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113|回復: 4

電子書部分章節大公開『靈魂源始』生命與人類的起源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1-7 00:06:3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阿倫 於 2020-1-7 19:46 編輯

電子書部分章節大公開『靈魂源始』生命與人類的起源

作者:張開基

(本文作者擁有著作權,非經同意請勿擅自轉載、轉貼、摘錄或任何形式之引用,改作)


關於地球上各種生命物種的起源,目前有四個主流思想:

1.神創論:這是人類在其他「起源說」尚未出現之前,最主流的一種思想,在西方源自《摩西五經(Pentateuch)》,也是希伯來聖經最初的五部經典之中的《創世記》一章,敘述了「神」(或稱為上帝、耶和華、天主)在六天之內創造了天地萬物,也包括創造了人類的始祖「亞當」與「夏娃」,從此逐漸繁衍成了今天全世界眾多的人口。而之後的「天主教」與「基督教」將《摩西五經》稱為《舊約聖經》以有別於記載了「耶穌四福音書」的《新約聖經》。同時「伊斯蘭教」也接受了天地萬物是「真神安拉」所創造的觀點,同樣認同亞當夏娃是人類的始祖,而「亞伯拉罕」(伊斯蘭教譯為「易卜拉辛」)是先知。古埃及人具有複雜的多神信仰,一些古埃及人將「拉」神視作造物主來崇拜,特別是在赫利奧波利斯城。他們相信,人類是出自拉神哭泣的眼淚。這些信徒認為,拉神自己創造了自己。在東方,中國古人相信「盤古開天闢地、女媧創造了人類」,印度教相信是「梵天」創造了天地萬物。

2.演化論:達爾文在1859年發表了《物種原始》一書,主張所有生物都是經過不斷演化而來,演化論(theory of evolution),Evolution字義有演變和進化兩種概念,查爾斯·達爾文演化論使用演化概念,是用來解釋生物在世代與世代之間具有發展變異現象的一套理論,從原始簡單生物進化成?複雜有智慧的物種。當今演化學絕大部分以查爾斯·達爾文的演化論思想為主軸,是當代生物學的核心思想之一。

3.外來說: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彗星帶來生命說」:一切生物的遺傳物質均由DNA和RNA組成。被認為更原始的RNA據信是在地球上出現的首批具有生命性質的分子之一。 科學家們長期以來一直在探究這些生物化合物的起源。 一些人認為,是含有構成此種分子所需的基礎材料的彗星或小行星給地球帶來了生命的種子。日前,科學家們首次證明,核糖能夠存在於彗星的冰中。這不僅證實了一種長期存在的理論,即地球上的生命可能來自太空,還增強了在宇宙中其他地方發現生命的可能性。這一研究是在法國尼斯化學研究所進行的。

4.智能設計論:智能設計論(英語:Intelligent design,簡稱智設論、ID)是一個有爭議性的論點,認為「宇宙和生物的某些特性用智能原因可以更好地解釋,而不是來自無方向的自然選擇」。這一假說的主要支持者包括「發現研究院」等基督教智囊團體,他們認為智能設計假說是同等重要的科學理論,甚至比現有科學理論對生命起源問題的解釋更加合理,但是也有人認為這是一種「偽科學」的思想。目前只有自然選擇可解釋物種的起源,因此科學界並沒有把智能設計放在解釋物種起源的理論裡面。另外智能設計論者曾在美國以創造論的名目來出版相同內容的書籍。智能設計在二十世紀被看成是試圖改變科學基礎、顛覆演化論的現代神學變形。隨著演化論被用於解釋越來越多的現象,智能設計假說的論據也在變化,但是其根本觀點沒變:複雜的系統必須有一個設計者。智能設計運動是在基督教智囊團體「發現研究院」(Discovery Institute)的指導下,有組織的新創造論活動,目的是推動宗教日程,呼籲在美國的公共領域進行廣泛的社會、學術和政治變革。這個運動的總體目標是,「擊敗以進化論為代表的唯物主義世界觀」,令科學與基督教和神學信仰相對立。

5.改造說:這是單單針對「人類」而言,部份人士;特別是一些「飛碟與外星人」感到興趣著迷者;其中有很大一部份深信「有著更高科技文明的外星人」曾經多次造訪過地球,並且對於猿類生物進行徹底改造,變成地球特殊物種的「現代人類」,但是,這種思想並沒有足夠的證據,所以,目前並不能成為主流思想之一,因此筆者不將之納入探討之列。

針對以上的各種思想及宗教信仰,我們可以通過合理的邏輯思辨來加以解析:

