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351|回復: 6

「千古騙局 業報輪迴」第六章 大謬不然的「眾生平等」論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6-6 20:25:1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千古騙局 業報輪迴」第六章
大謬不然的「眾生平等」論
張開基原著,Michaella代貼


「眾生平等論」與「進化論」

「眾生平等論」是佛教教義最主要的基石,也是釋迦牟尼極力主張的。

但是,放眼可見的世界,沒有任何的實證可以佐證他的見解,甚至隨時隨地都在上演的「弱肉強食,物競天擇」實情,卻剛好提供了最有力的反證,尤其是在蠻荒的草原及海洋中,更是以極為血腥的殺戮來昭告「眾生是不平等的」、「眾生從來不曾平等」、「眾生不平等才是自然之道」。

其實,「進化論」正是反駁「眾生平等論」最有力的立論。

要知道;釋迦牟尼是生活在距今將近二千六百年前的人,在他生活的那個時代,人類的文明(即使歷史也很悠久的印度文明)才剛剛奠基不久,很多的認知還處在曖昧未明的時期,各種神話、傳說、謬見和剛剛萌芽的一些些自然知識交纏消長,經驗先導論、宗教權威論掛帥,沒有太多實證科學的研究,許多觀念只是口授心傳的世代傳遞,即使寫在經典文書上的諸多內容也未必是正確的圭臬。

釋迦牟尼雖然是出身小國的王室,有能力接受不錯的教育,加上成年後離家遍訪名師求道,以及個人潛心苦修,但是,無論如何,二千六百年前那樣的大環境是不足以提供他任何跳躍式的知識或智慧的,尤其是和現今科學研究的自然知識成果相較,二千多年前所謂的「先知、智者」可能還不如現今一個小學生認知得廣博與正確。

之前,曾經在其他文章中,提到釋迦牟尼的「眾生平等論」是為了反制印度教「種姓制度」階級的極端不平等而做了如此主張,但是,卻矯枉過正的提出了更謬誤的立論;

我們把所謂的「眾生」先代換為現代更熟悉的名詞︱「物種」;

想想;自然界的各種「物種」怎麼會是平等的呢?從生命出現在地球開始,各種物種又何曾平等過呢?

釋迦牟尼或者一些佛教經典也經常提到其他「三千大千世界」的種種景象和生命,但是,畢竟生活在地球上的都是肉眼凡胎的平常人,我們都無法認知釋迦牟尼和佛教經典中所描述的其他世界種種,我們只能認知自身所生活的這個世界;但是,其實僅僅這樣也就足夠來驗證「眾生是否平等」了。因為我們生存的地球上,「眾生就是完全不平等」的,這難道還不足以證明嗎?即便其他「三千大千世界」確實存在,如果釋迦牟尼是所謂的「智者」,就斷然不會把地球列為「例外區域」,也因此,「眾生平等」的立論連我們眼皮底下的世界都不能成立,又遑論其他世界呢?

「眾生不平等」(或「物種不平等」)是地球上的自然現象,而印度教「種姓制度」的階級不平等卻是百分之百人為制定出來,而非自然發生的,但是,釋迦牟尼最大的謬誤就是為了反制印度教「種姓制度」的階級不平等,而提出矯枉過正到徹底違反自然的「眾生平等論」。

同樣曾經提到過;「眾生平等」只是釋迦牟尼個人內在的心願,可以說成一種悲天憫人的情懷,但是,這種非常個人化的心願在「自然」面前是根本不值一提的;正如同不論一個人壽命長短,總有死亡的時候,這是自然現象,即使當我們面對一個摯愛之人的死亡不論有多麼不捨,多麼希望他長生不死,但是,這種個人的心願又如何能改變自然呢?

個人矯枉過正又昧於事實的希冀「眾生平等」是完全違反自然的,和希冀所有喜愛的人和寵物統統長生不死一樣的違反自然,甚至可以說是「無知的濫慈悲」。

如果以二千六百年前的標準而言;在許多思辨和認知成就上;我們必須虛心的讚頌釋迦牟尼是位偉大的「智者」,這點無須吝嗇。但是,他仍然不是絕對正確無誤的真理,他的主要認知和主張還是有著致命謬誤;

現今的我們就以當下擁有的自然知識來論斷釋迦牟尼「眾生平等論」的謬誤,特別是我們可以從「進化論」的立場來切入並加以剖析;

「進化論」(evolutionism)是達爾文在1858年發表的,次年又發表了更完整的「物種原始」論文。雖然直到今天,仍然有許多基於宗教信仰的「創造論」者以各種枝枝節節的小瑕疵在質疑或反對「進化論」,也有些科學家則是因為發現物種身體中有「退化」證據而非難「進化論」,甚或認為至少應該說是「演化論」同時涵蓋進化和退化才比較周沿;
24.jpg
其實,事實勝於雄辯;證諸事實,在生物學、考古學、遺傳學、基因學的長足進步下,支持「進化論」的研究和鐵證多不勝數,各種生物基因圖譜也已經一一接近完工。而「創造論」除了在舊約聖經中那幾行文字「隨口說說」,迄今從來沒有任何具體證據,僅止於宗教傳說而已,根本無法相提並論(試想;支持「創造論」的猶太教、基督教、天主教、東正教等等、自古以來曾有過多少學者專家?擁有多少的研究資源?難道他們從未試圖找尋有關任何「創造論」的證據嗎?然而,又為何幾千年來從未找到任何可資佐證的具體證據呢?答案很簡單;因為從「神」到「創造論」都是虛構出來的,只是古猶太民族因為苦難的遭遇;基於心理渴求應運而生的神話傳說罷了,這種「人造」的傳說怎麼可能會有什麼具體證據可資佐證呢?)。

