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77|回復: 2

041『廣義靈魂學』下冊 附錄08:「亞洲鐵人」楊傳廣成為乩童的因緣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6-8 11:36:1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阿倫 於 2019-6-8 11:37 編輯

『廣義靈魂學』下冊 附錄08:「亞洲鐵人」楊傳廣成為乩童的因緣

作者:張開基

(本文作者擁有著作權,非經同意請勿擅自轉載、轉貼、摘錄或任何形式之引用,改作)

這是百分之百的事實。

「亞洲鐵人」︱楊傳廣,一雙在運動場上曾叱吒風雲的飛毛腿,從體壇大步跨進了政壇,如今卻一躍而踏入了神壇,成了一位充滿神奇色彩的乩童。

楊傳廣自從揚名於世界體壇之後,因為妻子是華裔美國人,所以一直旅居國外,後來應政府之邀,放棄了美國方面優厚的待遇,毅然返國為培育體壇新血而奉獻心力。

在成為國家教練的期間,他偶然的認識了一位叫「阿發」的年輕乩童。

「阿發」當時還在服兵役,有一回因為突然「起乩跳童」而逾假未歸營,楊傳廣專程開車將他送回台中的原部隊;在台中的一家旅館中,楊傳廣好奇地請他再次起乩來問事,應他要求買來鮮花素果等供品及香燭紙錢,「阿發」行完儀式立即起乩。楊傳廣就自己的投資出口貿易計劃請教,神明附在阿發身上卻指示說:千萬不要做生意,否則必定失敗。

楊傳廣當時信心滿滿,對神明指示不以為然;就反問說:「這種出口生意正是人人賺錢的時機,為什麼我就不能做?我才不信呢?」

楊傳廣一時拗著性子,專程從橫貫公路開車到花蓮「慈惠堂」再次請示,誰知「阿發」一進廟門,就彷彿被人銬鎖起來而跪倒在地,廟中乩童指著他道:金母娘娘說他逃兵犯法,所以要責罰他。

原來阿發在離營後大半時間都和親密的女友在一起,卻假稱是起乩神明附身,所以才遭到責罵,不但手腳被銬,還被神明責打而哀哀求饒。怪的是阿發逃兵的事只有阿發自己和楊傳廣知道,但兩人一進「慈惠堂」還未開口,廟中另一位神明附身的乩童卻一語道破,令楊傳廣大吃一驚。

後來經他苦苦求情,神明才原諒了阿發,阿發立即桎梏全鬆,豁然而醒。

楊傳廣依照堂中儀式,正式上香膜拜後,再次請示做出口生意是否可行的事,神明卻仍答說:不是已經告訴你了嗎!你任何生意都不能做!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楊傳廣聽了仍不肯深信,離開花蓮,把阿發送回原部隊,結果因為阿發逾假太久,後來被軍法判了半年徒刑,在台中服刑。當時楊傳廣又回到美國去。

等他回來時,抽空去監獄探視阿發,就在監獄中請神明附身來問事,阿發一起乩就通報是「金吒太子」駕臨,半開玩笑的責怪他們竟然把神明請到監獄中來問事,真是荒唐。「金吒太子」答覆了他一些問題之後,就告訴他;父親「托塔天王」李靖有話要跟他說。

接著,「托塔天王」就駕臨了,開門見山的問他:我知道你到現在還是不很相信有神明的存在對不對?

既然被他道破,楊傳廣承認自己還是個基督徒,所以只有坦白的承認。

「托塔天王」一點也沒有不悅之情,反而和藹的對他說:好吧:就讓我告訴你一個在全國報紙雜誌從來沒有報導過的祕密。你回想一下:一九五四年你參加在日本舉行的亞運時,在一千五百公尺長跑項目的比賽裡……是我們在背後拚命的推著你加快速度往前跑!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楊傳廣聽了更是吃驚,但仍不敢完全相信?

