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57|回復: 1

034『廣義靈魂學』上冊 附錄一「台灣原住民祖靈信仰」—『泰雅族的巫婆』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5-15 21:23:2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阿倫 於 2019-5-15 21:39 編輯

『廣義靈魂學』上冊 附錄一「台灣原住民祖靈信仰」—『泰雅族的巫婆』

作者:張開基

(本文作者擁有著作權,非經同意請勿擅自轉載、轉貼、摘錄或任何形式之引用,改作)  

本書作者唯一嚴謹鑑定具有「靈魂物理致動」能力的通靈人

以下內容為「簡浴沂」先生之現場採訪稿:

為了探討有關「原住民巫婆」的疑問,筆者三次造訪居住在宜蘭縣南澳鄉,目前為泰雅族碩果僅存的女巫師「陳彩嬌」,並到大同鄉四季村拜訪巫師的後裔和傳人。

「陳彩嬌」,泰雅族人親切地稱她「沙巴‧奇巴姨」;她的家人和外孫女都說她巳一百零一歲,但根據戶口名簿上的記載,她只有八十八歲,居住在南澳鄉南澳村中,是一棟很常見的鋼筋加強磚造的二層樓房。

「沙巴‧奇巴姨」給人的印象是一個樂觀、熱比、親切的仁慈長者,她臉上有大面積的剌青,身上背著一個早晚不離身的藍色小背包、身子硬朗,雖快步疾行,不見喘氣,甚至能爬上二尺來高的階梯而不需他人扶持,她滿瞼笑容,笑容中充滿慈和,不帶一點邪氣,和她並肩而行,並不覺可怕。

泰雅族的巫師,是族人和祖靈的中間人,溝通祖先和兒孫陰陽兩界,泰雅族人相信「祖靈」可以操縱兒孫生死,降下禍福與疾厄,所以族人遇有病痛百醫無效或疑難不解的事,都會來請教「奇巴姨」,她也從不拒絕,治人無數,是族人的精神依靠,是泰雅之寶,也是泰雅文化的傳承者。

為了親眼目睹這位聞名女巫師的法力,筆者懇請她施法,「奇巴姨」笑了一笑,爽然地答應了,她從藍色小背包裡取出一根細長的小圓木棍和一圓形不銹鋼管,小圓木棍長約二十公分,頭部較粗約直徑零點五公分,尾稍細。圓形不銹鋼管更細,長約五公分(據說圓鐵球亦可);巫師唸動咒語,將小木棍從嘴邊一沾而過,夾在兩膝中間,放開手後,拿起小不銹鋼管,唸動真言,在空中揚了兩下,垂首閉目(應該是在召請「祖靈」),摒氣凝神,很專心地將不銹鋼管放在圓木棍的尾端,看不銹鋼管安然地躺在小圓木上之後,就完全放開雙手,「奇巴姨」又說了幾句泰雅族的話語,忽地,兩手左右猛煽,似乎企圖將不銹鋼管搧掉一般,邊搧嘴裡邊發出「赫、赫、赫、赫」的聲音,那聲勢有如天兵天將即將下凡,又如在為天神開道般,威猛無比,令人聽來有點心驚,左右搧罷,又上下猛搧。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說來奇怪‧那據說已一百零一歲的老人,走路發顫,兩手兩腿本已抖紊不穩,拿煙斗裝煙絲,有一半要掉在地上,卻能將一個圓滾滾、光滑滑的小不銹鋼管放在一小圓木上,再加上雙手猛搧,兩腿晃動,嘴巴發出赫赫的聲音,只見那不銹鋼管有如黏在小圓木上一樣,紋風不動,就是不會掉下來。

太令人難以置信,我是個不信邪的人,壓根懷疑其中必有訣竅,因此大膽借過這小圓木和不銹鋼管,依樣畫葫蘆,比照她的姿勢和方法來作;但任憑我如何專心一致,如何勁貫雙腿,始終無法讓不銹鋼管安靜地在圓木上躺半秒鐘,總是每次都掉落地面;惹得旁觀的人一陣陣訕笑,也異口同聲的勸我放棄吧。