其一,關於「神創論」(或稱為「創造論」),人類有歷史記載的;最早的當然要屬埃及的主神「拉」,雖然有些古埃及人相信「拉」是自己創造了自己和人類,但是「普塔赫」(Ptah,也叫普塔)的信徒認為,拉神是由普塔赫創造的,這也是為什麼赫利奧波利斯城的古王國金字塔崇拜者很少提及拉神的原因。之後羅馬凱撒大帝及屋大維的大軍相繼征服了埃及,當基督教成為羅馬的國教之後,埃及的多神教崇拜遭到禁止,古埃及人的信仰首當其衝,到了「查士丁尼」大帝在位時期,最後的伊西斯女神廟被強行關閉了,最後一批會識讀聖書體文字的祭司也老死獄中,這時候不用說文明和信仰,所有古埃及文化都基本絕傳,等後來阿拉伯人攻入埃及的時候,那片土地當時已經是基督徒的天下了。然而直到西元640年,阿拉伯人完全征服埃及,埃及才真正開始阿拉伯化。原本的傳統信仰,徹底被摧毀,埃及人在之後伊斯蘭教統治的一千多年間,信仰的主神自然變成了「真主阿拉」,迄今也未曾再改變,由此可見,人類之間不同文化族群的戰爭勝負,不但會改變原本的文化,更能徹底改變原本信仰的「主神」,因此,我們不妨以此為例來試問:那麼人類究竟是「拉」還是「安拉」創造的呢?相信現代普遍信奉伊斯蘭教的埃及人一定不會再說是「拉」。

同樣的,在「美索不達米亞」(兩河流域)也曾有過可以媲美埃及的古文明,從「亞述帝國」、「巴比倫帝國」到後來的「馬其頓帝國」,這裡都有過輝煌的文化成就,隨著帝國的更迭,在信仰上,主神從「安」轉換為「恩利爾」,再轉換為「馬爾杜克」,但是,因為氣候的變遷,此地從所謂的「肥沃月彎」逐漸變成乾涸的陸地和沼澤,最後終於全部被伊斯蘭文化所佔領和同化,反而成了「伊斯蘭教」的主要信仰地區,主神當然也變成「安拉」。

還有,現今的土耳其在伊斯蘭軍隊入侵前,是基督教的世界,其境內的「伊斯坦堡」,古代叫做「拜占庭」(後來改名為「君土坦丁堡」),曾經是東羅馬帝國的首都,信奉的當然是基督教,但是,在西元1453年鄂圖曼帝國征服該城之後,它成為了伊斯蘭教的中心和鄂圖曼帝國哈里發的駐地,人們自然被迫改信伊斯蘭教,同樣的,主神從基督教信仰的「上帝」也變成了「安拉」,而「耶穌基督」也不見了蹤影。

其次看看中亞各國,包括現在的中國新疆和古代所謂的西域諸國以及阿富汗,原本全是虔誠信仰佛教的,但是,一旦被伊斯蘭教軍隊征服,同樣徹底的改變了「主神信仰」,佛教原本是沒有「主神」,也不相信「靈魂說」的,之後全部變成伊斯蘭教虔誠的「穆斯林」(意指「順服者」),也有了「真主安拉」的信仰,而阿富汗更成了「基本教義派」的大本營,才會發生「塔里班」軍隊用火箭炮和高爆炸藥摧毀「巴米揚大佛像」的驚世之舉。

再看看美洲的馬雅、印加、阿茲特克等印地安文明,原本全部是信仰「自然神」,尤其是「太陽神」,也相信天地萬物和人類是由「太陽神」創造的,更是天地的主宰,甚至不惜每日以活人作為犧牲來血祭「太陽神」,以平息其怒火,解其亙古之渴,祈求太陽能夠日日昇起使得風調雨順;但是,當16世紀歐洲人來到美洲後,逐一征服了這些文明,並且強迫他們焚燒掉幾乎全部的古書,摧毀各種圖騰和神像,並且強迫他們改信基督教,同樣的,「主神」開始變成了「上帝」。

另外,在印度,原本人們相信「梵天」創造了天地萬物和人類,所以尊其為「創造神」,並且和「濕婆神」、「毗濕奴神」並稱為印度教的三大主神,但是,後來又出現另一種常見的形象,則是「毗濕奴神」橫躺在千頭巨蛇「舍沙」(阿難陀龍王)身上,從肚臍中長出來的蓮花誕生出創造神「梵天」,這樣的說法難免會讓信徒莫衷一是,但是,原本三大派就經常爭辯甚至互相征戰不休,直到西元八世紀,經由「商羯羅」巧妙的調和為現今的「印度教」,顯然,原本誰創造了天地萬物和人類也是有不同主張的。

也因此,從歷史的殷鑑,讓我們清楚的可以知道;對於一些文明古國或者古老的民族,不論他們原本信仰什麼樣的「主神」,相信任何「神」創造了人類等等的說法,那都不可能是永恆不變的,只要一旦國家被異文化征服,信仰就會徹底改變,「主神信仰」更是徹底更換。

