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700|回復: 13

台大前校長李嗣涔的特異功能研究可靠嗎?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7-28 09:36:5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jameswu 於 2017-7-28 10:05 編輯

http://www.gooread.com/article/20121192075/




台大前校長李嗣涔的特異功能研究可靠嗎?
李嗣涔是斯坦福大學機電系博士生,在2005年到2013年在巨大的爭議下擔任了台灣大學的校長。
1987年,李嗣涔應國科會陳履安之邀,投入氣功與腦波研究,並於1992年擔任國科會生物處生物能場召集人。
而後漸漸轉入所謂“手指識字方面的特異功能研究。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李嗣涔

        他的有關特異功能的實驗,建立在一個叫高橋舞的女性上。高橋舞謊稱自己能手指識字,甚至能“通靈——可以和死人溝通,
可惜後來高橋舞多次被揭穿作弊。高橋舞作弊事件曝光後,引起了人們對李嗣涔實驗可靠性的高度懷疑,和對李嗣涔學術道德誠信的廣泛質疑。

        第一次揭穿她作弊的人是詹姆斯·蘭迪先生(James Randi)。他是美國“懷疑的探索者協會的會長,
作為魔術師的他,多年來揭穿過各種通靈人以及像“尤裡·蓋勒這種超能力者的鬼把戲,以一百萬美金為賭注接受“特異功能者的挑戰,
然而多年來這筆錢還靜靜的躺在那裡。而這次,輪到高橋舞的鬼把戲被無情的拆穿了。

       1996年,高橋舞受邀在TBS電視台的節目上表演她的拿手好戲——“手指識字,然而讓她意想不到的是,
電視台的編導在那場節目中也邀請了詹姆斯·蘭迪來監督高橋舞。結果蘭迪當場就輕鬆的揭穿高橋舞的作弊行徑,
此事被記錄在“懷疑探索者協會的網站上。

wiki 百科上的李嗣涔詞條上也有高橋舞作弊被揭穿一事的詳細記載。


       在此事之後,惱羞成怒的高橋舞的家長還向法院提起訴訟,控告了蘭迪破壞了她女兒的職業表演生涯
  ( Self-professed psychic sues"Amazing Randi" for ruining her career.Sixteen-year-old Maie Takahashi has charged James Randi with deliberately maligning her and ruining potential business opportunities based on her claimed psychic ability which would have been open to her in the Far East. )
http://faculty.law.lsu.edu/ccorcos/biblio/daubertotherissues.htm

          第二次揭穿高橋舞的人是蓋瑞.史瓦茲 ,他是亞利桑那大學的心理學教授,他不是像蘭迪、卡爾.薩根那樣堅定的懷疑論者,
他多次對靈媒做實驗,而且他與蘭迪多有不和。但是在對高橋舞作弊一事上,他與蘭迪得出的結論是一致的:
高橋舞在李嗣涔的實驗中扮演了作弊者的不光彩角色。

以下取自他所寫的《靈魂實驗》一書(P.76~77):

         騙局充斥的領域從不同管道聽聞消息,一名年輕的亞裔美國女孩,住在洛杉磯,宣稱有能力從摺疊封閉的紙片,辨識出裡面撰寫的文字。
相關研究從她九歲時開始,進行已達七年之久,重重報導出現在中國大陸各個期刊,不約而同證實她的能力。
也有其他研究,包括一直不相信所謂靈媒的James Randi,則對此事提出質疑。

         2000年初,琳達和我有個機會,當著一群來自台灣、北京、舊金山、多倫多等地的科學家面前,對這名已經十七歲的女子進行測試。
實驗過程中,先將一組隨機的英文字母及0到100的數字寫在紙上,然後將紙摺疊數次,確定看不見為止,最後再放入一個不透明的布袋裡。
我們同意參照先前在台灣進行過的實驗步驟,讓布袋綁在女孩的手肘上,並允許她的另外一隻手伸入布袋內,探覺紙張。

        第一階段的實驗,的確驗證了超能力的說法。但是,許多測試的環節似乎引人垢病。於是我們設計了更嚴格的防護措施,重新進行實驗。

        第二階段的測試沒有完成。我們中途喊停,因為博士班學生蘿妮尼爾森發現,用來密封紙張的膠帶下方有藍色的棉絮,顯示中間動過手腳,
讓紙張得以在布袋內開啟,最後再重新封起來。經過攝影機精密的檢查,證實了我們的疑慮:這名女子非常有技巧地矇騙大家,偷窺紙張內容。