難得的機會,豈可輕言放棄,我企圖舉會咒語後再試,透過翻譯,原來「奇巴姨」剛才所講的一堆話,是請教鬼神,她今年內會不會死,如果不會,小不銹鋼管即可舒服地躺在小圓木上,至於咒語,譯者也不盡懂得,泰雅語更不是短期內舉得來,就算學會了,「泰雅祖靈」承不承認,也是大問題,我只好失望地將道具雙手恭敬地奉還,不敢多試。

這位耋耄的巫師,慢吞吞地將道具收回藍色小布包內,取出煙斗,點燃香煙,突然,左手迅速地抓住我的右手,拇指和食指分別搭在我撓側的列缺和孔最穴上,這是她平常為人看病的手法,據說,只要她的手指一搭上,你的什麼祕密,她都知曉,包括任何不可告人之事。

我當時心想,這種淺顯捉小偷用的心理戰術,對本人而言,絕對起不了作用,這套手法,替人消災,撫平心靈壓力或許管用,但要說什麼祕密都知道,我打心底否定。

「奇巴姨」很快地道出診查結果,她說:「你已經結婚,有一個小孩!」,我一時聽不懂,未置可否,翻譯的那位先生自作主張,貼近她的耳朵,大聲告訴她:「有兩個小孩!」,「奇巴姨」昏濁的眼睜眨了眨,突然睜了開來,並伸出右手食指,堅定地表示:「有一個小孩!」。

隨後,她笑了笑,笑得有點曖昧,神祕兮兮地說:「你有三個愛人,對不對?」旁觀眾人都笑了起來,我有點不好意思,她繼續說:

「太太多,不會幸福」;我指著為我帶路的前南澳鄉長的千金,開玩笑池說:「她就是我的愛人!」,奇巴姨立刻嚴肅的否定,「不,不是她」。

我確實已經結婚,有一個小孩,也曾有過知心的女朋友,不過,我徙沒有娶三個太太的打算,相信今後也不會有。

趁機,我追問前途、事業、考試,巫師只告訴我:「命很好!」,至於事業、考試,以及到底命有多好,她並沒有做肯定的答覆。

原來抱著全盤否定的心,至此,也不得不有些信服。

這有什麼稀奇,「奇巴姨」五十一歲的姪女林麗秀說:「姑媽的法力人盡皆知,神奇的事蹟不勝枚舉,不只是泰雅族,其他各族和平地人也經常前來求教,甚至遠從高雄、台南雇專車請她去看病,直到六年前,在為人治病途中,車禍受傷,才不再出遠門。

林麗秀和旁觀的族人,分別述說了 一些奇巴姨為人治病的神奇事蹟:

南澳鄉老鄉長鄭X里的叔父,年輕時,有一天,突然神志失常,又哭又笑、大聲歌唱,雖派醫診治,情況並日益嚴重,到處亂走,深夜高歌,歌聲淒厲、六親不認,病情一直不見好轉。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一天夜裡,忽告失蹤,家人萬分著急,發動親戚朋友,四處尋找,經過兩天兩夜,追尋不著,最後,想到「奇巴姨」,經過作法與鬼神溝通後,她說:不要往海邊,不要往左邊,不要往右邊,族人依言,往前直行,到一片峭壁前駐足,峭壁高懸,林木參天,阻住去路,眾人正沒作道理處,猛抬頭,赫然發現鄭家的兒子正坐在遠處一棵濃密的參天古樹上,咧嘴嘻笑,古木在懸崖之上,眾人無法攀登,又無道路可通。

正愁煞之際,「奇巴姨」到了,她對空禱祝…原諒他吧!孩子是無辜的,孩子很可憐,請讓他下來,請讓他回家,請讓他的病痊癒……奇怪的是,鄭家的孩子離「奇巴姨」甚遠,就算用喊話器喊話,也不一定聽得到,此時卻有如聽到她細聲的祝辭,乖乖地慢慢爬下來,仿佛神助一般,不需任何登山工具,一步步走下懸崖,族人都為之捏了一把冷汗。

