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138|回復: 3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11-28 19:37:3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堤,很長很長。

堤,它的歷史很長很長。

堤,我對它的記憶也很長很長。

5歲時,隨著父母工作的調遷,我們家搬到花蓮市最靠近海邊的一條小街上,我第一次看到大海,真的好大好大,第一次看到堤,好長好長,不知道起頭,更看不到盡頭。

那時大人們都說「堤防」,靠陸地這面不算高,卻比我高出快一倍,無法像鄰居大孩子雙腳一躍雙手一撐就能上去,只能跟其他小小孩一樣,疊一些水泥碎塊和石頭墊腳才能吃力的爬到堤防上去,堤的寬度大約1公尺,非常平整也非常堅實,幾乎沒有任何斑剝或凹凸不平,孩子們在堤面上奔跑追逐嬉鬧是隨時常見的,頑皮的大孩子甚至把自行車騎上去耍大膽;

堤是日治時期興建的,像大壩的形式,靠陸地這面是平直的,靠海那面是很漂亮的弧形,底下還有突出去很長的一大片平坦的基座,至少有超過5公尺以上的高度,平常很難看到基座,偶而大颱風過後;大浪捲走一些沙石才會露出一小部份。

盡管孩子們成天在堤防上奔跑追逐或者在上面騎車,同樣沒見過或聽過有誰摔下堤防受重傷的,唯一一個因為在堤防上追斷線風箏而分神摔下去的小孩子,雖然大哭著爬上來卻也沒受傷,而且大哭不是因為受傷的疼痛,而是風箏掉進大排水溝流走了。

海邊很遼闊,附近屋舍都很低矮,堤上風比較大,很適合放風箏,小小孩放小風箏,大小孩放大一點的風箏,有些大人放的風箏更大,還有很複雜的八卦型或長方形有人臉彩繪的那種古式風箏,不過大家都很少買現成的玩具風箏,因為面積小紙又薄,一下就壞了,所以,大人小孩都喜歡自己動手劈竹篾糊報紙或舊月曆紙做風箏,互相比賽飛得高飛得遠。

初中時,喜歡獨自坐在堤防上看夕陽,晚上看星星看月亮,那時光害少,夏天看到銀河和少見的流星也是很開心的,偶而也和一些死黨們在那兒看看女孩子,談一些似懂非懂男男女女的事;會騎自行車之後可以走得更遠些,堤的起頭處靠近美崙溪的中山橋頭,卻被一整片高起的沙丘掩埋了,長堤順著屋後的臨海鐵道向南邊延伸,跨越大排水溝出海口之後,經過一個圓形的碉堡然後折了一個直角大彎,西行幾十公尺又回復南向,堤的結構和形式也變了,變寬變胖,很寬很胖,一邊攀爬著些「馬鞍藤」之類的矮藤,另一邊有些較高的茅草和菅芒,因為堤防保護著許多的稻田和魚塭;夏天的午後到傍晚,會有漫天飛舞的紅蜻蜓,煞是熱鬧好看,有些孩子們會在堤防兩邊追逐和捕捉它們,也有些學生會來這邊吹著海風讀書。

上了高中,夏天的假日或者暑假,還是經常會下海去游泳,這條街上的孩子們都是長年在海邊玩水慢慢學會游泳的,游完泳就三三兩兩的靠在弧形的堤防下躲太陽吹海風,聊天打屁。沒有人會去要花錢的游泳池,更不敢去傳說有水鬼抓交替的中山橋下玩水,而港口那邊「T」字型防波堤和「四角窟啦」夏天人太多,距離又遠,自家門前或後院就是又大又乾淨的太平洋,跳下堤防就能玩水游泳,在炎炎夏日裡誰抗拒得了藍藍大海的誘惑呢?

高三要準備聯考了,同學們相約收起玩心,好好拼一年;我讀文組,英數一直不好,在那個「背多分」的時代,當然只能靠死背史地拿分,那時每天下午放學後,就會帶一本參考書跨上離家最近的長堤,走過來走過去的對著大海大聲背誦,直到吃晚飯才回家。

除了K書,晚上偶而還是會跟一些死黨坐在長堤上吹風打屁,也不用特別約定,只要是好天氣的日子,吃完晚飯坐在堤防上,總會有住附近的同學或者兒時的一些玩伴出現,有時也會買二瓶汽水或西打和喜歡的女孩子約會;雖然大家都會羨慕又嫉妒地說:「厚!談戀愛哦!」,其實才不是,那時風氣很保守,連手都不敢牽,那算戀愛呢?只是單純聊天,反正不是談理想就是談抱負,不會談什麼愛不愛的那些事,不過,這種純純的喜歡也是很美好的,是專屬於青春年少才擁有的浪漫情懷,此後,連在睡夢中如何尋尋覓覓也難再重溫。

