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734|回復: 13

啟靈藥五大迷思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7-30 18:54:5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很多人都覺得啟靈藥,有如電影The Matrix的紅色藥丸,能把你從沉睡狀態中喚醒。

我知道,因為我也曾是如此。曾幾何時,啟靈藥對我來說是多麼美麗的一個奧秘,能讓我終於看見世界真實的一面。這個看法,大體是沒有錯,卻原來不是事實的全部。經過好幾年的閱讀、思考、實驗,我終於不情願地承認以下的真相。

事實上,啟靈藥也有黑暗的一面。 啟靈嘛,並非全然是直通宇宙奧秘、瞬間頓悟世間真理那樣的。 遭遇過幾次bad trip之後,好不容易,我終於承認原來我寶貝啟靈藥並不如我想像中那樣奇妙,擺脫了偏好啟靈藥執迷。如此也好,作為一個啟靈藥提倡者,我認為有必要更真實更全面的了解啟靈藥,好讓我們作出更理性更負責任的推廣工作。

大學時,我曾服啟靈藥超過25次以上,主要是神奇蘑菇和LSD,身邊不少朋友都頻頻自行做啟靈實驗。我認為沒有什麼信念是神聖不可侵犯的,所以我對自己所持的啟靈藥觀點也同樣批判分析。時至今日,我仍然覺得啟靈藥有強大的療癒功效和令人開闊眼界的作用,不過大前提是運用得宜。這幾年來,我變得越來越慬慎。假如要發揮啟靈藥最大的潛能,令個人及大眾受益,我們必須以殘忍的理性和坦白看待這些植物/藥物。

無疑地,任何社群都會有自己的盲點,因而導致各種不同的問題,啟靈社群也不例外。我花了不少時間研究了大量的啟靈藥科研和靈遊報告,加上自身經驗,綜合了以下幾點,希望有助透視啟靈文化的盲點。

迷思一︰啟靈藥揭示世界的和真相和奧秘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啟靈藥彷彿像把你從虛擬世界的Matrix中解放出來,一嚐真實世界的滋味。不少人因而沉迷上,處處維護啟靈藥,但這很可能只是一種迷信。的而且確,啟靈藥深深地啟發了我,使我視野開闊了不少,實在令我獲益良多。啟靈藥帶給我的神秘經驗 --- 那種超越分別心,並與天下為一、與萬物同體的感受,對我影響非常深遠。

話雖如此,後來我卻發現,透過啟靈藥所獲得的洞見,不少是過於簡單化、浪漫化、太「離地」,甚至直程是錯誤的 --- 相信很多旅者都感同身受。啟靈藥的確常常令人恍然大悟,可是啟靈旅程是需要沉澱的,清醒之後必須加以反覆思量、仔細考究,才不至以假亂真。事實上,歷史上各個宗教神話,均自稱從其個別的神秘經驗當中詮釋到終極真理。例如,基督教的真理是耶穌和唯一的上帝,伊斯蘭教的真理是真神阿拉,印度教的真理是「黑天」,而新紀元人的真理則是「萬有為一」和大女神。無論是哪一個文化背景,無不以已有的思想系統來回顧神秘經驗,並將之概念化,因而無可避免地將之扭曲。然而人人都堅持自己的真理才是絕對真的,否定其他人的講法,最終導致宗教之間的流血衝突。同樣道理,啟靈藥引起的神秘經驗之詮釋也必然受制於文化背景及語言框架。

留意,我不是說要否定神秘經驗。神秘經驗的力量是強大而且真實的,先不論它是否等如宇宙的絕對真理,只要承認個別人士所體驗的主觀神秘經驗與客觀真理之間的詮釋空間是十分大的。況且,萬物互作並生,其實並非什麼究極奧秘,而在上古哲學以至現代生態學都有論及,不過親身感受萬物的互聯性,確實令人難以忘懷。

迷思二:啟靈藥總是給你所需要的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這是啟靈圈子中最流行的誤解。很多人以為,無論你的體驗是good trip還是bad trip,你總是剛好獲得你所需要的,彷彿啟靈藥本身有種內在的智慧,懂得為你的處境對症下藥。根據我本人的經驗,這種講法不無道理,但過於簡化。大部分情況,啟靈藥似乎都對用者有正面影響,但這並不是必然的。

舉例說,當神奇蘑菇在阿姆斯特丹還是合法的時候,就有一女子吃了後跳海自殺了。難道她當時需要自殺嗎? (其實筆者身邊也有服用LSD後自殺的個案,因此奉勸大家要以二萬分敬誠的態度對待啟靈藥) 此外,有人服用啟靈藥後出現不同程度的精神崩潰 (psychotic breakdown),有的會極度焦慮,有的會抑鬱,有的會無法失辨現實與幻想。雖然這些個案只估小數,但絕對不容忽視。

有一次,我在不應該的情況下食用了神奇蘑菇,那次靈性旅程是特別恐怖的。現在回想,我在該次旅程上的確學到了很多,但自此之後我的潛意識之門好像永久地打開了,不時有令人不安的思緒湧出來,困擾我好一段長時間。如果沒有那次旅程,那些可怕的暗黑材料也許永遠留不為人知的潛意識裡。我問過自己,若果可以重來,我會不會收回那個決定? 我不肯定,因為學習面對內心黑暗的過程中,我變得更加堅強、忍耐,更加能夠逆地而處。其中一個最終生受用的領悟是:萬法唯心造,任何心念其實沒有什麼大不了。不過,另一邊廂,我也有朋友從未能從蘑菇bad trip之中汲取任何正面教訓。其中一位朋友吃了蘑菇之後,躲在被窩裡一整天,一直被魔鬼和死亡的畫面困逼。另一位朋友則脫光了衣服,作出十分怪異的行為,然後什麼也不記得。這兩個例子都可破除啟靈化的浪漫化:啟靈藥並非總是給你所需要的;有時候,使用啟靈藥就是一個糟透了的點子。

迷思三:所有人都應該嘗試啟靈藥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這一點承接著上一點。啟靈圈子裡有一十分流行的信念:所有人都應該嘗試啟靈藥,沒有試過的人實在是錯過了生命中一些很重要的東西(筆者初時也是這樣想)。著名靈遊家 Terence McKenna(也是筆者非常喜好的人物)就曾這麼講:

「我認為如果死前沒有用過啟靈藥,就好像沒有試過性行為一樣。這意味著你從來沒有發現人生是什麼一回事,以及身體與大自然之間的奧秘。」(筆者曾經也這麼想)

諷刺的是,McKenna自己就曾於八十年代時遇上過一趟可怕的蘑菇旅程,此後十二年,他只非常間中地食用神奇蘑菇。他弟弟Dennis McKenna寫的回憶錄《Brotherhood of the Screaming Abyss》中記述了哥哥一次令他對啟靈藥改變態度的旅程:「蘑菇啟蒙了他,成為了他一直信任的人生導師。他一直認為蘑菇是一位溫婉、有智慧又幽默的精靈,祂卻一天竟把從前的一切正果一筆勾銷,換成絕望的深淵。Kat告訴我,當時Terence一直說:『什麼意義也沒有,什麼意義也沒有。』那次Terence被嚇壞了,他一度以為自己快要瘋掉。他無法處理那次旅程,無論Kat如何安慰他也是徒勞無功。」

個人而言,我當然希望所有人都至少嘗試啟靈藥一次,親身體證啟靈藥那轉化人生的威力。可是,我也必須承認,有些人就是不適合使用啟靈藥,例如上述那兩位朋友。此外,那些本身精神脆弱/有問題者,或者家族有精神病病歷的人,根本不應該擅自服用啟靈藥。神經過敏、長期焦慮或抑鬱者,如真的要使用啟靈藥,則應非常小心處理。還有,啟靈藥的確能打開人的潛意識,釋放出被抑壓的記憶,此處有機會造成傷害。因此,我認為嘗試啟靈藥之先,應該學習禪修,並執筆寫下自己的過去、當下的心情和對未來的願景,或者約見心理治療師。這些方法可讓你發掘自己多一點,以舒服的節奏預先消化一下自己內心,使啟靈旅程時不會太吃不消。當然,準旅者應先對所要服用的藥物作大量的資料搜集,才進行自我實驗。

迷思四:未用過啟靈藥的人是無知沉睡的羊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這種思想,不僅流行於啟靈藥圈子,更是流行於更大的「靈性圈子」。如果你沒有用過啟靈藥,或者你過的是朝九晚五的「正常」生活,買了樓,買了電視機,那麼你便是羊群的一份子,不問因由地順服於社會主流 --- 而那些靈性分子則自視是已「覺醒」的一群。

這是典型的「部族主義 (Tribalism)」現象。結集同類本有其演化上的意義,但這種傾向過了火,便會排斥異己,甚至剷除異己。雖然我不認為啟靈人士會向非啟靈藥人士發動戰爭,但這種對異己的蔑視實屬自大且虛偽。「沉睡」和「覺醒」的二元分立,其實是幻象,是出於各人對智慧的不同理解。事實上,我遇過最聰明最有智慧的人都沒有試過啟靈藥,而我很多既知性又靈性的朋友都有正常職業和有物業的,因此判斷一個人的心不能單從表面看。其實,立智得道的途徑有很多,不一定要用啟靈藥,假如用過啟靈藥就以為自己已經覺醒,根本是自欺欺人。

根據現代心理學五形人格理論,其中一項主要人格指標是「開放度」。開放度高的人喜歡尋求新鮮和突破,而開放度低的人只是比較喜歡穩定和統一,因此為人較保守和傳統。願意嘗試啟靈藥的人,大概只是開放度較高,卻竟看不起生活平淡的人,以為他們不夠膽去追夢、去探索,但其實他們的夢想就是穩定平淡美滿的生活,買樓結婚生子已經很滿足,他們根本不喜歡坐啟靈過山車、不想尋求刺激。這種追求是絕對沒問題的,相反,試設想假如每個人都想成為啟靈探險者,社會將變成怎樣? 誰人來生產食物、運送資源、建築、維持全球科技建設的運作? 這些工作,全靠那些穩定勤奮的人的貢獻,否則我們沒有今天的豐盛。

迷思五:啟靈藥可作安全的派對藥物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多得近年減害團體的努力,越來越多人針對此項迷思發聲。眾所周知,「心境與場景 (Set and Setting)」對啟靈旅程影響重大。舉例說,如要安心進行靈性旅程,理想是先於數星期前準備好一顆安靜正面的心,並預留旅程的翌日空檔;旅程應由可靠及愛你的人看護,而他應全程保持清醒。如是新手,應從低劑量開始。雖然 (在西方) 很多人都知道 「心境與場景 (Set and Setting)」的智慧,但仍然有不少人對之輕視,以不佳的精神狀態或心境、在不適宜的場所場合,使用啟靈藥,結果導致可怕的體驗,因而後悔用了此藥。

這並非要否定啟靈藥的娛樂作用。在適當的情況下,在派對上使用少量啟靈藥,有其一定的娛樂性,但也有一定的危險性 --- 容易bad trip。一句總結,啟靈藥根本不是什麼娛樂藥物,而是一種強大的心靈工具,能完全改變你所感知的世界,揭示你自己從來未為意的一面。啟靈藥絕不可以輕視,而是應該待之以謹慎敬虔的態度。

推加:啟靈藥能救世界嗎?

