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185|回復: 1

042『廣義靈魂學』下冊 附錄09:通靈!養小鬼與「鬼通」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6-8 16:43:4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阿倫 於 2019-6-8 16:54 編輯

『廣義靈魂學』下冊 附錄09:通靈!養小鬼與「鬼通」

作者:張開基

(本文作者擁有著作權,非經同意請勿擅自轉載、轉貼、摘錄或任何形式之引用,改作)

為了說明「通靈人」在通靈時的能耐到底如何?我特別從拙作『台灣首席靈媒與牽亡魂』一書中節錄了一篇關於「養小鬼」的資料來佐證,並且和一般「通靈人」兩相比對,以便讀者更能了解,不過先要說明一點;所謂的「養小鬼」確實是通靈術的一種,但是,這並不表示所有的「通靈人」都是在「養小鬼」。

「通靈人」分為「本靈通」和「他靈通」兩種,「養小鬼」只是「他靈通」其中的一種,而且算是層級很低的一種通靈方式,不過,在所有通靈方式中,如果以「能夠知道當事人過去已發生事件」為標的的話,在我接觸過的所有「通靈方式」中,卻又以「養小鬼」的算命先生說的最神準,這是非常奇怪的一個現象?那個「小鬼」幾乎可以「開啟全部舊檔」,並且說的是分毫不差。

不過,「養小鬼」又分為兩種,一種是從泰國「降頭術師父」養在袖珍小玻璃瓶中的那種「小鬼」,通常是一黑一白(童男童女一對),那是可以花錢向「降頭術師父」購買,據我所知;台灣確實有一些生意人、藝人在養這種「小鬼」,目的是為了幫自己個人求名求利,當然也有人因為供養這種「小鬼」而引發可怕的後遺症。

另一種,是屬於中國法術系統的,卻幾乎都是為了「算命神準」而供養小鬼,筆者以下要探討的是屬於這種「養小鬼通靈算命」的,與「降頭術」可以花錢向師父購買的那種不同;

『筆者在大學時代曾接觸過幾位在台灣各地以神準為號召而遠近馳名的算命先生,他們幾乎從不需要做任何廣告,因為每一位上門來讓他算過命的男女老少客人,一踏出命相館的大門,就會成為他義務的宣傳員,四處傳頌他算命功力是如何的不可思議,如何樣樣盡知,說的是活靈活現,聽的人則是目瞪口呆,衷心嚮往,無不想一探究竟。

果真知此嗎?  

是的!真的是準得不得了!但是只限於過去;對上門客人過去曾經發生過的大小事情,可以說只要他開口提到有這件事,那就百分之百絕對錯不了;

做生意的人那一年賺了多少錢?那一年賠了多少錢?

當官的那一年升了什麼職務?從那裡調到那裡?

結過幾次婚的的人,那一年結婚?那一年離婚?為什麼離婚?那一年再度結婚等等?

有外遇的男人或者喜歡拈花惹草的男人,那一年認識什麼樣的女子?那一年金屋藏矯?藏在何處?

情侶一同前來,那一年認識?何時發生過親密的關係?

務農的那一年賣過多大的地?賣了多少錢?何時蓋了新屋子?

這些這些還有這些,可以說真的是件件準確,沒有疏漏或錯誤,足以讓當事人以及在一旁等侯的其他客人聽了都不由得要倒抽一口冷氣,外帶伸出舌頭來。

但是,奇怪的是我所接觸過的這幾位出奇神準的算命先生全都是雙目失明的盲人。至於原因則是眾說紛云,莫衷一是,不過有一種普遍性的說法就是﹕修煉此術的人一定要在「孤、夭、貧、殘」中選一項,並發下毒誓。

為什麼呢?