四年大學都是在外地求學,不便的花蓮交通讓異鄉學子只有在寒暑假才能返鄉,一樣的,大海還是最讓人懷念的,不算太遠的白燈塔是大家心中共同的故鄉地標,在長堤上從黃昏坐到吃晚飯,晚飯後還是會再來坐上一會兒,只是貪聞久違的大海氣息,只是心無雜念聽著再熟悉不過的海濤聲聲,看著燈塔的紅點一閃一閃。

退伍回來,在故鄉任教於高職,也很認真的交了合得來的女友,傍晚一起在長堤上看夕陽晚霞,晚上看星星月亮,在星空下在月河邊,一起歡唱著流行的民歌,知心的牽著手漫步在銀色月光下,頭靠頭肩併肩的相擁期待能看到流星------才教了二年書,突然有個可以出國打工實現夢想的機會出現了,幾乎是義無反顧的,在全家人的極力反對中,在女友懇切的乞求下,卻絲毫未能動搖我的決心,追夢圓夢的執著讓我無法被任何人說服,甚至自己也無法說服自己;只是一心想要遠去大海的另一邊,看看世界的另一面。

我真的認真的想過也懇切的告訴了家人和女友;也許,半個地球外的彼岸,是一顆能實現我兒時夢想的魔法水晶球,讓我功成名就衣錦還鄉,也許,那只是一顆外表五彩炫麗卻一戳就破的肥皂泡,什麼都抓不到。可是,誰知道呢?我不切切實實的漂洋過海走一趟,我怎麼知道那裡究竟是什麼模樣呢?

明明知道我將失去很多很多,包括知心的女友,可能會流落異國,也可能鎩羽而歸,但是,有這麼一個逐夢的機會卻放棄了,我鐵定會遺憾終生的,於是,終究還是拎著沉重的行囊,甩開所有羈絆,裝作很瀟灑的飛向遙遠的南美洲。

也許又是大海的溺寵,讓我在彼岸的世界裡真的找到了夢想中的魔法水晶球,很快的從打雜工到當上老闆,終於賺到人生第一桶金,再回到故鄉時,毫不猶疑的在這條小街最貼近海岸的那排新成屋中,買下人生中第一幢屋子,大窗外就是湛藍的太平洋,後門外隔幾步路就是長堤,每天傍晚都可以坐在那兒看海。

不久就有了穩定的工作,接著就是結婚生子,兒子也跟我一樣,從小就是在海邊長大的,剛剛會坐,夏天的黃昏時分,和妻抱著兒子走上長堤,在那兒就著夕陽和涼爽的海風餵他吃飯,路走得較穩時,牽著他的小手,一步一步走在長堤上,踩在也曾有過我兒時小小足跡的平整堤面上;待他會奔跑時,常常帶著他在上面放風箏,有時也在比較風平浪靜的沙灘上教他蓋沙堡,讓小腳泡泡海水或者在濕軟的沙灘上一起留下三對大小腳印-------

面海的書桌玻璃板下面壓著自己手寫的兩行毛筆字:「飛鴻為尋三山去,濤聲夜夜入夢來。」這是當時最真切的心境寫照,很想就此與世無爭的終老故鄉,不忍他去。

悠悠忽忽的,在海風和濤聲中,感覺比在外地工作更快的竟然就這樣的已經過了廿載,在老當益壯的長堤上走過知命,走過耳順,幾十年裡在長堤上看過無數次風平浪靜,湛藍一片的碧海,看過狂潮奔騰,巨浪滔天的怒海,看過晨曦耀眼,龍鱗萬點的金海,看過無星無月,黝暗如墨的黑海,也一步慢過一步的在堤上緩緩地從這頭到那頭,即將從耳順走向古稀之年。

從推著娃娃車帶孫子在長堤上散步,領著他在上面放風箏,學騎自行車-----孫子已經和我當年第一次站在長堤上看到大海時一般大了,跟我和兒子一樣都喜歡大海,都喜歡在長堤上戲耍,只是附近的孩子們越來越少了,一直沒有改變的只有將近百歲的長長堤防,依舊堅固如昔,依舊平整完好,依舊疊印著我們祖孫三代小小大大的足跡------

最近和老伴攜手散步,坐在堤邊,看著夕陽漸暗,點點疏星閃爍,浪花朵朵,濤聲輕輕,海風依然如此怡人,忍不住地說:我曾有過快樂的童年,年輕時也非常努力打拚過,現在可以安然的享受平靜的晚年,品味自己親手栽種的豐美果實,我這一生已經非常非常滿足,但願就此終老,讓一切回歸自然,如果可能,在我終將離去前,當我回頭看著這條長堤,我一定會笑得很開心的。

發表於 2019-11-28 23:55:03 | 顯示全部樓層
遥看涛明灭,人远天涯近.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我也會笑著揮手。

嗨!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理解,人生中最重要珍貴的記憶,往往是最平凡真實的東西。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