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250|回復: 0

044『廣義靈魂學』下冊 附錄011:溺斃亡魂託訊通知家人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6-9 18:28:1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廣義靈魂學』下冊 附錄011:溺斃亡魂託訊通知家人

作者:張開基

(本文作者擁有著作權,非經同意請勿擅自轉載、轉貼、摘錄或任何形式之引用,改作)

台灣「觀靈術」(觀落陰)的權威──大法師呂金虎先生,從事這類法術的施法,研究及傳授已有四十年的歷史,協助生魂(活人)順利進入靈界去探視已亡故之親友或調整花樹叢、元神宮,以至於單純前往觀光旅遊的案例多達數千宗,其中不乏政界、商界聞人,也不乏藝文界的名作家,科學界的教授、博士或知名的影歌紅星。而成功進入的個案中也有許許多多精彩絕倫或令人大感驚異的事蹟,然而有一件發生在三十年前的奇事,卻是呂師父相當難忘的。

因為在他數十年的施法過程中,幾乎只要信眾能成功進入靈界,多能如願以償地達成目的,而少有阻礙也少有邪魔惡靈、孤魂野鬼敢前來騷擾,當然這和他深厚的法力不無關係。不過,一九六八年的邱氣溺斃案,卻十足是個奇異的特例。

一九六八年的十二月中旬,呂師父應邀前往桃園縣蘆竹鄉新興村一戶人家去為人做「觀靈術」,那天的天氣有些冷,午後時分,呂師父依約來到這戶姓游的人家,這家人正廳很小,雖然實際參加觀靈的人只有六位,但由於親友鄰居好奇圍觀的人很多,所以顯得特別擁擠。

法事大約進行了二十幾分鐘左右時,正蒙著眼接受施術中一位姓林的女士,突然十分驚慌地站了起來,指著大門外面,幾乎是結結巴巴地說:「那邊……那邊大門口有個人站在那裡,是位老先生,可是全身都濕淋淋的,樣子看起來十分哀傷—他還說他姓邱,名氣,是空氣的氣……」

呂師父雖然經驗老到,也免不了被她突如其來的舉止給嚇了一跳,但很快就恢復平靜,一面唸咒語,一面老神在在地踱過來,又見這位女士有些驚惶失措的樣子,就安慰她道:「別怕!別怕!沒關係的;妳先冷靜下來,放輕鬆點,妳好好地問他是什麼人?有什麼事?」

林女士這才驚魂甫定地轉向大門口,囁囁嚅嚅地問了一下,然後轉述道:

「這位老人家他說他叫做邱氣,今年七十九歲,家住桃園鎮西埔里Ⅹ鄰Ⅹ號,現在人掉在『瓊仔埤』那口池塘的水裡,到了明天屍體就會浮起來與子孫相見,他來拜託大家行行好,趕快去通知家人不必再到處去找他,只要直接到『瓊仔埤』池塘邊去等著收屍就可以了!」林女士說完這話,在她眼中的老人家的影像,就消失了。

呂師父立即施法,讓林女士回來,解開蒙眼的毛巾,參加者和圍觀者無不感到驚訝,大家七嘴八舌,議論紛紛,有人認為真的是亡魂顯靈,應該趕緊去通知他的家人,也有的半信半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他跟我們今天的法會又不相干,又沒有人去觀他,他怎麼會自己跑來說話呢?萬一那個地址沒有這個人,或者這人根本沒有死,我們冒冒失失地去跟他家人說這件事,萬一說錯了,下不了台怎麼辦?」而林女士卻很堅持:「我真的看到了,他真的是這樣對我說的!」

這時連呂師父也有些左右為難,心想:如果真有此人,真有此事,去通知他的家人都還不打緊,萬一這人根本沒有死,這樣去說了,到時候不只是下不了台,恐怕是砸了招牌還要奉上香燭金炮,去向人家正式謝罪呢?不過,依他多年的經驗,這事應該不假,至少以他的道行,多年施術的過程中,還不曾碰過什麼妖魔鬼怪斗膽來惡作劇的。

正在遲疑間,旁觀眾人中不知道是誰已經照著門牌號碼,前去邱家通風報信了。

西埔里及瓊仔埤離這兒的路程都不算太遠,所以大約下午四點左右,邱氣的女兒和媳婦已經匆匆趕來,因為邱氣老先生確實已經失蹤兩天了,親友們正因為遍尋無著而心急如焚,她們一來劈頭就問:「剛才我父親真的有跑來這裡說話?」呂師父:「是的!他說他叫邱氣!」

