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238|回復: 8

環境選擇與物種智商的進化

[複製鏈接]
頭像被屏蔽
發表於 2018-5-7 11:00:2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感覺這個文章對研究靈界有幫助,所以我轉載過來了,原文;《The Evolution of Human Intelligence》,出自美國認知與智商協會網站)
作為高度進化的產物,現代人出現在20萬年到15萬年前。從那一刻起,進化的驅動力使得人類的智力更加精細,強大和多樣化。下面我們來回顧一下這一非凡的進化產物。


這些學科的本質,例如考古學、古生物學和人類學,是收集證據,組織證據,分析證據,然後提出一個合理的解釋。當證據不足或被曲解時,試圖去解釋它只會得到錯誤和所謂有根據的猜測。但是隨著了解的信息越來越多以及科學的發展,這些解釋變得越來越有說服力。至於人類智力的進化,長期以來我們把它作為一系列物種的表象來了解,從早期的生命形態到原始人類。智力已經被研究了大約一個世紀,這項研究也得益於現代科技,例如腦成像和腦電圖(用電勢構成來記錄腦活動)。但是,這些知識的基礎和實驗可行性是不夠充分的,至少現有的大部分解釋都有存在另一種構想的可能性。基於這一點,這篇文章將要探討在這一領域最傑出的研究者所提出的一些解釋。


不同物種的智力發展


隨便觀察一下動物的進化就會發現這樣一個模式,動物們變得越來越複雜和聰明。以不同的物種為基礎,越低等的生命構成(無脊椎動物)相對於脊椎動物顯示了更低的智力,特別是鳥類和哺乳動物。從某些方面來說,動物的智力顯示出隨時間的推移越來越高,並伴隨著更加複雜的物種的出現而進一步提高。


科學家試圖通過觀察不同物種的腦容量來定義智力的發展水平。一般來說,擁有更大大腦的物種的行為更加聰明,但也不全是。例如小猴子,比典型的食草動物更加聰明,但是猴子的大腦更小。為了修正體型差異,一些研究人員使用腦化商數(EQ)(譯註:簡稱腦商,不是情商的EQ),就是大腦尺寸和體型尺寸的比例。


當只考慮靈長類的時候,總腦量很好的顯示了認知能力。 Deaner等人在2007年發現無論是EQ還是大腦皮質測量都不能很好地預測智力。這一發現並不奇怪,因為還有大量的物種沒有被考慮進來。已經有這樣一個比較的例子,下面的數據來自於Jerrison(1973):


EQ
腦商
--
黑猩猩 (雄): 2.48 (56.7 公斤 , 440 克腦重)
黑猩猩(雌): 2.17 (44.0公斤, 325克腦重)
大猩猩 (雄): 1.53 (172.4公斤, 570克腦重)
大猩猩(雌): 1.76 (90.7公斤, 426克腦重)
人類 (男): 7.79 (55.5公斤, 1361克腦重)
(女): 7.39 (5​​1.5公斤, 1228克腦重)


Hamilton (1935)選擇老鼠做迷宮實驗,聰明的和笨的各繁育12代。在第12代笨的與聰明的老鼠腦重之間的差距是2.5個標準差。這一試驗屬於一系列的加速進化實驗,顯示了腦容量和認知能力之間明顯的聯繫。


腦商已經變成物種比較時可選的測量方法,但是在極端條件下體重修正的效果並不好。例如非常大的動物,像海牛或犀牛,它們的腦商就會產生誤導。相反的也發生在非常小的物種之間。鯨魚和大象的大腦是人類的幾倍,因此需要體型修正。但是基於體型修正,老鼠的大腦所佔的比重就大得多了。

頭像被屏蔽
 樓主| 發表於 2018-5-7 11:02:36 | 顯示全部樓層
Hamilton (1935)選擇老鼠做迷宮實驗,聰明的和笨的各繁育12代。在第12代笨的與聰明的老鼠腦重之間的差距是2.5個標準差。這一試驗屬於一系列的加速進化實驗,顯示了腦容量和認知能力之間明顯的聯繫。


腦商已經變成物種比較時可選的測量方法,但是在極端條件下體重修正的效果並不好。例如非常大的動物,像海牛或犀牛,它們的腦商就會產生誤導。相反的也發生在非常小的物種之間。鯨魚和大象的大腦是人類的幾倍,因此需要體型修正。但是基於體型修正,老鼠的大腦所佔的比重就大得多了。




