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153|回復: 0

誰說古人比較保守?思春、打野炮、聯誼狂歡都寫成詩!揭國文老師不敢教的成人版《詩經》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4-12 19:31:4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蔡佳妘          3 小時前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 由 Storm Media Group 提供
《詩經》不但是中國第一部詩歌總集,也被儒家尊為經典的聖賢書,孔子不只一次說明《詩經》的重要性:「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更說「詩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奠立《詩經》的經典崇高性,但裡面的內容不見得都那麼嚴肅,甚至有許多意想不到的內容。
《詩經》從開卷第一篇「關雎」內容就是在教人怎麼撩妹,「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還說追女生不但要送花、還要會彈琴,原來這些招式3000年前就在用了。除了談情說愛,《詩經》裡的部分篇章也「暗藏春色」,像是在樹林中打野砲、第一次見面就上床等等……以下就來揭開詩經裡的成人版內容!
在死鹿旁邊打野炮?
《召南.野有死麇》前兩段述說一對男女一見鍾情,兩人在荒野上追逐打鬧到一頭死野鹿旁邊,野鹿被生長在附近的小白花包裹了起來,這時男子開始調戲美女,讓女孩子嬌喊:「舒而脫脫兮!無感我帨兮!無使尨也吠!」慢一點!不要動我的裙子!不要驚擾到一旁的小狗!
很明顯,最後一段是在說他們發生性行為,綜合前後文,可以知道整個故事都在野外發生,熱戀期的兩人在約會調情,一不小心就開始打野砲了。
蓋棉被純聊天?洞房花燭夜?
一個美人在房間裡和你抵足而眠,可能只是純聊天嗎?《齊風.東方之日》就說了一個這樣的故事:
東方之日兮,彼姝者子,在我室兮。在我室兮,履我即兮。
東方之月兮,彼姝者子,在我闥兮。在我闥兮,履我發兮。
晨光照進房間中,美女就在我房間裡;到了月光灑落時,美女在我房門內,表示兩人一整天都待在一起如膠似漆,有人形容這首詩是新婚的歡愉,也有人覺得是幽會的美妙快感。不過不管是哪一種,這樣露骨地形容男歡女愛,都是非常驚世駭俗的。
發乎於情,止乎於性
熱戀期卻必須要分開,心中諸多想念和不安在相見的瞬間化為無語,可能很多人都有這樣的經驗吧!而《召南.草蟲》就是在描寫一個因分別而極度思念的女子,在想像見到心上人時的畫面。
未見君子,憂心忡忡;亦既見止,亦既媾止,我心則降」他不在身邊的日子焦慮難熬,如果見到了他,並和他肌膚相親,心中的不安與想念才能完整地消除、才能化為喜悅。這樣痛苦的思念是源自於對戀人的愛,若要完全停止,也只有戀人的懷抱才能完全填滿思婦的心。這首詩從女性的角度,傳達出離別的難熬心情。
進度飛快!剛見面就同居
一見鍾情或許不少見,但一見鍾情之後馬上決定結婚,這就不常見了吧?《鄭風.野有蔓草》就屬於不常見的後者,男女二人在野外相遇、一見鍾情,一番歡愛之後,就決定同居、結婚了,進度飛快得令人驚訝原來「速食愛情」3000年前就存在。
按照古時禮法來看,春秋時期因為戰爭頻繁,只允許適齡的未婚男女在仲春時候自由相會,看對眼了就能自由同居、形同夫妻,加速人口的繁衍。
春季大型相親現場
據鄭國的風俗,在三月上巳日這天,人們要在東流水中洗去宿垢、去除不祥,以祈求幸福和安寧,這也是男女少數能光明正大一起嬉遊的時間,《鄭風.溱洧》就描述了這個風俗,在春天的河岸上舉辦的「大型相親活動」。
少男、少女互相調笑,看對眼的就在離別之際互贈芍藥作為定情物,相約在相親結束後再聯繫,也因為如此,芍藥又被稱作「將離」、「離草」。至於之後的再聯繫是做什麼呢?不外乎是談戀愛、做愛,然後結婚囉。
自古以來解詩從來不限於一種說法,不論是儒家式的,從政治角度解詩,認為詩有政治功能;或是文學上的,從風俗民情和字句之美解詩,歌頌先民的質樸愛情。
一般認為十五國風是最能代表先民的風俗民情,其中多半都是愛情詩,也因此被稱為「淫詩」,畢竟所有的情詩,都是情欲的表白與呐喊,情和性本就難以切割,所以在古代的愛情詩,也不一定都是「發乎情,止乎禮」,像這樣香豔狂野的情節也是有的。
責任編輯/潘渝霈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