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398|回復: 5

「千古騙局 業報輪迴」第五章「輪迴轉世」的印度溯源蒐證資料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6-2 22:57:0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千古騙局 業報輪迴」第五章

「輪迴轉世」的印度溯源蒐證資料

張開基原著,Michaella代貼


「因果業報、輪迴轉世」這個機制最容易影響或者掌控的人,幾乎都是長期生活在亞洲大部地區的,當然直接說就是受到「印度教」和「佛教」、「道教」教義薰染的地區,因為如果是虔誠的信徒,完全無異議的相信各自皈依宗教的教義,必定是會受到強力的制約,但是,即使並未皈依,也不是信仰的非常虔誠,卻因為從小到大耳濡目染,這種「因果業報」的觀念影響了平常的思想言行,就算對於死後「輪迴轉世」的說法半信半疑,但是,因為生前的觀念已經被「長期植入」並左右了日常思想言行,所以同樣還是受到「制約」,簡單來說;相較於西方基督教信仰甚或相信「唯物論、無神論」的人,從小到大觀念中完全沒有「因果業報、輪迴轉世」的因子,甚至從未聽聞過,當然不會受到制約。除非,本身對「輪迴轉世」有興趣甚或因為某種個人因素;非常渴望透過這個方式「再世為人」者,那麼就非常有可能墜入這個機制中來。
在密集幾次印度行中,我一開始就決定採用「田野調查」的方式來作實地的溯源蒐證工作,希望盡量廣泛的深入接觸訪問到印度各地的普羅大眾,蒐集各種不同宗教,各種不同種姓階級,各種不同職業,各種不同教育程度的民眾作最直接最真實的紀錄;所以出發前就先行製作並列印了一大疊「調查表格」,放在資料夾中,隨時放在背包中攜帶備用。在這樣的「田野調查」過程,其中有些比較特殊的列舉如下:

1.「阿西沙」的首陀羅家庭:她們原本是首陀羅種姓,因為經營理髮美髮生意,所以家境不錯,(註:原本首陀羅是奴隸的意思,但是,後來發展成為「勞動階層」的代名詞,許多農民、工匠都屬於這個種姓,雖然,在印度的社會中,「種姓制度」依然是根深蒂固,改變不多,不過,並不能完全因此決定「貧窮」或「富有」的家境,有很窮的「婆羅門」,也有富有的「首陀羅」),她們家中人口老老少少加起來至少有十幾口;一入晚就集合在自己庭院中的尖頂家廟,敲鑼打鼓撞鐘的進行家庭祭神儀式::
他們全家信奉印度教,同樣相信「三道輪迴」,相信今生行善者,來世可以昇天,只有小善者會再世為人,作惡的人會下地獄。沒有聽過「佛教」和「佛陀」,所以不知道。
1.jpg
2.阿西沙飯店侍者的證詞:來到第一站「阿西沙」時,入住於「ASHISAR MAHAL」飯店,我幫幾位侍者拍照,當然,我也抓住機會,採樣訪談,一共有三位,他們都是「剎帝利」種姓,原本屬於貴族武士,現在沒仗可打,當然只能從事一般行業;其中一位是領班、一位是新進侍者,一位是大廚,經我要求,連姓名、地址統統親筆寫在飯店的便條紙上。他們都是印度教信徒,都相信輪迴轉世;同樣是認為善惡決定死後的去處,大善者昇天,小善者再世為人,為惡者下地獄。沒聽過佛陀和佛教,所以不知道,當然只相信「三道輪迴」,而不是「六道」。
3.錫克教的司機先生:印度的宗教非常多樣,我第一次旅遊的司機「J.S.TINKA」先生就是錫克教徒,很特別的是;他相信「輪迴」,相信行善者上天堂,作惡者下地獄,但是,他卻不相信自己有前世,至於來世如何,他說他不多想,只想今生把自己該做的做好就OK!錫克教是沒有「種姓制度」的。
3.jpg
4.鄉下小學的校長和老師:校長是「剎帝利」種姓,主任是「婆羅門」種姓,他們都是印度教信徒,堅信「輪迴轉世」,同樣認為人生在世有大善可以昇天和天神同在,不再輪迴,行小善可以再世為人,作惡者會下地獄。

