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94|回復: 1

電子書部分章節大公開『靈魂源始』 火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1-9 19:21:5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電子書部分章節大公開『靈魂源始』 火

作者:張開基

(本文作者擁有著作權,非經同意請勿擅自轉載、轉貼、摘錄或任何形式之引用,改作)


火,人類智慧與文明的曙光。

所有的地球物種,沒有不怕「火」的,植物怕火,動物也怕火。

唯有人類,除了不可收拾的火災,人類可說是唯一不怕火,能夠有效的使用火,更發明了各種「取火」方法的物種,而且幾乎隨時隨地都能「取火」,不論是製造一堆「篝火」或者如現代人單純只是用來點燃一支香煙,從最早期的「鑽木取火」到現在「USB充電的電弧打火機」,基本上目的都是在有效的「運用火」來滿足需要。

火,改變了人類的原本作息時間,改變了人類的生活方式,改變了人類的飲食習慣;從生食逐漸變成「熟食」,而「熟食」使得人類更有效率的從各種食材中獲取養分,促使人類在生理上獲得大量的營養而更加健壯,促使人類的腦容量快速加大;並大幅擴展了大腦的工作效率。從而使得人類更具有豐富的想像力和創造力,產生了地球所有物種唯一的物質文明,並因此發展出驚人的精神文明,更重要的是也因而發展出了「心靈文明」,並因而超脫了因「肉體衰老死亡而灰飛煙滅」必然消失的宿命,能夠以另外一種生命型式在自然界長久續存。

原始人類使用「火」,一開始應該是受到環境所迫,極可能是自然引發的「森林大火」,火山爆發、打雷閃電擊中大樹、隕石落地、長期乾旱、煤和天然氣,甚至沼氣的自燃等等,都可以形成天然的火。不論規模大小,對於開始在森林和草原兩地覓食活動的原始人類,都會發生重大的影響;

在人類開始「熟食」之前,有幾百萬年的漫長歲月,人類從草食被迫雜食,從單純的採集植物果實、嫩莖和塊根,某些可食的草葉樹葉,當冬季植物稀少時,可能一開始也吃些小昆蟲、蟻卵、蜂蜜或者蜜蜂的幼蟲、鳥蛋等等,當食物非常匱乏時,人類不得不變身為禿鷹一般的食腐動物,但是,與其他掠食類猛獸相較,人類是如此的孱弱,不但動作緩慢又缺乏尖銳犀利的爪牙,根本無法和其他野獸猛禽一較長短來爭食,通常只能在草原邊緣成為敬陪末座,最後偷偷摸摸還要冒險才能「上桌」的食客,而且能吃到的也只能是禽類獸類用爪牙無法撕啃吃到的「菜餘」,一些殘筋碎肉,甚而有時是已經腐敗發臭的,萬一生蛆,餓慌的原始先民,可能把那些蛆蟲收集起來,用水清洗一下,也是裹腹充饑的美食,至少也能提供人體必須的養分尤其是蛋白質。

當然,我們也不可否認,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中求生是非常不容易的,因為覓食的艱難,許多植物,不論根莖葉片或果實可能有毒,那些腐肉必然有細菌或病毒和寄生蟲,因此,有些人類因為只求果腹充饑,因而饑不擇食,囫圇而吞,結果因食物中毒或因細菌或病毒感染而生病,甚至因此死亡,但是,同樣是物競天擇,有些自身產生抗體而僥倖苟活,有些則慢慢懂得那些植物有劇毒,再饑餓也不能食用,這種情形同樣必然維持了相當漫長的時間,一方面在部族中變成一種口授心傳的經驗法則,另一方面則是在人類的石器工具逐漸改進,增加捕食或挖掘地下根莖食物的技能,再加上懂得使用火,慢慢開始熟食之後而有了改善。

相信在「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的自然法則下,自然界的所有物種都是公平的活在這樣的法則中自由競爭,大自然絕對不會獨厚人類,生存原本就是艱苦的,對於生理競爭力相對極弱的人類尤其艱難困苦,但是,非常奇特的是;人類並沒有往生理體力方面發展,反而是往增加智力方面來發展,我曾經以「花螳螂與偽裝蟹」為例,來解說在進化的過程中,往生理結構進化與往智力發展的優劣比較,特別是在世代的時間方面,往智力方面發展的結果可以節省更多的時間,減少需要進化的世代,而且擴充性和發展方向也更大,所以,往智力發展的族群往往較容易適存。

