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773|回復: 10

媽媽嘴雙屍案 謝依涵殺人始末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1-9 07:24:4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媽媽嘴雙屍案 謝依涵殺人始末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鏡週刊
2017年7月20日 上午10:59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媽媽嘴咖啡店雙屍案,是司法史上的重大烏龍案之一,2013年2月案發後,當時士林地檢署認定謝依涵及老闆呂炳宏等4人集體謀財害命,媒體還一度以「龍門客棧」來形容咖啡店,並描述謝依涵與呂炳宏等4人在店內商討「人死了也要弄點錢」,一開始檢方認定事證明確,將4人聲請羈押,但法院認為疑點點重重,只裁准押謝依涵,後來由另名檢察官偵辦,發現全案是謝依涵獨自犯案,僅將她起訴。

2013年2月26日民眾報案指出媽媽嘴咖啡店附近有男屍,同年3月2日,謝依涵報案指附近有另1具女屍,原經警方以「水流屍」報驗,檢察官謝榮林前往相驗後,發現2人都是死後落水,且胸口有利刃穿刺傷,有他殺嫌疑,成立檢警成立專案小組調查,發現死者是咖啡店常客陳進福夫婦,深入追查發現,媽媽嘴咖啡店長謝依涵曾在案發後變裝,假冒死者張翠萍至銀行盜領。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媽媽嘴咖啡命案死者陳進福胞妹(中)與夫在律師魏憶龍(左)陪同下出庭,控謝依涵沒悔意。

當時檢警認定,這是一起店長謝依涵與老闆呂炳宏等4人聯收謀財害命事件,2013年3月6日檢警大規模收網,前往台北巿、新北巿等10處地點搜索,並逮捕店長謝依涵、老闆呂炳宏及股東歐石城、鍾典峰等4人,檢警認為,全案2名死者,一定不只一人犯案,因此策動涉及盜領死者存款的謝依涵咬出共犯,最後認定謝依涵與呂炳宏等4人強盜殺人,向法院聲請羈押。

但士林地院認定,謝依涵與死者陳進福有金錢往來,且又在案發後盜領死者存款,罪嫌的確重大,但呂炳宏等3人的犯案事證,僅有謝依涵的單方指控,並無其他證據,因此僅裁押謝依涵,呂炳宏等3人均交保,檢方不服,二度提出抗告,卻都未法院認同,檢方放棄抗告。

就在檢方放棄抗告後,卻又傳出新北市一家金紙店老闆娘指證,呂炳宏與謝依涵在案發後曾一起到店內買要給往生者的紙錢,外傳檢警一度要重啟抗告,羈押呂炳宏,但最後證明此事是烏龍,呂炳宏並未與謝依涵一起買金紙。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最後認定是謝依涵是在咖啡下藥,迷昏陳進福夫婦後,獨自將2人殺害棄屍。

士林地檢後來撤換承辦檢察官,最後認定是謝依涵是在咖啡下藥,迷昏陳進福夫婦後,獨自將2人殺害棄屍,將謝依涵依殺人等罪起訴,謝依涵辯稱,2010年起陳進福即不定期資助她,3年共94萬,陳並教她投資股票,還一度要認她當乾女兒,2人最後發生不倫戀,後來因與男友結婚在即,她有意結束與陳進福的金錢往來關係,2013年才下手殺人。

謝依涵曾向法官說,犯案時腦筋一片空白,像著了魔,已感到後悔,如果可以,願把心剖出來證明有悔意,一審、二審均認定被告犯行明確,手斷殘忍,判謝依涵死刑,最高法院2015年認為應查明謝女是否犯了《兩公約》中最兇惡之罪發回更審。

高等法院今年1月認為,謝依涵犯後除歸還盜領款項外,無更積極作為,難認態度良好,但她沒有任何前科,咖啡店同事及接受鑑定人訪談的人員對她也沒有負評,她遭羈押期間沒違規亂紀,加上心理鑑定指謝依涵再犯風險率不高,也認為謝依涵有悔意、有教化可能,改判她無期徒刑。