因為能準到知此百分之百的,那絕不是一般子平八字、紫微斗數等等學理派算命術或甚至「鐵板神數」所能做到的,因此這樣的算命方法絕不是學術,而是法術。

(註:筆者對於各種命相、風水等等涉獵過不少,深入鑽研也有二十多年的時間。而且因為興趣和後來工作環境的關係,結識過的和現在仍有聯絡來往的好友中,各種算命高手也頗多。也撰寫過不少相關的書籍,所以算來對這個行道也有相當的了解。)

不過,修習這種法術者絕不會承認自己的師承及派別,一旦問急了,多半會推給「鬼谷先師」。

同時,他們也不會公然承認自己是通靈養鬼,往往會依託於「金錢卦」或「筮草卦」或者「摸骨」。然而事實上那些都只是裝幌子的道具,就算卜出了任何卦象,也沒有任何作用,甚至完全不必去理會。

(註:據我所知,台灣各地許多號稱「摸骨」算命神準的,不少正是「養小鬼」的,因為,他們所謂的「摸骨」只是輕輕捏捏手掌而已,這絕不是正統學理派的「摸骨論命」,因為正統學理派的「摸骨」是要摸全身「骨相」的,尤其頭骨部份一定摸的最仔細,如果只是輕輕捏捏手掌就能把來人過去發生的一切說的神準,這百分之百是「養小鬼」的。此外還有一些在檯面上很風光的宗教界大師和一些新興宗教領袖也是靠「養小鬼」起家成名的,只是他們是絕對不會承認的。)

如果要說這些算命館的特點:那就是不論明的暗的,他們一定附設有神壇,通常在桌子底下也一定供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或是神像或是法器,或是符咒。就算明的看不見這些奇奇怪怪的神壇或神像符咒,但進門一定會聞到焚香的味道。

學理算命 鐵板神數 養小鬼

當然,他們神準功力絕非來自學術的長期修為,因為任何修習學理算命術的人;大家都心知肚明的,迄今現有任何學理派的算命方式能有七成準確率就已經夠格開館見客了,如果能達到八成的功力,必定是門庭若市,應接不暇了,但是到此也就進入了瓶頸階段,甚少有人能突破,這也是為什麼有許多高段的算命先生最後會去修習各種通靈方式的真正原因。

(連「鐵板神數」雖然對六親的推斷可說稱得上神準,但對於過去未來的推論卻是如詩如詞、忽焉白話、忽焉文言的,讓人看了條文也是似懂非懂,若有若無的難以立刻得到明確的結果。)

因此,「養小鬼」的說法自然是不脛而走,不論從命理或靈異的角度觀之﹔的確有此可能。尤其是這類算命者的功力,對過去已發生之事那真的是斷的百分之百,斬釘截鐵,亳無模稜兩可或左閃右躲之勢,而且既然他是盲人,自然也絕不是察言觀色,順著瓜藤模瓜的江湖步數。但是對於當事人未來之運程,則多半是信口開河或用推論的,而往往印證於事後,郤是準確性極低。也因而,非常符合「鬼通」的特徵。

對於他們以金錢卦、筮草卦的算命方式也可看出一些端倪,基本上,卦是用以決疑,對單一事件的求問比較適含,卻絕不適合只卜一卦就想透徹的道出一個人一生的過去未來,更何況要說的鉅細無遺,件件精準,那更無可能。所以由此可以看出不論金錢卦或者筮草卦真的只是一個幌子而已。

因而,有些人認為金錢卦或者筮草卦只是一個媒介,在當事人上門求算,手指一經接觸之際,算命先生所養的小鬼就立即將此人過去已發生的所有資料,像傳說中的「耳報神」似的一一告訴算命先生,所以他才能算得這麼準。

但也有些人則說得更神奇,認為算命先生每天半夜都要以酒菜、紙錢去供奉小鬼,而小鬼就會把第二天要上門者的所有資料全在事先告知了算命先生。不論何者對?何者錯?這些都不是我們所要探討的,總之只要知道在台灣社會中從長久以來就一直存在著這樣詭異的算命方式即可。

就筆者的經驗﹔

大二那年,我和一位女友因好奇去求教於一位在東部一帶出了名的算命先生……「瞎子T」先生。那是一個鄉下的小鎮,只要來到那個小鎮,隨便問一下「瞎子T」,可以說無人不知,沒人不曉,人人都會熟門熟路的指出正確的她點﹔