曾幾何時,筆者也與不少啟靈人士一樣,相信啟靈藥能拯救世界、能令全球人類醒覺,這簡直去到宗教信仰的程度。六十年代是LSD風行的時代,當時的嬉皮士認為,只要用啟靈藥的人達到一定臨界數目,就足夠誘發群聚效應 (Critical Mass) 以促成人類集體啟蒙。雖然我個人認為啟靈藥的確有助於令世界變得更美好,但以為單純用啟靈藥就能令人類集體啟蒙,恐怕是想得太美。

首先,我們必須承認,啟靈藥並不能可靠地將一般正常人轉化為地球啟靈勇士。我認識很多朋友,用完啟靈藥之後都沒什麼改變。所以,啟靈藥並不是什麼靈丹妙藥,也不一定Matrix的紅色藥丸,不能把個普通人變成聖人。第二,啟靈藥在大部分國家是犯法的,而且其刑罰不輕,這對啟靈藥全球化造成巨大阻力,因此短期內未能讓更多人在有生之年嘗試啟靈藥。當然我希望政府可朝正確的方向盡快修定藥物法例,但歷史上藥物管制條例的修定都是以龜速進行的,面對全球燃眉的問題,我們應該積極尋求多方面的解決方法,不要等修改法例。

Vinay Gupta接受訪問時曾指出:「傳統新紀元人士相信,世界將出現一種物種層面 (specie-level) 的集體覺悟,像Terence McKenna那種氣場,但我不認為這有馬克思所講的歷史必然性,我認為這比較像是物種層面的恐慌反應,像是:『慘了!我們都快要死了!我們必須互相合作拯救自己。』有一本書叫《建在地獄中的天堂》,正正討論大型天災下人類自發的合作行為,我認為我們很大機會將經歷類似的情形,對人為的災害作出自發的自救行動。」

我和Vinay都認為,人類不到最後關頭也不會彼此關懷,因此很可能當大家都意識到危機的時候已經太遲。但我比Vinay樂觀,我看見的是,很多非常聰明的人已經動手做實事,應對這些危機。這是一場崩壞與智力之間的時間競賽,而目前我還未可以判斷哪一邊較優勝。

總而言之,我認為每個人都應變得更有熱誠、更獨立自主,減少教條式思維。啟靈藥不能救世界,最終我們只能自己救自己。

我應該向人推薦啟靈藥嗎﹖

這是一條非常難答的問題。一生人是否應該要試一次啟靈藥?我存而不論。我的建議是,作出任何行動之前應該閱讀大量相關資料,了解所在地的法律,清楚衡量風險,做一個自主的決定。我不後悔使用啟靈藥進行自我實驗,但每個人都應該要非常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在醫療設定以外使用(非法的)啟靈藥絕不是一件可以輕看的事。假若年輕的你真的主意已決,請大量爬文,並先從小劑量開始,使用藥物檢驗劑以確認所用藥物的真偽性,不要忽略用藥的心境和場景。總括來講,我是普遍支持全球人類繼續負責任地的實驗啟靈藥,但我不會向任何個別人士推薦啟靈藥。正如我是普遍支持極限運動的,但一個人應否玩極限運動,則只能由他自行決定。話雖如此,我仍然為近年正逐步擴展的啟靈藥科學研究雀躍無比,我認為這門學科擁有巨大潛力。Steve Jobs曾形容,「啟靈藥能揭示世界的另一面。」啟靈藥能誘發神秘經驗,打開知覺之門,催化生命轉化。如果人類被禁止使用啟靈藥,實在十分可惜。

總結:

要把啟靈藥的好處發揮到最大,我們必須坦白承認幾件事情:

  • 啟靈藥不會讓你認識絕對真理。
  • 啟靈藥並非總是給人所需要的。
  • 有些人就是不應該使用啟靈藥;假如閣下已決定要使用啟靈藥,則應該大量閱讀相關材料,了解風險。
  • 輕看沒有用過啟靈藥的人是不合情理的。
  • 「心境和場景」對啟靈旅程影響十分大。
  • 啟靈藥不能救世界;我們只能自己救自己。

我們必須認清啟靈藥是什麼、不是什麼,才能好好善用這種藥物。「已啟蒙」的你,難道不同意我們應該更誠實更認真一點嗎?

===
原文: http://highexistence.com/5-psychedelic-myths-bad-trip/
譯: 蘑菇魂大爆炸


發表於 2019-7-30 22:12:50 | 顯示全部樓層
拜讀了細細思考

發表於 2019-7-31 00:10:47 | 顯示全部樓層
https://www.cnn.com/2012/08/27/health/health-teen-pot/index.html

紐西蘭有個研究,結論是從青少年時期開始呼大麻可能影響IQ,甚至到了中年時期IQ還是偏低。

LSD和魔菇在美國還是禁藥,不能使用的。

上述這些近年來拿來做醫療用途,已經開始在醫界累計數據資料,有些醫師建議如果有精神疾病的人應該避免使用,以免誘發更多的發作。然而,也有些人說自己的焦慮症因為使用大麻而減緩,特別是當遭受生活上的重大變化。

我覺得為文者將『魔菇』翻譯成『啟靈藥是』非常不負責任且釣愚的說法。其實它就是一種改變腦裡面神經元行為的化學品,和短時間的幻覺有百分之百的關係,和啟靈通靈毫無關係。

除非你覺得出現和神智清醒時不同的幻覺 = 啟靈。

 樓主| 發表於 2019-7-31 08:57:02 | 顯示全部樓層
不論是植物類或者人工合成的此類藥物,統稱為「迷幻藥」比「啟靈藥」更為妥當。

在台灣,此類藥物大多屬於非法,有些天然植物卻並未禁止,但是,實際作用並沒有任何機構在統合研究,放眼未來,相信更多的人工合成迷幻藥物會誕生,未雨綢繆及早有機構來研究應該好過於鴕鳥心態的一味禁止。

 樓主| 發表於 2019-7-31 09:01:02 | 顯示全部樓層
五種迷幻藥,來自傳統宗教文化


世界上有五個傳統文化使用的「宗教致幻劑」,其實來自使用迷幻植物的藝術。


Video by Mike Dutton

西方世界使我們對「迷幻藥」充滿了負面的偏見,例如:影響大腦的物質、人造化學成分,甚至認為它會敗壞社會風氣。然而,世界各地卻有許多巫師在宗教儀式中使用「宗教致幻劑」(entheogen,用於宗教活動或巫術中的神經活化物質),他們研究這些迷幻藥已經好幾百年,如何使用簡直就是一門藝術。

他們用藥目的並非追求感官刺激,而是為了更加了解鬼神,藉著食用具有神經活化物質的植物,來與鬼神溝通或聆聽祂們說話。天人合一是件令人著迷的事,而其背後的動機是要維繫與祖先之間的關係,汲取祂們的智慧。

