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546|回復: 18

自从一见蝶衣后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8-13 12:43:0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前传:
在写这篇心得总结之前,我不可避免的会说到一些见过的人,希望您不要介意,我的所有灵魂学知识,都在在这网站学来,受过版上人的无数帮助,我心里的感激无法表达,如果以后我可以帮到别人,我一定会和班上的其他大大一样,无私分享。
四月底来台湾见到了版面上的老师们,得到了极大的启发,就冒昧去问蝶衣,能不能去深圳拜访,蝶衣欣然允之。

我其实还没有准备好见蝶衣,迷鹿问我“你准备了什么问题?”,我一下呆住了,见识有限,理解有限,还真问不出什么好问题来,再者我感兴趣的领域有限,我还是感兴趣人的心灵。我是想去沾高人仙气的,怎么还要我提问题呀,其实,从一开始,我就对问题准备不足。 蝶衣当然知道我瓶子里的水太浅了,所以想让多见其他人,把瓶子里的水晃晃,看能不能晃出点泡沫来,让瓶子里的水看起来多一点。


前传之再见迷鹿:
我都快不记得这是第几次见迷鹿了,很熟悉的感觉。两次我都有迟到,八月的台湾,阳光很强烈,虽然风还是带有一丝凉爽,两次迷鹿法师都穿个拖鞋,在地铁口读书。迷鹿对能量的概念更深了,也有用能量的概念给我解释了更多他的心的,但是收获和能量的付出,并不成正比,我有问个例子,李嘉诚那么有钱,难道他每年都要付出很多能量才能有哪些财富收获吗? 其实不需要,大家的付出收获比肯定是不一样的。试想大家都在山涧里铺鱼,大多人恐怕不动脑子,拿张网在水里走来走去,试图捞鱼,当然辛苦。聪明的人却可能水流汹涌的瀑布顶上张开渔网,并不需要辛苦走动,但是走或者爬到瀑布顶部,却需要非凡智慧和勇气。绝非常人可以具有。

我还无法完全领会迷鹿的那些能量概念,有很多现象,用其他的说法也能解释,能量的概念也可以。 我并不多加思考,也无法思考,逻辑可以做算术题,在灵魂学,恐怕还是多看多观察,在不熟悉或者无法理解的领域,逻辑就没用了。 我先听了并试图去理解,至少,迷鹿祖师不说诳语。



前传之种子班AB
A在回帖时候针对我的问题,经常耐心逐条回答,我也一直希望有机会可以当面见到,我原本以为A45岁以上的老学究,所以见到的时候还是很吃惊的。B 在坐下的瞬间,空气就有如凝结一般安静,我立刻有感受到那份宁静。B分享打坐到后来如何天地万物融为一体,和一些对开悟的理解,收益匪浅。 从早上九点多,一直到下午六点我问不出问题来,A B 才走,真的非常感激他们的陪伴和解答。 走后,我里立刻坐下,瞬间气感充盈全身。


 樓主| 發表於 2019-8-13 12:44:58 | 顯示全部樓層
行程前的下马威:
周四早上被地震摇醒,我的房间在12楼,左右摇晃的时候能听见钢架结构的嘎吱嘎吱响声。 忘记了下床逃跑,也忘记了趴到床边。 只能紧张的抓着被单,希望这摇晃可以停止。只在不停的思量,如果再摇下去,一定会坍塌,坍塌的话,我就没有了。那一刻,别和我谈什么智慧,也不要说什么道德,更不要和我谈什么逻辑。 “楼会塌吗?我会死吗?“只有这两个年头。这两个念头,都很自然。 我相信其他人也有这两个念头,这两个念头是大家都关心的。 当然,我也有其他念头,想小孩,家庭和其他牵挂,但是其他人的其他年头可以是完全不一样的,有的想今天的约会还能进行吗?有的担心自己房屋结构是否受损。
大家担心的相同之处,和不同之处,其实可以回答很多禅的一些问题,也是为什么禅没有一个标准答案,对很多问题。 对一个想自杀的人来说,甚至前两个大家都关心的问题(会塌吗,会死吗),也没有。
上班问同事,这算大地震吗?同事们都很淡定的样子,我就知道,“那一刻的惊慌,我活在我自己的世界里,虽然我所担心的不是真实,但恐惧是真实的。” 那其他我们很真实的感觉,又有多少是真实的呢? 我对自己知识的自信,我对未来不确定的担忧,有几分是事实相符呢?