進了門,也不必掛號,他每天下午才開門見客,所有人不論男女老幼全依序坐在兩張長條形的木板凳上,晚到的人沒她方坐,只好站著,一個算完,下一個就自動補上,在「瞎子T」的辦公桌前面坐下!鄉下連幢店鋪形的房子,客廳不大,佈置樸實中透著俗氣,但也沒有什麼扁額,對聯、八卦七星之類的東西,也看不到神壇供桌,但走廊那兒卻不時飄來一陣陣焚香的味道。

來算命的人一旦坐下,「瞎子T」二話不說,就拿起桌上一個小小的籤筒,裡頭有幾十支小小的竹籤,每支籤上都刻著長短不一的刻痕,搖三次,讓客人抽三支之後,「瞎子T」輕輕的一摸籤支,很快的把籤支扔進籤筒之後就問客人﹕「要問什麼事?」

客人說出心中的疑惑之後,「瞎子T」立即點點頭(好似在傾聽什麼),但很快就開口;滔滔不絕的把「問事者」過去發生過相關的事娓娓道出,而且毫無遲礙﹔最重要的是對過去已發生的事或此刻心中所想的事,可以說只要一旦讓「瞎子T」講出來,那就百分之百的錯不了!

那天,排在我前面的男男女女客人大約有七、八位,竟然沒有一個對「瞎子T」所說之事搖過一次頭的,耳中聽到只有一連串的「對!對!對……」,但,同樣的,當事人除了「對!」這個字也再沒機會說其他的一字半句,所以不用懷疑他是用套話的,因為除了「對!對!對!」,「瞎子T」他自己一直講個不停,幾乎沒有半句「支支吾吾、嗯啊哦咦」之類的虛字,根本也不會給客人有再多說話的時間。

過去事, 準到令人大吃一驚

依稀記得他對部分客人說的﹕

「……你前年賺了二百多萬,去年和今年賠了一百多萬!……」

「妳三年前嫁人,一連生了二個查某囡仔,現在想生個後生(兒子),對不對?」

「你八年前昇了官,當了科長,然後一直做到現在,今天你是來問什麼時侯會再昇官,對不對?」

答案當然是對的,也足以讓一直沒有開口透露任何蛛絲馬跡的客人大吃一驚而心中佩服得五體投她!

為了試探他的功力,我刻意和女友裝做互不相識,一前一後的進門,兩人中間又隔了其他三位同樣只是前來算命的陌生客人,若無其事的等候著……

終於輪到我了﹔抽完籤,告訴他﹕我要問事業和感情……

他只停了不到幾秒鐘,劈里叭啦就開口道﹕「你不是來問事業的啦!」

他突然神秘的笑了笑又道﹕「你還在讀書嘛!你還要好幾年之後才會去做事業啦!」

我不禁心虛的趕忙改口﹕「我是想問一下未來的事業啦!」

「嗯!你以後會當外交官,而且弄政治會很有名氣,你也會賺到不少錢!」

(註﹕當時或以前我壓根沒有想過要去當外交官,也沒有一丁點興趣,就算直到三十年後的今天依舊沒有興趣,更討厭搞什麼政治。)

「嗯!你家環境普通,不很好也不很壞,但是你從初中開始就會自己賺錢,一面讀書一面工作,你現在讀大學的學費也是自己賺來的!」(註﹕對!對!對!)

「……你爸爸脾氣不好!你媽媽人緣很好,家裡大小事都是她在發落,你有好幾個兄弟,你是最大漢的!」 (註﹕對!對!對!)

「……要問感情嘛﹔你已經有感情很好的女朋友了!今天也有跟你作伙︵一齊︶來……你們已經論及嫁娶……」

(註﹕這時已經足以讓我大吃一驚,外加打心底說聲佩服了!)

