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441|回復: 5

「千古騙局 業報輪迴」第十一章 實事求是看佛教對亞洲的影響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6-18 20:04:2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Michaella 於 2017-6-18 20:04 編輯

「千古騙局 業報輪迴」第十一章

實事求是看佛教對亞洲的影響

張開基原著,Michaella代貼

佛教將近二千六百年前發源於印度次大陸,然後經由不同的途徑;分別向北傳入西域、中國、韓國、日本、阿富汗等國,另一支向南傳入斯里蘭卡、中南半島各國至中國雲南,最後一支由東印度一帶混雜了當地原住民密教色彩後再傳入現今西藏地區;迄今超過二千年以來;對於亞洲大部分地區的人民信仰產生了重大的影響,對於哲學思潮、歷史文化、美術建築、以至信徒甚至非信徒的人生觀、生命觀、價值觀都有著革命性的影響。然而,佛教卻因為各種原因,於西元十世紀左右,衰敗消散於印度本土,迄今無法在原始誕生地起死回生,反而在這二千多年的歷史長河中,於鄰近的亞洲各國開花結果,發揚光大,究竟佛教對於這些先後接受佛法薰陶的地區,從人民、民族到國家產生了什麼樣的影響結果?

佛教能在消散於印度本土之後,卻為大多數鄰近亞洲各國所接受,除了歷史背景、環境因素,佛教本身必然有符合當時當地人民想要尋求的理想,但是,佛教那種消極、悲觀、虛無、輕今生求來世的特質卻也同時給這些地區的人民和帶來了不良的影響;

本文不從形而上的哲理爭辯入手;直接以「結果論」實際的來縱觀歷史殷鑑;

筆者身為中國人,從小生長在一個受到佛教「因果業報」、「輪迴轉世」觀念普遍影響的中國社會,最關切的自然是自己的國家;因此必然較多著墨於此間;

在中國,東漢以前原本是屬於萬物有靈論的多神信仰,並沒有任何成型的主流宗教,但是,在東漢末年,由「個人人為」假托「道家老子」為主神,將原本單純的大思想家神格化,訂定各種祭祀儀軌並融入當時流行的「方術」形成了本土「道教」,成為中原地區東漢末年戰亂連年、動盪不安的時代中一個人們心靈上的寄託,給了人們一個對快樂又長生不老神仙世界的憧憬和嚮往。
但是,也大約在同時,發源自印度的佛教也經由西域傳入了中國,而從東漢到魏晉南北朝,道教和佛教在中國並沒有發生任何激烈鬥爭或衝擊,而是互相融合,而且,道教從佛教汲取的養分相對的更多;主要是因為「道教」當時剛萌芽,甚至沒有成型的具體教義或實質經典,對於死後世界的教義和描述遠不如佛教豐富,而佛教是一個已經在印度發展了七、八百年的成型宗教,當時已經有許多的經典,因此,在當時中國的政治、社會環境和民心的需求上,佛教的教義遠比道教更容易被接受(佛教傳入的業報說、地獄說、輪迴說,甚至各種的佛經、戒律、儀式與神祇,在在都影響了道教的思想與修煉方法)。加上南北朝時代許多君王本身不是漢人,對於漢文化系統中的道教信仰接受度遠不及對於由西域流傳而來的佛教,而君王的政治影響,禮敬西域來的佛教僧侶,廣建佛寺,宏揚佛法的積極作為,當然也使得臣民更傾向信仰佛教。

