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486|回復: 10

「千古騙局 業報輪迴」第八章 印度的賤民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6-8 08:42:5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千古騙局 業報輪迴」第八章  

印度的賤民

張開基原著,Michaella代貼


3500年前,雅利安人征服了印度的北部,為了保有既得利益,並且有效的統治人口多出他們數百倍的原住民,壓制反抗行動,禁錮自由思想,所以精心密謀了一個非常有效的「種姓制度」,由宗教僧侶編造前世今生的謊言向社會大眾宣揚,由王公貴族用武力作後盾,讓這個謊話變成一種牢不可破的制度全面推展;

於是,四大種姓制度因此確立;「婆羅門」僧侶是神的代言人,地位最高,「剎帝利」是王公貴族和武士,負責政治運作和保疆護土,「吠舍」是一般平民,以商人居多,「首陀羅」原來是奴隸的意思,因為大多是為貴族耕作的農奴和專門服務僧侶和貴族的工匠,還有的是專供差遣使喚的奴僕,所以被視為「奴隸」,但是,這些人畢竟是佔社會各行各業的大多數,後來也有許多主子在戰爭中覆滅了,或者家道中落了,這些奴隸因為富有了,可以幫自己贖身,慢慢這個階級變成自由人的居多,不再隸屬某個特定的主人,因此「首陀羅」也就不再專指不自由的奴隸了。

其中比較特別的是「賤民」,這是不在四大種姓中的一群人,他們最早的起源是來自最低階的戰俘和違規的奴隸,後來還有出自違反「種姓制度」的一些婆羅門和剎帝利的行為;有些高種姓的人,仗勢自己的財富和權勢,隨便強暴家中「首陀羅」的婦女,有的是高種姓的男主人長年在外征戰,主婦難耐寂寞和家中低種姓的奴僕發生了姦情,也有一些是年輕的高種姓男女,愛上了低種姓的異性(家世階級是阻止不了戀愛之火的),這些情況,在古代沒有有效避孕的環境下,終究會產下許許多多私生子,而這些私生子的地位是非常悲慘的;(不同種姓是不得通婚、戀愛生子的,古代的規範非常嚴格,後來慢慢鬆綁,才有「順婚」、「逆婚」之說)

因為站在統治階級的婆羅門和剎帝利,他們為了維護自身的既得利益,保持高種姓優秀的血統純正,所以絕對不允許這種私生子來滲入高種姓的生活圈;因而極其嚴苛又慘無人道的將這些私生子定位為「賤民」,而且更將之壓迫為一種比畜生還不如的「不可觸」階層;他們不能從事社會最勞苦的農業、工業,只能從事諸如屠宰、清理糞便、抬死人、燒死人、劊子手之類的最卑賤工作,而且為了區別和警告,他們身上隨時要掛著會叮噹作響的鈴鐺,或者敲打二根木棒,以提醒其他四個種姓的人們及早閃避,因為他們是絕對不潔的,任何人不要說碰觸他們,連不小心看到他們的身影都會倒霉。

所以,他們不能進城市或村落,只能在偏僻的野外搭起最簡陋的草蓬而居,只有在夜深人靜之後,才能像鬼魅一般進入城鎮村落去清掃街道,收拾一些動物的屍體,或者幫公共廁所清理糞便。他們不能使用村中的公共井水,更不能在河流上游打水或清洗物件。

到了公元前二世紀|公元二世紀左右,婆羅門階級更假借「摩奴」大神的名義假造了一本「摩奴法典」,嚴格的訂定了四大種姓的權利義務,更規範了各種苛刻的罰則,而且完全是為了保護高種姓的利益,自肥自保的條款,針對低種姓以至「賤民」卻有著非常嚴苛和殘酷的罰則,譬如婆羅門打死「賤民」,不罰,打死自家的「首陀羅」,罰點小錢和去神祇面前稍事懺悔即可,但是,賤民或者「首陀羅」要是打傷婆羅門,那是死罪一條。(整本「摩奴法典」,我都精讀完畢,那個內容百分之百是人為刻意假造出來的,可以當成印度宗教史上的超級大笑話和婆羅門之恥)。

在歷史長河的緩緩前行中,「賤民」也有了不同的變化;僅就我之前的研究和幾次印度之行的觀察和請教,列舉以下幾種不同的「賤民」分類:

1.「種姓制度」中由歷史傳承繁衍下來的「賤民」(註:「種姓制度」是代代世襲不變的,祖先是婆羅門,子孫也是當然的婆羅門,祖先是賤民,子孫世世代代都是賤民,不能翻身)。

2.回教的「賤民」:不是因為信奉了回教而變賤民,因為中世紀回教徒入侵印度,而後來統治印度的蒙兀兒帝國也是信奉回教,為了鞏固政權,就鼓勵印度人改信回教,因為回教沒有種姓制度階級之分,結果很多「賤民」為了改變身份和命運,就紛紛改信了回教,但是,統治階級富貴的回教徒一樣看不起這些不受教育的「賤民」,而原本的印度教徒還是認為他們是「賤民」,這種兩頭落空的情況直到現在也沒改變。在印度時領隊和導遊特別提醒我們不要因為好奇而擅闖回教村,因為他們根本不受教育,裡面藏污納垢,什麼事都可能發生,不要跟自己開玩笑。