「……你們兩人的感情很好!但是真正要娶要等三年以後,嗯!不壞啦!」

大致說完之後,他又取出了幾張馬糞紙做的牌子,摺成雙摺的,打開之後裡頭畫了一些彩色的圖,畫工很拙劣也很俗氣,他要我隨意抽三張,然後朾開讓我看,居然,這三張圖畫的內容和他先前為我推算的運程完全相同,而絕非牽強附會。

隔了三位客人之後,論到女友,他可是劈頭就笑道﹕「你們今天不是來算命的,是來看熱鬧兼來考工夫的!」

一番話說得我們二人十分臉紅,只好快快的隨便問一下,帶著滿心的詫異與佩服離去了。

然而,事隔三十多年的今天來印證,「瞎子T」對我過去所發生的說得完全正確,但對那時所推論的未來郤是幾乎全盤皆錯,因為﹕我此後既沒有成為外交官,也完全沒有涉足任何相關的圈子,同時我和那位女友最後是分手拜拜,並沒有結婚。

但是,後來在大學時代,我一共又前去求教過「瞎子T」大約三次,每次推論自己或家人的過去還是一樣神準。

也大約在數年後,我又聽說了一位出了名的「瞎子H」先生,好奇地去求教,發現和先前的「瞎子T」先生不論在功力及方式以及對過去的推斷上,竟然知出一轍,好似同出一個師門似的,唯一的差別只在「瞎子H」使用的道具是盛放在一個小小龜殼中的三枚古銅錢(金錢卦),而且他是公開供著神壇的,供桌底下也的確有很多奇奇怪怪的神像符咒之類的東西。

不過無論知何,這位「瞎子H」對推斷過去已發生的大小事件以及我家中的情形﹔同樣能令我目瞪口呆,準得讓我無話可說。當然,也同樣的,對於預言我的未來,在事後比對於實際的情況,則又一樣是十說九不準。

究竟為什麼會這樣呢?

經多年來請教於一些大師高人加上我個人的研究(包括從一些所謂的法術祕笈之類的記載中得知),得到如下的結論:




 樓主| 發表於 2019-6-8 16:46:52 | 顯示全部樓層
開啟腦中全部舊檔的鑰匙

這類的算命先生的確是修習了十分詭異的「養鬼」祕術,在閩南及台灣地區流傳的時間極長,有人說是「芥菜鬼」、有人說是「芹菜鬼」、也有人說是「莧菜鬼」。

……這時期「養鬼者」則一面要與「小鬼」談條件,一面要訓練「小鬼」開口說話及行動舉止甚至騰雲駕霧,來去自如的本事,等完成之後,就能隨時聽候主人的差遣,神不知鬼不覺的去探聽前來算命求教者的隱私,並隨時回報主人,但由於其法力是一種「鬼通」,所以對過去已經發生的事可以知道得一清二楚,鉅細無遣,但對未來尚未發生的事則完全無法預知。

對於這種養小鬼的「鬼通」本事只能知道過去,不能預知未來的特點;筆者為了方便解說,乃以「電腦」來做比喻:

譬知我們用電腦來寫日記,每天從清早起床到夜睌就寢,每天所作的事,一一都以鍵盤打字輸入電腦,並儲存記憶於硬式磁碟機中,這一筆又一筆的資料,在電腦中的名詞叫做「DATA」,任何人若要讀取這些資料,只要鍵入正確的指令,這些資料就會一字不漏的在螢幕上顯現出來,但是無論知何,能被叫出來的資料也只限於已發生並被存入磁碟機中的,而尚未發生或尚未被鍵入電腦的資料,當然是叫不出來的。

而人的大腦也一樣,對於過去每天已發生的大小事件,都一一被記入大腦的記憶庫之中(佛教稱之為第八識的「阿賴耶識」),但,未來尚未發生的事,則當然不可能事先被記入大腦的記憶庫之中。

