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209|回復: 1

038『廣義靈魂學』下冊 附錄05:現代鬼附身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6-6 17:06:5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廣義靈魂學』下冊 附錄05:現代鬼附身

作者:張開基

(本文作者擁有著作權,非經同意請勿擅自轉載、轉貼、摘錄或任何形式之引用,改作)

她就坐在你現在坐的位置,看到我進來,站起身,叫了一聲「媽,我回來了!」兩眼落淚,嚎啕大哭起來,林太太泣不成聲,斷斷續績地描述,林先生不忍提起這段痛徹心肺的往事,在旁頻頻阻止:唉!過了這麼久,還提它幹什麼,徒增傷感。

其實,事情發生距今不過三年,三年前的十一月,有兩名年輕女子登上合歡山,歸途不幸發生車禍,車子掉落深谷,傷重死亡。其中一位家住宜蘭,廿一歲,名叫阿秀,是一名護士,已經訂婚,準備這趟旅遊回來就結婚。噩耗傳來,全家哀痛,急急趕到現場,現場一片愁雲慘霧,其母呼天搶地,幾度昏厥,其夫撫屍大慟,哀哀欲絕。

由於此女生來乖巧,又極孝順,十分勤快,平常下班之後,將家中大小事務料理得有條不紊,這次登山,乃母曾經阻止,她卻意外地堅持,說是和朋友說好了,不好意思半途退出,結果慘遭不幸。所以其母哀痛欲絕,終日以淚洗面,每逢初二、十六祭拜,必望西告禱:阿秀啊!妳去得這麼突然,死得這麼悽慘,如果死後有靈,也回來讓我看看,讓我再仔細看一看……

如此,經過了四個多月。一天,她的小兒子沖沖來到她上班的工廠,說道:「姐姐回來了,說要見您」,神色不定,氣喘囁囁。「姐姐,那一個姐姐?」她渾身震驚。「不是阿秀,是別人啦,不認識,她自己說是阿秀,要見您」,兒子說。別人也叫阿秀,來找我,到底是怎麼回事,人死都死了,陳太太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但還是趕了回家。

回到家,才入門,就被迎面撲來的陌生女孩緊緊摟住,那少女叫聲媽,放開聲,哭得死去活來,旁邊站著三個人,顯然是同來的,一男二女,不知怎的,都全身發抖。陳太太端詳這位陌生少女,越看越像阿秀,聲音、口氣都像,就是臉色太白了些,白得有點陰森。


陌生少女名叫阿惠,在某工廠上班,和阿秀以前曾經同事,但相處時間很短,才幾個月。事情發生的經遇過是這樣的,這天,阿惠下樓領東西,返身上樓,走到一半,忽然跌倒,狀似昏厥,同事看見,急忙趕到將她扶起,阿惠很快地便清醒過來。

清醒過來的阿惠,彷佛變成另外一個人,又哭又鬧,神色嚇人,直嚷著要回家,說她名叫阿秀,住在某門某號,請大家幫幫忙,送她回家。有知道的問:阿惠,這不是妳家的住址啊!阿惠顯得很生氣,我說過,我不叫阿惠,我是阿秀。

同事們紛紛聚集,議論紛紛,剛才明明是一個正常的女孩,怎麼突然之間,精神失常,滿口胡言亂語,診察又無外傷,大家商量的結果,還是先將她送回家再講。回家路上,阿惠聲嘶力竭地大喊:我要回家,我要回家,這不是往我家的路,我家住在永X路,我父親叫林XX,母親叫張XX……

到了家,阿惠不肯下車,大家勉強將她勸下來,她仍堅持要回家,險好阿惠的阿姨開車來,大夥說好說歹,要拉她進屋裡,阿惠就是不肯,說她是阿秀,只是暫借阿惠的身子一用,她急著想回家。

口氣不同,動作不同,所說的地址,人名也不像是自己編造,一家人看這情形,確實不對勁,猜到是陰靈纏身。阿惠本人此時不知在那裡,會不會有危險?想到這裡,阿惠的母親不由自主地全身發抖,大哭起來。暗暗商量一番後,決定偷偷把阿惠載到頭城城隍廟,請城隍老爺施法,「不用去啦!我巳經講好了啦,我都去講好了,去也沒有用」,阿惠有點忿怒,不肯去。

眾人實在拗不過,在阿惠的堅持下,由她哥哥開車,帶著母親和阿姨,依所指的方向,所說的地址,一路行走到了一戶人家,這是一棟二層樓的公寓房屋,一問之下,地名、住址、人名一點也不錯,屋內大人不在,只有一個少年。阿惠來到這戶人家,就像回到自己的家一樣,十分熟悉、輕鬆,一進門就往靠外的沙發坐下,招呼帶她來的三個「客人』落坐,並直呼那少年的名字,指派他去找媽媽回家。不知是難以接受這個事實,還是過於緊張,三個人臉上交織著錯愕、驚悸、臉色灰白,不停地顫抖。