ADads-parallax
但是迷幻物質的魅力實在太大,吸引了許多外地人開始使用,引發所謂的「嗑藥觀光」熱潮。這種旅遊風潮使得這些地方宗教越來越商業化,宗教致幻劑也漸漸成為流通的商品,不僅威脅到宗教儀式本身,有些也波及到成為信仰中心的植物。

深度旅遊的界線到底應該劃在哪裡,其實頗有爭議──若不能深度探訪,完全吸收當地文化,怎麼可能真正體驗風土民情?遊客通常寧可住在當地的社區公寓,而不願待在連鎖飯店;寧可出外尋覓當地小吃,也不願上高級餐廳目的──就是要跟著當地人一起生活,當地人做什麼,遊客就跟著做。這種深度旅遊讓「負責任旅遊」(responsible tourism)的定義變得模糊。有些人認為,在庫斯科(Cusco)啜飲皮斯可酸酒(pisco sour),和在伊基多斯(Iquitos)用手捧著死藤水(ayahuasca)喝,都可以體驗祕魯的風土民情,但後者卻有可能破壞當地複雜的文化環境。

世界上有許多這樣的傳統文化,以下介紹的五個地方,都有使用宗教致幻劑的獨特傳統,吸引主流文化中許多好奇寶寶紛紛想要揭開其神祕面紗。雖然我們並不建議深入墨西哥的迷幻仙人掌(peyote,烏羽玉)棲地尋找麥斯卡利陀(Mescalito),但是當地沙漠美麗的海市蜃樓也非常引人入勝。

中非加彭


伊玻加 /ILLUSTRATION BY MIKE DUTTON

位於中非西岸的赤道上,面積約等於美國科羅拉多州。加彭境內有一種灌木,有白色和粉紅色的花朵以及無味的橘色果實。這種名為伊玻加(iboga)的植物的外型並不出眾,也沒有特殊營養價值,卻被巴邦伐族(Babongo)視為神聖的植物,予以崇拜。大約在一千年前,巴邦伐等族發現了伊玻加的神奇力量,於是便以伊玻加的樹皮為中心,發展出了必堤宗(Bwiti)。

「必堤」大致上意為「仙境草藥」或「招喚者」。伊玻加的樹皮有迷幻作用,必堤宗的信奉者會為了個人的心靈成長,以及整體社會防禦功能,服用其樹皮。不過服用樹皮的主要功能是為了開啟、通往伊玻加的智慧,以及取得先人的知識。

伊玻加價值尊貴而且效果強勁,以讓人連續48小時產生置身仙境、夢遊一般的幻覺,因此要提煉出它的精華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首先要刮下樹皮,搗成碎片或磨成細粉,接著,名為N’ganga的巫師會開始進行一連串的儀式,包含拍手、吟唱、演奏節奏感強烈的複雜音樂。全體族人會一起參與這個儀式,包含長老、巫醫,甚至連兒童都會坐在一旁見證伊玻加顯靈時所傳遞的訊息。伊玻加會慢慢開始給予指引,幻覺也會隨之漸漸浮現,N’ganga巫師便可以即時向眾人解釋伊玻加的旨意,引導儀式的進行。

南美安地斯和亞馬遜地區


死藤 /ILLUSTRATION BY MIKE DUTTON

巫師坐在亞馬遜雨林深處搭建的平台上,皮膚上是一層濕滑溫暖的汗水。隨著巫師吟唱著聖歌伊卡洛斯(icaros),大地之母帕查瑪瑪(Pachamama)攫住參與者的五臟六腑。死藤水儀式中常見的陣陣狂吐(以及腹瀉)就這樣展開了,身體裡的膽汁和心裡的憤怒就這樣一起宣洩出來,這種超自然療法緊接著會引起一陣迷茫,造成視覺和聽覺上的強烈幻覺,在接下來的六個小時中,把你的愛恨情仇全推向極限。

死藤水熏眼又難喝,由一種九節屬的植物chacruna的葉子煉製而成(通常還會加入曼陀羅花以及黃花菸草,幫助刺激腸胃蠕動),煉製過程要先經過12小時的熬煮,接著巫師會吸一口神聖的菸草,把煙吐向鍋子表面和鍋中,表示祝福。死藤(ayahuasca)是克丘亞語(Quechua)中兩個字組合而成的複合字(以西班牙語拼出),可以有兩種不同的詮釋,分別意為「靈魂之藤」或「亡者之繩」。如其名所指,死藤可以招喚帕查瑪瑪,帕查瑪瑪是當地原住民和麥蒂索人的信仰中心,幾世紀以來,信徒會讓帕查瑪瑪用各種不同的形式,進入自己的身體。

墨西哥東北/德州南部


烏羽玉仙人掌 /ILLUSTRATION BY MIKE DUTTON

墨西哥東北和德州南部,人們會在炙熱的沙漠中挖掘一種無刺的小型仙人掌。據說這種仙人掌有種力量,可以讓人看見奇妙的事物。迷幻仙人掌會吸引勇敢強壯的人前來尋覓,並與他們分享植物的神奇力量。不是你去找烏羽玉,而是烏羽玉來招喚你。

迷幻仙人掌烏羽玉後來化身成為麥斯卡利陀神。5000年來,麥斯卡利陀一直都是阿茲提克人、墨西哥原住民,以及美國原住民文化的信仰中心,不斷向他們顯靈。各族群的宗教儀式可能有所不同,但是基本上都是全族共同參與的活動。巫師會帶領族人吟唱特殊的烏羽玉之歌,然後一起吃下乾燥的仙人掌球莖。接下來的10至12個小時,信徒便會開始跟著幻覺穿越時空,在各種不同的情緒中遊走,陰暗中各種激烈、恐怖的互動隨之展開,揮之不去。儀式莊嚴肅穆,幾近懾人,烏羽玉神奇力量所賜予的啟示、引起的尊崇恰到好處,多一分則太過,少一毫則不及。