而「進化論」既然是一種實存的自然現象,當然就會有許多的實質證據留存在各種物種身上,留在各種化石證據,甚至留存在我們人類身體中可資證明;

「進化」的特質其實也很簡單,就是所有物種基於生存之必須,自然朝向有利自身的方向去發展演化,而只要是「朝向有利自身的方向去發展演化」就可以稱為「進化」!

至於有許多物種身上也會發現「退化」的遺跡證據,這也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因為有時為了順應環境變遷和生活習性的逐漸改變,生物也有「以退為進」的各種招數,譬如魚類登陸演化為爬蟲類,魚鰭會進化為指掌狀。但是,當哺乳類轉身再回到水中去生活棲息時(譬如各種鯨豚類),原本的指掌又會從分開「退化」為合併的鰭狀以便於划水,在鯨豚類的骨骸或者活體X光片中,我們也可以看到牠們的鰭中骨骼是分開的指掌狀,而不是單獨一片的,這正是「以退為進」最好的例證。

物種之所以需要不停的進化,主要原因當然還是為了「順應自然變化」,包括最重要的氣候、棲息環境、覓食求偶以至掠食與反掠食等等的條件消長改變::

簡單舉幾個例子;
25.jpg
26.jpg
有些植物在氣候過度乾旱時,會形成孢子來長期等候發芽時機。有些植物在高溫乾旱的環境中會在葉片上形成蠟膜來減少蒸發。海藻會在體外形成黏液來防止脫水。

所有蟲媒花(含鳥媒花)都會發展出鮮艷的色彩和產生香甜的花蜜來吸引昆蟲、鳥類上門來採蜜,這當然不是出於任何慈悲善意,只是希冀藉由蟲鳥的身體沾黏上花粉來順路傳授以達到繁衍的目的,而許多植物的花朵甚至還會將花形進化的相當特殊來篩選授粉的蟲鳥,譬如喇叭狀的花形,花蜜深藏內部,可能只有口器吸管特長的蝴蝶或鳥喙特長的蜂鳥才能吸吮得到,從而剔除一些不受歡迎(授粉能力不佳)的昆蟲。當然,仔細觀察某些蝴蝶的吸管狀口器,可以任意踡曲伸長,那種長度是相當驚人的,也證明其吸食花蜜的功力絕非等閒,這也正是長期進化的結果,唯有如此才更有生存的本錢。同樣的情形在一些長喙蜂鳥身上也可以看到;對於植物(花朵)和採蜜的動物,進化絕對是雙方的,也是互動的,看似平和美麗的景緻中,其實一樣暗藏著優勝劣敗、適者生存的殘酷競爭。



 樓主| 發表於 2017-6-6 20:29:0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Michaella 於 2017-6-6 20:39 編輯

再來看看植物的果實;凡是需要動物來傳佈種子以利自身繁殖目的的植物,都會把包含種子在內的果實「進化」得非常鮮艷甜美,以吸引動物來採食,當果肉被食用之後,種子也許太過堅硬無法食用,所以就被隨意拋棄,也許雖然堅硬;體積卻很小,所以和果肉一起被動物吞食,但是種子的外表有很好的防護,不會被消化,最後被動物隨糞便一起排出體外,卻同樣都能達到散布種子以利繁衍的目的。

但是,有些植物並不靠動物代勞來散布種子,就會反向操作,為了避免種子或枝幹樹葉被各種昆蟲或大型動物啃食,可能就會進化出「刺」、「苦辣澀」甚至「毒」等等的防禦機制::

反過來看看動物;以無尾熊為例,嗜吃的唯一食物「尤加利」樹葉其實是有毒的,但是,無尾熊卻可以靠著腸道內一種特殊細菌來分解大部分的毒素而不致中毒得以存活,但是新生的無尾熊腸道中並沒有這種細菌,所以斷奶時期,無尾熊幼兒會本能的爬到母體肛門附近吞食糞便,來培養自身腸道內的這種特殊細菌,以便適應「尤加利」樹葉的毒素,在這點上一樣也是一種進化。

事實上,所有物種之所以會開發出各種「毒」其實也都是「進化」的結果,一則是自我保護(譬如蟾蜍),一則是用毒掠食(譬如毒蛇)。

還有一種很特別的現象也與「毒」有關,就是「河豚」,「河豚」的神經毒是毒性非常強的一種毒素,一小條日本人嗜吃的「虎河豚」體內的毒素就可以讓幾十甚至上百人中毒死亡(雖然如此危險,日本每年也至少有三|五人會因為食用了處理不當的河豚而中毒死亡,但是,還是有不少人嗜吃);就以這種「虎河豚」為例,在日本的研究中;人工養殖的「虎河豚」比野生的毒性較輕,但是,只要在人工養殖池中放入一條野生的「虎河豚」,整個池中所有原本養殖繁育出來的「虎河豚」立刻就會變得跟野生的遠親一樣毒;
這說明了什麼呢?