當這幾個人坐立不安,焦慮等待之際,有一個婦人從門前走過,阿惠的母親迎了上去,問道,「請問是林太太?我……」話沒說完,坐在裡面的阿惠搶著話:「那不是啦!我媽媽在工廠,等一下就回來了,那是鄰居的歐巴桑啦」!歐巴桑平時很疼阿秀,可能她聽腳步聲就知道了。

當陳太大推門進屋,馬上站起來的阿惠緊緊抱住,阿惠開口叫聲:「媽,我回來了」,放聲大哭。陳太大看看這位從未謀面的少女,倒有幾分像,卻不是阿秀,想起女兒悲慘處,不禁淚如雨下,哭得肝腸寸斷。阿惠的母親站在一旁,看到自己的女兒竟叫人家媽,抱得好親切,哭得好傷心,心中大不是滋味。幾次上去拉,都被阿惠推開。妳走啦,妳不是我媽,我跟你說過,我是阿秀,這個才是我媽媽』,阿惠講得斬釘截鐵。

哭過一陣之後,阿惠(應該是阿秀)表示想聽音樂,就牽著媽媽的手,走進自己的閨房,打開錄音機,放好錄音帶,斜倚床上,和媽媽閒聊。這是阿秀慣常的動作,她很喜歡聽音樂。「媽,你不要再罵我,我沒聽您的話」,阿秀說。林太太仍在啜泣,點了點頭。

我沒錢,連高跟鞋都沒有,阿秀抬了抬腳。(此時她有穿鞋)

我在車禍現場燒好多紙錢給妳,沒收到嗎?林太太問。

我當時從四、五百公尺的地方摔下來,頭很暈,不省人事,所以都沒領到。

頭暈?現在好了沒有?林太太關心地問。

「頭暈是好了,但胸部很痛,一直都沒好。」阿秀揉了揉胸口。

林太太顯出無限關懷與憐愛。

「我跟阿雄的婚事」?阿秀是已訂婚即將結婚的人。

那最快也得等變紅後(三年)再說,林太大答。

誰規定的,訂婚就是夫妻,為什一定要變紅?阿秀顯得很不高興。

沒有變紅,人家怎麼肯娶!林太太說明。

這是誰規定的,訂婚就是夫妻啦,誰規定要變紅才結婚?阿秀仍不諒解。

那時小孩已經生下來了,小孩都已經兩個月了,阿秀補充說。

我怎麼不知道這件事?林太太問。

我本來不敢講。

阿秀母女談了許久,才步出房間,阿惠的母親和阿姨等在門外,忙上前勸她回家,阿秀死也不肯。

「我是阿秀,我家就在這裡」,她吶喊著,兩手緊緊抓住門檻,拉也拉不動。

林太太見狀,想了一想,自己的女兒到底是死了,於是責備道:阿秀啊!阿惠是妳的好同事,妳不要折磨她,這是妳的命,妳要保佑她平安,現在乖乖跟他們回去吧。話未說完,早已掩面泣不成聲。

「不會啦!等事情辨完,我就會保佑她」,阿秀回答,但還是不願回家。

終經勸導,阿秀顯得非常失望與無助,流著眼淚,無可奈何地上車,和媽媽揮了揮手,揚塵而去。留下林太太倚門這眺,頓時手腳發軟,眼前一片空白。因為事情來得太突然,而且傷心過度,又一時難以適應,所以不知從何問起,忘了要問些什麼,後來,才想起有好多話要說,許多問題要問,都已太遲了。林太太十分婉惜地告訴筆者。

據阿惠家人表示:阿惠那天回家後,病情好轉許多,但不敢照鏡子,一照鏡子,就看到阿秀。如此,經過七天。七天過後,阿惠逐漸恢復正常,恢復正常的阿惠,根本不知道她那幾天到底在做些什麼。

林太太指出:當時阿惠的聲音和阿秀很像,面貌也像,尤其說話口吻,可說一模一樣,就是臉色蒼白些。後來,想收阿惠當乾女兒,也曾到她家好幾次,那時阿惠已恢復正常,不只是面貌變得不一樣,聲音、口氣更是不同。

天下父母心,林家人越想越傷心。就在作「百日」後,決定到五結省民堂為阿秀牽亡魂。牽亡算是順利,第一個出來的是林先生的祖父,他一出來先咳嗽一聲,問道:你們來幹什麼?