姑嫂兩人急急點頭:「我父親確實是叫邱氣!可是他好好的怎麼會跑去『瓊仔埤』呢?」為了再進一步求證,姑嫂兩人迫不及待的央求著:「拜託再替我們做一次好不好?」呂師父答應了。但是她們姑嫂兩人並沒有入座接受施術,而是站在外面焚香祈求與等待,屋內接受施術的仍是先前那幾人,在第二次施法之中,大約不到十分鐘,林女士果然又看到先前那位老先生。為了方便求證及對談,徵得林女士的同意,呂師父施法讓邱氣老先生的亡魂附在林女士的身上……

邱氣的女兒是聽到父親失蹤,才匆匆從外地趕回來的,並不相信父親已經溺死,所以雙手環抱胸前,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斜視著已經被附身而從椅子上滑落跌坐在地上的林女士,想了想就問:「你出門時穿的什麼樣的衣服?」

附在林女士身上的邱氣答說:「一件肉色的衛生衣、長褲、拖鞋,頸子上圍了一條圍巾!」

聽到這裡,女兒先是一怔,與嫂嫂對望一眼,隨即臉色大變,並立即和嫂嫂同時撲上前去,與林女士(邱氣)三人相擁,而嚎啕大哭起來……「對了!這就對了!是我阿爸沒錯啦……」女兒哭喊著,聲音沙啞又悽慘,連一旁圍觀的人也不禁鼻酸而含淚唏噓。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呂師父不停地安慰她們:「冷靜一點,不要這麼激動,現在還是問清楚狀況要緊,光哭又有什麼用?」這對姑嫂聽了,才抬起頭來,一面擦眼淚,一面哽咽地道:「實在太可憐了,都這麼一大把年紀了, 為什麼會走上這條路呢?」

邱氣老先生附在林女士的身上緩緩說道:「這是沒辦法的事,最近幾天,我一直看到一個男人的影子,手裡拿了一條繩子,不停在家門口的路上踱來踱去,不知怎麼搞的,我就是被他吸住了,一直想跟他走……然後我是從雞舍的小門溜出來的,不由自主地跟著那個影子來到瓊仔埤,一步一步地走進水中,雖然水好冰,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還是一步一步地走下去,一直到被水淹沒……」說到這裡,三人又相擁痛哭成一團。隔了一會兒:「我現在還沉在水底,本來要等明天才會浮起來!」

但是這時林女士的語音忽然一變,成了一個老太婆的聲音,原來是邱氣剛過世還不到一年的老伴,她附上了林女士的身,非常氣憤地教訓著媳婦:「為什麼不把公公照顧好,天氣這麼冷,卻讓老人家走上這條路,泡在冰冷的水裡頭……」

媳婦一面哭,一面辯白著:「根本就沒有人去惹他生氣,誰知道他為什麼會一個人從雞舍那邊的小門偷偷溜出去?而且一發現他不見了,家人親友和左鄰右舍的人,大家都急著四處去找他,找了兩天都沒見到他人影,誰知道他竟然會掉進水裡,還跑來這邊顯靈,那……那現在該怎麼辦?」

婆婆附在林女士身上,生氣地說:「怎麼辦?趕快去叫人來把他撈起來啊!」說完之後,又詳詳細細把邱氣老先生落水及現今沉屍的地點描述了一遍,並交代她們趕緊回去叫人到那個地點去打撈。

姑嫂兩人唯唯諾諾的答應之後,邱氣和他老伴的兩位亡魂就離開林女士的身上,同時消失了。

呂師父把林女士招回來之後,這場法會就在五點多時結束了,姑嫂兩人再三向呂師父及林女士與在場眾人道謝之後,就相互扶持,一邊哭哭啼啼地趕回家,回到家中,廳堂正坐滿了因關心而趕來探親的親族及一些熱心的鄰居,看到這姑嫂二人從外頭傷心痛哭地回來,大家都有些錯愕,而一些年老的長輩,卻是劈頭就罵:「你們這些查某人,真是莫名其妙,人都還沒找到,妳們不趕緊去找,卻在這兒哭爸哭媽,幹什麼?想要咒妳爸爸去死是嗎?」

姑嫂二人卻異口同聲哭叫道:「剛才爸爸附在別人身上,說他已經淹死在瓊仔埤裡,要我們趕緊去打撈,不然就要等到明天才會自動浮出來……」兩人並把剛才法會中的事從頭到尾說了一遍。親族鄰居聽了也不得不信,既是傷心又是訝異,但大家卻都一致表示既然如此,不妨到瓊仔埤那邊去找找看。

這時是農曆十一月份,下午五點多天就快黑了,大夥準備了香燭紙錢和照明工具,就一齊往瓊仔埤方向出發。一路上大家議論紛紛,其中也有些比較鐵齒的,卻認為天下哪會有這種事,真的是鬼話連篇,這麼冷的天氣,還要摸黑去池塘裡撈死人,真是耍猴子也不是這種耍法啊!