Lynn (2006)編譯了現存的和已滅絕的物種的腦商表,標準化了現存物種的平均值。下面是從他的大表中摘出的:


EQ
腦商
--
魚和爬行類 .05
哺乳類平均 1.00
早期鳥類 0.10 150 百萬年前
鳥類平均 .75
早期猴子 1.00 30百萬年前
松鼠 2.80
恒河猴 2.10
狒狒 2.40
大猩猩 2.00
紅毛猩猩 2.40
黑猩猩 2.60
能人 4.30 4.3百萬年前
直立人 5.00 0.7百萬年前
智人 7.50




任何試圖將鬆鼠擋在餵鳥器外面的人都會領略它們的高腦商。不管它們相對於其它物種的排位如何,這些小東西都是相當機靈的。






表中已經滅絕的物種(鳥、猴子和原始人)比他們的繼任者的腦商更小。這與我們看到的進化樹的許多分支的總體趨勢是一致的。
Lee (2007)編了一個物種表,估算了各個物種相對與人類的排位。下表中僅僅包含了人們熟悉的動物,他們與人類有最近的共同祖先,正如Goodman等人估算的那樣(1999)。


物種 g* MRCA**
Human人 1
Orangutan紅毛星星 2 14
Chimpanzee黑猩猩 3 6
Spider Monkey蜘蛛猴 4 40
Gorilla大猩猩 5 7
Gibbon長臂猿 12 18
Baboon狒狒 14 25
Ruffed Lemur白頸狐猴 17 63
Bush Baby夜猴 21 63
Squirrel Monkey松鼠猴 22 40


* g是相對與人類的總排名


** 與人類最近的共同祖先(百萬年前)






上表顯示了人類智力與其他靈長類之間的聯繫,顯示了與最近祖先之間的時間跨度相當廣。大腦並沒有僅僅是在變大;可以在額葉和頂葉看到顯著的增加。額葉和語言與手勢有關;頂葉皮層的增加是因為複雜工具的使用開始了(Geary, 2004)。




原始人的腦商在100萬年以前開始增加,50萬年以前達到線性增加的狀態,3.5萬到2萬年以前達到頂峰(Geary, 2004)。在此之後腦商減小了3 到 4%,可能是由於選擇壓力改變,或者不再大量依賴大腦的發育


現代人


現代人(晚期智人)的起源時間被經常修正去適應新的發現,年代測定和理解。一度認為現代人首次出現在3萬年前,但是新的數字不斷的刷新,時期不斷的往前推。今天依據各種來源普遍認為是20萬年前;有些把這一時期推到25萬年前,或更久。


智人向北遷徙,離開非洲,大約10萬年前。向很多不同的方向遷徙,把人類散佈到全球的大部分地區。遷徙的細節對於智力的討論不是很重要,除了方向,他們向西來到今天歐洲所在地,其他的向東來到今天的亞洲。過去了很多年,定居在不同地區的人類面臨著不同的選擇壓力,這導致了適應性的改變,(這些改變)即作用於身體也作用於大腦。




人類的大腦包括兩個方面的進化,尺寸和復雜度。人類的大腦有黑猩猩大腦的三倍大,但是在神經元數量上只領先25%。但是人類大腦有更多的元軸突和互相的連接(Jensen, 1998)。


現代人可能經歷了不同尋常的有益的突變,有兩次促進了智力的發展。第一次是文化爆炸式發展時期,大約3.5萬年到4萬年前。第二次是ASPM突變,大約6000年前,但僅限於歐洲人口。 ASPM是決定大腦尺寸的主要基因。 ASPM是否會促進智力還不一定,但是至少給某些人一個增加大腦復雜性的機會(Cochran G. 和 Harpending, J., 2005)。 Bates等人(2008)研究了四個與大腦尺寸有關的基因(ASPM, MCPH1, CDK5RAP2, 和 BRCA1),發現和智力、語言無關,這可能暗示大腦復雜性(樹突程度)才是決定性因素。