(據林先生說:那咳嗽的聲音和語態,與祖父在世時,絕無二致。)



 樓主| 發表於 2019-6-6 17:08:37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們是來找阿秀的,不知道阿祖有沒有看到她?林先生問。

唉!那是人家的人啦,無我們家的事啦!傻孫。

她怎麼是人家的人呢?林太太不解。

訂婚就是別人的啦!你還以為是我們的,無我們家的事啦!祖父答。

阿祖有看到阿秀無?請阿祖去叫她出來好嗎?、林太太央求。

好,我去叫看看。

阿祖去了,不久,阿秀出來了。

低低的哭泣聲:爸、媽,請您們不要再責備我,是我不對,沒有聽您們的話。

聽到女兒的聲音,林太太哭了起來。

「阿雄呢?阿雄怎麼不來?」阿秀一出來就四處找她先生。

臨時決定,就來了,來不及通知阿雄。林太太哭著答。

阿秀有點失望。

「阿秀!妳過得好不好」?大夥齊聲問。

我前幾天有回去給您們看過,也跟媽說過話……

怎麼會發生這種事?當時情形是怎樣?林先生含著淚水問。

當時天昏地暗,看不到路,什麼都看不到,唉!是命運,不要難過,是命運。

林太太自喪女之後,沒有一天不哭,牽亡回來後,更是難過,或許是至誠感動天吧!次年六月的一天夜裡,林太太夢到去一座寺廟,寺廟建築和平常差不多,只是略見宏偉,地上鋪著紅色地毯。她想進去,守門不肯,林太太說明,是找女兒來的,守門問: 今女何名,林太太正想回答,恰見阿秀從裡面走了出來,向守門頷首為禮,道:那是我媽,讓她追來吧!

林太太走了進去,到阿秀房間,但見房間裝飾得十分雅緻,粉紅色床褥,粉紅色壁紙,光線柔和,床上有一個小孩,說是阿秀生的,長得一臉聰明伶俐相,到處亂爬,林太太好高興,逗著小孫子,親個不停。

忽地醒來,林太太算一算,阿秀剛好懷胎十個月。過後不久的一天晚上,林太太即將入睡,聽到樓下似乎有人開門,她本想起床查看,仔細再聽,並沒有腳步聲,心想,或許是聽錯了,也沒在意。一會兒,但見阿秀背著一個小孩上樓,走進房間來,就是上次在廟裡看到的那個小孩,看來大約有三歲大,林太太越看越喜歡,忙接過來,逗著玩,興高采烈,並和女兒閒話家常。幾個小時過去,阿秀提議要回家,林太太說:你爸爸今天回來,提了一些鮮魚,抓幾條回去煮。阿秀背起小孩說:不必啦!頭也不回地下樓而去。聽到開門聲,知道女兒已經回家去了,林太太恍如從夢中醒來,時鐘剛好敲三點,隔壁的公雞正喔喔啼。

筆者好奇地問:這種事千載難逢,你們能很確定是陰魂附身嗎?

如果不是親自碰到,實在不敢相信,我從來沒聽過附身這種事,即使聽說,也只當故事。林太太說。

剛開始,我也不相信,我是很鐵齒的,後來她講得一點不錯,我才相信。林先生補充說。

本來,我們想阿秀既然附身在阿惠身上回家,阿惠必然和我們有緣,我們想收她為義女,阿惠的母親很客氣,阿惠很乖,都同意;訂婚時也通知我們,但後來結婚時,並沒有讓我們知道,可能是發生這件事,傳出去人家會怕,不太好的緣故吧!當年,報紙也曾報導,所載內容和事實差不多,但不是求問我們,不知是那裡聽來的。也有親友警告我們,小心被騙,現在詐騙集團演技十分高明。

我想,那不可能,阿惠和阿秀才同事幾個月,又沒到過我們家,不可能對我們家的情況那麼了解,再說,阿秀離開工廠後和阿惠少有聯絡,動作、口氣不可能那麼像,而且阿惠並沒有從我們這裡得到任何一絲好處。林太太說。

這是一件罕有的靈魂附身事件。林家雖將經過情形告訴筆者,但要求千萬別刊登,筆者懇求再三,林家認為兩位小姐均已出閣,應避免對她們有絲毫干擾。由於這類事件極其難得,有勸善規過的正面意義,又是奉命採訪,除再三懇求外,並以硬幣為卜,祈求允准,所幸未遭拒絕,但為尊重阿秀及其親人避免任何困擾,本文使用化名。不過,內容句句真實,絕非虛構。

(本文由「神祕雜誌」特約記者簡浴沂先生採訪)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