禅在灵魂学里不是唯一,只是一个法门,恐怕是少数几个我可以摸到的法门。
我对台风过境,一点不以为意,路径图上离台北很远,何况我飞深圳的班机是远离飓风中心的。降落才是航班最危险的时候,这个飓风完全不影响起飞吗! 我总是自信满满,觉得自己什么都懂。我飞深圳的航班是周五下午五点,我完全不顾同事几次提醒我,心里还有点觉得他们小题大做。

周四五点多的时候,再上网确认航班,妈妈咪呀,麻烦了,航班被取消了。当然航空公司的客服很客气“先生你可以乘坐我们周日的航班到深圳”。
周日,黄花菜都凉了吗。我要想办法在黄花菜凉透前飞到深圳!
辗转看到周五早上高雄飞香港的机票,而且便宜!其他的机票都要去马尼拉,或者胡志明转机。犹豫半个小时后,找不到更好的选择。 下单,回酒店收拾行李。

酒店收拾完行李后,周四晚上8点五十,我还什么都没有吃,看到桌角还有一包面,收起面条准给放到行李箱,可是一想到外面是没有热水的,再加上想上卫生间,立刻烧水! 吃完方便面到前台退房是9:02分。

台风还没有正式登陆,但雨水已经不小了,也不需要伞,走去捷运101 车站,最后一班到高雄的高铁是1026。 捷运到台北车站大概是9:36,我慌了,到处都是人,买票的队伍很长。稍作询问后,我在人工售票的队伍里排了起来。 我这个人,时刻算计,时刻计较,差点死在这计较上。
我又觉得自动售票机的队伍更快,立刻决定移过去。 果然更快,10分钟后,轮到我了,两张信用卡都刷不过,都退卡,我的心一下掉到喉咙口。 后面的队伍很长,两张卡都插了两次,后面队伍的目光聚焦在我身上,这压力开始承受不足。 外面的雨很大,这里的人,都是今晚想离开台北的。
我的支付宝里有足够的钱,我心底有个声音,对后面的队伍大喊,谁有支付宝,我可以转账给你,你帮我刷卡好吗? 嘴唇懂了懂,实在拉不下这个脸,后面的人都盯着我,放弃了这个今晚可以最能让我去高雄的方法。 拉着箱子,到人工售票的队伍,我想再试试。我还没有放弃,可是人工售票的队伍很慢,9:56就停止售票自由行。 就在人工售票队伍的一刹那,我觉得9:56之前不可能轮到我,绝望到了极点,微信上告诉蝶衣“悬了,我的卡不行,恐怕到不了高雄了“。 飞机是明天早上七点的,今晚到不了高雄,也就到不了香港。。。。。

大概当晚情况特殊,我9:57左右买到了票(没有截至在9:56),人工刷卡没有问题。 这里写了这么长,也是因为后面和蝶衣的讨论,就围绕当时买票的心境作为例子展开的。

 樓主| 發表於 2019-8-13 12:46:2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ricejunshen 於 2019-8-13 12:54 編輯

蝶衣,我在这里
蝶衣,我在这里。 见到蝶衣,很亲切,也很陌生。很亲切,是因为到处是生活的味道,一切都是活生生的。很陌生是因为我自己对蝶衣做了太多的先入假设,所见和那些先入假设并不一样。 我知道我有非常顽固的症结,很难解开。我也有开放的心态。开放的心态很痛苦,需要把自己放到手术台上,赤裸解开自己的所有症结。 没有这份诚心,不要来见蝶衣,没有这份决心,不要来深圳。 可惜我也没有完全做到放开。 就好象在台北车站那刻,我依然没有勇气大喊
“谁有支付宝,帮我买火车票,我用支付宝额外给300 台币“。