太平洋島嶼


卡瓦胡椒 /ILLUSTRATION BY MIKE DUTTON

卡瓦胡椒(kava,又名kava-kava,或yaqona,意「諸神的補給」)應該是最溫和的宗教致幻劑,也是這五種致幻劑中唯一在美國可以合法使用於宗教活動外的迷幻物質。卡瓦胡椒是夏威夷、萬那杜、斐濟等太平洋島嶼中很常見的鎮定劑,也是傳統玻里尼西亞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不論在宗教儀式或一般場合中,都可以見到它的蹤影。卡瓦胡椒是人類和靈界力量──Vu──中間的信息傳遞者,若沒有卡瓦胡椒,Vu就不會現身。

卡瓦胡椒植株多葉,其長而多節的根部可以做成乾,或直接搗碎、咀嚼;也可以製成粉狀,調成濃稠的飲品。卡瓦飲會在胃裡翻攪,帶來一種奇妙複雜的愉悅感──寧靜、狂喜,同時又能保持神智清醒。持續飲用會讓人捲入一種平靜狀態中,是種愉悅的夢遊感。但是要體驗卡瓦的迷幻功效,一定要心態正確──例如尋求指示,或是尋找某個問題的解答──然後讓卡瓦飲的溫暖來引領你。

墨西哥南部瓦哈卡市


迷幻蘑菇(裸蓋菇) /ILLUSTRATION BY MIKE DUTTON

1950年代,已經流傳好幾世紀的瓦哈卡馬薩特克(Mazatec)傳統,突破了歷史的限制,流入了兩名美國人的口中。他們把這神奇的體驗化作文字,帶回美國,成了《生活》雜誌一篇著名的影像報導。迷幻蘑菇於是在美國造成空前絕後的轟動。哈佛大學教授提姆‧李雷(Timothy Leary)也在哈佛大學迷幻蘑菇研究計畫(Harvard Psilocybin Project)以及其他相關計畫中,鼎力擁護迷幻蘑菇在心理學和宗教用途上的價值,是項非常知名的研究。

在馬薩特克的傳統文化中(前哥倫布時期的中美洲人也有這種文化),無參雜的迷幻蘑菇用作醫療用途,可以治療身、心、靈三方面的問題。迷幻蘑菇和死藤水、烏羽玉一樣地位非常崇高,因為它可以幫助人們脫離既有的生活;跳脫現實與傳統框架,帶來新的觀點;提供一個新的管道,幫助人們對自己、對世界都能更有同理心。所有信徒一同參與神聖儀式,先用柯巴香燻過迷幻蘑菇,然後一次吃下兩個,代表兩性交融的二元力量。所有參與者一起待在昏暗、寂靜的小屋中,巫師是眾人與迷幻蘑菇交流的媒介,也是迷幻蘑菇發聲的管道──蘑菇在儀式進行中總是滔滔不絕。