「進化」是一種生物的本能機制,未必隨時隨地在發動或進行,但是,只要生存的環境一改變,「進化」的機制就會立即被啟動,不同的物種會以各式各樣的方法來改變自身以順應環境,而目的卻同樣只有一個|活下去!

釋迦牟尼生活在二千六百年前,以那時的知識條件和標準來說;他的認知和智慧被尊為「智者」的確是當之無愧的,雖然,他一再宣揚「諸法無常」、「有相皆妄」的觀點,在這裡所謂的「法」指的是現象,意指但凡所有我們用眼、耳、鼻、舌、身、意能夠觀察或感受到的一切現象;其實都是虛妄不實也非恆久不變的。

但是,釋迦牟尼當然不可能知曉「進化論」,更不知道所有物種其實還內含有一種「漸變」和「突變」的進化能力。

佛教說道眾生都有各自的源起,有「卵生、胎生、濕生、化生」,前兩種是事實,後兩種卻不是事實,而是錯誤的觀察結果,加上釋迦牟尼承襲了印度教「輪迴轉世」的教義;認為六道眾生都是因為自身的因果業報,才會投胎於不同的六道,所以各自有不同的源起,而為人為畜也是投胎前就註定好的。然而,事實上在現代生物學和基因學的研究中。證明不但所有人類有共同的單一源起,連所有物種也只有單一源起::而且全部都是因為進化過程中逐漸分支而形成今日千變萬化的不同樣貌和生活習性。

釋迦牟尼主張「眾生平等」當然不是基於自然實證,如果他在二千六百年前就能夠參悟「進化論」,又或者他是生長在今日,知道物種進化而來的道理,相信斷不會再作如此錯誤的主張。

其實,基本上,包括人類在內,所有物種在自然界中的生存法則就是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27.jpg
甚至是隨時隨地都在上演著「弱肉強食、優勝劣敗」的血腥殺戮之戰,而「進化」雖然可能是以百萬年為單位才能找到變化的跡證,卻是隨時隨地都在進行著的,只是變化極其細微非我們感官所能輕易察覺罷了。

「進化」是為了順應生存環境的改變,特別是氣候、場所、物質條件等等,還有就是「掠食」和「反掠食」之間的勾心鬥角、爾虞我詐,像之前提到的「刺」與「毒」,以及「偽裝」、「模擬」以至「計謀」和「分工合作」等等,其實都是「進化」的結果。

也正因為物種在「掠食」與「反掠食」之間有著「弱肉強食、優勝劣敗」的血腥殺戮,有著生死存亡的競爭,促使了「進化」不停在加快腳步,卻也在世交交替的漸變或突變中,使得一代比一代更加強韌適存。

「進化」肇因於「競爭」;「競爭」肇因於物種間條件的不平等,所以「不平等」是物種進化真正的原動力;試想如果所有物種(眾生)統統平等,何須競爭?沒有競爭,沒有爭取生存空間的壓力又何有進化的必要?

所以,「眾生」(所有物種)原本就是不平等的,這才是自然常態,而在我們生存的地球上,各種物種間生存的競爭和「進化」的腳步也將是永遠不會停歇的。
在這個重要認知上,釋迦牟尼錯了,而且是大錯特錯,容或他是基於不忍人之心而仁民愛物的特別悲憫,但是,卻濫情的去詮釋了有自然證據的事實,把自己個人一己的心願扭曲了這個事實,而做出了錯誤的立論,從而影響了後世千秋萬世追隨者的觀念,也導致了嚴重的愚思謬行。

釋迦牟尼「慈悲」的觀念正是起源自「眾生平等」的錯誤主張,但是,事實上自然界的「眾生」(物種)是沒有任何「慈悲」可言的,「弱肉強食」甚至血腥殺戮才是常態,而「慈悲」其實根本不是自然現象,而是人類在高度社會化的過程中才逐漸發展出的一種「互動機制」,是緩和個人與個人、族群與族群間原本同樣「弱肉強食、優勝劣敗」的自然法則,或者說得直接些,只是把不變的競爭法則軟化得比較不這麼血腥罷了,當然,「慈悲」總也能強化人與人之間在分工合作時的信任度和黏合度。

但是,即使在人類社會時至今日有「地球村」的理念出現,而「競爭」並促使「進化」這個自然法則卻仍然是不變的大前提,「慈悲」也就永遠是有條件的,有親疏等差,而不是無邊無際廣泛運行的。

也所以,佛教源起自「眾生平等」謬論所倡導的「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當然也就是違反自然的愚思謬行了。

當佛教教義最重要基石之一的「眾生平等論」在自然面前變得虛幻不實而不得不土崩瓦解時,其他隨之產生的教義和經典不也就變得「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如果把性喜高冷的蘋果樹種植在高溫炎熱的赤道地區,把水稻種植在乾旱的沙漠裡,把仙人掌種植在沼澤之中,你期望能得到些什麼呢?