        我們向女孩及其母親表示,願意再做一次實驗,不過要按照指定的條件──女孩的手必須從頭到尾露在外面,並且中間要隔著屏障,
不能讓她看到手或紙張。顯然條件無法接受,所以沒再對這個女孩做進一步的實驗。

        後來,當女孩家人對James Randi提起訴訟時,我們還提供書面檔案給Randi的律師。雖然在許多地方與Randi存有歧見,
但只要他是對的,我依然跳出來仗義執言。不過到目前為止,這恐怕是極少的機會,使我們站在同一陣營。

        科學研究應該建立在事實之上,而李嗣涔的特異功能實驗對象——高橋舞——不止一次在表演特異功能的時候被多個機構的人抓住作弊,足以說明了李嗣涔的特異功能研究是有問題的。

        然而作為台大校長的李嗣涔,在高橋舞作弊被揭穿之後,不但沒有絲毫改變自己的觀點,反而依舊為他建立在高橋舞之上的“特異功能研究搖旗呐喊,甚至指導他的學生寫關於“特異功能的碩士論文。

        和李嗣涔作為台大同事的台大物理系教授楊信男先生,在刊登於2007年3月份《科學月刊》的一篇公開信件中指出:李嗣涔在特異功能研究方面有諸多不妥之處。(註:此公開信的名字叫《科學研究的倫理—評李嗣涔的“撓場(torsion field)研究》)

        
















 樓主| 發表於 2017-7-28 09:50:3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jameswu 於 2017-7-28 10:06 編輯

楊信男不僅從物理的角度指出了撓場(torsionfield)論的荒誕性,而且在文章中他講述:
  
“首先我要說明“撓場的來源,在廣義相對論中,愛因斯坦假設撓場不存在,但德國數學家Wely在1930年代指出並不能在數學上將其排除。之後,就有一些物理學家從理論的角度上探討撓場存在時所可能出現的各種情況,但到目前為止,愛因斯坦的廣義相對論的預測與實驗相當吻合,人們並未找到任何撓場存在的跡象,目前有一些物理學家仍持續地以各種精密儀器去尋找撓場,但從未成功。
  
       1987年,蘇聯人AnatolyAkimov宣稱發現了撓場,並發展出了撓場技術,具有強大的軍事用途,而從前蘇聯軍方獲得巨額的金費。
1991年俄羅斯科學院揭穿了這個騙局。AnatolyAkimov主持的“非傳統科學中心因此關閉。
但不久,AnatolyAkimov又與物理學家Shipov合作,由Shipov提出一個扭場理論,宣稱其用途廣泛,因此再得到俄國政府部門的支助,並成立公司製造所謂的扭場發生器,在國際間販售。
  
       俄羅斯科學院乃決定組織一個委員會來調查此事,由院長Kruglyakov與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Ginzburg共同主持。調查的結果指出Shipov的理論充滿謬誤,製造扭場發射器的公司為一詐騙集團,並將調查結果公布在網站上,以免不知情者上當受騙。
  
       李嗣涔在得知Shipov的理論與其所稱扭場的各種妙用後,覺得無比的震撼(來源,李嗣涔個人網站http://sclee.ee.ntu.edu.tw/),
大力鼓吹這就是他自創的“人體潛能資訊場,所以他購買了一台被俄羅斯科學院揭露為詐騙集團所製造的“扭場發生器(不知是否用了公款?),
並於2005年在台北當代藝術館所舉辦的“膜中魔展覽中的“i的空間部分展出其“效應。




楊信男不僅列舉事實指證李嗣涔實驗的種種漏洞,還在那篇文章中提到 :
“我到台大總圖書館館藏的‘台大博碩士論文資料庫’,希望能影印一份有關李嗣涔特異功能的論文,以便仔細拜讀研究。
詎料,在我告知繫上同仁此想法的次日,李嗣涔便急匆匆的越過一般的程序,直接以電話要求台大圖書館鎖住該論文,在10年內不許任何人蔘閱。
  