因為他們是受過高等教育的,所以知道佛教和佛陀,但是,他們認為佛教在古代是印度教的一支,但是,目前已經融合在印度教中,他們雖然認為「佛陀」是偉大的智者,但是,仍然只相信「三道輪迴」,不相信「六道輪迴」。
4.jpg
關於「六道輪迴」,他們完全沒有概念,經由導遊先生有點困難的一一翻譯,他們只是搖
頭,沒聽過也不相信,因為他們認為「三道」的差別已經足夠了。
校長最後特別強調;如果可以,他希望再世為人時,仍然能當老師或校長,繼續獻身教育,
因為他認為印度人民太需要教育了。
比較特別的是這兩位都是受過高等教育的知識份子,他們仍然相信「輪迴」,並且他們也會在課堂上傳遞這種觀念給學生(我特別詢問了這點關鍵)。

5.捷布商人的證詞:專業的問題請導遊先生幫我翻譯,然後逐一訪談,並要求大
5.jpg
老闆、二老闆兄弟和掌櫃先生一一簽名存證。他們都是「吠舍」階級,一直世襲這個商人的身份,所以生意也是祖傳的,信奉「印度教」,相信「輪迴」說,不知道自己會「輪迴」去那一道,但是相信行大善者昇天享樂,小善者再世為人,作惡者下地獄。只相信「三道輪迴」,不知道也不相信「六道輪迴」。
6.皇宮飯店中的小國親王夫婦:來到「巴拉普」(Bharatpur)的皇宮飯店「Laxmi Niwas Palace」,走進大廳時,導遊先生特別為我們介紹一對和藹的老夫婦,竟然是這個小
6.jpg

國家的「國王伉儷」,大家都搶著和他們合照,他們統統來者不拒,我也請領隊幫我拍了一張;後來才知道;其實他是國王的胞弟,算是親王身份,親王當然是「剎帝利」種姓,信奉的也是印度教,關於「三道輪迴」的觀念也是根深蒂固的。


7.鳥園導覽員的證詞:鳥園遊覽員「BALAAJ SINGH」先生是「剎帝利」種姓,信奉印度教,同樣相信「三道輪迴」,但是很特別的是「他來世不想再來輪迴做人」,但是,沒有說明任
7.jpg
何理由,顯然有他自己特殊的個人原因,他不願詳談,我也就不便多問。


8.德里特產行的老闆娘:她是「婆羅門」種姓,受過高等教育,信奉「印度教」,相信「三道輪迴」,知道佛陀,但是,不知道什麼是「六道輪迴」。
8.jpg
9.第二種姓的歌舞者:「碧卡內」的「Gajner Palace Hotel」晚餐後有民族歌舞表演,他們是一個家族,屬於「剎帝利」種姓,但是在千年的征戰更迭中,身份中落,淪為專職的歌舞表演者,他們因為聯姻的關係,所以有的信奉「印度教」,有的信奉「回教」,但是都相信靈魂不滅,信印度教的也是相信「三道輪迴」,由生前善惡行為決定來世去處。
9.jpg
10.少見的無神論者:在印度幾乎人人都有不同的信仰,極少是無神論者或完全沒有信仰的。
不過,我前兩次的同一位導遊先生就是少數的特例,他有極好的家世背景,至少有碩士以上的學歷,本身就是旅行社的老闆,但是,他竟然完全沒有宗教信仰,也不相信發源於印度的「輪迴轉世」之說,更不相信前世今生或來世,他相信人生只有這一世。這點他很堅定,完全沒有遲疑。
但是,沒有信仰不表示他對宗教就完全沒有研究,他對印度宗教的歷史、派別和現況談起來如數家珍;據他告訴我們:印度目前的宗教信仰狀況:
信奉「印度教」的佔人口百分比的75%。回教:9.5|12%。天主教:5%。耆那教:2%。錫克教:1|1.5%。佛教:0.1%。還有為數極少的新興宗教「巴哈伊教」。
他也強調印度的佛教和台灣或中國的佛教有很大的不同,印度的佛教徒同時也接受「印度教」的神祇和某些教義。
以他認為印度也有極少人是「無神論」者,大都集中在德里、孟買、加爾各答等大都市,但是,在印度鄉間,是沒有人敢公開聲明自己是「無神論」者,否則無異是宣佈自己公開背叛神祇,村落中的任何災難或不幸都會算在這人頭上,輕則被逐出村落,重者很可能被宗教狂熱者亂棒打死。






