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582|回復: 1

宗教狂想曲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12-15 13:54:5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賀蘭飛雪 於 2017-12-15 20:08 編輯

17 DECEMBER 2014宗教狂想曲 -
乌托邦物语之宗教狂想曲《让死者复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这样听回来的,有一天,在一个地方,举办着河马大神教的国际性示威。各位不满的教友们同聚一堂,聆听着各位杰出的信徒分享他们对河马大神救赎的失望。出席者都穿着印有蓝色河马吃水草的衬衫,头上戴着一束束水草织成的帽子,象征河马大神无时无刻开口蚕食祂的子民。

这天同时也邀请了Richard Hawking 博士。他之前是一位非常著名的河马大神教生物学家,后来开始质疑河马大神,今天特此出席这场聚会,为各位河马大神的怀疑论信徒打气。

才过了一阵子,就到了当天聚会的重点:Richard 博士上台致辞。台下开始议论纷纷,“听说Richard 本来很坚信河马大神,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会调转枪头”,“哈哈,这代表河马大神需要正视我们的不满了”。

很快地,Richard 博士走上讲台,“test,test one two”,测试麦克风以后,轻咳两声润喉,便开始演讲:

今天,我高兴的同大家一起参加这次将成为我教历史上为争取永生而举行的最伟大的聚会。

5999年前,伟大的河马大神创世时,宣扬了《人类永生诫命》。这项重要诫命的颁布,对于千百万灼烤于生死无常残焰中的人类,犹如带来希望之光的硕大灯塔,恰似结束漫漫长夜睡眠的欢畅黎明。

然而5999年后的今天,我们必须正视人类还得死亡这一悲惨的事实。5999年后的今天,在生老病死的摧残和岁月的无情下,人类的生命备受压迫。5999年后的今天,人类仍生活在宗教充裕的海洋中一个穷困的孤岛上。5999年后的今天,人类仍然蜷缩在宇宙的角落里,并且意识到自己是茫茫宇宙中的过客而已。今天我在这里演讲,就是要把这种骇人听闻的情况公诸于世。

就某种意义而言,今天我们是为了要求兑现诺言而汇集到河马大神教的盛大聚会。我教的缔造者草拟诫命和永生承诺的气壮山河的词句时,曾向每一个人类许下了诺言,他承诺所有信徒--不论男人还是女人--都享有不可让渡的永生权、快乐权和免苦权。

就已死的信徒而论,河马大神显然没有实践祂的诺言。大神没有履行这项神圣的义务,只是给死人开了一张空头支票,支票上盖着 “朕不得空”的戳子后便退了回来。但是我不相信大神的信誉已经破产,我不相信,在这个万能伟大的大神没有足够的力量。因此今天我要求将支票兑现——这张支票将给予我们宝贵的永生和免苦保障。

我们来到这个圣地也是为了提醒河马大神,现在是非常急迫的时刻。现在决非侈谈冷静下来或服用迷信主义的镇静剂的时候。现在是实现永生的诺言时候。现在是从生死隔离的荒凉阴暗的深谷攀登不死不苦的光明大道的时候,现在是向河马大神所有的儿女开放不死之门的时候,现在是把我们的世界从生老病死的流沙中拯救出来,置于神人情谊的磐石上的时候。

如果河马大神忽视时间的迫切性和低估信徒的决心,那么,这对大神来说,将是致命伤。永生和不死的爽朗秋天如不到来,人类义愤填膺的杯葛就不会过去。今天的夕阳并不意味着斗争的结束,而是开始。有人希望,我们这些抗议者只要撒撒气就会满足;如果河马大神安之若素,毫无反应,这些人必会大失所望的。人类得不到子民的基本权利,大神就不可能有安宁或平静,不死的光明的一天不到来,叛乱的旋风就将继续动摇这个宗教的基础。

