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64|回復: 2

027『廣義靈魂學』上冊 第二十六章 關於「神」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5-11 20:12:3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廣義靈魂學』上冊 第二十六章 關於「神」

作者:張開基

(本文作者擁有著作權,非經同意請勿擅自轉載、轉貼、摘錄或任何形式之引用,改作)
  
自然與神

一,如果「神」也是產於自然,和天地萬物以及包括人類在內的所有生命一樣,那麼「神」當然不可能萬能,因為出於自然,自然的一切必定不是「神」所創造,和其他萬物及生命都是被創造的,那麼,在邏輯上,「神」一定也有極限,不可能永生不死,更不可能其他所有生命都很低能,無能,唯獨「神」一枝獨秀,是全知全能又無所不在的。所以這個假設基本上是不成立的,和所有「一神教」的教義也是不同的。

二,如果天地萬物以及包括人類在內的所有生命都是「神」所創造的,以目前我們所知的;一個銀河系有一千億個恆星系,而已知的宇宙中有一千億個銀河系,那麼其他一千億X一千億個恆星系中有沒有生命?是不是也像地球一樣熱鬧又擁擠?如果是這樣,而且也是「神」所創造的,那麼為什麼「神」獨獨對地球人類特別關切?包括要人類遵守祂訂定的戒律,而且動不動就毀滅城市,甚至製造大洪水毀滅所有生物?並且要人類謹慎的服事祂,敬畏祂?「神」對祂所創造的所有星球上無數不同的生命都這樣要求嗎?如果是這樣,那麼服事祂敬畏祂的目的是什麼呢?這樣對祂有什麼好處或作用呢?

如果「神」真的是全知全能的,一切都必定是圓滿俱足的,當然不需要低能無能的人類或其他生命去服事,而祂動不動就能毀滅世界,至少地球人類不用祂交代,已經敬畏恐懼到不行了,所以何必再三再四的交代?

如果在整個宇宙中只有地球有生命和人類,和整個宇宙比較起來,地球比「微塵」還微小,這個「微塵」上的生命豈不是更加微小億萬倍?全知全能的神為什麼要創造這麼微小的生命呢?而且還這麼在意這些微不足道的小小東西有沒有虔誠信仰祂?有沒有謹慎的服事祂?有沒有真誠的敬畏祂?

為什麼「神」不能創造更大一點的生命呢?或者「神」的能耐其實只能創造這麼一丁點大的生命?而且還無法全面掌控,所以才會再三叮嚀這些微不足道的小東西要敬畏祂?

以人類來說;想要觀察自己的「創造物」或者「飼養物」,至少會是在平常視力可及的範圍內吧?譬如飼養螞蟻或蜜蜂;就算培養細菌或濾過性病毒,用顯微鏡也能觀察,即使是自己全新培養出的新菌種新病毒,為免失控擴散,或許在必要時會加以銷毀,但是,怎麼可能會去再三叮嚀這些細菌或病毒要「服事」、「敬畏」自己呢?

這點如果放在2000年前,1000年前,500年前,還在地球為宇宙中心的認知時代,那時的觀念;地球是最大的,比太陽月亮及其他星體都大,所有天體都是繞著地球旋轉的;所以,地球人類是「神」創造的唯一有智慧的生物,經由一些宗教的神職人員「代傳神的旨意」而有這樣的說詞和要求,至少是可以理解的。譬如如果我們是養蜂人,我們養了一箱又一箱的蜜蜂是為了讓它們幫我們工作(採蜜),我們當然會希望它們服事我們,也敬畏我們,勤勞工作又沒有異議,不會逃走叛變,更不會飛去他處幫別人工作。但是,條件一定是這些蜂箱盡量近在身邊,一定是在我們視力和照管所及的範圍之內;斷然不可能人在台北,所有蜂箱隨意放在屏東偏僻的鄉下,平時一年半載也難得去照管一次。

那麼同樣的,現今我們已經知道地球不是宇宙中心,太陽比地球大,銀河系更大,而整個已知宇宙更是大到難以想像,那麼相較之下,地球既微小又遙遠,把這些小東西養得那麼遙遠,那麼養這麼微不足道的小東西幹嘛呢?要這麼小的東西服事自己,敬畏自己,有道理嗎?