10.jpg
 樓主| 發表於 2017-6-2 23:04:34 | 顯示全部樓層
11.巴拉普飯店的大廚12月13日入住「巴拉普」(Bharatpur)飯店,第二天早餐時,正在等大廚親自幫我做什錦蛋包,剛好可以抽空訪談,他是「剎帝利」階級,也是「印度教」信徒,相信「三道輪迴」。
10.jpg
12.巴拉普飯店的吟遊詩人:在巴拉普飯店也有歌舞表演,但是,他們是印度的原住民,
11.jpg
所以沒有任何種姓,屬於派特族(Bhat)的吟遊詩人。
他們很擅長雕刻木頭偶像。他們的族中有乩童,每個月沒有月亮的那天會舉行祭祖儀式,最特別的是他們不相信有地獄,因為認為這個世界就是地獄,非常痛苦,但是,相信有天堂,只要行善就能在死後上天堂,不再回來受苦。
13.「安珀堡」的商人12月12日,坐吉普車上「安珀堡」參觀,快要結束時,導遊先生剛好遇到他的朋友,介紹了下,知道他是「婆羅門」階級,一樣是世襲的。導遊主動要我訪

12.jpg
談,結果也是「印度教」信徒;同樣相信「三道輪迴」,一樣是由行善或作惡來決定來世去處。
14.參觀鳥園的吠舍家庭去參觀南亞最大的鳥園時,在入口處遇到一個平常的家族,因為剛好比肩同行,趁便訪談,他們是「吠舍」種姓的商人家庭。信奉「印度教」,同樣相信「輪迴」,也是相信行善或者作惡來決定來世去處。

13.jpg
15. 阿西沙的路人甲和路人乙在訪談完寺廟的婆羅門僧侶後,我正在路邊台階上更換相機電池,附近居民好奇的過來觀看,趁導遊先生正在身邊,當然抓緊機會採樣訪談;

他們都是「剎帝利」的種姓,也是「印度教」信徒,相信「輪迴」,認為生前行大善的會上天堂,行小善的會再世為人,作惡者會下地獄,但是,他們也相信如果是意外死亡,陽壽未盡的,會飄蕩在陽間變成「魔鬼」(註:這是翻譯的問題,因為導遊先生一時無法譯成恰當的「孤魂野鬼」,所以說是「魔鬼」,但是,我能意會),我請導遊先生告訴他們:中國人也是有這種傳說的,他們覺得很認同。
14.jpg
我都有逐一紀錄,但是,剛要請他們簽名;正好隔鄰家廟響起鐘鼓聲,晚間的祭祀開始了,大家都急忙起身往那邊跑,終究沒要到簽名,後來,其中一位一直示意要我等他參贊完祭典再簽名,可是,我們要回去飯店吃飯了,最後只能作罷。也只好紀錄為路人甲和路人乙了。