還有一點就是;西方人和東方人因為文化背景的迥然差異,所以,在宗教信仰的心態上也有著很大的不同,其中最大的差別在於西方「亞伯拉罕系統」(包括「猶太教、天主教、基督教、伊斯蘭教」)的信仰者是完全相信「神創論」是真實的。而東方的中國人卻一向把「女媧造人」當成神話傳說,並沒有任何人信以為真。就算印度教徒,由於神話的影響,崇拜「濕婆神」、「毗濕奴神」為大宗,雖然大家都承認「梵天」是創造神,卻極少人去崇拜或祭祀「梵天」,目前在全印度境內,最大的「梵天神廟」僅有一間,顯然的,世界第三大宗教的印度教信徒,還是比較重視能庇護自身的「毗濕奴神」和畏懼能毀天滅地的「濕婆神」,對於創造神「梵天」既然已經完成了創造任務,也就被扔到一邊冷落去了。

而且西方的「神創論」可以說頂多只是《摩西五經》或《舊約聖經》中的一個章節,尤其是「上帝造人」只是寥寥幾句話,從來沒有其他任何實證,我們必須了解《摩西五經》原本只是「希伯來人」(也就是後來統稱的「猶太人」)的經典(而且最重要的是《摩西五經》和「耶和華」根本只是「猶太人」的經典和神,祂只保佑猶太人,並不包括其他民族。),對於這種「一神教」的信仰是有其時代背景的,在三千多年前,眾多猶太人在埃及討生活,地位非常低落,被埃及人當成奴隸來驅使,「摩西」長期目睹自己的族人受到這種非人的待遇,非常痛心疾首,他自稱受到希伯來人的「上帝」(耶和華)神喻,將帶領所有猶太人離開埃及,回到他們的祖國,也是上帝應許「淌著牛奶和蜜的樂土」(迦南,巴勒斯坦的古地名,在今天約旦河與死海的西岸一帶),籌劃要重建以色列國。但是,許多猶太人才剛剛離開埃及,因為缺衣少食就開始後悔,並且埋怨起「摩西」來,尤其當「摩西」獨自攀登「西乃山」去接受「上帝」的寶訓時,一部份猶太人基於惶恐和心理需要;開始又崇拜起原本埃及的多神來,四十天後當「摩西」帶著二塊鐫刻了「十誡」的石板下山時,看到這種情況,不禁勃然大怒,將石板砸毀那些猶太人正在膜拜的偶像,並且嚴厲的重申「上帝是唯一的真神」,除此之外再沒有其他神。在摩西的強勢領導下,猶太人終於擺脫了奴役的悲慘生活,學會遵守猶太十誡,並成為歷史上首支尊奉單一神宗教的民族,然而,雖然後來「摩西」又重刻了「十誡石板」,但是,據說因為之前他砸毀了原本的「十誡石板」,以至觸怒了上帝,責罰他在「西乃沙漠」迷途而流浪了四十年,自己至死都無法親自見到上帝的「應許之地」。關於《摩西五經》,儘管猶太人咸信是「摩西」親筆所寫,不過,經過考證,應該是他親信的隨從甚至後人所寫,那麼關於「上帝以六天時間創造了天地萬物和人」確實只是《摩西五經》第一章「創世紀」中寥寥幾句話,之後,所謂的「亞伯拉罕信仰系統」的「猶太教、基督教、天主教、伊斯蘭教」雖然也都因此深信不疑,不過,這純粹只是宗教信仰上的一種主觀的見解,理性的來評論,為什麼《摩西五經》的內容就一定是符合事實,絕對真實無虛的,就算是「摩西」當年親口如此說的,他的話就一定必然為真嗎?除此而外,還有任何實證嗎?

沒有!

 樓主| 發表於 2020-1-7 00:10:2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阿倫 於 2020-1-7 01:59 編輯

從西元前十三世紀,就是距今3300年之前迄今,以上四個主流宗教,從來不曾拿出過任何實證可以證明「上帝創造論」,而且,更可笑的是18世紀,愛爾蘭聖公會主教「詹姆斯.烏舍爾」(James Ussher)以《聖經》中記載的族譜為基礎,結合歷史事件發生的時間推算得出:上帝創造我們這個世界的日期是在西元前 4004 年 10 月 23 日星期天夜晚來臨前的那個傍晚。也就是距今6000年前,可是,別說目前已知的考古證據,證明地球已經有46億5千萬年的歷史,單單埃及的歷史,在西元前3150年,法老「美尼斯」建立了一個統一的王國,在接下來三千年中,一系列的王朝統治著埃及。在這個漫長的時期,埃及文化蓬勃發展,並且保持著其獨有的宗教、藝術、語言和習俗。這個歷史事實也足以戳破「詹姆斯.烏舍爾」的主張,更何況現代科技的發達,各種考古年代的斷代越來越精確,除了宗教狂熱者,沒有人會相信天地和人類的歷史只有區區6000年,這樣的謬論卻也恰恰證明了宗教,特別是《舊約聖經》以及《摩西五經》至少在「創世紀」一章中的敘述是非常不可信的。

