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426|回復: 10

請教“聖母”現象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4-11 02:35:3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UFO3397 於 2018-4-11 03:04 編輯

所謂的“聖母”是一個網絡名詞,即那些同情作惡者卻忽視受害者的人,往往有一些人對作惡者以各種理由開脫,對其抱以同情。而對受害者往往忽略不顧,沒有任何同情,慷他人之慨,做惡者往往被認為是弱者,自以為是,不被別人認同,就會一直抨擊,不分青紅皂白不去了解真相,單憑自己想像,或者根據自己的過去的經驗,來移情給作惡者,情绪化看待問題,即便到了反智的程度也在所不惜,同情心氾濫,喜歡道德绑架,還有那些極左思想的,無差別的推行所謂的人類主義,認為國家民族只是一個虛無的概念,還有些人對本國的疾苦漠不關心,反而關心國外,還有現在的歐洲,左派的多元文化快讓歐洲走到崩潰的邊緣,甚至造成了法國91區等這些犯罪禁區的出現,但是那些極左思想的人仍然認為为本國人考虑就不是正義的行為,就是反人类了,在中國自然災害時期自己國家的人吃不上飯也要援助別的國家,餓死自己人也要給別人各種援助,還有極端的保護動物的人士,甚至連有狂犬病的狗都不讓殺,甚至處理感染埃博拉病毒的動物時也有很多人反對,還有一類人他們是以道德和聖人的角度要求別人的,就比如有一個人每年都捐款,但是有一年他捐的少了一些,人們就紛紛指責他,有一個真實案例,就是國外有一位老人一生都在做慈善,每年都將自己工資裡的大部分捐給慈善組織,但是有一年,她生了病,要去醫院,要花很多錢,結果那些人紛紛指責她捐款捐的少了,紛紛大罵這位老人,最後老人被逼自殺了,請問這種完全以道德和聖人標準來評價行為的別人是不是所謂的“聖母”呢?還有那些同情心氾濫卻放在錯誤的同情對象的人是什麼看法呢?

發表於 2018-4-11 06:02:28 | 顯示全部樓層
对人间疾苦不了解的一些白左,
也是一些不会深刻思考的人。

發表於 2018-4-11 07:15:31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們都是人中黃!

在世界各大民族裏,我們講究中庸之道,而且我們的皮膚是黃色的...


發表於 2018-4-11 09:22:41 | 顯示全部樓層
少了一个字,圣母婊

發表於 2018-4-12 08:07:49 | 顯示全部樓層
我生活中认识的有圣母婊特质的人,追求的其实都是自我优越感和廉价的自我感动,而且他们口中的道德规范只对别人有效,对自己的切身利益,他们完全就是用另一套标准在执行,怎么对自己有利就怎么做,道德上的不安感,可以通过多角度的自我思考来解除。
圣母婊并不是孤单的一群人,还有很多不能简单归类的人,跟他们都有共同点,就是极度推崇自己的道德标准,极度需要他人与自己共情,跟他们共上了他们就爽了,但是却看不见其他人真正的需要,也看不见自身的不恰当。有的人极度强调“忠义”,强调“敬畏祖先”,可是连个基础的文明礼貌都没有,对着妇女言语猥亵还觉得自己很幽默亲切。有的人觉得自己能体谅他人痛苦,就把其他没他们那么“敏感”的人当成需要攻克的对象。曾经有一个朋友,跟我说起她在路上看到的一个肩膀有烫伤的路人女孩。她在说那个伤的时候,自我感动得不行,好像陌生人的那个痛,她能代为感受一样代为减轻一样。我早就了解她的为人,所以冷眼看她,冷冷听着。结果她就加倍仔细地跟我说那个伤多可怕,好让我跟她一样感叹那个我见都没见过的女孩在忍受痛苦,多不容易。我觉得她在向我扔垃圾,就用眼神看了一下我和她的边界,想在心里划一条线,拦住垃圾。结果她感觉到了,就伸出手,直接在我肩膀上比划。她一边想着那道伤口,一边在我肩膀上想划出一道虚拟的伤口,同时嘴里说:那个伤口就是这样从上到下,真的很可怕。我真的生气了,制止她继续下去……脑子有毛病也需要一个限度,她那么同情那个伤口那个女孩,也不直接向人家表达;却需要我去跟她一样为了她的自我意淫感动;我不感动,她就希望我身上也有同样的伤。她怎么不出手在自己身上比划呢?
至于“白左”……特朗普为什么当选?还不是白人精英高调唱得太离谱了?整天政治正确,却不管民众疾苦。那些真正有优秀理念的人,可能跟民众相距太远,否定了人的一些本性,太不接地气;还有一些利用理念来包装自我,骨子里只追求个人利益的,嘴上却服务民众的,就是太虚伪。还有一些,就是脑子思考能力不够了。

發表於 2018-4-12 08:20:57 | 顯示全部樓層
捐助,应该是出自内心的选择,给别人带去利益的同时,自己就能感觉充实,所以不需要回报,也能快乐。因此,捐助是一件自愿自发和需要量力而为的事情。如果会被那些接受捐助者或旁观者的舆论及情绪绑架,那说明其中有一些问题。

另……扯远一点,所谓圣人不死,大盗不止,这话也有道理。

發表於 2018-4-12 22:03:54 | 顯示全部樓層
春幸 發表於 2018-4-12 08:20
捐助,应该是出自内心的选择,给别人带去利益的同时,自己就能感觉充实,所以不需要回报,也能快乐。因此, ...