如果天地萬物以及包括人類在內的所有生命都是「神」所創造的,那麼地球上為什麼有這麼多自然災害呢?一個養蜂人再怎樣愚蠢也不會把蜂箱養殖在北投地獄谷的硫磺泉近旁吧?既要人們服事祂敬畏祂,全知全能的「神」為什麼又要創造這麼狂暴的地球?像日本311大地震和海嘯,為什麼會發生呢?是「神」又開始在懲罰人類了嗎?如果不是,為什麼不能制止甚至消除這樣的災難呢?如果人類全部因為地球環境的天災而毀滅,那麼又怎麼服事和敬畏「神」呢?

三,如果「神」是「神」,「自然」是「自然」,那麼兩者的關係是什麼呢?和我們生存的這個宇宙一樣,祂是另一個等大的宇宙?至少這兩個宇宙是平等或差相近似的,那麼祂幹嘛喜歡過問我們這個宇宙中一個微不足道的銀河系,其中一個微不足道的太陽系;其中一個微不足道的地球,上面一群微不足道的小東西,還再三要求這些微不足道的小東西必須相信祂,必須敬畏祂,必須服事祂?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四,關於第三點,「神」是非常認真;非常鄭重其事的這樣認為嗎?或者只是當成一種「飼養寵物」的一時興起而已。如果是認真的,這「神」的格局未免也太小了吧?心胸也太狹隘了吧?還是祂的能耐僅僅如此而已?否則,如果真的無所不能,地球上這麼一點點小小的晃動和風暴,「神」為什麼無法阻止,或者在祂眼中,這些是不痛不癢的小事,既然如此,那又幹嘛這般在意人類有沒有敬畏祂?有沒有虔誠信仰和服事祂?有沒有敬拜偶像,有沒有遵守戒律?

五,同樣關於第三點;如果「神」和「自然」是平行的,是和我們這個宇宙自然無關的,地球上的萬物和生命都不是祂創造的,祂又有什麼權力要地球人類信仰祂?謹慎的服事祂,敬畏祂?

不過,有一個事實倒是千真萬確的;地球有人類以來,從來沒有同一時間,所有人同時聽到「神」這樣說過;宣稱有聽到的只是個位數的個人。「神」如果非常在意地球上這些微不足道的小東西是不是信仰祂?謹慎的服事祂,敬畏祂?為什麼不當眾宣佈呢?

如果我們是新兵訓練場的指揮官,我們希望所有的新兵都能服從自己的命令,那麼當然是一視同仁的讓所有新兵都能了解各種命令的意思,乖乖服從並且表現良好的有獎勵,不聽話或者漫不經心,打混摸魚的就會被處罰……所以所有命令和規則當然是當眾宣佈,以廣周知的,怎麼可能神祕兮兮的只告訴其中一個新兵,然後要他再去轉告其他眾多的新兵呢?

當眾宣佈對萬能的「神」有困難嗎?祂不能做到嗎?如果是這樣,又怎麼能稱為「無所不能」呢?

想想看吧?

「神」創造了宇宙萬物,特別是地球上的生命和人類?

「神」也是自然產物?

「神」是另一個平行的宇宙。

其他任何可能???

神創造人,還是人創造神?

所謂「需要為發明之母」;

所有的創造發明都是源自「需要」,因為在日常生活的需要,因為在工作上需要,因為在內在精神層面的需要等等,所以促使人類自古以來不斷的創造發明,而建立了今日的物質文明與精神文明。

想想;自古以來,是神比較需要人,還是人比較需要神呢?

如果神是真實存在的,又是全知全能的,祂為什麼會需要相對比較「非常無能」的人呢?