「釋迦牟尼」和「達爾文」兩人最大的差別就是:釋迦牟尼一生大都是「坐而言」,達爾文則大都是「起而行」。


不容否認的弱肉強食


先從地球談起;

我們目前所生活的這個現實時空,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有限的物質數量和此種地球生存環境,只能把生存空間留給強者、適存者。

從地球出現生命以來,任何物種其實都是「掠食者」,又同時也是其他物種的「食物」,有時,在存活時也許不會立即變成「食物」,但是,一旦死亡或者衰弱時,或者死後的腐爛現象也是一種被食用的現象;這時物質元素的循環再利用;沒有什麼對錯善惡,僅僅只是自然而已。

不論動物或者植物甚至微生物都是秉持這樣的自然法則以求取生存之道;只是微生物非平常肉眼能隨意看見;植物的競爭表現的比較遲緩不明顯,唯有動物的「掠食」是非常明顯的,不論是在陸地、海洋甚至空中,這種「掠食」行為都是任何地方無時無刻不在進行的。

一大群沙丁魚屬於海洋食物鏈的較底層,可能會形成一大團魚球來盡量躲避各種生物的掠食,但是,沙丁魚的角色總是在自然界成為食物的大型供應者;從海豚、沙魚、梭魚、鮪魚等等到體型最大的鯨魚,以至天空中的「塘鵝」、海鷗,以及人類都是這項大規模圍捕行動中的大饕客;但是,也許長久以來一向如此,沙丁魚因此絕種了嗎?

沒有!因為沙丁魚發展出了以量取勝求取繁衍的存活之道;即使有各式各樣,形形色色的饕客拼命圍捕掠食,在各個飽餐之後,沙丁魚仍能保留半數得以倖存。所以,為死亡被食用的
28.jpg


 樓主| 發表於 2017-6-6 20:32:4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Michaella 於 2017-6-6 20:40 編輯

沙丁魚落淚慨歎或者為倖存者慶幸歡呼,又或者嚴詞譴責詛咒各種掠食者;其實都是毫無意義的。大欺小、強凌弱、眾暴寡、智勝愚,這些都是我們生存空間中隨時隨地在發生的事實,否認和不信也同樣是沒有意義;更無法改變分毫的。

「眾生平等」不是理想,甚而只是妄想,高唱這樣的口號能改變什麼呢?禁止所有海豚、沙魚、梭魚、鮪魚、鯨魚、塘鵝、海鷗,以及人類捕獵,然後食物不足而統統餓死,獨留沙丁魚一種在海洋中大肆繁衍,這樣會比較好嗎?


「星系吞噬」的新發現支持「弱肉強食」論


再把眼界放遠到整個人類已知的宇宙;

目前根據各種太空望遠鏡實際拍攝到的照片,可以清楚看到並證明,連大到人類難以想像的「星系」之間也是「大欺小、強凌弱」的,宇宙中有許多大大小小的「星系」,彼此之間也不是友好和平相處的,只要一旦靠近,就會發生「吞噬現象」,然後互相兼併成為更大的「星系」,就以我們所處的「銀河系」而言;整個銀河系內包含著許多銀河系過去吞噬的小星系。就在目前,銀河系正在吞噬射手座矮人(Sagittariusdwarf)星系。同時,科學家還估計,銀河系將在廿億年後被附近的仙女(Andromeda)星系(又稱「M31仙女座大星雲」,秋天夜晚,用小型雙筒望遠鏡就可以看到一團橢圓形密密麻麻的星系)所吞噬。而且,宇宙中還有許多「黑洞」,有些黑洞大到可以吞噬整個或者許多「星系」。

如果「星系」之間也是這樣互相吞噬,以一個銀河系來說;其中有一千億顆恆星,除了地球之外,其他恆星系中也極可能有多樣又多數的生靈,那麼一旦發生「星系吞噬」現象時,譬如「仙女座星系」吞噬了我們的「銀河系」,那麼會有多少生靈塗炭?這樣的「吞噬」算不算「殺生」?有沒有「業報」?誰該去承擔這個「業報」呢?那麼所謂的「眾生平等」又何在呢?

29.jpg
在台灣有位人稱「天才」的公眾人物,他公開發表言論;並認為宇宙的基調是「慈悲」來作結論;在筆者看來:
這真的是愚昧無知的村夫之見!


30.jpg
我不相信他不看一些有關宇宙和自然科學方面的新知報導?

行星和行星會互相拉扯撞擊,可能毀滅也可能重新組合,黑洞會吞噬靠近的一切物質和能量,包括「光」。

宇宙的星系和星系之間,星體和星體之間,大家相處融洽,相親相愛,共榮共存嗎?請證明宇宙中天文等級的世界裡,「慈悲」何在?事實擺在眼前,單一個人有權視而不見,胡思亂想,那是個人自由,但是,一個號稱「天才」的公眾人物,豈可以以一己所好,罔顧事實的信口雌黃?公開的在媒體上胡說八道?