請問....在網路上找白左意思.有點眼花撩亂...白左的"左"....好像和實際上的左派不太有關係???....原來特朗普這個大右派放在白左是這個意思
謝謝春幸醬解釋..你文筆真好....好厲害

發表於 2018-4-15 21:34:53 | 顯示全部樓層
行雲流水 發表於 2018-4-12 22:03
請問....在網路上找白左意思.有點眼花撩亂...白左的"左"....好像和實際上的左派不太有關係???....原來特朗 ...

谢谢夸奖 其实我也有不明白的地方 呵呵

 樓主| 發表於 2018-4-16 23:33:0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UFO3397 於 2018-4-16 23:59 編輯
春幸 發表於 2018-4-15 21:34
谢谢夸奖 其实我也有不明白的地方 呵呵

非常贊同你說的,聖母心理衹是整個社會意識光譜的一部分,不同的人群分佈在光譜的左端和右端以及中間,例如,我們可以用保守派和開放派類比,當然還有中立派,當然這衹是社會意識中的一個子集,就比如有人支持女權,也有人反對女權,支持女權在光譜的左端,當然根據支持和反對的程度不同,有極端的女權派,還有所謂的旁觀者,和稍微支持女權主義的人,整個光譜從左逐漸嚮右端移動,它會來到一個中間點,也就是比較中立的狀態,大部分人都集中在靠近中間的位置上,祇有受到女權意識形態影響的才會極端的分佈在兩端,也就是支持和反對的立場上,當然這其中的情況非常複杂的,因為社會潮流的影響,以及各種資訊和經驗的交互作用,大部分人心理在一定程度上都是有左或者右傾向的,祇有完全沒有接觸該意識形態的人才會真正站在較中立的一端,所以在陣營上會存在左派,右派,極左和極右這機種情況。而在論壇和微博下方的評論中,它可以看成是一種站隊效益,就是站在支持和反對立場上的人也有,不管他們立場如何,但是總倒某一方,雖然算不上左派和右派,但是在更大的社會政治領域範圍,總是偏向於某種思維形態的。

在社會政治力量當中,各個派系因為價值觀和理念都不同,導致對立分化的情況,比如某些陣營支持保守主義,而另一派支持開放,這就是政治心理上常說的左派和右派,當代西方社會因為不同政D的理念不可避免的會導致對立分化,不同的派系,在政治理念上是不同的,就以歐洲國家為例,有支持多元文化政策的,和反對多元文化政策的人,如果放在先前的光譜中,那麼他們在一定程度上就屬於政治光譜中的左傾或者右傾力量的,也因為他們有自身的政治理念和價值體系,通常某種意識形態這是一种政治規劃裡的一個子集,當所有的綜合在一起,就可以看出這種政治在社會中的位置了,在國際中屬於保守或者開放的。陣營是屬於龐大的範圍,其中有支持環保主義者,石油和經濟論者,動物保護主義,素食者和肉食者,還有我們所熟知的女權主義和無國界主義者。
左傾和右傾是分程度的,左派追求社會體制的平等,公平的原則,而右派是偏向民族,團体和國家,當然這衹是其中的一個政治面向,其中還有一個程度問題,傾斜的程度越大越極端,如果越向左端傾斜,就會過度追求平等,等到了極端的時候他們會試圖抹去所有差別,推行無分別的平等,就在上個世紀出現的共GC主義,不惜出賣本國利益的方式來完成他們的政治理念,右翼政黨維護本國民族和階級的利益,而極右翼,也就是極端推進本國本民族至上的原則,甚至按民族和階級差別對待,所以極左和極右都不是一個正常的社會體制需要的。
為什麼會出現極左和極右的情況呢?這就像反对派無法理解支持的心理一樣,在心理學上的因素,就像一個墜擺,但是是施加的力度就越大,擺動幅度也越大,當差別越大,立場的偏駁程度也就越大,這就好比我們無法理解那些持相反觀點的人,同樣有一個立場點和價值觀上的距離差,正是這種差別誰都持不同觀點的人,無法認同對方的觀點,差別越大導致越難以理解,就像右派無法認同左派的某些觀點,同樣的右派也不一定會認同極右翼的做法。
而推動墜子運動的力量就是來源於某種價值觀,意識形態,還有理念,當民眾受到這些理念的影響越大,那麼這些理念中的包含的政治傾向,就對民眾產生了潛移默化的作用,根據力量的大小,推到這個政治光譜中的某一極,所以在他們選擇陣營當中,他們一定會站在某些左派或者右派的立場傾向上。