死者家屬認為,謝依涵至今未向被害人家屬道歉、賠償,被害人家屬也感受不到謝依涵的悔意,無法接受謝依涵判免死;檢察官認為,謝依涵至今未說明犯案真相,仍不實指與死者有不倫,顯無悔意、量刑不當,上訴最高法院,今年4月遭駁回上訴,全案確定。

 樓主| 發表於 2019-1-9 07:27:02 | 顯示全部樓層
【為何她可教化】從心理鑑定師的角度看謝依涵

謝依涵殺前後曾出現四個版本的自白,一、二審認為他無悔改,說謊成性。

惡人如何成為惡人?

我們採訪吳敏誠案與謝依涵案的心理鑑定專業人員,由心理鑑定的內容理解一個人為何發生如此重大的惡行。在二件社會大眾看來窮凶惡極的案件裡,我們卻發現,惡人並不是先天凶惡殘暴,二件惡行的發生幾乎有一個共同的模式:成長經驗決定了個人的情感結構與性格缺陷,而後天的環境缺乏修補的機會之外,加上一些機運、環境的各種推力,於是暴力發生。

每個犯罪的行為都是一個複雜的過程,理解一件惡行是如何發生,遠比要不要殺死他更為重要。

2013年,新北市八里區的媽媽嘴咖啡店店長謝依涵,謀殺了店內常客陳進福夫婦,被捕後,她前後提供了4種版本的自白,期間一度還指認咖啡店老闆、股東等4人為共犯,最後調查是謝依涵一人所為。因為供詞反覆,媒體將她視為城府深、狡滑的罪犯。一、二審及更一審法官援引心理鑑定認定謝依涵說謊成性,皆判死刑。

更二審時,法官認為原心理鑑定師在法庭詰問時,提到謝依涵說謊可能是因為「防衛心強」,到底謝依涵說謊的動機是什麼?為何會有4種版本的自白?於是重新做心理鑑定,趙儀珊的研究專長在「證詞」,於是受囑託除做「矯治、再社會化、再犯風險」的鑑定之外,也要解答謝依涵說謊的理由。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謝依涵的心理鑑定師趙儀珊(左)認為,謝依涵供詞反覆是因為受訊時,身心狀況不佳,又受到引導式問話所致。

「這是一個很特殊的案子,台灣很少有女殺人犯,而女性殺人通常是殺自己的親密對象,但謝依涵的對象卻不是。」趙儀珊指出,殺人犯通常有一些「典型」,例如,有前科、有暴力傾向、反社會行為、家庭功能嚴重失能,可是謝依涵全無這些特色,「我看過她所有的學校老師評語,都對她都持正面評價,是一個很乖的小孩…我訪談她的朋友、同學,所有人都說她是很理性、待人和氣。」

「如果一個人擅偽裝、虛假,她的朋友多少會有這樣的觀察,可是這些朋友的訪談很一致,並沒有這樣的說法。會走到殺人的結果,主要是她和這個被害人(陳進福)的關係惡化了,卻又不知道怎麼處理,這和她的童年經驗有關。」謝依涵來自單親家庭,從小就被訓練獨立,習慣自己解決所有問題,遇到困難不會向外求救。她與母親關係緊密,但彼此有心事不向對方透露。「女兒想要在台北賺錢買房子,接媽媽上來同住,可是媽媽的個性也像女兒,不想造成女兒的負擔,抗拒女兒的好意。」這種害怕成為對方負擔的心情:「你要說是體貼也可以,要說頑固也是。」

「很難判斷陳進福與謝依涵是怎樣的關係,像是有沒有性侵,這個已經沒有證據了。」趙儀珊分析,兩人疑似有金錢和肉體上的交換關係,而謝依涵想結束,但礙於某些因素這段關係沒辦法切斷,而她又即將結婚,非常擔心未婚夫知道。再加上,母親當時身心狀況不佳,又怕母親擔心,三方壓力使她達到極限了:「最後失控殺了二人,她沒辦法去思考後果。」