如果這是他的真心話;那是村夫愚見,可笑之至。如果是別有用心,那是胸懷叵測,可憎之至。

地球上的生物之間是弱肉強食的,宇宙星系間也是弱肉強食的,何來「慈悲」?又何來「眾生平等」呢?

知識不足,眼界狹窄,單純憑空臆測,完全偏離事實的口號,對改善現實環境會有什麼實質幫助呢?而「罔顧」事實的高唱「眾生平等」的謬論,又怎麼能夠教導人類正確的「處世之道」,以及人類如何面對大自然,和其他物種間取得一個生態平衡共處之道?這樣的認知和主張又怎麼可能會是「終極真理」呢?


掠食維生,何業之有?

  海洋中數量最多的就是肉眼幾乎不容易看見的浮游生物,雖然如此不起眼,卻是許多體型略大的其他生物賴以為生的基本主食,甚至也有體型極大的鯨魚族群也以濾食大量的浮游生物為生。

  如果以總重量而言;體長不到一公分左右的磷蝦,是全地球之冠,磷蝦捕食更細微的浮游生物為食,而磷蝦群本身又是許多魚群的大餐主食,單一群的磷蝦,數量已經多到不能以「隻」計算,而是以「噸」為單位的一、兩百萬噸(每年的總量則是以億噸為計量單位),數量多到有如鮮美的海洋濃湯。磷蝦(krill),是一種小型的甲殼亞門浮游動物,是鬚鯨、蝙蝠魚、鯨鯊、鋸齒海豹及海豹的食物,也是「長鬚鯨」(baleenwhale)和一些海鳥的主要食物。是接近食物鏈最底部的關鍵物種。在南冰洋的南極磷蝦每年可以製造逾30億公噸的生物質能,約為人類的兩倍,也是海洋中最大的「蛋白質庫」,每年有逾一半的南極磷蝦被鯨、海豹、企鵝、魷魚和魚吃掉,目前人類也看中了磷蝦富含蛋白質,開始加入撈捕行列(平均每年可以撈捕0.6|1億噸),不過,磷蝦會再繼續繁殖下一代,以維持種群總數。而且磷蝦也會捕食浮游植物(phytoplankton)和一些比牠們更小的浮游動物(zooplankton)。而「長鬚鯨」下顎的「縐摺囊袋」在吞食磷蝦時可以擴張到平時四倍之大,以便容納大量的食物,這是生物的自然生存之道,在競爭中逐漸進化而來。
31.jpg
從海洋浮游生物提供磷蝦的食物來源,磷蝦又變成其他魚類甚至地球上最大型動物的主要食物,並因此提供了生物生存必須的最大量蛋白質。在這樣的海洋生態中;「殺戮」和「捕食」只是一種自然現象,至少千百萬年來,磷蝦從來沒有滅絕,證明牠們有「以量取勝」的生存之道。

  於是,像一些群聚的小型魚,如沙丁魚、鯡魚等等,以補食磷蝦為大餐,這類魚群本身的數量也龐大到可以形成驚人的球體狀::

  體型龐大的長鬚鯨,也是以補食磷蝦為主,一天可以吞食高達三噸的鉅量,三噸有多少隻則很難計算?

  至於量多到可以形成大魚球的沙丁魚、鯡魚,本身又在吃飽喝足之餘,變成了海豹、海狗、企鵝、海豚的美食大餐。
  然後海豹、海狗又成為沙魚、殺人鯨獵捕的對象,這兩種正是海洋食物鏈中最高層的大食客!

  當然,在海洋中最兇猛的霸主|沙魚,也同樣不得不臣服於人類的高科技獵補技術下而淪為盤中飱;所以中國人最愛吃沙魚翅、沙魚煙、沙魚丸,而北歐人則喜歡吃久醃的臭沙魚肉!

  還有一種鸛鳥,每年有八千萬到一億隻,會從澳洲出發,集體大遷徙到阿拉斯加北方的北極圈附近,只為了捕食海洋濃湯中的大量磷蝦。

  現在來看看;

  從最底層的浮游生物↓磷蝦↓沙丁魚等小型魚類群↓海豹、海豚↓沙魚、殺人鯨↓人類!

  以數量而言,真正的大食客當然非「長鬚鯨」莫屬。

  想想;那一種蝦、魚、哺乳類動物之所以要「掠食」還不都只是為了維生罷了,究竟這樣的殺戮,是在食物鏈的那一個環節才算是「業」?算是「殺業」?

或者除了最低層的浮游生物是完全無辜的被害者,其他各層的掠食者都有「殺生罪業」!而罪業最大的當然是「長鬚鯨」,因為假設要一罪一罰,一命一罰,所以,長鬚鯨一生殺生無數,一天吞三噸生命,一生吞了多少噸?多少隻,這樣的罪業又要如何計算,該受何種果報?