托塔天王也不生氣,又舉了另一個證據:「你想想看,你那次在亞運中的總分是不是五千四百五十四分?」

楊博廣:「對呀!」

托塔天王:「你再想想看;你那次參加比賽的日期是不是一九五四年五月四日?」

楊傳廣自己在經歷了三十多年後,才發現了當時竟然出現了這樣的巧合而不自知,其他傳播媒體自然更沒有發現了。

托塔天王:「當時,我們怕你日後不肯相信這是神蹟,所以特別製造了你五四五四的總成績、與日期完全相符的巧合,做為一個證據。現在你相信了嗎?」

楊傳廣想了想,直接了當地回答:「我還是不太相信!」

托塔天王:「好!我再問你;你小時候在額頭上有一顆黑色的痣對不對?」

楊傳廣:「對的!」

托塔天王:「後來你為什麼要把這顆痣去掉呢?」

楊傳廣沒有回答。托塔天王卻替他說了出來:「少年的時候,你覺得額頭上有黑痣不好看,就請族裡一位老婆婆幫你點掉的對不對?」

這時的揚傳廣可真是嚇了一跳,因為他相信從小額頭有顆黑痣,後來怕難看而請了族中一位老婆婆點掉的事,外人是絕不可能知道。卻竟然被托塔天王附在阿發身上說了出來?

結束了這次監獄中奇妙的問答之後,從此楊傳廣就改變了原來單純的想法,在腦海中經常會想到有關神明的問題,但對於不能做生意的警告,他卻仍是不肯接受。那時他看好美國的鞋類市場,在國內委託一家鞋廠訂製了一萬雙鞋子,打算運到美國去銷售。

在交貨前夕,他又到花蓮「慈惠堂」去請示,看見了主尊「金母娘娘」及另一尊長眉白鬚的「東王木公」。這是他第一次接觸到「木公」。

(筆者註:「東王木公」又稱「東華帝君」,即「東嶽大帝」)。

趁著乩童尚未起乩辦事之前,他獨自在神桌前閉目默禱,請神明指示這次生意的成敗,突然地在腦中出現了一種清晰的聲音告訴他:這次生意絕不會成功。只能從事教育及教化的工作才會有成。

為了要知道做生意為何會失敗,他再次請示。

神明附在乩童身上告訴他:這批鞋子製造的品質極差,送到美國一定會被退回來而損失慘重,最好是不要出口,設法在台灣本地廉價銷售出去,至少還能把本錢拿回來。
他不相信,去委託的鞋廠一看;那一萬雙鞋子果然是做得亂七八糟,品質奇差無比,當場他忍不住氣得落淚,眼見是絕不可能出口、打進美國市場。之後只好把鞋子在國內廉價拋售,總算拿回了一部份本錢。

那次,神明也明白的告訴他:他一生中將為道教籌建三處具有相當規模的道場。

他心想:生意不能做,錢也賺不到,那裡會有錢去蓋大廟呢?但是金母娘娘卻借乩童之口,肯定的告訴他一定會的。

回到台東馬蘭老家之後,有一次隨著眾人上香膜拜時,原本合十的雙掌,突然不由自主的抖動起來,他想停也停不下來,就著急的呼喊親人來幫忙止住,但不抓還好,越抓得緊越抖動得更激烈。母親告訴他不要怕,這是附乩的現象,他聽了嚇得連連搖頭拒絕道:「我不要,我不要當乩童!」

事隔不久,他與朋友在道堂隔壁的屋中喝酒聊天,大杯啤酒才端近口,卻好似被一隻無形的手推了一把,整個酒杯全潑撒在身上,他一驚之下,趕緊跑進道堂去請示金母娘娘並祝禱道:「是不是弟子在隔壁喝酒冒犯了金母娘娘,金母娘娘不高興?」