固然我們不容易深切的知道,這些被術士豢養的小鬼是以何種方式取得能夠打開當事人大腦記憶庫的鑰匙?但這些「小鬼」卻的確有此「鬼通」的能耐,也因此絕對能把一筆筆的資料全都正確的說出來,也因此造成算命先生對當事人過去已發生之事能說得百分之百準確的「神準」功力。但對於「未來」由於無法取得任何資料,則必然只有靠算命先生憑經驗及已知的資料用推測的,偶爾也會有一、兩件恰巧「言中」之時,但絕大部分卻都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完全不能靈驗。

對於號稱神準的算命先生,要想知道他是否「養小鬼」?有人建議可以用黃豆或花生甚至小鈕扣來測試﹔當事人在口袋中先裝一大把黃豆(或花生或鈕扣),當著算命先生面前,伸手入口袋抓一把出來,不要讓算命先生看見(如果他是盲者,那當然是看不見的),自己暗中數一數,假設是十八粒,然後握起來,要算命先生去猜,那麼他一定會知道正確的數目是十八粒。但,如果你抓了一把出來,不去數,連自己也不知道正確數目;就握住去問算命先生,那麼他一定答不出來。
為什麼呢?

因為一旦你先算過正確數目時,這筆資料已存入大腦記憶庫中,那麼算命先生養的小鬼必然能讀得到這筆資料,然而一旦連你也不知道(沒有去數)正確數目時,在記憶庫中根本沒有這筆資料的正確答案,那「小鬼」當然就讀不到,而算命先生自然也答不出來了。』

之所以會節錄以上這篇「舊作」,只是想說明幾個重點;

一、「養小鬼」的通靈方式,是「能夠知道當事人過去已發生事件」這部份最神準的,幾乎可以「開啟全部舊檔」,說的是分毫不差?但是,對於未來卻是幾乎完全無法預知。

二、由第一點可以證明;一個人的未來(或者一生命運)是鬼神也無法預知的。

三、「養小鬼」的通靈方式是從來絕口不談「前世因果」問題的。

四、以各種通靈方式是確實可以開啟當事人「部份舊檔」,甚至可以開啟「全部舊檔」的。

同時,我也以自身的實際體驗,證明命運其實可以幾近完全「操之在我」,由自己以最大的毅力來扭轉,而完全改觀的;且聽我再說一個親身體驗的命相故事;

附錄:算得既準又錯的日本留學生

民國八十年,我去日本參加了一次「國際UFO會議」,回來後覺得自己實在應該好好學點日文,以便日後和日本UFO專家聯絡時較容易溝通,所以有將近一年時間,晚上都會抽空去參加一個小型的「日文補習班」,老師跟我是舊識,交情一直很好,他對我也有相當的了解。由於他中、日文的能力都非常優秀,所以除了教日文,也教一些來台灣留學的日本留學生中文。

有一次他為我介紹了一位非常年輕的日本留學生,只有二十出頭,中文講的還算可以,溝通起來沒有太大的困難,奇特的是他年紀輕輕的,居然精通「手相」,師父是日本人,師祖卻是中國人。老師介紹他讓我認識的目的是,這年輕留學生想要對自己的「手相」傳承做點尋根的了解,老師知道我在這方面有點研究,認識的高手也不少,或許對他可以有點幫助。當然,我是很樂意幫忙的,不過,對於「手相」算命倒是沒有很大的興趣,而且見他年紀輕輕,又是來自東瀛,日本各種算命方式還不都是從中國傳過去的,難道日本人看「手相」的功力還會贏過中國人嗎?