頭像被屏蔽
 樓主| 發表於 2018-5-7 11:03:54 | 顯示全部樓層
語言

在人類的發展過程中,語言所起的作用是難以定義的,也很難確定語言在人類智力進化中所扮演的角色。很明顯,許多物種都可以彼此交流,而這種交流對生存至關重要。動物的交流可以作為一種警告其他同伴有危險、標明食物地點、組成鬆散的家庭和協同遷徙的方式。但是對於人類,語言變得非常複雜,因為發達的大腦,使得可以傳輸特別的信息,例如團隊控制,計劃和知識傳遞。語言作為進化因素可能扮演了間接的角色,例如作為通過團隊合作增加生存機率的手段,作為優秀的教育工具,作為有助於與生存有關的知識的累積。


人類學的研究表明,在人類的漫長發展過程中,獲得了語言能力,並把它的形式發展得越來越複雜,並發明了把他們的思想書寫下來的手段。與此同時,人類發明了藝術和音樂,並把這些在形式上發展的越來越複雜。只有少數的先進人群發展出這些,在多數人群這些不會發生。


很少有在發育過程中不接受語言學習的案例。但是至少有一個是記錄在案的,就是著名的伊莎貝爾案例。從出生到6歲,她與她的聾啞母親生活在封閉的閣樓裡。她獲得食物和被褥,但是沒有語言和智力刺激(沒有任何玩具)。當她被發現並接受測試時,她的心理年齡只相當於1年零7個月(IQ大約30)。從6歲到8歲,她趕上了她的同齡人,她的心理年齡達到8歲。從次以後,她和她的同齡人同步長大成人,她一生都達到了普通人的智力水平(Jensen, 1998)。這個不尋常的案例揭示了語言在正常發育中的作用和智力潛在的生理基礎。伊莎貝爾在出生後的6年間完成了神經元構建,使她具備了快速學習語言的能力,並使用這一能力趕上了她的同齡人。很明顯,語言對於大腦發展和使用是必不可少的,但是它並不構建大腦,只是使它可以正常的行使功能。


選擇壓力


高等生物的進化伴隨著智力的增長,靈長類則尤其明顯。當更高的智力在維持生育循環方面更有利時,智力的選擇因素開始起作用。在動物中人類是不同尋常的,他們為了生存而改變環境,與適應既成事實的各種各樣的地理範圍限製完全相反。當人類不能駕馭自然之力時,他們就會滅亡,但是一些則通過使用他們的智慧存儲食物,製造工具、房屋和衣服增加他們的生存機率。因此,在各種各樣的氣候環境中,獲取食物,應對動物威脅和在人類衝突聰明的個體被殺的也比低智力的少。


寒冷是進化的動力


在研究不同人類族群的智力差異時,冬季的溫度是集中研究的對象。當人類向寒冷的地區遷徙時,他們面臨著更多的認知挑戰,比如規劃冬季的實物需求,發展保暖的衣物和住所,在惡劣的條件下狩獵等等。假定不能夠應對惡劣冬季的移民將不能生存以繼續他們的挑戰。嚴厲的淘汰有利於高智力群體。


Beals等人(1984)調查了每個大陸上共122個人群,並找出了顱骨容量與赤道距離的關聯,一個關於氣候越冷腦容量越大的原因的解釋是在嚴酷冬天的生存壓力下,更大的大腦對於生存下去是至關重要的(Jensen, 1998)。如果這是真正的驅動力,那也僅僅是高智商的適應性調節,而不是根本原因。有一個腦容量與智力相關性的例外例子。北極圈內的居民有著最大的腦容量,但是平均智商只有91。 Lynn (1987, 2006), Rushton (2005)和其他人也都相信寒冷的氣候意味著更大的腦容量。 Lynn推測北極區的居民因為種群數量太小,這樣極大的減小了產生高智力所必須的突變的機會。這個例外以及澳大利亞土著(IQ 62)與布希曼人(IQ 54)的比較,考慮到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人口腦容量與平均腦容量之間的微小差異,顯示了不同人群間的所有差異並不能都歸因於腦容量;其他的生物學差異是存在的,並解釋了其他的重大差異。 Lynn (2006)提出瞭如下內容,展示了冬季溫度、腦容量與智力的關係:
冬季氣溫 武木期氣溫 腦容量 智商

Arctic peoples北極區人 -15 -20 1,443 91
East Asians 東亞 -7 -12 1,416 105
Europeans 歐洲 0 -5 1,369 99
Native Americans 美洲原住民 7 5 1,366 86
S. Asian and N. Africans 南亞 北非 12 7 1,293 84