「瓊仔埤」是一塊面積好幾公頃的自然池塘,距離邱家約有一公里的路,大家到達之後,先在池塘邊上慢慢繞了一圈,邊用手電筒往水裡照射,但是一圈繞下來,卻什麼也沒發現。

這時呂師父也由游家那邊趕了過來,想看看究竟找到屍首了沒有?只見岸邊上人影晃動,手電筒照來去,也有人拿著香,或蹲在池塘邊燒紙錢,而此刻一些人已經失去耐心與信心,抱怨紛紛,認為根本就是鬼話連篇,無稽之談,搞不好邱氣老先生他人現在還好端端地活著呢!

見了這種情形,連呂師父也不免有些擔心起來,結果不等他開口其中親族裡一位陳先生有些見識,趕忙點燃起線香,虔誠的向池中叩拜,並拿出二枚硬幣,祝禱說:「姑丈!你下午附身說你在水中,可是我們都找不到你,如果你確實在此埤之中,請賜我連續三個成杯。」說著,他連續把硬幣往地上丟了三次,結果真的絲毫不差地出現了三次「成杯」,於是他立即通知大家:「姑丈確實還在池塘裡,大家分頭再找!」

在漆黑的夜色中,只見到處人影幢幢,紛紛向池水中照射搜尋,情景十分詭異。

陳先生和幾位同伴走沒多遠,來到一處長了幾株林投叢的岸邊,把燈光照射在岸邊的水中時,感覺到有些異樣?就指著那個地方對同伴說:「嘿!你們看,那個是不是!」同伴們圍過來看了看卻說:「不像啊!大概是林投樹的樹影或者是什麼死貓死狗之類的吧!」

陳先生卻不這麼認為,就催促他們道:「不管怎麼樣,你們趕快去找一根長一點的竹子來,我撥撥看就知道了!」一位年輕人快快跑去找竹子,但因為沒有工具,只好用手連挖帶拔,終於拔來了一支連根帶枝葉的竹子,陳先生接過來,一步步走進水邊,用竹子探入水中攪動了一下,就看見有東西慢慢浮出了水面,「是啦!是他啦!大家快來啊!找到他了!找到他了!」他大哭大叫的把所有親友鄰居全叫來了。撈上來一看,果然是邱氣老先生,但早已死去多時,而衣服果然正是他原先穿的那樣,連頸子上的圍巾都還在。接著呼天搶地的淒厲聲音,立即響遍了整個瓊仔埤。

這當然是樁悲劇,但也是詭異絕倫卻又千真萬確的靈異事件,三十個年頭轉眼已過,邱氣的媳婦也過世了,但是他的女兒以及被附身的林女士迄今也不過五十來歲,她們就是這件事最好的見證。

經過此次不可思議的靈異事件,呂師父對靈界的研究更加熱心,很多專家都認為觀靈術可能是一種催眠、聯想、幻覺、神格化,但以邱老先生這種顯靈個案來說,又怎麼解釋呢?

法會主人的游先生與場地跟邱老先生毫無關係,他是突然出現在法會之中,當時他根本沒有親人在場,而是特意來插播快報請大家轉告他的家人,而且事後真的在亡者所述的地點把他撈上來;能說這是幻覺、聯想或是催眠嗎?

在國外許多招魂術、靈應盤、乩板之類的文獻紀錄中,由於沒有特定的招請對象,所以一旦招請成功,來的可能是任何身分的亡靈,但也少有以這種「插播快報」的方式,現場要求給予立即協助的。

所以,筆者認為這是一個十分特殊而又具有研究價值的個案。對靈魂以至靈界的實存與否,提出了一個非常有力的佐證,但值得注意的是;一般宗教或民俗中多半認為人要在死後的第七天之後,才會驚覺自己的死亡,而邱氣一案卻是在死後兩天就知道自己已淹死並陳屍水底,要求轉告家人打撈。也因而又對死後七日說提出了一項反證,這點也值得深入探討。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