  假設一隻磷蝦以一公克計算,一噸就有一百萬隻,一隻長鬚鯨一天就要吃掉三百萬隻磷蝦,「長鬚鯨」的平均壽命是四十年到五十年,以四十年計算,一條長鬚鯨一生可以吃掉四十三億八千萬隻的磷蝦,那麼他豈不是殺害了四十多億的生命,如果從釋迦牟尼「眾生平等」(註2)的主張來看,一隻磷蝦或一隻長鬚鯨,同樣都是一種生命,都是「眾生」,不因體型的大小和生命歷程的長短而有所差別。

  如果「殺業罪重」,只要殺生就有罪,那麼「長鬚鯨」的罪業那可真的是「罄竹難書」了,如果還要代入「冤親債主」的說法,那麼一條長鬚鯨,每多活一天就會多出三百萬個冤親債主,一生則多達四十億的冤親債主,這筆債要如何償還?如何化解?還是這樣「令人髮指」的天文數字殺業,只怕死後立即墜入無間地獄,永世不得超生?




 樓主| 發表於 2017-6-6 20:35:1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Michaella 於 2017-6-6 20:41 編輯

再說,釋迦牟尼主張「眾生平等」又主張「慈悲」,何況佛法無邊,他這麼憐憫無明的眾生,就該去渡化所有的眾生,讓所有以掠食為生的眾生知曉「因果殺業」的可怕,於是;

  長鬚鯨、鯡魚、沙丁魚不再吃磷蝦,磷蝦也不吃任何更微小的浮游生物,海洋中的浮游生物因為沒有天敵,於是更加欣欣向榮,大量繁殖,讓全球海洋變成了QQ的果凍狀而嚴重缺氧,所有包括海帶、海藻等等海洋植物統統無法生長存活,於是整個上層食物鏈,既不能吃動物,又沒有植物可吃,於是造成海洋生物大滅絕,全球三大洋變成了濃稠惡臭的超級大墳場,散發出來的毒素瀰漫在大氣層內,也使得陸上所有生物無法生存。

還有一種大食蟻獸(學名:Myrmecophagatridactyla)是食蟻獸的一種,分布在美洲部份地區,生活在草地、落葉林和雨林地區。主要以螞蟻白蟻為食,一天最多可吃掉三萬多隻昆蟲。如果牠們不吃螞蟻小昆蟲,螞蟻和各種小昆蟲任意繁殖,整個地球生態會變成什麼模樣呢?

  莫非這就是釋迦牟尼所樂見的結局?所有地球生物全數滅絕,就不再受生老病死之苦?短時間內就悉數「超生極樂」?

其實在這種自然的現象中有何「慈悲」可言?這樣隨時都在發生的自然事實,又何有「平等」可言?不了解這樣的海洋生態,不具備這樣的知識和領悟,輕言「慈悲」、「平等」,那是相當無知的行為。

磷蝦不會拼命喊冤,要求償還因果債務的,也不會變成「長鬚鯨」累世的冤親債主(牠們只要拼命繁殖就好,也不會要求「眾生平等」);「長鬚鯨」也不會因為如此滔天大罪的「殺業」而死後下地獄接受果報的。
32.jpg
印度婆羅門教種姓制度的階級不平等是制度錯誤,也是種族歧視的惡行,但是,佛教「眾生平等」卻是矯枉過正的根本認知錯誤,而與此相關的大部分佛教經典當然也就統統是錯誤的謬論了。


從釋迦牟尼本身作為看「眾生平等」說


大家都知道釋迦牟尼是主張「眾生平等」的,但是,我們且來看看他本身的言行作為和遭遇;


1. 他在自稱證得「無上正等正覺」後,在「鹿野苑」向五比丘講道時;不准他們再稱他為「道友」或喚他的俗名,(::五人供養,未知世尊得成正覺,心生輕慢,所有言說皆喚如來在俗名號,或喚喬答摩,或喚具壽,或喚種族。是時世尊見毀呰已,告五人曰:於如來處,莫喚俗姓喬答摩、具壽、種族名字,若如是毀呰如來者,失大利益,生生之處於長夜中而受苦惱,何以故?若復有人,頻喚如來俗姓名號等,彼無智人,生生之處失大利益,常受苦惱,汝等應知,自今以去,於如來所莫喚俗姓。::),那麼他自認和「眾生」是平等的嗎?

2. 琉璃王滅了「迦毗羅衛國」,恣意屠殺「釋迦族」,靠的是什麼?單純個人從小難忘的受辱之恥,然後只憑赤手空拳,單打獨鬥就滅亡了「迦毗羅衛國」嗎?當然不是!他仗勢的是「拘薩羅國」國力雄厚,兵強馬壯,比「迦毗羅衛國」這個小小的藩屬國強大得多,所以才會發兵攻打,大肆屠殺,終於屠滅了「釋迦族」,一消心頭之恨。這樣的作為和結果,不正是「強凌弱,眾暴寡」的弱肉強食嗎?在這件事實上,「眾生平等」嗎?

3. 回推釋迦牟尼的前世因果解說「琉璃王」會屠滅「釋迦族」的遠因;是因為「釋迦族」過去世曾經捕食池塘中所有魚族,那正是「琉璃王」和兵將們的前生。那麼,那一世是「釋迦族」大肆捕食魚族,而不是魚族吃光「釋迦族」,不也是因為「釋迦族」比魚族強大、聰明,懂得如何捕撈漁獲嗎?這樣的作為和結果,不正是「強凌弱,智勝愚」的弱肉強食嗎?在這件事實上,「眾生平等」嗎?