16. 肯巴堡的剎帝利歌舞者在肯巴堡的夜晚,吃完晚餐後有歌舞表演,導遊先生特
15.jpg
別推薦他們的特殊;因為他們都是「剎帝利」武士階級的後裔,因為家道中落之後,變成農人,白天務農,晚上卻延續者傳統的歌舞技能;她們平時都是赤腳行走在沙漠地區,夏天的沙礫路面或荒地往往溫度高達50度以上,早就練就鐵打的腳底,所以頭頂重物;踩碎玻璃跳舞對她們是小事一件。她們是妯娌關係,表演告一段落還要照顧小奶娃;同樣也作了訪談,他們都是信奉「印度教」,相信「三道輪迴」,其他大致相同。

17.走訪賤民的聚落12月10日下午,在「肯巴堡」附近走山路瀏覽時,導遊突然說
16.jpg
要帶我們去走訪「賤民」的聚落,我知道他不是很喜歡接觸「賤民」的,我曾經央請他被拒絕過,因為他不喜歡那些見到觀光客就伸手要錢的「賤民」;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因為想讓我看看不一樣的「賤民」才破例;這是一群務農的「賤民」,原本這是「首陀羅」種姓的工作,「賤民」是不能從事的,只能做更低賤、骯髒、危險的工作,但是,因為一些政客的運作,近年來,工作性質略略有了改變。
接受訪談的女子名叫「希塔」(照片第一張抱小孩子的那位婦女),我請導遊翻譯,她不識字,信奉印度教;她聽不懂什麼叫做「輪迴」?後來改問她:她認為人死後會去那裡?
她回答說:死了就抬去燒掉啊?
哇!雞同鴨講,啼笑皆非!
後來又解釋得更詳細,她終於知道是在問她人死後會去那裡的事,她說她不知道自己死後會不會再輪迴,但是,如果可能,她希望再世為人。
當然,其他細節也就無法再問出什麼所以然來了。
18.農村深奧的吟唱:第二次印度行,在東印度的「奧里薩邦」一個非常偏遠的小村莊中,我們在天黑之後才確定這些偏遠農村的吟唱團體今晚願意為我們表演,因為他們都是附近農民臨時組成的,所以無法事先預約,但是,因為他們吟唱的重點不是技巧或者歌聲的美妙,而是所吟唱的內容非常特別;
如果你知道他們到底吟唱些什麼內容;一定會跟我聽到導遊解說時一樣大為驚愕!