就算退一萬步來說;假設天地真的是6000年前創造的,距離「摩西」的時代也是2700年前的事,「摩西」又是如何知道的?他不可能親眼看見,如果「摩西」說是「上帝」親口告訴他的,或者是希伯來人自古這麼傳說的,那也都是聽說或者他自己說的,而且據他自己說:在「西乃山頂」只有他獨自一人見到「上帝」,顯然是無法證明必然為真的。事實上,在《舊約聖經》記載中「摩西」率領了六十萬「男人」,經後人推估,若加上老弱婦孺,總數應該有200萬之眾,想想,這麼一大群人的遠距離大遷徙,單單吃喝拉撒睡就會是一個大問題,而且人多口雜,不可能萬眾一心,所以「摩西」不得不採用「神權思想」來遂行獨裁專權的制度,而原本受到埃及「多神教」的影響,如果各自有著不同的崇拜神祇,大規模遷徙行動是絕難統一的,所以,「摩西」強勢的推行「一神教」,只信奉上帝(耶和華)為唯一真神也是絕對必要的;因此「摩西」把上帝推崇到至高無上的位階,聲稱祂是天地萬物及人類始祖「亞當夏娃」的創造者,這樣才能讓所有猶太人樂意追隨他離開埃及,回歸上帝應許的「迦南地」。

但是,神話歸神話,事實上,「摩西」卻率領猶太族人在沙漠中迷途了四十年,始終沒能如願或自己對所有族人的承諾:將率領他們回歸上帝應許地,結果他自己是死在半途中,同樣,也因此證明了「摩西」所謂的神喻並沒有真正實現,那麼,關於《摩西五經》中的內容,包括「創世紀」以及他自己口述在「西乃山」見到上帝(耶和華)的經過,又有多少可信度呢?再看看所謂「十誡」的內容,前四誡竟然全是「上帝」在強調自己的唯一性,如此刻意的強調「一神信仰」,應該是人(指「摩西」)才會做的事。當然,如果非要再追根究底,那麼在「創世紀」一章中還能找出許許多多與真實自然宇宙運行方式完全悖離的記述,甚至相當荒腔走板的內容。令真正有理性能獨立思辨的人很難相信「神創論」為真。

我們也可以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看關於「神創論」的疑點:從古到今,一共只有三個可以證明確有其人存世過的「人」宣稱自己見過「上帝」或「真主」,一個是「摩西」,一個是「耶穌」,一個是「穆罕默德」,至於在猶太人記載中也見過「耶和華」的「亞伯拉罕」,那也只是猶太人的古老傳說,無法證明他這樣親口宣稱過,而且「摩西」宣稱在「西乃山」接受「十誡聖訓」時,看到的也只是一個熊熊燃燒中的樹,而非如人形象的「上帝」(《舊約聖經》中說:神是依照祂的形象造人);這樣不是很奇怪嗎?目前對於全世界宗教信仰人口的統計:信奉基督教和天主教人口的總數為21億,信奉伊斯蘭教的人口總數為13億,再加上信奉猶太教的大約1千2百萬人口,可說相信「神創論」的人數達到了34億多,佔了全球人口近半數,但是,真正宣稱親眼見過「上帝」(或神、真主、耶和華)的只有3人,而且,都是自己這樣宣稱的,如果「上帝」真如「十誡」中前四誡這麼在乎人類相信不相信祂的話;從古到今為什麼只肯讓3個人見過,卻不肯讓更多的信徒見到呢?而這3個人的「宣稱」卻又竟然能讓全世界近半數的人相信「神創論」為真,這豈不是也太不可思議了嗎?

此外,最離奇也是最讓人無法信服的就是:

其一,既然「耶和華」(上帝)是猶太人虔誠信仰的真神,猶太人又自稱自己是上帝的選民,那麼為什麼「耶和華」從來沒有好好保佑這麼虔誠事奉祂的選民呢?從古代,猶太人就歷經好幾次的亡國,因此不得不流浪世界各地,而猶太人之所以會成為埃及人的奴隸,也是因為他們的祖國發生了饑荒,上帝命令「亞伯拉罕」率領全體族人去埃及「就食」,之後,猶太人始終不能復國,而且為了等待預言中的救世主「彌賽亞」,一等就是三千年,迄今還未見蹤影。試問萬能的神為什麼會讓猶太人陷入饑荒的絕境呢?又為何會讓他們成為埃及人的奴隸呢?

其二,並且幾千年的流浪生涯,使得猶太人在全世界都受到歧視、排擠甚至殺戮,處境就如同「吉普賽人」,差別是猶太人本身比較精明,又有較高的文化水平,擅長商業經營,所以比較富有。但是,在社會地位上並不高,而且一旦發生任何災難時,往往都會成為替罪羔羊(包括中世紀的黑死病和一、二次大戰之間的經濟大蕭條),單單二次大戰在納粹集中營就被屠殺了600萬人,那麼「耶和華」何在呢?祂為何沒能讓自己的選民過得更安居樂業,更幸福美好呢?單純相信「耶和華」(上帝),祂就一定真實存在嗎?祂為什麼竟然能冷眼看著600萬猶太人遭到毀滅性的大屠殺?這樣殘酷無情的神值得信仰嗎?那個沒有任何保證的「彌賽亞」還要繼續等待嗎?

