝術究竟是從西歐遷移到東南部及更遠的地方的晚期智人創造的文化技能的內在組成部分,還是在各個地區得到了單獨發展,”他寫道。

“但已經明確的是,”羅伯羅伊克茲博士繼續寫道,“還沒有發現智人最初向亞洲及在歐洲各地遷徙前出現的具象藝術,也沒有發現早期非洲智人或歐亞大陸西部同時代人類——尼安德特人——時期的具象藝術。”

德國蒂賓根大學的科納爾博士表示,他早就提出了“多中心融合發展”的學說:隨著晚期智人擴散至世界各地,取代早期智人,不同的地方出現了類似的文化創新活動。

“我從不認為,複雜的象徵性行為有一個單一的源頭,也不認為文化進化就像關上燈的開關一樣,”他說。“應該認為不同的地區有各自的特徵,以自己不同的方式共同為歷史貢獻力量。”

紐約城市大學的德爾森博士則表示,他往往“傾向於這種想法,即藝術是智人擴散到歐亞大陸時攜帶的'行李'的一部分。這主要是因為,眾所周知,那些曾被認為起源於歐亞大陸西部的文化現象實際上很早以前就出現在非洲。”

他提到的例子包括,非洲的人類早早使用顏料、進行雕刻、用貝殼裝飾身體,還擁有先進的砌石工藝。

在論文中,奧貝特和布魯姆對這一爭論持中立態度。“岩石藝術有可能同時在早期智人分佈地區的兩端獨立出現,”他們在結論部分這樣寫道。“然而,也可能是另一種情況,即再往前數萬年,第一批離開非洲的智人廣泛進行洞穴畫創作。”

如果事實的確如此,澳大利亞和印尼的聯合研究小組預測,“我們可以期待未來會發現人手圖畫、具象藝術,以及能夠追溯到人類最早向全球擴散時期的其他一些成像藝術形式。

 樓主| 發表於 2020-1-11 00:56:59 | 顯示全部樓層
西班牙發現四萬二千年前的壁畫

(註:本文引用自網路新聞)

最近2012月2月消息在西班牙發現了一個經日子鑑定最少有42,000年的壁畫, 而且是彩色的壁畫, 那就是至今人類發現最古老的洞穴壁畫, 西班牙 的Costa del Sol, Malaga 東面35 哩的 Neria Caves, 它位於尼爾加洞穴 , 科學家從壁畫洞穴中找到作畫的工具, 是一種碳元素棒, 鑑察推論這壁畫完成的時間最早可追溯到43000年前, 擦新了之前在法國阿爾卑斯大區的32,000年前蕭韋岩洞壁畫Chauvet Cave的紀錄, 這發現是否要改變重寫人類起源史, 今天地上考古發現越來越多的東西都與我們過去所學的歷史有一個很大的差距,這是世上最大的昏石洞有105呎高, 近十層樓之高。

專家稱這壁畫相信是冰河時期類人猿尼安德塔人" Neanderthal man " 所遺留畫下的藝術遺跡, 內中發現有六幅壁畫, 科爾多瓦大學教授 Jose Luis Sanchidrian, 稱這發現有如學術界一個重要炸彈; 負責衛護這項目的Antonlo Caves稱, 這有助我們對尼安德特人的瞭解, 過去我們看這些人只像猴子; 這Nerij Caves 是在1959年被五個小孩發現, 是世界最大的石筍洞有105呎之高,   

這Neria Caves有連串的筍石洞所組成, 1959年時由五個小孩所發現.

史前物種居住這洞穴相信是3萬年前稱為尼安德特人, 他們留下了一些燧石工具, 這些壁畫相信是他們離開前畫成, 附近還有一些陶器, 工具與骨骼, 科學家今天相信這些人類的消失有可能是氣候突變所造成.

另外考古學家發現在洞入用手拍打岩壁時, 居然會發出類似現代打擊樂器的聲響, 他們推斷份岩壁的排列, 疑似有經過人為的改變形成類似風管的構造, 那時的人是否已有高度智慧呢?