 樓主| 發表於 2019-7-31 09:07:45 | 顯示全部樓層
致幻植物

致幻植物,是指食用后能使人或动物产生幻觉的植物,因体内含有某种有毒成分,当人或动物吃下这些植物后会产生神经或血液中毒。常见的致幻植物有苦艾草、迷幻蘑菇、曼陀罗、小韶子、卡瓦根、乌羽玉仙人掌、迷幻鼠尾草等等。
随着人类的进步和科学的发展,人们逐渐弄清了它的有效化学成分和致行机理,它已成为药用植物宝库的重要组成部分,正在为治疗精神疾病发挥积极作用。
中文名 致幻植物 作    用 食用后能使人或动物产生幻觉 例    如 迷幻蘑菇,曼陀罗,小韶子 致幻物裸头草碱、四氢大麻醇
目录
1 简介
2 常用植物
▪ 大麻
▪ 死藤
▪ 乌羽玉仙人掌
▪ 迷幻蘑菇
▪ 迷幻鼠尾草
▪ 卡瓦根
▪ 苦艾草
▪ 曼陀罗
▪ 蛤蟆菌
▪ 天堂蓝
简介编辑
指那些食后能使人或动物产生幻觉的植物。具体地讲,就是指有些植物,因它的体内含有某种有毒成分,如裸头草碱、四氢大麻醇等,当人或动物吃下这类植物后,可导致神经或血液中毒。中毒后的表现多种多样:有的精神错乱,有的情绪变化无常,有的头脑中出现种种幻觉,常常把真的当成假的,把梦幻当成真实,从而做出许许多多不正常的行为来。
致幻植物
致幻植物(5张)
有一种称作墨西哥裸头草的蘑菇,体内含有裸头草碱,人误食后肌肉松弛无力,瞳孔放大,不久就发生情绪紊乱,对周围环境产生隔离的感觉,似乎进入了梦境,但从外表看起来仍像清醒的样子,因此所作所为常常使人感到莫名其妙。
当人服用哈莫菌以后,服用者的眼里会产生奇特的幻觉,一切影像都被放大,一个普通人转眼间变成了硕大无比的庞然大物。据说,猫误食了这种菌,也会慑于老鼠忽然间变得硕大的身躯,而失去捕食老鼠的勇气。这种现象在医学上称为"视物显大性幻觉症"。褐鳞灰生的致幻作用则是另外一种情形。服用者面前会出现种种畸形怪人:或者身体修长,或者面目狰狞可怕。很快,服用者就会神智不清、昏睡不醒。大孢斑褶生的服用者会丧失时间观念,面前出现五彩幻觉,时而感到四周绿雾弥漫,令人天旋地转;时而觉得身陷火海,奇光闪耀。
美国学者海·姆,曾在墨西哥的古代玛雅文明中发现有致幻蘑菇的记载。以后,人们在危地马拉的玛雅遗迹中又发掘到崇拜蘑菇的石雕。原来,早在3000多年前,生活在南美丛林里的玛雅人就对这种具有特殊致幻作用的蘑菇产生了充满神秘感的崇敬心情,认为它是能将人的灵魂引向天堂、具有无边法力的"圣物",恭恭敬敬地尊称它为"神之肉"。
国外有不少科学家相继对有致幻作用的蘑菇进行过研究,他们发现在科学尚未昌明的古代,秘鲁、印度、几内亚、西伯利亚和欧洲等地有些少数民族在进行宗教仪典时,往往利用致幻蘑菇的"魅力"为宗教盛典增添神秘气氛。应该引起注意的是,这种带有浓厚迷信色彩的事情,在科学已很发达的今日,仍被某些人利用,作为他们骗取人们钱财的一个幌子,这是非常可悲的!
除了蘑菇,大麻也有致幻作用。大麻是一种有用的纤维植物,但是在它体内含有四氢大麻醇,这是一种毒素,吃多了能使人血压升高、全身震颤,逐渐进入梦幻状态。再比如,在南京中山植物园温室中有一种仙人掌植物,称为乌羽飞,它的体内含有一种生物碱——"墨斯卡灵",人吃后1~2小时便会进入梦幻状态。通常表现为又哭又笑、喜怒无常。这种植物的原产地在南美洲。由于致幻植物引起的症状和某些精神病患者的症状颇为相似,药物学家因此获得新的启示:如果利用致幻植物提取物给实验动物人为地造成某种症状,从而为研究精神病的病理、病因以及探索新的治疗方法提供有效的数据,那将是莫大的收获。
说,墨西哥的魔术师有一套非凡的戏法,他能将人们的灵魂引导进入“天国”,进行一次令人神往的遨游。他给受试者吃一小包“神药”后,一会儿眼前便出现各种离奇的景象:变幻莫测的湖光山色,色彩斑斓的建筑物,光怪陆离的奇珠异宝,不可名状的飞禽走兽……。
长期以来人们无法知道墨西哥魔术师所用药粉的奥秘,直到19世纪末,植物学家通过不断研究和探索,才揭开了这个谜。原来,魔术师的神奇药粉是用当地生长的一种伞蕈科的蘑菇制成的,它的名字叫墨西哥裸盖菇。经化学家分析,使人产生幻觉的成分是“裸盖菇素”和“裸盖菇生”两种生物碱。其实,早在三千多年前,生活在南美洲丛林里的印第安人就发现了这蘑菇的神奇作用,并对它产生了崇拜的心理,称它为“神之肉”。每当举行宗教盛典时,便将这种蘑菇浸泡在酒里,给参与祭祀活动的人饮用,以共享遨游“天国”的乐趣。
还有一种古巴裸盖菇,也可制成魔术药剂,人们服用后,瞳孔放大,心跳缓慢,浑身发抖、出汗,15分钟后便进入幻境。有的人表现出极度愉快,狂歌乱舞;有的人表现出抑郁烦躁,哭笑无常;有的人甚至行凶杀人或自杀,不能自我控制。
印度有一种菌盖非常艳丽叫做毒蝇伞的蘑菇,它含有致幻成分为毒蝇碱,人食后一刻钟便进入幻觉状态,浑身颤抖,如痴如醉,傻态可掬,往往做出一些令人捧腹的滑稽动作;并且所看到的东西都被放得很大,普通人在他的眼里却变成了顶天立地的巨人,使之产生惊骇恐惧的心理,有的被激怒得发狂,直到极度疲倦,才昏然入睡。有趣的是,据有人试验,让猫吃了这种蘑菇,也会因慑于老鼠身躯的巨大,而不敢捕捉。因此,在医学上将这种症状称之为“视物显大症”。
华丽牛肝菌和我国云南山区生长的小美牛肝菌却具有与毒蝇伞相反的作用,人食用后可产生“视物显小幻觉症”。当人们进入幻觉状态后,便会看到四周有一些高度不足一尺的小人,他们穿红着绿,举刀弄枪,上窜下跳,时而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向患者围攻;时而又飘然而去,逃得无影无踪。吃饭时,这些小人争吃抢喝;走路时,有的小人抱住腿脚,有的小人爬到头顶,使患者陷于极度恐惧之中。
在我国北方粪堆上生长有一种名叫狗屎苔的伞菌,人们误食后,会手舞足蹈,狂笑不止,故称之为“舞菌”或“笑菌”。这种菌在我国古代书籍中就有记载,《清异录》中说:“菌有一种,食之人干笑者,士人戏呼为‘笑手矣’。”在日本的古书中,还记载着一个有关“舞菌”的故事:有几个迷了路的樵夫,看到一群尼姑不停地跳舞,姿态十分好笑;忽然又见到路旁有些煮熟的蘑菇,因各个饥肠辘辘,便美美饱食了一顿,结果他们也不由自主地加入乱舞的行列,几个小时后才清醒过来。
除了真菌植物以外,巴西有一种豆科植物,它含有蟾蜍色胺,也具有致幻作用。当地人常把它碾碎后做鼻烟,闻后不久便会失去知觉;当知觉恢复后,感到四肢发软无力,所看到的东西和景物都是倒立的,并产生种种荒唐而离奇的幻觉。
南美洲北部有一种金尾科植物,含有哈尔朋或类似的有毒成分,巫师们用它制成迷信占卜用的“神药”;当地居民常用它来制作麻醉剂饮料。人们食后,能产生愉快的感觉或出现知觉障碍,皮肤不敏感。在幻觉中觉得周围景物在作波浪式运动,闭目遐想,眼前会出现各种漂浮不定的神奇景象,本人却对此深信不疑。