至於其他所有古文明信仰的「創造神」也一樣僅只是來自古久人們口授心傳的神話,有文字記載也是完全脫胎自神話傳說,從來沒有任何實證。否則中國人古老的「女媧造人」神話,不但人人耳熟能詳,也一樣有古籍記載此事,為什麼中國人本身就從來沒有人信以為真呢?

其二,關於「演化論」:達爾文並不是最先提出演化觀念的人。在達爾文之前,有一些學者已具有進化思想,從古希臘時期直到19世紀的這段時間,曾經出現一些零星的思想,認為一個物種可能是從其他物種演變而來,而不是從地球誕生以來就是今日的樣貌。達爾文的祖父伊拉斯謨斯·達爾文。法國生物學家拉馬克在1809年發表了《動物哲學》一書,系統地闡述了他的進化理論,即通常所稱的拉馬克學說。書中提出了用進廢退與獲得性遺傳兩個法則,並認為這既是生物產生變異的原因,又是適應環境的過程。但長久以來沒有科學證據可以證明「用進廢退」和「獲得性特徵可遺傳」的假說,然而近來有研究表明,過往的生存經歷會一定程度上改變修飾遺傳基因,從而影響後代的神經系統。1858年,達爾文接到在馬來群島調查的博物學者華萊士有關物種形成的文章;華萊士對於物種形成的看法與他有很多相似之處,增加了達爾文對其學說的信心。於是兩人在1858年的倫敦林奈學會中,以兩人共同署名的方式,發表有關物種形成的看法。接著達爾文在1859年發表了《物種原始》。

達爾文的演化論以天擇說和地擇說為進化理論基石。達爾文晚年將演化論加入性選擇,有別於天擇,以強調交配競爭對於進化的重要性。由於各種基因的變異,同一個族群中,不同個體的生存方式和繁殖方式有所不同,當環境發生改變,便會產生天擇作用。天擇並非如基因漂變或基因突變一樣隨機, 當環境改變發生時,將只有某些帶有特定特徵的群體能夠通過環境的考驗。若這種特徵性狀具有優勢或劣勢,劣勢者不利於生存而被環境淘汰,優勢者得以繁殖而將 優勢性狀遺傳後代。地擇說則說明了同一物種受到地形障礙分隔,比如地殼大陸移動或海洋隔開的島嶼,在夠長時間之後,物種產生了性狀特徵的差異,比如亞洲象和非洲象。

有許多人把「演化論」認定為「進化論」,但是,也有不少人反對,認為「演化論」應該包括「退化」,事實也證明有許多生物,包括人類生理上確實有許多「退化」的殘留痕跡,但是,筆者卻認為「演化」可以等同於「進化」,因為生物的某些生理器官的退化,其實是為了適應環境的變遷,並且把多餘已經無用的資源空出來給予「進化」之用,因此,總的目標是不停的「進化」,才能達到「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目的,否則任何「退化」都將決定己身的生死存亡的關鍵。

達爾文的《物種原始》一書;其理論重點如下:

物種並非一成不變,而是會隨環境變動而改變。

生物的演化是長時間連續性的緩慢改變,不是突然性的劇變。

同一類生物有著共同的祖先,例如哺乳類是由同一個祖先演變而來,由此可引申出人類與猿類有著共同祖先。

生物族群會隨著繁殖而擴大,並超過其生存空間與食物供應的極限,引起個體間的競爭;不適應環境的個體會被淘汰,適者才能生存,並繁衍後代。

但是,在《物種原始》一書中,重點是在探討論述地球生物是經由不停的「演化」而形成如今千變萬化的樣貌,卻並沒有針對最原始的生命起源多所著墨;那麼依據一直以來生物學界幾乎一致的認定:目前已經發現的「藍綠藻」(或「藍綠菌」)距今已經有35億年的歷史,但是,仍然不是最原始的生命,應該還有更早的生物存在,只是人類尚未發現。(註:由於科技的日新月異,也已經有生物學家質疑「藍綠藻」的身份,認為可能是原本發現者誤判,將形式生物的太古岩石痕跡誤認為「生物」,不過,目前尚無明確定論)。因此,本書仍依就舊說而論。不過生物在地球上出現的年代並不是絕對的重點,如何發生才是最重要的。因為依照現代生物學的研究和認知,地球最原始生命應該是類似「無中生有」的,也就是應該是從「無生物」突變成了「生物」,也就是「生命是突然出現的」,當然不是「神」一手創造的,也許是在火山熔岩形成的「渾濁濃湯」中,也許是在海底火山口的熱水煙囪邊緣,也許是閃電偶然擊中了「渾濁濃湯」中一些物質,自然合成了生命必須的「氨基酸」物質,然後,偶然形成了最原始的單細胞生物,因為移動和覓食加上會不斷成長,所以被稱為「生物」,之後又能夠自行複製並分裂為另一個生命個體,由此慢慢繁衍出了單細胞生物族群,再進化為多細胞生物,爾後才逐步演化為高等生物---------