3.不工作,只在垃圾堆和都市邊緣討生活的「賤民」,他們靠在垃圾堆找廚餘或被丟棄的過期食物裹腹,蒐集一些資源回收物件去賣錢,或者乾脆站在路邊,闖進觀光區向觀光客乞討為生。

4.工作的「賤民」:近年來因為選舉,許多政客為了拉攏這些選票,特別修法給予「賤民」一些甜頭,於是有些土地也開放給「賤民」耕作,他們只要願意工作,比較能夠勉強自足,先前我們去拜訪的「賤民」農村聚落正是這樣的典型,所以不但有屋子,還有一些器皿。

5.吉普賽族的「賤民」:全世界的吉普賽人都是來自印度,他們是一個四處流浪的民族,但是擅長歌舞,也是非常優秀的工匠,像打造刀劍,吉普賽人是第一流的好手,所以他們可以靠技藝為生,當然其中也有一些小偷或騙子。和一般「賤民」最大的分別是他們每個家族一定有一輛板車,可以隨時把帳蓬和全部家當裝上去,用牛或馬就能上路去流浪。

6.難民的「賤民」:大多是來自東邊的「孟加拉」或者西邊的「巴基斯坦」,少部份來自北方的「尼泊爾」或者「錫金」、「不丹」。他們大多會在都市邊緣集結成聚落,連最可憐的破木板舊鐵皮搭的爛屋子都沒有,只能用路邊或垃圾堆中撿來的破塑膠布,爛帆布搭成三角形的小帳蓬,全家老小躲在其中遮風避雨而已。除了鬧飢荒的非洲,很少能看見一個運作正常的國家,有這麼貧窮的「賤民」,而且居然佔了將近2成人口。我去過的任何國家和地區都不曾見過貧困破爛骯髒落後到這麼嚴重:這麼普遍的情形。

全印度人口目前已經號稱和中國大陸相比很接近十三億了(因為印度人口統計非常不準),而目前,全印度有百分之五十人口仍在貧窮線下,每人每天收入不到1美元,其中至少有2億人口是屬於極端赤貧的「賤民」。

因為沒有導遊會帶觀光客去參觀印度各地都有的貧民窟,所以,三次印度行,我沿路大都是隔著車窗才能勉強拍攝到「賤民」照片;

近觀印度社會和賤民的苦況


大概半年前我看了電視播出「印度賤民的現況」,一群年輕清秀的女孩子,只因為她們的身份是世襲的「賤民」,所以,她們不能從事一般正常的工作,只能徒手去清理公共廁所的糞便,她們用塑膠盆裝滿廁所中的「新鮮糞便」,然後習慣的頂在頭上,步行到遠處掩埋場倒棄,把塑膠盆清洗乾淨再回來繼續裝高階種姓人們剛剛製造的糞便,這樣周而復始::::

廿一世紀是這樣,三千年前是這樣,二千六百年前的釋迦牟尼時代當然還是這樣,而且以那時的衛生條件、交通不便,社會普遍的景況應該只會比現在更糟。

在我幾次前往印度深入鄉下民間的觀察加上實地作田野調查時,看到那種普遍貧窮困苦和落後的生活;許多窮鄉僻野,從食衣住行到公共設施都很落後和匱乏;

缺水:許多地區不但缺乏自來水,甚至連公共井水也缺乏,許多農村婦女都是頭頂鋁製的水壺,步行好幾公里去取水,連十歲左右的小女孩,一手抱著年紀更小的弟妹,一手扶著頭頂上將近二十公斤重的水壺,來回取水,她們習以為常的神態反倒是更令人相信這是千百年來沒有什麼改變的。

缺電:夜晚路過一些鄉村地區,雖然住戶不少,但是,光線非常暗,很多地區沒有電,幾乎都是點油燈,感覺上一樣古老蒼涼;有些村莊雖然靠近都市附近,一些農家,有的有電燈,有的還是點油燈,因為有可能是付不起電費。

道路坎坷:就算可以通行一般汽車的道路,很多都還是土路或砂石路,非常顛簸,有些地區沒有車輛,若非駱駝、水牛、驢子拉車,否則就是長途步行。許多婦女也會長途步行,頭上頂著又長又重的枯枝,帶回家當燃料。


 樓主| 發表於 2017-6-8 08:44:3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Michaella 於 2017-6-8 08:46 編輯

住宅:大部分偏遠的農村,還是茅草屋頂,牛糞混合泥土為牆的陋舍。燃料普遍是牛糞餅,路邊隨處可見牛糞餅堆,有些貼在牆上曬乾,也有不少人蹲在地上製作這些基本燃料,不只是在農村,甚至在一些大都市的機場,一出大門,就可以聞到這種焚燒牛糞燃料的味道,空氣污濁,煙味薰人。