周五 第一天:
所住的地方,边上就一座大天桥,我和蝶衣在天桥上穿行,我开始发问:
“你说不起分别心,难道见到吸毒的人蜷缩在天桥角落里,你也不会觉得他可怜?”
“我会看见,看见整个景观,不会聚焦到某个物/人 身上。“
其实这个问题,我已经有了一些答案,但是蝶衣的回答还是不一样,以下是我记得的:
观就好像游泳池救生员,看这整个水池,如果有人挣扎,他会看到,但也不会特意把眼睛放到谁身上。 观就好比是雷达,同时锁定几十架战机,但是不对某架战机发射导弹。就是如是把整个景物隐射到心里,不起概念。
不起概念不代表不作出反应,完全可能在那一刹那,你会绕开他走。服从那一刹那的感觉,就是活在当下把。
-------------------------------------------
弟子说先生是不是着相了?王阳明沉默过后,说“此相安能不着?”大约是半喟叹半回答。 王阳明先生此时已是晚年,先生教人“虽怒却不起个怒心”,自己在龙场...

以上这段是王阳明承认自己着相的片段,以此为开始,我认为王阳明乃开悟之人,为什么会放不开家庭相,
“王阳明为什么不可以着家庭相? 难道家庭不重要,这么简单的事实!”蝶衣的回答简单干脆。
我傻了,开悟之人,应无所住,怎么可以住在家庭上?
其实应无所住,也就是什么都可以住。
种子班的B也教过我“你的思想应该没有任何框架限制,但这句话本身也是一个框架限制”
生命没有意义,但在当下任何一瞬间,什么都可是生命的真意。
阿弥陀佛,哈里路亚,这个陷阱,我不可以再进去第二次,教条主义害死人。
------------------
在排队最后买火车票的时候,我的焦虑几乎杀了我,各种沮丧,各种担心,我甚至我担心见到蝶衣的机会要泡汤,这,有的时候,一次意外,就代表永远没有机会,当然那,也有可能只是短暂的延迟,几天/几个星期后就会在见到。
“蝶衣,我为什么会如此焦虑,如何才能解决这个焦虑?”
“为什么不能焦虑,为什么要解决这歌焦虑?”蝶衣的回话可是非常不客气的。
我一下呆了,禅不是要我们时时安详,秒秒如意吗?为什么我可以焦虑呢? 怎么蝶衣您老人家突然告诉我可以尽情焦虑,尽情沮丧了? 你到底在搞什么?  这里要提到我在深圳期间,有蝶衣三个弟子也常伴左右,一起聆听蝶衣的答疑,也一起回答我的问题。  这是我最大的心结。
这里要感谢RS,她自我和蝶衣激烈冲突的时候,总是拉开我们两个,让我们远一点 ,好再次冲锋,再次激烈碰撞。


几番来回后,我大概了解到:其实服从当下种种,包括服从当下种种纠结,沮丧。
时候对“当时纠结心态的纠结是更大的纠结。
我有两个不正确心态:
1)  我要求自己做到一个不纠结的心态,违背了自然,那种情况下,买不到火车票也不该纠结,但是纠结了也没啥。
2)  我想用强制的手段消除这个纠结的心态。
牢记:顺从当下种种,包括纠结和犹豫,那也是当下。
这里我想用三个英文单词帮助理解这个意境:
Relaxed
Be yourself
Spontaneous
既然是意境,就不翻译了





 樓主| 發表於 2019-8-13 12:55:45 | 顯示全部樓層
周五晚上; 宝剑孤独

蝶衣有两把剑,有一把和张老师那把一模一样。 宝剑练成多日,日日龙吟,却无用场,想必是孤独的。我之前有提到过观想一把剑或者刀做冰刃,但是想象力匮乏,蝶衣把他的剑(开过刃,切猪肉杠杠的)带到我的房间,让我观看,并触摸。把刀尖贴近额头,去感受。 其实不光是刀尖,就算圆珠笔尖贴近眉心,我们都会惊恐。 我不是敏感体质,坐地,冥想,试图去体会这把剑的犀利或者凌厉,可惜了,这些都没有,大概是我自己陷入先入为主的。