而上古時代的人類,在面對大自然時,是如此的軟弱無能,經常要和自然災害、其他掠食動物抗爭,即便在實質面不能得著強而有力的靠山,在內心中卻有著這種強烈的需求和渴望,尤其是在面對無法承擔的災害和傷痛時,當然會渴望有個「全知全能」的「超級強者」來依靠。

而這個無名的「超級強者」一如孩童心中幻想出來的「無敵超人」,可以幫他打退任何強敵,幫他得到任何想要的東西,幫他消彌傷痛,或者帶領他去到最快樂最美好的地方,賜給他最渴望的幸福生活……

於是,人們在心中祈求,祈求這個「超級強者」的出現,祈求這「超級強者」實現他的願望,當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時,這個幻想的「超級強者」就開始被描述得越來越豐富、越來越詳細、越來越超大,越來越「真實」,一種根本看不到的「真實」……

然後從初期極度的擬人化,隨著不同的見解爭議分岐之後又慢慢轉變成「不可形容」;只具備擬人化性格卻不再具備形體的「神」。

神;因為人類的需要而被創造,因為人類需要依靠,所以將其描述得「全知全能」,為了讓「神」和人的關係更密切,所以攀親帶故的把人類說成是「神創造的」,而且是「照著祂的形象」創造出來的,也因為「人類是神的選民」,所以「神愛世人」……

但是,顯然的,幻想出來的事物總是不可能天衣無縫、圓滿無缺的,所以,當「神」變成有規模的宗教崇拜之後,面對「人類既然是神的選民」,「神既然愛世人」……為什麼神創造的「人世間」卻是如此的殘暴、艱苦、多災多難而不完美呢?

於是最古老的神棍必須自圓其說,不只是要說服大多數人們,甚至也要說服同樣滿心狐疑的自身;於是,又要保持「神」的萬能完美,又要替祂創造的世界之所以不完美找個最好的理由,於是就有了「原來有個伊甸園」……

伊甸園原本是圓滿無缺,幸福快樂的,但是,因為亞當夏娃犯了罪,所以被趕出了樂園,而包括他們在內世世代代的人類子孫都要為他們兩人所犯的罪永遠受苦,不得赦免……除非堅定的相信神,在死後才能得到赦免。

這真的是很不錯的伎倆,一石二鳥,又開脫了「神」,又更加強了宗教的權威。

但是,「神依祂的形象創造人」只是舊約聖經「創世紀」裡記載的一行字而已,其他沒有任何具體的證據,如果「有」其他任何一丁點證據,在人類科技發展到了今天這樣的地步,對地球上任何人事物的普遍研究和認知,不可能毫無蛛絲馬跡的。

唯一的可能就是;人不是神創造的,因為根本沒有神!

各種主張「創造論」的一神教,那個「神」是人類創造出來的,因為基於需要,而「需要」的渴求度是會改變的。當需要度越來越低時,不只是質疑越來越多,而是「創造論」和「神」的崩壞速度也將越來越快。尤其是民智漸開,宗教的權威相對衰減時……

任何時候都是一個好的開始,當下也是,人創造的那個「神」不論在任何一個宗教中,身影正在淡出之中。
 樓主| 發表於 2019-5-11 20:14:55 | 顯示全部樓層
神是中國人的長工

中國人大概是最早看清所謂「神」的真面目的,所以,表面上看起來;中國人也是多神信仰的,甚至也是「萬物有靈論」的,但是,骨子裡,中國人對於所謂的「神祇」、「神明」或者「鬼神」以至一切的「神仙」是非常「現實的功利主義」,只要能賜福給予庇佑及發財的,什麼神神鬼鬼,甚至明明就是孤魂野鬼、妖魔鬼怪都願意去敬拜,但是,抱持的卻是一種交易心態,用少量的香火就妄想從「神」那裡換取一本萬利的報酬,如果一旦不能順遂,立刻掉頭棄之不顧,另尋新的對象,如果因為膜拜而能夠實現願望,還願時倒也相當大方,所以中國的廟宇神壇之中有許多還願敬獻的物件,小的是一面薄薄的金牌,大到一對雕龍刻虎的巨型石柱都很常見。但是除了這種「對價關係」以外,沒有好處是不可能單純只是虔誠信仰的,萬一發生了意外或者生命財產上的損失,是絕對不會像西方基督教徒一樣還能謙卑的認定「這是神的旨意」,所以不會抱怨和質疑;中國人幾乎是從來沒有這種觀念的,很簡單也很現實的,只有「靈與不靈」的二分法;所以從骨子裡來剖析;基本上中國人只有在表面上,各種儀式上表現的很繁瑣、很熱鬧、祭品很豐盛,但是,心裡其實根本談不上「虔誠」或者「真誠」的,關於這點可以從在台灣地區的一些神明信仰及互動關係就能看出一些端倪:

從明末清初隨著鄭成功趕走荷蘭人開始經營台灣以來,除了掀起了大規模的移民潮,同樣也掀起了大規模的「移神潮」,像最普遍的佛祖、觀音、玉皇大帝到媽祖等等佛道神祇,以及地域性神祗代表的「開漳聖王」與「三山國王」等等都被各時代先後移民紛紛迎來台灣供奉。

在那種必須在這塊水土不服,處處充滿未知與危機的新天地中奮力生存,人們當然會虔誠的祈求於各種神祗的庇佑,甚至於為了對抗疫病,連瘟神也一樣虔誠膜拜,同時隨著在開疆闢土中,因為爭奪土地資源或者交易紛爭而被原住民砍殺,或者因為漳泉械鬥,閩南客家間的仇殺,以及由於瘟疫和天災而死亡的人數極多,更由於早期的移民多為無家無眷的羅漢腳(單身漢),死後無人祭祀,於是,台灣各地那些「萬善同」、「有應公」正是收納這些多數骸骨或者說無主孤魂的處所,但是基於中國人傳統死者為大的觀念,仍然會受到鄉人的香火祭祀,再加上祭「地基主」的風俗信仰,台灣的鬼神信仰是相當熱鬧的。

但是,不論信奉的是何種神祇,基本上,長久以來,一般信眾在心理上,還算是蠻虔誠的,幾乎從未聽聞過有侮神毀神的行為,然而自從台灣地區開始風靡於大家樂、六合彩的全民賭博運動起,神明的地位卻突然一落千丈……

這當然和求明牌妄圖一夜致富的貪鄙心理有關;那些財迷心竅的賭徒,為了得到選號簽注的靈感,往往會求助於各種神明,希冀由於神明的指點,得到明牌的數字,簽中號碼,博得鉅額的彩金,同時也會許願如果中彩,將會以各種方式來「酬神」;

可以想見的是;這類會四處去向神神鬼鬼求明牌的賭徒,簽注的金額都絕不會是少數,也絕不只是隨興玩玩的心理,當然是非常認真的。但是,相對於亂數的機率,真正中彩的人雖然有,卻是極少數極少數的,而絕大多數的賭徒總是會摃龜的,除了大失所望,相較於他們的認真程度和簽注摃龜的鉅額損失,對於那些他們曾經向之祈求明牌並許願過的神神鬼鬼不只是質疑,並且更因此遷怒,於是有一些一時「怒從心中起,惡向膽邊生」的無賴之徒在抓狂之餘,竟然會放火去燒廟,或者是拿刀去把神像給劈了……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在筆者的記憶中,大約七十年代,正是對愛國獎券簽大家樂的瘋狂浪潮中,最先被抓狂賭徒放火焚燒洩憤的廟宇,好像是北部某處的「九天玄女宮」,由此開風氣之先,台灣各地神壇廟宇裡原本一直被虔誠供奉,高高在上的神明就遭了殃……

有些是被摃龜抓狂的賭徒用刀劈的支離破碎,有的被放火焚燒的變成焦炭,有的更被扔進河裡放水流,於是突然的,台灣地區又憑空多出了一種神祇,叫做「落難神」,只要每逢大家樂或六合彩開獎之後,全省各地就會多出許多被砍、被燒、被放水流的「落難神」,後來多到居然有人專門建了簡陋的棚子來收容這些被人棄之不顧的破敗神像,令人看了之後真的是啼笑皆非。