食:路邊的小吃攤,有時也能當成一個地區普遍生活水準的指標;包括都市在內,印度路邊小吃攤的規模和食品內容,真的比東南亞大部分地區都還要簡陋和寒酸,除了素食的食性,生活水準差,食材的匱乏也是因素,連衛生狀況也很糟糕。

公共廁所:大都市中人口密集,以人口比來看,公共廁所嚴重短缺,衛生程度也很差,有些廁所又髒又臭,甚至沒有水可供洗手;而鄉下地方更不用說;因為大多數人家沒有廁所,都
是習慣在野外解決,隨地小便是很常見的。

水質;印度的公共用水,水質非常糟糕,除了「喀什米爾」因為有喜馬拉雅山的雪水就近供應,較少污染,感覺比較好之外;印度許多大城市的自來水,別說不能生飲,連沐浴洗臉都令人擔心,而鄉下地區的公共自來水只是更糟,混濁還有臭味,連刷牙漱口都可能因為細菌感染而腹瀉。用來清洗蔬菜水果,直接生食是很危險的。

衛生習慣不佳:從城市到鄉間,除了一些諸如「泰姬瑪哈陵」等世界知名的觀光景點以外,走遍印度,看到最多最普遍的就是垃圾和灰塵,很難想像一個國家為什麼隨處都有垃圾,處處覆蓋著厚厚的灰塵?除了政府處理垃圾的能力很差,民眾亂丟垃圾;亂倒垃圾的生活習慣也是因素,在鄉間因為缺電缺冷凍冷藏設備,一些魚蝦直接放在路邊販賣,蒼蠅停駐了上千隻,甚至在炎熱的天氣中,早已腐臭,這樣的魚蝦買回去食用,怎麼可能不生病呢?

醫療設備缺乏:除了大城市,鄉間幾乎極少有醫院或私人診所,倒是看到一些赤腳郎中在路邊擺攤,幫民眾治療牙齒或者治療外傷、皮膚病。

乞丐多,窮人多,遊民多:印度人口世界第二,面積不及中國大陸三分之一,總人口數卻很接近,所以處處都是人,但是,路邊很多很多三五成群,無所事事,蹲著聊天看路人的閒散人等,有男人也有女人家,也有許許多多的遊民光天化日就蒙頭躺在大馬路邊,人行道、安全島上睡覺,印度廟宇多,附近乞丐也多,而且看到觀光客更是理所當然的伸手大喊:「money!money!」,這些情形是處處可見。

牛多:目前除了印度首都德里嚴格管制,不讓牛進入以外,因為印度教認為「牛」是「濕婆神」的座騎,甚至是其象徵,所以不只是不吃牛,而且是尊為「聖獸」,走路開車遇到牛擋路,人必須讓路的;所以全印度處處都是牛,甚至牛口多過人口,而且人們樂意餵食牠們,所以,印度餓死人常有,餓死牛極少。

自私的個人本位主義


另根據多維貧窮指數,世界貧窮人口中有一半生活在南亞,達到8.44億,超過四分之一生活在非洲,達到4.58億。同時,部分國家近年來經濟發展強勁,但仍舊存在極度貧窮現象。印度就是其中一例。印度八個邦中的貧窮人口(4.21億)要比26個最貧窮非洲國家加起來的貧窮人口(4.1億)還要多。

自私的個人本位主義:根據我自己在印度遇到的一些實際情形;我發現印度大概是現代世界中,貧富懸殊情況最嚴重的國家之一,有極富也有極貧,富可敵國都不足以形容那些富豪,據說世界首富就是印度人,但是,絕大多數都是都是在「貧窮線下」,以超過十二億以上的總人口來說,極為貧窮的人口數就相當可怕了,但是,在「種姓制度」的傳統觀念影響下,富人把窮奢極侈的生活當成理所當然(最近的新聞,印度首富穆凱希·安巴尼花二十億美元蓋超級豪宅,只住了安巴尼一家五口,宅內有六百名傭人職員負責管理照顧,全家還未進住,第一個月的電費已經高達美金十五萬元左右),窮人則是無立錐之地,不只是家徒四壁,是根本沒有四壁,只能用一些從路邊或垃圾場撿回來的塑膠布、破布搭起三角形的帳蓬,全家棲身其中,不論這些是「賤民」或者「難民」,在全印度佔的比例很高;而一般勞動工人階級收入非常微薄,有很多非技術純勞力的工人,每月收入可能低於美金100元,農村人口過剩,來到都市邊緣只能打臨工,收入更不固定,但是,政府無力解決這些問題,富有階級並不關心比他們窮苦的人;因此長久以來大家不論貧富;都是「自顧自」而已,所以當然會形成非常「自私」的個人本位主義,人人只求自己和自己家人可以過得更好,並不在乎其他人怎麼過,而且這種自私的心態有時會讓人覺得就算有心去幫助窮人,受幫助的窮人也未必會感恩。甚至會因為別人的慷慨,使他們認為必須把握機會,索取更多。「貧窮」的確是可怕的,往往會讓人失去自尊,只想千方百計的設法脫離貧窮,有時會讓不論貧富都變成貪得無饜,因為富人為了保持永遠的富有,所以會盡可能的去攫取更多的財富,而窮人則希望一夕致富,立刻翻身,所以就形成一種「全民向錢看」的共同價值觀;這種情形也使得政府內部貪污情形也很嚴重,而一些來自貧窮地區的民意代表,一旦當選就職後,極少會用心照顧自己的選民,只是忙著拼命運用特權來撈錢使自己致富。「種姓制度」的階級森嚴,分工細密,但是,貧富也同樣分明,不論本身願不願意,也只有「認命」,而且「種姓階級」是世襲的,所以印度自古以來,除非遇到戰亂,否則一向是富者愈富,貧者愈貧的。而且在「種姓制度」的迷思之中,富的理所當然,貴的理所當然,貧的理所當然,賤的一樣理所當然;不往來,不融合,不關心,不協助也就更是理所當然的。這樣的社會生態當然使得人性也就變得越來越自私。