李嗣涔如此心虛,實在讓人難以接受他是一位誠信的研究者。
  
           美國著名的物理學家密立根曾說過:“科學靠兩條腿走路,一是理論,一是實驗,有時一條腿走在前面,有時另一條腿走在前面,但只有兩條腿才能前進。
而可惜的是,李嗣涔的特異功能研究在實驗方面被多次揭發作弊,他支援的Shipov扭場論在理論方面又和被科學共同體普遍認可廣義相對論給否決,
也就是說,李嗣涔的特異功能研究的“兩條腿都是斷的,他的特異功能研究根本無法在科學事實上成立。
  
          曾經有不少支援李嗣涔特異功能方面的觀點的人,拿李嗣涔的台大校長以及斯坦福機電博士的身份來說事,說人家是科學家,是國際名校的校長咧,他的特異功能研究是有可信度的。你不過是個科學工作者罷了,和人家李校長比,你算老幾?
    
          可惜科學是不迷信任何權威人物的,只有迷信才看重權威。一個觀點正確與否,跟提出者的頭銜無關,朱清時是“院士,
但他的“量子佛學的觀點卻被科學界普遍認為是迷信和臆造。愛因斯坦的廣義相對論能夠成立,不是因為提出它的人是大科學家愛因斯坦,
而是因為廣義相對論與世界各地的實驗室得到的實驗數據相當吻合,並且有嚴格的數學推導。科學理論的的權威來自於可靠實驗和嚴密的數學邏輯,
而不是來自於提出者的頭銜。李嗣涔的特異功能論既沒有可靠的實驗,也沒有嚴密的數學邏輯,在這種情況下還拿他的台大校長身份來說事,
只不過是在斥諸權威罷了。
  
         總之,李嗣涔在特異功能方面的研究,僅僅是沒有任何科學依據的鬧劇。
  

參考資料
  wiki百科上的李嗣涔詞條
  李嗣涔: 《難以置信II-尋訪諸神的網站》
  手指識字疑雲
  科學網-台灣張開基評台大校長李嗣涔所做手指識字研究 - 何宏的博文
  
附錄:2004年李嗣涔教授的演講:阿彌陀佛讓高橋舞進入了極樂世界參觀
  我每次做實驗之前就讓高橋舞先挂號,到各個神靈的園子先挂號預約,字條形式是:“預約進某某某,譬如藥師佛就是:預約進藥園;耶穌就是:預約進天堂;彌勒佛就是:預約進佛國;阿彌陀佛是:預約進佛國。
  2004年12月25日,阿彌陀佛讓高橋舞進入了極樂世界參觀。她(高橋舞)看到自己跪在一個巨大的佛像前面,一個巨大的亮人,頭上一圈亮亮的,跟我們一般看到的佛像完全一樣,她跪在那邊小小的,還不到佛的腿。一片金光,一片金色,阿彌陀佛是一個金色的世界。



發表於 2017-7-28 10:13:07 | 顯示全部樓層
2004年李嗣涔教授的演講:阿彌陀佛讓高橋舞進入了極樂世界參觀

質問:李嗣涔是如何確定『
阿彌陀佛讓高橋舞進入了極樂世界參觀』,有沒有現場錄音錄影紀錄,可以顯示有『阿彌陀佛與高橋舞』對話的畫面或聲音證據?

結果:這些全是
高橋舞用一張嘴巴說的,然後李嗣涔就完全沒有任何懷疑的全盤相信。

  我每次做實驗之前就讓高橋舞先掛號,到各個神靈的園子先掛號預約,字條形式是:“預約進某某某,譬如藥師佛就是:預約進藥園;耶穌就是:預約進天堂;彌勒佛就是:預約進佛國;阿彌陀佛是:預約進佛國。

質問:
李嗣涔是如何知道掛號有沒有成功?這樣的「預約條」是確定可以預約到『某某佛嗎?

那麼,
李嗣涔寫一張「預約美國總統川普」或「預約俄國總統普汀」,肯定百分之百可以如願嗎?


  2004年12月25日,阿彌陀佛讓高橋舞進入了極樂世界參觀。她(高橋舞)看到自己跪在一個巨大的佛像前面,一個巨大的亮人,頭上一圈亮亮的,跟我們一般看到的佛像完全一樣,她跪在那邊小小的,還不到佛的腿。一片金光,一片金色,阿彌陀佛是一個金色的世界。

質問:以上這些所謂的「看到」,
(高橋舞)有帶攝影機或相機進入拍攝存證嗎?否則只是(高橋舞)用一張大嘴說的,這樣就能成立嗎?李嗣涔親眼看到整個過程嗎?