在「維基百科」中有以下的敘述:「遺傳物質出現------幾百年過去,這些物質越聚越多分子間互相影響,而形成更複雜的混合物,在這其間來自外太空的隕石也可能帶來一些元素參與變化,RNA在生命最初的演化中扮演了一個重要角色。RNA比DNA的結構更加簡單,而且是一種更加有效的化學催化劑。因此這就意味著RNA構成的生命比DNA生命更容易出現。DNA有兩項特質:第一,它能通過轉錄產生mRNA,而mRNA則能夠轉譯出蛋白質,第二,它能自行複製,DNA這兩項特質也是細菌類的有機生物的基本特質,而細菌是生命界最簡單的生命體,也是目前我們可以找到最古老的化石。

DNA的複製本領來自其特殊的構造,DNA為雙股螺旋,細胞的 遺傳訊息都在上面,然而DNA在複製過程中也會出錯,或是分子群的一小部分出錯,如此複製工作就不盡完美,製造出來的蛋白質也可能完全不同,也就是如此演化便開始產生,一旦生命有了不同的型態,自然才能實施淘汰和選擇的法則,生物才能一步步的演化下去,我們從化石中得知三十億年前那些類似細菌的有機物之間,已有顯著的不同。」

 樓主| 發表於 2020-1-7 00:12:4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阿倫 於 2020-1-7 02:00 編輯

其三,關於「外來說」:不論是彗星或者小行星,也不論它們是來自浩瀚宇宙的何處,顯然,其來源處必定是已經有了生命,那麼這些遠方的生命其起源為何?又是怎麼來的呢?如果是在某個「類地行星」上自然發展出來的,那麼問題不是和探討「地球生命如何產生」的疑問一樣?如果又是來自其他彗星或小行星,那麼豈不是又變成一個循環的「蛇環悖論」;就如同雞生蛋,蛋生雞,問題永遠沒完沒了?因此,這種立論頂多只能當作參考,無法深入探討,而且也不會有任何明確的解答。

其四,關於「智能設計論」:這些拼命推廣宣揚智能設計者,他們在立論時非常小心地使用世俗的詞彙,並刻意避免指出設計者的身份。菲力普·約翰遜聲明,在論點中精心避免高調的神學術語、用世俗的語言播下模糊的伏筆是必須的首要步驟,最終重新引入基督教概念的上帝為設計者,是其目的。約翰遜強調「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把《聖經》從討論中排除」,「我們把唯物主義的偏見從科學事實中分離後,才是可以討論《聖經》問題的時機。」約翰遜特別呼籲智能設計假說的支持者克制宗教動機,以免智能設計假說被看作「另一種包裝的福音派信息。」多數重要的智能設計支持者是基督徒,並且聲明生命的設計者就是上帝。也因此,這種新興思想觀點只是換湯不換藥的「神創論」變種,只是刻意讓古老的神話戴上了「科學面具」而已。

事實上,這種理論假說並非什麼創新的發現或構思;因為過去的幾千年,哲學家們在思辯大自然的複雜性是否意味著存在超自然的設計者或創造者。第一起有記錄的關於自然設計者的討論來自古希臘哲學。哲學概念中的「道」(Logos)由早於亞里士多德的哲學家赫拉克利特(公元前535-公元前475年)在現存的零散文件中表露過。柏拉圖(公元前427-公元前347年)在其晚期哲學著作中闡述了具有至高智慧和能力的自然造物主概念。亞里士多德(公元前384-公元前322年)在其著作《形上學》前言中也發表了宇宙的創造者思想。

關於超自然設計者的推理常用來證明神的存在。有關討論的一個著名形式是由十三世紀神學家托馬斯.阿奎納所闡述。1802年威廉.派里(William??Paley)出版的著作《自然神學》裏使用了鐘錶匠類比,但也被用於智能設計假說。

關於「一個鐘錶匠」的例子,大意是我們如果在路上碰見一塊石頭,會毫不猶豫地想「它本來就在那兒」,倘若石頭換成一隻鐘錶的話,就沒人會這麼想了,而一定明白背後有一位鐘錶匠,因為直覺告訴我們:它的發條和齒輪走得那麼 準確,不是天然就能形成的。為此他感到不平,並且提醒說「每一個巧思的徵象,每一個設計的表現,不只存在於鐘錶裏,自然作品中都有;兩者的差別,只是自然 作品表現出更大的巧思,更複雜的設計,超出人工製品的程度,難以數計」。

換言之,既然承認了「鐘錶匠」,為什麼就不能承認「石頭匠」、進而承認所有自然產物的「匠」呢?要知道,威廉.派里在著作中的措辭是非常生動和看似理性的,因此頗有說服力,1868年達爾文談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忍不住也說「我不能相信,一個錯誤的理論能解釋這麼多的事實」,因此「鐘錶匠類比」在《物種起源》發表了將近一個半世紀後的今天,仍然被創世論的奉行者們視為有力武器。