佛教認為人生是苦(無常是苦、眾生皆苦、一切皆苦),而道教並不認為人生純苦無樂,但是,卻因為基於人人都害怕死亡,因此主張只要修煉達到長生不老就能脫離對死亡的恐懼。而道教和佛教的最主要的區別就是對待生和死的態度。道教主張人應該順應自然的生活,並且經由修煉就能長生不老。佛教追求的目標是「涅槃」,才能脫離生死輪迴。佛教認為,人生是苦,生死皆是苦,所有眾生如果不能開悟就永遠陷在生死輪迴中,只有修行達到「涅槃」,才能脫離生死輪迴。
中國文化中原本並沒有「地獄」、「輪迴」、「業報」等等的觀念,所以沒有「前世」的糾葛,也沒有「來世」的期待,更沒有任何死後「地獄酷刑」或者「轉世為畜生、餓鬼」的懲罰;雖然也有『生為徭役,死為休息』的觀念,或者一般民間普遍「視死如歸」(俗稱:回老家)以及「祖靈崇拜」的久遠觀念,但是,顯然,死亡的本身或許是悲哀可怕令人感到無奈的,然而,對於死後的世界和遭遇卻是美好多於恐懼的。此外,在中國原本是有「魂魄」觀念的,譬如屈原辭中的「招魂」和「大招」,說明人們期望「魂歸故里」得到最終歸宿的心理,另一方面,從戰國至秦漢時期盛行在墓葬時埋下「買地券」的習俗,又可看出人們對於死後為鬼歸於「九泉之下」的地府,而其中「萬年以後再相見」的詞句,又說明幽冥異路,生者和死者不願意再有任何瓜葛的心態。以上這些可以看出中國人基本上對於死後的世界和遭遇是曖昧不明的,也是不太願意深入去追究的,不過,肯定沒有「罪業」的觀念,也完全沒有任何重新投胎人間或者「死後清算生前罪過施以酷刑」這種顯然不合理的觀念。
但是,佛教傳入中國以後,為什麼這些明明就十分不合理的一些因果業報、死後清算與地獄酷刑的教義反而逐漸取代了中國傳統觀念?

其中最重要的因素應該和佛教非常強勢的教義,成型的經典,君王的支持宣揚有關,而且,在東漢末年、經歷三國、魏晉南北朝的數百年亂世,人民長年生活在顛沛流離,艱苦貧困、朝不保夕的驚恐環境中,而中國先秦以前諸子百家所訴求的那種忠恕、法治、仁愛、公平等等的理想世界從未實現,相對的是弱肉強食,勝王敗寇的爭奪以及巧取豪奪,奸謀巧詐當道,因此,善惡分際的模糊,人們對於善惡有報,公理昭然的實質需求和內在期待,從佛教的「因果業報」論中得到了一種心理假象的抒解,而中國民眾原本普遍善良守法的民族性,相較於中國傳統不可知的死後世界觀;佛教的「六道輪迴」觀顯然是更吸引人,更容易被接受而相信的,因為絕大多數善良平民並不害怕地獄、餓鬼、畜生等惡道惡報的,反而期待的是「天道」的美好以及至少可以在來世投胎在更好的生活環境中;而且,道教必須經由終生艱苦的修煉才能成仙,這不是人人都能達成的,而且是有一定方法的,一般民眾並未擁有這樣的專業知識來修習;但是,佛教的要求相對簡單得多;正是後世人人朗朗上口的「諸善奉行,諸惡莫作」而已;同時所謂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這種觀點不但可以用來警惕一般人的日常言行,又可用來「詛咒」各種惡人惡行或者社會中無法立即獲得公理正義對待的事件,至少取得心理上的一種平衡慰藉,而所謂的「前世業報」說也給了一般受苦大眾為自己的不幸遭遇找到一個看似有理的詮釋,也因此順服於環境際遇並安分的「認命」。

佛教在中國迄今已經留傳了二千年,佛教僧尼容或追求的果真是「寂靜涅盤」,但是,眾多的普羅大眾並不具備那種修行的資質條件,因此,「因果業報」和「輪迴轉世」就變成了越來越堅固的死後觀;而本土的道教非但不反對抨擊這種與中國傳統死後觀並不符合的異國異教觀點,反而因為自身死後觀的相對真空貧乏,所以幾乎是無比歡迎的全盤接受,完全拷貝抄襲進道教的教義中來,道教後來一樣有「因果業報」、「輪迴轉世」和「閻王審判」、「地獄酷刑」的教義,只不過沒有納入「涅盤說」而已,並且將一些相關的佛教神祇轉換成中國名稱;或者將中國歷代著名公正廉明的官吏巧妙的指派為地獄各殿閻王,以符合一般民間普羅大眾的心理需求;所以,在死後的世界觀;佛教和道教不但沒有爭議,反而相似的有如孿生兄弟;也因此「相輔相成」的深入影響中國將近二千年;後世的中國普羅大眾即使不虔誠信佛信道,但是,佛道融合出來的普遍民俗信仰,那種「前世業報」、「輪迴轉世」觀念卻是根深蒂固的,連一般自稱完全沒有宗教信仰的人,從小耳濡目染之餘,「上輩子」、「下輩子」這些話語卻自然而然的會脫口而出;因而對於「因果業報」仍是抱持「寧可信其有」的心態。而「淨土宗」阿彌陀佛的信仰,尤其是對於「極樂世界」的嚮往心態更是無遠弗屆,廣大流行,甚至遠傳韓國、日本,並在日本形成「淨土真宗」。