人類也正是如此,也或者是「自然而然」,一則是人類往高大強壯並牙尖瓜利的方向進化,能夠比「大猩猩」更強壯勇猛,也許能稱霸一時,但是,連「大猩猩」也差不多就是長期保持原狀,也沒有更突破性的進化發展,顯然,有些原始人種確實是在往這方面發展,即使腦容量都比現代人大,但是,證諸事實,最後終究還是成為失敗者而慘遭進化的天擇淘汰,事實證明,人類生理的孱弱可以依靠外在的工具加以補強和補足,而這些利用工具、改造工具、創造工具需要的只是「智力發展」即可。

因此,人類開始懂得使用工具的初期,與其他智力較高的「靈長類」如黑猩猩等大致差不多,使用的都是順手可取得的自然物,如樹枝、草莖、石頭等等,又同樣經過漫長的歲月,人類才脫穎而出的懂得改造工具,一開始也只是略微加以改造,關於這點,黑猩猩也會,譬如把掰斷的樹枝,用前肢或四肢並用的將多餘的枝葉去除,留下想使用的主幹部份,而石頭或許仍是投擲用的武器,或用來砸開堅果外殼的敲擊器,但是,人類卻更聰明一點的,把樹枝主幹,用石頭敲碎兩端,變成更方便使用的「棍棒」。把石頭敲擊出一端適合手握,一端較薄較銳利一些的「手斧」,便於砍斫樹木或便於把一些肉類和骨頭分離,便於食用或攜行。因此,在就地因材施工的改造工具能力上,人類還是比猩猩族群略勝一籌的。

可能更重要的是人類比黑猩猩等更聰明更進一步的是,懂得用大石頭砸裂砸碎一些大型動物的骨頭,取出骨髓來食用,這點是迄今尚存的其他「靈長類」仍未發現的行為能力。大家都知道動物骨髓是極富營養價值的,同時也不經意的提供人類賴以度過寒冬的熱量,同時也提供大腦快速發展的必要養分。

或許也因為如此,人類和其他肉食動物在偶然的森林火災熄滅之後,在一片焦土中搜尋食物時,不但同時嚐到了焦屍上未完全燒焦的熟肉,甚至好運的拾獲只是燒熟卻未燒焦的各種禽獸的烤肉,但是,最大的差別是,人類敢去嚐試玩弄尚在燃燒的著火樹枝,也許燙傷甚至玩火自焚的悲劇也是在所難免的,不過,也因為勇於嚐試,使得人類終於懂得嚐試「熟食」,並同時慢慢懂得使用「火」,從一起始只能偶然在森林大火中獲取「熟肉」,再從消極的守株待兔轉變為利用未完全熄滅的餘燼來燒炙肉類,最後則是把「火種」大膽的帶回自己的洞穴保留起來。

從人類開始「熟食」起,改變仍然是「緩步進行」的,但是,當逐漸普及之後,人類才算脫離了「茹毛飲血」極端蒙昧的「獸類時期」,與其他物種及所有靈長類的近親有了明顯的區隔,應該說,「火」不但實質的給人類帶來光明,照亮了漆黑的夜晚,更露出了人類文明的曙光。

火的利用對人類的生活帶來很大的變化,例如火能用來照明,驅走猛獸,保護安全,烤熟食物,烤暖身體,驅走原本在黑暗中環伺於四周的猛獸,保護了人類在夜晚休憩睡眠時的安全,原始人還利用火來驅趕洞穴裏的野獸,爲自己爭得如良好的洞穴等居住的場所,避免餐風露宿的困苦。

當「火種」被帶回洞穴的行為逐漸變成原始人類的常態之後,保存「火種」就成了非常重要的例行工作,原始人所用燃料應是易得的木頭和乾草,但是,找到火種並保持火種不熄非常重要。只有保持火種不熄,才能到需要用時使火燒旺,達到用火的目的。那時可能是用不斷續柴草的辦法來保持火種,在用火時多加些柴草使火燒旺。因此,在原始人遺址積聚的灰層可為有用的證明。當然,在那時人類還在穴居的時代,互相友好的氏族人們寄居在不同的大大小小洞穴中,因此,保存火種可能慢慢變成由婦女專司其職,而各洞穴間的鄰居互相「借火」也是日常生活的重要工作,這種「借火」行為直到19世紀初葉,火柴尚未發明普及之前,各地鄰居間「借火」點燈煮食的情形還很常見。