武木期溫度=主要的武木冰川期間的冬季月最低溫度,大約2.8萬到1萬年前。


在溫暖的氣候裡,智商與溫度的關係不再那麼清晰。例如,撒哈拉以南的人口的平均智商是不同的,但與相關地理區域的平均溫度無關。在相對溫暖的地區,溫度就不再是進化動力了,那的先民們通過覓食就能生存。寒冷天氣是致命的,額外促進了認知能力。

頭像被屏蔽
 樓主| 發表於 2018-5-7 11:05:44 | 顯示全部樓層
冬季溫度的顯著標記是膚色。 Templer 和 Arikawa (2006)發現膚色(深色)與冬季高氣溫的相關性為r = -0.85,與冬季低氣溫的相關性為r = -0.75(兩個的P都小於0.001)。專家不建議膚色與智商直接相關,雖然Jensen指出數據可能是基因多效性的反射,至少在局部起作用。在早期的研究中,Jensen (1973)發現在一個基礎群體內智商與膚色的相關度為-0.20。儘管不去試著暗示因果關係,Templer 和 Arikawa確實指出了智商和其他多種因素之間的相關性。需要注意這個相關性是基於國家的(129個國家),不是基於個體,這很重要。

智商相關性

Skin color 膚色 -0.90
Real GDP per capita 人均國內生產總值 0.74


攝氏度

winter high 冬季高 -0.74
winter low 冬季低 -0.63
summer high 夏季高 -0.30
summer low 夏季低 -0.3

頭像被屏蔽
 樓主| 發表於 2018-5-7 11:08:31 | 顯示全部樓層
蒙古人種的智商

各種資料來源(Herrnstein & Murray, 1994; Lynn 1987, 2006; Jensen 1998; 等等。)都顯示了蒙古人種的平均智商比高加索白人高3到5個點。蒙古人種的早期記錄,尤其是在中國,被完好的保存著;一個好的例子是Murray's (2003)對中國早期在數學、天文、發明、航海探索、醫藥、建築、藝術、文學和哲學成就的討論。中華文明有多個起源,與歐洲的歷史相似。中國先進文明的早期表象確實被認為是建立在相對高智商人群的基礎上。


蒙古人種優越的智力在於高的空間能力(譯註:空間想像能力是指通過想像去思考事物的具體形狀、位置。想的與事實是否一致,就是空間想像能力的體現。),以彌補低的語言能力。在武木冰河期,蒙古人被困在其南面推進中的喜馬拉雅冰河和其北面的北極冰河之間。嚴寒成為強大的生存過濾器,存活下來的後代在體能和智力都向這個方向演變,更少的體溫損失,增強狩獵技能,建造房屋和其他生存必須的任務方面。


Lynn (1987)的研究顯示蒙古人種的語言能力差4點和空間能力高6點(相對於高加索人種)。他繼續討論可能的進化壓力,這些都可以解釋這一特性。他推測在最後的冰河期(武木期),蒙古人種大量的依賴狩獵生存(就像愛斯基摩人的行為)。為了生存而進行的狩獵活動增強了空間能力,起到增進這一能力的進化壓力的作用。 Lynn推測空間想像能力的增加可能是以語言能力為代價的,從字面上看是取代了大腦的語言中心論。他也指出,空間能力也有性別差異,男性更加優秀,可能是由於男性作為獵人的緣故。


評論:Lynn對於蒙古智力特點的解釋顯然是很難證明的。自從他在1987年發表以來,我在2004年問他,是否有任何成果確認或反證這一假設。他說沒有任何新進展,但令人滿意的是這理論依然是合理的。有趣的是,他沒有提及通過腦影像來研究蒙古人種空間和語言能力的可能性。

頭像被屏蔽
 樓主| 發表於 2018-5-7 11:09:40 | 顯示全部樓層
德系猶太人的智力

在西歐和美國的德系猶太人有所有族群裡最高的智商。各種資料引用了略有不同的數據,但Lynn’s (2006)估計對於英國的平均值有10點的優勢可能是精確的,誤差在1、2點以內。這個優勢集中在語言和數學,而在視覺空間能力上則比較低(本質上來講與蒙古人種正好相反)。德系猶太人的高成就被反復大書特書。舉個例子:

“最近的30年間,猶太人占前200名頂級知識分子的50%,美國科學與經濟諾貝爾獎得主的40%,高等學府教授的20%,高級公務員的21%,紐約和華盛頓高端律師事務所合夥人的40%,記者、編輯、廣播媒體和主要出版物高管的26%, 1965年到1982年最賣座的55部電影的製片人、導演、作者的59%,一個或更多黃金時段電視劇的導演、作者、製片人的58%”。 [Lipset 和 Raab (2005)](譯註:猶太人對話語權可怕的統治力)

很自然會提出這樣的問題,什麼導致其占如此高的比例?想來氣候應該不是原因,因為和他們生活在一起的低智商群體並沒有趨北地理隔離現象。有幾個可能和假設被提出:(1)刻意的優生傳統,(2)遭受的迫害(3)基因漂變(4)長期都市生活,而不是務農。


項1—很多的信息源都提到德系猶太人群的相對隔離。在漫長的歷史中,這個種群很少像其他種群那樣與別的種群交叉繁殖,尤其是在歐洲。例如,麥克唐納德(1994),仔細研究了由於宗教原因而與其他族群隔離的近血源群體,推斷這一經歷很可能是高智商群體產生的原因。他使用同樣的理論來解釋不隔離的西班牙系猶太人的失敗。


這一理論的問題是太少的基因混合,在長期來看,很可能會減少獲得優秀基因的概率。 Lynn (2006)指出,其實一直是有一些異族通婚的,即使相對數量很少,也足以使得非猶太基因進入這個群體。如果這一理論正確,那就意味著有一個最優的混血比例,而猶太人正好落在這一範圍內。


優生學假設之一是猶太人鼓勵最聰明的人有更多的孩子,笨蛋不能保持猶太人的身份。理論可能是正確的,並起了部分作用,但是沒有強有力的案例能說明這是德系猶太人高智商的主要驅動力。



項2—眾所周知,猶太人在世界很多地方被長期迫害,一直到近現代。迫害在進化動力方面起的作用與冬季的溫度類似,這一點普遍適用於歐洲人和東亞人。如果聰明的個體有更高的機率成功繁衍後代,作用的結果就與天氣和迫害類似。就這一點而言,這一假設是特別有力的。


項—3當某個小群體被隔離時,基因漂變成為基因組合的驅動力,隨機的選擇基因片段。當大部分原始族群被殺時或一小部分因為地理因素被從原始族群中隔離出來時這種變化也可能發生。當隔離的群體數量增加時,有很大的機會那些沒有被帶出來的基因會丟失,那些帶出來的基因則會塑造這個族群,只要保持隔離狀態。沒有必須的突變,但是各種族群遺傳瓶頸效應將會出現。


這一途徑也會導致大量同系繁殖,同系繁殖的規模和被隔離的族群人數有關。同系繁殖有引起更頻繁的隱性遺傳疾病的風險,對於智力的影響也是有害的(Jensen, 1998; Rushton 和 Jensen, 2005)。如果遺傳漂變伴隨明顯的同系繁殖,將會對大量高智商的產生起反作用。


項4—“城市生活”這一假設指出,德系猶太人發現他們自己生活在城裡,做著比包括農民和牧民在內的其他群體更多的腦力勞動。德系猶太人朝著符合城市生活的智力要求進化(大部分從事借貸也,見Arkin,1975)。在10和11世紀的飢荒期間,猶太人並沒有受苦,過著低等貴族水平的生活(Roth, 2002)。



這一假設是由Cochran等人提出的(2005),試圖將德系猶太人群中的遺傳病和高智商的基因聯繫起來。 “城市生活”這一點與其他對進化的解釋面臨同樣的前提條件----必須有助於獲得更高的遺傳機率。就一點來講它是起作用了,至少是有影響的。這一推理與氣候和迫害假設相反,因為它是正面作用,而其他兩項則從字面也可以看出來是通過減少人口來起作用。


城市生活之一解釋的一個問題是假設工作與智力有因果關係,如果高智商在指定的群體中已經出現,那麼這個群體可能去做與這一能力相稱的工作。這一理論適用於當代的自由市場,聰明人做有挑戰性和高報酬的高智商工作。但是使德系猶太人從事借債工作的直接原因是他們的非基督徒身份。他們從基督徒禁止的高利貸行業獲利。總之,是有借債的要求,但是沒有人提供這項服務。這說明進入商業領域的動機有點不同。這與聰明人從事有挑戰的行業這一理論不一致,他們只是為了適應強制的社會生態。工作作為過濾器還是可信的。 Weinryb (1972)做了一項研究,富有的猶太人有很高的生育率,和大家庭,生活水平也高(這一點使他們的孩子成活率較高)。