這時,他已經可以聽到神明的聲音了,金母娘娘卻道說:「不是!是木公要你喝米酒!」

話才說完,卻突然被木公附身,第一次起乩跳童,抓起米酒猛灌,當時依稀只有三分之一的自我意識,卻是無論如何也停不下來,而附近的居民聽到楊傳廣在道堂前跳童的事,人人爭先恐後的前來圍觀,把道堂四周擠得水洩不通。



 樓主| 發表於 2019-6-8 11:38:38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天醒來之後,他立即告訴母親他不要待在台東,要回到高雄左營訓練營去住。因為他根本不想去當乩童。說完匆匆收拾行囊,逃難似的就離開了台東老家。

誰知道到了高雄就開始生病,症狀就是暈暈糊糊,似睡還醒,全身無力。四處找醫生檢查,卻是什麼病也查不出來,一拖好幾十天,結果他實在受不了,在高雄一處供奉「關聖帝君」的廟中請示,神明卻告訴他一定要回台東,回了台東病就會好。

不得已只好回去一趟,誰知才下決心,上了車手一扶住方向盤,竟然百病全消,又能生龍活虎起來,回到家,母親在門口見到他回來就笑了起來道:「堂裡的乩童早已經知道了;說你在左營生病,一定會回來,病才會好。」

這時的楊傳廣真是啼笑皆非,知道自己一生大概是被安排好了,跑不掉了。

就在家中道堂三週年堂慶,人人穿著艷藍色的道服紛紛前來參拜時,他正好奉上清茶,在供桌前才一合掌竟然就完全不省人事了,事後他醒來,才發現自己竟然赤裸上身圍了一件乩童的肚兜。背後還有兵器砍傷的血跡,他不高興的責怪眾人,母親卻告訴他:絕沒有人作弄他,是他自己上香時突然被「木公」附身而起乩跳童起來,還把所有乩門兵器都耍弄了一番,自己拚命的往背上砍。

楊傳廣這時更是啼笑皆非,卻又不肯如此就範,就駕車往花蓮「慈惠堂」總堂去求,金母娘娘開恩說情,但眾人卻勸他道:這是木公要抓乩當乩童,說也說不了情,何況別人想當乩童而不可當,為什麼要推辭呢?

苦求不得,最後他只好認命了,相信自己這一生大概是被安排來完成此一天命,想逃也逃不掉了。所以他終於接受了這一神奇的安排,接受了自己將成為木公的乩童此一事實。

在他成為乩童後不久,有位住在台東卑南附近的民眾,他的太太懷孕後,卻突然不明原因的罹患了精神分裂症,每天都是瘋癲狂亂,不但語無倫次,哭笑無常,嚴重時更是手舞足蹈,狂奔亂跳,幾乎沒有一刻是平靜的。這人曾將發瘋的太太送往全省各大醫院及專門的精神病院求治,前後花去了數十萬元,卻是群醫束手,病況毫無起色。

由於卑南距離馬蘭不遠,這位先生領著瘋癲的妻子從卑南來到馬蘭尋求靈驗的廟壇求治,一連找了二處廟壇都毫不見效,當天最後一處卻來到「馬蘭道堂」,而巧的是當時楊傳廣正好在道堂中,當他見到楊傳廣時自然是驚喜萬分,喜出望外。他告訴楊傳廣:妻子已經瘋癲了三個多月,四處求醫求神毫不見效的經過,並再三懇求楊傳廣一定要救助他,而這時,堂中一位女弟子已經同時降神附乩的跳將起來,除了手舞足蹈的比著手印功場,口中還嘰哩咕嚕的唸著咒語,但病患非但沒有因此而安靜下來,反而因為見到兩位女乩童的動作好玩而嘻笑興奮起來,竟學著乩童的動作亦步亦趨的比劃著,口中更同樣學著乩童嘰哩咕嚕的唸著咒語,引得聞風而來的圍觀民眾笑得前仰後合……