去了幾趟印度,並且深入的觀察之後,我終於非常能理解釋迦牟尼所說「眾生皆苦」和「一切皆苦」的原因了。今天的印度尚且如此,何況是二千六百年前那個時代呢?

但是,我卻無法諒解釋迦牟尼那種以偏概全的見解,他一生的活動範圍非常小,不出印度東北方,後半生幾乎都是坐著講道,根本很少用腳行走印度的大地,很少用眼睛去看更廣闊的世界,他的足跡所至不到全印度十分之一,更別說前往世界其他國家了,他的許多結論都是自己一己感受,憑空想像出來的他「眾生皆苦」的結論真的是百分之百的以偏概全的!

因為那是他看到和接觸到的印度一小部份區域的狀況而已。

想想;最近名畫家高更的作品在台灣展覽,他晚年定居在大溪地;

看看大溪地的原住民吧,得天獨厚的一直生活在美麗又物產豐足的小島上,過著快樂又與世隔絕的生活,每天只是唱歌跳舞,優遊自在,難怪會被形容成世外桃源、人間天堂,連高更都被這樣的天堂美景和快樂的生活迷住而留連忘返了。
如果釋迦牟尼是出生在大溪地的原住民,或者他就是高更,相信就不會以偏概全的認為「眾生皆苦」、「一切皆苦」了。
釋迦牟尼的最大問題就是以偏概全,剛愎偏執;

結果他真的證得「無上正等正覺了」嗎?他成佛了嗎?他真的寂靜涅盤了嗎?

如果連自己的病痛也不能緩解,自己的族人有難也不能解救,成佛如何?涅盤又如何?

我是否偏執,我不想辯解,但是,釋迦牟尼的偏執卻是經典上明明白白記載的,從他錯誤的主張到所作所為都可以證明他才是真正過度偏執的。,根本偏離事實。

釋迦牟尼「眾生皆苦」的結論真的是百分之百的「以管窺天」!

印度教的「種姓制度」的政教勾結下的人為騙局,這是鐵證如山的事實,但是,至少並沒有試圖推翻或抹殺「眾生本來就不平等」這個自然界的真實狀態,那麼,為了反制而提出極端的「眾生平等論」,並且從而衍生出各種個人臆想的種種假說;豈不是非常明確的「為反對而反對」,完全罔顧事實。

錯誤的立論假設,只會得到錯誤的結論,必然完全偏離事實,當然更不可能是普世的真理。



 樓主| 發表於 2017-6-8 08:47:1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Michaella 於 2017-6-8 08:48 編輯

農民與賤民


印度的「種姓制度」已經有三千多年的歷史了,四大種姓分別是「婆羅門|僧侶」、「剎帝利|王公貴族與武士」、「吠舍|平民和商人」、「首陀羅|奴隸」。

其中「首陀羅」原本是征服者雅利安人將被征服的原住民當成奴隸來使喚欺壓,但是,「首陀羅」的人數眾多,其中大多是原本就嫻熟農事或者各種工藝的匠人,因此,慢慢的,奴隸這個名詞還在,但是,除了真正服侍征服者統治階級的那些奴僕,其他農民或工匠已經不再被奴役了。

在印度於1947年獨立以後,憲法中已明文規定廢除種姓制度,但是,這種根深蒂固的觀念卻仍然牢不可破,社會上階級意識還是非常明顯;

在農民中,許多仍是世襲的「首陀羅」,但是,因為近年來,印度政府中一些政客為了從「賤民」手中獲取選票,所以有點矯枉過正的在巴結優惠為數眾多的「賤民」,所以有些「賤民」也開始參政,有些也開始務農和經商;