原來,鄭家某代祖先未分家時,養了一條牛,兄弟分產時賣了出去,但錢分得不公平,一個兄弟的份硬是被霸佔了,死後不甘願,回來作弄霸佔者的子孫,以示報應。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這是「奇巴姨」從鬼神處得到的消息,無巧不成書,這說法和從平地請求的乩童所言,一般無二。

於是,鄭家人依傳統儀式,殺豬祭祖,祈求祖靈寬恕,經過一番作法,果真不藥而癒,而且再也沒發病過,後來順利娶妻生子,綿延後代。

南澳村位於大南澳南北兩溪的流處,依山面海,蘇花公路由此經過,公路的左邊是泰雅族部落的集村,屬南澳鄉公所管轄,路的左邊是靠海的沖積扇,早為平地人所開墾,良田數里,屬蘇澳鎮公所管轄,北迴鐵路從中而過,靠海的小丘,有一處平地人的墳場。

雖然行政區域不同,但平地人和原住民相處已久,互通有無。

林X英,廿四歲,平地人,有一天到園裡去割豬菜,挖地瓜,直到日落月出還沒有回家,家人以為去跳海,急的不得了,報警協尋,並出動親戚鄰人,找遍海邊、樹林,就是不見人影,當夜大雨滂沱,無奈,只好求助「奇巴姨」,「奇巴姨」聽完敘述,即刻作法,她說:往海邊,往海邊,大夥又往海邊來。她說:往右邊,往右邊;果然,在平地人的墳堆裏,曙光中,看到一名女子,走近一看,正蒙頭大睡。

此時的林小姐,痴痴呆呆,渾身濕透,兩手腕都有紫黑色瘀痕,好像被一雙強有力的手緊緊扼住所留下的痕跡,經作法清醒後,絲毫不記得昨晚的事,對何以兩手出現瘀痕,也莫名所以?

此外,有一位住在台北的平地人,正就讀大學,忽然患病不起,百醫不效,也來求助這位老巫師,經過一再地溝通,「奇巴姨」說出了生病的因由,原來其父已死,其母改嫁,拋下原夫所生子女,其夫怨其負義,因此,鬼魂回來懲罰。

同樣的,經作法與祈求,這位青年不藥自癒,現在還經常從台北帶禮物來探望這位老巫師,以示不忘舊恩。

這般曲折的家庭細節,在唸咒之後,能無誤地徐徐道來,著實令人稱奇。

還有一位年輕的計程車司機,喜歡摸太太的乳房,這是他的癖好,有一天碰到「奇巴姨」,奇巴姨望了他一眼,神祕地笑著隨口問他,是否性喜如此?這位青年啞口無言,只好老實承認,自此,十分信服奇巴姨的法力。

以上,是「奇巴姨」的姪女、孫女、外孫女和一些族人口述並作證的一小部份,另外諸如鄰家小孩被人偷走,經作法,不費吹灰之力在山下小路找到。某人的錢被偷,被何人所偷及藏在何處,「奇巴姨」帶人去找了出來。某男女私通被「奇巴姨」說破,連地點、次數都被點出來,只好坦承不諱,以及某某人即將死亡等等,真的是不勝枚舉,難以盡述。

巫婆是否真的會害人?筆者和「奇巴姨」數次相處,認為她溫和親切,不帶邪氣,當不致於害人,村民也證實她從不害人,但族人說:巫術分兩種:一種能害人,一種不會害人,奇巴姨的法術屬於後者。

為了探求可以害人的巫術,特地到大同鄉四季村訪問了巫師的後裔游X爐先生----

游先生說:由於工商業發達,科技文明之風吹遍山野,儘管深居高山深谷,也難免遭到新文明的洗禮,舊文化於是逐漸沒落,巫術也不為時下所重視,因此,這一派的巫術承傳有限,但游先生鐵定池指出,巫師可以害人,甚至殺人於無形。不過,你只要不得罪她,便相安無事,他說,如果不幸得罪了,那恐怕難逃噩運。

大同鄉老老少少,都知道四季村有巫婆,老一輩的人,甚至不敢隨便到四季村走動。

據說,如果不小心得罪了,女巫的眼睛會出現紅色血絲,那麼,對方還沒回到家,就會病發,病的種類不一而足。鄉民異口同聲的述說,當年在四季村舉行的全鄉運動會,幾個村帶來的運動高手,明明領先四季選手,但這些健將,不知何故,莫明奇妙地半途摔倒或病倒,最後四季奪得總冠軍。