至於謝依涵反覆的自白供詞,趙儀珊說:「如果真要說謊,為何她從頭到尾都沒有否認自己涉案?以正常的邏輯來說,說謊是為了脫罪,可是她一開始就認罪了。」趙儀珊調出所有偵訊的錄影帶,沒有刑求,警察詢問的態度也算友善。

趙儀珊發現,第一時間的現場,謝依涵回應問訊時已說:「不關別人的事。」然而卻始終被檢警忽略,偵訊者似乎腦中已有一個先入為主的「犯罪圖象」,所有的問題充滿誘導性:「警察誘導她說的內容,她多次以點頭回應,特別是提及『共犯』做了什麼的時候。而警察也曾提醒被告在檢察官面前必須重複她對警察講過的內容。」

再加上,影片裡的謝依涵身心狀況不佳,不斷嘔吐,情緒激動。個人在身心狀況不穩定的時候,很容易順著權威誘導的方式「說謊」,趙儀珊說,「在這樣的情況下,才會有4種版本的自白。」在她的鑑定下,這是謝依涵「說謊」的理由。之後,換了檢察官重新偵訊,在中性、開放性的問題,謝依涵身心狀況穩定的時刻,她才說出最後一個版本的「真相」。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謝依涵是台灣犯罪史上少見的女性殺人犯,而她的心理發展過程其實與一般正常人也沒什麼差異。(翻攝自網路)

再犯的風險評估上,謝依涵與母親關係開始修補,二人約定出獄後要同住。趙儀珊評估,謝依涵出獄後有家人願意接受、並有積極的未來計劃,因此再犯率不高。

而這位在媒體上說謊成性、謀財害命的惡人,從案發被收押時至今,有一批咖啡店的常客持續寫信給她,相信謝依涵有不得已苦衷。就連進入監獄服刑,看守所短暫的拘押犯也跟她成了朋友。趙儀珊說:「照一般的狀況下,殺人犯與普通人之間有很多相異點,例如不健全的家庭、被施暴的成長…等,但謝依涵很特殊,她跟普通人幾乎一樣。

 樓主| 發表於 2019-1-9 07:28:18 | 顯示全部樓層
她該不該判死刑?正反意見皆可自表。

定讞案件可以公開評論!

 樓主| 發表於 2019-1-9 10:10:53 | 顯示全部樓層
發表於 2019-1-9 12:37:2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王稟良 於 2019-1-9 12:39 編輯

可以確定的是,她殺了一對老夫妻,
這對老夫妻還是店內的常客,
三人不但極為熟識,而且往日無冤、近日無仇,
老先生與她是否有親密關係?並無法證明,
即使有,那也是建立在雙方同意的金錢關係之下,
並無任何強迫、欺騙、威脅情事。

為什麼她卻可以設法取得管制藥品,
然後公然在店內下藥迷暈二人,再用刀刺死對方,然後拋屍河內,
之後還變裝去盜領兩人存款?顯見就是預謀殺人取財,
任何理由都無法抹滅她殺了一對老夫妻,並想劫財的這個事實。

況且連醫生都說她跟「普通人幾乎一樣」了,那不就代表,
她是在心智正常的情況下預謀犯案的嗎?
這樣都可以不判死?沒有任何道理的。

個人認為:應處兩個死刑!

發表於 2019-1-9 14:23:49 | 顯示全部樓層
光是可教化就是個鬼,
一堆有鐵證該判死的,還在搞可教化?
原因是甚麼?

 樓主| 發表於 2019-1-9 17:03:27 | 顯示全部樓層
「謀財害命」,古今中外都是唯一死刑;何況一次殺死兩人?

「可教化」是什麼意思?

出獄以後只謀財不害命?還是只害命不謀財?

發表於 2019-1-10 18:37:58 | 顯示全部樓層
貼文,可供參考!