 樓主| 發表於 2017-6-18 20:04:21 | 顯示全部樓層
同樣的,佛教消極的、溫和的、慈悲的淑世態度也造成面對外敵入侵時,一種十分無力的不抵抗主義;梁朝因此滅亡,唐朝在佛教大興之後,武功廢馳,安史之亂後旋即衰敗滅亡,宋朝重文抑武和理學興起,宗教勢力較弱,衰亡與佛教關係較少外,接著的元朝是崇信西藏喇嘛教的,國祚不長,明朝的佛教和道教同時受到政府極多的經濟揖注和刻意曲護,多次引發儒學之士的抨擊,也引發民間普遍反對和不滿,因此一些民間宗教煽動的各種叛亂如野火燎原,最後因張獻忠、李自成作亂引來清兵入關而亡國;清朝同樣崇信西藏喇嘛教,中葉以後,國勢衰微,無力抗拒列強入侵,清朝末葉幾乎險遭瓜分::

擷取.PNG 擷取02.PNG 擷取03.PNG


佛教流傳地區的歷史殷鑑

歷史的事實是不容否認和抹殺的,從廿一世紀的今天回顧過往二千年的世界史,比對於東方和西方,比較於亞洲和歐美各個國家或地區的命運及發展,很明顯的可以發現西方文明是後來居上的,而且不但在物質文明上一直領先東方,歐美各國在軍事武力上一向也是勝過亞洲各國的,從大航海時代開啟了殖民主義,先後侵略了美洲、非洲和亞洲,而原本執各種偉大發明牛耳的中國,反而固步自封,裹足不前,和其他亞洲國家一樣的淪為俎上之肉,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幾乎被列強瓜分而差點亡國。而鄰近的日本在明治維新之後積極西化,同樣也變成殖民主義的掠食者,在明治維新後的將近百年歲月中,不停侵略鄰近各國,這種作為當然不是佛教的教誨,而是實質的揚棄消極悲觀的佛教思維;回到本身「神道教」信仰妄自尊大形成的軍國主義中;為侵略他國找到大和民族優越論的藉口。

今天,殖民主義退出了亞洲各地,各國也早已獨立多年,但是,不只是未能休養生息,回復正常生機,使普遍善良的人民獲得和平和幸福,卻紛紛爆發長期內戰,大多數地區迄今未曾平息;而同樣也是國困民貧,難以享有和西方國家同等的生活條件,那麼如果就神話來假設性試問:是東亞各國普遍信仰的佛陀、菩薩不如西方的上帝、耶穌嗎?


 樓主| 發表於 2017-6-18 20:04:22 | 顯示全部樓層
而真正實事求是來論;信奉佛教的東亞地區各國在消極、悲觀、不侵略卻也不抵抗的觀念影響下,不正是因為這樣而失去生存競爭力,不只是備受欺凌,就算獨立後一樣是千年如一日的消極、悲觀,甚至迄今大多數地區還是普遍貧窮落後,甚至民不聊生的。
事實正是如此,將近二千年來,東亞地區的無數信眾奉獻了多少的金錢、人力和精神到這個宗教裡去;而這個宗教最後給這個地區信眾的回報是什麼?一般人最基本的要求只是安定和幸福,佛教真正給予過這些嗎?佛教能夠給予這些嗎?相對於信眾的長久鉅額奉獻,佛教所能回報的可以相比嗎?

再想想;當歐洲殖民主義國家入侵亞洲時,這些亞洲國家為何如此輕易的被征服佔領?當日本發動太平洋戰爭時,中國被佔領了過半領土,中南半島完全淪陷,為何這些國家這麼輕易就亡國?這些不正好都是信奉佛教的國家嗎?不正好都是消極悲觀造成長久國力積弱的遠因;再加上不積極抵抗的近因嗎?再看看國際上最近一次的大規模血腥屠殺歷史|柬甫寨的「波布政權」屠殺自己國人超過三百萬將近總人口過半;為什麼柬甫寨人民這麼輕易的屈服而願意束手就擒、引頸就戮呢?不正是「認命」、「前世業果成熟」的佛教因緣論使然嗎?

同樣實事求是的來回顧;當釋迦牟尼的祖國「迦毗羅衛國」被琉璃王攻破,釋迦族被屠滅殆盡之時,在當時深具影響力的釋迦牟尼做了些什麼?