一個多次被抓到作弊的女孩子,用嘴巴說的,沒有任何證據,
李嗣涔竟然深信不疑,還自認這是「科學實驗」偉大的成果。真的不只是可笑而已,根本已經是『無知』到了極點,到現在還敢拿這些完全無憑無據的往事大放厥詞。

發表於 2017-7-28 10:16:28 | 顯示全部樓層
吃瓜观众笑笑路过,,,,,,

李校长,洗洗睡吧。

發表於 2017-7-28 11:01:55 | 顯示全部樓層
前台大校長李嗣涔「超能力課程」/科學實驗證明佛、 神、靈界的存在

這是一個聳動的新聞標題。

試問:李嗣涔是用什麼「科學實驗」的證據來「證明佛、 神、靈界的存在」?

就是「高橋舞」用嘴巴說的!

對的!

這就是李嗣涔認定他所擁有最堅實有力的證據!

沒錯!用嘴巴說的幾句話,就叫做「科學實驗」的證據。

發表於 2017-7-28 12:22:47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對這位教授有印像,以前有位空中抓藥的新聞,當初還沒被抓包做假之前,李教授是認同有這種事的,那時就覺得這位教授恐怕不太可靠

發表於 2017-7-28 17:26:51 | 顯示全部樓層

不懂已經是這樣的訊息揭露,為何還會有人執意相信?只因為這是高
級知識份子的作為就不容質疑?

尤其現今資訊發達,只要認真查,很少有查不到的,除非一開始就盲
信、固執,那肯定永遠查不到真相。

發表於 2017-7-28 19:05:00 | 顯示全部樓層
wuwu 發表於 2017-7-28 12:22
我對這位教授有印像,以前有位空中抓藥的新聞,當初還沒被抓包做假之前,李教授是認同有這種事的,那時就覺 ...


尋訪諸神網站二書大批判 電子書       第3部份

李嗣涔教授說:「藥是佛送來的!」

         論「張穎」的「隔空抓藥」(上)

『……大陸國寶級特異功能人士張穎昨日應邀在台灣大學電機資訊學院實驗室現身說法,當場示範「隔空抓藥」治病的特異功能。她的雙手在空中比劃幾下,帶有中藥氣味的藥粉及藥丹隨即憑空落下,讓台大教務長李嗣涔等二十幾名現場人士看得嘖嘖稱奇,也使物質不滅定律受到考驗。

……就聽見如砂粒落在紙上的聲音響起,眾人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前,張穎的雙手已移到第二名病患前面,眾人才發現第一名病患手上拿的白紙已堆積許多黃褐色藥粉。又過幾秒鐘,張穎的雙手又移到男性病患的面前搓揉幾下後,只見一顆黃豆般大小的黑色藥丸落了下來,在此起彼落驚呼聲中,現場陷入一陣騷動。張穎果真在眾人都覺得不可思議的情形下,成功地無中生有,完成「隔空抓藥」。

面對這番景象,研究特異功能多年的李嗣涔也不得不說:「 我實在不知道怎麼解釋,只能說是佛送來的藥。」國內擁有特異功能的少女高橋舞說:「我看到一道光下來,藥就從她手裡落下來了。」……(本文節錄自900102中國時報社會綜合版) 』
根據上述報載最後一段所記載:『……面對這番景象,研究特異功能多年的李嗣涔也不得不說:「我實在不知道怎麼解釋,只能說是佛送來的藥。」國內擁有特異功能的少女高橋舞說:「我看到一道光下來,藥就從她手裡落下來了。」為驗證這些「不明物體」成份,李嗣涔特地將三份藥各保留一點,準備送請醫學界協助分析鑑定。』

我們來看看「李嗣涔」先生的說法;

他說:「我實在不知道怎麼解釋,只能說是佛送來的藥。」

這當然是他在目睹這樣「不可思議的奇蹟」之際,忍不住驚呼出來的真心話。但是,非常值得玩味的也正是這句話。先說前一句,李嗣涔先生說:「我實在不知道怎麼解釋,」說明了:

一、他不知道「張穎」是怎樣把藥憑空抓出來的?
二、他不知道藥的確實來處?
三、他之前應該沒有看過類似「張穎」這種「隔空抓藥」的表演。
四、這是他知識和經驗範疇以外的現象,因此他承認自己無法解釋成因。
但是,問題是出在第二句話上,他說:「只能說是佛送來的藥。」

這是什麼說法?又是何種邏輯呢?又怎麼可以限定為『只能說』?而完全沒有想到所有的可能呢?