起始之初,人類在長居的洞穴中保留火種,最主要功能應該是為了夜間「照明」便於繼續工作,其次是「禦寒取暖」,尤其是在大雪紛飛的嚴寒隆冬,以往許許多多的嬰幼兒及老年人及病弱者,因為嚴寒失溫而死亡,但是,自從有了火堆可以取暖保持洞穴溫度適宜之後,這些孱弱的人類可以因此倖存,甚至,婦女懷孕和生育也不再受到氣候嚴寒的威脅。

當然,如果在以往的寒冬中,很容易因年老體衰失溫而死亡的「老年人」,因為人們懂得使用火來取暖,特別是在嚴寒的漫長冬季,能夠在溫暖的洞穴中挨過,那麼老年人所擁有的各種生存技能或捕獵本事及製作工具的工藝都能更長時間的傳承下去,人類經由分享以及互相學習而變得「經驗普及」以及「智慧增長」,這和「火」都脫離不了關係的。而孕婦以及新生兒能夠挨過漫漫寒冬,使得人口也因此較快速的增加,人類整個族群也因此越來越強大。

其次是「熟食」,人類能夠保存火種之後,就不必消極的依賴自然的火災才能吃到「熟肉」,在自己的洞穴中也能燒灸各種禽獸的肉類,熟食不但縮短了咀嚼和消化的過程,同樣體積重量的肉類,熟食比生食更能吸收更多的營養,更重要的是事實上「烤熟的肉類」還能消滅細菌和寄生蟲,無形中也是在原始人類「不知不覺」中因此活得更強壯健康,許多因原本生食肉類造成的疾病甚至致死原因都因而減低和消除。同時,多餘的動植物食材,也可藉由慢火烘焙乾燥而得以長期保存,也形成人類能因為攜帶「乾糧」的本事,可以擴大活動和遷徙的範圍。

另外,伴隨人類懂得使用火之後,隨之產生的「煙」相信也很快的被發現有著很好的實用價值,原始人類可以用嗆人的濃煙薰出原本躲藏在地洞或樹洞深處的各種小型動物,譬如鼠類、野兔、甚至小型的狐或狸,只要分工合作就能逮捕以前很難捕捉的小動物,可提供更多的肉類食物,也可以用來薰走蜂群,取得珍貴的蜂蜜和幼蟲等等-------

而不論是空曠野地還是隱蔽洞穴中熊熊燃燒的火堆,在夜晚時可以有效的驅除環伺的野獸攻擊,同時也因為自然向火堆聚集的人群,人類在火堆旁取暖休憩的時段,也增加了人類的原始社交活動,這當然也是一項非常重要的改變,在沒有「火」的時代,日沒入夜之後,人類幾乎是完全不作任何活動的,唯一能做的只有「睡眠」,而且在黑夜中,人類的視力是遠不如一些夜行性猛獸的,相較之下,在野外活動被獵食的危險非常大,因此早早窩在比較安全的洞穴中睡覺比較安全。

但是,夜晚有了火堆,人類不只是膽子大了,同時活動也多了,而相同家族或氏族群組的社交活動,使得互相之間更為了解和親密,同時因為更多的溝通交流,為了充分表達,語言也因此逐漸發達,可以互相溝通表意的詞彙也不斷的增加,這和「無火時期」,白天忙著覓食求偶,夜間只能睡覺的生活有了革命性的改變。

人類與其他物種,特別是近親的其他靈長類動物分家,是由將近700萬年前的「直立行走」拉開序幕的,之後人類大幅的改造工具,特別是石器,最新的考古發現;大約距今330萬年前人類已經懂得以敲擊方法製作合用的石器,也是「舊石器時代」的開始,於是人類和其他靈長類近親分得更遠一些了,直到人類大約在距今的150萬年前開始懂得使用「火」並同時開始「熟食」起,人類和其他物種可說是「正式分家」,不再茹毛飲血了,也可視為人類文明的真正起始。