但是,印度的學制沒有強制性,要不要受教育可以自行決定,大多數賤民是不受教育的,加上其他階級的人不願和他們通婚,所以賤民間近親通婚的情況普遍,而困苦的生活,甚至被迫在都市邊緣流浪,很多男女才十歲出頭,已經有複雜的性關係,而且未婚生子是司空見慣的事::近親通婚的結果使他們智商越來越低,甚至是根本無法接受教育,只能憑生物本能存活。

賤民很容易分辨;他們不論大人或小孩,永遠是蓬頭垢面、衣衫藍縷(不是環境不容許他們整理乾淨整潔,而是他們根本不知道要讓自己保持乾淨,就算有足夠的水,他們也不懂得清洗),十來歲的小女孩往往是挺著大肚子,手上還抱著一個,然後看到任何人就是伸手。

在現今的印度,說「賤民」這個名詞是有禁忌的,因為,除了印度憲法已經明令廢除「種姓制度」,後來又訂定法律不能稱任何人為「賤民」,現在在各級學校中,如果稱呼同學為「賤民」,嚴重到有可能被退學;

最早,在「種姓制度」起始到二十世紀中業以前,在四大種姓之外,還有一個不列入階級,甚至不認為他們是人的族群,這個族群被稱為「羶陀羅」(此外還有「斯婆跋迦」),這個在「摩奴法典」中也有明文規定的,認為他們是「不可觸」(Un-touchable)的,不只是不能碰觸他們,連眼神也不能接觸,甚至一陣風吹來,如果先拂過「賤民」再吹拂到其他四種姓身上,也是一種嚴重的不潔冒犯。後來,這個族群自稱「達利特」(Dalits),意思是「被壓迫的人」,一直到二十世紀中葉,「「甘地」」才積極為他們爭取社會地位,並稱他們為「哈利真」,意思是「神之子」,但是,不論憲法、法令或者校規如何明文規定,事實上,在印度社會中,這種根深蒂固的觀念幾乎沒有什麼改變,「種姓制度」的階級觀念一直存在,「賤民」這個族群還是實際存在,因為想要忽視或者假裝他們不存在,實在是太難了,直到目前為止,這個族群將近有二億人口,怎麼可能看不見呢?

應該是印度籍的有照導遊都受到法律或官方的嚴厲告誡和約束,他們絕不會主動談及「賤民」這個名詞,就算追問,他們也只是約略提到「過往歷史上曾經有賤民」,如果要提到「羶陀羅」這個名稱,他們是會極力否認的,如果指著那些蓬頭垢面,衣衫藍縷在街上伸手向觀光客乞討的,或者那些群居在都市邊緣破爛三角帳蓬中的族群來詢問,導遊一定會否認;他們通常會輕描淡寫的說那些只是從「孟加拉」逃過來的難民。導遊當然是絕不會主動帶觀光客去「參訪」這些聚落的,因為除了觀光客極少對這些地區有興趣,而且也有實際安全的問題,甚至是可能惹來麻煩,但是,問題是;「孟加拉」有多少人口?怎麼可能統統推給孟加拉呢?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印度自古以來一直存在的「賤民」到那裡去了呢?換個名稱,這個族群就憑空消失了嗎?當然不可能,反而,鄰近國家的導遊因為不受管制,所以,他們就不會避諱這個問題,很肯定印度的「賤民」人數眾多,從來不曾解決或消失。

還有很重要的問題就是;印度導遊或者一般印度人是絕不認為那些是問題的,所以,「賤民」不是問題,印度沒有「賤民」問題,在這方面也沒有什麼問題需要解決。

事實上,這個來自「種姓制度」遺毒的「歷史包袱」應該沒有解決方案,也沒有人能解決,因為他們是活人,只會不斷的繁衍,本身不會自然解決,也沒有族群以外的人可以幫他們解決,而其他的印度人也習以為常,或者根本視若無睹,毫不關心,所以,印度人本身不以為這是問題的話,其他國家的人也就沒有必要去過問,因為印度非常不希望外國人去過問。

「印度高反差」與「極端的印度」


印度高反差


富人的皇宮大到有森林湖泊 ※ 窮人的帳蓬小到難以轉身(中國窮人「家徒四壁」,印度窮人「家無四壁」)