老實說;當時心裡並不以為他會有多厲害的功力,但是,這次,我還真的是鮮少的跌破眼鏡了。

他先徵求我的同意,說必須用原子筆在我的手掌上劃線來作記號,才能準確的說出事件發生時我的年齡,我答應了,他只要我伸出左手掌,就很專注的在檯燈下,用原子筆劃上了七、八條直線和橫線,單單劃線就花了大約十幾分鐘,劃線時一句話也沒說,一直等劃完了,才用筆尖指著我手掌上一條條的藍線,開始「就掌論命」……

說實在的,我真的是暗自吃了一驚,如果以年齡來論,他是我見過年輕一輩中,「手相」功力最高的一位,而且總體而論,在台灣地區,他的功力也至少可以排名在十名之內沒問題。

因為他從我小時候的身體狀況、家庭狀況一直說到看相當時年齡,幾乎有八成以上是準確的,這已經是非常非常不容易了,而且這時我才知道他看手相需要先劃線絕不是幌子,而確實是有重要作用的,不過,他也沒有「暗槓」,很直率的告訴我;我的掌相和掌紋的特徵以及他是如何「劃線斷年」的。所以,依我多年的經驗,我可以相信他確實是以學理來看相,不是通靈或「養小鬼」。

不過,在說到我幾歲結婚之時,我心中一方面暗自吃驚,卻又忍不住得意的開始偷笑了,因為他算對了也算錯了,怎麼說呢?因為對其他的事件發生在那個年齡上都說的大致不差,對於我幾歲結婚也一樣是照著他劃的線「鐵口直斷」說是二十四歲!

當時我先吃了一驚,但是沒有反駁,一直等他全部說完,想聽聽我的意見和實際印證時,我也毫不吝惜的真心誇讚了他的功力非凡,但是,我也直率的告訴他,在結婚年歲上,他算錯了,我實際結婚的年齡比他算的整整差了六年!

他突然睜大了眼睛,一副無法置信的神情,快快抓我的手過去重新細細端詳;然後還用筆又虛劃了一陣子,然後用力的搖頭表示並沒有看錯,「確實應該」是二十四歲!顯然他對自己的功力是非常有自信的,完全不相信會差了六年這樣的錯誤,但是,我很肯定確實真的差了六年,我真的是三十歲才結婚的。

日文老師這時也看著我發出會心的微笑,因為他是最清楚整個事情始末的,見到這位年輕的日本留學生一直無法置信,甚至有些沮喪的神情,我一方面是真的佩服他年紀輕輕就有這麼高強的功力,一方面我又知道原因,不想讓他心中永遠揣個悶葫蘆;所以,我決定告訴他事實真相,不過,我沒有直接說明,而是反問他:「你既然能算的這麼準,那麼你認為命運能不能改變?」

他大概只遲疑了幾秒鐘,立刻肯定的搖搖頭,不過沒說話。

我又問的更詳細:「你認為命運是註定的,完全不能用人為的方式來改變嗎?」

他還是很堅持,但是開口了:「不能!」

我很誠摯的稱讚他:「你算的真的很準,但是,關於我的結婚年齡,你算對了,但是也算錯了。」

他一臉茫然,實在聽不懂我在說什麼繞口令的中文?

我:「說真的,我原本確實應該會在二十四歲那年結婚的,雙方家長原本統統同意,而且也開始在準備了,但是,卻發生了一件讓我完全不能容忍的大事,而且是遠遠超過了我容忍的極限,雖然,後來,對方一直用盡各種方法試圖彌補和挽回,我卻是『吃了秤鉈鐵了心』,盡管內心實在是在噴血而不只是滴血而已,但是,我還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自己所做的抉擇。我拒絕了這樁婚事,拒絕了我曾經深愛過將近四年的對象。那時對方的家長拿了兩人的八字;四處求神問卜,統統都認定我最後還是會接受的,而且還請了有名的師父作法求到神明的允准,一定要把這條紅線牽定綁牢。

問題是我天生就是『槓子頭的個性』,平常時候是吃軟不吃硬,但是,一旦把我搞毛了,等我橫了心,那就是軟硬統統不吃了。所以,我不惜一切,甚至就算因此違抗天命而要付出任何慘痛代價也絕不就範。於是,我毫不後悔的大步走上我自己決定的命運…………