59年這洞穴發現後開放作觀光, 因經費及探測科技不夠, 所以最近才多向內挖五公里, 看到壁上繪有六隻海豹,  他們把上面的殘留有機物送到美國邁阿密尖端考古學家化驗鑑定, 是42000年到43000年畫的,  結果震驚各國與科學界, 因為人類書本教, 人類大概是在12000年以前才會繪畫的能力, 到了法國的沙夫特洞穴32000年已有壁畫,  當時立刻封存, 不准人們到訪損壞壁畫, 沒想到今次壁畫更久; 而且那麼深入的洞穴中暗無天日, 如何看見畫出來呢? 而且那些壁畫在很高的高處畫, 更奇的是用顏料有色彩, 那麼多年前的人怎麼有能力呢? 加上他們懂音樂嗎? 所以這是學術眾的火爆炸, 也是信仰中, 人類來歷的一大考驗.

*****************************

看完以上壁畫,我們會發現一些共同的東西。即在壁畫上出現的景物,都是在他們生活的時代,也就是史前人生活時代。他們狩獵的對象都是一些巨型的動物,如野牛、長毛象、馴鹿等,我們基本上看不到其他的動物或景物。

另外,這些史前畫家,他們在描述這些動物的時候,他們把這些動物的頭部和軀幹部分畫的非常真實,生動。而對下肢,熱別是對它的蹄子這部分畫的比較粗糙、簡略。這說明了這些史前畫家對於他們所關注的動物部分會用心細緻的刻畫描繪,對那些不重視多部分則會比較簡略,甚至粗糙的去描繪。

剛才看到到這三個洞穴的壁畫,一是離我們的時間大概有兩萬年前後,非常久遠,那個時候的人類所能利用的工具還是舊石器時代的粗陋的一些石器或木器,最為關鍵的是這些洞穴都是非常的深邃、隱蔽,一般人很難發現,發現了也很難走進去。所以現代的科學家和藝術家都不斷的發出這樣一個疑問,就是那些舊石器時代的原始居民,他們是用什麼樣的方式,進入到了這些洞穴。另外一個更為重要的問題就是,他們為什麼要煞費苦心的進入這些深邃而且包含著許多危險的洞穴來創造這樣一些壁畫,他們創造這些壁畫的目的是什麼?

有種種解釋,但是比較得到公認的一種解釋認為,這些洞穴壁畫的描繪是為當時的一種具有圖騰和巫術崇拜儀式而做的,它的目的很可能是藝術家描繪這些作品,就被認為是描繪了這些動物就具有活著佔有了這些動物。至少是具有了去捕獲這些動物的能力。所以他很可能是代表著一種神秘的巫術儀式。這些巫術儀式應該可以說它向我們今天的人傳達了一種圖像觀念,即認為圖像和事物,就是模仿的圖像和它的原型之間有一種神秘的聯繫,控制了圖像就控制了事物。所以描述這些獸群,就意味著你將佔有這些獸群。

這是原始思維當中的一種神秘的交感思維對藝術創作的影響。

西班牙埃爾-卡斯蒂羅洞穴壁畫

在埃爾-卡斯蒂略洞牆壁上發現的手模和盤狀圖案是通過將顏料吹到牆上形成的,年代至少可追溯到4.08萬年前。這是年代最為古老的歐洲洞穴壁畫。此前的最古老洞穴壁畫是在法國發現的,年代比埃爾-卡斯蒂略洞壁畫晚了1萬年。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在阿爾塔米拉洞,科學家發現一個巨大的棒狀圖案,年代至少可追溯到3.56萬年前。科學家此前認為這個洞穴在2.56萬年前開始出現壁畫。研究發現,當時的古人一次又一次來到這個洞穴,描繪大量壁畫,這種繪畫創作的歷史超過2萬年。繪畫對現代認知功能和象征行為的進化非常重要,同時也與語言的發展有關。