在大家樂、六合彩風靡全台之際,還有許多廟宇不甘寂寞的由乩童宣稱神明附身為賭徒開明牌,而原本沒有乩童的同樣不惜重金禮聘一些乩童來為賭徒們開明牌,一時全省各地的乩童立即身價百倍,供不應求,於是,許多「乩童補習班」也因此應運而生,簡單操演一下,乩童就速成出師,前往各地神壇廟宇為賭徒服務。

但是,同樣的,能夠中彩的永遠只是極少數,那些屢屢全省各地瘋狂求明牌卻屢屢摃龜,甚至因此傾家蕩產的絕大多數賭徒,在失望憤怒之餘會善罷甘休嗎?於是因為不甘寂寞而請乩童開明牌的神壇廟宇必然成為眾矢之的而遭到程度不一的報復洩憤,那是咎由自取怨不得人,但是也有不少大大小小的廟宇並沒有僱請乩童開明牌,是因為賭徒自行去供上香灰,麵粉查看明牌的,在摃龜之後一樣遭到池魚之殃。

由此,我們可以看到台灣神明的地位一落千丈,更看到台灣民俗鬼神信仰的非理性一面,尤其是賭徒們貪鄙可憎的行為更令人為之齒冷。但是也因為這樣光怪陸離的台灣特有現象,卻讓我們赤裸裸的看到了台灣鬼神信仰的本質,進而可以推想到其實整個中國自古以來鬼神信仰的本質;

那就是在表面上,由於儒家「敬鬼神而遠之」的思想影響,一般知識份子對於神神鬼鬼確實是「敬畏有加」的,而普遍的社會大眾因為民智未開,所以在敬畏之餘,為了祈求庇佑及消災祈福的目的,對神神鬼鬼卻是以籠絡和諂媚的行為來加以祭祀膜拜,不但不「遠之」甚且還十分的樂於親近,而且不但不只是舉家前往神壇廟宇去祭拜,更進而把神神鬼鬼的偶像恭迎到自家原本只供奉祖先的神桌上來敬拜,心態則是把公廟中號稱威靈顯赫的神明恭迎回家成為私有的「家神」,妄圖只庇佑自己一個家族的平安富貴。

但是,也因此,那只是在表面上的崇敬,骨子裡卻已經貶低了神明的地位,更直截了當的說,其實在實質上,中國人是有著不自知的矛盾行為的,一方面對鬼神十分敬畏,一方面又把鬼神當成僕役來差遣使喚。正如同主子對於一般僕役的作為;那就是一手糖果,一手鞭子、賞罰分明的兩面手法,除了平常早香晚香的恭敬膜拜,而且每逢初一、十五或者神明壽誕更大肆鋪張以豐盛的牲禮來祭祀,但是,這怎麼說都是一種交易行為,因為都不只是虔誠的單純信仰而已,其背後的目的卻是希冀因為自身這種諂神媚神的作為,可以藉此博得鬼神的歡心,從而得到庇佑與降福,反正總是不脫求財,求壽,求富貴,求安康,甚至求橫財的自私目的。

於是,

自身或家人生病時求鬼神庇佑或賜藥治療。

參加科考時求鬼神庇佑而金榜題名。

缺錢時,祈求鬼神庇佑賜予財富。

開店時,祈求鬼神庇佑生意興隆,財運亨通。

自身或家人出遠門時,祈求鬼神庇佑旅途平安。

單身的男女祈求鬼神庇佑能找到如意的對象。

失竊或有人口牲畜走失時,祈求鬼神庇佑能速速尋回。

有天災、兵禍時祈求鬼神庇佑能夠消災解厄。

沒有子息或者人丁單薄時祈求鬼神庇佑能夠多子多孫,人丁興旺。

凡此種種,無不是自私心理作祟,目的則不脫「消災祈福」,倒是從來不見有人是為了祈求自己德行增進,造福人群的。

也因此祭拜鬼神的目的,只是在祈求這些鬼神能夠法力無邊的滿足順遂一己之私心私慾而已。也於是,所謂的神神鬼鬼也就成了中國人的長工,而且還必須是萬能的長工,既要是醫生、名師、無償的金主,又要是好媒人、警察、私家偵探和保鑣,有些更甚而為了報復仇家,更希望這些鬼神是自己僱用的殺手去懲治對方……

但是,一旦這些神神鬼鬼沒有滿足祭祀者所願時又會如何呢?