苦味媽媽嘴咖啡老闆 呂炳宏
2018/10/26【蘋中人】   
談到判決書提到被害人吃安眠藥「雙眼緊閉、神情痛苦」時,呂炳宏邊模仿邊駁斥不可能。周永受攝
  多年以後,當駐足新北市八里面對淡水河前,我們或許會想起這兒曾經發生過一樁離奇的雙屍命案,兇手的名、被害者的身分,一切的人、事、細節或許都被時間的篩子所篩掉了,剩下的只會是「媽媽嘴」3個字。之於我們,「媽媽嘴咖啡」只是打卡拍照留念的熱門景點,但對店老闆大炳而言,5年彷彿隔日,他們一家依舊在官司的無間地獄中受苦,而且持續進行中。
  大炳,本名呂炳宏,或許天生一張大餅臉,名字又帶「炳」字,大家都習慣叫大炳,高雄應用科技大學化工系畢業,從20歲出頭就開始玩咖啡烘焙,學生時代就買書自學、用最陽春的爆米花機來學烘豆,一腳踏進咖啡的世界。
  真正入行是源自13年前的起心動念,當時父親突然倒下臥病,算一算當時在新竹儀器公司的薪水還不夠付看護費,大炳乾脆離職自己照顧父親,等父親走了以後就築夢吧,先到創業輔導公司,歷練修咖啡機、業務,接著創業賣咖啡豆,11年前順便與友人合開媽媽嘴咖啡。
  他採薄利多銷的策略,咖啡一杯不到100元,當地同業怪他破壞行情,但口碑相傳,生意逐漸站穩腳跟,而被稱為「蛇蠍女」的謝依涵正是他請的第一位員工,也是一位大炳戲稱讓他損失1千多萬元的員工。
  2013年2月,「第一位員工」涉入雙屍命案,就讓大炳被牽連,遭受牢獄、破財雙重災難,問他有什麼感受跟亡羊補牢的措施呢?他表示嚇是嚇到了,但再招聘員工又能怎麼防呢?只能要他們填履歷時,務必簽名保證所填資料屬實,藉此過濾。有用嗎?「還真的很多來應聘的不肯簽名呢!連資料都不敢確保真實,我哪還敢請。」大炳無奈地說。
  《老子》上說「福禍相倚」,案發後2個多月,當媽媽嘴歇業後重開張前,大炳本也是忐忑不安,他們先偷偷辦了100杯咖啡「快閃」試賣,沒料迴響熱烈,不到40分鐘就全賣完,這顆心才安下來,媽媽嘴果然因禍得福,業績最高翻了2.5倍,月營收一度150萬元,一天可以賣1500杯咖啡,「即便現在是5年後,營收還是比案發前好。」大炳坦白地說。「更好笑的是,我上網查居然成了高應大的傑出校友。」
  「員工分兩種,一種是想以後自己開店的,一種是就是找一份工作。」大炳分析說:「我比較喜歡請前一種,有企圖心肯學習,謝依涵就是前一種。」
媽媽嘴員工謝依涵(上圖)涉入雙屍殺人案,警方一度封鎖媽媽嘴咖啡進行搜索。資料照片
  大炳提到謝依涵時語調總是平淡,不時加一句「我現在已經不恨她,但跟她已經沒有任何關係。」
  刻意的冷淡似乎是築起一道高聳堤防,避免內心再度翻騰洶湧。炳嫂現在還跟獄中的謝通信,大炳反而連信都懶得看了。
  提到命案前的謝依涵,他語氣平靜但多為肯定:「謝依涵的EQ高,能力也好,甚至店裡的慈善活動都是她主動舉辦的。」看得出任何她可能為惡的端倪嗎?老掉牙的問題不能不問,大炳搖搖頭說:「媒體稱她是蛇蠍女,我是不覺得,但當時股東歐石城(當時也曾被列為嫌疑人,後排除)曾經說謝很會放電,就是一個小惡魔!」
  對於司法,他從原本的信賴,到現在頻頻搖頭,「我還推出恐龍咖啡諷刺恐龍法官,配方是卡布其諾上面撒大麥穀粒,取『食穀不化,覺得苦』的雙關連結。」賣得怎樣呢?「當然不怎麼樣啊!只是消消氣而已!」大炳爽快地回答。
  提到司法怪現象他更是有第一手的體會。例如檢察官違反偵察不公開、無罪推定原則等等。大炳說:「我當時去警局時,為何會那麼從容而且微笑,就是我對司法超級有信心,認為沒犯罪怕什麼,司法會還你清白的,結果卻被說『詭異的微笑』。」當大炳配合前往蘆洲派出所時,警方詢問有無需要請律師陪同,大炳當時還認為僅是協助作證、因此表示不需要。
  在警方及檢察官先後訊問後,大炳震驚地發現,自己居然光憑著謝依涵口供,就被改列為殺人嫌疑犯聲請羈押。事實上,法律明文規定著:「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根本不應該聲押。
  更扯的是,立功心切的檢察官更在第2次聲押失敗後,在媒體上憤慨發言對不起死者家屬。這種不當的發言更屬未審先判,完全違背無罪推定原則,大炳不禁心寒想,當檢察官一旦戴上了有色的眼鏡,還有辦法追求事實真相嗎?