英國布里斯托爾大學的阿里斯泰爾-派克博士表示︰“我們發現更為早期的人類象征和符號使用的證據,這些符號刻在穿孔的珠子、蛋殼上,使用各種顏料。它們在非洲發現,年代在7萬到10萬年之前。不過,最為早期的洞穴壁畫可能並不在非洲,而是歐洲。一種觀點認為,這些壁畫說明最為早期的現代人為了生存下來,與穴居人之間爭奪資源,這種競爭刺激了文化的發展。另一種觀點認為,洞穴壁畫在現代人到來前就已經出現,由穴居人描繪。在洞穴牆壁上發現的手模圖案可能是穴居人留下的,我們需要對更多樣本的年代進行測定,以確定是否是這種情況。”

 樓主| 發表於 2020-1-11 01:00:07 | 顯示全部樓層
法國肖維洞穴岩畫

(註:本文引用自網路新聞)

肖維岩洞坐落於法國羅納-阿爾卑斯大區的阿爾代什省,1994年三位法國探險家發現了位於阿爾代什大峽谷的史前岩洞壁畫,據放射性碳素推定年代,被認為是大約公元前32000年的舊石器時代晚期的人類所為。肖維岩洞也因洞壁上繪畫有豐富的史前繪畫而聞名,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傑出、最具歷史意義的史前繪畫遺址。而且為了保護肖維岩洞的古迹,法國文化部關閉了岩洞,禁止遊人參觀,並且每年只能有60位科學家前往考察研究,但這個洞穴其實有著許多神秘的地方。

維岩洞面積8000平方米,洞長約500米,在洞穴的岩壁上有超過450幅動物壁畫,大部分的岩畫可以追溯至30000至32000年前。這些畫經由紅赭石和黑色顏料作雕刻及繪畫,被分為13種不同的主題,如馬、犀牛、獅子、水牛、猛獁象或是打獵歸來的人類,多姿多彩,栩栩如生,一些為冰河時代罕見的或者是從來沒有發現過的動物亦在此出現,但更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這肖維岩洞竟有著3D動畫技術。

據報導,法國圖盧茲大學考古學家馬可和藝術家佛洛麗塔在肖維岩洞的牆上發現了描繪一隻有很多腿、頭以及尾巴的動物畫面。他們通過研究認為,這實際上是史前穴居人表現移動場景的一種方式。在搖擺不定的燈光下觀察這些畫面,可以發現這些牆上的動物似乎都在不停地移動。經過20年的石器時代動畫技術研究,馬可已經在12個法國洞穴中發現了53幅這樣的「動態」圖畫。這些圖畫顯示出了動物的慢跑、快速奔跑、搖頭晃腦以及用頭去碰自己尾巴的動作。研究人員認為,史前藝術家的這種藝術表現手法實際上是最早的影像藝術的表達,可以說代表了電影藝術的開端。

世界科技研究新聞資訊網於4月12日報導了法國東方考古研究所安妮 塔·奎萊斯(Anita Quiles)等學者的一項研究成果。該成果顯示,法國肖維史前岩畫(Chauvet-Pont d’Arc)的年份要比人們此前預計的早得多。此成果於4月6日登載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NAS)官網上。

位於法國南部的肖維洞穴岩畫,是世界上著名的史前人類在洞穴中創作的裝飾藝術。該岩畫於1994年被發現,目前已經被聯 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文化遺產。肖維洞穴岩畫有著史前人類的手印和14種不同種類的動物圖案,其中包括洞熊、披毛犀和一些大型貓科動物。一直以來,考古學界認為這些岩畫大致可能創作於24000—20000年前。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然而,奎萊斯等學者在一項週期長達15年的研究項目中,利用放射性碳測年法對洞穴中包括岩畫、木炭和動物骨骼在內的 259個與史前人類活動有關的物品進行了測年,其結果與此前的說法大相徑庭。研究成果表明,肖維洞穴至少被史前人類居住過兩次,第一次是距今37000— 33500年前,第二次是距今31000—28000年前。奎萊斯等學者認為,這個測年結果表明,史前人類的繪畫技巧和藝術創作能力出現的年代要早於考古 學界的預期。