一個科學研究者在面對無法解釋的現象時,必須盡可能的大膽假設,然後再逐一小心求證,而且假設的範圍越大,假設的可能越多越好,豈能隨意推給一種可能而已?

想想;「藥」除了有可能是「佛」送來的,難道沒有下述可能嗎?

一、聖經裡那個「上帝」送來的?
二、道教裡的玉皇大帝送來的?
三、瑤池的西王母送來的?
四、濟公、孫悟空、三太子送來的?
五、外星人送來的?
六、「張穎」靈魂出竅去「太上老君」的丹爐裡偷來的?
七、「張穎」靈魂出竅瞬間去中國大陸北京同仁堂藥房買來的?
八、「張穎」能穿越時空蟲洞,從另一個時空取回來的?
九、「張穎」的頭頂有一個無形的葫蘆,從裡面倒出來的?
十、「張穎」只知道每次這樣發功,就自然會有藥出現,她自己也不知道怎麼來的?
十一、「張穎」其實知道藥是怎麼來的,或者從那兒來的,但是因為某種禁忌或誓言,她不能說出來?
十二、「張穎」作假,用魔術手法夾帶在身上某處,伺機「變」出來的?
十三、其他可能……

想想,幾乎隨便推測一下,就有這麼多甚至更多的可能,為什麼李嗣涔先生偏偏認定:「只能說是佛送來的藥。」

為什麼偏偏一定『只能說是』:『佛』呢?為什麼就不能是別種可能,或者根本不適合說後面這句話呢?因為既然『實在不知道怎麼解釋?』,就不能用『只能說是佛送來的藥。』來解釋啊,後面這一句解釋不正好是和前一句是自相矛盾的嗎?

這難道不是李嗣涔先生事先就有了這樣「先入為主」的觀念嗎?他應該非常相信『佛』,而且也相信『佛』有這樣不可思議的能力,在圓寂(死亡)了將近二千六百年之後,居然還能送藥到人間來,而且還能瞬間找得到台大李嗣涔先生的實驗室,所以因為他個人相信死後生命是存在的,相信人是可以在成佛之後就永生不死,而且是具有無邊法力的(這點和李嗣涔先生信不信「佛教」無關,只和他相信『佛』的實存與否有關)。

如果李嗣涔先生是相信上帝的美國人或者是相信回教的中東人,相信他就不會說:「只能說是佛送來的藥。」了,又或者他依舊是原來的身份,但是,他壓根兒不相信鬼神之說,不相信『佛』,更不相信『佛』是實存並且是法力無邊的,同樣他也不會脫口而出的作出這樣『只能說佛送來的藥。』的結論了。可見,他是先入為主的,他也在不經意之中武斷的冒出了單一可能的結論,關於李嗣涔先生這樣未經反覆驗證,只看到一次他「實在不知道怎麼解釋」的現象,就作下結論這樣實在不夠審慎的態度,特別是在他總是一而再,再而三強調自己科學實驗精神的言論之後,我個人實在很難苟同李嗣涔先生這樣的說法。

同時,從李嗣涔先生幾乎是脫口而出的話語,可以想見他當時的驚愕之情,也可以證明李嗣涔先生應該是第一次看到「隔空抓藥」的表演,先不論「張穎」有沒有作弊,但是,李嗣涔先生是在自己的實驗室中以科學方式在驗證此事,而且這是第一次對「隔空抓藥」特異功能進行驗證,而不是如同他曾經長期對小朋友「手指識字」已經做過非常多次的實驗,有相當程度的認知和已經獲致了一些結論。而且任何實驗原本就不能有「先入為主」的看法,更何況這是一個他不曾做過的實驗,更應該超然、客觀的來進行,而且不論成敗都應該假設其有無限的可能性,然而,李嗣涔先生最後的結論卻透露了事實真相;他在驚愕之餘,並沒有保持客觀超然的實驗精神,反而對實驗結果武斷的賦予了自我主觀的意涵,說藥是「佛送來的」。

再者,即使「張穎」這次在台大李嗣涔先生實驗室所作的「隔空抓藥」是真實的特異功能展現,依然不能因為「實在不知道怎麼解釋」就武斷的說:「只能說是佛送來的藥。」,更何況證諸事後「張穎」多次被抓到作弊的情事,如果在台大實驗室這次能夠抓到藥也是靠作弊達成的,那麼李嗣涔先生這樣的為她『背書』豈不是非常令人遺憾的嗎?

