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173|回復: 2

043『廣義靈魂學』下冊 附錄010:魔神仔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6-9 08:51:0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廣義靈魂學』下冊 附錄010:魔神仔

作者:張開基

(本文作者擁有著作權,非經同意請勿擅自轉載、轉貼、摘錄或任何形式之引用,改作)

在宜蘭縣三星鄉天送埤的山腳下(天福村福山街十六號)住著一位九十一歲高齡的老太太,姓廖戴名阿玉,她是倖免於難的「魔神仔」受害人。

那巳是五十多年前的事了,當時她才三十多歲,回憶起當年的情景,她說:我是一位養女,自小家境清苦,出嫁以後,情況並沒有改善,終年為了生計奔波受苦。那天,我約了三、四個婦女一起上山抽藤,山路是走慣了的,與往常

一樣,一路上大家說說笑笑,到了半山腰,才分開各自找藤。

那天的收穫不算好,到了下午三點鐘左右,才堆了一小堆,我正想沿下山的路,往兩旁深入尋找,不料,才抬起頭,忽見天地忽然變色。四周一片昏沉,山頭全暗淡下來,我攀目四顧,分不清東南西北,心頭著急起來,頭有些悶悶的暈,急急尋找來路下山,但任憑怎麼找,始終找不到出口。我像無頭蒼蠅,東奔西跑,橫衝直闖,不知走了多少路,只見天色依然幽暗,四周一片茫茫。

累了,我坐在樹下休息,第二天,天才亮,大家就找我了,把我帶回家。以上,是廖戴阿玉老太太被山精魑魅牽走的一段簡單自述。

其實,看官有所不知,事情的經過,並不是像廖戴阿玉老太太所說的這麼單純。因為,廖戴老太太當年足足被「魔神仔」牽去一個禮拜,而不是一天。當大夥找到她時,她的嘴裡塞滿了牛糞,兩頰、嘴角都殘留著蚱蜢大腿的痕跡。全身衣物,寸寸撕裂,沒有一處足以蔽體。

筆者好奇地問她,當妳迷路的時候,吃些什麼?她說:我不餓。據老太大七十四歲的兒子吳阿樹的描述:他說,當天,共有五個鄰近婦女,一道上山抽藤,傍晚時分,只見四個人下山,其中獨少了他的母親廖戴阿玉老太太,起初,家人以為必是大豐收,也不以為意,直到入夜,還不見人影,家人才開始緊張,問同行的婦女,都說因等她不著,以為是先下山了,並不知道她的去處。

這下,可以斷定是出事了!村裡的人,聽說走失了人口,紛紛放下手邊工作,分批上山搜尋,山路分歧多,邊走邊喊。他的父親吳老先生,本來就很信神,想到愛妻失蹤,生死未卜,心中憂焚,乃到各大小寺廟,請求各路神佛,他回憶說:當時整個大廳,正、右、左三面,全都坐滿神像,父親日夜求問。偌大山區,找一個人談何容易,盲目奔走,不如聽從神明指示,因此,神明也坐上扛轎出門。

大概這批山精魑魅,也非等閒之輩,神明一時奈何不了它,當時曾經參與搜救的人說…曾有幾次發現廖戴老太太的蹤跡,但她不知那裡來的神力,不管多高多險,都如走平坦大道一般,毫不畏懼,奔行如飛,跳躍懸崖,鑽過荊叢,追也追不上,喊也喊不住,才看見,一晃眼,又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是典型的被「魔神仔」牽走的情形,「魔神仔」屬山精、野鬼、邪魔一類,人力是奈何不了的,非得請求神助不可。神明同意搭救,但說時機未到。就這樣,一方面派人上山尋人,一方面繼續求神。日復一日地過了六天,到第七天上午,神明認為時機巳到,指示了尋找的方向,眾人忙不迭地抬起神轎出門。果然,近午時分,在一棵大樹下,發現了廖戴阿玉老太太。這時,她已清醒過來,她說:她之所以清醒,是有兩隻蝴蝶,一直在面前上下盤旋飛舞,走到那,跟到那,直往臉上撲飛,揮也揮不去,趕也趕不走。據說:這兩隻蝴蝶,正是神明所化,它是特地來引導廖戴阿玉老太太走出「魔神仔」的勢力範圍,擺脫「魔神仔」法力糾纏的。

那天,當村民發現她時,她含著滿嘴的牛糞,嘴角和兩頰都有綠色蚱蜢腿的痕跡,她的衣服撕裂戍碎片,幾乎不能蔽體,村民把她蒂下山,走到天送埤後山的小溪時,才為她洗去滿身滿臉的牛屎,並脫下外衣替她穿上。

相傳,凡是被「魔魂邵」迷走的人,都會吃牛龔和蚱蜢腿,因為在迷迷糊糊中,她把牛糞當成年糕,把蚱蜢腿當成雞腿,吃得津津有味。廖戴阿玉老太太掙脫「魔神仔」的魔掌歸來後,神智清楚,起居正常,並享受高齡之樂,實屬難得,也算得上是一種奇遇。有的人就沒這麼幸運。