頭像被屏蔽
 樓主| 發表於 2018-5-7 11:12:20 | 顯示全部樓層
黑人的智力

非洲的人口從地理上和遺傳學上本身就有很大的不同,通過對比各種亞群體就可以發現這一點,例如馬賽人和俾格米人。儘管各個黑人種群之間存在差異,但都沒有經受極端寒冷的高選擇壓力的考驗,沒有發展出保存體溫的形式,大顱骨和高智力。 Lynn (2006)估計南沙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人的平均智商是67。在這一區域內,亞群體有不同的智商,而智商與族群血源有關。其中最低智商之一的是布希曼人,平均智商只有54,腦容量明顯小於其他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人。俾格米人也與其相似,智商也是54,比其他黑人都低。布希曼人和俾格米人自古以來就是靠集體狩獵生存的。

r-K strategies 

r-K策略

(譯註:ridical-Keep,r策略也就是激進策略,是機會主義者,很容易出現“突然的爆發和猛烈的破產”;K策略是保守策略,是保守主義者,當生存環境發生災變時,很難迅速恢復,如果再有競爭者抑制,就可能趨向滅絕。---度娘)


正如物種進化並變得越來越複雜,基於繁殖率和生存率之間的權衡,不同的物種採取不同的生存策略。 [E. O. Wilson (1975) 首次提出r-K生命史論]這些權衡就構成了一部圖譜,在r策略的極端典型是魚類和爬行類(只考慮脊椎動物)。 (譯註:如果考慮所有動物那麼採取最極端激進策略的是昆蟲)。這些物種通過生育大量的後代來生存,很少或者不照顧後代,龐大的數量彌補了被吃掉或自然因素死亡的可能性。另一個極端是K策略,繁殖率非常低,每次甚至只生一個,但是有很高的存活率,完善的養育和保護增加了存活率。 K策略在脊椎動物中很常見,極端的例子包括大型哺乳動物和靈長類。 r 和 K在下面的人口增長方程中。

dN / dt = rN (K – N) / K

N = 人口規模
K = 環境承載能力
r = 人口增長

r-K理論並沒有顯現出直接的進化動力,但是Rushton指出,當應用在亞種群上時,這個理論顯示了種群特性是如何形成的。他使用了Jensen對人類的假設(典型的極端K策略),在r-K圖譜中發現了那些人類種族之間起作用的因素,人種之間差別的預測也適用於物種之間。因此他擴展了被限制在人類上的r-K理論(一個K策略的物種),他把這種應用叫做“差別K理論”(Rushton, 2004)。

Rushton (2004)測試了234種哺乳動物,發現了(主成分分析)一個個單一的生命歷程因素,如下表:
brain weight 腦重量 .85
longevity 壽命 .91
gestation time 妊娠時間 .86
birth weight 新生兒重量 .62
litter size 產子數量 -.54
age at first mating 首次交配年齡 .73
duration of lactation 哺乳時間 .67
body weight 體重 .61
body length 體長 .63


同樣的因素也出現在人類的亞種群裡。同樣測量了這些項目,高加索白人在蒙古人和黑人之間。如果有機會改進,至少這些因素中的一些應該調整。例如下面的例子,Rushton (1995):

? Brain size — all forms of measurement 
? 腦尺寸—所有形式的測量
? Intelligence 
? 智力
? Decision times — chronometric measurements 
? 判斷力—精確測定
? Maturation rate — gestation, skeletal development, motor development, dental development, and age in reproduction measures 
? 成熟率—妊娠期,骨骼發育,運動發育,牙齒發育,生育年齡
? Personality measures — examples: aggressiveness, cautiousness, dominance, impulsivity, self-concept, etc. 
? 性格—例如:攻擊性,謹慎,支配性,衝動,自我認識等等。
? Social measures — marital stability, law abidingness, and mental health 
? 社會—婚姻穩定性,遵紀守法,心理健康
? Reproductive effort — twinning, hormone levels, sex characteristics, permissive attitudes 
? 生育—雙胞胎,技術水平,性別特徵,寬容度