沒有!只是消極的坐在大樹下象徵性的阻擋了三次,最後用一個「前世殺魚」的因果故事輕描淡寫的帶過;
如果對於自己的國家和種族的滅亡都能冷漠如此的人,我們能期望他對亞洲其他國家遇到危急存亡之秋時,能夠發揮什麼樣的助力呢?事實上也果真不曾發生任何助力,所以,「迦毗羅衛國」亡國,釋迦族被屠滅;梁武帝活活餓死,梁朝滅亡,東亞各國除了中國、日本、泰國不曾實質亡國以外;其他信奉佛教的國家都曾多次亡國,難道這不是一個曾經使自身也使得其他國家因而亡國滅種的宗教嗎?

任何人對於任何事;就算能夠口若懸河;辯才無礙的說到天花亂墜,嘴角冒泡,並不能改變事實於分毫,看看事實真相吧?任何宗教領袖能把教義上窮碧落下黃泉的宣揚到極至,對於國家和該國人民,甚至普世的人類究竟是益是害,為什麼不衡諸於歷史的殷鑑呢?那些活生生的鐵證又豈容任何人否認和抹殺?


 樓主| 發表於 2017-6-18 20:04:2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Michaella 於 2017-6-18 20:05 編輯

悲觀主義的印度哲學


印度哲學有「六正道」和「三外道」。


「六正道」和「三外道」對於輪迴的觀點和解決之道:
  
順世派
  
耆那教
佛教
彌漫沙派
吠檀多派
瑜珈派
數論派
勝論派
正理派
不信
不信
不信
相信
相信
相信
相信
相信
相信
梵的信仰
肉身
靈魂
無我
真我
真我
常我
神我
常我
常我
關於「我」
梵天
梵天
自性
自性
大自在天
大自在天
輪迴主宰
沒有輪迴
業力
業力
神意與業
神意與業
業力
業力
業力
業力
輪迴原因
苦中作樂
痛苦
痛苦
痛苦
痛苦
痛苦
痛苦
痛苦
痛苦
輪迴苦樂
一死百了
超脫
超脫
超脫
超脫
超脫
超脫
超脫
超脫
解決之道


由以上表格的比較,很清楚的就能看出;除了「順世派」之外,印度所有的主要八大哲學派別,雖然幾千年來,不論相互之間如何的反對、攻擊,各有主張,但是,卻還是有著完全一致的基本觀點:

其一,對於「輪迴轉世」說都是堅信不疑的。
其二,一致認定「輪迴轉世」投胎人間之後這一生都是痛苦的。
其三,「輪迴轉世」的主因是「業力」。
其四,不論解決之道是什麼?目的則完全一致,都是為了力求「解脫」。
其五,不論終極的目標是什麼?「解脫」後不再入「輪迴」是人生主要努力的方向。


同時也非常清楚的可以看出;印度這八派哲學全部都是「悲觀主義」,而且其中的「佛教」和「耆那教」更是極端的「悲觀主義」;人生根本是毫無任何意義的,自古以來,這兩教的信徒甚至僧尼,因為接受這種極端的「悲觀主義」,因而自殺或者請人殺死自己的事實也是曾經確切被紀錄下來的。

此外,雖然,表面上看起來;「順世派」是唯一最特別,和其他派別的主張是南轅北轍,格格不入的,然而,「順世派」既不是真正的「無神論」,也不是「唯物論」,甚至不是純粹的「享樂主義」,事實上,「順世派」仍然不能跳脫印度哲學普遍「悲觀主義」的大樊籠;「順世享樂」並不是認為人生多樂,反而正是因為同樣認定人生是痛苦的深淵,又不接受其他八派哲學的修行解脫之道,但是,同樣也害怕和厭棄「輪迴轉世」一再投胎人間受苦,所以,同樣也是走向極端的採取「否定論」,否定神祇,否定天地主宰,否定靈魂,否定輪迴,否定死後的生命續存,否定任何解脫之道,認為人生在世,沒有目的,也不需要積極作為,只要盡量享樂,甚至揚棄任何法律、道德的規範,也更不相信任何宗教的教條戒律,不相信任何宗教救贖,甚至即使作姦犯科,只要設法倖免於法律制裁,只求一己今生最大的享樂就好,而且認定一死百了,根本不用為死後的任何問題擔心。