現年七十三歲的邱相桐老先生,現住羅東鎮復典街,他年輕時也在山上討生活,他回憶小時的情形,說:小時候,曾經跟隨大人,看過一個被「魔神仔」牽走的人,那人叫什麼名宇,已記不得了,那是在三星鄉阿里史山下的刺毛竹叢內找到的。

那個人說也奇怪,不知道是怎麼鑽得進密密層層的刺竹叢裡,那些刺竹非常茂盛,不要說人,就是狗也鑽不進去,何況還長滿了密密麻麻的竹刺。那竹刺網稍不小心就被刺得皮破血流,難怪那人衣服被撕的爛碎,手裡握著一塊乾牛糞,表情痴呆。

救難人員有的用鋸子,有的用大砍刀,將巨大的刺竹一株株砍倒,才進去把他從縫隙中拉出來。聽說,那人救出來後,就這麼痴痴呆呆,治也治不好。

邱老先生指出:「魔神仔」的確可怕,出現在你身邊時,你根本無法察覺,他又敘述了一段親身經驗。

四十多年前,有一回,我們六個人同行,從石頭城(大隱村)出發,要渡過廣興溪到羅東,我們幾個人年齡相彷,大約在三十歲上下,正值壯年。那是個冬天的下午,溪床上蘆葦遍佈正開滿了白花,一路上,六個人有說有笑,並未分散,不料,才渡河,到對岸堤防上,豁然發現少了一個人,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走散的。

走丟的那人姓范名石山,平日聰穎活發,起初,大家以為他是內急,方便去了,等一下就來,也沒放在心上,但等了好一陣子,仍不見人影,向著河心呼喊,也不見回應,這時,大家才感到事情不妙,有點嚴重,研判的結果,有可能是被「魔神仔」迷走,帶往山區去了。於是五個人也不敢分開,沿著溪床向上游奔去,並且沿途高喊:「石山」……「石山」……。

大概追了將近二個小時,才看到石山一步高一步低,直往山上走去,任憑你喊破喉嚨,他都如不覺,仍是一步高,一步低往山上走,走近一看,只見他兩眼直視,表然木然,好像從來都不認識我們,看起來有點可怕。我情急智生,叫大家拉尿,然後用尿幫他洗臉擦身,不久,石山才清醒過來,他恍如隔世,很驚訝怎麼會在這裡,對剛才的事,卻一點也記不起來。石山雖然清醒過來,沒有被帶走,但他的神智並沒有完全恢復,回家後,怎麼醫也醫不好,後來就這樣呆呆笨笨的,時好時壞,終其一生。

「魔神仔」是不是山區才有呢?那倒未必。日據時代,羅東中山公園附近是刑場,冤魂不少,民國三十八年,政府播遷來台,在公園內外,遍挖戰壕,那是捉迷藏的好地方。

住在大同鄉松羅村的鄧連發先生回憶起他小時候所見的一則有關「魔神仔」的奇聞。他說:那是他就讀羅東園小的時候,住在已出嫁的大姐家,有一天,和同學到中山公園玩捉迷藏,正玩得高興,卻找不到其中的一位同學(忘其姓名),找尋了每一個角落,就是找不著,以為是偷偷先溜回家去了,也沒去管他,仍繼續玩。但是到了傍晚,有同學到他家去,想找他出來玩,卻意外地發現他並沒有回家。這下,他家人可緊張了,派人四處去找,到凌晨,鄰近地方都找遍了,音訊全渺。

第二天,大街小巷、水溝大圳全部重新找一遍,仍然毫無發現,只好求神協助,經過扶乩,擲筊請示,說是被「魔」牽走。後來,果然在冬山鄉梅花湖後面的囿山內找到。找到時,那可憐的小男孩,吃了一肚子的牛糞,手裡還拿著幾塊乾牛屎餅和幾根蚱蜢腿,兩耳、兩眼全都塗滿了牛大便,呆呆的坐在一棵樹下。人家問他,你拿那個幹什麼?他指指蚱蜢腿,說是雞腿,指了指牛屎餅,說是紅燒蹄膀。

那小孩雖然找到,但卻形同痴呆,無法上學,後來,郭先生搬回松羅,不知那小孩現在變成什麼樣子。

以上的描述,都是「魔神仔」把人迷走,但也有迷不走的,或雖把人迷住,但某種因素,沒有得逞的。

有一位住在柯子林的林順茂,七十九歲了,年輕時,一人到冬山桃木層,因為和朋友多聊了幾句,延誤了時間,過廣興溪時,已暗得伸手不見五指。他用扁擔挑了兩袋木屑,快步而走,大約走到廣興溪河床的半渡,忽然覺得天地昏暗下來,一時迷了路,也不知怎的,原本走得好好的,沒來由,迷了路。他肩挑木屑,心中急著要回家,奔奔西走,忙著找路,可恨就是找不到。平日走慣的,今日看起來,全不一樣。三折四迴,也不知繞了多少圈,走了多少路,當時,他的心智倒是清楚的,只是心慌、心急,一時怒氣上沖,大罵,「幹X娘,撞到鬼……」