理查.道金斯(Richard Dawkins),是牛津生物學教授,達爾文之後最有影響力的進化論思想家之一,1986年發表了一本書談論地球生物究 竟是如何誕生和演化,所用的標題就是《盲目的鐘錶匠》(The Blind Watchmaker)。道金斯在這本書中指出,自然界根本沒有所謂超自然的鐘錶匠,如果一定要有一個這樣的角色的話,「自然選擇」無疑是唯一的選擇,只不過它並無先見來設計齒輪發條,卻不過一個「盲目的、無意識的、自動的過 程」而已。

這個「鐘錶匠」的譬喻或者一直被「創世論」、「智能設計論」奉為犀利武器以用於攻擊「演化論」的論點;簡明一點來解說:就是大家都知道「瑞士」是生產各種名貴精準鐘錶的國家;不只是有許多國際知名的大工廠,還有許多小型的手工鐘錶作坊;故事開頭說道:有一天有位鐘錶工匠的助手,捧著一個大圓盤,盤子裡鋪滿的剛好是一隻名貴手錶的所有零組件,他正要橫過一條有著下坡道的馬路到對街另一個名家鐘錶作坊,交給這位著名匠師把手錶精密的組裝起來;不料,一個不留神,踢到一塊石頭跌了一跤,結果盤子整個打翻,所有零組件全部掉落在下坡的馬路上,四處滾動起來,結果神奇的事發生了,這些零組件竟然在不停往下坡道滾動的過程中,恰巧非常有秩序的,依序自動把時分秒的指針、大大小小的齒輪,以及發條還有上下錶殼以及旋鈕完全組裝的絲毫不差,而且馬上就變成一只已經完成的手錶,可以準確的走動了-------

從威廉.派里開始,這些「神創論」、「智能設計論」就用以上這個「不可能的例子」來質問支持「演化論」的科學家:這樣的情形,如果不是「背後」有一個設計者或組裝者(指「鐘錶匠」)來有計劃的作為,這樣奇特的事可能會發生嗎?奇妙又井然有序的大自然種種事物,用這樣的「自然選擇」說可以成立嗎?

其實這是一個非常荒謬的比方,而且輕易就能戳破;想想,如果宇宙萬物以及人類若是「上帝」(或「神」)、一直隱身幕後的「智能設計者」(也許是更高智能的「外星人」)所創造和監督管理的,那麼單單以「鐘錶」為例,就是一個說不通的死胡同,我們來看看人類計時器的發明和演變過程:

古埃及把一天分為二個部份,每一部份再分為12個小時,並使用大型方尖碑追蹤太陽的移動。他們還發明了水鐘(water clocks)。 Precinct of Amun-Re 很可能是最初使用水鐘的地方,後來在埃及以外的地方也有人使用水鐘;古希臘人就經常使用叫作clepsydrae的水鐘。約在同一時間,相信商朝已使用洩水型水鐘──漏壺;而漏壺可能早在公元前2000年,從美索不達米亞傳入。其他古代計時器包括有蠟燭鐘──在中國、日本、英格蘭,和伊拉克使用;日晷──在印度和西藏,以及歐洲一些地區廣泛使用;此外,還有沙漏,運作原理和水鐘一樣。

但是,現代的「機械鐘錶」;元初郭守敬、明初詹希元創製了「大明燈漏」與「五輪沙漏」,採用機械結構,並增添盤、針來指示時間,其機械的先進性便明顯地顯示出來,時間性電益見準確。

到14世紀,西方國家廣泛使用機械鐘。在十六世紀,奧斯曼帝國的科學家達茲.艾.丁(Taqi al-Din)發明機械鬧鐘。

假設「上帝」或「智能設計者」創造了「亞當夏娃」,那麼為什麼沒有同時把「機械鐘錶」一起賜給他們,又為什麼人類要經過「沙漏、水鐘」等等幾千年來,在無數失敗的嚐試之後一步一步研發和改進,直到14世紀才有目前被世人廣泛運用的鐘錶前身---「機械鐘錶」被「人類」發明出來呢?難道無所不能的「上帝」或「智能設計者」不會創造製作鐘錶嗎?如果會,為什麼要人類花這麼長的時間和這麼大的工夫來研發、改進才能擁有呢?再說從「沙漏、水鐘」等等到「機械鐘錶」、現今最先進的電子錶、電波錶、原子鐘以至功能最多的所謂「智慧錶」----在這漫長的幾千年歲月中,「上帝」或「智能設計者」究竟又扮演著什麼角色呢?有那一個階段或步驟中,我們可以隱約看見「上帝」或「智能設計者」那隱形的手曾參與過呢?

當然沒有,所有研發和演進的過程都是人類自行完成的,單單以這個「鐘錶匠」作為比方甚至是攻擊「演化論」的主要武器,其實只是自打嘴巴,完全站不住腳的謬說悖論而已,毫無任何殺傷力和說服力。

再來看看先進的「遺傳基因學」的發展,使我們能夠回溯人類基因的來源;以「紅毛猩猩」來說;有98%的基因和人類相似;假設天地萬物都是「上帝」或「智能設計者」創造的,為什麼會發生這種情形呢?為什麼只是不到2%的基因差別,人類和「紅毛猩猩」的地位及智慧及能力會有天壤之別呢?試問「紅毛猩猩」會發明和組裝「鐘錶」嗎?當然不會?牠們會想要知道自己是怎麼來的?牠們會不會辯論自己究竟是「神創造」的或者「自然發生」的嗎?