接著,我去服兵役,因為是步兵科預官,本來是可以在本島服役的,但是,我又做了第二次和命運抗衡的抉擇,做了一件只要腦袋還算清楚的人都避之唯恐不及的決定;就在長官大吃一驚的表情下;舉手志願去外島……然後在『中字號登陸艦』上看到一群被分發到外島,不得不硬著頭皮上船或者不停搖頭『歎衰』的阿兵哥,還有趴在船舷邊上一面吐一面哭的另一個原本不認識的政戰科預官,當他知道我竟然是志願的,同樣是不可思議的差點沒摔下海去。

(他們政戰科預官是用抽籤分發的,他抽到外島,登船前一晚和女朋友在碼頭邊抱頭痛哭了一整晚,只差沒有寫下「與妻訣別書」)。

確實的,和命運抗衡的代價果然很大,非常非常大,在外島待了一年多,死神幾乎一直不停的在身邊穿梭,非常明目張膽的,我眼睜睜的看著『他』從我身邊把戰友一個個離奇的帶走,或者一直用各種古怪的方式在試圖驚嚇我,或許,因為我這『槓子頭』改變了原本註定的命運,引發了不大不小的「蝴蝶效應」,讓死神有點手忙腳亂而非常『賭爛』,不過,我卻非常肯定,我原本的命運已經被自己強行改變了,或至少改變了一部份(註:之後到現今,我算是有了經驗,又這樣幾近不顧一切的強行改變了四次,不過後來四次跟本篇主題無關,所以撇開不表),也所以,後來,我一直賴到三十歲才結婚……。」

這就是我說的這年輕日本留學生『算對了,但是也算錯了』真正的原因,因為他算對了我原本的命運,但是,卻沒有算出我自己強行改變後的命運。不過,這也不能怪他,畢竟他這麼年輕,能碰上一個像我這樣的「怪卡」也不是很容易的,雖然,他還是不能釋懷自己的「凸槌」,不過,我卻現身說法的提供了一個實例供他好好思考:「命運確實是有的,功力夠也是可以算得蠻精準的,但是,卻不是完全註定不變的,只要有足夠的毅力,人是可以改變自己命運的,甚至全然改觀的」。

如果,你很好奇我這樣強行改變自己的命運,究竟是好是壞?

老實說,一定是有好有壞,只要能撐過可能是「蝴蝶效應」引發的震盪期,就一定會變得更好,變得更能由自己掌控,單單以相關的婚姻來說;結果,我娶了一個像天使一樣善良樂觀的女子當老婆,還生了一個成天像小天使一樣快樂的兒子。你說好不好呢?

回歸主題;連「養小鬼」而擁有開啟當事人「全部舊檔」的不可思議本事者,都還是無法預言未來,甚至完全不準。那麼許多「通靈人」頂多只能開啟當事人「部份舊檔」的,我不認為他們就更能預言未來,或者更能正確的調閱當事人的「前世因果資料」。而且能「開啟今生舊檔」,也只是一般「通靈人」的基本功而已,並不能因此肯定在其他方面的通靈能力就必然是特別突出的。能夠「開啟今生舊檔」和能不能正確的調閱當事人的「前世因果資料」,兩者之間沒有必然或絕對的關係,何況當那些資料是根本無法查證屬實之時,我們為什麼一定要深信不疑呢?

某些通靈人或者宗教界的「師父」會認為夫妻之間一定是有著過去世「因果債務」的,通常是惡因,而且是註定不能改變的,當事人除了乖乖還債,沒有其他辦法,就算這一世逃避,未來世卻還是要償還。

我卻認為只有部份夫妻之間確實有著過去世的因果關係,但是,來意卻是好的不是壞的,而且不論「前世因果」如何?也並非全然不能改變,是看當事人有沒有堅強的毅力,甚至願不願意不惜一切代價的去扭轉而定。而且根本就不用理會究竟有沒有過去世「因果債務」,只要經由人為努力的經營,必定可以過得非常恩愛和美滿幸福。我以親身「實驗」,現身說法來打破這個「迷思」,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經由努力;讓自己的今生甚至來世都能變得更加美好自在。

(註:『台灣首席靈媒與牽亡魂』一書已由「林鬱文化出版公司」於二○○四年十二月再版發行。)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