噴畫的製作

「噴畫」是一種繪圖的技法,在現今的時代,那是很簡易的,從幼稚園到小學低年級的小朋友,美勞課時老師都會教導這種繪畫方式。

只要有一個小型的廉價噴霧器,容易清洗的水性顏料,如水彩或廣告顏料就能在圖畫紙上噴出鮮艷的圖畫,一種是直接用不同的顏色噴灑來構圖作畫,另一種是用形狀漂亮的樹葉、花瓣、各種簡單的人造物件等等擺放在空白圖畫紙上,然後用噴霧瓶將顏料均勻的噴灑在物件周圍,等顏料略乾之後,移開物件,就會得到一張反白的圖案畫;當然,用自己的手掌壓在白紙上,然後噴灑顏料,把手掌移開之後,也能製作出一張自己手掌的反白圖案。

「噴畫」在技法及工具上也有技法高低及成果的繁簡層級之分,在全世界各地城鄉中很輕易就能看到一些年輕人無聊的街頭塗鴉,都是用各種色澤的自動「噴漆罐」來噴塗,少數的或許還有些美感,然而,大多數卻是破壞市容的惡搞。

但是,真正的「噴畫」藝術家,從上個世紀中期開始,也赫赫有名的在藝術界佔有一席之地,他們通常使用的是電動的小型空氣壓縮機,裝上有顏料壺的噴槍,加上個人的美術素養及創意,往往能夠噴繪出令人讚歎不已的傑作來,例如日本的大師級的「空山基」先生,他的「性感機器人」系列作品是許多愛好者的珍貴收藏。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電腦繪圖軟體的日新月異,使得不少畫家捨棄了機械式噴畫方式,改用數位筆和畫板來製作效果相同甚至更為細緻的逼真繪畫,而且簡單易用,萬一中途出岔,還能回頭重新修正,因此,也就日漸普及。

不過,在原始時代,沒有現代科技工具和方便取得的顏料,只能使用相當簡陋的工具來製作噴畫,通常只有空心的管狀物及色澤較鮮明的天然礦物及植物顏料;

空心管狀物,通常是截短的蘆葦莖、細竹管、禽獸的空心細骨管等,顏料以容易取得的「赤鐵礦」、「赭石」或木炭等,這些顏料都會敲碎並耐心的研磨成非常細的粉末。

原始先民在比較平坦的岩面上製作噴畫,為了增強顏料的附著度,由經驗累積出一種有效的方式,就是在意欲作畫的岩面上,先用透明的植物膠薄薄的塗上一層作為打底之用,然後趁底膠未乾之前,壓上手掌,然後在各種粗細不一的噴管中裝滿顏料粉末,然後用嘴適度的吹氣盡量均勻的噴灑在手掌上和周圍的岩面上,這當然不是一管顏料就能完成,所以應該會事先準備好幾管相同的顏料噴管,也應該有助手協助,這樣作畫者就可以不用移動身體,免得手掌移位而導致畫面效果模糊。

用粉末狀顏料及空心管狀物製作噴畫,效果好壞當然與技法有關,這憑藉的是經驗的累積,與其在空心管中裝入較多的顏料粉,奮力的吹氣,粉末的噴灑散射比較不容易均勻,而且粉末堆積太厚,反而不容易附著,還不如每支空心管中只裝較少量的顏料粉末,多次吹噴,耐心的多噴幾次,這樣,粉末只是薄薄的一層,很均勻的附著在打底尚未全乾的濕潤植物膠上,更能獲得最佳的效果,這點從各地被發現的岩洞手印畫的清晰成果都可以看出,作畫者的技法已經相當純熟,甚至範圍不只是手掌,有些連一部份小臂也呈現出來。

這麼大費周章的來製作手印畫,而且地點不只是在洞穴深處,甚且是在很高的岩洞頂端天花板處,這絕對不會是一時興起的塗鴉之作,而是有特殊目的,是一種非常慎重其事,以很虔敬的心態來製作的。而且也不是單純為美感而作的藝術創作,否則,各種形狀特別的葉片或刀、矛與箭簇、羽毛等等都可以噴繪出美麗的反白畫,為何,被發現的噴畫都是人的掌印,而沒有其他形狀的物件呢?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