自古以來,很多印度人為自己文化中各種偉大的哲學思想成就而自傲,很多西方的哲學家、文學家甚至思想家,也為印度哲學的豐盛樣貌和深邃,細密的形而上高度,以及印度的諸多著名哲學家(通常也身兼各種宗教領袖)大為傾心,在思想上也多少受到影響;譬如「叔本華」對印度的「奧義書」推崇備至,甚至認為那是人間天上,生前死後的絕對真理,但是,同樣的,「叔本華」本身也是舉世皆知的極端「悲觀主義」者。

印度所有哲學(或者宗教),之所以會發展成「純粹悲觀主義」,而且毫無例外,當然有著「必然如此」的歷史背景和環境因素;從三千五百年前,「雅利安人」入侵印度河之後,前期的普遍觀念和被征服的原住民一樣都還是相當樂觀的,甚至到了「吠陀時代」前期也還是抱持樂觀態度的;

但是,之後由於少數的征服者意圖統治佔人口絕大多數的被征服者,又意圖恣意的奴役被征服者來滿足自身的財富和權力地位,而被統治奴役的廣大民眾在完全無力反抗時當然會陷入悲苦的命運中,然後為了鞏固統治者的權力和寡佔既得利益,「種姓制度」被蓄意設計出來,然後由婆羅門僧侶附加了神話色彩,形成一個騙局,再由擁有武力的君主貴族(剎帝利);以強制的手段來全面推展執行嚴厲又綿密的階級劃分,於是,當「種姓制度」在印度定型,所有印度人被一一強行區隔驅入四大基本「種姓」,再被逐一塞入更細細畫分的各種職業階級的「方格」中之後,絕大多數民眾就被人為的騙局和制度決定了終生無法翻身;而且子子孫孫永遠世襲承繼的萬苦之境。


 樓主| 發表於 2017-6-18 20:04:2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Michaella 於 2017-6-18 20:06 編輯

從歷史上可以看到印度的內戰和異族入侵是從未停歇的,而且也曾多次亡國,固然因為戰火的蹂躪,造成的顛沛流離,民不聊生是常見的,異教徒入侵的燒殺擄掠和大肆破壞是血腥恐怖的,但是,這些雖然也足以構成印度人民苦難悲觀的原因,但是,和「種姓制度」非人道的階級區隔所帶給廣大印度人民的貧困、勞苦、悲觀、厭世、絕望心態實在是小巫見大巫的。

「種姓制度」在印度已經存在了將近三千年之久,雖然在1947年已經由憲法明令廢止,但是,在這三千年漫長的歲月中,這種觀念早就根深蒂固的深植人心,高種姓的不肯輕易認同而放棄既得權勢地位和利益,低種姓的不只是無力反抗,甚至基於普遍愚昧無知和迷信;根本在心態上就是「宿命論」者,幾乎是非常認命的接受這種「神意」,不求今生翻身改變,反而是更加虔誠的相信宗教,敬拜祭祀各種神祇,但求來世「輪迴轉世」時能投胎到較高的「種姓階級」,享受更好於今生貧困悲苦低賤的生活,所以,「輕今生求來世福報」當然形成了特殊的「悲觀主義」人生觀。可見的事實是;直到廿一世紀的今天,印度的貧富懸殊現象是全球首屈一指的,全球首富是印度人,但是,全球普遍最貧窮的國家,印度也是名列榜首。像這樣的生存環境,廣大的民眾又如何能不悲觀呢?

而印度九大派的哲學正是在這樣的環境中,也就理所當然的會發展出完全口徑一致的「悲觀主義」甚至極端的「悲觀主義」了。
但是,不知道該用「不可思議」或者「可悲可笑」來看待印度的各種哲學思想以及歷代以來「偉大」的哲學家(或宗教領袖)?竟然無一人能夠深究根本,看穿這個問題的真正病灶根源,究竟是孰以致之?孰令致之?

而後世不論是西方哲學家或者東方哲學家,又有誰在對印度哲學大感傾心,歌頌讚歎之餘,看穿過其中的真義?看出這些琳瑯滿目的哲學思想其實是起始於一個可恥的騙局?反而是助紂為虐的拼命把這種足以為害世人的錯誤「悲觀主義」推銷給全世界?尤其是千年以來備受印度人民和全球傾心印度文化者推崇的「薄伽梵歌」,實質上更是婆羅門階級蓄意麻醉其他各「種姓階級」的「毒物詩篇」,徹頭徹尾就是宣揚「認命」,不要試圖反抗僭越的謊言騙局。

打個比方;有一間設備一流,擁有尖端科技精密生產機具,和高深理論的專家主持,有專業技術的技師和員工操作;專門生產最美味可口的飲料和保健食品,但是,暢銷全球多年以後才突然被發現;他們所一直使用的水質中竟然是含有重金屬或有毒物質的(譬如砷),那麼,這樣的產品,再美味再可口,包裝再精美,是否還有意義呢?