其次,一向備受李嗣涔先生肯定讚賞的所謂「擁有特異功能的少女高橋舞」,在這次實驗中所扮演的角色也非常關鍵;因為就在「張穎」最後終於「隔空抓藥」成功之後,或許是在「李嗣涔」教授說「我實在不知道怎麼解釋,只能說是佛送來的藥。」的同時,或許是在之後,高橋舞說:「我看到一道光下來,藥就從她手裡落下來了。」

如果,「張穎」這次實驗沒有作假,那高橋舞說她看到「一道光」當然未必不可能,但是,如果「張穎」是靠魔術手法作弊達成而「抓到藥」,那麼高橋舞的心態就非常可疑也非常可議了,甚至也會讓人不禁要聯想到她以往和以後所作的實驗證詞,可信度到底有幾成?

不幸的是;「張穎」作弊的行為已經是被確定證實了,而且不止一次,甚至不得不讓人懷疑「張穎」這位一向頂著「特異功能」光環的大陸女子,極可能從來只是靠魔術手法在欺騙大眾,實際上根本沒有任何特異功能。那麼,在台大實驗室的那次「隔空抓藥」的實驗,真實性一樣低到幾乎完全不可信,那麼,高橋舞所說:「我看到一道光下來,藥就從她手裡落下來了。」的話,可信度也因此隨之會降到最低。

我沒有見過李嗣涔先生,我也沒有見過高橋舞小姐,但是,我不能同意李嗣涔先生的一些解釋和結論,而且,我也不相信高橋舞所說:「我看到一道光下來,藥就從她手裡落下來了。」的話。甚至於對於她之前和之後的所有實驗證辭,我也無法相信。

張穎「隔空抓藥」當場被抓包

           論「張穎」的「隔空抓藥」(下)


最近有個號稱大陸特異功能人士的女子張穎,先是搞得台灣媒體當成奇聞而大加報導,我看了幾次新聞畫面中她「抓藥」的手法,真的是忍不住要啞然失笑了,因為實在太假了,果然,後來就被魔術師「粘立人」先生當場抓包。這還真的是意料中的事呢。

因為我曾專程去大陸採訪過所謂特異功能人士,可惜,做假的情形非常普遍,當然這絕不表示我不相信人體特異功能的存在,只不過,因為我從小對江湖門道和魔術,法術,騙術都非常有興趣,自己懂得或破解過的「江湖戲法」或者「宗教騙術」也很多,所以,像她這種「隔空抓藥」的手法,在我看來是相當粗糙的小兒科把戲,而且真的是雕蟲小技而已(正因為手法太粗糙,所以才會當場被抓包啊),如果必要,我也一樣能表演得毫無破綻,甚至比她更精彩細膩。

至於魔術師「粘立人」先生所說的「蠟」,其實是許多職業魔術師慣用的一種材料,或者改用兒童粘土,效果也不錯,目的是把事先準備的藥丸「暫時」粘在桌子下面,第一要粘的住,但是又不能粘得太緊,而且還要能快速的和藥丸分離,這樣才不會把藥丸和蠟(或粘土)弄得糾纏不清,所以,兒童粘土是不錯的材料,甚至還可以用來製造空屋鬧鬼,亂砸東西的虛假靈異現象呢。

我也完全贊同「粘立人」先生的見解,因為如果只是娛樂表演性質,那無可厚非,如果竟然號稱神醫,一次收費高達6000元,那就真的是可能會害死人的騙局了。

今天的民視各節新聞已經播出獨家畫面,在昨天的記者會中,民視記者拍到張穎作弊的畫面,用慢動作和定格播出,非常清楚,證明她確實有事先夾藏藥丸在左手中指和無名指的夾縫之間。等於是拆穿了她的騙術。

我對李嗣涔教授一向十分敬重,尤其是他多年來用科學方法研究各種神祕現象的精神,更是令人欽佩,但是,這次,他挺身為張穎背書,實在是有欠考慮的舉動。因為或許是君子欺之以方吧,我想,李嗣涔先生畢竟是學者,對於一些江湖門道或者宗教騙術可能不太了解,所以才會一時被蒙蔽吧。

再補充的更明白一點:

我們先假設張穎確實擁有「隔空抓藥」的能力。只是,以此能力來「抓藥」非常耗時,耗體力,而且未必每次都能順利成功。

她為了順利收費賺錢,所以『偶而』(或經常)必須以作假的方式來「提高」成功率,那麼,『假設』此次公開表演確實是作弊的。

但是在正式接受科學檢驗時(譬如在台大李嗣涔先生的實驗室中),她施展了真功夫,不但成功的以特異功能抓到了無中生有而來的藥丸,也完全沒有任何作假的破綻,那麼又能證明什麼呢?