4. 釋迦牟尼是嚴重歧視女性的,原來根本不讓女性出家,後來在弟子阿難的遊說下,不得不勉強同意,但是,卻額外訂定「八敬法」(「八沉重義務」),給予比丘尼許多「男尊女卑」的不合理限制,甚至跟阿難說:「::若女人未於如來所說的法與律之下出家而過無家的生活,梵行將能久住,會延續千年之久。但因女人出家的緣故,梵行已不可能久住,如今只得再延續五百年。阿難!若女人在任何宗教受戒,那個宗教將不可能久住。正如一個女多男少的家族,很容易遭盜匪侵害。同樣地,女人若於法與律中得以出家,梵行便不得久住。正如即將成熟的稻田,一旦白黴疫病侵入,稻田便不得久住;又如即將成熟的蔗田,一旦紅黴疫病侵入,蔗田便不得久住。同樣地,女人若於法與律中得以出家,梵行便不得久住。正如預先修築堤防,可防止大壩之水不氾濫,我亦在此預制『八敬法』,使比丘尼盡形壽不違犯。」,也因此,在大部分的佛教國家,如斯里蘭卡、緬甸、泰國、寮國和柬埔寨,女性出家是非法的。例如,泰國佛教會宣稱:任何支持女性出家的比丘,會受到嚴厲的刑罰。從釋迦牟尼這樣的認知和主張,以至實際的作為,他自己本身相信「眾生平等」嗎?

5. 一般人都認為地藏菩薩是男性,觀世音菩薩是女性。其實在佛教,所有的菩薩都是男性,連觀世音菩薩也是男性。在佛教,女性無法直接成為佛或菩薩,必須先轉生為男性,才有可能。這種觀點同樣是出於釋迦牟尼歧視女性,同樣的他自己本身相信「眾生平等」嗎?

6. 「提婆達多」是釋迦牟尼的堂兄弟,阿難的兄長,因為「出佛身血」而死後墜入「阿鼻地獄」受苦一大劫(相當人間十二億四千萬年),試問,「出凡人身血」、「出狗身血」和「出佛身血」的罪業是否相同?為何「出佛身血」就特別嚴重?這樣的不同的罪業,為什麼不是「眾生平等」呢?

7. 「殺闡提與婆羅門不墜地獄」,在「大般涅槃經會疏卷第十五」中,釋迦牟尼說:『善男子佛及菩薩知殺有三謂下中上下者,螘子乃至一切畜生唯除菩薩示現生者,善男子菩薩摩訶薩以願因緣示受畜生是名下殺,以下殺因緣墮於地獄畜生餓鬼具受下苦,何以故?是諸畜生有微善根是故殺者具受罪報是名下殺,中殺者從凡夫人至阿那含是名為中,以是業因墮於地獄畜生餓鬼具受中苦,是名中殺,上殺者父母乃至阿羅漢辟支佛畢定菩薩是名為上,以是業因墮於阿鼻大地獄中具受上苦是名上殺。善男子若有能殺一闡提者,則不墮此三種殺中,善男子彼諸婆羅門等一切皆是,一闡提也譬如掘地刈草斫樹斬截死尸罵詈鞭撻無有罪報,殺一闡提亦復如是無有罪報,何以故諸婆羅門乃至無有信等五法,是故雖殺不墮地獄。』,由此可以看出釋迦牟尼也非完全戒殺生的人道主義者,而且殺不同的眾生,罪業各自不同,甚至主張殺闡提(不信佛者)和殺「婆羅門」不墜地獄。這樣來說,他自己本身相信「眾生平等」嗎?


 樓主| 發表於 2017-6-6 20:36:2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Michaella 於 2017-6-6 20:42 編輯

宇宙的基調只是「自然而然」!


宇宙的「基調」不是「慈悲」,也不是「殘忍」,不是「博愛」,也不是「殺戮」,只是「自然」和「自然而然」,一個細菌吞噬了另一個細菌;一隻青蛙吃掉一隻蚊子,一頭獵豹吃掉半隻羚羊,一群螞蟻殺死了一條毛蟲,一條蟒蛇吞噬了一隻小鹿,一群海豚吃掉了數百條沙丁魚,一條鯨魚吞噬了數百萬隻磷蝦,一個人吃掉一隻乳鴿,一群原始人分食了一頭長毛象::沒有慈悲或殘忍,只是為了生存需要,殺戮和吞噬不是為了樂趣,而是嚴酷的求生法則。星系的吞噬,也不是殺戮,而是自然能量的動態平衡。「眾生」只是眾多不同型態的生命,從出生開始就不可能平等,也不需要平等,只需要按照自然法則,自由的發展,沒有任何生物必須按照單一個人的好惡來過活。也沒有任何人需要這樣的規範。生命自然會找尋自己的出路,生物會經由競爭的方式;進化到更好的發展裡去。