大麻是一种纤维植物,含有四氢大麻醉,可用来作麻醉剂。如少量服用,具有兴奋作用;如用量过多,也具有致幻作用。起初是瞳孔扩张,血压升高,运动失调,随后便进入梦幻状态。
有一些仙人掌科植物,在它的肉质茎中含有一种叫“墨斯卡灵”的生物碱,只要口服少量,就能使人恶心、颤抖、出汗,1—2小时后便进入幻梦状态,往往做出许多令人捧腹的动作或荒诞无稽的事情。
曼陀罗主要成分为山莨菪碱、阿托品及东莨菪碱等。上述成分具有兴奋中枢神经系统,阻断M-胆碱反应系统,对抗和麻痹副交感神经的作用。临床主要表现为口、咽喉发干,吞咽困难,声音嘶哑、脉快、瞳孔散大、谵语幻觉、抽搐等 。
致幻植物,以往被巫师和魔术师们用来搞迷信活动骗人,使许多人对它产生了神秘感和崇拜心理;但随着人类的进步和科学的发展,人们逐渐弄清了它的有效化学成分和致行机理,它已成为药用植物宝库的重要组成部分,正在为治疗神经病发挥积极作用。
致幻植物
致幻植物(5张)
常用植物编辑
大麻
有效成分:四氢大麻酚
大麻很久以前就被广泛用于世界各地的宗教仪式中。在印度,大麻在古代是就被云游僧人们使用了,而在现代则被拉斯塔法里运动所拥护。一些历史学家和语言学者声称,大麻还在许多宗教中使用过,例如古代的犹太人、早期的基督徒以及穆斯林的苏菲派。埃及的科普特教还将大麻作为圣餐食用,认为其是基督时代埃及的日常用品。
大麻可以产生一种叫做大麻酚类的化学物质,这种物质食用后会对人体产生影响。大麻的叶子、花或大麻树脂及其提取物都可以做药用。大麻的作用视人的不同而改变。其作用包括失去知觉、陶醉、感觉良好、放松或减缓压力、昏睡、记忆混乱、产生敌意冲动、偏执和妄想、偏执等等。
死藤
亦称南美卡皮木
有效成分:β-卡琳生物减、单胺氧化胺抑制剂及对本二甲酸二甲酯(二甲基色胺)该类植物包括死藤(卡皮木)和九节草。“死藤水”的土语意思是“灵魂的葡萄酒”,指由以上植物合成的药用饮料。在祭礼上饮用这种合成饮料后,人会产生深度的幻觉。在早期的南美传教士的作品中也有死藤水的相关记载。它被认为是萨满教和亚马逊人的医疗药物。饮料的效果决定于其中各成分的含量。其通常产生的效果是呕吐,这被认为是灵魂的净化。
乌羽玉仙人掌
学名:Lophophora williamsii
有效成分:仙人球毒碱
在较早前的记录中(德克萨斯的标本可以追溯到公元前3780-3660年),乌羽玉已经被古人使用,例如北墨西哥的惠乔尔人、美国奥克拉荷马州和德克萨斯州北部平原上的原住民或移民部落等。而在美国西南部,乌羽玉在宗教中的使用时间就比较接近现代,即20世纪初。乌羽玉通常作为茶来饮用,效用可以持续约10到12个小时。服用一定剂量的乌羽玉后,可以产生大量光怪陆离的幻视或幻听。
迷幻蘑菇
学名:Psilocybin mushrooms
有效成分:Psilocybin,Psilocin
人类使用迷幻蘑菇的时间要比有文字记录的时间要早很多。在阿尔及利亚北部的山洞中曾经发现了公元前5000年的迷幻蘑菇的壁画。公元前1000年-500年,在美洲中部和南部的当地的文明还曾经建造了迷幻蘑菇的寺庙和雕刻了“魔菇石”。在阿兹特克人的宗教典礼上,迷幻蘑菇和蜂蜜或巧克力混合着使用。服用迷幻蘑菇的体验是强烈的幻听和幻视。服用者还可以体验到前所未有的幻觉,效用还会导致心情愉快或郁闷。
迷幻鼠尾草
亦称“贤哲”
学名:Salvia divinorum
有效成分:二萜内酯,常称之为“Salvinorin A”
迷幻鼠尾草主要出产于墨西哥瓦哈卡州的马萨特克地区,在那里,这种植物还被马萨特克土著的萨满教巫师使用在占卜或医疗中。萨满巫师们通常将这种草榨出汁,然后混着水制成浸剂或“茶”,最后在宗教仪式上服用以产生幻觉。
鼠尾草还可以咀嚼、当作烟吸食或饮用,可产生类似狂笑、极度紧张或心情郁闷等作用。吸食的效用要比其他的致幻剂低的多,而且,鼠尾草的效用持续时间比较短。服用鼠尾草的效果通常包括感觉越来越愉快、感觉到大自然的宁静等。
卡瓦根
学名:Piper methysticum
有效成分:卡瓦酮
这是一种原生于西太平洋的古老植物。“卡瓦”一词在当地语言中意指此类植物及其制品饮料。在太平洋地区,卡瓦根的使用遍及医药、宗教、政治、文化及社会等各个领域。因此,卡瓦根在这些文化中的地位非常尊崇。卡瓦根不但对宗教有着很重要的作用,在工作之余的集会上,人们也会使用它来放松身心。卡瓦根提取物的作用主要有:轻微口舌麻木、使人说话和行为更融洽、醒神、镇静、放松肌肉及精神更稳定愉快。
苦艾草
学名:Artemisia absinthium
有效成分:侧柏酮(苦艾脑)
原生于欧洲大陆、亚洲及北非,此类植物的使用要追溯到古希腊祭祀月亮女神阿耳忒弥斯的仪式。在希腊文化中,阿耳忒弥斯司职狩猎、保护森林和孩子。让此类植物出名的是19世纪吉普赛人喜爱饮用的苦艾酒。大多数喝过苦艾酒的人都形容这是一种“清醒”的陶醉-类似于“神智清醒的酩酊”。
曼陀罗
又称金森草或地狱铃铛
学名:Datura stramonium
有效成分:阿托品、莨菪碱和东莨菪碱
原产于印度和中美洲,主要用于神秘仪式中。美洲土著将此类植物用于宗教仪式,印度教的苦行士们将其与印度大麻一起放入传统烟管中吸食。
在美国,它被称之为金森草、地狱铃铛(源自其外形)或金森镇草。此名来自美国维吉尼亚州一个叫金森的小镇,在那里镇压培根起义的英军士兵曾偷偷地(或偶尔)吸食此类草药,因此他们总是精神恍惚,也总不能完成任务。吸食后几天内人会产生生动的幻境,精神恍惚、和根本不再眼前的人说话等等。在药效作用下,服用者即使能被唤醒,也不能回到现实状态中来。
蛤蟆菌
(毒蝇伞)
学名:Amanita muscaria
有效成分:鹅膏鼙氨酸
此类有致幻作用的蘑菇的典型象征就是红色的菌盖及白色斑点。这种蘑菇生长在北半球寒冷气候下的桦木、松木、云杉、冷杉及杉木林中。西伯利亚土著将其用做致幻药物。在西伯利亚西部地区,只有萨满巫师可以服用毒蝇伞,以此达到催眠的状态。
而在西伯利亚东部,萨满巫师和平民都可以在宗教仪式或非宗教仪式上服用毒蝇伞。不同于神经致幻型蘑菇中的裸盖菇,毒蝇伞的使用在现代很少见。根据产地和摄入量的不同,此类药物的效果有:恶心抽搐、幻听和幻视、抑郁、飘飘然、放松和失去平衡感,严重者还会换上失忆症。
天堂蓝
亦称“朝颜”
学名:Ipomoea tricolor
有效成分:麦角碱
这是牵牛属的一种,原出产于美洲热带地区,现已广泛移植于其他地区。其种子被墨西哥土著制成迷幻剂使用了几百年;阿兹特克人称其为“tlitliltzin”,意为“黑色”。 墨西哥土著使用这类植物的发现始于1941年,而在该发现报告中提到其使用年代可追溯到阿兹特克时代。根据1960年的报道,朝颜的种子被用于某些萨巴特克人的圣礼中,有时还可以和神奇喇叭花的种子混合使用,后者也含有相似的成分。据记载,服用朝颜后会出现形形色色的幻觉。