這時,楊傳廣的腦海中突然響了一個洪亮的聲音,原來是「東王木公」在召喚他,叫他到神桌前去。

楊傳廣依命站到神桌之前靜侯著,然而「東王木公」卻要他準備筆紙來畫符,楊傳廣一聽可傻住了,因為他可是壓根兒沒畫過符,更不知道從何畫起,但「木公」卻告訴他:「別擔心?你只要把紙筆準備好,拿起筆自然就會畫了!」

他半信半疑的去備好了紙筆墨硯,把筆沾飽了墨,才湊近符紙,果然有股超強的力量牽引他的手,龍飛鳳舞的在紙上揮毫起來,一連畫了三張他完全不認得,卻又有模有樣的畫起符來。

「木公」指示他再去點燃七柱香,然後把其中一道符在患者前面燒化,一道符燒化後溶於一碗米酒中,最後一道符燒化後溶於一碗清水之中。

楊傳廣一一依命行之,手拈七柱香,將第一道符在患者面前燒化,然後「木公」又指示他,把那碗符酒含一大口在口中,對準患者的臉上噴過去……

這時他可有些猶豫了,因為以前一直沒作過這樣的法,這口酒往患者臉上噴下去,究竟會發生什麼事呢?

而這時那瘋癲的患者仍在學著兩名女乩童胡亂的比劃,而圍觀的民眾也越來越多。楊傳廣一手拈著,一手端著那碗符酒小心謹慎地來到她面前,含了一大口酒照準她的臉上「噗」的一聲噴了一柱酒箭上去,誰知她被這口符酒一噴之後,先是停住了瘋亂的動作愣在當場,兩眼發直地瞪著楊傳廣,接著猛的往後一仰,就砰地一聲直挺挺的仰倒在地,然後就一動也不動地躺在地上……

楊傳廣冷不防她會有這樣的動作,定睛一瞧似乎連呼吸也停了,當時他可是真是嚇壞了,心想:糟了!糟了!只怕要鬧出人命了。

趕緊趨前蹲下一探,情急之間實在又探不住她究竟還有沒有氣息,而在場的弟子及圍觀的民眾也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化給嚇愣住了,人人目瞪口呆地盯著地上的瘋女和楊傳廣,等著看他如何收拾這個攤子?

這時,腦海中又響起了「東王木公」的指示,要他再含一口符酒往瘋女的臉上噴去,楊傳廣原本已失了主張,聽了這樣的指示,也只有唯命是從,趕緊又含了一大口酒,飛快的往瘋女臉上噴了過去,這時奇蹟出現了……瘋女「呼呼呼」的連喘了幾口大氣,好似倏然而醒的從地上爬坐起來,四周張望起來,迷糊又緊張地追問道:「我???我怎麼會在這裡?這是什麼地方?你們是誰啊?」好似大夢初醒一般還弄不清東南西北呢。

這時,她的先生正好出去買鮮花素果等供品不在室中,未能見到這般神奇的靈療過程。而「東王木公」又指示楊傳廣再將那碗化了符的清水給患者喝下,患者倒也很順從,毫無遲疑地喝下了那碗符水,喝完之後神智就完全清醒了,也不再瘋癲狂亂,回復了正常。

堂中之人好奇地問她這三個月中的經歷及記憶,據這位患者說:起先她常在自家屋中見到可怕的毒蛇出沒,因為害怕而每每逃出屋外,而每天晚上在睡夢中,都會被一團黑影壓得喘不過氣來,後來嚇得不敢睡了,只好搬到客廳去睡,情況就比較好些,但再之後發生了什麼事就沒有記憶了