所有的生命都是來自「自然」,所有的生命也從自然之中攝取各種能量才能存活;從最初級的藻類、苔蘚類植物,短草、長草,樹葉,從土壤、陽光、空氣、水等等攝取儲藏其中的各種能量,也提供給一些草食性動物成為基本食物,同時雜食性動物,也將植物的草、葉、果實和其他動物當成食物,同樣是為了攝取足以存活的能量,肉食性動物則單純捕獵其他動物為食來攝取能量;

不論是直接或者間接,都是為了繼續存活,所以必須從自然界用各種方式來攝取足夠的能量;

這只是「自然」,沒有什麼善惡對錯,也沒有什麼慈悲殘忍的問題,單細胞生物就有互相吞噬的事實,牛羊吃草,虎豹吃肉,人類雜食,各適其性而已。沒有平等的現象,也沒有平等的必要,沒有罪,也沒有業。

人,既然是自然的產物,順應自然之道而生存就對了,人也一樣會衰老和死亡,同樣也是自然之道,在整個自然界或者地球生命之中,人類是很晚近才出現的物種,無可否認的;人類是所有物種中進化最快的,尤其最獨特也最成功的就是「智力」方面的進化,使我們不但有很好的「自我認知」能力,也有很好的「環境認知」能力,也大致可以為自己在自然界作一點初步的定位;但是,在各式各樣的自我和環境認知中,難免有不同的差異性,尤其是來自宗教的主張;然而,包括「慈悲論」和「眾生平等論」以及「殺生罪業論」在內,不但沒有任何實體的證據,甚至根本只是違反自然之道的個人妄想而已。

自然只是自然,自然之道也不會因為單一個人的妄想而改變;地球生物已經存活超過四十億年以上,各種生命一直是這樣的自然生存,也各自有其生存之道,人類起始的晚,有思想的年代更晚近,以釋迦牟尼來說;迄今不到三千年,和四十億年的生命存活之道能夠相比嗎?

「眾生平等」?

牛羊吃草,「草」如果要求平等,牛羊同意嗎?

虎豹吃牛羊,牛羊如果要求平等,虎豹同意嗎?

鯨魚吃磷蝦,磷蝦如果要求平等,鯨魚同意嗎?

人類吃各種不同的食物,不論植物或者動物,需要先徵求同意嗎?

如果「眾生」確實是平等的,不必經歷四十億年漫長的歲月;遲到三千年前經過「釋迦牟尼」的呼籲才會平等,如果「眾生」本來就不平等,也不會因為他的大聲疾呼就突然一夕之間統統平等了。

妄言「眾生平等」,妄圖干預自然,不只是罔顧事實,而且是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絲毫改變的個人妄念和戲論而已。


※眾生是不可能皆有佛性的,至少目前地球上已知的植物、動物(畜道眾生)是不可能「成佛」的,已知智商較高的猩猩、大象、海豚、白鯨等,僅僅具備最初級的「自我認知」中的「鏡像認知能力」而已,應該連「靜態照片」的自我認知能力都沒有,遑論更高階的「自我感知」和「自我覺知」能力,當然更不具備抽象和形而上的哲學思辨能力,在「心智能力」上和人類幾乎有著天壤之別,沒有足夠的「心智能力」,怎麼可能成為「覺者」(佛)?在「心智能力」上同樣是「眾生不平等」的。

打一個比方來說;假設我們帶著先進的相機和大圖印表機;經由「時光機器」回去到釋迦牟尼的時代,幫釋迦牟尼和五百位弟子拍一張團體大合照,用大圖輸出;盡量放大後貼在牆上,請大家一起來觀看;相信從釋迦牟尼和五百位弟子一定是人人都能很快的從照片中認出自己找到自己。那麼換作是五百隻猩猩一起大合照,一樣貼在牆上,所有猩猩有沒有可能一一認出自己而完全無誤?當然是絕無可能的,甚至一隻都沒有。連最基本「自我認知」能力都不完全,「心智能力」這麼低,會有更高的覺悟能力嗎?

同樣的方式,那五百位弟子看到照片,指著正確的人像位置,都會異口同聲說什麼?

應該是:「我!這個是我!」、「我在這裡!」、「為什麼把我拍得這麼難看?」::對的!主題就是『我』!絕對不可能五百位弟子異口同聲說:「沒有啊!照片裡根本沒有人,那裡有我?」,這個比方同時解決了釋迦牟尼另一個矛盾:「無我!不許有我!」,真實的情況下是人人爭先恐後的在照片中找尋「我」,然後每個都會指著自己的人像說:「這個是我!我在這裡!」,所以怎麼會「無我」呢?釋迦牟尼規定「不許有我!」,然後「我」就絕對不存在了嗎?


發表於 2017-6-8 00:11:51 | 顯示全部樓層
發表於 2017-6-10 07:16:4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无我,也真的是醉了,以前一直以为是高深,当下才知只是说明我是会变化的而已,要么后人以讹传讹,要么佛陀故作高深,执著于片面。是了,没有灵魂认知,以为六道都安排好了,而现实常来打脸,如今好尴尬哦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