頭像被屏蔽
 樓主| 發表於 2018-5-7 11:13:41 | 顯示全部樓層
差異K理論僅僅顯示了亞物種變量的排序,能夠預測每個K選擇種群。這表明物種的進化不是隨機的基於特性到特性的變化,相反的是遵循一個相同的模式。

差異K理論區分種群內在不同的繁殖策略,問題就是哪個策略是最有效的。一種觀點是,以中國和日本的人口規模(在各個時間點上)可能意味著偏K選擇策略是佔統治地位的。但是目前的人口趨勢可能對較少K選擇的族群有利,特別是低生育率的工業國家。 Lynn 和 Harvey (2007)發現了一個對全人類不利的現象,全世界智商和生育力的相關性是-0.73。在過去的半個世紀,估計已經導致了智商損失0.86個點,在下一個50年預計會進一步下降1.28個點。 Lynn 和 Harvey的研究指出全球智商下降是因為r選擇策略的人口族群大量繁殖,而K選擇策略的族群正在下降;按照達爾文原理,r選擇勝利了。 Lynn在2007年就這一研究方向發表了論文(國際社會智商研究和年度會議),他指出全歐洲的生育率正在下降,持續維持在更替水平以下。美國的生育率則剛好在更替水平上。

Robust body

強壯的身體

壽命和腦容量以及其他的因素在人類智力的研究中已有所體現,所有的都把身體更強壯與更聰明聯繫起來。大體健康,身體對稱,身高,握力和肺活量都確實和智商相關。這些關係中的一些是交配選擇的結果(例如身高)。其他因素則和身體強壯相關的遺傳因素有關。有人提出一種負面特性解釋,負面特性指有害基因的存在引起身體的多種破壞。這種新解釋更可能在適合智力分佈中智力差的那一部分族群。在解釋全部智力分佈方面沒有效果。


強壯的身體這一概念的一個有趣的現像是越聰明的個體,身體就越對稱。測量的方法叫做“波動不對稱性”,簡稱FA。通過測量手指長度,踝關節,手腕等等脂肪很少的地方。不對稱性值越大,意味著越不對稱。 Bates (2007)發現不對稱性與智商有兩組相關係數:-0.41 和 -0.29;其他的FA研究也大概在這個範圍內。 Furlow 等人 (1997) 和 Prokosch 等人 (2005)假設g的變化是身體和大腦總體健康狀況變化的結果。 (譯註:g因素理論:general facts,分析被試者的各類測驗成績時,發現有一個因素與各類工作均有關,稱為普通智力因素(G);但有些人數學測驗成績較好,而語文測驗成績較差;另一些人則相反。他認為這些差別或特長提示另一種因素的存在,即特殊智力因素(S)。

我們推測可能不對稱性反映了個體的發育基礎不穩定度。發育的不穩定度合理的解釋了其他與智力相關的身體部分,例如力量,總體的健康,身高等。 2008年起,不對稱性與g之間的因果關係還沒有被建立起來。 Thoma 等人 (2005)發現不對稱性和腦容量合起來與g相關。但是彼此之間沒有相關性,Johnson 等人 (2008)沒有發現不對稱性與g相關。因此,現在不可能建立因果關係。能夠推斷出來的就是與多重健康指標相關的變量與智力有關。是否越健康就越能扮演進化驅動者的角色這一點依然僅僅是推測。

頭像被屏蔽
 樓主| 發表於 2018-5-7 11:14:47 | 顯示全部樓層
結論
Conclusions 
在百萬年的進化歷程中,智力得到了增長,並且在持續增長,正如動物在生物學上變得越來越複雜。這一過程最顯著的就是大腦尺寸以及大腦佔身體的比重。從各種原始人種群出現開始,腦容量增長這一進程始終在持續。今天人類大腦的尺寸依然可以預測所有人群的智力。

雖然可以推測有很多進化過濾器影響了人類智力的發展,使其走上了明顯不同的進化之路,冬季是最明顯的一支力量,可以看到,冬季的溫度與各個土著族群的智力之間有很強的相關性。

引起各個種族走上不同的發展道路的因素都遵循同樣的r-K繁殖策略理論,這在整個動物王國中都可以發現。在這一過程中沒有例外,顯示出了種族之間的排序關係,正如他們適應了各種各樣不同的環境條件。這一最優先的潛在因素在很大程度上通過嚴酷的氣候和其他生死攸關的環境條件表現出來。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