如果是像台灣原住民一樣歌詠生活和美景;譬如高山青,或者娜魯灣,那就不稀奇了;
17.jpg
他們吟唱的竟然是具有非常深奧哲思的「天問」,根本是學者才會追問的課題:「我」!
他們總共唱了4首歌而已,內容完全聽不懂,經由導遊逐首重點翻譯,才知道他們吟唱的主題都是在「尋找真我」;
第一首是「我是什麼?肉體這個就是我嗎?如果不是,那麼什麼才是真正的自我?我們要如何才能找到真正的自我呢?為什麼要找尋到真正的自我?因為這個肉體困住了;我們生活在這世間總是因為這個肉體的我而遭受無數的痛苦和煩惱,只有找到真正的自我,我們才能得到解脫,我們才能獲得最大的自由和永恆的快樂::」
第二首是「有一個我,總要離我而去的,我再怎樣想也留不住,我想用繩子緊緊綁住,但是,我終將失敗收場,當時間到了,『他』還是會離開我遠去,永遠不再回來,我怎樣才能留住『他』呢?不能啊::為什麼『他』終究要棄我而去呢?當『他』遠離時,我又是什麼呢?」
第三和第四首大意也差不多,都是在強調人活在世上,一定要努力的找尋到自我。
這個圓形的茅草屋,面積還沒有我家客廳加餐廳大,擠滿了吟唱團體還有我們團員,大家都聽得神往,但是,相信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感受;
可是為什麼這樣一個純樸典型的農村,竟然會出現這樣的吟唱團體呢?
看他們崇拜的神像,是信仰「濕婆神」為主的印度教,但是,除了代表「濕婆神」的三叉戢,還有象徵男女性器崇拜的「林伽」和「約尼」(圓柱狀和石磨狀的石雕),屋頂有加了四點的「萬字圖騰」,此外還有很多神像,當然也有「密教」的影子;也因此他們同樣是相信「三道輪迴」的。
回程,大約晚間七點上車,領隊說大約要開48公里才能到飯店用餐和住宿,結果在鄉村和叢林小徑中開了二個多小時,仍然是前途茫茫,叢林中昏暗得只有我們遊覽車的二道車燈,沒有來車也沒有任何民宅和其他人煙,中途還轉錯彎,倒車出來重新找到正確的路,一樣昏暗,要求下車放封尿尿,竟然看到多年不見,最燦爛的星空,因為夜色漆黑到完全沒有光害::我是很歡喜的,雖然餓癟了,還是一直貪看星空,果然是披星戴「夜」在趕路;
大家都又累又餓的在昏睡,我實在忍不住跑到車前去麻煩導遊,追問「他們為什麼會思考這麼深奧的形而上的哲理呢?」,「他們找到自我了嗎?」,「他們所謂的自我是否就是印度教所說的『真我阿特曼』?」
導遊原本也是昏昏欲睡之中,一聽我這樣問,正是他一直想散布的印度文化精髓;馬上清醒過來,欣然的詳細為我說明;我沒有位置坐,又不能一直蹲著,只好扶著扶手,單腳高跪聽講,真的是跪求解答了,他說:
「自我是要終生甚至永遠去追尋的!就算永遠找不到,還是要努力的去找尋!」
「沒錯!他們說的自我就是『真我阿特曼』。」
整整聽導遊解說了半小時,飯店終於到了;
九點多才吃晚飯,但是,我是囫圇吞棗,不辨滋味的,因為,我正在思辨這個大問題:真我和假我::