如果說「人之異於禽獸幾希?」,那麼答案就是人類開始用火和熟食,這是迄今尚沒有其他物種能夠自然懂得的本事(註:雖然經過實驗證明,經由靈長類學家刻意耐心的教導,黑猩猩也能使用火來烤熟食物並加以食用,但是,畢竟,那還是藉助人類的智慧來加以長期訓練,使黑猩猩先學會不怕火,再慢慢學會使用火來燒烤食物的,然而放眼全世界野生環境中的任何靈長類和其他物種,還是沒有能自然懂得使用火,更別說燒烤食物變成「熟食」的。而訓練過的黑猩猩雖然會點火柴和打火機,但是,牠既不會製造火柴和打火機,更不懂得其原理,這和人類的智慧差別是判若雲泥的)

所以,人類(尤其是原始人類)可以最自豪的歷史發明,絕對不是電腦或者太空梭,而是「火」,單單用手中的火把也能嚇退一些恐怖的掠食猛獸,單單這點就能使得原始人類驕傲雀躍半天的了。而且,「熟食」促進人類的大腦快速發展,腦容量大幅增加,而火堆邊上的夜間或冬季社交活動增進了人類語言表意能力,語言能力的成長,又同時增進了人類智慧的累積,包括經驗的分享和許多生活技能的傳授和學習,使得人類共同文化普遍的增進。

更何況,「火」從「熟食」以後,對人類的貢獻卻是越來越多,越來越大,直到今天,科技再發達,也沒有那個人類能一天離開「火」。現代人甚至一些尚未完全開化的原始部族,也無不是「熟食者」,純生食的人類根本不存在了。

 樓主| 發表於 2020-1-9 19:26:40 | 顯示全部樓層
還有一件人類與火最緊密關係的就是「原始人類」的「岩洞壁畫」,在歐洲諸如法國、西班牙各地和新近在印尼發現深邃幽暗的岩洞中竟然有保存完好,而且畫得栩栩如生的各種野生動物及人類的壁畫,還有清楚的「手印」等等,這些洞穴即使在白天也是非常陰暗的,因此不論是夜間或者白天,如果沒有火的照明,是不可能作畫的,而且在作畫的工具和資料中,除了不同顏色的天然礦石粉末,還有最主要的就是未完全燃燒的「炭筆」,關於「岩洞壁畫」和「人類自我認知」及「對環境認知」以及「相互關係中的自我定位」,都和人類之所以產生「靈魂」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因為非常重要,所以將另闢一個章節來詳述。

談到「火」,除了取自自然的「火」並懂得保存火種固然重要,但是,這畢竟是消極被動的,如果因為氣候或者天災的影響,必須長途遷徙居地時,如何攜帶「火種」而能夠長時間保持不熄滅恐怕是事關整個部族生死存亡的大事,因此,人類當然也就會千方百計的想要「自己取火」?可以經由合理的邏輯推理,人類第一次主動的「取火」,或者無中生有的「變」出火來,應該是意外發生的,我們都知道原始人類最早的「取火」方式有二種;一種是「鑽木取火」,一種是「燧石取火」;有些研究者認為兩者可能是在同一時期發生的,不過,目前也沒有明確的證據;所以姑且存疑不論。我們就來看看「鑽木取火」可能會是怎樣發明出來的(使用自然火來照明、取暖、熟食可以說是一種「發現」,但是人類主動能產生火苗肯定是一種偉大的「發明」);也許一個原始先民原本想用一根堅硬的圓木棒在一根較軟的木頭上鑽個洞,或許是方便互相用繩子牢固綑綁而已;一開始或許是用單手來鑽,後來發現如果用雙手來回搓動堅硬的圓木棒,鑽得會快些,也許這兩個木頭都足夠乾燥,因此,鑽動較快時,軟的被鑽木頭竟然會產生燙人的溫度,而鑽動更快速時,那個木頭的洞竟然會發出焦味並留下焦痕,於是原本鑽洞的目的可能被臨時改變成「取火」的實驗,也許就是在同樣已經有焦痕的洞中繼續快速來回搓動木棒,結果竟然先生出煙,然後可能因此引燃了旁邊的木屑或者自己身上的毛髮-------最後也許因此被燙到;但是心情卻是無比興奮的,因為竟然在無意間「製造」出人類第一宗「人造火」???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想當然的,這個意外卻是劃時代的偉大「發明」,必定會受到族人無比激賞和欽佩的,因此,說不定這個「聰明」的原始先民也因此被眾人推舉為族群的領袖(在中國上古的傳說,這個人被稱為「燧人氏」,就是「取火」的第一位發明者,曾經被尊為「共主」)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至於「燧石取火」,當然應該是人類進步到發現「燧石器」的好處,並拼命找尋甚至爭奪燧石礦源開始,因為在敲擊「燧石」時會產生小小的火星,「燧石」也是因此得名的,因此,同樣可以合理的推論;「燧石取火」應該在人類懂得製作「燧石工具」的同時就產生了,因為「火」對人類是如此重要,即使「星星之火」也是彌足珍貴的;因此,原始先民當然會想盡辦法也要把這星火擴展成可用的火苗,因此原本用來「借火」的乾草、羽毛、動物植物的乾燥絨毛、木片小碎屑等等,可能都成為引燃更大火苗的燃料,也許經過千百次甚至上萬次的打擊,終究有可能因此引燃出了可用的火苗,與自然火完全一樣,人造的火對人類的貢獻毫無二致,但是,最重要的意義是;從此人類不必再依賴不可預期的自然火災,不用再死命的保留火種,只要在需要時,不論「鑽木」或者「燧石」都能取火,而且,「鑽木取火」也衍生出了更便捷更快速的方法,就是用弓弦纏繞圓木棒來轉動,而「燧石取火」後來也演變出尋找更容易打出較大火星的石材,以及改用金屬來敲擊的方式,也更容易引燃火苗。當然,到了此時,人類可以隨時隨地「取火」也就表示人類可以更自由更廣大的遷徙,不必再受制於為保存火種到受到的地理限制。