輕者信眾不再祀奉,改拜其他鬼神,重者,家神又會被送回原來的神壇廟宇裡去,但是,在大家樂、六合彩盛行之後,更嚴重的卻是會被砍、被燒、被放水流。

所以,追根究底的來探討,其實,那是因為中國人太聰明也太自負了,早就看穿了所謂的神神鬼鬼根本沒有那麼清高,那麼的神聖不可侵犯,人們充其量也只是在表面上予以「敬畏」,人和鬼神的關係則只是物質供奉和獲取上的一種條件交易關係,所以,鬼神的崇高地位只及於表象,在骨子裡只是中國人的長工而已,而且只是萬年長工和萬能長工,一旦有所「不能」時,一樣可以炒魷魚請祂滾蛋,或者加以大肆凌虐以洩憤。

當然,在此也有必要更深入的來探討一下這些中國人萬能長工的真正本質;

其實,從原始「撒滿教」的萬物有靈論以來,中國傳統道教以及民俗宗教中幾乎是把天地山川、樹石花草、碗筷桌椅、床灶門樑全都封了神,特別是在一般民俗宗教之中,其中不乏因籠絡諂媚而被「神化」的鬼怪精靈、魑魅魍魎,也有原本神格就不高的,如社神(土地公)、灶神以及神祇周圍的兵將(陰兵陰將),甚至於是原本毫無神格的孤魂野鬼,而在民俗宗教中,極多明明扛著正神招牌的,往往又僅只是略有鬼通的孤魂野鬼在那兒裝神弄鬼、狐假虎威而巳,在此附錄清朝大才子袁枚在其筆記小說「子不語」一書中所載的一則故事;篇名叫做:「成神不必賢人」

「有位叫李海仲的秀才,為了前住京師參加秋試,從蘇州雇船北上,到淮上時,突然來了一位舊時姓王的鄰居要求搭個便船,李海仲答應了,但是到了晚間,這位姓王的鄰居明白的表示自己不是人而是鬼,此去是為了向一位在京帥刑部任職的汪某人索債,由於這位汪某人是李海仲的親戚,李海仲聞言大驚,只有好言相勸,試圖居中化解……」

姓王的鬼魂終於同意只要汪某肯還錢,必不傷害他的性命,一人一鬼來到京城之後,由於鬼魂作祟,汪某突得瘋病,終由李海仲居中調停,汪家還了債,鬼魂才放過他----

李海仲終究沒考中,一人一鬼又同船回江南,鬼在船上時,一切飲食,只聞一聞而不吞食,但熱的食物被他一聞立即變冷……

船行至宿遷(江蘇省北部的小城)時,鬼魂說﹕「某村唱戲,我們不妨一起去觀賞!」李海仲答應了,一人一鬼在戲台下看了幾齣戲,鬼魂突然不見了,只聽到附近突然傳來飛砂走石之聲,李海仲只好一個人獨自回到船上……

傍晚之時,鬼魂竟然穿了華麗的官服回來跟他說﹕「我不跟你回去了,我要留在此地做關帝了!」

李海仲大吃一驚地問他﹕「你怎麼敢做關帝?」

鬼魂笑著答說﹕「世上觀音關帝,皆鬼冒充。村中唱戲是為向村中關廟中的關帝還願,那位在村中冒充關帝,接受村民牲禮香火供奉的孤魂野鬼,比我更無賴,連我見了他都很生氣,所以和他打鬥了一場,打敗了他又把他趕走了,剛才你沒聽見飛砂走石之聲嗎?那正是我在和他打鬥啊……」