  「偵察不公開」在此案更是超級大笑話,媒體天天超前報導,而媒體說故事比賽的情形天天上演。
  大炳笑著舉例:「連我自己親手裝的辦公室監視器,在某報記者筆下,卻成為炳嫂為抓我跟謝姦情的針孔攝影器。」
  對於檢察官的辦案技巧更是不滿,他回憶當時一名檢察官對他喝道:「呂炳宏,你還不承認,你老婆說你殺人!」大炳一時怒火攻心,竟拍桌回嗆檢察官鬼扯,檢察官遂離開十幾分鐘才悻悻然回來說:「是謝依涵說你殺人!」
  5年了,大炳還是跟當年上手銬時一樣留著平頭,一樣短促的濃眉,有點戽斗的下巴蓄著一樣的短鬚,一樣短短壯碩的身材,也一樣習慣襯衫放著不紮下襬,一樣說話老是堆滿了笑,這在當年被媒體妖魔化成「一抹詭異的微笑」,如今看來,卻更多感覺是老實人的憨笑。
  如果說外表有什麼差異,就是多了付圓膠框的眼鏡,讓憨厚的外型更添憨厚。好奇問他真的那麼不想被認出來,怎麼不改變造型呢?例如剃掉鬍子,留長頭髮?他又憨憨一笑:「留習慣了,當兵後就一直這個造型。」又是一個矛盾。
  作家平路以這個命案為藍本創作小說《黑水》時曾經收集大量案件資料,她從手機秀出一張當年命理節目的截圖,是張跟現在沒兩樣的大炳照片,旁邊註明「平頭、單眼皮、下三白」,上網查一下什麼是「下三白」,赫然發現一個條目註明「殺人犯的共同面相」。
  事實上,現在還有人是這樣看待他,大炳一家去高雄美術館,還有民眾竊竊私語說,殺了人怎麼這麼快放出來。
  每次跟大炳聊,他老是愛炫耀炳嫂會讀書,是他們班第2名畢業,「我老婆可是很會念書的,她可念了2個碩士呢!」甚至為了應付無窮盡的法律戰,炳嫂還大老遠去念台大法律學分班,大炳每次提到他最大的幸福其實就是「執子之手」,牽牽老婆的手散散步,他也以此鼓舞安慰自己,自己還有這個福分,多少冤獄者就沒這個機會了。
  「不過當我被迫從素人變成『前殺人疑犯』之後,老婆孩子總是不願跟我走在一起,牽手機會也越來越少。」
  大炳不由得感嘆。
  而最心疼跟不捨也是老婆跟孩子,他表示炳嫂曾經一度撐不下去差點想不開,最後是靠著走入基督信仰支撐過來,而他此後在外面如果面對別人指指點點,他第一念頭就是防備護著小孩,而且都會直覺地認為對方是惡意的,可以想見這樁事件給這個家庭帶來多大的磨難,給他帶來多大的陰影。
  5年了,大炳除了上班外,一有空就在想案件,不然就是找律師研究案情,他嘆道:「媽媽嘴的確因此大大出名,說不想趁機會拓展品牌是騙人的,但現在除了一、二店,我實在全部心思都在官司上,實在無力兼顧其他。」花了200多萬元打官司,2個民事案件統統打到三審,一個陳太太的賠償案定讞賠定了,現在還有一個陳伯伯賠償案發回更審。
  面對這一連串的官司,《民法》權威王澤鑑的天龍八部(8本書)、安眠藥的藥物動力學,大炳都琅琅上口,更別說《民法》188條的僱主連帶責任「內在關連說」等專業術語。三折其肱而成良醫,此言不虛。想當年開羈押庭時,大炳跟炳嫂連什麼是「收押」都還要問律師呢!真是今非昔比。
  大炳跟律師研究後,認為目前官司勝負的關鍵在於科學證據上能不能說明被害人離開店裡的時候是否清醒,如果清醒就能阻斷店中下藥是殺人行為的一環,為此,他更是全台拜訪法界高手,特別有醫師背景的律師。
  2017年6月15日,《蘋果日報》刊登他敗訴的新聞給了他一個「最倒楣的老闆」標題當封號,他反而開心的跟媽媽說,變成最倒楣的老闆就相當於取代了「殺人龍門客棧」稱呼,還是值得開心。
  這一天過後約莫一個禮拜,平路約了大炳夫婦吃飯,鼓勵他們說:「你們有了這樣的遭遇,代表上蒼有給你們倆不一樣的使命。」大炳真的聽進去了,之後積極投入出席司改會活動,他以自身做了最好的見證,把最倒楣的遭遇轉化成司法進步的動力。這點讓平路相當佩服,但平路對大炳的敗訴判決還是憂心忡忡,「這樣判決造成連帶寒蟬效應,以後哪有老闆敢再請更生人呢?」
  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遠不知道拿到的會是哪一種。《阿甘正傳》的名句想起來大炳感受尤其深。2013年之前,大炳踏踏實實,一家和樂,這時他大概以為拿到的是奶糖甜心的巧克力,3月6日被檢方聲請收押禁見之後,才知道這巧克力是前端甜,後端苦,五味陳雜心,裡面還包著酒,而且這酒的嗆勁,一嗆5年還不得休呢。
  而人生又有幾個5年呢。