是因此證明她從未作假,證明她每次抓來的仙丹妙藥確實都能對症下藥,藥到病除,起死回生嗎?或者證明此次民視攝影機是誤拍,桌下或後來她手中夾帶的藥丸只是畫面的髒點,還是證明有人故意剪接誣陷???

其實我已經說得非常含蓄了,在目前特異功能假多真少的情形下,以科學反覆驗證當然是一種合理的研究方式,可是如果因此以為單單這樣就足夠,完全不考慮反方向,多了解一些江湖門道或宗教騙術,那麼一些騙術未必不能騙過儀器或科學家自以為可以明察秋毫的肉眼呢。所以即使是科學家本身,如果不能多涉獵一些江湖門道和宗教騙術,或者至少有些這方面的專家可以「旁證」,那麼其驗證結果也未必是百分之百肯定的,而且也是相當危險的。

我個人看過不少所謂特異功能的表演,也留下不少拆穿的紀錄,覺得最簡單的見解就是:只要是用魔術手法也能完成的,我通常都不予採信。

針對此次「張穎隔空抓藥」的單一事件而言,對於李嗣涔先生的某些見解,個人卻不能苟同:

一、李嗣涔先生認為張穎是經過中共方面認定確有特異功能。

※    但是,有沒有特異功能和會不會作假那是兩回事,正如同我們不能以特別強調的語氣說某人是學法律的,來暗示學法律的人就不會犯法。

二、李嗣涔先生認為究竟「張穎隔空抓藥」是真是假,應該經過科學的反覆驗證才能下結論,並且認為檢方以詐欺罪來偵辦的舉動太過草率。

※   李嗣涔先生此言差矣,張穎即使有任何了不得的特異功能,同樣也必須守法,任何公開為之的行為,當然也和一般人一樣必須受到法律的檢驗。因為法律是保障民眾生命財產安全的基本防線。李嗣涔先生既然承認自己並不敢確定張穎此次來台施展隔空抓藥的能力是真是假,那麼『萬一』是假,這麼多誤信她的民眾因此被詐財,甚至可能因此延誤正常醫療而致使病情惡化或者冤枉送命時,張穎不用負刑責嗎?而檢調單位應該視若無睹而置民眾的安全和基本權益於不顧嗎?我個人反而認為全體國人應該為檢方此次的明快行動大聲喝釆才是。

又及:民視「異言堂」節目於7日晚間已播出更完整的「作弊」畫面,包括承認該節目事前已決定前去破解,所以一共出動了4部攝影機前去會場部署有利的攝影位置,而魔術師也是由他們安排的,並偽裝成攝影師的助理才順利混入會場,因此,能拍到「作弊」的畫面絕不是偶然,而且在張穎左後方那台建功的攝影機只是一般小型家用型的V8,正因為不起眼,所以沒有引起張穎的注意,結果不但拍到張穎表演抓藥前,桌緣下方已經粘了一團深色的藥丸,張穎隨即將手握住桌緣,拇指在上,其他4指在下,迅速摸索到藥丸,並且「勾」住藥丸,將手掌移往空中,先藏於無名指和小指的指縫,然後又藉著虛晃比畫的動作,逐漸將藥丸移向中指指縫::以上這些動作在慢動作和倒帶、定格的反覆播出中,讓大家看得一清二楚,作弊手法昭然若揭,根本無所遁形。

之後,另一段張穎在另一次為病患調氣的畫面中,經過倒帶定格的動作,同樣發現她左手指縫中是事先夾帶藥丸的作弊情形…所以,張穎是不是具有特異功能是一回事,之前是否一貫的作假,是一回事,但是這次在台灣公開收取高額費用為民眾診病抓藥並且夾帶作弊,那是另一回事,何況檢方目前只是還在調查階段,並非未審先判的將張穎以詐欺犯即時送人牢籠治罪,難道檢方不能有合理的懷疑嗎?或者那些仍在支持張穎的人士認為;只要宣稱擁有特異功能就可以取得法律豁免權或科學豁免權,任何人或檢調單位都不得懷疑嗎?(本文為本書作者於事件發生之當時,發表於網路)。