 樓主| 發表於 2017-6-2 23:08:58 | 顯示全部樓層
想了兩天,我終於找到了答案,我真的很高興因為這個農村原住民吟唱團體的啟發,給了我一個思辨的大題目,而且,最重要的是;我知道也非常確定我找到了真正的答案:
沒錯!生而為人,必定要去追尋「自我」的!如果不去追尋真正的自我,沒有足夠的「自我認知」能力,當然也就沒有立場去作「環境認知」和自我定位,於是終將與草木同朽,不能在肉體死亡後,以智性能量的方式繼續存在。
但是,也千萬不要鑽牛角尖,誤入死胡同!如果把肉體誤認為是假我,是沒有價值的,那就是鑽進死胡同了。
真我假我都是「我」!
看來,我一直想要探究的印度兩個大宗教的毛病癥結終於浮現了;就像我們那晚小型遊覽車的遭遇,在漆黑的夜晚,見樹不見林的把車子開進了錯誤的岔道,其實「真正的自我」並沒有他們以為的複雜,將近三千年來拼命鑽牛角尖的結果是「永遠不會有正確答案」的!「緣木」怎麼可能「求魚」呢?
我會永遠記得那晚;因為我是第一個仰頭發現星空如此燦爛的,而其他人都只是低頭顧著尿尿!
第二次的印度行跟第一次完全不同,雖然更是辛苦,但是,無形的心靈收獲卻是更上層樓的。
19.在第一次和第二次印度行中,導遊先生是飽學之士,熱心的教導了我很多關於印度社會、政治和宗教方面的事務,他提到現今佔印度人口大多數的都是窮人,除了農民,很多人在一些傳統「勞力密集」的工廠做工,工作環境非常惡劣,尤其印度天氣普遍炎熱,工廠是沒有空調的,平均溫度高達40—50度,空氣污濁,噪音震耳,而且工作非常繁重勞累,上班時間中根本沒有偷懶喘息的機會,老闆和工頭盯得很緊,因為連這種工作機會都很競爭,只要稍有偷懶或者違規,就會被開革,外面還有一大堆失業者搶著渴望遞補進來::這些工人下班之後,通常不會馬上回家,而是買一點最廉價的劣酒,千方百計的把自己灌得爛醉,因為家裡環境更糟,當然沒有空調甚至電扇,悶熱到無法入睡,只有爛醉如泥才能讓他們在悶熱中昏睡,然後隔天又重複同樣沉重勞累的工作,收入所得非常微薄,也很難養家活口,有工作的也只是長年在窮困的環境中勉強苟活;因為陰魂不散而且是世襲的「種姓制度」使他們無法受教育,沒有知識和專業技術,永遠只能淪為最底層靠出賣勞力的廉價勞工,
所以,他們對於未來是完全不抱任何希望的,甚至只是期望早點「死掉」,然後重新「輪迴轉世」,也期望藉由平日對各種神祇的虔誠信仰,來世能投胎在更好的「種姓階級」之列,不要再當窮人。這種來自印度教的心理制約,當然會成為「輪迴機制」的主要推動力。
20.印度廟中的誦經人:我們在「金莎堡」附近參訪一間印度教的廟宇「Sachiya Mata Temple」,這是建於十一世紀的古廟,佔地不小,在台階邊有個中年男子一面彈奏手風琴,並
18.jpg
不停地在唱頌像詩歌又像經文的調子;導遊跟我解釋這人屬於「婆羅門」種姓,是世襲的吟詩者,他們自古以來施用背誦的方式來吟唱詩歌經文,譬如最有名的「吠陀經」。他們一樣也是相信「因果業報」和「三道輪迴」的。
21.休息站的帶刀侍衛:在半路一處大型休息站吃中飯,訪問到幾位忙碌的侍者,門口有一位帶刀的侍衛,應該不是真正「剎帝利」階級的武士,拍照並要求簽名,只簡單問了宗教信仰,是信奉「印度教」,因為時間不容許,只知道他們都相信「輪迴」而已。
22遊牧民族的歌舞者:2010年12月6日在「阿西沙」飯店的中庭,晚間有男男女女和小朋友的印度傳統歌舞表演,唱的好,舞跳的好,尤其那個可愛的小朋友,不超過十歲的年紀,不但唱作俱佳,而且雙手操持「響板」,耍得真是令人擊節讚歎!
表演完先給了小費,在他們和大家逐一拍照的空檔,商請導遊先生中介翻譯,一個一個採樣訪談;他們是一個家族,屬於印度半沙漠和沙漠地區的遊牧民族,歷史很悠久,他們不受「種姓制度」的歸類,所以就是「遊牧民族」,在工作閒暇時大家歌舞歡唱來打發沙漠枯寂的生活,同時也藉由歌舞來發抒生活中的一些悲苦,當然也用歌舞來慶賀一些歡樂的日子。這一個家族後來變成專職的歌舞團體,巡迴在沙漠中各聚落中表演。

他們全家都是印度教信徒,同樣相信行大善者昇天,小善者再世為人,為惡者下地獄,沒
19.jpg
有聽說過「佛教」和「佛陀」,只相信「三道輪迴」,不知道也不相信「六道輪迴」。他們不識字,也不會寫自己的名字,所以,只好請導遊先生代勞,用詢問的逐一紀錄下他們的名字。

22.「度加普」密教聖地的女祭司:在西孟加拉省的西北方偏遠地帶的「度加普」(Durgapur),來到更深入的鄉間,去參訪原住民「桑塔族」的農村(Santhal Village)。在這邊還有一間供奉「迦莉女神」小廟,旁邊有一窪水塘,死水有點髒,竟然被視為「聖水」,也是印度密教非常著名的聖地之一,經常有犧牲血祭,宰殺為數不少的牲口來向女神獻祭,特別是在每個月的月晦之日,各地信徒會牽著羊來宰殺,將血獻給女神,將羊頭獻給祭司,將經過祭
20.jpg
司賜福過的身軀部份帶回去和親族分食,以祈求庇佑。信徒來此拜拜時,最重要是拜神並且由女祭司掬池塘中的聖水幫信徒去穢賜福;一個實在很不起眼的骯髒水塘不但是聖地,還要脫鞋才能進入呢!雖然,她們信奉的是「密教化的印度教」,但是,一樣還是相信「三道輪迴」的。