放下剑,才察觉,感官不在脑海里,在胸口,有被堵塞的感觉,被压制的感觉。第二天我傻傻的问蝶衣,你如果把剑给b, 她那么敏感,会有什么感觉? 会不会也觉得堵? 蝶衣斜看了我一眼,
“堵? 说不定她会觉得爽哦”。
想必剑中有许多意境,挥洒,凌厉,我都体会不到。 我的心态是防御,抵抗,才会体会到堵塞。蝶衣请在回复中回答。


为了帮助我理解有些概念,在阅读时候可以劈开这些概念或者心结,蝶衣将他的一些能量灌输在一个金刚结上,并要给我戴上。 在加持的过程中,我惊恐无比,我抗拒宗教类的仪轨,并担心被束缚。说实话,甚至后悔来到了深圳。我心念转过千千万,实在无法放弃,如果是个坑,也要试试,不试如何知道?

周六,早上:
问了打坐的问题,如果在打坐中遇到螺旋上升,遇到感觉身体平移,要抓住这感觉,并让它结束。

我和蝶衣开始讨论另外一个个例:在紧急情况有车撞来,身体迅速自己躲避,是什么机理?
a)        是内我在运作,所以非常迅速
b)        中间有危险这概念吗? 没有。
c)        内我虽然没有危险这个概念,但是他知道应该躲开

这里我想提一个人工智能的概念,我们人判断一张图片是否是太阳的话,会用我们的感性,去找一个圆形状,再说这图片有没有太阳。人工智能不是这样,人工智能要你先给它大量样本空间,例如3000张的图片,并标记哪张是有太阳,哪张没有,然后它可以开始预测一张图片是否有太阳,人工智能到最后的逻辑也许是找一些白色/金色的点,并看周围有没有相当数量的白色/金色的点,或者其他类似的逻辑,但是,它绝对没有“圆”这个概念,这个是我们外我的概念,很伟大,也让我们受限制。

在讨论具体问题,蝶衣会犀利的想杀死你,但其他时候,他都很随和,也很好沟通。可在我这边,完全不一样,有巨大的心理压力,各位看官,我告诉你,真诚的面对自己,绝对不容易,尤其在蝶衣这里。 到后期我稍微好点,有尴尬的想法也能坦然一点,尴尬就尴尬吧,活在人世几十年,怎么会没有尴尬呢。坦然面对这些尴尬,体会这写尴尬,就是生活,也是禅吧。对我来说,这些尴尬是如此的清晰,胜过一切文字。

我们开始花一些时间讨论“因缘际会”,简单的说,我们不是宿命论或者决定论,但很多事情在短时间段范围内的一个发展,确实决定性/宿命的。 试想哦们找十个优秀的运动员开始百米训练,三个月后看比赛结果,这三个月里能有各种变数,训练的方法是否得当,是否有针对性的提高,但是,到了比赛前的那几分钟,其实谁胜出,结果是决定性的。 你如果喜欢一个女生,无须太纠结,她喜欢你与否,其实没有什么偶然因素,也就是说,其实你努力的空间不大。 既然努力的空间不大,那就坦然接受吧。对所有的纠结心态,这点应该可以帮助到,对自己轻松点。在很短时间内,你应该相信更多的“决定性“,安心吧,无须纠结结果,安心并不是放弃努力。 努力与安心之间没有对立性。

 樓主| 發表於 2019-8-13 12:57:00 | 顯示全部樓層
再问蝶衣,如何体会这个静子,蝶衣回答:
“最关键的在某个时刻抓到静的感觉,并且停留在这感觉里,延长到10秒,2分钟,10分钟,关键是找到那一瞬间,不被踢出那个状态。”
我觉得随意随缘很重要,心一动,立刻被踢出来。

二元对立是我的一个心结,就这个问题,我再次提问。 哲学上,道理上,都很好解决,我这里要说的如何养成一个全局的思维方式,就是把眼光放在全局上,而不是某个个体。记住每个事物之间并非孤立,而是互相连接的。 写到这里突然一句话冒出来, “把一个全局中所有的变量加起来,并不等于这个全局”,因为他们之间的联系,也是这个全局的重要部分。(这句话不记得抄袭谁的,不要介意)
我们所有的烦恼,有一半来自猜忌,猜测,和自己的臆想,那么活在当下,聚焦眼前事物,可破这“臆想之苦”, 这说起来简单,我也还不知道如何去做到,大约是从细微小事开始,强迫自己聚焦当下,养成习惯。