附錄:

(台北訊)針對檢察官分案偵辦大陸特異功能人士張穎公開展示「隔空取藥」是否涉嫌詐欺,研究特異功能已久的台灣大學教務長李嗣涔昨(五)日表示,張穎經過大陸國防部最嚴格的認證,他寧願相信是真的,科學需要多次的檢驗,在未確認真假前就調查張穎並不合理。李嗣涔表示,張穎的特異功能經大陸國防部科工會五零七研究所二位科學家認證,而這兩位科學家與他熟識,就他所知,這兩位科學家是大陸最嚴格的科學家,他寧願相信大陸的認證,相信張穎的能力是真的。

李嗣涔拿出大陸人體科學研究中心一九九四年的一份報告指出,目前大陸科學界已證實「隔空取藥」現象確實存在,至於張穎是否擁有隔空取藥的特異功能,這是兩回事,他只看過一次,尚無法論定真假,他說,特異功能的科學驗證過程,必須經過數十次、甚至百次才能驗證真假,並非靠一次記者會,或是一、兩次的認證就能論定,所以檢察官調查的做法不恰當、不合理。對於外界傳聞張穎是李嗣涔邀請來台,李嗣涔也特別澄清說,張穎是來台探視婆婆,只是因為有熱心人士知道他研究特異功能已久,安排雙方接觸,而他對於「隔空取藥」的功能,也抱著「不妨看一下」的心情與張穎見面,並非他邀請來台。(本文摘錄自2001年1月6日中華日報 )

(筆者新評註:李嗣涔先生對於「張  潁」女士『寧願相信是真的』,真的是非常奇怪的言論,李嗣涔先生個人相信與否,他人無法置評,但是,搬出一大堆大陸的「認證」,並不能保證她就一定不會作弊,何況已經是在電視上被公開抓包,還要為她辯解,這豈是一個科學人,一位台灣最高學府的教授所可為之事?「張  潁」被媒體和魔術師抓到作弊,李嗣涔先生的說詞尚且如此曲意維護,如果確實作弊卻沒有被發覺,那麼真不知道又是什麼樣的另一番說詞呢?)

發表於 2017-7-29 03:59:1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有时候知道真相比不是真相更可怕,所以宁愿相信是真的也不愿去听到是假的。永远无法唤醒装睡的人,无论是一个还是一群。

發表於 2017-7-29 05:37:4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zzzzzapple 於 2017-7-29 05:55 編輯

個人見解,生命中腦海裡會出現佛、神、上帝等名詞,可能與出生環境有關係,因為這些名詞從小耳濡目染,習慣成自然了,灌輸腦中,所以大部分的人都是偏相信這些名詞,我們自然把這些詞彙當成是真的,但是又礙於見不到他們,所以一旦人在精神狀況不佳等情況,有了一些神奇的事跡發生,甚至需要心靈上的撫慰時,自己腦中的某些意識被打動了,這時觸動人心,就會往無形未知這方面去抒發依靠,有時就形成了幻想,就可能就被認定這些的存在。

所以很多人都盲目的追求這些信仰的關鍵吧!

而當有神奇能力的高橋舞說出了這些名詞,確實可能打動了李嗣涔先生意識中那一點點猶豫的相信,那就認定這些事跡,可能深層意識已經被打動,洗腦了,所以會有偏差的觀念。

也許是李嗣涔先生意識裡比較贊同佛,或者認同佛的法,自然先入為主的把這些神奇都貼上佛的標籤吧!

通常我們只能說出腦有吸收的詞彙,或感覺比較深刻的名詞,我相信比較不熟的神人名字,李教授和高橋舞應該說不出來才是?

個人認為隔空抓藥是江湖把戲,如果經過世界頂尖魔術師或是其他的科學團隊的層層把關,絕對不可能成功的。

人體的腦與神經迴路是很複雜的,我覺得人體潛能或這特異能力是值得探討的主題,李教授某些的特異研究項目,確實也有值得學習的知識。

以上個人想法,有請專業人士多多指教。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