騙局和「騙局中的騙局」


印度的哲學家,他們的思辨能力確實可算是非常頂尖的,冥想的深邃度簡直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對於各種本體論、方法論,形而上等等的思辨成就,也是令人驚異和不得不佩服的,甚至足以影響當時或後世的全球著名哲學家和大思想家::

但是,重點不是他們的思辨能力如何高超,冥想如何高深,各種思想如何的縝密,各種宗教哲學的影響力有多麼深遠和巨大;關鍵是他們對這個現實世界的影響究竟是正面的或者是負面的呢?

證諸實質的成果紀錄,包括印度最被推崇的大哲「商羯羅」都堅決認定世間一切都是虛幻的「下梵」,也肯定「輪迴」是苦的,同樣主張「超脫」,必須摒除「無明」,最終的目標是回歸到「上梵」,達到「梵我一如」的境界。而其他所有印度大哲,包括釋迦牟尼、大雄等等也無不是把人間甚至整個世間視為虛幻不實的萬苦惡境,一體主張「解脫」,包括「商羯羅」在內的許多大哲都是一致認定「人生的目的就是為了解脫」!

這樣的「悲觀主義」對現實人生或者世界人類究竟是有益或者有害呢?

再怎麼高深理論,再怎麼精密尖端科技,再怎麼非凡技術生產出來的飲料食品,如果其中竟然是含有毒素的,那麼,那些令人驚異的理論、科技和過程又有什麼意義呢?

如果連造成印度人民幾千年長期貧窮困苦的根本原因|「種姓制度」是個人為的騙局,而「輪迴轉世」只是為了支撐這個騙局再衍生出來的另一個騙局,這些統統不知道(就好像不知道最基本的水質竟然是含毒的),那麼所有建立在一個騙局和「騙局中的騙局」平台上所發展出來的宗教與哲學又怎麼可能是真理呢?

而且,事實勝於雄辯,印度直到今天還是全世界貧窮人口最多的國家。

我不想讓讀者感覺我好像非常偏激,因為我本來就不是為反對而反對,也不是因為為了自己的信仰本位(因為我沒有信仰)而反對,更不是為了某種私心目的或者為了嘩眾取寵而反對,否則我根本不需要研讀這麼多的書籍資料,這麼密集深入的多次前往印度,作普遍性的田野調查蒐證;因為,事實上我只是想把我個人發現到的事實真相;無私的發表出來,提供有興趣研究和了解的讀者作為參考。

所以,我不會激烈的批判這些印度大哲是「騙子」或者「傻子」,但是,我覺得他們終究只是未能真正看清真相的「好辯之士」而已;當思辨、冥想、爭辯的主體就是「立論錯誤」時,之後所產生的任何結論和主張都只能是「畫餅戲論」而已。至於那些對印度哲學、文學一見傾心的西方哲學家和思想家,也一樣只是狂熱的「神話小說迷」而已。

小結:

1. 人生的目的絕對不是為了「解脫」而活。
2.「種姓制度」是人為的騙局,是造成印度人民千古貧困悲苦的萬惡之源。
3.「輪迴轉世」是騙局中的騙局。是負面影響亞洲大多數人民的毒素思想。
4.印度的大哲無論成就多麼偉大,卻仍然沒有真正跳脫「悲觀主義」的樊籠。
5.沒有一個印度大哲真正看穿「輪迴轉世」是起源自人為編造的騙局,反而一致誤以為那是天地真理的自然機制。
6.由此發想出來的印度哲學普遍一致的「悲觀主義」對世人有害無益。
7.來自印度各種宗教中的「極端悲觀主義」,把人類存活在這世間從700萬年前開始迄今的一切努力和成就徹底抹殺,變成毫無意義,把「人生」變成了無需正視的一片「虛無」而已。是可以輕易拋棄,無需珍惜和反顧的。


發表於 2017-7-15 09:43:5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期待有一天能拨乱反正,拨云见日!谢谢!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