經遇這次教訓,沒有人敢到四季村去參加比賽。這或許只是傳說或巧合,因為我沒有找到被害人出來指證,不過,大同鄉民懼怕巫術的心態可見一斑。

其實,巫師治病怯災也有其局限性,並非百病皆靈,巫術式的治病方式與成功率和現代醫師是不能比的,泰雅族人承認,大部份的人,一旦生病都往醫院擠,除了和鬼神有關,諸如發育不良、久醫不效、神志失常、久婚不育、祖靈託夢等,才會去找巫師。

身為一個靈媒,「沙巴‧奇巴姨」有且憂傷的一面:她夢見山崩,知道噩耗將至,果然她母親年紀輕輕,好端瑞地上田工作,莫名其妙地死了。她算出丈夫的劫數難逃,只好事先把親朋邀請上山,來到田間,果然丈夫因急性腹痛死於田野。她死了的兒子、女婿、親人……

預卜未來,卻無力改變未來。

更遺憾的是;她這天生加上祖傳的法術異能,竟然找不到傳人,自己唯一的女兒嗜酒如命,不適合習巫,年輕一輩寧可相信耶穌,對這古老的信仰,完全失去興趣,這是新潮流,無法改變的事實。

小圓木、小不銹鋼管、咒語、菖蒲根,還能留傳多久?會不會有人發揚光大?這套神奇的法術是否就此失傳,永遠不再出現?

臨別時,奇巴姨還不忘叮嚀一句:「一個太大就好!」,我笑了一笑,揮手告別這三百多戶的泰雅族部落。





 樓主| 發表於 2019-5-15 21:25:13 | 顯示全部樓層
附:

(一)巫師的日常生活與常人無異,不需打坐唸經,作法時,不焚香不燒紙錢。

(二)咒語繁複,各種病症有各種咒語,大致上都以和祖靈溝通為主,如請確實宣示於竹子,置小米以供養,使病況減輕吧!都減輕吧!讓小孩快慰,我將殺豬供你……等,有些咒語,連譯者也不明暸。

(三)巫師作法的道具,除了小圓木、小不銹鋼管外,還有米、菖蒲根、竹片、芋頭等,不一而足,端視病症的種類而定。

(四)巫師為了祛災治病,不取報酬,如果你請她喝酒、抽煙,她也不拒絕-

(五)巫師「奇巴姨」自己很少生病,也不看醫生,遇有病痛,只在痛處槎揉,口裡唸咒,據說,病痛即可減輕。

(本書作者按:本文原作者為「簡浴沂」先生,為「中國時報」宜蘭駐地記者,為本書作者數十年好友,此文投稿刊登於1987年2月出刊的「神祕雜誌」,經同意轉載於本書中)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奇巴姨」後記

以上這篇文章發表之後,筆者一直感到好奇與不可思議?因為簡記者是我二十多年的好友,他為人謹慎,下筆中肯,從來不會誇大其詞,故弄玄虛的,他住羅東,我打電話給他再次詢問,他一樣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之中;也興起我想親自一探究竟的興頭;結果因為那時雜誌社業務太忙,一直無法成行,直到近兩年之後,剛好添購了「攝錄放影機」,所以就商請簡記者約定行程,專程前往「南澳」拍攝動態影像紀錄;

一些枝節不再贅述,單說「奇巴姨」招請祖靈的事;她把一支大約二十多公分長,一般香煙粗細的小竹棒,一端夾在雙膝之間,然後一手拿一截大約五、六公分長,同樣如香煙粗細的空心不銹鋼管,平行的放置在小竹棒向外的一端上;