但是对于等候在正义之宫门口的心急如焚的人们,有些话我是必须说的。在争取不死永生的过程中,我们不要采取姑息妥协的做法。我们不要为了尊敬河马大神而抱着得过且过和畏惧之杯痛饮。我们斗争时必须永远义正词严,历历分明。我们不能容许我们的具有正当性的抗议蜕变为廉价的讨价换价。我们要不断地升华到以人类力量对付宗教力量的崇高境界中去。

现在人类社会充满着了不起的宗教情操,但是不能因此而信任河马大神。因为我们的许多信徒已经认识到,他们的命运与死人的命运是无差别的,大家今天参加游行集会就是明证。
















 樓主| 發表於 2017-12-15 13:56:4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賀蘭飛雪 於 2017-12-15 20:08 編輯

当我们行动时,我们必须保证向前进。我们不能倒退。现在有原教旨主义信徒问我,“你们什么时候才能满足?”

只要活人仍然遭受无常难以形容的残酷迫害,我们就绝不会满足。

只要活人在外奔波而疲乏的身躯不能在宇宙的尽头找到永恒的生命,我们就绝不会满足。

只要信教的差别只是从不信大神后死亡的凡夫转移到信大神后照样死亡的信徒,我们就绝不会满足。

只要我们的孩子被“生老病死”的标语剥夺不死和不苦,我们就绝不会满足。

只要全球仍然有一个人不能不死不苦,只要地球上有一个人认为他信教也注定死亡,我们就绝不会满足。

不!我们现在并不满足,我们将来也不满足,除非永生和快乐犹如江海之波涛,汹涌澎湃,滚滚而来。

朋友们,今天我对你们说,在此时此刻,我们虽然遭受无常的困扰,我仍然有一个梦想,这个梦想深深扎根于不死不苦的梦想之中。

我梦想有一天,大神会站起来,真正实现其诫命的真谛:“我们认为生命是不死不苦的,人人获得永生。”

我梦想有一天,在我们地球上里,昔日死去的爱人将能够和今日活人的儿女坐在一起,共叙老生常谈。

我梦想有一天,甚至大神也会领悟到,就算有天堂,人类也希望能活着上天堂。

我梦想有一天,我两个已逝的父母,能够将在一个不是生老病死所统治,而是不死不苦所覆盖的地球上与我重逢。

今天,我有一个梦想。我梦想有一天,所有死去的爱人能够复生,尽管他们现在到底还存不存在都是个问题,但有朝一日,活着的男孩和女孩将能与死去的男孩和女孩见面,不受生离死别的束缚。

今天,我有一个梦想。

我梦想有一天,死者复活,生者不死;愁悲苦忧恼之路成坦途,不死之光披露,满照人间。

这就是我们的希望。我怀着这种信念来到这里。有了这个信念,我们将能从生死之岭劈出一块不死之石。有了这个信念,我们将能把这个世界痛苦的哭泣声,改变成为一支歌颂不死不苦的优美交响曲。

有了这个信念,我们将能一起争取,一起寻觅,一起斗争,一起呼喊,一起维护尊严;因为我们知道,终有一天,真相是会揭露的。

在不死不苦到来的那一天,大神的所有儿女们将以解脱的声调歌颂这首偈:

往昔之生离死别,

从今而后不复有;

一切死者皆复生,

一切活人不复亡;

悲歌苦泣绝于耳,

生老病死如儿戏;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如果河马大神真的那么伟大,这个梦想必须实现!


Richard 博士说闭,无量无边尘沙细菌观众,得百千万亿滴口水;台下五十万男众,女众,非男非女众,亦男亦女,信众,非信众,加上五大洋七大洲网络 live show 的男众,女众,非男非女众,亦男亦女众,信众,非信众,还有偷偷骇进系统观看的外星人男众,女众,非男非女众,亦男亦女众,信众,非信众等,皆大欢喜,深受感悟,拍拍屁股,扬长而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本文改编自马丁·路德·金牧师的《I have a dream》演讲,以及佛教经文结尾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