所以在這裡我們不談某些真聖母或者聖母婊,祇談普通民眾聖母心理和白左思維,但設置一個價值體系的時候,所謂的站隊效應也就發生了,民眾會選擇他們認同的觀點站隊到不同的陣營,特別是以道德觀,普世價值,大部分人會選擇站在道德理念上,也就出現了不看事實情況就進行道德綁架行為,這一點在新聞評論中非常普遍,還有社會立場上的站隊行為,普通民眾就成為了精英的影子,他們自認為有自己獨立的觀點,但是實際背後是代表當前社會政治經濟力量的一个縮影,而這種價值觀在政治上一定是有相關立場的,再放到政治光譜裡面,我們就得到了左翼和右翼的陣營,在普通民眾中就可以看到這些理念的支持者。

還有白左思維,那些白左通常是學院派思維,或者説即遵循於某些價值觀和和政治理念的人,理想主義者,為了實現特定的理念,,他們是一群理想社會體制的追求者,但不是真正的政治精英,比如會為了人權或者社會的平等做出很多荒唐事,而不考慮其中的各種問題,實際上,西方的某些政治營派完全是理論制度,祇從理想化和符合他們立場的政治理念,不從實際考慮,這和他們的根本核心,民主,自由,人權有關的,民主陣營的進一步分化,結果導致了左翼和極左陣營的出現,在整個政治格局中佔有很大一部分板塊,對這些政客來說,驅逐難民就是違反人權,以及反普世價值,這和他們的政治體系是相違背的,所以在政治上,左翼政黨為了拉更多選票,實現所謂的絕對民主化和社會平等,可以將這些難民當成大爺供,而對本國民眾的反對則批判為排外主義,現在歐洲出現這樣的情況是各種原因綜合導致的,有資本勢力的滲透行為,也有左派政治家提出的社會理論,以及制度的深入化,使得這些荒謬的理論站穩腳跟,還有民眾們長期被媒體教育洗腦,只認同這種意識ai形態,當國民變成一群綿羊的時候,要擊倒它就變得相當容易了,這也就是每年十幾萬移民穿越地中海,但是左派媒體們現在國內是粉飾太平,如果有人提異議一個種族主義的帽子會扣過來,未來的衝突會愈演愈烈,未來的走向,我們會進一步的關注中,極端宗教和移民問題引發的矛盾已經波及了很多國家,甚至會引發一場全球性的大戰,就像不斷吹一個氣球,最後到了臨界點,氣球也就爆了,還有些所謂的聖母婊,他們保護的對象往往最後會成為犧牲品,這也是對問題的根本矛盾不重視,反而只看表面,而矛盾和問題是壓不住的,反而造成更嚴重的後果,最后的結果衹能是戰爭和衝突,如果我們觀察人類歷史,就會發現,在數千年來歷史就是這樣前進,和那些所謂的高尚理念沒有任何關係,而真正有遠見的人,會從一開始知道發展的走向,從而避免這些情況發生,所以最後聖母們的幻想被現實無情的擊碎。

 樓主| 發表於 2018-4-16 23:53:54 | 顯示全部樓層
春幸 發表於 2018-4-15 21:34
谢谢夸奖 其实我也有不明白的地方 呵呵

其實自以為是和有智慧的差別在於,他們都是對問題提出一套觀點或者看法,前提是有智慧的是能符合或者接近事情的本質的,真正瞭解問題,提出有效的解決之道,還有看到長遠的地方的,而自以為是衹是按照自身的經驗,喜好,情緒,或者自認為合理的理性,但和事情的本來面目不相符,就認為自己掌握了正確的觀點,但是實際上這種自以為是衹是愚頑不化罷了。

那些信佛教宗教的人同樣也認為自己掌握了真理,但是真理應該是以客觀事實為標準,而不是某些人的喜好,價值觀,自己在不瞭解情況下就認為事實就是這樣的,同樣那些所謂的聖母同樣是依靠他們脆弱的心理,同情心氾濫才產生這樣的行為的,卻不去認識自然以及社會規律,結果這些更大範圍的規則運動也就造成了各種各樣的結果,他們對這樣的結果也無能為力,衹能站在口號上反對,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是一種心理不成熟的表現,這對自身靈格的提昇也是一種阻礙。最後一種就是聖母婊了,那種是純粹的壞,玩起雙標準來,極端的自私和自我為中心,按照他們的喜好要求別人,用道德綁架脅迫社會做出的讓步,這樣的人最後的結局也衹能是和那些冥頑不靈者共處一個靈界罷了。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