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291|回復: 1

上帝消失的國度!信仰為何要人命 歷史早寫下理由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4-23 11:32:0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上帝消失的國度!信仰為何要人命 歷史早寫下理由




聯合新聞網

11.5k 人追蹤
追蹤







編譯陳韋廷/報導

2019年4月23日 上午9:18




1 則留言



斯里蘭卡21日發生的復活節連環爆炸案,造成近300人喪生與約500人受傷,遭到攻擊的是在該國居於弱勢的基督教教堂,凸顯出在種族與宗派認同漸受政治激化情形下,許多亞洲國家弱勢宗教遭歧視壓迫與暴力對待的問題。
除了斯里蘭卡外,在佛教徒居多數的緬甸,洛興雅穆斯林也很慘,印度、印尼與孟加拉亦出現政客為選票提出更強硬宗教主張的現象。
「非我即敵」印度用信仰催票
紐約時報報導,印度正在進行國會大選選戰,執政的右翼印度教政黨正利用信仰催票,並推動「非我即敵」的思想,這讓該國穆斯林擔心,若獨自走在街頭會遭私刑處死,而在緬甸,信奉佛教的將領更精心策畫了針對洛興雅穆斯林的可怕種族清洗運動。此外,印尼與孟加拉國內傳統上溫和的穆斯林政客,也正在採取更強硬立場來吸引更保守派選民。
亞洲國家基督徒淪弱勢 成打壓目標
斯里蘭卡3間教堂在21日復活節當天遭炸彈攻擊,凸顯出在一些基督徒居少數的亞洲國家,他們容易受到攻擊,當地高漲的民族主義和宗派政治打擊了這些弱勢宗教族群。
基督徒在斯里蘭卡人口占比只有6%,而該國仍試圖走出主要信奉佛教僧伽羅多數族群,以及少數族群塔米爾人之間血腥內戰的陰影,而塔米爾人大多數信奉印度教或基督教。
除了斯里蘭卡,基督徒愈來愈受到南亞與東南亞武裝分子和政客們的攻擊。
印度、印尼、菲律賓教堂 都曾遇攻擊
過去一年,菲律賓和印尼國內宣稱效忠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的激進分子對教堂實施致命性炸彈攻擊。印度總理莫迪領導的印度教右翼勢力,也鎖定穆斯林和基督教少數群體為目標,而基督教之所以成為目標是因為跟英國殖民有著象徵性意涵與意義的連結。
此外,孟加拉具世俗傾向的執政黨人民聯盟也跟保守的穆斯林教士合作,經常呼籲迫害包含基督教在內的弱勢宗教,緬甸的基督教少數群體亦憂心自己將成為佛教徒主導政權的下個目標。
佛教民族主義 以政治煽動對立
而在斯里蘭卡,一股具破壞性的佛教民族主義政治勢力也煽動跟少數的基督徒與穆斯林對立,將他們視為英國殖民時代遺緒。英國殖民斯里蘭卡時,對占多數的佛教徒多所壓迫。
斯里蘭卡強硬派佛教僧侶那那薩拉長老在去年因藐視法庭入獄前受訪時說:「我們看到這些來自西方的激進基督教團體是如何來到此處並試圖讓佛教徒改變信仰。我們不能再讓這種事情發生了。」
印度三千萬基督徒 生存空間遭壓縮
至於在基督徒只占總人口2%的印度,自莫迪領導的印度教民族主義政黨印度人民黨(BJP)2014年上台以來,近3000萬基督徒生存空間遭到壓縮。
2017年,莫迪政府改變了外國捐贈,並以策畫宗教皈依為由,關閉了大型基督教慈善團體「國際希望會」。同年稍晚,中部的馬德雅省還發生基督徒遭印度教徒攻擊事件,8名前往派出所幫忙的牧師反被拘留,車子遭縱火焚毀。
福音派基督教在亞洲找到發展的沃土,教徒迅速成長,造成了從印度到印尼等地的緊張局勢。
三年前復活節 巴基斯坦基督徒遇襲
成千上萬的巴基斯坦基督徒逃往泰國,因擔心自己可能遭驅逐出境。三年前的復活節當天,巴基斯坦第二大城拉合爾一處公園還發生針對基督徒的自殺炸彈攻擊事件,造成70多人死亡。
即便是在選舉剛和平落幕、穆斯林占多數的印尼,宗教政治也改變了政治版圖,對弱勢宗教的迫害幾乎未被溫和派政客阻止,數百間基督教堂被迫關閉, 宗教自由雖受憲法保護,但也禁止人民改變宗教信仰。基督徒占印尼總人口大約一成。
雅加達前省長、基督徒鍾萬學前年更被判褻瀆宗教罪而入獄服刑20個月,今年初才出獄,就連溫和派的穆斯林總統佐科威,在大選期間也遭保守派穆斯林勢力指控,對伊斯蘭不夠虔誠。