周六下午:
这里要提到蝶衣在深圳的几个弟子,我见到了三个:
Mh:   瑜伽大人,给我们展示了各种打坐前准备及收工的步骤,非常感性的人
RS:  和蝶衣禅修十来年,一身侠气。
Chris: 风水达人,对各种风水非常有研究。
机会难得周六下午我们聚到RS 家决定一起打坐,洗好脚丫,铺好垫子,点上熏香,放起音乐,打坐五人行开始了,我不太习惯有音乐,再加上其他原因,脊椎侧歪,一直杂念很多。
Mh 一直看到面前有漩涡,RS 也坐的很静。我们两位男生状态差一些。
蝶衣跳了一段优美的民族舞蹈,不过视频不在我手里。
周六晚上我已经没有力气了,连问问题都问不出像样的。开始拿出手机,找到老板和朋友头像让蝶衣点评。 我五脏里肾脾都不好,晚上会到宾馆后蝶衣教导了一些养生之术。

 樓主| 發表於 2019-8-13 13:02:42 | 顯示全部樓層
周日早上:
思维修里有多次提到文心公园,起来后第一件事就走路10分钟到文心公园,去看看蝶衣打坐的地方,里面是一圈环草地的小路,我看到三个地方有耶王树,第一处在入口,太闹,否定。 第二处好像环境不错,我猜是这颗,当即坐下,松开皮带(肚子太大),开始吐纳。深圳早上七点已经很热,再加上老太太的革命歌曲,坐到脚麻连个“瞌睡定”都没有,看来这个地方我驾驭不了,起身,拉近皮带,回宾馆。

下午是离开深圳的火车,我看还有时间,准备复习下文章,再问问蝶衣,怎奈能量枯竭,脑经已经空了。
那就这样,自然而然。


后记:
我算是采到了五个样本空间,关于开悟的人。他们个个都那么不同,那么的自我,如果你不提开悟这几个字,你都都很难从五个人身上找到共同点.  回家的火车上,我在细想五个人的共同点,有点自己的想法,在此分享,如有谬误,也随便指正;
1)他们都很随性,自然。
2)他们都比较淡定,看不见急躁
3)自信,他们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以及为什么在这么做。
4)非常的好交流,你感觉不到遮掩,当然这点和1 是一个意思
5)都很纯碎。

明天早上要再次上路,时间有限,写的粗糙的地方,还望见谅。

發表於 2019-8-13 14:05:00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先顶了,再慢慢细看,先赞一个,辛苦啦。

發表於 2019-8-13 15:37:47 | 顯示全部樓層
ricejunshen 發表於 2019-8-13 12:46
蝶衣,我在这里
蝶衣,我在这里。 见到蝶衣,很亲切,也很陌生。很亲切,是因为到处是生活的味道,一切都是 ...

活在当下,无论当下是什么,都融化进去,更进一步,当下的此时,不起概念,就有无限可能。

發表於 2019-8-13 15:43:15 | 顯示全部樓層
ricejunshen 發表於 2019-8-13 12:55
周五晚上; 宝剑孤独

蝶衣有两把剑,有一把和张老师那把一模一样。 宝剑练成多日,日日龙吟,却无用场,想 ...

能量结是孙悟空的金刚圈,起不起作用,在乎你一心之间。

每个打坐里的感觉,都要自己慢慢熟悉。

如果一个人连自己都骗,那就可以看出境界高低来了,这个你可以看看每个山头的高僧大德们,所有的言行都是连自己都催眠不肯醒来。
只有无私和分享,才可以触摸到顶轮的能量,放下,才是世间最难的修行。


發表於 2019-8-13 15:46:12 | 顯示全部樓層
ricejunshen 發表於 2019-8-13 13:02
周日早上:
思维修里有多次提到文心公园,起来后第一件事就走路10分钟到文心公园,去看看蝶衣打坐的地方, ...

世间除了自然,别无他事。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