此時,天色已經微明,曙光初透,在河堤上,李元順一大早起來放牛,聽到有人大罵,認得是順茂的聲音,抬頭望去,只見順茂挑一擔木屑,從這邊堤防走到那邊堤防,從那邊堤防又走回這邊堤防,來來回回,不知走了多少趟,他見狀,知道撞了邪,大叫道,順茂兄,在這裡啦,這裡才對啦!林順茂循聲走去,總算逃出了迷魂陣。

天一亮,兩人不信邪,下去一探昨晚走的路線,一看,不禁啞然失笑,昨晚走了一夜,無非是來來回回,而且每跌一跤,就掉了一小堆木屑,河床上,到處是一堆堆的木屑。

或許,「魔神仔」和人一樣,有較善良的,也有較兇惡的,兇狠的,半夜到平地來,扮成人形,裝成人聲,把睡眠中的人叫出門,帶到山上去折磨死。良善的,雖然惡作劇,但並不害人。

家住清水湖的阮明榮說:在山上討生活的人都知道,山上的怪事特別多,如帶便當上山,如果不先挖點來吃,到了中午,打開便當,四週必然有一圈,彷佛被人挖去吃過,而且整盒便當的飯菜都會臭酸腐敗。如果晚上洗好米,放在鍋裡,準備第二天一大早生火煮飯,等翌日你開鍋蓋一看,裡面往往被人撒上細砂、樹葉,整鍋米都要泡湯。

走在山路上,不管是一個人,還是三五成群,如果說話不小心,或無意中招惹「那話兒」……他就毫不客氣地向你丟石頭、撒細砂,那砂和平常的沒有兩樣,看得見的,只是沾身火熱,而且不論你穿多厚的衣服,依然透過去。

這種情形,對靠山生活的人而言,已經不是怪事,而是一種常識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魔神仔」到底是山精?樹怪?邪魔?還是在山區裡冤死的幽魂?我想,大概還沒有人研究過。

不過,應注意的事,被「魔神仔」帶走和在山區迷路,可以肯定是不相同的,迷路的人神智清楚,不吃牛糞,而被「魔神仔」帶走的人,不但失去神智,而且把牛糞、蚱蜢腿當成最甜美可口的點心,絕無例外:;這個世界上,怪事的確不少。難怪古人諄諄告戒,要謹言慎行,處處小心。


 樓主| 發表於 2019-6-9 08:52:44 | 顯示全部樓層
筆者見解如下:

1.民俗宗教研究者「江X騰」在電視訪談中對於「魔神仔」的說法是令人失望的,他主張民間所謂的「魔神仔」說法;只是一些人因為賭博輸了去躲藏、偷情而誤了回家時間,掰出來的藉口。那麼又將如何解釋台灣自古以來這麼多的「魔神仔」實例?其中有不少是小孩子,小孩子總不可能會因為賭博輸錢或者偷情而逃家多日吧?更何況;有許多大人小孩被尋獲時,神智不清而且滿嘴牛糞或蚱蜢?

「江X騰」以這種心態解說台灣民間傳說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幾十年來都是這樣偏狹自以為是的不解強解;既可悲復可歎。不懂並不丟臉,不懂卻非要強出頭的接受採訪,然後主觀強解,又漏洞百出才是不可原諒的誤導。

2.台灣喜歡上電視接受採訪的精神科醫生;口徑一致,可以直接貼上明確的標籤:「人格解離」;凡是有任何異常現象;一律是「人格解離」四個字做為斬釘截鐵的結論。不知道醫學院怎麼畢業的?「人格解離」只是一種症狀,起因則非常多,就如同「頭痛」只是患者出現的一種症狀,起因則可能是感冒、緊張、壓力、血管收縮、肌肉拉傷、外傷、顏面神經毛病,三叉神經毛病、先天腦血管畸形、甚至是細菌感染、腦膜炎、或者「腦瘤」等等。總不能「哦!這是頭痛沒錯,來!吃止痛藥!」

3.據說「小矮黑人」有魔法,但是,和「魔神仔」好像又有差別。我認為不是同一類型的。而新竹客家庄耆老的水鬼目睹經歷,或者日本「河童」神話與台灣的「魔神仔」也並不類同。

4.林美容教授的說法;傾向於「旱魃」的說法;我不贊同;我們曾經針對這個問題交換過意見;「旱魃」是中國古老的傳說;據說是黃帝的女兒;但是,除了古老傳說中,發生旱災時,才會被提出來,像比較盛行於閩南、台灣的「魔神仔」,我認為和「旱魃」關係不大;如果是指中國傳說中的「魑魅魍魎」,就是泛指山精水怪,因為包羅的範圍極廣,台灣的「魔神仔」會被網羅在這個大範疇中,那也就不無可能。

5.我個人認為「魔神仔」可能是一種類人的「未知生物」,而且有致幻能力。


發表於 2019-6-9 22:32:55 | 顯示全部樓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