至此,人類算是初步有效的掌握了用火和取火的技能,比起其他物種,人類的進化又向前邁進了一大步,同時,與其他物種包括靈長類的近親,分家也分得更遠了。

而人類除了用火來「熟食」之外,首先是「陶器的燒製」,一開始應該是偶然的發現;原本可能是用「稀泥」或者是加水的黏土來圍住火堆,結果發現高溫燒焦的泥土變得相當堅硬,而彎曲凹面的硬塊可以用來盛水或一些流質食物,然後進一步,原始人類就可能刻意的用黏土加水和泥捏塑成器物,用火燒成不同形狀的器皿,於是發明瞭燒陶的方法。燒製陶器技術,是人類第一次用火引發化學反應製造自然界本來沒有的原始陶器的生產方法,具有劃時代意義。陶器的大量製造和使用是新石器時代的一個重要標誌。更進一步的當然就是懂得用高溫燒製「瓷器」及「玻璃」,直到今天,我們日常用的器皿中,許許多多仍然是「陶器、瓷器、玻璃」製品。

再來就是金屬;首先是在距今5000年前,人類發現「自然銅」可以經由火燒變軟甚至變成流體,青銅器的出現跟用火技術與和燒制陶器技術密切相關。新石器時代中期,燒陶用火的溫度(大概大於900℃)不僅用天然銅熔鑄銅器已成為可能,而且能夠從還原溫度只需800℃的孔雀石等銅礦煉出銅。而因為燒熔銅來鑄造銅器,使得器皿的樣式和功用也擴大了,看看中國商周的銅器,表面上精美的紋飾,幾乎是窮盡人類想像力的創作,人類的智慧也幾乎達到極高的水平。

鐵器是繼銅器之後隨之開發出來的冶煉技術,甚至可以視為因武器的進展而開發出來的新技術,人人都知道,人類的戰爭史基本上就是一部武器進化史,銅器民族打敗了石器民族,而鐵器民族又打敗了銅器民族,鋼刀又削斷了鐵刀;鋼鐵也成了金屬器具的主要代表,直到今天,鋼鐵在人類的食衣住行生活中仍然佔有主要的「材料地位」。

而中國古代四大發明中,「火藥」是其中之一,大約在12世紀30年代出現噴火器和火炮或震天雷。前者仍為燃燒武器;後者則為爆炸性武器。從此,用火技術又發生了一次質的變化,開始進入燃爆技術領域,從而導致火筋、火球、霹靂炮等火藥武器的發明。宋、元、明三朝,火藥在軍事上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大約在13世紀,火藥技術西傳到伊斯蘭國家,不久又傳入歐洲,其傳播速度要比瓷器、造紙技術和印刷術的西傳快得多。而在1453年鄂圖曼帝國用巨型「火炮」轟垮了「君士坦丁堡」的厚重城牆,征服該城也滅亡了東羅馬帝國。而到了大航海時期,船堅炮利的歐洲各國則陸續征服了亞洲及美洲各國,開始了殖民時代。雖然對於被征服的殖民地人民,這是被奴役的黑暗時代,但是,廣義的來說,同時也造就了東西方文化的綿密交流,異中求同的融合出世界共通的文化潮流。