23.「度加普」火葬場中的苦行僧:終於在火葬場緊鄰處見到了傳說中的神祕苦行僧;真的是放浪形骸,不修邊幅,頭髮長到可以拖地,鬍鬚也亂糟糟的,全身上下都蒙著一層灰::他們沒有國家、社會、家庭等等的觀念,完全不受任何社會規範約束,他們認為自己是大自然的一部份,甚至不認為自己是人。他們有時完全不穿衣服,如果穿上衣服,一定是紅色的,因
21.jpg
為和血有關;因為「迦莉女神」和印度密教是嗜血的,信徒會宰殺牲口來獻祭甚至宰殺活人來獻祭。導遊說據他以前來過幾次的經驗,這個苦行僧應該至少在這裡待了二十幾年時間了。

24.一位伊斯蘭教信徒的證言:第三次印度行,在「喀什米爾」是住在「達爾湖」上的船屋,每船都有一位24小時服務的管家;我的管家叫「伯舒」,他是虔誠的伊斯蘭教信徒,家住在「貢馬」山間,一家五口,他每月的工資只有美金70元,在印度像他一樣的貧窮伊斯蘭教徒為數也不少,他相信死後也是「天堂、地獄」二分法,他非常討厭印度教徒和印度廟宇。不過即使信仰不同,他和印度教窮人一樣的;就是會主動伸手要錢。
22.jpg


18.jpg
 樓主| 發表於 2017-6-2 23:10:47 | 顯示全部樓層
附錄:25.一位「東正教」的信徒:2011年6月筆者前往俄羅斯旅遊,看到「東正教」的十字架樣式很多,一般「十」的也有,但是最多的是「十」上面加一短橫槓,下面加一個短斜槓;
上面短橫槓是代表或書寫「猶太人的君主」,中間最長的除了代表原始的羅馬刑具,也書寫「上帝之子」,最底下的短斜槓;就有不同解說了,有人認為也是原始刑具放雙腳的地方;
但是,為什麼是斜的呢?有人解釋說;左高右低是代表做好事的上天堂,做壞事的下地獄。(上弦月造型的意涵也相同,除了主要的一直三橫,其他都是裝飾而已)。
莫斯科的導遊是俄羅斯人,她曾經讀過中文系,能夠讀寫中文,我一路詢問;她說「東正教」的戒律比基督教、天主教還要嚴格,超過十誡多多;一生只要說過一次謊就會下地獄,由上帝來審判::
我問;那不是很多人都要下地獄?以她的認知這世界上有多少人死後會下地獄?
她認為大約95%!
看來挺可怕的,我後來找空檔機會跟她閒聊,提供一點個人看法;我只簡單的說:會下地獄的不會超過1%,而且沒有「老大哥」在監視任何人,如果有任何審判,那也是由我們自己的內心決定。
23.jpg
她聽了點頭說這個問題她也想過,然後默默沉思,若有所悟。(她是自己選擇信仰東正教,非常虔誠的)。比較特別的是她雖然接受死後世界是東正教的「天堂地獄二分法」,但是,她卻相信「靈媒」,也非常相信「輪迴轉世」,我問她:「如果死後可以選擇『天堂』和『輪迴人間』,她會選擇那一個?」,她非常肯定的答覆我:「人間!」,問她原因?她說她非常喜歡人間,所以希望能經由「輪迴轉世」再來投胎於人間。



發表於 2017-6-3 11:59:49 | 顯示全部樓層
版主求真的精神可佩,非常棒的分享

發表於 2017-6-9 23:10:2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谢老师的分享,学习中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