這時,她的丈夫已經從外面買了水果回來,見到妻子竟然能坐下來跟眾人問答聊天,完全正常不再瘋癲,除了萬分驚訝更是大喜過望,連連向楊傳廣及堂中供奉的神明拜謝。

事後「東王木公」指示他所做的事或對某些信徒弟子提出的警告可說是百分之百靈驗的。

曾經有一個年輕的女孩子突然罹患了怪病,全身軟弱無力,黃瘦不堪,同樣是找遍了名醫也不見好轉,慕名來到「馬蘭道堂」,正好遇到楊傳廣在堂中附乩辦事,查問之下才知道她的家中原來一直供奉有祖先牌位,後來不知是因為信仰其他宗教或另有原因,竟然將祖先牌位拋棄不再供奉,從此這女孩就罹患了查不出病因的怪病,久治不癒。

楊傳廣告訴她的家人要重新迎回祖先牌位才能使這女孩痊癒,她家依言而行,重新供奉祖先,果然這女孩登時百病全消,不藥而癒,從此就對這道堂中供奉的神明信仰的十分虔誠。有一次逢上過年,在宴席中正巧見到這女孩子的父母,楊傳廣突然脫口對她父親說:「今天你不可以駕鐵牛車出門。」

但這女孩的父親卻答說:「不行呀!我已經和人家約好了,一定要去!」

楊傳廣就警告他:「如果一定要去,也不可以自己駕鐵牛車。」

他唯唯諾諾的點了點頭,卻還是偷偷駕了鐵牛車出門,結果三小時不到,消息傳到道堂來,原來這人駕了鐵牛車出去,在路上與一輛大卡車相撞,當場死於非命。然而女孩的母親反而因此而心懷怨恨,認為楊傳廣事先應該更斷然的提出危險的警告,阻止她先生出門的,不然也不會發生此事了,於是從此就不再前來道堂。楊傳廣每談到此事總是萬分感慨,認為人心總是自私,聽不進逆耳忠言在先,等出了事又怪神明事先不阻止庇佑,這教神明想庇佑也難啊!

曾經,楊傳廣也再三請示於「木公」,詢問為什麼不抓其他人當乩童,而偏偏挑中了他?

「木公」答覆他說:「因為你已有相當的名氣,至少全中國人都知道有位「亞洲鐵人」叫楊傳廣,也為你特別作過歌,為了宣揚教化,勸善渡人,找像你這樣具有名氣的人更容易使人信服,而相信冥冥中真有神鬼的存在。」

是的,這招一點也不假,以楊傳廣的身份及名氣,他實在沒有理由聳人聽聞的去當乩童以驚世駭俗,但是由於他的被挑選,成為「木公」旗下最靈驗的乩童,確實令道教此一系統的弟子信徒虔信之念益堅,也更使人了解,信服乩童絕非一般科學界認為的無知之見,認為全是人格「不太正常」的人。

據了解,時下有越來越多名氣如日中天的公眾人物或通靈、或奉獻於宗教,或因興趣及超常感應而參予此一方面的探索,如三毛和馮馮,現在又有了楊傳廣,相信日後只怕會有越來越多的名人參予這個特殊的行列,邁入神秘的領域。不知道下一位通靈或成為乩童的名人又會是誰呢?

發表於 2019-6-8 12:48:3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uriah 於 2019-6-8 12:55 編輯

精彩
不知有沒楊爺爺的後續報導

---
退休後生活楊傳廣離開運動場後,任左營訓練中心教練與總監督,培養出古金水李福恩等好手。由於個人宗教信仰的影響(由基督教改信道教),教練生涯退休後的楊傳廣,在家鄉蓋廟並親自擔任廟祝乩童的工作長達20餘年[19]。而由於妻兒都在美國,他也常往來於美台之間。
楊傳廣在1997年獲頒美國業餘運動協會的終身成就獎,1999年提出重建亞洲十項王國計畫,2001年曾因罹患肝癌與肝硬化住進高雄長庚醫院治療,後轉危為安。2007年1月24日在美國加州中風送醫,拉福·強森也趕往探望,惟仍於2007年1月27日過世,享年73歲。[20]
---

乩童好像容易因心血管疾病而身故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