最後,姓王的鬼魂就這樣留在村中,取代原本那個無賴鬼繼續冒充關帝接受村民的供奉,而李海仲則一人返鄉,並且替他把討債要回來的錢帶給了他的妻子。」

雖然這只是一則筆記小說中的故事,但是在這則故事中透露的一個重要的訊息—在幾百年前,中國有知識的文人已經了解到民俗宗教中「鬼」和「神」之間的奧妙關係,簡單的說,就是容或天地間確實有神,但是,那也絕不是一般人在神壇廟宇中祭拜的那些木雕泥塑的偶像,那些大大小小的偶像,年代或新或舊,雕工有精有粗,造形名號雖各自不同,但是附身其上的卻都不是神,而是一些孤魂野鬼假冒的,當然這些孤魂野鬼未必都是無賴的惡鬼,但是,只怕卻是佔了其中的大多數。
 樓主| 發表於 2019-5-11 20:17:24 | 顯示全部樓層
向神神鬼鬼祈求什麼?

幾乎所有的宗教無不鼓勵信眾虔誠的膜拜神祗,祈求神祗。

尤其當信眾遇到任何疑難雜症時,祈求神明的庇佑與指引更是必須的手續,因為人類是渺小的,而神卻是無所不在、無所不能的,更何況只要是神都是慈悲為懷的,祂們就如同慈愛的父母一樣的在照顧著我們這些在地上的子女,所以,人類是應該接受神明的安排和保護的。

這樣的論調大概從人類有宗教行為開始就一直被當成了顛撲不破的真理,也幾乎從沒有人懷疑過什麼?即使是無神論者也極少非難這樣的觀點,但是,事實上,這個觀點的本身卻是建築在極其荒謬的基礎上,想想;

如果神祗果然是大慈大悲的;一如父母無微不至的在照顧著子女,又何需子女五體投地的去膜拜祈求才肯應允給予庇護和指引?這世上有那個人是因為經過膜拜祈求才終於得到父母的愛護與撫養的?那麼相反的,如果一個孩子站在路邊,隨便祈求一個毫不相干的陌生人來愛護他撫養他,是不是任何一個陌生人只因為聽到這個孩子在祈求,所以就會無條件的同意像親生父母一樣的來愛護他撫養他?

所以答案是很明顯的;如果神祗果然是大慈大悲的,那麼一如世間慈愛的父母,根本無需子女祈求就會出於天性的去愛護他照顧他撫養他指引他。設若神祗不是慈悲的,那麼祈求又有何益?

此外,神祗也必定要是無所不在、無所不能時,人類的祈求才有實質的意義,否則神祗如果不是無所不在的,祂又如何能隨時隨地的聆聽到人類的祈求?而祂要不是無所不能的,那麼即使聽到了人類的祈求,又如何如響斯應的來答應與滿足人類所祈求的種種?

但是吊詭的也在這裡;如果神祗果真是無所不在、無所不能,也就是所謂的「全知全能」時,根本就不待渺小的人類祈求,祂必然早已不費吹灰之力就替人類解決了,想想遭到納粹屠殺的六百萬猶太人,被日本侵略者屠殺的三十萬南京市民,難道臨死之前他們都不曾祈求嗎?結果呢?

再看看北京的天壇,始建於明朝,是帝王祭天並祈求上天庇佑風調雨順、國祚永享的場所,結果明朝亡了,而天壇又繼之成為清朝皇帝祭天的聖域,同樣的年年在此祈求上天庇佑風調雨順、國祚永享,結果呢?傳到宣統手中還不是照樣亡國了,難道是因為兩朝的祭典不夠隆重?祭品不夠豐盛,或者幾十位帝王都不夠虔誠嗎?

所以,究竟要祈求什麼?又為什麼要祈求呢?而且如果連向神明都祈求不得時,向一些自己都還要來陽間乞食的孤魂野鬼,又能祈求到什麼呢?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