富人的孩子讀貴族小學,學費比大學生貴 ※ 窮人的孩子在街頭雜耍乞討要小錢。

高科技可以發射火箭上太空 ※ 原始的迷信還在犧牲血祭。

寶萊塢光鮮亮麗 ※ 賤民們蓬頭垢面。

國家門面整潔現代 ※ 都市邊緣骯髒破舊。

富人找最好吃的 ※ 窮人找可以吃的。

德里機場的廁所創意又方便 ※ 其他路邊的空地隨地大小便。

街上流浪牛隻成群結隊 ※ 路邊流浪人群時時挨餓。

寶萊塢時尚流行 ※ 小鄉下保守傳統。

公開展示高難度性愛文化 ※ 最嚴苛的禁慾宗教。

世界頂級羊毛織品 ※ 終生裸體修行。

堅信「罪業果報」和「輪迴轉世」錙銖必較 ※把骨灰倒進瓦拉納西這段的恆河就可除罪昇天。

富人喝名牌礦泉水 ※ 窮人長途跋涉取水。

瑜珈可以讓人延年益壽※ 窮苦的人但求早死。

高深的形而上哲思自古領先世界 ※ 無知的文盲全球最多。

建築技術與雕鏤工藝世界一流 ※ 舉世知名的建築只有一對死人居住。

豪華的火車包廂世界一流 ※ 大多數人只能坐在車頂。

好命的老鼠喝牛奶 ※ 歹命的窮人曬牛糞。

富人收藏名車 ※ 窮人擠睡貨車。

野猴群要食物 ※ 婆羅門理直氣壯的伸手要小費。

恆河的源頭雪水清澈潔淨 ※ 恆河的下游混濁有毒。

高科技的運輸工具 ※ 最原始的搬運方式。

印度有三億三千萬尊神 ※ 終究被英國「人」所打敗,淪為亡國奴。


極端的印度


為什麼要寫這二段文字,不只是讓大家更加了解印度;我真正想要告訴大家的是;印度的普遍民族性是偏向「極端主義」的,他們不太懂得中庸之道。

以處理人類最基本的欲望來說;食欲方面;他們有的極度的殺生血祭,最後那些牲口還是用來祭自己的五臟廟,有些則是極度的惜生或者純素食,甚至連植物的根部蔬菜都不吃。

在性慾方面,一種是極度追求感官刺激的縱慾,甚至變成宗教信仰(性力派),一種則是極度的禁慾,連手淫或者意淫都認為是犯戒的;

從西元五世紀開始,性力派勢力高張,不但廟宇建築上出現男女交歡的雕刻,公然陳列各種高難度,雜交、獸交的畫面,而且,婆羅門不只公開蓄養「廟妓」供自己淫樂,甚至還附帶經營各種性產業,用廟妓來招待王公貴族,也用來提供一些富商巨賈休憩住宿時的「娛樂」,當然是要收費的,當葡萄牙人首度登陸來到印度時,真的是大為吃驚,因為據葡萄牙人的記載;許多香火鼎盛的廟堂同時也是超大型的妓院,直到英國人統治印度期間,這種怪事才被明令禁止;

但是,相對於這種縱慾的文化,嚴格禁慾和殺生的「耆那教」僧尼,不但嚴禁居住進出廟宇,甚至戴口罩拿拂塵,以免誤食誤踩任何生命;全世界的僧尼,都是用工具來剃光頭,「耆那教」僧尼竟然是用手一根一根的拔光頭髮來變成光頭,而瑜珈派或者錫克教徒卻是終生不修剪髮鬚,




 樓主| 發表於 2017-6-8 08:50:58 | 顯示全部樓層
練瑜珈是為了健康長壽和開悟,「耆那教」僧尼卻一致認定人生是完全不值得珍惜留戀的,所以有不少會以自殺來揚棄生命,有些宗教信徒也會使用激烈的手段,在迎神賽會的儀式中,奮不顧身的臥倒在載運神像的車子底下,自願讓車輪輾斃,以求得昇天的機會;或者有些寡婦會自願或被迫跳入亡夫火葬時的熊熊烈火中殉葬,以示貞節。


「薄伽梵歌」是冷血無恥的宗教陰謀


在印度最有名的兩大史詩「摩訶波羅多」和「羅摩衍那」中,我比較喜歡「羅摩衍那」,尤其是第一配角猴神「哈奴曼」的英勇、機智與忠心,也是西遊記中孫悟空的原型;但是,我非常不喜歡「摩訶波羅多」,因為這個描述為期十八天「俱盧之戰」為主題的史詩,從頭到尾就是在描寫堂兄弟間的鬩牆之爭以及骨肉相殘的慘劇,連神祇黑天(毗濕奴神的化身)也來對猶豫不決的主角「羅摩」曉以大義;要求務必善盡「剎帝利」的天職,那就是勇於面對戰鬥,即使對手是自己的至親,也要有大義滅親的勇氣,於是最後「羅摩」雖然贏得了勝利,但是卻殺掉了自己的所有堂兄弟、親祖父和恩師。

與其說這部史詩是在歌頌可歌可泣的戰爭,不如說這是一部宗教的陰謀樣板戲,所謂的「黑天」神其實是婆羅門階級的代言人,為了維護自身的既得利益,所以特別強調各個種姓都應該嚴守自己的本分,善盡自己的天職,即使是骨肉相殘,父子反目,夫妻成仇也在所不惜,義無反顧,其實是在強化階級意識,讓不同階級間劃分鮮明,絕對不得非分踰越。

這部史詩直到今天還在印度全境甚至世界各地以不同的譯本在熱烈傳誦,我不用去質疑;我可以肯定絕大多數印度人還是持贊同態度的,其中最關鍵的主頌「薄伽梵歌」正是「黑天神」一面自告奮勇幫主角「羅摩」駕御馬車,一面對他曉以大義的描述,不論是完整的「摩訶波羅多」或者主題的「薄伽梵歌」也是印度各地不斷在演出的舞台劇、電影的重要主題,連最偏遠的鄉下,也有簡陋粗俗的劇團不時在巡迴演出::

有多少印度人是堅決反對這個故事結構的?又有多少印度人能真正看出這其中有著婆羅門教的千古陰謀用心的?