呂炳宏 40歲
現職:媽媽嘴咖啡老闆
家庭:已婚,育有1子1女
官司狀態:
◎刑事官司
.2013/4/12 士林地檢署偵結不起訴
◎民事官司一
.對陳太太家屬2017/6/15 三審定讞判賠368萬
◎民事官司二
.對陳伯伯家屬三審後發回更一審,今年12月將開辯論庭

發表於 2019-1-21 03:07:1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北展昭 於 2019-1-21 03:11 編輯

士林地檢後來撤換承辦檢察官?

在警方及檢察官先後訊問後,大炳震驚地發現,自己居然光憑著謝依涵口供,就被改列為殺人嫌疑犯聲請羈押。事實上,法律明文規定著:「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根本不應該聲押。
  更扯的是,立功心切的檢察官更在第2次聲押失敗後,在媒體上憤慨發言對不起死者家屬。這種不當的發言更屬未審先判,完全違背無罪推定原則,大炳不禁心寒想,當檢察官一旦戴上了有色的眼鏡,還有辦法追求事實真相嗎?
  「偵察不公開」在此案更是超級大笑話,媒體天天超前報導,而媒體說故事比賽的情形天天上演。


原來是因這緣故。


可憐升斗小民。

發表於 2019-1-21 15:51:11 | 顯示全部樓層
殺人償命!更何況是謀財害命?!還可教化?應該判死刑!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