在與火相關的「燃料」方面,從最早的草木,到自然露頭的天然煤炭、石油以及天然氣,因為「煤」及因之發明的蒸汽機促成了人類的「工業革命」,以大量機械化取代了密集的勞力,這次革命的公認起點是1769英國人瓦特發明蒸汽機,他把火的燃燒熱能高效地轉化為機械能,解決了當時發展紡織、採礦、冶金和交通等迫切需要的動力問題,結束了主要以人力、畜力做動力的漫長的手工業時代,使人類社會開始跨入以大機械生產為主要標誌的工業化新時期。而直到今天,煤在次級工業上仍是高污染的主要燃料。

自從以「石油」燃料燃燒產生動力的內燃機問世後,淘汰了蒸汽機成為現代社會的一種主要動力機械,廣泛用於交通運輸、工農業生產、軍事國防、科學技術、發電等各個領域。直到現今廿一世紀初,「石油」也仍是各種交通工具不可或缺的主要能源燃料。同時因為提煉石油的過程產生了許多副產品,尤其是各種「石化工業」幾乎成了「龍頭工業」,其中「塑膠製品」已經成了人類社會中各種器具主要的原料,幾乎是無處不在。

而「天然氣」也進入家庭作為主要烹飪燃料許久時間了,最新的「氫燃料」的發展也正在日新月異的發展中,作為新型清潔能源也將逐漸發揮重要作用。火箭發動機使用的液體燃料差不多都是液態氫。以氫做燃料的汽車已開始試運行。燃料燃燒所發出的熱能已被更直接地轉換為機械能、電能等形式,從而得到更靈活、有效和廣泛的利用。可以說從原始人類懂得使用「火」開始,人類的生活就和「火」發生密切的關係,到目前人類現代化的生活仍然是樣樣都和「火」脫離不了關係。

本書的主題既然是「靈魂與文明」,當然,會提到「火」,自然是和「靈魂」的產生有關;其實,已經能夠縝密思辨的讀者,根本不用筆者再深入解析,單單從「人類」最偉大的發明「用火取火」以及與人類生理及在自然界地位的改變就能看出許多端倪;「火」不單只促進人類生理的進化,同時,也因為腦容量的增加以及語言能力的增進,也能知曉,這些和人類「靈魂」的產生是息息相關的。其實,人類從長期「直立」行動開始,到能夠製造工具,再到能夠「用火取火」,都是環環相扣的,如果原始人類不能長期直立,而是把前肢當成行走或奔跑的輔助用途,偶而才用來採食果實的話,人類頂多和黑猩猩一樣,只能使用和略微的改造工具而已;如果人類不能大幅改造和創造工具,特別是一些用來和猛獸打鬥及獵捕動物的武器類工具,人類是不可能獲勝而成為食物鏈最高層的,而人類如果不懂得「用火取火」而變成「熟食」,人類的大腦及其他生理方面不會進化得這麼快,今天的人類頂多只是會用武器狩獵的另類猛獸而已,不可能有任何傲人的物質文明,更別說精神文明和心靈文明。

從考古生物學家及腦神經科學家的研究交叉比對,已經可以證實已經滅絕的「尼安德塔人」的腦容量比我們現代人類要大,可能大上1/4,但是,腦容量的大小固然和智商有關,卻又不是絕對的,很大的腦容量未必就更加聰明,反而是大腦的縐摺以及神經元的數量才是決定性的關鍵;因此以現代人的直系祖先「智人」而言;早期智人可能是在距今20萬年前演化成型的,而現代人屬於晚期智人,在距今5萬年前才出現,這個年代是有非常意義的,因為據筆者搜集到所有的資料證據,長期比對和縝密的反覆思辨,再經過合理的邏輯推理,人類的「靈魂」正是在「晚期智人」出現後不久開始產生的;而相關的證據也正是本書的要點,筆者會逐項解析的。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