我再說一個像笑話的小事,來說明印度人其實和我們是有著雞同鴨講的不同思想邏輯;

我們的導遊說;有一次他帶台灣團去喜馬拉雅山區健行,遇到路旁有個不算太老的老太太伸手向團員要錢,導遊是很有民族自尊心的,每每勸阻台灣團員的施捨,所以團員也蠻合作的沒有掏錢給她,導遊問老太太:妳好手好腳的,為什麼不去工作,要在這邊乞討,難道妳不覺得這樣很可恥嗎?誰知道老太太竟然反唇相譏道:「我是沒有錢,才會向你們乞討,你們明明都很有錢,卻不肯給我一些小錢,你們才可恥呢!」

哇!乍聽之下,還真的言之成理呢?相信換作是你我也可能一時之間會無言以對吧?

是的!這就是你不很了解的印度!但是,有一點你應該可以理解和同意的;

印度的「種姓制度」是非常不平等的社會階級制度,是政教勾結的無恥產物,對吧?

我們知道「種姓制度」是不對的,那麼怎麼辦?當然是明令廢止,至少在法律之前,在社會地位上應該給予人人平等的對待。

但是,「種姓制度」在印度至少施行了將近三千年,直到1947年,印度推翻英國統治宣佈獨立開始,憲法已經明令廢除「種姓制度」,但是,事實上呢?今天仍然是陰魂不散,而且是白晝現形,印度的「種姓制度」不平等和歧視現象仍然是隨時隨地輕易可見。
「甘地」在印度獨立時期就公開反對「種姓制度」,他把最低層的「賤民」改稱為「哈里真」,意思是「神之子」,意圖給予賤民高到和其他人平等的地位,但是,他的努力幾乎是徒勞無功甚至最後還給自己惹來殺身之禍;

其實「甘地」雖然被全世界人尊為「聖雄」,不過,他的一些作為也並不是十全十美,特別是他也是一個不殺生主義者,有英國軍人任意屠殺印度人之後,逃回英國而逍遙法外,有三名印度青年專程去英國殺了這英國軍人而被捕,被英國法院判處死刑,當時的「甘地」已經是全球名人,只要他一句話,就可免除三人的死罪,但是,他卻拒絕營救這被印度人視為「義士」的三位年輕人而讓全印度人大失所望,他公開宣稱自己是「非暴力主義」,他並沒有指使這三人血債血償的去英國復仇,所以他拒絕營救這三名暴力份子。

這同樣也是印度人的極端與偏執,「甘地」把「賤民」在名義上尊為「神之子」又如何呢?對所有賤民毫無實質助益。這難道不也是一種矯枉過正的偏執行為嗎?
33.jpg
如今,因為印度有了民主選舉,賤民雖然沒有社會地位,但是,一樣握有選票,而且人數眾多又缺乏知識,所以非常容易被煽動,一瓶酒就可以買走他手中的選票,所以許多政黨和政客都極盡所能的去拉攏賄賂賤民,同時也更改立法,讓賤民享有各種入學考試加分錄取以及進入政壇有保障名額的特權,結果這些賤民沒有真正的知識技術實力,在考醫生、建築師執照時也有加分特權,結果印度就出現了很多「手到命除」和「建屋必倒」的醫生和建築師等等非常要命的專業人才;而賤民因為窮怕了,一旦進入政壇,貪污行徑比禿鷹看到屍體的模樣還要可怕::現在反而是其他階級競爭力低於有特權的賤民,甚至出現一種冒充賤民的怪現象,為了某種資格考可以錄取,或者為了讓子女就學就業享有這種古怪的特權,有些人願意花上百萬元買通地方官員,來更改自己的種姓身份取得「賤民」資格。

這些都是印度極多矯枉過正,過猶不及的實例;

為什麼?

因為印度普遍的民族性使然;他們是偏向極端主義,而不懂中庸之道的,所以沒錢時,住灰不隆咚的帳蓬或者茅草牛糞屋,等到有點錢可以蓋鋼筋水泥透天厝,當然要漆得鮮艷亮麗,不惜用上螢光漆來誇富;那個不是印度人對色彩感特別強烈這麼單純的問題。
所以,「種姓制度」當然是非常不對的,那麼,怎樣修正呢?

釋迦牟尼的方法是全力反制;所以極力主張「眾生平等」!

問題是「眾生平等」就是對的,就是真理嗎?或者純粹只是為反對而反對?