她一面擺放一面口中小聲的唸唸有辭,而且右手有一種「召請」的動作;然後再雙手擺放並調整不銹鋼管的平衡,雖然,不是立即成功,甚至有掉到地面的情形,但是,一旦擺放平衡之後,她就立即放開雙手,然後向兩旁有如飛鳥搧動翅膀這樣劇烈而快速的擺動雙手,那個動作是很大的,大到全身都跟著震動,從攝影機的觀景窗中,以及肉眼都可以明顯看到她的膝蓋部份也不是「紋風不動」的,一樣受到震動,但是,那截不銹鋼管卻好像用「快乾膠」黏在小竹棒上,或者被強力磁鐵吸住了一般,就是不會掉下來……

她做了好幾次,筆者用攝影機拉近來拍攝特寫,在當時及事後多次反覆觀看,都可以明確感覺她的膝蓋確實有受到震動的,而不是因為「練就身體上半身動,只有膝蓋不動」的特技。

筆者不是容易輕信任何眼見現象的,就一面拍攝,一面請簡記者下場,把她的小竹棒和不銹鋼管借過來依樣畫葫蘆一番;但是,根本連保持平衡都做不到,因為太光滑了,我還請他塗點口水試試,結果一樣不行,簡記者搖頭說:用膠水都不容易黏住……

當然,我還是不會輕易接受的,就與簡記者調換位置,親自下去試驗,結果也一樣,根本不可能重疊平衡而不掉落,更不用說還要劇烈搧動雙手了;而且非常確定的是小竹棒和不銹鋼管兩者之中,沒有任何機關,沒有磁鐵或其他足以相扣的東西或卡口。

後來,「奇巴姨」透過翻譯強調說;她不是在表演特技來炫耀她的本領,這樣的儀式是在召請祖靈降臨,這樣做是用來驗證祖靈是否確定降臨了,因為,祖靈也有祖靈的個性,不是有請必到的,所以,一定要信而有徵的驗證,如果祖靈未來,不銹鋼管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平衡在小竹棍上的,而一旦祖靈降臨,那就一定四平八穩的彷彿黏附在上面,怎樣晃動也不會掉下來。

後來,她又召請了一次,然後用更誇張更不可思議的動作來示範;同樣是把小竹棒夾在雙膝之間,等不銹鋼管擺放平衡之後,她慢慢站直起來,那支小竹棒幾乎和地面呈現大於45度的傾斜,她還是用力快速的搧動雙臂,而且連膝蓋也左右搖晃起來,那不銹鋼管就是牢牢吸附住一般,沒有掉下來。

雖然是目瞪口呆,大為驚異,心中卻還是有一絲絲的疑惑,走過去再次借過她的那兩樣「法器」,仔細檢查,還是沒有任何機關或有臨時動過手腳的任何證據;然後,我照樣試了一次用膝蓋夾著做,不行,無論如何都不行,最後,我把小竹棒平穩的放在她坐著的長條板凳上,把不銹鋼管小心翼翼的疊放上去……

根本放不上去,一直滑落下來,怎樣變換兩者的方向位置都一樣不能重疊成功,遑論是夾在膝蓋間,而且還能身體左右大幅晃動,那根本是天方夜譚。終於我不得不相信這是一個不可思議的現象。

後來,原資深記者眭澔平先生(他後來一直從事各種神祕現象和考古研究,也是樣樣都要親自嚐試的),在看到這篇報導的數年之後,循址前去「南澳」實證,也拍攝了錄影帶存證;事後有一次途經花蓮,順道來拜訪筆者,雙方交換了許多不可思議的經驗,在談到「奇巴姨」這個對象時,他也是大為驚歎;同樣也是親自下去嚐試,一樣完全無法成功,他說「奇巴姨」能夠站立起來,讓小竹棒和地面呈現超過60至70度的傾斜,不銹鋼管依舊牢牢的平衡在小竹棒上,不會掉落,他一樣是覺得不可思議而完全無法用常理或者科學來解釋?這也是唯一經由我們兩人唯一認可屬於「靈魂物理致動」的特例。

在「南澳村」當地的居民以及曾經去求教過「奇巴姨」的一些外地人,相信當然是見識過這種無法解釋的現象;但是,對於筆者而言;包括本身在內,至少有三個人證,還有兩捲錄影帶可以證明「奇巴姨」的特異能耐;這也是筆者大半生從事靈異事件及靈魂學研究經歷中,幾樣完全無解的事實之一。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