 樓主| 發表於 2019-4-23 12:54:24 | 顯示全部樓層
恐攻喚起內戰傷痛 斯里蘭卡人問上帝在哪兒


8 則留言
(中央社可倫坡22日綜合外電報導)普拉薩(Shantha Prasad)來來回回,一趟趟把受傷小孩抱進醫院救治,頓時間,長達30年的內戰傷痛也一幕幕湧上心頭。

斯里蘭卡昨天遭遇恐怖攻擊,多座教堂和高檔飯店連環爆炸,近300人不幸罹難。協助傷患搬運、也幫忙醫護人員把擔架抬進檢傷分類區和病房的普拉薩今天告訴法新社:「我昨天抱了大概8個受傷的小孩,有兩個小女孩才6歲和8歲,和我女兒一樣大。」

「他們衣服破了,鮮血浸濕了衣裳。這樣的暴力又再發生,真讓人好難接受。」

對斯里蘭卡人而言,昨天的連環爆炸,帶回了那段持續30年、造成多達10萬人喪生的內戰痛苦記憶。那些年,炸彈攻擊猶如家常便飯,斯里蘭卡人每每上街或搭乘公共運輸工具,都像是驚弓之鳥。

今天的首都可倫坡街頭彷彿又回到了當年的氣氛,清道夫威克拉馬(Malathi Wickrama)一邊打掃一邊受訪時表示,現在上班都很緊張,「連碰到黑色垃圾袋都怕」。

「昨天的連環爆把當年的記憶都帶回來了,那時我們好怕走上公車或火車,因為有很多郵包炸彈。」

全國宵禁今天上午解除後,可倫坡街頭恢復往日人潮,但安全戒備依舊森嚴,學校和股市持續關閉,但仍有商家開門做生意,公共運輸系統也如常營運。

在可倫坡街頭攬客的嘟嘟車司機阿里(Imtiaz Ali)說,姪兒昨天在肉桂大酒店(Cinnamon Grand)爆炸中失去性命。

「那孩子才23歲,他是肉桂大酒店的銷售員,原本下週就要結婚了。」

「我們原本打算在家裡舉辦婚禮,但今天,原本要舉行婚禮的地方卻成了喪家。」

阿里把車停在加油站想買點備用油,但店員說,警察禁止他們販售桶裝或罐裝汽油與柴油,因為怕被拿來做土製炸彈。

在可倫坡其他地方,一些民眾一如往常走在上班的路上,儘管發生了悲劇,他們仍下定決心,要維持平日的模樣。

50歲上班族薩馬維拉(Nuwan Samarweera)說:「我們很有韌性的。」

「內戰時我們看盡暴力,對外在世界而言,這或許是大事,但對我們而言,生活還是繼續在過。」

「我們必須打起精神,向前邁進。」

在可倫坡北郊,有不少民眾聚集聖塞巴斯提安教堂(St Sebastian's)外。昨天有數十人來這裡參加復活節彌撒,卻因教堂爆炸而喪命。

僧侶、神父和修女、老百姓陸續前來悼念罹難者,一對母子倒茶水給維安部隊幫他們打氣,清潔人員則戴著口罩,忙著打掃教堂內散落一地的玻璃和木屑。

52歲男子卡魯納拉特尼(Churchill Karunaratne)在教堂外放下花束,他哽咽地說:「我早上起床就在想:『怎樣才能幫得上忙?』」

昨天爆炸發生後,他馬上趕過來看有什麼能幫得上忙,卻只見滿地狼藉,「到處都是屍體」。

育有3個孩子的他說:「我小孩在電視上看到這種種景象,現在非常害怕上教堂。」

「他們問我一堆問題,像是『上帝在哪兒?』。」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