發表於 2019-7-31 09:13:57 | 顯示全部樓層
十分贊同政府需要針對天然和人工合成的迷幻藥研究規劃,禁要有禁的道理,且該適時宣導,免得年輕人容易被誤導了。

 樓主| 發表於 2019-7-31 09:50:05 | 顯示全部樓層
迷幻蘑菇 產生「作夢」反應

【台灣醒報記者李昀澔綜合報導】濫用迷幻類藥物者描述的「飄飄欲仙」、「如在夢中」等狀態,並非只是一種感覺;研究證實,迷幻藥成分「裸蓋菇素」會使大腦出現類似「作夢」的反應,因而產生各種幻覺。

裸蓋菇素是「迷幻蘑菇」的主要成分,人類在史前時代就懂得使用迷幻蘑菇製造類似麻醉的效果,時至今日,除歐美國家違法使用迷幻蘑菇作為娛樂用途外,部分中美洲原始部落的巫醫,也仍以迷幻蘑菇進行宗教儀式或治療。

德國法蘭克福大學團隊日前發表於《人類大腦圖譜期刊》的研究,透過功能性核磁共振造影技術,觀測受試者接受靜脈注射裸蓋菇素後大腦的反應。

研究人員發現,與包括部分「海馬迴」及「前側扣帶迴皮層」等,與「情緒」功能有關的腦區反應增強,但與縝密思考能力及「自我意識」有關的腦區反應則減弱。研究人員安佐塔力亞祖奇指出,此現象與人類正常作夢時大腦的反應極為類似。

參與研究的倫敦帝國理工學院博士後研究員羅賓卡哈特哈里斯表示,使用裸蓋菇素後產生的「夢境」,不僅是一種感覺,而是該化學物質實質上改變了大腦的認知功能,吸毒者才會出現想像力豐富、感官趨於敏銳、感覺周遭色彩變得異常鮮明的情形。

延伸閱讀:研究原文。
http://onlinelibrary.wiley.com/doi/10.1002/hbm.22562/abstract




研究發現:迷幻蘑菇能治憂鬱症

【台灣醒報記者楊尚為綜合報導】迷幻蘑菇中發現的致幻化學物-「裸蓋菇素」,成功改善以往無法痊癒的嚴重憂鬱症患者症狀。英國研究團隊表示,憂鬱症患者腦中掌管自我意識的部位大多會過度作用,讓人產生憂鬱情緒,「裸蓋菇素」則能減緩這個部位的活動,讓患者的情緒較為穩定。

一支來自倫敦帝國學院的精神藥理學研究團隊,招集了12位志願接受實驗的重度憂鬱症患者,進行1周高劑量的「裸蓋菇素」治療,並在《柳葉刀雜誌(http://goo.gl/rBI4uw)》發表研究成果。所有受試者在1周後都沒有憂鬱症症狀,並且都沒有產生幻覺反應,更有5個人持續3個月沒有任何憂鬱症狀。

研究主持人哈里斯表示,這項研究結果事證確鑿,但實驗規模還是太小,不能使人信服。現在正在尋求英國醫學研究委員會及其他團體的幫助,籌措更多資金進行更充分的實驗。

身為研究團隊一員的納特說,在實驗正式開始前,因研究涉及非法藥物的使用,研究團隊在申請法規通過與藥學證照等程序,等了32個月才獲政府批准。研究報告也指出,這種迷幻藥物是一種神經傳導物質,不當使用會產生嚴重的幻覺。他也嚴重警告道:「所有實驗者服用迷幻藥物都經過嚴密的醫學處理,服用後都有接受密切的監控。大眾不應隨便服用迷幻蘑菇。」

根據《英國每日電訊報(http://goo.gl/c2ykec)》報導,現在全球總共有3億5千萬人受憂鬱症之苦,光是英國在憂鬱症的治療上,每年就花費了3600億台幣。目前對憂鬱症的治療以抗憂鬱藥物及認知行為治療為主,但上述治療方式無法適用於所有人,迷幻藥物治療法成功後,將可成為一種重要的憂鬱症療法。

 樓主| 發表於 2019-7-31 09:54:22 | 顯示全部樓層
「是藥三分毒」,究竟是毒還是藥,要看怎樣淬取、使用份量及適應症。

迷幻藥物也要看怎樣妥善的使用,才能治病。

 樓主| 發表於 2019-7-31 09:58:10 | 顯示全部樓層
台灣常見的二種迷幻花朵

1.大花曼陀羅


EB26535AA4.jpeg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7-10-15-e4b88ae58d885-45-28.png



2.朝顏(日本種牽牛花,又稱天堂藍)

images.jpg 5ce26455b169a9741.jpg_fo742.jpg images (1).jpg 351948_8314ed433348838f637258ce07112c56.jpg

裸蓋蘑菇(又稱牛屎菇)



德國研究指出,「迷幻蘑菇」的主成分「裸蓋菇素」,會使大腦呈現類似做夢的狀態,因而.jpg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