釋迦牟尼曾經貴為小小藩屬國的王子,也算享受過一些榮華富貴的生活,後來他決意出家,一開始選擇苦行僧的方式,餓到幾乎不成人形,後來發現這樣也無法得道,所以他開始主張走向「中道」;問題是他真的找到了「中道」嗎?

當然沒有!他還是沒有找到中庸之道;他還是走在偏執的極端主義道路上;

他的「眾生平等」、「不許有我」、「一切皆苦」、「禁慾出家」、「寂靜涅盤」等等,都是矯枉過正的主張::
我有個比方來形容:兩輛車同時因為錯誤而逆向開上了南北四線道的高速公路,其中一輛先發現了,趕緊把車從外側車道偏向中間靠,來到內側車道之後,就認為自己行駛的是正確的「中道」,於是就開始嘲笑另一輛車:「喂!你完蛋了!你是逆向行駛哩,不發生車禍也會被警察開罰單!」問題是他自己其實還是逆向行駛的,而且走的是更危險的內側快車道。

還有一個更常見的比方,是大家共同的經驗;以學騎腳踏車來說;第一要務就是「平衡」,或者說「動態平衡」,腳踏車是以雙輪不停轉動,並且用把手左右操縱來使腳踏車平衡前進,第一次騎上腳踏車,如果沒有人在後面扶著保護,很少有不摔跤的(小朋友後輪兩側有輔助輪的不要用來反證),從自己學騎或者教導過別人學騎腳踏車的一定可以領會;會摔跤騎不穩,都是因為害怕緊張,雙手操控把手左右擺動的力道太大所致,其實騎到駕輕就熟時,甚至放開雙手,單靠身體的輕微移位,隨時抓到重心,把手這時根本連扶都不用扶,一樣可以輕鬆前進,因此,可見;剛開始學騎腳踏車會一再摔跤,都是因為把手左右轉動過度所引起的為主因,所以平衡是一種中道,不過度偏右也不過度偏左,但是,剛學時沒有抓到要領,一旦過右時,急著想要拉回中間,往往用力過猛而又過度偏向左邊,然後發現過頭,又再次猛拉回右邊,就是這樣一直沒有能確實抓住中間點,失去平衡終於摔跤::這正是所謂「矯枉過正」最好的實例。



 樓主| 發表於 2017-6-8 08:52:29 | 顯示全部樓層
同樣的,在印度的歷史中,因為民族性的關係,很多的觀念、宗教、政治、社會制度等等也就經常會偏離中道,過偏之後,修正時又過度偏往反方向,以為這樣可以反制,結果,因為矯枉過正而過猶不及,最後終究會失敗,或者終究還是錯誤的。

還有一個重點;同樣有如騎腳踏車一樣,是一種「動態平衡」,我們生活在一個動態的宇宙中,一切都是在動,幾乎沒有一樣物體、一樣事物是完全靜止的,所以「動態」就是這個宇宙中的真理,也因此沒有「完全靜止不動」的真理;也或者我們可以說在我們生存的這個宇宙中,只有隨時保持與宇宙自然同步的動態,才能共存,因此也就不可能有永恆而一成不變的真理,更沒有「寂靜涅盤,如如不動」的絕對真理。

當然這不單是釋迦牟尼個人一己的偏頗心態所造成,而是印度人普遍民族性形成的,所以,釋迦牟尼的主張又怎麼可能是「絕對真理」呢?


發表於 2017-6-10 08:19:5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当时的现状下,要改变种姓制度,佛陀也是拼了老命了,不能不说,他是有血有肉的慈悲尊者。就是正如老师说的,矫枉过正了。从中我不由心生悲哀,也不得不承认起其伟大之处。即使有太多的局限,放在历史的角度,于其国家之当时现状,其言所及,解放了一批人的思想。后世佛教迁延流转,谬误与改造早已使得原始的面目已全非,于是我懂得了什么叫"捧杀"。

發表於 2017-6-10 08:26:1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能还原历史真相,敢于求真求证,质疑开拓,读来除了拍案啧舌于大开眼界,更是服贴张老师的劲头。

發表於 2017-6-10 08:27:5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楼主老师:第七章是有回避还是遗漏?我没有找到

發表於 2017-6-10 11:01:20 | 顯示全部樓層
印度人真的是非常奇特的民族,高反差,以及極度的不平等,還有一點,非常的愛面子,高自尊。女人地位之卑下,甚至無法好好教育自己的兒子,女兒只會推入婚姻,即使是在西方國家長大的第二代,還被媽媽送回去印度相親。

所以我現在好難接受佛教裡的"智慧"。

發表於 2017-6-10 12:33:39 | 顯示全部樓層
跨界布衣 發表於 2017-6-10 08:27
楼主老师:第七章是有回避还是遗漏?我没有找到

http://www.cwnp.net/forum.php?mo ... &extra=page%3D1

第七章在這!


你可以點選 靈魂學書櫃 專欄
就可以看到所貼出的文章囉!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