那麼,「上帝」或「智能設計者」創造了人類之後,為什麼還要創造「紅毛猩猩」?或者反過來說:既然創造了「紅毛猩猩」,為什麼又要創造人類呢?難道「紅毛猩猩」是第一代產品,「上帝」或「智能設計者」覺得牠是有嚴重瑕疵的,所以又創造了品質更好的人類嗎?而人類就一定是完美無缺的嗎?事實證明顯然不是的!那麼為什麼「上帝」或「智能設計者」沒有繼續創造第三代、第四代等等比人類更完美的產品來呢?

事實上,「智能設計論」只是「神創論」的借屍還魂,新瓶裝舊酒,而且比「神創論」要面對更多的質疑和嘲諷;譬如:

1.為什麼要選擇「地球」作為生命包括人類的生存場所,大家都知道「地球」還是一個仍然在持續變動中的星球,包括地下的熔岩,板塊的漂移導致互相碰撞擠壓,因此火山爆發、強烈地震、海嘯所對所有生命和人類都會造成嚴重傷亡。其他例如氣候的變化,造成地球數次大冰河期,以及每年都會發生的颶風、大洪水、山崩、土石流等等嚴重威脅生命的災害。

2.人類從古到今,戰爭就沒有停止過,尤其是近代武器的日新月異,帶來了更恐怖的傷亡,就以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戰來說:一戰有30多個國家和地區,約15億人口捲入戰亂。戰場上雙雙傷亡人數達3000多萬,還造成巨大的經濟損失。戰爭帶給人類空前的災難,第一次世界大戰打了四年多,最終以同盟國集團的德、奧等國戰敗而結束。二戰是歷史上死傷人數最多的戰爭,共有5500萬-6000萬人死亡,1.3億人受傷,合計死傷1.9億人。

3.最重要的還有一個恰好是與本書息息相關的;那就是「多峇火山巨災」,在距今7萬5千年前,印尼蘇門答臘的「多峇超級火山」發生了巨大的爆發,熔岩掩蓋了半個蘇門答臘島,而噴出的火山灰籠罩了整個地球上空,使得陽光被遮閉,因此形成了所謂「火山冬季」的小冰河期,結果造成全球生物大量的死亡,人類因為直接原因的死亡,以及之後的饑寒交迫,幾乎死亡殆盡,據推估,最後全世界僅只剩下東非大約2000多人口(或者一說是2000—10000人),等同於人類的大滅絕,如果不是那些僥倖殘餘的數千人,地球上就不會有今天的人類存在,整個地球都會改寫,根本不會有「生命起源」的問題和「人類是否能夠永生」的問題需要討論。

那麼,試問:包括人類在內的所有生命是來自「智能設計者」所創造及監督管理的嗎?如果是,那麼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及差點造成人類大滅絕的「多峇火山巨災」又將如何解釋呢?像「舊約聖經」中的神發動大洪水要消滅邪惡的人類,只留下「義人」嗎?難道只有東非那幾千人恰好統統個個是「義人」嗎?

綜上所述,我們當可理性的發現:「神創論」和「智能設計論」都是實證不足,非常明確並不可信的,而且兩者的關係也根本只是「粧前」和「粧後」的同一個說法罷了。而「外來說」也解決不了根本的起源問題,最後會變成一直兜圈子的「蛇環悖論」而已。

因此,筆者並非基於主觀的好惡或者單純為了順應時代潮流,而是經過自身長期的探索研究,加上長期縝密的思辨,最終,接受的是「演化論」(「進化論」)中的「自然發生說」,認為人類和地球其他生命物種是由地球本地,幾乎是無中生有的,從無機物質到有機物質,然後偶然因為火山爆發及持續的閃電轟擊,而最先產生了單細胞生物,再經由長久的進化,一步一步進化為高等生物,最後加上無數偶然的因素,才輪到人類登場,同樣人類也是經過長足的進化過程,生理方面和其他物種有了大幅的區別,又因為有了物質文明,再產生精神文明,直到進化出了「心靈文明」,我們不但成為地球物種中食物鏈的最高層,也成了地球上唯一沒有競爭對手的霸主,更同時絕無僅有的進化出了「靈魂」,也是唯一能在肉體傷亡或老死之後,繼續以「靈魂」這另一種的生命型態,繼續存活在「靈界」的特殊物種。

發表於 2020-1-7 05:34:31 | 顯示全部樓層
要谢谢张老师,
像张老师这样把书公开共享的,
少之又少。

我们要好好读书,不辜负好时光。


發表於 2020-1-7 16:08:19 | 顯示全部樓層
阿倫 發表於 2020-1-7 00:12
其三,關於「外來說」:不論是彗星或者小行星,也不論它們是來自浩瀚宇宙的何處,顯然,其來源處必定是已經 ...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